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专利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确认不侵犯专利权> 理论前沿 > 正文   
关于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之研究
添加时间:2012-7-29 8:19:50     浏览次数:1883

作者:程永顺

一、问题的提出

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在我国是一类新的专利纠纷案件,它的产生有特殊背景。

1984年制定的专利法第62条规定,不视为侵犯专利权的情形中有一种称为“非故意行为”,即”使用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产品的”不视为侵犯专利权。

进入20世纪90年代,随着中国专利申请量及授权量的增加,专利侵权纠纷开始增多。但在专利侵权案件中出现了一种情况,即专利权人起诉使用者或销售商侵犯了专利权,使用者或者销售商便用“不知道”进行抗辩,从而摆脱了承担侵权责任。为了防止被告人作此抗辩,专利权人普遍采取了一种做法,即发现侵权行为之后,先向其发出停止侵权的警告。因此,警告函、律师声明大量出现。因为有了这些警告信和律师函,被告就不能再以“不知道”作为抗辩理由了。很快,随之而来的另一种情况又出现了,专利权人到处散发律师函、警告信,并不与被警告人协商解决侵权纠纷,也不通过其他途径解决纠纷,只要被警告人退出了市场或不再使用、销售被警告的”侵权产品”,专利权人的产品进了市场就行了。而此时被警告人就变得很被动。如果其不再实施使用或者销售行为,就等于承认了其行为的违法性,但是否真的违法并无权威结论;如果继续实施使用或者销售行为,一旦发生侵权诉讼,其不可以用“不知道”。“非故意”进行抗辩,势必要承担侵犯专利权的责任。而在幕后的产品制造商则更加被动,有时会不明不白地丢了市场,或者与销售商、代理商发生合同纠纷。

有的商家或者产品的制造者为了变被动为主动,于是提起不侵权诉讼,请求法院确认自己实施的行为不构成侵犯他人的专利权。但是,由于在中国的民事诉讼法及专利法中均无此程序规定,往往投诉无门。在这种情况下,有的企业便提起了“侵害名誉权”之诉。认为专利权人在报刊上刊登或市场上散发警告信、律师函的行为构成了侵害名誉权,对其商誉造成了损害。

然而,这类民事纠纷并非专利纠纷,它由普通法院民事审判庭审理,而不像专利纠纷在专门指定的法院及审判庭审理。但是,这种案件名义上是侵犯名誉权纠纷,实际上审理的内容仍然是原告实施的行为是否构成了对被告(专利权人)专利权的侵害。这就使得受诉法院审理中遇到许多困难。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随着这些纠纷的增多,业界要求法院直接立案审理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案件的呼声日渐高涨。

二、相关司法解释及案例

2002年7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针对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苏州龙宝公司诉苏州朗力福公司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纠纷案的请示”作出批复指出,依据民事诉讼法第108条和第111条的规定,对于符合条件的起诉,人民法院应当受理。本案中,由于被告朗力福公司向销售原告龙宝公司产品的商家发函称原告的产品涉嫌侵权,导致经销商停止销售原告的产品,使得原告的利益受到了损害,原告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原告在起诉中,有明确的被告;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因此,人民法院对本案应当予以受理。

本案中,原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目的,只是针对被告发函指控其侵权的行为而请求法院确认自己不侵权,并不主张被告的行为侵权并追究其侵权责任。以“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纠纷”作为案由,更能直接地反映当事人争议的本质,体现当事人的请求与法院裁判事项的核心内容。

这一批复第一次明确了人民法院可以受理当事人提出的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并作为专利民事纠纷案件的一种。

从此之后,多家法院受理了这类纠纷。与此同时,出现了被警告侵权的人诉专利权人请求法院确认不侵犯专利权,而专利权人则起诉被告侵犯自己的专利权,两个互为原告、被告的案件当事人在不同的法院起诉并分别被法院受理,法院之间发生了管辖权争议,有的还请示到最高人民法院。

