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反不正当竞争
反不正当竞争
当前位置:首页 > 反不正当竞争 > 侵犯商业秘密罪> 裁判文书 > 正文   
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韩箴贤犯侵犯商业秘密罪案
添加时间:2012-9-9 16:08:58     浏览次数:2404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07)杭刑终字第135号

抗诉机关(原公诉机关)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翟洪达,化名李世杰,男,1971年8月25日出生,汉族,浙江省桐庐县人,大学文化程度,1993年7月进浙江省化工研究院工作,曾任浙江省化工研究院萧山中试车间主任、浙江省化工研究院哈氟化工厂厂长助理、浙江蓝天环保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研发部经理助理,住本市西湖区府苑新村3幢4单元502室。因涉嫌犯侵犯商业秘密罪于2005年9月4日被逮捕。现押杭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沈志坤,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文良,化名王东方,男,1966年8月16日出生,汉族,浙江省东阳市人,大学文化程度,1986年7月进浙江省化工研究院工作,曾任浙江省化工研究院氟化工研究所副所长、哈氟化工厂经济技术委员会副主任、浙江蓝天环保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兼氟涂料分公司经理,住本市下城区皇亲巷6幢4单元702室。因涉嫌犯侵犯商业秘密罪于2005年9月4日被逮捕。现押杭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姚建彪,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周正已,北京市九洲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尤来方,化名应明,男,1963年2月20日出生,汉族,浙江省宁海市人,大学文化程度,1984年7月进浙江省化工研究院工作,曾任浙江省化工研究院下属金华华森化工厂总工程师,哈氟化工厂经济技术委员会委员,住本市西湖区府苑新村32幢3单元501室。因涉嫌犯侵犯商业秘密罪于2005年9月4日被逮捕。现押杭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田  ,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戴国桥,化名钟雨农,男,1966年10月25日出生,汉族,浙江省杭州市人,大专文化程度,1988年进浙江省化工研究院工作,曾任浙江省化工研究院哈氟化工厂副厂长、哈氟化工厂经济技术委员会委员、浙江省化工研究院氟化工总厂副厂长兼哈氟化工分厂厂长、浙江蓝天环保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内贸部经理,住本市滨江区浦沿镇新生村3组。因涉嫌犯侵犯商业秘密罪于2006年3月30日被取保候审,7月15日被逮捕。现押杭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杜世鸿,浙江中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韩箴贤,化名韩信玉,男,1964年6月12日出生,汉族,浙江省杭州市人,大学文化程度,1991年1月调入浙江省化工研究院,先后在浙江省化工产品质检站、浙江省化工研究院氟化所、农药所、哈氟厂、浙江蓝天环保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住本市西湖区文新路科技新村3幢1单元102室。因涉嫌犯侵犯商业秘密罪于2005年11月4日被取保候审,2006年7月15日被逮捕。2007年2月9日被转为取保候审。

辩护人方建平,浙江银湖律师事务所律师。

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审理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韩箴贤、戴国桥犯侵犯商业秘密罪一案,于2007年2月9日作出(2006)拱刑初字第311号刑事判决。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原审被告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因本案涉及商业秘密,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张洪阁及何轶琦出庭支持抗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原审被告人韩箴贤及其辩护人沈志坤、姚建彪、周正已、田、杜世鸿、方建平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l52a/HCFC-142b和偏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l43a/HCFC-142b制备技术是浙江省化工研究院自行研发的生产技术和工艺。

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l52a/HCFC-142b制备技术的研发始于1990年,1998年完成百吨级产品中试。后在浙江省化工研究院哈氟化工厂进行生产。2000年,该技术的百吨级中试项目获原化工部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2001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杜国浩(在逃)和被告人翟洪达是该项技术的主要完成人,并与浙江省化工研究院签订了《职务科技成果主要完成人保密协议》。浙江省化工研究院将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l52a/HCFC-142b制备技术许可杭州富时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时特公司)生产。其后,富时特公司建设了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l52a/HCFC-142b年产千吨的生产线,并投入生产。杜国浩和被告人翟洪达先后参加了该生产线的建设与产品生产管理。

偏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l43a/HCFC-142b制备技术的研发始于1993年,其产品小试持续至1995年。1996年-1997年开始产品中试。1999年浙江省化工研究院哈氟化工厂(北大桥)开始筹建生产能力为500T/Y的ODS替代品多功能车间,2000年2月15日,浙江省化工研究院对氟化工总厂多功能车间进行验收,并明确用该装置暂生产Rl43a产品,下半年下沙装置建成后即转产Rl34a。后用HFC-l43a/HCFC-142b制备技术生产HFC-l43a、HCFC-142b。2000年冬季,上述多功能车间短期生产过HFC-32产品。2002年该技术获浙江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被告人翟洪达是该项技术的主要完成人。

