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地理标志 特殊标志> 法律实务 > 正文   
华东政法学院知识产权教授吕淑琴侵犯“申办徽标”特殊标志权案代理词
添加时间:2012-6-6 11:54:07     浏览次数:1879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人受上海中信正义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担任本案被告弘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诉讼代理人。接受此项工作之后,本人进行了认真调查、取证工作,并认真研究了原告的全部证据和相关的法律、法规等,刚才又认真听取了庭审调查,现仅就本案中有争议的问题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 被告的楼盘标志没有侵犯原告的“申办徽标”的特殊标志权。

(一) 被告的楼盘标志与原告的申办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徽标(以下简称“申办徽标”)既不相同,也不近似。

被告的楼盘标志与原告的“申办徽标”都为由文字、图形、色彩等组成的视觉形象,但二者的不同是显而易见的:

1、构图不同。被告的楼盘标志是由长短不等、头宽渐变为零的七条弧线围成的一个大致的圆形。线条长短、错落,形状如一把钥匙,同时又象征在市中心聚拢的含义,表现极为简洁、快速。整个标志的感觉是平面的。

原告的“申办徽标”则是由两个立体的流旋的图形构成,且有一个是完整的圆和一个被上面的圆覆盖着的半个圆,是两个色彩斑斓的流旋变幻的动态圆,表现会聚精髓、博采众长的含义。整个标志的感觉是动态的、立体的、饱满的。

2、颜色不同。被告的楼盘标志的七条弧线本来设计是由深绿色渐变为浅绿色,但由于被告的售楼折页小广告选择咖啡色为主色调,其设计的效果没有反映出来,推到市场上的楼盘标志的弧线是由绿黄色渐变为淡黄色。原告的“申办徽标”则是由完整的紫色圆和半个翠绿色圆组成,显得活泼、灿烂。

3、文字不同。被告楼盘标志的文字是“Excellent 士博汇 弘辉名苑”。“Excellent”是极好的、优秀的含义,是被告要表达其开发的楼盘为优秀的住宅的含义。原告的“申办徽标”则是由“Expo 2010 SHANGHAI CHINA”组成,表达2010年中国上海世博会的意思。

原告在庭审中,曾强调了两点:一是原告的“申办徽标”如果在电脑中作技术处理,去除色彩元素,与被告的楼盘标志就近似了。二是原告的“申办徽标”是圆形加文字,而且文字加在圆形的右边,被告的楼盘标志也为圆形加文字,文字也放在右边。此两点就构成两个标志的近似。对此二点,本代理人不能苟同:

对于一:这两个标志都为视觉形象,色彩是其不可缺少的构成元素,怎么可以去掉色彩之后再做比较呢?从此点也可看出,原告承认,只有将颜色这一元素去掉之后才能得出两个标志“近似”的结论。

对于二:因为原告的“申办徽标”是圆形加文字,他人就再也不能使用了?圆形加文字的表达形式实在非常普遍,而文字可以放在圆形的上边、下边、左边、右边,原、被告的设计者恰巧都认为放在右边最恰当。这样的创意怎么可能就由原告独占了呢?当然,在本案中文字放在何处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这两个标志能否产生让第三人混同的效果。事实是,这两个视觉形象无论是放在一起审视,还是隔离开审查,无论是相关公众,还是专业人士,都无法产生相同或近似的感觉,自然也绝不会在市场中混淆。

(二)原告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在诉状中对被告的楼盘标志“混淆了市场,误导消费者”的指控能成立。

二、被告“士博汇•弘辉名苑”楼盘名称没有侵犯原告的专有名称权和特殊标志权。

(一)被告的楼盘名称,没有侵犯原告所谓的“名称权”。

1、被告是“士博汇•弘辉名苑”的合法使用者。

被告于2002年1月14日,即原告申博成功之前,依《上海市地名管理办法》的规定,向上海市地名办申请以“士博汇•弘辉名苑”为自己开发的楼盘名称,同年2月7日即获批准。被告对于“士博汇•弘辉名苑”有合法使用的权利。

