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专利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专利权合同 转让 许可> 经典案例 > 正文   
广州威尔曼药业有限公司诉李贵华、陈亮撤销债务人无偿转让发明专利权案
添加时间:2012-5-12 8:38:39     浏览次数:1288

作者: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王怀庆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合民三初字92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撤销债务人无偿转让发明专利权。

3、诉讼双方

原告广州威尔曼药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沙河上元岗。

法定代表人孙明杰,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陆峰,安徽神州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戴锦良,安徽安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贵华,女,1957年1月25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合作化南路186号。

委托代理人吴忠红,安徽华洋邦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亮(李贵华之子),男,1981年11月28日,汉族,无业,住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合作化南路186号。

委托代理人吴忠红,安徽华洋邦乘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杨皖;审判员朱治能;代理审判员王怀庆。

6、审结时间:2005年1月14日。

(二)双方诉辩主张

原告广州威尔曼药业有限公司及其委托代理人戴锦良诉称,2000年元月19日,安徽省合肥市中市区人民法院就广州威尔曼药业有限公司诉李贵华债务纠纷一案作出(1999)中民初字第1044号民事判决:李贵华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一次性偿还广州威尔曼药业有限公司借款人民币40万元,并负担案件受理费8000元。判决生效后,李贵华未按判决书履行义务,2000年3月31日,原告申请合肥市中市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合肥市中市区人民法院以(2000)中执字第193号立案执行。后该院强制执行李贵华财产5.1万元,余款及逾期付款罚金等至今仍未履行。2003年12月24日,原告发现,李贵华在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期间,为规避执行、逃避债务,于2001年私自将其所有的"妇女专用消毒液"(专利号:95112794.2)发明专利无偿转让给其子即本案第二被告陈亮。两被告的无偿转让行为,显然属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致原告的债权无法实现,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此,请求法院判令:一、撤销被告李贵华与被告陈亮的"妇女专用消毒业"发明专利转让行为,二、两被告共同负担本案原告的律师费8400元及诉讼费、财产保全费。

被告李贵华、陈亮及其委托代理人吴忠红辩称,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等间的专利权转让行为使李贵华的财产明显减损,故该行为并未侵害原告的债权;并且,两被告转让专利后,已于2001年5月9日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明专利公报上进行了公告,原告从该日起就应当知道其权利受侵害的事实,但其时至今日才向人民法院提起撤销权诉讼,其撤销权的行使显已超过法定的除斥期间,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三)事实和证据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0年元月19日,合肥市中市区人民法院就广州威尔曼药业有限公司诉李贵华债务纠纷一案作出(1999)中民初字第1044号民事判决:李贵华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一次性偿还广州威尔曼药业有限公司借款人民币40万元,并负担案件受理费8000元。判决生效后,李贵华未按判决书履行义务。2000年3月31日,原告申请合肥市中市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合肥市中市区人民法院以(2000)中执字第193号立案执行。2000年12月24日,原告向合肥市中市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李贵华所享有的"妇女专用消毒液"发明专利。2001年2月13日,被告李贵华经合肥市中市区公证处公证,将该专利无偿转让给其子陈亮,同月14日对该专利进行了变更登记。同年5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在发明专利公报上对此变更事由进行了公告。2004年4月5日,原告以两被告转让该专利的行为致其到期债权无法实现,严重损害了其合法权益为由,诉讼来院,请求法院依法判决撤销两被告的专利转让行为。

上诉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被告陈亮的身份证、兵役证、退役士兵自谋职业证。(原、被告提供)

2、原告强制执行申请书。(原告提供)

3、中国农业银行电子联行来帐凭证单。(原告提供)

4、专利登记本副本。(原告提供)

以上四份证据证明了原告与被告李贵华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债务的强制执行情况及两被告转让专利的事实,双方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无异议,是原告依法行使撤销权的事实依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依法予以采纳。

5、原告于2000年12月24日向合肥市中市区人民法院(后更名为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提出的请求恢复执行申请。原、被告均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核实,经法院调查核实无误,且原、被告对此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无异议,该证据证明了原告申请人民法院对该专利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原告在两被告转让该专利之前就知道李贵华享有该专利的事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依法予以采纳。

6、专利转让的档案资料(包括公证书及转让合同书)。原告申请法院调取,原告认为该资料中有关陈亮的签名是虚假的,但未能举出相反证据证明,原告的这一异议理由不能成立。两被告认为该证据不能证明专利转让系无偿转让,但未提供其系有偿转让的证据,法院认为,该证据系法院依法调取的证据,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应予认定,该档案资料中专利转让协议,经过公证机关公证,如无相反证据足以证明该协议上陈亮的签名系虚假签名,就应认定该协议是真实的;同时,原告举出专利转让时受让人陈亮没有支付对价的证据,被告就应对受让时已支付对价的反驳意见提供证据,并且,若是支付对价有偿转让,两被告有能力也有义务提供该证据,两被告未提供该证据,应认定专利转让时受让人陈亮没有支付对价,是无偿转让。

