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确认不侵犯注册商标权> 经典案例 > 正文   
不侵权之诉-金华市火腿有限公司与浙江省食品有限公司请求确认不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2-6-8 11:20:08     浏览次数:1197

作者:  徐光*  浙江浙经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一)当事人及诉讼地位

原告(二审上诉人):金华市火腿有限公司

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浙江省食品有限公司

(二)管辖异议及裁定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年10月8日以其他商标权权属侵权纠纷的案由受理了金华市火腿有限公司诉浙江省食品有限公司要求确认原告“金字”牌金华火腿不构成侵权被告“金华”牌金华火腿注册商标专用权和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的诉讼案。

被告接到应诉通知书,委托本文作者作为本案的诉讼代理人,并提出管辖异议。代理人认为本案被告所在地在杭州市,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应当由被告所在地管辖;本案侵权行为地在上虞市,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应当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第一款规定,“因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提起的民事诉讼,由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五十二条所规定侵权行为的实施地、侵权商品的储藏地或者查封扣押地、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本案原告所提出的侵权之诉所依据的是《商标法》第52条5项列举的其他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因此就不存在侵权商品的储藏地或者查封扣押地。故根据该司法解释的规定本案的管辖地也应为侵权实施地、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即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或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查认为:原告依据《商标法》第三条、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为被告向有关部门举报,称原告生产经营的“金字”牌金华火腿侵犯了其金华火腿注册商标专用权,要求有关部门对此作出处理行为,侵权了原告“金字”牌注册商标专用权,故本案案由应认定为商标侵权纠纷。因商标侵权纠纷提起的诉讼应由侵权行为地或被告住所地的中级以上人民法院管辖。从原告提供的被告举报材料及上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看,本案的侵权行为地在上虞市,属绍兴市行政辖区范围,被告住所地在杭州市,故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或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均享有管辖权。于2004年10月27日作出裁定,裁定被告管辖异议成立,将本案移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三)起诉与答辩

原告诉称,近来,被告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称原告生产经营的“金字”牌金华火腿侵犯了其金华火腿注册商标专用权,要求有关部门对此作出处理。

原告生产经营“金字”牌金华火腿已有多年,“金字”商标经合法登记,也使用了多年,在国内外享有良好的声誉。根据《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规定,原告所使用的商标是原告已核准注册可以合法使用的商标。在具体使用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金字”为注册商标,火腿为通用名称,金华为地名。因此,原告如此使用商标不构成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原告生产经营该产品的合法性和商品声誉,侵犯了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相关规定请求法院判令:1、确认原告“金字”牌金华火腿不构成侵犯被告“金华”牌金华火腿注册商标专用权。2、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被告系“金华”火腿商标的合法拥有者,且该商标是被告经过近50年努力创建的火腿品牌。事实上,历史上作为著名的民族遗产火腿品牌并不是“金华”火腿,而是“蒋腿”,当时火腿中质量最好的是沿用“蒋腿”商标,不符合“蒋腿”规格的才用“金华”商标。后来在被告50年的努力下,统一制定了包括“金华”火腿在内的生产标准。使“金华”火腿品牌深入人心,并享誉海内外。

被告认为原告在该案中不具有诉权,确认不侵权之诉不能成立。而且原告的侵权行为已经得到商标行政管理机关的认定和处罚。

因此,被告认为原告侵犯被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已被国家行政机关认定并处罚,而原告既不依法提起行政复议,也不通过行政诉讼要求司法审查,而想通过民事诉讼来否定行政机关生效的行政处罚决定,是没有任何实体法或者程序法上的依据,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起诉,以维护被告的合法权益。

 

争议焦点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原告是否具有提起不侵权之确认之诉的权利。

 

审理判决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原告是“金字”商标的合法注册人,注册证号第915051号,核定使用商品第29类:火腿,火腿片,香肠;注册有效期自1996年12月14日至2006年12月13日,目前尚在有效期内。被告于1983年3月14日依法取得了“金华”火腿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商标注册证第130131号,核定使用商品第29类:火腿;目前尚在有效期内。

