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专利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专利权合同 转让 许可> 裁判文书 > 正文   
上海多环油烟净化设备有限公司与广东万和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实用新型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纠纷案(两审)
添加时间:2012-9-25 17:45:13     浏览次数:989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沪二中民五(知)初字第81号

原告上海多环油烟净化设备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何某。

委托代理人田春雷,上海市震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东万和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卢某。

委托代理人郝某。

第三人何某。

委托代理人田春雷,上海市震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多环油烟净化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多环公司)诉被告广东万和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和新公司)实用新型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6月1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10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田春雷和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郝某到庭参加诉讼。2011年10月27日,本院依法追加第三人何某参加诉讼。2011年11月7日,本院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及第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田春雷、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郝某和第三人何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多环公司诉称:2010年11月10日,第三人何某(甲方)与被告万和新公司(乙方)签订《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将何某享有的“侧吸式单电机双风轮吸排油烟净化机”等5项实用新型专利权以普通实施方式许可给被告万和新公司实施,约定2010年的专利许可费为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30万元,被告已依约支付完毕。另约定2011年的专利许可费合计为100万元,支付方式为每个季度支付25万元。2010年12月,何某将其在《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中甲方的权利义务概括转让给原告多环公司享有。嗣后,经原告多次催讨,被告仍未支付2011年上半年两个季度的专利许可费。请求判令被告:一、向原告支付2011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5项实用新型专利许可费合计50万元;二、支付原告迟延履行违约金15万元。

被告万和新公司辩称:第一,根据《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约定,甲方授权被告实施5项实用新型专利的期限为该5项专利的剩余有效期,甲方应当确保该5项专利在剩余的保护期内维持专利权有效。2010年12月10日,被告发现《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附件所列的第一项核心专利即第zl200xxxxxx383.8号实用新型专利权,由于未缴纳专利年费已于2009年9月23日被终止。被告认为何某在签订《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时明知第zl200xxxxxx383.8号实用新型专利权终止的事实,但故意对被告隐瞒。2010年11月30日,原告在办理5项专利权转让手续时也应当知道第zl200xxxxxx383.8号实用新型专利权已经终止,但其仍没有及时通知被告。因此,原告构成对被告的欺诈。第二,依照《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约定,原告有维持5项专利权有效的义务。原告在合同履行期间导致专利权被终止,构成违约。因原告违约在先,因此被告没有继续履行合同的义务,也没有支付违约金的义务。第三,《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将5项专利作为一个整体许可被告实施,鉴于其中第一项专利即第zl200xxxxxx383.8号实用新型专利是核心专利,因该项专利权终止,导致其余4项专利对于被告均无实施价值。因此,第zl200xxxxxx383.8号专利权终止后,被告不应再向原告支付专利许可使用费。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第三人何某述称:2010年11月30日,第三人将《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中甲方的权利义务概括转让给原告。第三人于2011年7月才知悉《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附件中的第一项专利权即第zl200xxxxxx383.8号实用新型专利权已被终止。第三人不同意被告关于原告违约在先的抗辩意见,也不同意被告关于第一项专利即第zl200xxxxxx383.8号实用新型专利是5项专利中的核心专利的主张,因为《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附件中所列的5项专利是按照专利申请日和授权日的时间先后顺序排列的,并不存在所谓的核心专利。综上,第三人同意原告起诉的请求和理由。

经审理查明:

2010年11月10日,何某(甲方)与被告万和新公司(乙方)签订《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一份,约定的内容包括:1、甲方将其享有的“侧吸式单电机双风轮吸排油烟净化机”等5项专利权(详见附件一)以普通实施许可方式许可乙方实施,授权使用期限为所涉专利的专利权剩余有效期……。5、专利许可使用费的计算与支付:乙方向甲方一次性支付第一年5项专利许可费合计39万元;第二年即2011年5项专利许可费合计100万元,分4个季度支付,每季度末以前支付25万元,以转帐方式汇入专利权人指定帐号……。6、双方承诺严格履行协议,甲方如有违反,同意支付乙方违约金为当年专利许可费的15%;乙方如有违反,同意支付甲方违约金为当年专利许可费的15%……。9、甲方仅可以将本协议附件所述5项专利权转让给原告多环公司,原告多环公司受让后即为本协议的甲方,承担甲方在本协议中的权利义务。