经浙江省科技信息研究院查新,年产千吨级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l52a/HCFC-142b成套技术和年产千吨级偏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143a/HCFC-142b成套技术中带控制点的工艺流程图及平面布置图、设备一览表、各设备的大小、结构、材质及精馏塔的填料结构、大小手册、操作手册、质量控制手册等在检索范围中均未见报道。

浙江省化工研究院、浙江化工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将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l52a/HCFC-142b和偏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143a/HCFC-142b技术确定为科技秘密和商业秘密,并采取发放保密文件、签订保密协议等保密措施,明确公司所有有机会接触技术秘密和经营秘密的员工都负有保密义务,员工在退休、调离、离职后一年内作出的与原任职务或原承担工作任务相关的发明创造的专利权归公司所有。

浙江省化工研究院(以下简称浙化院)于1998年着手资产重组并改制,并于1999年9月30日经浙江省工商局登记设立浙江化工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化科技公司)。2000年9月,浙化科技公司成为全资国有企业。2000年11月6日,浙化科技公司以其所属的与ODS替代品有关的科研、生产、销售业务的全部经营性资产出资,发起设立浙江蓝天环保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天公司)。2002年1月1日,浙化院无偿将包括涉案两套技术在内的12项专利技术转让给蓝天公司。浙化科技公司亦向蓝天公司保证本公司不再使用也不许可他人使用已移交蓝天公司的包括涉案两套技术在内的ODS替代品技术。

2001年上半年,杜国浩与被告人翟洪达、尤来方、王文良、戴国桥、韩箴贤决定共同辞职办厂。后由被告人王文良出面与徐月平商妥在苏州市合资开办一家生产制冷剂产品的公司,由被告人王文良持有公司的大部分股份。2001年10月10日,经苏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王文良以屠苗颖的名义与徐月平作为两个自然人股东,出资设立了苏州联氟化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联氟公司)。苏州联氟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800万元,其中杜国浩及被告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韩箴贤和案外人马信刚以王文良名义共同出资496万元(占总股本的62%,各人分别占到7-12%不等的股份),徐月平出资304万元(占总股本的38%)。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氟化工产品,氟化工产品的技术开发、转让、服务、咨询,经营本企业自产产品及技术的出口业务等。2003年4月,苏州联氟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被告人王文良。

2001年9月27日,

杜国浩与蓝天公司签订保密协议后辞职。同年11月2日,被告人戴国桥从蓝天公司辞职。同年11月26日,蓝天公司同意被告人翟洪达、韩箴贤辞职。2002年2月4日,被告人王文良与蓝天公司签订保密协议后辞职。2002年6月25日,被告人尤来方与蓝天公司签订保密协议后辞职。

上述被告人从蓝天公司辞职后,先后到苏州联氟公司工作。其中,被告人王文良化名“王东方”任董事长,被告人杜国浩化名“徐沛阳”任总经理,被告人翟洪达化名“李世杰”任生产部经理,被告人尤来方化名“应明”任总工程师,被告人戴国桥化名“钟雨农”任内贸部经理,被告人韩箴贤化名“韩信玉”任质检部经理。各被告人与杜国浩一起利用所掌握的蓝天公司的商业秘密,于2002年6-7月,在苏州联氟公司建成投产HFC-152a/HFCF-142b生产线,开始非法生产、销售HFC-152a、HFCF-142b产品;于2003年上半年在苏州联氟公司建成投产第二生产车间即HFC-143a/HCFC-142b生产线,非法生产、销售HFC-143a、HFCF-142b产品以及其他产品。2003年6月10日,苏州联氟公司发布并实施HFC-152a、HFC-143a、HFC-142b的企业标准。

经科学技术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鉴定:1、蓝天公司的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152a/HCFC-142b的《带控制点的工艺流程图》中记载的HFC-152a经水洗、碱洗后直接进行光氯化反应进而生产出HCFC-142b的工艺流程为非公知技术信息。苏州联氟公司生产的HFC-152a/HCFC-142b的工艺流程与蓝天公司的工艺流程基本相同;2、蓝天公司《HFC-152a操作规程》中氟化反应控制指标为非公知技术信息,苏州联氟公司生产HFC-152a的氟化反应控制指标与蓝天公司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152a/HCFC-142b中氟化反应控制指标基本相同;3、蓝天公司《F142b产品操作规程》(Q/ZHYF-J03-34-2001)中氟化反应控制指标为非公知技术信息;苏州联氟化学有限公司《HFC-143a/HCFC-142b生产操作规程》中的氟化反应控制指标与浙江蓝天环保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的《F142b产品操作规程》(Q/ZHYF-J03-34-2001)中的氟化反应控制指标基本相同。