2004年上半年,被告向上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函,称“据我们调查,发现贵市一些商场、超市正在销售‘金华**火腿’、‘**金华火腿’等商品(名单附后),该产品的商品标识突出‘金华火腿’字样的使用,严重侵犯了金华火腿注册商标专用权,损害了消费者利益。为此,我们恳请贵局依法严肃查处这些假冒侵权行为,保护我公司商标专用权和信誉,维护消费者权益。”2004年7月12日和2004年7月26日,上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分别作出了虞工商处字第[2004]116号、虞工商处字第[2004]13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上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在虞工商处字第[2004]11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认为:“‘金华火腿’是浙江省食品有限公司的注册商标,当事人宁波三江购物俱乐部有限公司上虞分公司销售‘金字’金华火腿,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所指的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并决定处罚如下:1、查封的10支‘金字’金华火腿予以没收,销毁;2、罚款10000元,上缴国库。”上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在虞工商处字[2004]13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认为:“当事人绍兴大通商场股份有限公司于2004年5月13日从金华市火腿有限公司购入‘金字’金华火腿232盒,并进行销售。上述火腿外包装上‘金华火腿’字样突出,侵犯了浙江省食品有限公司的‘金华火腿’注册商标专用权。至2004年5月6日被我局查获时止,当事人绍兴大通商场股份有限公司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已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规定所指行为,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二条之规定,责令停止侵权行为,并决定处罚如下:1、没收封存的侵权火腿220盒;2、罚款25000元,上缴国库。”2004年7月,原告向上虞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上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虞工商处字地[2004]11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生产的“金字”金华火腿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后原告撤回起诉。

2004年12月16日,原告因被告上述向工商行政管理局请求保护其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导致原告产品受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查处而遭受损失为由,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院认为,原告系商标注册证第915051号“金字”商标的合法注册人,被告系商标注册证第130131号“金华火腿”注册商标专用权人,双方对各自取得的注册商标均有合法专用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二)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第五十三条“有本法第五十二条所列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之一,引起纠纷的,由当事人协商解决;不愿协商或者协商不成的,商标专用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也可以请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时,认定侵权行为成立的,责令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没收、销毁侵权商品和专门用于制造侵权商品、伪造注册商标标识的工具,并可处以罚款。当事人对处理决定不服,可以自收到处理通知之日起15日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向人民法院起诉;”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原告向本院提出的要求确认原告“金字”牌金华火腿不构成侵犯被告“金华”火腿注册商标专用权;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的起诉,无法律和事实依据。首先,被告因人为有企业在市场上销售侵犯其注册商标“金华火腿”专用权的商品,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请求处理,是上述法律规定赋予商标专用权人的权利,被告的该请求行为是正当行使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该行为应受法律保护。其次,被告的该正当请求行为已被相关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接受,并做出了具体行政行为,因此,对市场上涉嫌销售侵犯被告商标专用权的行为的认定,已上升为行政主管部门的行为,而并非被告自身的行为。第三,因为该具体行政行为是原告的产品受到侵权确认,原告因此而不予认可的,法律亦赋予原告获得救济的权利和途径,原告也的确根据该救济权利和途径向相关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维护自己的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原告向上虞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亦符合上述规定。第四,在司法实践中,亦有通过赋予相关主体以“确认不侵权之诉”的方式,防止知识产权的权利人因滥用权力,导致相关主体遭受损失的结果发生。但通常情况下,提起“确认不侵权之诉”应该符合相关条件,报或权利人向相关主体发出侵权警告,而权利人未在合理期限内通过法律规定的途径寻求保护。但在本案中,原告提起的本案诉讼,不符合上述条件:第一,被告并未向原告发出侵权警告;第二,被告已经通过法律规定的途径寻求了保护。因此,原告主张的“确认不侵权之诉”的诉权尚未形成。