2003年12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针对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请示,发出了《关于美国伊莱利利公司与常州华生制药有限公司专利侵权纠纷案件指定管辖的通知》,指出,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2003)青民停字第1号美国伊莱利利公司申请责令常州华生制药有限公司停止专利侵权行为一案及(2003)青民三初字第1416号美国伊莱利利公司诉常州华生制药有限公司专利侵权纠纷一案,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2003)宁民三初宇第212号常州华生制药有限公司诉美国伊莱利利公司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纠纷一案,均涉及91103346.7号中国专利,均针对常州华生制药有限公司制造、销售和许诺销售”华生奥氮平”药品的行为提出申请或者诉讼请求。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实际立案受理案件在先。依据民事诉讼法第37条第2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经济审判工作中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若干规定》第2条之规定,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应当将其受理的美国伊莱利利公司诉常州华生制药有限公司专利侵权纠纷两案移送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合并审理。同时,鉴于常州华生制药有限公司对美国伊莱利利公司申请责令常州华生制药有限公司停止专利侵权行为一案中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3)青民停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提出复议申请,而有关案件之间在程序上相互牵连,请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并将该案移送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由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复议申请一并依法作出决定。

人民法院在审查专利权人提出的诉前责令被申请人停止有关行为的申请和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因此作出的裁定复议申请时,应当注意:采取诉前责令停止有关行为的措施涉及双方当事人重大经济利益,既要积极又要慎重,要重点判断被申请人构成侵权的可能性。特别是在专利侵权案件中,如果被申请人的行为不构成字面侵权,其行为还需要经进一步审理进行比较复杂的技术对比才能作出判定时,不宜裁定采取有关措施;在被申请人依法已经另案提出确认不侵权诉讼或者已就涉案专利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的情况下,也要对被申请人主张的事实和理由进行审查,慎重裁定采取有关措施。

有关法院应当注意严格执行民事诉讼法关于立案受理的有关程序规定,依法及时送达法律文书.并保持法律文书的严肃性。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本通知之日起7日内将全部案卷和有关材料备齐。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移送。

2004年6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又针对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请示发出了《关于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与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旭阳恒兴经贸有限公司专利纠纷

案件指定管辖的通知》。通知指出,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与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纠纷一案管辖争议问题的请示报告》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京高法发[2004]74号《关于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诉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旭阳恒兴经贸有限公司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管辖权问题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现就有关案件管辖问题通知如下。

(1)确认不侵犯专利权诉讼属于侵权类纠纷,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9条的规定确定地域管辖。涉及同一事实的确认不侵犯专利权诉讼和专利侵权诉讼,是当事人双方依照民事诉讼法为保护自己的权益在纠纷发生过程的不同阶段分别提起的诉讼,均属于独立的诉讼,一方当事人提起的确认不侵犯专利权诉讼不因对方当事人另行提起专利侵权诉讼而被吸收。但为了避免就同一事实的案件为不同法院重复审判,人民法院应当依法移送管辖合并审理。

(2)本案当事人针对不同专利所提出的诉讼请求,不论其具体请求内容和依据的事实、理由如何,均系可分之诉,可以依法由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分别审理。

(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请示的由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10月16日立案受理的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诉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纠纷案(2003)石民五初字第00131号儿涉及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名称为”汽车”的01319523.9号外观设计专利。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请示的由该院于2003年11月24日立案受理的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诉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旭阳恒兴经贸有限公司专利侵权纠纷案,涉及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名称为“汽车”的申请号为01319523.9外观设计专利和名称为”汽车保险杠”的申请号为01302609.7和01302610.0外观设计专利。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03)石民五初字第00131号案中还受理了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增加的确认不侵犯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申请号为01302609.7和01302610.0外观设计专利的诉讼请求,并应北京旭阳恒兴经贸有限公司的申请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该案诉讼。但从当事人未交纳案件受理费的事实和签收有关送达回证的日期看,不能表明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专利侵权诉讼案件之前已经实际依法受理了该增加的诉讼请求。

(4)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该确认不侵犯专利权诉讼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受理的专利侵权诉讼,均涉及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申请号为01319523.9、01302609.7和01302610.0外观设计专利,均需要对是否存在有关的侵权法律关系分别作出认定,但两个法院就不同专利发生的纠纷立案受理的时间先后有所不同。根据民事诉讼法第37条第2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经济审判工作中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若干规定》第2条之规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应当将其受理的涉及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申请号为01319523.9外观设计专利的诉讼移送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合并审理,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应当将其受理的涉及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申请号为01302609.7和01302610.0外观设计专利的诉讼移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合并审理。

