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反不正当竞争
反不正当竞争
当前位置:首页 > 反不正当竞争 > 侵犯商业秘密罪> 法律实务 > 正文   
杨德恩侵犯商业秘密案一审辩护词及附带民事诉讼代理词
添加时间:2012-6-6 13:03:25     浏览次数:1794

来源:http://blog.163.com/wxslawyer@126/blog/static/3500890720111090271402/

审判长、审判员: 

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受涉嫌侵犯商业秘密案被告人杨德恩家属的委托,并经其本人同意,指派本律师担任其辩护人暨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本律师庭审前多次会见了被告人,复制了公诉人提交的证据材料,并就涉案相关技术问题向有关部门和专家进行了咨询。结合今天的法庭调查,辩护人从侵犯商业秘密罪的构成要件进行分析,对杨德恩做无罪辩护。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德恩侵犯商业秘密罪的罪名不能成立;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体不适格。具体意见如下:

一、山西运城制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报案所称的激光制版技术不构成商业秘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19条第3款规定,本条所称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大家知道,构成本罪最重要的前提,就是行为对象必须是商业秘密。而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之一就是“非公知性”,即不为公众所知悉,或不能从公共渠道轻易获得。本案中涉及的是技术信息,即山西运城制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报案材料中所称的激光版辊技术,包括激光高固、激光防伪、激光曝光、激光腐蚀及激光雕刻、激光挂胶等技术,以及“人造革真皮皮纹凹印高固版辊”技术(以下统称涉案技术)。而事实上,这些涉案技术在国内已成熟应用十多年,是制版行业的公知技术,是制版的基本工艺流程,凡制版企业均能掌握,故此,这些涉案技术均不属于技术秘密(见辩护人提供的《技术咨询报告书》)。国内制版企业有大小数百家,都在用这种技术做同类产品,随意在“百度”、“谷歌”上搜索,就可看到很多,如上海希尔彩印制版有限公司、上海精工凹印制版有限公司、绍兴光辉制版有限公司、浙江丁豪制版有限公司、无锡红宝制版有限公司等等,不胜枚举,这些公司的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就包括“凹印版辊制造、印前设计、印刷机械加工”、“生产凹印版辊”、“辊筒雕刻制版;制版花样设计服务”。这也充分说明,涉案技术并非某一家企业独有。况且,有关凹印制版技术、电子雕刻技术、激光雕刻技术以及高固油墨技术早已有很多的书籍公开出版,均有详细的介绍(见辩护人提供的书籍),即这些涉案技术均能从公共渠道轻易获得,不具有“不为公众所知悉”的特征,当然也就不属于商业秘密。既然不是商业秘密,那也不可能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

二、公诉人没有证据证明涉案技术是商业秘密。

作为商业秘密权利人主张权利时,都必须明确指出秘密信息的“秘密点”,而不能笼统的说某项技术或者某份资料是商业秘密。辩护人注意到,而本案中,公诉人指控的被侵犯的技术信息很明显是笼统的激光制版技术,并没有指出这些技术信息中哪些内容是其“秘密点”,如工艺流程、技术参数、配方等。有了“秘密点”之后,因涉及复杂的技术问题,要判断该“秘密点”是否具备“非公知性”,还必须经过有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才能确认,而不能凭主观臆测或随意的分析进行判断。这一工作本身在公安机关立案前就应该做的,而公诉人提供的证据中并没有关于“秘密点”及其鉴定的证据。

山西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做出的《科技查新报告》是在被告人被刑拘之后,2010年12月31日才由山西运城制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委托查新的,公安机关在立案程序上存在问题。而且《科技查新报告》并不能替代技术秘密鉴定,报告中也载明“查新目的”是为了“鉴定”,但嗣后并没有做任何鉴定。目前,山西省都没有相应资质的鉴定机构。试问,对一项没有证据证明属于“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怎么能够认定它属于商业秘密?又怎么能够认定被告人有罪?

三、公诉人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杨德恩客观上具有泄密行为,其跳槽也不必然就构成侵权。

要证明是否具有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事实也不难,只要将权利人的制作工艺及产品和被认为是侵权的产品委托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做“秘点比对鉴定”即可。经鉴定,如果后者的生产工艺与权利人主张的“秘密点”相同,即可认定侵权行为成立。而公诉人提供的苍南港鑫制辊有限公司制作的辊筒照片,以及该公司销售版辊的凭证,完全不能证明这些产品就是侵权产品,也就不能够认定杨德恩具有泄密行为。

杨德恩虽与原单位订有保密协议,但这只是用人单位的一种保密措施,要“有密可保”才对当事人有约束力,如“无密可保”则毫无意义。而且上海运城制版有限公司和上海运申制版模具有限公司并未履行支付保密费和竞业限制补偿费的义务,保密期限30年更是无效条款。如杨德恩与原单位签订了有效的竞业限制协议,违反了约定,要承担的也是民事责任,这与侵犯商业秘密完全是两回事。