《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附件一《许可专利明细》记载的5项实用新型专利的发明名称、专利号、申请日和授权日分别为:1、一种鼓风式双风道油烟净化机、200xxxxxxx83.8、2004年9月23日、2005年10月12日;2、一种侧吸式双风道油烟净化机、200xxxxxxx67.9、2005年11月16日、2006年10月18日;3、侧吸式单电机双风轮吸排油烟净化机、200xxxxx8722.7、2006年1月5日、2007年4月4日;4、一种用于酒店餐饮业及家庭厨房的卫生、防火型油烟净化机,20xxxxxxx835.1、2006年10月16日、2007年11月7日;5、一种网罩式双层结构的抽油烟机油烟分离器、200xxxxxxx07.2、2008年12月18日、2010年3月10日。

2010年11月12日,被告万和新公司通过原告多环公司的帐户向何某支付2010年度5项专利许可费39万元。

2010年12月,经国家知识产权局核准,《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附件一《许可专利明细》记载的5项实用新型专利中除第zl200xxxxxx383.8号专利外的另4项实用新型专利的专利权人由何某变更为原告多环公司。

2011年5月10日和同年5月19日,原告多环公司先后两次以书面形式向被告万和新公司催讨所涉5项实用新型专利在2011年第一季度的许可费25万元,并向被告万和新公司提供了原告多环公司的银行帐号。

2011年9月16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第733546号《专利登记簿副本》记载:名称为“一种鼓风式双风道油烟净化机”,专利号为zl200xxxxxx383.8实用新型专利,申请日为2004年9月23日,授权日为2005年10月12日,专利权人为何某。法律状态:截止至办理本专利登记簿副本之日,该专利权已终止。年费缴纳至2009年9月22日。专利权终止的原因:未按照期限缴纳或缴足年费和滞纳金。专利权终止日期:2009年9月23日。

2011年9月28日,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出具的(2011)粤穗广证内经字第114068号《公证书》记载:2011年9月22日,被告万和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宋亚楠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在该公证处操作电脑上网,进行证据保全。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上打印网页获知: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0年12月1日公告第zl200xxxxxx383.8号专利因未缴年费,专利权于2009年9月23日终止。

被告万和新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记载:该公司设立于2003年12月29日,所属行业为家用电力器具制造,注册资本人民币贰亿元。经营范围包括生产、销售燃气热水器、燃气采暖热水炉、电热水器、燃气灶具、消毒柜、电磁炉、电饭煲、电炒锅、抽油烟机、电开水柜、电开水瓶、空气清新器、脉冲变压器、冰箱除臭器、桑拿浴箱、燃气空调、燃气用具、燃气烤炉、太阳能热水器、太阳能集热器及上述产品的安装、维修和配件销售;经营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业务(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项目除外;法律、行政法规限制的项目须取得许可后方可经营)。

另查明,第三人何某系原告多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以上事实,由原告多环公司提交的《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银行转账电子回单、国家知识产权局《手续合格通知书》、《专利许可催款通知书》、被告万和新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被告万和新公司提交的第zl200xxxxxx383.8号专利的《专利登记簿副本》、(2011)粤穗广证内经字第114068号《公证书》、当事人陈述和本院审理笔录等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一、关于原告多环公司的第一项诉讼请求,即原告多环公司要求被告万和新公司支付5项涉案专利在2011年前两个季度的许可使用费合计50万元的请求。首先,我国《合同法》第七十九条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第三人。本案中,何某已将《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中甲方的权利义务概括转让给原告多环公司,因此,原告多环公司依法可以向被告万和新公司主张相关的权利。其次,我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约定,何某许可被告万和新公司实施5项实用新型专利权,被告万和新公司依约应在2011年度每个季度支付许可使用费合计25万元。但是,《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在实际履行过程中,鉴于其中的第zl200xxxxxx383.8号专利权已被终止,被告万和新公司未能依约实施该项专利权,原告多环公司也未能实际从何某处受让第zl200xxxxxx383.8号专利权。因此,原告多环公司向被告万和新公司主张第zl200xxxxxx383.8号专利权的许可使用费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但是,原告多环公司向被告万和新公司主张其余4项专利在2011年前两个季度的许可使用费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万和新公司关于第zl200xxxxxx383.8号专利系涉案5项专利中的核心专利的主张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被告万和新公司关于因第zl200xxxxxx383.8号专利权被终止,因此其可以不支付其余4项专利权的许可使用费的抗辩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再次,关于被告万和新公司应当向原告多环公司支付的专利许可使用费金额的计算问题。虽然《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对涉案5项专利中每项专利的具体许可使用费并无明确约定,但鉴于该5项专利均系同一技术领域的实用新型专利,在各方当事人均未能举证充分证明涉案5项专利具有明显不同价值的情况下,本院综合本案实际情况,酌情平均计算该5项专利在2011年的使用费,即每项专利在2011年的许可使用费各为20万元。据此,被告万和新公司应向原告多环公司支付涉案4项有效专利在2011年前两个季度的许可使用费合计40万元。