为方便销售苏州联氟公司的产品,2002年4月17日,被告人等由被告人戴国桥出面,和徐月平投资设立了杭州法恩可尔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法恩可尔公司),从事化工产品的批发、零售,化工产品的技术开发、转让与咨询。法恩可尔公司的注册资金人民币50万元实系苏州联氟公司投入。法恩可尔公司设立后,五被告人及杜国浩的工资及社会保险等均由法恩可尔公司发放、缴纳。苏州联氟公司的部分产品通过法恩可尔公司销售给富时特公司等单位。

2003年3月至9月,苏州联氟公司HFC-152a产品的累计销售额为318余万元;2002年10月至2003年11月,苏州联氟公司HCFC

-142b产品的累计销售额为580余万元。而蓝天公司2002年至2004年152a的平均销售利润为20.7%;142b的平均销售利润为11.37%。苏州联氟公司销售HFC-152a、HCFC-142b,共给蓝天公司造成的间接经济损失约为132万余元。此外,由于涉案两套技术被违法公开,导致蓝天公司的直接经济损失为人民币278万余元。

2004年,五被告人各从苏州联氟公司分得违法所得8万余元人民币。

原审法院审理期间,被告人韩箴贤自愿退出违法所得人民币8万元。

原审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翟洪达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0元,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80000元;判处被告人王文良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0元,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80000元;判处被告人尤来方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0元,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80000元;判处被告人戴国桥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80000元;判处被告人韩箴贤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80000元。

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抗诉称,一、原判认定事实错误,涉案商业秘密已被非法公开,研发成本应当全额认定。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0条规定,实践中,在商业秘密已被非法公开的情况下,一般根据该商业秘密的开发成本、现行市价及利用周期等因素综合加以确定损失数额。本案中,蓝天公司的商业秘密已被非法公开,涉案两套商业秘密的研发成本经审计为580余万元,应当全额计入权利人的损失。因为苏州联氟公司投入的研发成本为零,他们通过披露、使用他人商业秘密的方法将权利人的研发成果视为自己的研发成果直接投入生产并获取利润,故应当将侵权人该部分至少应当投入的研发成本全额计入权利人的损失之中。原审判决既然判定涉案两套技术已被违法公开,却对研发成本仅认定其中的一部分,缺乏依据。二、原判认定被告人韩箴贤认罪态度好、悔罪表现明显的事实依据不足。被告人韩箴贤始终未能供述他是如何侵犯他人商业秘密的事实,没有供述与其他被告人等人的共谋,没有供述技术来源、图纸资料来源、生产、经营状况及销售渠道等具体内容,拒绝提供苏州联氟公司用于指导生产的一系列岗位操作手册、质量控制手册、图纸资料及财务报表等相关书证。原审三次开庭中,仅在第三次开庭时,在没有供罪事实的基础上说自己认罪,现一审判决仅以一句“我认罪”就认定被告人韩箴贤认罪态度好、悔罪表现明显,其事实依据不充分。综上,原判对被告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韩箴贤的量刑畸轻。请求依法改判。

出庭检察员认为,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的抗诉意见正确,予以支持。

庭审中出庭检察员出具了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区分局刑事侦察大队给杭州市看守所的证明一份、杭州市看守所在押人员周军军自述交代笔录一份、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对杭州市看守所民警高轩昂的调查笔录一份,以证实公安机关破获犯罪嫌疑人李浩蜂抢劫、强奸、杀人案并非通过上诉人翟洪达的检举揭发,上诉人翟洪达自述的重大立功表现不存在。出庭检察员另出具了一份从上海海关调取的苏州联氟公司从上海海关出口产品的清单,以证实苏州联氟公司出口产品中涉及侵犯本案商业秘密获得的产品的销售数额远远大于原判认定的苏州联氟公司的销售数额。

上诉人翟洪达上诉称,一、本案所涉的两项技术并非蓝天公司所有,因而所谓的侵犯蓝天公司的技术秘密也就属子虚乌有,请求判决其无罪。因为本案两项技术仍然属于浙化院,浙化院将152a技术使用权投入到富时特公司,在蓝天公司成立时,浙化院仅仅将其在富时特公司中的全部55%股份折价出资,而浙化科技公司并没有整体转制成为蓝天公司。二、其没有实施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不具备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主体资格。因为蓝天公司没有该项商业秘密,其也没有与蓝天公司签订过保密合同,浙化院和浙化科技公司的有关保密规定对其没有约束力,蓝天公司所谓的“保密规定”根本不存在,有关其签名的一系列文件,其中大量地是别人假冒的签名,其根本没有参与过142b生产线的建设与产品生产管理。三、所谓“直接损失”的证据不足。本案中,蓝天公司没有生产该两项产品,这两项产品是富时特公司在生产,也就不存在给蓝天公司造成损失的事实;该两种产品市场需求庞大,供不应求,且不是垄断产品,不可能给权利人造成任何直接损失;苏州联氟公司所销售的这两项产品大部分都销给了富时特公司,这不仅没有产生所谓的直接损失,反而产生了直接利益;蓝天公司没有投入研发成本,哪来的研发成本的损失。四、本案许多证据应该是蓝天公司伪造的。五、判决书认定其违法所得的证据不足。六、其有协助公安机关破获重大杀人、强奸案件的重大立功表现,请求二审法院查明并给予减轻处罚。