众所周知,在现今,员工辞职另谋高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所谓“人往高处走”,属人之常情。劳动者有自由择业的权利,也是自我价值提升的过程。我们不能因为新单位的待遇高于原单位,就说是“受经济利益诱惑”,这是对劳动者自由择业权的诋毁,公诉人这种观点显然不能成立。

四、《价格鉴定书》缺乏真实性、合法性,不能作为商业秘密被侵犯造成经济损失的依据。

首先,运城市价格认定局没有鉴定资格。

运城市价格认定局的《价格鉴定机构资质证》表明,其资质范围仅可对某一财物的价格进行鉴定,而并不具有对商业秘密被侵犯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做鉴定的资质。损失和价格并不能划等号,此鉴定不符合相关规定。

其次,这份价格鉴定没有客观真实的证明材料做依托,其本身必然也不具有真实性。

《价格鉴定书》也是在被告人被刑拘之后,在2010年12月13日才委托鉴定的。《价格鉴定书》载明“价格鉴定限定条件”为“委托方提供的资料客观真实”,“委托方提供资料的真实性由委托方负责。”不难理解,这个鉴定是建立在委托方提供的资料是客观真实的前提下才有效;运城市价格认定局不对其真实性负责,即不管这些资料是否真实,这种不负责任的鉴定有违鉴定规范,不能作为依据。辩护人经比对,这份《价格鉴定书》的附件《价格鉴定情况说明》与山西运城制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所写的《关于杨德恩的侵权情况说明》内容是雷同的,几乎一字不差的照抄。这等于是山西运城制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说多少就是多少,这实在是太荒诞了,照这个逻辑,如果山西运城制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说造成损失上千万,价格认定局也认定是上千万。像这种形同儿戏的价格鉴定,公诉人还把它作为损失的依据,令人难以置信,这不成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

最后,如何确定侵犯商业秘密造成的损失是有法律依据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7条第2款规定,“因侵权行为导致商业秘密已为公众所知悉的,应当根据该项商业秘密的商业价值确定损害赔偿额。商业秘密的商业价值,根据其研究开发成本、实施该项商业秘密的收益、可得利益、可保持竞争优势的时间等因素确定。”根据上述规定,只有当“侵权行为导致商业秘密已为公众所知悉的”,才可以“根据该项商业秘密的商业价值确定损害赔偿额”,才可以考虑“研发成本”。而本案中,并不存在“侵权行为导致商业秘密已为公众所知悉的”情况,因此,不能将研发成本作为侵犯商业秘密造成的损失。而且,即便涉案技术有研发过程,也并不是刚一研发出来就被侵犯,更不是被侵犯后,自己不能再使用。因此,将研发成本作为侵犯商业秘密的经济损失,本身也不科学、不客观、不合理。

五、山西运城制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不具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主体资格,应予以驳回。

首先,根据《刑事诉讼法》第77条第1款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而山西运城制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不是本案的被害人,根据本案的证据材料不难看出,本案的被害人应为上海运城制版有限公司、上海运申制版模具有限公司和青岛运城制版有限公司。

其次,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08条第(一)项规定,“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本案中,杨德恩曾先后与上海运城制版有限公司和上海运申制版模具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及保密协议,从未与山西运城制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生任何法律关系,即山西运城制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本案没有直接利害关系,自然不具有原告的主体资格。

最后,山西运城制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仅为上海运城制版有限公司和上海运申制版模具有限公司的股东,不能代公司行使诉权,其起诉没有法律依据。即便是授权,其也应当是以上海运城制版有限公司和上海运申制版模具有限公司的名义,而非以自己的名义。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刑事审判必须做到证据确实、充分,必须有完整的证据链,必须具有完全的排他性。本案中,涉案技术既非商业秘密,公诉人在涉案技术是否为商业秘密、杨德恩是否有泄密行为、造成的经济损失是多少等重要事实均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予以证实。公安机关就是这样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严重违反法律程序立案侦查,跨省抓捕,这不是枉法是什么?这种抓捕给被告人本人及其家属、家庭还有个人身心、名誉造成多大的伤害呀,国家赋予公安机关打击违法犯罪的权力和责任,但权力也不能滥用啊,特别是涉及地方龙头企业的利益时,更要慎之又慎啊,这种做法让世人怎么看啊。故此,我坚决认为公诉人指控杨德恩犯侵犯商业秘密罪的罪名不能成立,强烈要求法庭对我的当事人杨德恩作出不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的无罪判决。在这样明显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如果还认定有罪,并承担巨额的民事赔偿,这不成了天大的错案冤案吗?!

以上观点,敬请合议庭能够采纳。

 

 

                                                                       辩护人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汪显水  律师

 

                                                                                                                               2011年9月6日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