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确认不侵犯著作权> 法律实务 > 正文   
网聚精英(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确认不侵犯著作权纠纷案补充答辩意见书
添加时间:2012-8-21 10:16:10     浏览次数:1426

来源:http://huagai.51rc.com/doc/indext.asp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就原告网聚精英(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诉被告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华盖”)确认不侵犯著作权一案(2010年度一中民初字第13867号),本人作为原告的代理律师,兹补充答辩如下:

一、被告为北京华盖而不是美国Getty,被告自认无著作权

原告最初起诉被告一北京华盖及被告二Getty Images, Inc. (“美国Getty”)。鉴于被告二美国Getty属境外公司,相关诉讼程序复杂且诉讼用时较长,原告遂放弃对被告二美国Getty的起诉。

因被告北京华盖一直主张涉案图片的著作权人为美国Getty,故可合理推判被告自身对涉案图片并无著作权。因原告只将北京华盖列为被告且被告对涉案图片并无著作权,所以并不存在原告侵犯被告著作权的事实。

二、宏观方面,美国Getty对图片并不拥有著作权

A. 美国Getty的2007年年报(《证据1》)记载如下:

1.“我们为一些图像合作伙伴代销图像”;“2007年,我们从合作伙伴那里收集了42万张图像”--见证据1翻译件第8页第1段;

据此,美国Getty已经承认其网站上的2/3的图片是代理其他图片合作伙伴的。对此2/3的图片,美国Getty根本不可能取得著作权。涉案图片#56157939及#BU002152即属于此类由合作伙伴提供的图片(论证见后)。

以上也可从被告提交的证据一第6页得到印证:此页列明的是向美国Getty提供图片的合作伙伴:如Image Source, National Geographic(国家地理)、AP Archive(美联社)、Discovery Channel Images(发现频道)、Warner Bros(华纳兄弟)、Universal(环球影视)等。

2.“2007年,我们从和我们签约的摄影师以及内部摄影师那里接收了18万张新图像” --见证据1翻译件第8页第1段;

3.对于外部独立摄影师,“这些艺术家往往喜欢保留伤口的所有权,因此这些伤口的版权大多时候仍然属于原创的艺术家,美国Getty只是在一定时间里代理这些艺术家销售这些图片”;--见证据1翻译件第10页最后1段;

4.“截止2007年12月31日,我们收到了超过48000位艺术家提交的作品”--见证据1翻译件第8页第2段;

5.“2007年12月31日,我们有1935个雇员” --见证据1翻译件第11页第2段。“我们拥有少量的内部创意摄影师员工” --见证据1翻译件第8页第1段;

根据以上2-5,美国Getty已经承认其网站上剩余1/3的图片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来自于内部摄影师的职务作品;剩余1/3的图片中的大部分,是来自外部独立摄影师,但该等外部摄影师并未将图片的版权转让给美国Getty。

6.“某些图像已流入公共领域” --见证据1翻译件第10页最后1段。

据此,美国Getty已经承认其网站中的部分图片因已过保护期而不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

B. 根据《证据2》-《网站使用条款》,美国Getty也承认其只对其网站中的部分图片拥有著作权。

三、微观方面,美国Getty对涉案三张图片均无著作权

图片编码

被告方的证据

原告方的证据

56157939

 

《补充证据十》及《补充证据十一》,是有关被告在广州市天河区法院的案子。
   
首先,从证据形式上讲,被告未能证明这是一个生效的判决,因此该判决被上诉审法院所推翻无从得知;其次,中国并非判例法国家,天河区法院的判决对北京一中院并无证据意义,尤其是在事实的认定上。
   
被告不能为此张图片找来其他权属证据,却以此前一个判决书来佐证美国Getty拥有著作权,确系黔驴技穷。
根据被告《证据一》第6页列表可查知,Image Source只是美国Getty的一个图片合作伙伴。

根据《证据4-1》,该图片的摄影师为Imagesource
  
根据《证据4-2》,Imagesource也是一家图片商,该图片在Imagesource自身的网站(www.Imagesource.com)也上有售;
  