其辩护人提出了基本相同的辩护意见。

上诉人王文良上诉称,一、蓝天公司不是本案涉及的专有技术的权利人。浙化科技公司发起设立蓝天公司时,并没有将本案所涉两项技术投入蓝天公司,而此后的无偿转让是违反国家法律规定的。二、鉴定机构、鉴定人缺乏法律性,技术鉴定报告书对本案不具有影响力、不应适用本案。因为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没有《司法鉴定许可证》。庭审中,公诉机关称其委托制作的国科知鉴字(2006)82号报告书不是补充鉴定而是重新鉴定,但原审法院在判决书中自行变化了该鉴定的性质,是与庭审事实相悖的。三、其没有侵犯蓝天公司商业秘密的行为。因为其与蓝天公司的协议书及附件中没有包含本案涉及的技术,其所在苏州联氟公司的技术与蓝天公司的技术相同、雷同,只能说明苏州联氟公司技术人员取得了该技术成果,这种技术的取得并非其侵权所得,也没有证据证实其明知或者应知苏州联氟公司的技术来源于蓝天公司(假设蓝天公司是权利人)。因此,请求宣告其无罪。

其第一辩护人辩称,根据辩护人提供的委托鉴定结论,氯乙烯法液相氟化联产HFC-l52a/HCFC-142b技术为公知技术,143a/142b的氟化反应控制指标为公知技术信息。苏州联氟公司的143a/142b的氟化反应控制指标与蓝天公司不同;王文良等人没有给蓝天公司造成重大损失,因为损失额的计算缺乏客观性和公正性;蓝天公司仍然在使用本案所涉技术,即使他人侵权也不可能导致全部研发成本的损失;侵权仅仅是侵犯某个商业秘密点,不可能导致整个商业秘密失密,也不可能导致全部研发成本的损失;蓝天公司在本案发生后产品经营活动并没有受到损害;研发成本应该仅仅是商业秘密的研发成本而非整套技术的研发成本,正常的装置建设费用不应计入研发成本;部分研发成本不属于本案所涉技术的研发成本;部分研发成本发生在王文良等人辞职以后;损失的确定还应该考虑商业秘密的利用周期;蓝天公司的研发成本实际为零。王文良主客观均无犯罪的故意和行为,因为王文良对本案所涉技术中可能的商业秘密没有保密义务,即使翟洪达、杜国浩违反保密义务,王文良也不知情,所谓的2001年版操作规程是不存在的,因为蓝天公司曾经在回复材料中称2000年年底制定和实施HCFC-142b产品操作规程,并于2004年重新发布。因此应调取获得浙江省科学技术二等奖的科技成果项目《百吨级HFC143a/HCFC142b联产中试》的相关技术资料。故请求宣告王文良无罪。

庭审中,其第一辩护人出具了一份编号(95)化科鉴字284号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以证实因为该证书上标明的建议密级是非密,故该证书中的科技成果氯乙烯路线联产HFC-152a/HCFC-142b中试技术系非保密技术,应为公知技术。另出具了一份上诉人王文良的辞职报告,以证实有关保密制度规定的时间是在上诉人王文良辞职以后。

其第二辩护人辩称,浙化科技公司无偿将专有技术转让给蓝天公司违反有关规定,而浙化科技公司是否将本案所涉两项技术认定为技术秘密是不确定的,因此影响到本案是否构成犯罪的判定;根据法律规定,控方委托鉴定的鉴定单位、鉴定人不具有鉴定资格,而辩护人委托鉴定的鉴定单位、鉴定人具有鉴定资格,因此请求重新鉴定并对蓝天公司提供的2001年版《F142b生产操作规程》进行文检,以确定其制作时间;本案认定王文良与其他被告人之间存在共同策划、犯意的证据是缺乏的;没有证据证实王文良在工作中获得所谓的商业秘密,所定保密协议中也不涉及本案所谓的商业秘密,即使苏州联氟公司所用技术与蓝天公司的技术雷同甚至相同,也并非是必然的侵权行为、犯罪行为;本案认定损失即认定有侵权所得,又认定有权利人所失,与法律规定不符,只能认定其中之一。故请求二审法院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处理。