二、关于原告多环公司的第二项诉讼请求,即原告多环公司关于要求被告万和新公司支付违约金15万元的请求。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专利实施许可合同让与人负有在合同有效期内维持专利权有效的义务,包括依法缴纳专利年费和积极应对他人提出宣告专利权无效的请求,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本案中,鉴于《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签订时及合同签订后,作为合同甲方的何某或原告多环公司未能维持第zl200xxxxxx383.8号专利权有效,导致被告万和新公司事实上未能依约取得第zl200xxxxxx383.8号专利的实施权。对此,作为《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甲方的何某或者原告多环公司负有相应的过错责任。因此,被告万和新公司关于原告多环公司违约在先的抗辩意见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其次,我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当事人双方都违反合同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鉴于作为合同甲方的原告多环公司违约在先,在双方对《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实际履行情况发生争议的情况下,且当事人对于其中4项有效专利的具体许可使用费金额在合同中并未明确约定,争议发生后也未能协商一致,导致被告万和新公司未能及时支付其余4项专利许可使用费。因此,本院对原告多环公司要求被告万和新公司支付迟延履行违约金15万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七十九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二十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广东万和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上海多环油烟净化设备有限公司支付第zl200xxxxxxx67.9号、第zl200xxxxx8722.7号、第zl20xxxxxxx835.1号和第zl200xxxxxxx07.2号共四项实用新型专利权在2011年第一季度及第二季度的普通实施许可使用费合计人民币40万元;

二、对原告上海多环油烟净化设备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如果被告广东万和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300元,由原告上海多环油烟净化设备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3,962元,被告广东万和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6,33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唐玉珉

审 判 员寿仲良

人民陪审员王承奇

二○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刘群燕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沪高民三(知)终字第1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万和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高新区(容桂)建业中路13号。

法定代表人卢础其,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郝传鑫,男,广州三环专利代理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多环油烟净化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沪宜公路1188号。

法定代表人何维斌,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田春雷,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何维斌,男。

委托代理人田春雷,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东万和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万和新公司)因实用新型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1)沪二中民五(知)初字第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3月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万和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郝传鑫,被上诉人上海多环油烟净化设备有限公司(简称多环公司)及原审第三人何维斌的委托代理人田春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11月10日,何维斌(甲方)与被告万和新公司(乙方)签订《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一份,约定的内容包括:1、甲方将其享有的“侧吸式单电机双风轮吸排油烟净化机”等5项专利权(详见附件一)以普通实施许可方式许可乙方实施,授权使用期限为所涉专利的专利权剩余有效期……。5、专利许可使用费的计算与支付:乙方向甲方一次性支付第一年5项专利许可费合计39万元;第二年即2011年5项专利许可费合计100万元,分4个季度支付,每季度末以前支付25万元,以转帐方式汇入专利权人指定帐号……。6、双方承诺严格履行协议,甲方如有违反,同意支付乙方违约金为当年专利许可费的15%;乙方如有违反,同意支付甲方违约金为当年专利许可费的15%……。9、甲方仅可以将本协议附件所述5项专利权转让给原告多环公司,原告多环公司受让后即为本协议的甲方,承担甲方在本协议中的权利义务。