根据《证据4-3》,Imagesource也授权中国的全景网销售该图。
  
由此可推断,该图片属于由Imagesource委托美国Getty进行代理销售的图片,美国Getty不可能取得其著作权。

BU002152

 

一、《补充证据八》主要由3个子证据组成,即a)证明Photodisc为美国Getty旗下的一个关联子公司;b)14号光碟的著作权登记证书;c) Seattle公司秘书助理的书面证言。以下逐一予以分析:
    a) Photodisc
被美国Getty2001年收购前也是一个图片代理销售商,所以Photodisc旗下的图片也是来自于其他合作伙伴(如ImageStatePhotoLink等),Photodisc被美国Getty所收购成为其子公司也并未改变此一事实。
    b)
对于14号光碟的著作权登记证书:
   
该著作权登记证书是对一个衍生作品(Derivative Work)的著作权证书,但不是对组成衍生作品的每一个原素材(preexisting material)的著作权进行的登记。衍生作品相当于中国著作权法第12条(“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中的“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根据该第12条,取得“衍生作品”的著作权并不表示拥有了“原作品”的著作权。光碟14仅是一个整理作品(中国法)或衍生作品(美国法)而已。
     Photodisc
公司在补充证据八第12页第6项(derivative work or compilation--衍生作品或汇编作品)所填内容为:”All original photos not being claimed and are used by negotiated…”(申请人对所有原图片并未主张著作权,申请人使用该等图片是经协商而获准的)。被告对此的翻译(“所有原作图片未被提出权利主张而是通过协议许可使用”)并不很准确,但也能反映美国Getty对光碟14内图片并不享有著作权这一事实。
   
举例说明:如把光碟14比作图书--《世界摄影大师经典作品集》,书籍的编者所取得的仅仅是该书作为整体的著作权,但该编者并未取得该书内的某一张图片的著作权。
   
再者,从证据形式上讲,被告提供的光碟14并未封装,不排除该14号光碟原本根本就不存在图片BU002152、只是为了应付本案被告才在该光碟中增加了该图片(秘书助理的证言写错编号、被告在举证期限届满前并未敢提交光碟14、只是在原告提及“图片与光碟14无法对应”时才被迫提交法庭等事实均证明了此种可能性)。因该光碟14因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1149条等,应依该规定的第656973条等对其不予采信。
    c)
关于Seattle公司秘书助理的书面证言:首先该秘书在间隔一个月(728日及91日)期间内做了二份证言(即《补充证据三》及《补充证据八》);《补充证据八》多了第7项,意图证明光碟14中包含有14205,但被告演示时却显示为14209。此一错误不排除被告在光碟14上作假的可能。另外,这只是一份由有利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书面证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9条,应不予采信。
   
二、被告《补充证据十》与原告《证据5-3》是对同一网页、同一事实在不同时间进行的公证。《补充证据十》是2008年做的公证,原告《证据5-3》是2010年做的公证。根据原告《证据5-3》,美国Getty已经不是fotosearch的图片提供者。鉴于BU002152现在仍在fotosearch网站销售,这恰恰证明fotosearch上该图片并不是来源于美国Getty,美国Getty对该图片并不享有著作权。

根据《证据5-1》,该图片的摄影师为C. Borland/PhotoLink,可以合理推断,其摄影师为PhotoLink公司旗下的C. Borland
   
根据《证据5-2》,该图片也在fotosearch.com销售;
   
而根据《证据5-3》,向fotosearch提供图片的合作伙伴列表并不包括美国GettyPhotodisc,但包括Imagestate

   
尽管该图片收藏于Photodisc这个收藏夹下,但根据《证据6--《为什么Photodisc是个赖皮》,Photodisc旗下的图片是来自于ImageState等图片合作伙伴,美国Getty与向这些合作伙伴提供图片的摄影师之间并无直接的合同关系。《证据6》作为一个独立第三方所撰写的文章,其真实性可以从证据5-1(显示的Photodisc收藏夹下的一张图片来自第三方PhotoLink)得到印证,也可以和5-3得到印证(Imagestatefotosearch提供图片)。
 