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本院另查明:2004年10月15日,浙江省食品公司以宁波三江购物俱乐部有限公司、宁波三江购物俱乐部上虞分公司、金华火腿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金字”牌金华火腿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为由,向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但被告停止生产销售侵犯“金华”火腿注册商标的产品,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同年11月2日,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本案的诉讼请求系确认不构成商标专用权侵权为由,裁定该案中止诉讼

本院认为:请求确认不侵犯知识产权之诉,是为相关民事主体主动行使诉讼权利,以排除自己是否侵犯他人知识产权处于不确定状态干扰,而提供的诉讼救济途径,属于确认之诉的范畴。这一司法救济方式已经由最高人民法院以个案批复的形式在司法实践中予以确定。当事人向人民法院请求确认不侵犯知识产权之诉,必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的起诉和受理条件:即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明确的被告;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受诉人民法院管辖。对确认不侵权知识产权之诉而言,“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是指原告受到侵权警告而权利人又未在合理期限内依法启动纠纷解决程序。本案中,没有证据表明,原告或其销售商受到被告的侵权警告,被告是通过向销售商所在地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举报,要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进行查处的方式,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的,赋予商标专用权人进行知识产权行政救济的合法途径,并无不当。原告如果认为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行政执法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也赋予其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事实上,原告也因此提起了相关的行政诉讼,其撤回行政诉讼,只能表明自己放弃了该诉讼解决途径。特别是被告在原告提起本案诉讼之前,已经向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相关的商标专用权民事侵权诉讼,在合理期限内依法启动了纠纷解决程序。原告生产、销售“金字”牌金华火腿是否构成侵犯被告“金华火腿”注册商标专用权,已经进入司法诉讼程序,不会使其处于不确定状态。据此,在本案请求确认不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中,原告不是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的立案和受理条件,原审法院裁定驳回金华食品公司的起诉并无不当。金华食品公司提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经典评析

不侵权之诉是我国知识产权民事诉讼领域出现的新型案件。随着民事诉讼理论与实践的发展,知识产权义务人为排出权利人滥用权力所造成的不正当干扰,在权利人发出侵权警告而不依法定程序解决纠纷的条件下,具有“诉的利益”,是“适格的当事人”,享有作为原告提起知识产权不侵权之诉的诉权。在提起知识产权不侵权之诉时,应当准确把握起诉条件,合理选择管辖法院,恰当地提出诉讼请求。

    本案中原告提起诉讼的目的是要求法院确认其行为没有侵犯被告的知识产权,而本案双方的争议焦点集中在原告是否有权提起该不侵权确认之诉,即原告是否具有诉权。

知识产权不侵权之诉,简言之是被指侵权的知识产权义务人请求人民法院确认其行为没有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民事诉讼。不侵权之诉因其原告在诉讼中实体法的依据和地位不同及诉讼目的和诉讼结果的不同而却别于传统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件。知识产权是一种绝对权,不特定的义务主体负有不侵害权利人的知识产权的义务。在一般情况下,不侵权是知识产权法律关系的常态,“民事争议”尚未发生,知识产权的义务人对这种状态没有“诉的利益”,不具有提起民事诉讼的程序诉权。

在实践中,只有知识产权义务人受到侵权警告而权利人又没有依法启动纠纷解决程序时,才会使义务人与权利人之间本应正常的“不侵权”的法律关系处于不确定状态,造成义务人的不安而致使其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此时,义务人可作为直接利害关系人,以侵权警告中主张知识产权权利的当事人为被告,以双方存在民事争议和原告不存在侵权行为为事实与理由,享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不侵权的确认之诉,要求人民法院确认其行为没有侵犯权利人的知识产权,使当事人之间不确定的法律关系回归正常。

由此可见,不侵权义务人提起不侵权之诉的前提是权利人发出了侵权警告但没有提起相应的纠纷解决机制,使义务人的权利处于不确定的状态。法律为保护义务人的权利而赋予义务人诉权,义务人可以通过向法院提起不侵权的确认之诉,但也必须防止义务人滥用法律赋予的权利。实践中,法院掌握不侵权确认之诉的起诉条件主要从侵权警告和权力为依法启动纠纷解决程序来判断。