《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附件一《许可专利明细》记载的5项实用新型专利的发明名称、专利号、申请日和授权日分别为:1、一种鼓风式双风道油烟净化机、200420090383.8、2004年9月23日、2005年10月12日;2、一种侧吸式双风道油烟净化机、200520046567.9、2005年11月16日、2006年10月18日;3、侧吸式单电机双风轮吸排油烟净化机、200620038722.7、2006年1月5日、2007年4月4日;4、一种用于酒店餐饮业及家庭厨房的卫生、防火型油烟净化机,200620046835.1、2006年10月16日、2007年11月7日;5、一种网罩式双层结构的抽油烟机油烟分离器、200820157307.2、2008年12月18日、2010年3月10日。

2010年11月12日,被告万和新公司通过原告多环公司的帐户向何维斌支付2010年度5项专利许可费39万元。

2010年12月,经国家知识产权局核准,《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附件一《许可专利明细》记载的5项实用新型专利中除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外的另4项实用新型专利的专利权人由何维斌变更为原告多环公司。

2011年5月10日和同年5月19日,原告多环公司先后两次以书面形式向被告万和新公司催讨所涉5项实用新型专利在2011年第一季度的许可费25万元,并向被告万和新公司提供了原告多环公司的银行帐号。

2011年9月16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第733546号《专利登记簿副本》记载:名称为“一种鼓风式双风道油烟净化机”,专利号为ZL200420090383.8实用新型专利,申请日为2004年9月23日,授权日为2005年10月12日,专利权人为何维斌。法律状态:截止至办理本专利登记簿副本之日,该专利权已终止。年费缴纳至2009年9月22日。专利权终止的原因:未按照期限缴纳或缴足年费和滞纳金。专利权终止日期:2009年9月23日。

2011年9月28日,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出具的(2011)粤穗广证内经字第114068号《公证书》记载:2011年9月22日,被告万和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宋亚楠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在该公证处操作电脑上网,进行证据保全。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上打印网页获知: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0年12月1日公告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因未缴年费,专利权于2009年9月23日终止。

被告万和新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记载:该公司设立于2003年12月29日,所属行业为家用电力器具制造,注册资本人民币贰亿元。经营范围包括生产、销售燃气热水器、燃气采暖热水炉、电热水器、燃气灶具、消毒柜、电磁炉、电饭煲、电炒锅、抽油烟机、电开水柜、电开水瓶、空气清新器、脉冲变压器、冰箱除臭器、桑拿浴箱、燃气空调、燃气用具、燃气烤炉、太阳能热水器、太阳能集热器及上述产品的安装、维修和配件销售;经营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业务(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项目除外;法律、行政法规限制的项目须取得许可后方可经营)。

第三人何维斌系原告多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原审法院认为:一、关于原告多环公司的第一项诉讼请求,即原告多环公司要求被告万和新公司支付5项涉案专利在2011年前两个季度的许可使用费合计50万元的请求。首先,我国《合同法》第七十九条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第三人。本案中,何维斌已将《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中甲方的权利义务概括转让给原告多环公司,因此,原告多环公司依法可以向被告万和新公司主张相关的权利。其次,我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约定,何维斌许可被告万和新公司实施5项实用新型专利权,被告万和新公司依约应在2011年度每个季度支付许可使用费合计25万元。但是,《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在实际履行过程中,鉴于其中的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权已被终止,被告万和新公司未能依约实施该项专利权,原告多环公司也未能实际从何维斌处受让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权。因此,原告多环公司向被告万和新公司主张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权的许可使用费于法无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原告多环公司向被告万和新公司主张其余4项专利在2011年前两个季度的许可使用费于法有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被告万和新公司关于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系涉案5项专利中的核心专利的主张依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采信。被告万和新公司关于因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权被终止,因此其可以不支付其余4项专利权的许可使用费的抗辩主张于法无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再次,关于被告万和新公司应当向原告多环公司支付的专利许可使用费金额的计算问题。虽然《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对涉案5项专利中每项专利的具体许可使用费并无明确约定,但鉴于该5项专利均系同一技术领域的实用新型专利,在各方当事人均未能举证充分证明涉案5项专利具有明显不同价值的情况下,原审法院综合本案实际情况,酌情平均计算该5项专利在2011年的使用费,即每项专利在2011年的许可使用费各为20万元。据此,被告万和新公司应向原告多环公司支付涉案4项有效专利在2011年前两个季度的许可使用费合计40万元。