上诉人尤来方上诉称,一、本案所涉两项技术是公知技术而不是商业秘密。因为根据目前已公开的国内外专利和公开期刊及资料所反映,本案所涉的两项技术是公知技术而不是商业秘密。一审判决对辩护律师提供的鉴定报告予以否定,缺乏充足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二、苏州联氟公司的技术与所谓蓝天公司的两项技术存在明显区别,而且苏州联氟公司有自己的专利技术,不应认定苏州联氟公司的技术侵犯了商业秘密。三、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技术鉴定报告建立在收集资料不完整,不全面的基础上,因此其鉴定结论缺乏科学性,且鉴定所依据的2001版F142b生产操作规程系伪造。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技术鉴定报告的鉴定结论是错误的,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选定的鉴定人虽都是化工专家,但他们都不具有鉴定人资格,因此所出具的鉴定报告不具有法律效力。公诉机关在补充侦查期间委托的鉴定属于重新鉴定,因此,应另行委托鉴定予以重新鉴定。四、其在原单位工作期间未接触过涉案技术,辞职时所签保密协议也未涉及本案所涉技术,没有证据认定其侵犯了商业秘密。五、其等人在2001年11月份之前都已经离开蓝天公司,根本接触不到2001版F142b生产操作规程,即使苏州联氟公司的氟化反应条件和蓝天公司2001版操作规程基本相同,也不应该认定侵犯蓝天公司的商业秘密。六、原判认定的商业秘密内容均是反应控制条件,此在研发中属于小试阶段,研发费用应该是此阶段的费用,故原判认定的直接损失额不科学。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改判其无罪。

庭审中,上诉人尤来方出具了一份“八五”国家科技攻关耗减臭氧层物质代用品项目专家论证会评审意见,以证实早在1990年就有本案相关技术的研制,蓝天公司的本案所涉技术属于公知技术。

其辩护人辩称,本案公诉机关前后提交有四份技术鉴定,这些鉴定的鉴定人不具有鉴定资格,结论错误,而且在审判阶段公诉机关委托所做的鉴定是重新鉴定,未另行委托鉴定机构和鉴定人不当,而辩护方也出具了一份技术鉴定,原判不采证辩护方提供的鉴定材料的理由不足。尤来方在单位不接触本案所涉技术,辞职时所签订的保密协议中也不涉及,而没有证据证实尤来方从本案其他涉案人员处获知技术信息,且没有证据证实尤来方等人有共同的故意,无法认定共同犯罪。故请求宣告尤来方无罪。

上诉人戴国桥上诉称,一、其没有策划利用蓝天公司商业秘密获利,也没有侵犯蓝天公司商业秘密犯罪的主观故意。因为其辞职时与蓝天公司签订的协议书中并无本案所涉生产技术的保密约定,其在蓝天公司工作期间也没有接触过这些技术信息。其在苏州联氟公司没有从事过生产技术工作,没有参与本案所涉技术的相关决策和实施,其从事的国内贸易工作也没有侵犯蓝天公司的商业秘密,其在苏州联氟公司的出资行为并不违法。二、其与苏州联氟公司的HFC-143a/HCFC-142b生产线没有直接的关联性,该生产线上马之前,其已经离开该公司,没有参与该项技术的任何工作,是否侵犯蓝天公司的相关权利与其无直接的关联性。三、原审法院对蓝天公司在第三次庭审前才提供的《Fl42b生产操作规程》(Q/ZHYF-J03-34-2001)等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在没有进行任何调查核实的情况下直接加以认定和采信不当。故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其辩护人辩称,本案所涉两项技术应该是公知技术;原判所采证的控方提供的鉴定结论存在大量的错误和相互矛盾之处,原判予以采证而不采纳辩护人提供的鉴定结论,有违司法判决的科学性和客观公正性;控方委托鉴定的鉴定单位、鉴定人不具有法定的鉴定资质,其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苏州联氟公司使用的是自己的技术,与蓝天公司的技术是不相同的,应调取获得浙江省科学技术二等奖的科技成果项目《百吨级HFC143a/HCFC142b联产中试》的相关技术资料;原判将部分研发成本计入蓝天公司的直接损失是错误的,因为没有证据证实所谓的商业秘密已经被公开;认定本案所涉两项技术归蓝天公司所有是错误的,其取得的行为是违法的、无效的;原判认定戴国桥有罪的证据不足,因为戴国桥在工作中没有掌握或获取过本案所谓的商业秘密,辞职时的保密协议中也没有相关的保密内容,其虽然出资与其他被告人共同开办苏州联氟公司,但不能据此认定是共同犯罪,没有证据证实其参与策划使用蓝天公司的技术进行生产。苏州联氟公司的HFC143a/HCFC142b生产线是在戴国桥设立法恩可尔公司之后,其根本未参与。故请求宣告戴国桥无罪。