(5)请你们接到本通知后即分别向指定管辖的法院移送有关诉讼材料:如涉及级别管辖问题,依照民事诉讼法等有关规定处理。

在司法实践中,也有的专利权人遇到这类诉讼后,并未提出管辖权异议,有的纠纷已经过法院审理,原告提出的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的请求获得了支持。例如,黑龙江省某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于2002年12月1日经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生产注射用血塞通,按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标准生产销售了注射用血塞通(冻干)产品。昆明某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2003年8月4日致函A公司称:我公司是专利申请号为96101652.3及96107464.7所有人,贵公司生产、销售注射用血塞通粉针剂行为,违反专利法规定,侵犯我公司的专利权,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同年8月11日B公司在《中国医药报》刊登“严正声明”,称:”最近发现市场上出现非本公司生产的注射用血塞通粉针剂产品及销售。””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上述侵权产品注射用血塞通粉针剂的一切生产经营活动,并保留对侵权者依法追究其相应法律责任的权利。”A公司于同年8月26日向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确认A公司生产的注射用血塞通不侵geB公司的“三七皂甙粉针剂”及”皂甙类粉针剂注溶剂”专利权。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原告的行为不构成对被告专利权的侵权。被告给原告发函,指责原告侵犯其专利权,并在专业报刊上发表”严正声明”,目的在于阻止原告生产销售注射用血塞通(冻干),客观上也的确对原告的生产经营活动及商誉造成一定影响和损害。原告启动司法救济程序,澄清涉案事实,请求确认其生产销售注射用血塞通(冻干)的合法性,证据充分,于法有据。被告在证据交换时没有提供证据,庭审时没有就其抗辩主张提供相应的证据,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综上,原告诉讼请求有理,法院予以支持。根据专利法第56条第1款的规定,判决:原告黑龙江省某制药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注射用血塞通(冻干),不侵犯被告昆明某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三七皂甙粉针剂”、“皂甙类粉针剂注溶剂”发明专利权。

B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依法提出上诉。二审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是一起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双方当事人诉讼争议的焦点是:A公司生产、销售的注射用血塞通(冻干)产品是否落入B公司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是否侵犯了B公司发明的”三七皂甙粉针剂”、“皂甙类粉针剂注溶剂”的专利权;B公司给A公司发函和在报刊上发表声明的行为对A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商誉是否构成影响和损害。诉讼的起因是,B公司给A公司发函,指责该公司侵犯其专利权,并在专业报刊上发表“严正声明”。法院认为,专利权人的这一行为,其目的在于阻止原告公司生产销售注射用血塞通(冻干),其行为客观上确实对A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及商誉已经造成一定影响和损害。因此,B公司的发函行为和在传播媒体——专业报刊上发表“严正声明”的行为违背了事实,已经给A公司的正常生产、销售构成影响,亦给其信誉造成损害,并由此作出了判决。

还有多起这类案件正在审理之中。例如,惠新橡塑有限责任公司诉称:原告系在工商注册的合法公司,依法享有生产、销售其营业范围内产品的合法权利,第一

被告永钢橡塑有限责任公司利用第二被告沈某(系第一被告的法定代表人)获得的专利权,故意扩大其保护范围,到原告的众多销售厂家歪曲事实,称原告生产的“摩托车加油把手”侵犯了其申请号为02271496.8实用新型专利,导致销售厂家退货、终止供货协议或不签订售货协议等,致使原告的声誉和生产均受到影响,严重影响了原告的合法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遂向法院请求判决原告生产的“摩托车加油把手”未侵犯被告的申请号为02271496.8实用新型专利权。

两被告在庭审中辩称:原告生产的产品确系在被告的专利权保护范围内,侵犯了被告的专利权;并请求对原告是否侵犯被告的专利权进行司法鉴定(方剑磊:“专利权保护范围起争议”,《人民法院报》2004年9月9日)这一案件正在法院审理之中,结果如何尚不明。

由于我国民事诉讼法中对请求确认不侵权诉讼无明文规定,在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复发布后,在业界引起较大反响。又由于最高人民法院的几次批复涉及均针对下级法院请示的不同问题,而对这类案件的许多具体问题未作出全面的规定,造成司法实践中对许多问题的认识歧义。

首先,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属于何种性质?