楼盘名称属地名的一种。按《上海市地名管理办法》的规定,山、河、湖、海、道路、交通站点、住宅区、工业区、建筑物、桥梁、隧道、公园等的名称都为地名。因为这些名称的公共属性,决定了地名的冠名权是公权,被国家批准后的地名使用权也为公权利。如本案中的被告,希望自己开发、建设的楼盘叫这一名称,也只能依《地名管理办法》向主管部门提出申请,能否使用这一名称,则必须由国家审查后批准才能决定。原告在庭审中两次举例说到注册商标权的取得不能侵犯他人在先权利的例子。此例放在这里并不恰当,因为即使申请人这一申请得到了批准,这一楼盘的名称也不会像商标权那样由被告独占、专有,被告与所有其他的人一样,都有依法使用的权利。

2、原告主张所谓的“世博会”专有名称权没有法律依据。

“名称权”是个法律概念。一个名称有否权利,权利由谁享有,应由法律作出规定。按我国《立法法》的规定,基本民事权利应由“法律”来规定。具有法律依据的名称权,才能作为权利人的专有权,由权利人来独占。依我国现行法律,名称权有《民法通则》规定的法人名称权、合伙名称权,《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权。本案中原告主张 “世博会”这一名称权没有法律依据。

更何况,“世博会”三个字是“世界博览会”的简称。“世界博览会”这一名称的拥有者也不应当是本案原告。的确,国际展览局授权上海市举办2010年世博会,自然许可上海使用“世博会”的名称。请法庭注意的是,即使“世博会”这一名称是权利,原告因为国际展览局的授权有使用的权利,原告拥有的也仅仅是被许可人的权利,而不是这一名称权的所有者的权利。

3、被告使用的楼盘名称是由七个字组成。

被告使用的楼盘名称是由“士博汇•弘辉名苑”七个字组成的完整整体,表达的是被告对自己开发楼盘的评价:“名家雅士的气度,博览天下的胸怀,会聚都市的便捷,辉煌发达的居所,”割裂开来使用,违反了被告的本意。原告非要将其割裂开来,因为其中三个字与“世博会”谐音,就认定被告侵犯了其原本就不存在的什么名称权,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二)被告的楼盘名称也没有侵犯原告的特殊标志权。

特殊标志权取得的依据是1996年7月13日国务院发布的《特殊标志管理条例》。该条例第三条规定:“本条例所称的特殊标志,是指国务院批准举办的全国性和国际性的文化、体育、科学研究及其他社会公益活动使用的,由文字、图形组成的名称及缩写、会徽、吉祥物等标志。”第九条规定:“特殊标志有效期为4年,自核准登记之日起计算。”

依此规定,特殊标志权的客体是由文字、图形等组成的视觉形象,其有效期是从核准登记之日起四年。从原告提供的证据看,原告拥有的与上海2010年世博会有关的特殊标志权有七个。这七个特殊标志权中,只有“申办徽标”是在被告合法取得其楼盘名称的使用权之前,其余均在被告的楼盘名称被批准之后的2004年2月14日。作为视觉形象,被告的楼盘名称与“申办徽标”不存在任何相同和近似的地方,而其余六个均在被告的楼盘名称使用权取得之后,因此被告的楼盘名称不存在侵犯原告的特殊标志权的任何事实与法律依据。

三、被告使用“世博会”主题词没有侵犯原告的著作权。

中文“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确是非常优秀的作品,充分表达了上海2010年世博会的主题。

被告使用这一主题词,纯粹是应上海电视台的要求,为拍摄庆祝申博成功的新闻报道而制作、悬挂在工地内的。当时悬挂的标语有两条,一是“热烈庆祝2010年世博会上海申办成功”,一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就上述事实,提请法庭注意:

1、被告为报道时事新闻使用这一中文主题词是法律允许的。

2、此两条标语挂在工地内,此时的楼盘造到了9层,标语挂在4-5楼之间,站在工地门口对面的人行道上几乎看不到。

3、电视台拍摄的仅仅是素材,此节在制作电视新闻节目中,并未被剪接进去。

4、标语是制作在布幅上的,风吹雨淋很快就坏了,而且给施工带来不便,挂了两周左右就摘下来了。

综上事实,这两条标语,对被告楼盘的宣传作用几乎为零,根本不存在原告诉状中所称的“大肆宣传”,更谈不上所谓的对这一中文主题词的“不当贬损”。英文“better city  better life”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英译。被告使用这一英文表达是在其售楼折页小广告中。也请提请法庭注意以下事实:

1、被告的售楼折页小广告上出现了“better city  better life”这一表达。而这个小广告是2002年6月18日被告的楼盘行销企划会议敲定销售、推介方案后,为参加2002年10月的黄浦区和上海市两个房展会由其销售企业——聚仁物业设计、制作而由被告认可的。其正式使用的时间为2002年10月。

2、原告从未提供其在国内公开使用“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better city  better life”这一英文译文的时间、场合等任何证据。

3、汉语“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译成英文,可以有多种表达:

如:life quality is promoted by cites.