原审被告人韩箴贤认为其行为侵犯了蓝天公司的商业秘密,请求法院对其公正处理。

其辩护人辩称,本案所涉商业秘密虽然被苏州联氟公司知悉,但不构成公众知悉的条件,没有证据证实苏州联氟公司已经将这些商业秘密向公众传播,故抗诉机关认为研发成本应全额计入损失的意见是不正确的,应该仅仅认定销售产品的获利额作为损失额。韩箴贤认罪态度是好的,有悔罪表现,抗诉机关认为韩箴贤没有如实供述共同谋划成立苏州联氟公司并利用蓝天公司的商业秘密生产侵权产品,也拒绝提供相关的证据材料,但事实上,韩箴贤在苏州联氟公司只是一个质检部经理,在原审庭审结束前,韩箴贤已经提供了自己能接触到的苏州联氟公司的相关资料,即产品质量标准,抗诉机关所称的这些材料韩箴贤在苏州联氟公司无条件、无能力了解、掌握,实际也没有必要去了解、掌握。韩箴贤在蓝天公司并没有接触到这些商业秘密,原判认定韩箴贤在本案中起次要作用是正确的。故请求驳回抗诉,维持对韩箴贤的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被告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韩箴贤侵犯商业秘密的事实,有蓝天公司的报案材料,同案人杜国浩的供述、证人仰建新、姜维良、王军祥、郭心正、何帮井、程志军、黄友良、陈静华、沈明忠、何学军、张月东、李梅、朱高昌、范振华、罗治清、沈健鸣、袁洪强、陆志平、黄惠兴、张殷,黄国潮、任永贞、陈品森、黄志明、郑惠敏、屠苗颖、徐月平的证言,有关蓝天公司成立的批复、验资报告、工商登记等相关材料,蓝天公司出具的浙化院的一届十一次董事会会议纪要、会议协议、证明、有关情况的说明、招股意向书、专利技术转让合同5份、承诺函1份、有关鉴定书以及说明、回复材料等,富时特公司的有关工商登记材料等,有关苏州联氟公司成立的验资报告、工商登记等相关材料,有关苏州联氟公司的员工名单、建设项目审批、技术贸易业务批复、自营进出口权登记证书、环保审批等相关材料,有关法恩可尔公司成立的验资报告、工商登记及资产损益表等相关材料,有关被告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韩箴贤及杜国浩分别在浙化院、浙化院氟化厂、浙化院ODS替化厂、蓝天公司所任工作或任职、“专业技术工作总结”、“专业技术职务呈报表”、“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评审表”、浙江省科技计划项目合同书、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杜国浩浙江省‘151人才工程’候选人选情况登记表等相关材料,浙化院、浙化科技公司的有关科学技术、商业秘密、知识产权的保护办法、管理办法、保密制度规定等相关材料及《杜国浩等4人需保密项目明细》,王文良等4被告人的辞职报告及协议书及特快专递邮件、协议书等辞职材料等,“年产千吨级HFC-l52a/HCFC-142b成套技术”、《年产千吨级HFC-l52a/HCFC-142b成套技术科技查新报告》、“商业秘密内容”、“关于专有技术与专利关联说明”、有关本案所涉两项技术的各类技术图纸、操作规程及申报技术奖励、成果鉴定证书等,产品的国家标准及企业标准等,有关l52a专利的相关专利材料,相关财务报表、氟化投料纪录、车间月报及部分日报等,苏州联氟公司的有关技术资料、设计资料、科技档案、专利技术材料,工艺材料、生产技术说明,产品说明书、实验记录、操作规程、安全规程、企业标准、工矿产品购销合同、设备技术图、增值税专用发票、核算表、设备表、提货清单等,科学技术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技术鉴定报告书》、《关于检索的说明》、人民法院的司法名册公告、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同意国家科委承办鉴定的复函、(1999)308号《关于科学技术部所属部分事业单位更名的通知》、关于提交相关材料的批复等,有关蓝天公司用本案所涉技术生产的产品的销售明细、生产销售统计表及财务决算报告、企业会计报表,蓝天公司出具的有关项目研发费用及浙江天惠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对本案所涉两项技术的研发费用投入情况以及R152a、R142b和R143a三个产品自1999年至2004年历年的产品销售毛利率及产品销售利润率情况的专项审计报告,有关苏州联氟公司、法恩可尔公司销售产品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等相关材料,苏州联氟公司成立至2004年12月31日的产品销售情况明细表,法恩可尔公司申报纳税情况,有关富时特公司产品销售的记帐凭证、增值税专用发票等相关材料,苏州联氟公司网上销售产品情况及法恩可尔公司上网主页内容等,调取证据清单、扣押、发还物品、文件清单,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情况说明,户籍证明等证据证实。被告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韩箴贤有供述在案,所供部分被告人参与或知道本案所涉两项技术的研发、生产及五被告人出资并参与设立苏州联氟公司等相关情节与上述证据所反映的事实相符。上述证据,原审已予庭审质证,本院庭审中亦予以了质证,本院予以确认。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关于抗诉机关及出庭检察员提出研发成本应全额计入损失额的抗诉意见及出庭意见,经查,在商业秘密已被非法公开的情况下,确定侵犯商业秘密给权利人造成的损失应根据该商业秘密的开发成本、现行市价及利用周期等因素综合加以确定,原判正是基于此,鉴于蓝天公司在被侵权前已经使用过该商业秘密,且仍然在使用,与之相关的生产流水线亦生产其他未被侵权的产品,考虑到该商业秘密的利用周期等诸多因素,从而未将研发成本全部认定为损失额并无不当。故上述抗诉意见、出庭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庭审中出庭检察员出具的有关证据是否采证,经查,(1)出庭检察员出具的有关涉及能否认定上诉人翟洪达有重大立功表现的证据,系检察机关依法调取,根据这些证据反映,检举揭发犯罪嫌疑人李浩蜂抢劫、强奸、杀人案的是与上诉人翟洪达同监室关押的在押人员周军军,上诉人翟洪达当时仅仅是协助看守所做周军军的工作,帮助促使周检举。故出庭检察员出具的这些证据应予以采证,而上诉人翟洪达及其辩护人提出翟有检举揭发他人犯罪的重大立功表现的诉辩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2)出庭检察员出具的从上海海关调取的苏州联氟公司从上海海关出口产品的清单,凭此清单并不能完全证实其中部分产品系苏州联氟公司使用蓝天公司拥有商业秘密的本案所涉两项技术进行生产所得,故对出庭检察员出具的这些证据,本院不予采证。