有观点认为,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属于确认之诉。诉讼的目的是要求法院确认其实施的行为不构成对他人专利权的侵害。也有观点认为,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本质上仍是侵权之诉。只是侵权诉讼的原告应当是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而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的原告是某项实施行为人。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请求确认不侵权实际上是专利侵权诉讼中的一种抗辩,它不应单独作为一种诉讼,法院立案后,专利权人一旦进入诉讼,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就应当转变为专利侵权之诉。而最高人民法院在前述相关司法批复中仅明确:“确认不侵犯专利权诉讼属于侵权类案件”。实际上,仅明确至此是不够的,对于这一问题仍有待研究。

其次,请求确认不侵权纠纷案件怎样进行审理?

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这类案件从管辖到审理内容再到判决主文的写法,都存在许多争议问题。各地法院做法不统一,法官及学者的看法也不一致,亟待由立法或者司法解释作出明确规定。

三、请求确认不侵权案件的审理

(一)起诉案件

民事诉讼法第108条规定了4项民事案件的起诉条件,即原告是与本案有利害关系、有明确的被告、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及理由、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确认不侵犯专利权之诉也应符合上述条件。但是,原告请求人民法院确认不侵犯他人专利权,应当具备什么样的事实和理由却有不同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只要原告意识到其行为可能侵犯他人专利权,即可向人民法院起诉。这种观点简称“意识说”。这种观点为原告诉权的行使提供了过大的空间,很可能造成大量的滥诉行为,使权利人疲于奔命,同时也增加人民法院的审判压力,造成司法资源的大量浪费。

第二种观点认为,原告意识到其行为可能侵犯他人专利权,并积极寻求同权利人进行协商,但未寻求到权利人,或者与权利人协商未果,且该权利人迟迟不向人民法院起诉其侵权行为,致使原告蒙受或可能蒙受重大损失的,原告有权提出确认不侵犯他人专利权之诉。这种观点简称“接触说”,它克服了第一种观点使原告诉权空间过于宽泛的缺点,要求原告在起诉前应当尽量同权利人接触,不承认无任何接触原告即提出不侵犯他人专利权之诉。这对保证权利人的利益是恰当的,同时也对原告诉权进行了适当的限制。

第三种观点认为,权利人意识到原告可能存在侵权行为后,积极同原告接触协商未果而迟迟不起诉的,且权利人的该行为已经严重威胁到原告的经济活动,或者即将威胁到原告的经济活动的,原告可起诉确认其行为不侵犯专利权。这种观点简称“威胁说”。它对提起这种诉讼要求条件严格,必须是给原告的利益造成了威胁。

对于上述观点应当说第二种和第三种观点较可取。即在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案件起诉时,作为原告在提交的证据证明起诉事实和理由时,应当能证明以下几点。

其一,原告必须实施了某种行为。如果没有实施任何行为,那就不可能侵犯他人的专利权,他人不可能对其提出侵权之诉,原告也就不可能也无必要提出确认自己不侵犯他人专利权的请求,也就不称其为原告了。

其二,该行为被认为侵犯了他人的专利权。这里的关键是谁认为其行为侵犯了他人的专利权。实际上专利权侵权的判断极为复杂,必须具备专门知识的法官才能对其作出判断。而在诉讼之前,所有对某一行为是否侵犯他人专利权的判断实际上都不过是一种推测。在这里讲的被认为侵犯了他人的专利权,主要指对专利权人而言。专利权人向原告人发出了警告信、律师函等就可以作为证据。

其三,原告自认为其行为不侵犯他人的专利权。正是因为专利权人认为原告侵犯了其专利权,而原告自认为其行为并未侵犯其专利权,双方因此发生了争执,而专利权人却迟迟不向人民法院起诉并导致了原告的损失,原告才向人民法院请求确认其行为未侵犯他人专利权。如果原告也认为其行为侵犯了他人的专利权,则其请求人民法院确认其未侵犯他人专利权似乎就没有意义。为此,原告应当向法院提供其认为不侵权的证据。

其四,双方为解决此纠纷曾有过接触的证据,无论原告接到专利权人的警告信之后主动找专利权人协商,还是专利权人找原告协商,双方应当为此作过协商、谈判,而不是原告人接到专利权人的警告信马上就提起诉讼。当然,原告找专利权人协商可能根本找不到,也可能专利权人故意逃避不见,也可能协商未果。专利权人找原告协商也可能一次不成,又来一次。怛对专利权人找原告协商要看双方是否有减意,如果协商不成,专利权人应当在一定期限内寻求其他解决途径,如提起侵权诉讼。而如果专利权人故意不协商,或久商不决,又不通过其他途径解决纠纷,对原告造成了影响及损失,原告才可提起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的诉讼。对此,原告亦应提供相应证据。

