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反垄断
反垄断
当前位置:首页 > 反垄断 > 垄断协议> 法律实务 > 正文   
李方平诉中国网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垄断案代理词
添加时间:2012-6-15 7:46:24     浏览次数:2369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68563b0100nn4z.html

尊敬的法官:

北京市万腾律师事务所、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接受李方平的委托,分别指派林小建律师和江天勇律师作为其诉中国网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合同纠纷一案的代理人,我们结合开庭前的调查和开庭审理的具体情况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法庭参考:

一、被告提供的宽带(512K带宽)包月费用高达120元,不仅毫无根据和理由,而且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

1、《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第二十三条明确规定:“电信资费标准实行以成本为基础的定价原则,同时考虑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要求、电信业的发展和电信用户的承受能力等因素。”

就成本定价原则而言,原告及原告代理人广查资料、在互联网上用各种搜索途径都没有查到被告提供宽带服务的成本如何,更不知道被告是在何种成本基础上加上是合理利润还是超额利润抑或暴利,以至于计算出需对512K带宽的上网服务收取每月120元每年计1440元的费用!更重要的是即便是被告自己在庄严公正的法庭上也没有令人信服的说清自己的成本几何,这一高标准的收费是如何得来的。

就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要求而言,在竞争激烈的信息时代、在数字化的今天,中国网络服务的消费者也就是广大中国民众廉价、迅捷的获得信息,以在世界竞争中取的信息平等甚至优势,显然比几家网络供应商获得暴利更符合中国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要求。

就电信业的发展而言,垄断、暴利不利于企业健康发展,这已为历史所证明。

而谈到电信用户的承受能力,数字是最能说明问题的。北京市统计局2007年3月天26日发布的2006年度北京市职工年平均工资数据显示2006年北京全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6097元;照此计算,被告收取的512K带宽上网费用1440元占北京市职工年平均工资36097元的百分之四!但是,这个36097元的北京市职工年平均工资,并不是所有在北京的人的年平均工资而是北京市在职职工的年平均工资;这不是发到职工手里的实发工资而是包括基础工资、奖金、各项津贴和补贴,还包括单位代扣代缴的各项费用的税前工资;统计局说,全市达到这个平均数的职工人数比重为39.3%,六成多没达到这个36097。也就是说,被告的这一服务费用占北京居民实际到手工资的比例远远高于百分之四。另外,2007年3月16日北京市统计局公布:2006年1月至11月北京市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4331元。被告所收上网服务费占其百分之十,比例之高,令人咂舌!被告何曾考虑用户承受能力!

就北京地区不同网络服务供应商收取的费用比较而言,被告的资费标准也是毫无道理和根据。北京地区的“主导方”是被告,被告在北京的市场份额远远大于中国电信等其他网络服务供应商,被告在北京地区的宽带用户数量显然远远多于其他供应商之用户数量;宽带的使用存在规模效应,用的人越多,服务和维护成本越低,这是人人都明白的硬道理;根据“成本为基础的定价原则”,被告在北京地区的512K带宽上网费用应低于其他供应商才是符合逻辑符合情理符合立法本意的。可被告的资费标准居然就能高于同是512K带宽上网服务提供者中国电信同类服务费用的百分之二十一!

2、《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电信资费分为市场调节价、政府指导价和政府定价。基础电信业务资费实行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或者市场调节价;增值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或者政府指导价。市场竞争充分的电信业务,电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第二十六条规定:制定政府定价和政府指导价的电信业务资费标准,应当采取举行听证会等形式,听取电信业务经营者、电信用户和其他有关方面的意见。

我们不清楚被告提供的服务是市场调节价还是政府指导价或是政府定价,因为关于这一点网络服务供应商与信息产业部还在扯皮,网络服务供应商说价格是政府说了算,是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信息产业部说是市场调节价。

我们认为,宽带上网服务应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制定并公布的《电信业务分类目录》中的增值服务,应实行市场调节价或者政府指导价。

如果是政府指导价或是政府定价,那么根据《条例》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应当采取举行听证会等形式,听取电信业务经营者、电信用户和其他有关方面的意见”,但被告并未遵守这一规定。

如果是市场调节价,根据《条例》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被告提供的服务应该是“市场竞争充分的电信业务”了。可是如同原告在诉状中所述的那样,原告只能被迫选择被告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否则就无法得到上网服务,这何谈竞争,更何谈竞争充分?

总之,被告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强制性规定!

二、被告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有关规定。

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条规定:“ 消费者享有公平交易的权利。消费者在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时,有权获得质量保障、价格合理、计量正确等公平交易条件,有权拒绝经营者的强制交易行为”。

我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

但是,在本案中作为消费者和合同一方当事人的原告,要么接受被告的高标准包月费,要么就不上网,哪里有公平交易权可言?而被告也只以格式合同的形式开出高于其他网络供应商同类服务资费百分之二十一的高额包月费,哪里谈得上“遵循公平原则”?

三、被告能如此无视各项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如此收取超高标准的包月费,乃是有着众所周知的原因;其行为的实质性质是拒绝竞争,走向垄断;网络服务供应商若皆如被告之所为,其必然的结果是侵害广大网络服务消费者的权益,在国内人为的形成或拉大数字鸿沟,也严重阻碍中国国民获得信息,使中国国民在世界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境地。

如原告这样只能接受某一家网络服务供应商提供的上网服务,在作为首都的北京地区并不鲜见,而是非常普遍;在全国其他地方此等现象更处处皆是。2007年以前此等还仅是事实存在,网络服务供应商间并不公开协议垄断。但至今年春上,情况发生了改变。2007年3月1日后,南方和西部21省(区、市)的电信业务全部交由中国电信开展,北方10省(区、市)的电信业务全部交由中国网通开展。双方还约定,今后不得进入对方所在市场开展同类竞争性业务。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电信、网通达成互不竞争协议后,形成了南北寡头分治的局面,消费者除了坐受宰割几乎别无选择。中央政府于2001年通过了有关电信体制改革的36号文件,其指导方针是打破垄断、公平竞争、优化配置。但“双寡头协议”将使得36号文名存实亡,经多年努力而有所前进的电信体制改革将全面倒退!此等践踏法律、违反国家政策的行为只能是肥了几家企业,坑了国民和国家!

综上,为维护原告自身权益,请求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之规定:“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北京市万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林小建

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江天勇

2007年6月19日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