关于上诉理由、辩护意见及提交的相关证据,经查,(1)本案所涉两项技术在本案案发前,已经由浙化院、浙化科技公司转让给了蓝天公司,转让是否合法,并不影响认定在案发时蓝天公司对本案所涉两项技术拥有所有权。故上诉人翟洪达、王文良及其辩护人提出本案所涉两项技术非蓝天公司所有等相关诉辩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2)知识产权鉴定是否实行登记管理制度,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中并没有明确列入,而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是被最高人民法院认可有鉴定资格的单位,该中心聘请的鉴定专家均系化工专家。故上诉人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及其辩护人对鉴定单位及鉴定人提出的异议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3)原判所采证的鉴定结论均系依法委托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鉴定所做出,且原审中有关鉴定人员已经出庭作证,并最终确认了鉴定结论。故上诉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及其辩护人对原判采证公安机关、公诉机关委托所做的鉴定结论而提出的异议,认为应采证辩护人委托所做的鉴定结论及上诉人王文良、尤来方及其辩护人提出苏州联氟公司使用的技术与本案所涉两项技术不相同的诉辩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4)根据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所做的鉴定结论,本案所涉的蓝天公司拥有的两项技术中存在秘密点。而该技术在转让给蓝天公司前,已经由浙化院、浙化科技公司采取了保密措施。故上诉人尤来方、戴国桥及其辩护人提出本案所涉两项技术是公知技术而非商业秘密的诉辩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此外,上诉人王文良的辩护人在庭审中出具的科技成果氯乙烯路线联产HFC-152a/HCFC-142b中试技术的科技成果鉴定证书上虽然标明的建议密级是非密,但该鉴定证书中并没有有关氯乙烯路线联产HFC-152a/HCFC-142b中试技术的详细内容,因此不能以此认为技术已经公开而是公知技术,故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证。上诉人尤来方在庭审中出具的“八五”国家科技攻关耗减臭氧层物质代用品项目专家论证会评审意见,仅仅是提出ODS替代品的研制方案,并没有具体详细的技术内容,显然不能以此认定蓝天公司的本案所涉两项技术早就属于公知技术。故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证。(5)蓝天公司所提供的相关证据材料均系侦查机关依法收集,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蓝天公司提供的证据存在伪造的诉辩意见,并无证据证实。故上诉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诉辩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6)由于上诉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及原审被告人韩箴贤伙同杜国浩将蓝天公司的本案所涉两项技术在苏州联氟公司使用,因此,其他人已可能掌握本案所涉两项技术中的商业秘密,所以,本案所涉两项技术中的商业秘密已被非法公开,因此一定的研发成本应计入损失数额。故上诉人戴国桥的辩护人、原审被告人韩箴贤的辩护人各自提出商业秘密未被非法公开,不应将研发成本计入损失数额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7)公安机关依法委托有关审计单位对研发成本进行了审计鉴定,上诉人尤来方及其辩护人对审计鉴定结论提出其中存在许多不实及不合理的费用,并无证据证实。故上诉人尤来方及其辩护人、上诉人王文良的辩护人提出不应采证审计鉴定结论从而确定研发成本作为损失数额的诉辩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8)上诉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原审被告人韩箴贤及在逃的杜国浩共同出资成立苏州联氟公司,在公司中各自使用化名,生产所使用的技术属于蓝天公司拥有商业秘密的本案所涉两项技术,他们之间存在共谋。故4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不存在共谋的诉辩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9)由于上诉人翟洪达及在逃的杜国浩均在浙化院、浙化科技公司工作中分别接触或者掌握本案所涉两项技术,两单位均有保密制度,且认定被告人之间存在共谋,因此,上诉人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是否在工作中接触或掌握商业秘密,辞职时签订的保密协议是否涉及本案所涉两项技术,并不影响本案的定罪。故上诉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诉辩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对上诉人王文良的辩护人在庭审中出具的王的辞职报告,本院不予采证。(10)虽然蓝天公司系无偿取得拥有商业秘密的本案所涉两项技术,没有支出研发费用,但商业秘密本身有商业价值,系无形资产,其商业秘密的商业价值中就包含了研发成本。