在实践中,对于有的行为人开发新产品或者新产品上市之前,为了防止被他人起诉侵犯专利权,于是先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作出一个不侵犯专利权的确认判决。应当说这种起诉虽然表面上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08条的形式要件,但是,也不应当予以立案。否则,就会造成滥诉。

(二)诉讼管辖

从级别管辖上看,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的案件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特别指定管辖的规定,由有专利纠纷案件管辖权的48个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对此,实践中并无异议。

但是,在地域管辖上如何划分,实践中有较多争议。被告所在地人民法院有管辖权是无可争议的,主要争议在于是否应

当以侵权行为地确定管辖法院。由于在司法解释中对侵权行为地的解释越来越宽,因此,原告认为专利权人发了警告信,原告收到警告信、律师函的地点就是侵权行为地,专利权人如果在报刊上刊登侵权声明.则报纸销售到何地,或者人们在何地可以看见该报纸,何地的法院就有管辖权。正因如此。目前,全国法院已受理的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的案件无一例外都由原告所在地的法院管辖,这一情况应当引起注意。

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之诉也属于民事纠纷案件,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一般民事案件的管辖原则,应当以被告所在地和侵权行为地确定管辖为宜。尤其应当强调以被告所在地确定管辖为主,以侵权行为地法院管辖为辅,或者再加以条件限制,如可将律师函、警告信发出地、请求确认不侵权产品的销售地等作为侵权行为地,而不能以律师函、警告信的收发地,报刊的销售地作为侵权行为地,尤其不能以原告所在地确定管辖。只有这样才可以保护专利权人,对专利权人比较公平,也可以减少滥诉,防止地方保护主义。

(三)合案审理还是分案审理

当一件专利侵权诉讼已经提起并在法院立案之后,被告人不应当就同一事实再以专利权人为被告,到另一法院起诉请求确认其不侵权。其只要在专利侵权诉讼中作出抗辩,并陈述理由及证据,其诉讼请求就可以得到满足。

相反,当一件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的诉讼已经立案,这时被告即专利权人就同一事实向另外的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法院应当可以受理。但是,在审理中,两个法院会发生审理上的冲突,先作出的判决结果会对后一个案件造成影响,或者产生矛盾。为了防止出现矛盾,做到统一司法,应当将这两个案件尽量合并审理。比如,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的案件已立案,在答辩期间,被告即专利权人作出答辩,同时认为原告的行为构成侵犯专利权的,受诉法院应当立案,将两者作为同一案件并将案由确定为侵犯专利权诉讼,这样可以减少诉累,达到审判协调:如果在答辩期内,被告不作答辩,而到另一法院对原告提起侵犯专利权诉讼,这时,已立案的两个法院应当协商,将两个案件合并审理,且以立案侵权诉讼的法院审理为宜,虽然与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不完全一致,但对审理这类案件是有利的,否则,法院的判决主文不易表述,且会对专利权人造成不公;如果在答辩期内,被告专利权人不作答辩,也不应诉。之后又另行起诉专利侵权的,法院可以分别审理,并分别作出判决,但应当注意协调判决结果的一致性。尤其是在被告即专利权人缺席的情况下,作出判决应当特别慎重。

(四)审理及判决内容

审理请求确认不侵犯专利权案件与审理专利侵权案件在模式、步骤上是一致的。原告应举出相应的证据,如自己实施行为涉及的产品、方法,其主张不侵犯专利权的内容,如权利要求书及说明书等文本,其主张不侵权的理由等。这时,如果专利权人出庭应诉,法院审理的内容实际上就是围绕原告实施的行为是否构成了对被告专利权的侵犯。

由于原告主张自己的行为不侵权,在审理结果的判决主文中,如果侵犯专利权的结论成立,则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如果侵犯专利权的结论不成立,则应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判决原告的实施行为不侵犯被告的专利权,至于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如对被告发警告信给自己造成的名誉损失要求赔偿等请求则应当驳回。因为,请求确认不侵权之诉的判决不具有可执行性,也不应当具有给付之内容,当事人也无需申请强制执行,这一点与侵犯专利权诉讼的判决结果是不同的。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