所谓警告,是指对有错误或不正当行为的个人、团体、国家提出告诫,使之认识到所应负的责任。知识产权权利人的侵权警告,应当具有明确的被警告对象,或者可以根据警告所述的侵权行为确定被警告的对象。如果知识产权权利人通过律师声明等形式在公共传媒的载体上,向不特定的对象、针对不能确定具体主体的侵权行为发出警告,则其性质上我们认为是属于一种变相的权力声明,知识产权的义务人不能据此提出不侵权之诉。 

知识产权权利人的侵权警告应有被警告对象存在侵权行为的内容。在实践中,知识产权的权利人通常以警告信、带有警告内容的律师函等形式向义务人发出侵权警告。面对权利人的警告,知识产权义务人应当明确侵权警告中指称侵犯谁的权利、何种权利、权力范围、具体的侵权行为等内容。对于警告信息不全的,应当向对方提出交涉,使其固定警告的事实与理由。经过论证,如果确认对方系滥用警告的,则可以根据情况考虑提起知识产权的不侵权之诉。

知识产权的权利人向义务人发出侵权警告,是知识产权权利人依法救助其权力的方式,这种警告并不必然意味着会对义务人造成不正当的干扰。只有当权利人向义务人发出了侵权警告,却又不依法启动纠纷解决的程序,才会使相关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侵权法律关系处于持续争议的状态,才可能会对知识产权的义务人造成不正当的干扰,因此,权利人未依法启动纠纷解决程序是义务人提起知识产权不侵权之诉的另一必须条件。

根据我国知识产权法律制度,权利人可以通过相关行政程序请求行政机关制裁侵权行为,也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保护合法权利。如果权利人请求行政机关制裁知识产权侵权行为,义务人可以通过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程序提出反驳和抗辩。如果权利人通过民事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保护其合法权利,则知识产权义务人亦有充分的反驳和抗辩的诉讼权利。总之,权利人已经依法启动了纠纷解决程序的,双方当事人之间关于是否侵权的争议只能通过权利人已经启动的程序加以确认和解决,知识产权义务人不能另行提起不侵权之诉。

在本案中,知识产权的权利人向有关行政机关举报要求查处侵权行为,被举报人是否具备提起不侵权之诉的条件,这是本案争议的焦点。本案中被告向工商部门举报第三人销售由原告生产的侵犯被告“金华火腿”注册商标的火腿商品,工商部门对销售侵权商品的行为进行了查处,而原告认为其生产的火腿产品不侵犯被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以被告的举报对其生产造成了不正当干扰为由,提起了不侵权之诉。笔者认为,在本案中,原告不具备提起知识产权不侵权之诉的条件。通过上述的提起不侵权之诉的条件的论述,被告并没有对原告进行侵权警告,被告仅向工商部门进行举报,其行为不构成对原告的侵权警告,向行政机关举报的权力是法律赋予的权利,从行政机关受理举报后,对被举报人所作出的行为是一个具体的行政行为,原告如果认为其合法的权利因此而受到侵害,可以提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这也是法律赋予其对抗行政权力的救济途径。如果行政机关认为原告的行为侵犯了被告的知识产权,或认为原告没有侵犯被告的知识产权,那么,知识产权权利人和义务人之间是否存在侵权行为是确定的,而并不是如提起不侵权之诉的条件所述的那样处于不确定的状态。在行政机关受理之后,原被告对行政处理的决定不服的,均转化为一方与行政机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法律赋予行政行为相对人提起行政复议的权利和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本案中原告曾提起过行政诉讼,后又撤回了起诉,可视为对行政处罚的认可,行政处罚决定也生效了,现原告想以提起民事诉讼的方式确认其行为没有侵犯被告的知识产权,从而也否定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这在程序上是不合法的,因此,本案原告在没有受到商标持有人的侵权警告和注册商标权利义务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明确的情况下提起知识产权不侵权之诉时没有法律依据的。

*作者简介:徐光,男,华东政法学院,法学学士学位,领域涉公司事务、证券、知识产权及涉外业务方面,专职律师。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