综上,图片BU002152属于由PhotoLink委托美国Getty进行代理销售的图片,美国Getty不可能取得其著作权。

DV052006D

 

一、《补充证据九》主要由2个证据组成,即a)DV052006D的著作权登记证书;b)US公司秘书的书面证言。
    a)
就著作权登记证书而言,根据美国法相关规定(参见附件美国著作权办公室的6号通知),如果某一件作品在该作品第一次公开发布之前或发布后5年内注册登记,则该注册登记证书将成为著作权有效性和证书所记载事实的表面证据。据此,为应付诉讼而取得的登记证书,在美国尚不被认可为表面证据,更谈不上实质证据。该证书只有图片编号而无图片本身,无从得知US公司向美国著作权办公室递交的图片是否就是本案图片;而根据美国著作权办公室6号通知(见附件),美国Getty完全可以从美国著作权办公室得到加盖该办公室公章的、与该证书相关的留底文件(如图片的复印件)。另外,该证书本身所记载的内容也相互冲突,一处写图片为雇佣所得(即职务作品),一处写图片是经书面协议(自第三方)转让而取得。

b) US
公司秘书的书面证言:正是为了弥补上述著作权证书的漏洞,美国GettyUS公司秘书作了一个书面证言。这只是一份由有利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证言而已,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9条,应不予采信。
 
二、关于《补充证据二》:
   
首先,被告是为应付本案而进行的著作权登记(2010622日取得),因而存在向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提供虚假资料骗取证书的可能。其次,鉴于中国版权保护中心仅对登记申请进行形式上的审查,因此该登记证书本身的证明力非常有限:根据国家版权局于199412月颁发的《作品自愿登记试行办法》第一条,著作权登记证书仅仅是一个“为解决著作权纠纷提供的初步证据”而已。
   
另,可以合理推断,被告向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申请证书时所提交的权属证明,绝不会比其在本案中提交的更多:被告同样未向该中心提交图片的原作者信息、美国Getty与原作者间有关代理合同等资料。

根据《证据7-1》,该图片也在Diomedia.com销售;
   
而根据《证据7-2》,向Diomedia提供图片的合作伙伴列表并不包括美国GettyStockbyte.

四、被告多次辩称美国Getty公司与fotosearch.com有合作关系,但其提交的2008年的公证证据却明显被原告2010年的公证证据却驳倒;其辩称美国Getty公司与diomedia.com有合作关系,但却未提交任何证据(原告证据7-2却证明并无合作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6条,被告的主张应不予支持。

五、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13》及《证据14》,被告是持有或知道涉案图片的版权信息、许可合同、拍摄日期等信息/资料的,但被告拒不提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5条,应对被告给以不利判决。

六、根据确认不侵犯著作权案的特点,应由被告负主要举证责任。但从以上可以看出,被告方的证据并未能证明其拥有著作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3条第2款,应对被告给以不利判决。

七、根据北京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涉外知识产权民事案件法律适用若干问题的解答》([2004]49号)第五部分,“虽然双方当事人均为我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但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发生在外国,或者受到侵害之权利标的位于外国的,属于涉外知识产权民事案件。原告律师认为,本案即属于“受到侵害之权利标的位于外国的”的案件,应认定为涉外知识产权民事案件。本案涉及“外国法的查明”,如有需要,原告律师愿意予以协助(附件为美国著作权办公室6号通知及22号通知,其对本案相关证据的问题给予了部分解答)。

被告是美国Getty的间接全资子公司。在美国利用337调查、301调查、特保案等违反WTO规则的手段对中国企业予以不公平制裁的情况下,原告和众多受到被告无端骚扰的中国企业一样,只希望中国的司法机构能依法定的证据标准来公平地审理此类案件。

就本确认不侵犯著作权一案,原告律师并未收取任何律师费(原告只负责原告律师的差旅费)。原告律师希望能以自己的知识为中国的小企业作一点有益的付出。

原告的诉讼请求,请贵院予以支持。诚挚感谢贵院为弘扬正义所做出的不懈努力!

此 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北京市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

李忠轩律师:

2010年10月29日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