二、关于原告多环公司的第二项诉讼请求,即原告多环公司关于要求被告万和新公司支付违约金15万元的请求。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专利实施许可合同让与人负有在合同有效期内维持专利权有效的义务,包括依法缴纳专利年费和积极应对他人提出宣告专利权无效的请求,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本案中,鉴于《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签订时及合同签订后,作为合同甲方的何维斌或原告多环公司未能维持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权有效,导致被告万和新公司事实上未能依约取得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的实施权。对此,作为《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甲方的何维斌或者原告多环公司负有相应的过错责任。因此,被告万和新公司关于原告多环公司违约在先的抗辩意见理由成立,原审法院予以采纳。其次,我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当事人双方都违反合同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鉴于作为合同甲方的原告多环公司违约在先,在双方对《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实际履行情况发生争议的情况下,且当事人对于其中4项有效专利的具体许可使用费金额在合同中并未明确约定,争议发生后也未能协商一致,导致被告万和新公司未能及时支付其余4项专利许可使用费。因此,原审法院对原告多环公司要求被告万和新公司支付迟延履行违约金15万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七十九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二十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万和新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多环公司支付第ZL200520046567.9号、第ZL200620038722.7号、第ZL200620046835.1号和第ZL200820157307.2号共四项实用新型专利权在2011年第一季度及第二季度的普通实施许可使用费合计人民币40万元;二、对原告多环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300元,由原告多环公司负担人民币3,962元,被告万和新公司负担人民币6,338元。

万和新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多环公司在一审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上诉人万和新公司上诉的主要理由是:第一,在多环公司违约在先的情况下,原审法院未对《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的效力进行确认的前提下迳行判决万和新公司继续履行合同义务是错误的。第二,多环公司的违约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万和新公司已通知多环公司解除合同,《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已被依法解除,万和新公司无需再继续履行合同义务。第三,《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涉及的5项专利构成一个整体技术解决方案,不可分离,原审法院平均计算专利许可使用费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被上诉人多环公司庭审中口头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何维斌的辩称意见与被上诉人多环公司相同。

二审中,上诉人万和新公司向本院提供了1份证据材料,即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佛山顺德容桂客户服务中心出具的证明一份,内容为该公司只能查询到查询日起6个月内的电话费清单,该份证据材料要证明万和新公司曾电话通知多环公司解除合同。经质证,被上诉人多环公司与原审第三人何维斌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本院认为,仅凭上诉人万和新公司提供的该份证据材料,不能证明其要证明的事实主张,对该份证据材料不予采纳。

二审中,被上诉人多环公司与原审第三人何维斌未向本院提供新的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维持涉案5项实用新型专利权有效是多环公司的义务,由于多环公司的原因,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权被终止。但该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权被终止并不会导致合同目的全部不能实现,不会导致《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整体无效,而仅是导致《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中涉及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权的部分无效,原审法院要求万和新公司履行《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中未涉及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权部分的合同义务,并无不当。万和新公司的第一条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如上所述,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权被终止并不会导致《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中涉及的其他4项实用新型专利权的部分无效,即使如万和新公司所称其单方面通知过多环公司要求解除合同,也并不会导致《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中涉及其他4项实用新型专利权的部分被解除,万和新公司仍需履行《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中未涉及第ZL200420090383.8号专利权部分的合同义务。万和新公司的第二条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第三,万和新公司关于《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协议》涉及的五项专利构成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技术解决方案的主张,并无相应的事实依据,原审法院鉴于涉案5项专利均系同一技术领域的实用新型专利,在各方当事人均未能举证充分证明涉案5项专利具有明显不同价值的情况下,平均计算专利许可使用费并无不当。万和新公司的第三条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上诉人万和新公司的上诉请求与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7,300元,由上诉人广东万和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张晓都

审  判  员马剑峰

审  判  员王  静

二〇一二年三月八日

书  记  员刘  伟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