因此蓝天公司的商业秘密被侵犯而遭非法公开,显然其无形资产受到损失,应该将研发成本中的一定数额作为损失数额。故上诉人翟洪达及其辩护人提出蓝天公司没有研发费用支出,不能将研发成本作为直接损失计入损失数额的诉辩意见及上诉人王文良的辩护人提出没有给蓝天公司造成损失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11)4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韩箴贤在原审中均供述到苏州联氟公司曾经分红,各自分得一定数额的红利,原审法院根据各人供述的数额,根据各人出资额就低认定各人的违法所得数额。故上诉人翟洪达提出原判认定其违法所得的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12)商业秘密被非法公开后,应当根据该项商业秘密的商业价值确定损害赔偿额,商业秘密的商业价值除研发成本因素外,还应考虑可得收益等因素。因此,原判将被害单位的可得收益及一定的研发成本确定为损失额基本得当。故上诉人王文良的辩护人提出原判确定两种损失数额与法律规定不符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13)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最初对HFC-l43a/HCFC-142b技术中的商业秘密苏州联氟公司是否使用所做鉴定的依据是蓝天公司2004年的技术资料,由于鉴定材料存在问题,公诉机关在补充侦查期间重新依法调取了相关证据材料,并委托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在原鉴定的基础上,补充进行了鉴定。故上诉人尤来方及其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委托所做鉴定是重新鉴定,依法应另行委托鉴定,原鉴定机关不应再予鉴定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14)上诉人戴国桥因去开办法恩可尔公司而离开苏州联氟公司,但上诉人戴国桥在苏州联氟公司仍然持有股份,法恩可尔公司系利用苏州联氟公司的资金开办,且为了销售苏州联氟公司的产品,是从产品销售、养老金的交纳,工资的领取等各方面为本案各被告人及苏州联氟公司服务的,因此,上诉人戴国桥事实上并没有离开苏州联氟公司。故上诉人戴国桥及其辩护人提出苏州联氟公司第2条生产线是在戴离开后建设,与戴无关从而不存在侵犯商业秘密的诉辩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上诉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及原审被告人韩箴贤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特别严重后果,其行为均已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且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上诉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上诉人戴国桥、原审被告人韩箴贤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对上诉人戴国桥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对原审被告人韩箴贤依法予以减轻处罚。上诉人翟洪达及在逃的杜国浩在工作中分别接触或掌握本案所涉两项技术中的商业秘密,且所在工作单位均有保密制度及规定,2人与其他被告人共谋成立苏州联氟公司并使用了这些商业秘密,因此,4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韩箴贤的行为共同侵犯了蓝天公司的商业秘密,系共同犯罪。故上诉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提出各自没有侵犯蓝天公司的商业秘密的行为及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审被告人韩箴贤在原审审理中承认其虽然开始并不知道苏州联氟公司成立后使用蓝天公司的商业秘密,但其后是知道的,并表示认罪,同时,其已经退出了违法所得并缴纳了罚金,故原判根据原审被告人韩箴贤在本案犯罪中的情节及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并无不当。因此,抗诉机关对原判判处原审被告人韩箴贤缓刑提出的抗诉意见及出庭检察员的相关出庭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根据原判认定的侵犯商业秘密的犯罪数额,原判对4上诉人的量刑适当。故抗诉机关提出原判对4上诉人的量刑畸轻的抗诉意见及出庭检察员的相关出庭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判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驳回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之抗诉;

二、驳回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翟洪达、王文良、尤来方、戴国桥之上诉;

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钱晓明

代理审判员 管  波

代理审判员 冯  菁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二○○七年六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沈  军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