City gives a better life.

City lets live better.

City makes live better.

Gracer city better live

Nicer city nicer life

可见,Better city better life仅为其中的一种。

被告的售楼折页小广告中使用了“better city  better life”这一表达宣传自己的楼盘“小区更好,生活也更好”的意思,也非常贴切。被告在没有机会接触到原告这一英文表达的时候,只能说是一种创作上的巧合,不存在刻意侵权的事实,请法庭明察。

至于说被告侵犯原告的“城市让生活更美好”、“better city  better life”的特殊标志权,就更没有依据了。因为这一特殊标志权的取得时间是2004年2月14日,远在被告使用之后。

四、原告要求被告赔偿50万元和公开赔礼道歉的诉请没有任何法律与事实根据。

被告为了支持上海市的重大工程建设,也为了支持上海办好2010年世博会作出了重大牺牲:

为了地铁M8线的建设,被告不得不修改已经获得批准的建设规划,小区内环境直接受到影响、小区面积变小不说,仅楼盘建筑面积一项就损失了3000平方米。财务损失更是难以估算。

为了地铁M8线的施工,被告不得不将自己小区内的土地借给地铁公司,以满足西藏路站点施工的需要。也因为M8线的最后一站在世博会会场内,站址选择至今仍未确定,地铁公司原定的返还所借土地的时间2004年7月不得不推迟,被告的交房时间也只好推迟。“士博汇•弘辉名苑”是被告作为浙江尖锋集团在上海的第一个商品房项目,为了公司的形象和在上海更好的发展,在进行宣传推介的时候始终低调。

因为上述种种原因,被告开发的“士博汇•弘辉名苑”尽管有位于市中心、两条地铁、内环线等等便利的交通,甚至也有遥看世博会会场的种种优势,可其出售的楼盘价格与周边楼盘相比是最低的。哪里存在原告指控的“借上海世博会的崇高声誉以牟取商业利润”的事实?原告要求被告赔偿50万元的依据何在?

被告在自己的楼盘销售地点,确实挂出“新外滩世博会、都心地铁代表座”的广告语,在其售楼折页小广告中确有“士博之城、都会之心”的字样,在自己的楼盘开盘时间和销售价格确定会上,被告总经理的确说过“世博会申办成功给全市楼市带来利好”的话。因为上述事实,就认定被告在“搭便车”、“傍名牌”是没有道理的。本代理人认为,这都是情理之中的正常表达。被告开发的楼盘的确是在市中心,的确在两条地铁旁,的确能看到规划中的2010年世博会的主会场。因为这样特殊位置和特殊的时间,被告做出的这些广告宣传合情、合理,也合法。

至于说搭便车,中国上海能申办成功2010年的世博会,不也搭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便车”吗?在中国人连肚子都填不饱的1960年,在中国经济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的十年动乱中,绝没有今天的实力去申办世博会。而申办世博会、办好世博会,不也希望上海、长三角、乃至整个中国的经济能搭上这一世博会的“便车”而让自己的实力再上一个新的台阶吗?当然,如何搭好世博会这一“便车”,被告明白应当在合法、有序的规则之内。本案中原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被告有什么行为“傍名牌”、“搭便车”、并且已产生了“混淆了市场”、“误导了消费者”、 “损害了世博会和原告的整体形象和合法利益”的后果,鉴于此,原告要求被告在《解放日报》、《新民晚报》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依据何在?

五、原告2002年12月29日授权上海东浩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发给被告的公函,被告收到后即于2003年1月6日作出答复,被告对这一事件一直给予高度重视,不存在“始终未回应”的事实。请法庭明察。

综上,被告不存在原告指控的任何侵权事实。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恳请法庭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诉讼代理人:上海中信正义律师事务所

律师 吕淑琴

2004、7、10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