7、被告提供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明专利公报、中国商标专利事务所有限公司出据的证明、手续合格通知书、专利登记本副本。该证据证明了专利转让登记日、公告日,是原告行使撤销权是否超过权利行使期间的事实依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依法应予认定。

(四)、判案理由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我国《合同法》关于债的保全中的撤销权,是指因债务人放弃到期债权,实施无偿或低价处分财产的行为而有害于债权人的债权,债权人可以依法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所实施的行为。撤销权为形成诉权,债权人应在其知道或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向人民法院主张,以诉讼的方式谋求救济。该一年期间应理解为除斥期间,属不变期间,期间的届满将导致撤销权人胜诉权的消灭。被告李贵华将其所有的"妇女专用消毒液"发明专利无偿转让给被告陈亮后,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01年5月9日在发明专利公报上对该变更事由予以公告。从公告之日起,原告广州威尔曼药业有限公司即应当知道其可行使撤销权,但时至2004年4月5日,原告才向人民法院提起撤销权诉讼,显已超过法律规定为一年的除斥期间,原告的胜诉权因该期间的届满而消灭。被告李贵华、陈亮关于"原告撤销权的行使已超过除斥期间"的抗辩理由成立,应予支持。

(五)定案结论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广州威尔曼药业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0元、其它费用200元、财产保全费1000元,合计2200元,均由原告广州威尔曼药业有限公司负担。

(六)解说

本案主要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一、关于我国《合同法》第七十五条"撤销权自债权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行使。"中的"一年"是除斥期间还是诉讼时效?

对该问题的理解,理论界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一年"期间应理解为除斥期间。主要理由是:首先,我国《合同法》中关于债的保全中的撤销权,是指因债务人放弃到期债权,实施无偿或低价处分财产的行为而有害于债权人的债权,债权人可以依法请求法院撤销债务人所实施的行为。该法第七十四条明确规定了撤销权的行使是"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可见,只有通过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方式,才能行使撤销权,继而发生撤销的法律效果,法律之所以这样规定,是因为撤销权的行使对转让人和受让人的利益影响巨大,涉及到市场交易安全和法律关系的稳定。因此,债权人仅仅向债务人提出权利要求,是不能中断该一年期间的,这与诉讼时效制度中,只要权利人证明其在法定期间内提出权利要求,就可以使时效发生中断的法律特征不相符。其次,撤销权是形成权还是请求权还是兼而有之,理论上虽存有争议,但我们不能简单的认为它是请求权,因为撤销权是《合同法》规定的债权人的实体权利,是对自己债权的保全,只要债务人的转让行为符合法定的条件,债权人即可行使该项权利,而不以对方履行为条件,实际上债权人的撤销权具有准物权的性质,故将撤销权归于形成权较为合理,又因为撤销权是通过诉讼的方式实现,故撤销权应为形成诉权。一般来说,形成权的权利行使期间为除斥期间,请求权的权利行使期间为诉讼时效。

另一种观点认为,"一年"期间应理解为诉讼时效,理由是:首先,《合同法》第七十五条是与第七十四条相结合的,侵害债权的行为发生以后,债权人行使撤销权。该条文一共规定了二个期间,一个是撤销权自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受侵害之日起一年内行使,另一个是从债务人转让行为发生之日起五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的,该撤销权消灭。从该条文的文字表述上来看,一年期间没有规定法律后果,类属于《民法通则》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解释》(一)]第八条的规定,可以看出该《解释(一)》第八条明确规定《合同法》第五十五条中的一年,第七十五条和第一百零四条第二款中的五年为不变期间,不适用诉讼时效中止、中断或延长的规定,该《解释(一)》作为一个实体法的司法解释明确确认包括《合同法》七十五条中的五年为不变期间,理论上称为除斥期间,并没有确认《合同法》七十五条中规定的一年期间为不变期间而予以排除适用。因此,《合同法》第七十五条所规定的"一年"期间,是实体法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其次,在全国人大法工委合同法释义编写组编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释义》一书中,有关专家在解释合同法第七十五条时,也认为该条文中的"一年"期间是诉讼时效,五年为不变期间。王利民教授于2003年4月发表的《合同法新问题研究》一书第十三章第六节关于撤销权行使的期限中也明确指出,"《合同法》七十五条实际上规定了两类期限,一是关于一年的规定,属于诉讼时效的规定,可以适用时效的中止、中断、延长的规定,二是关于五年的规定,属于除斥期间的规定,不适用时效的中止、中断、延长的规定"。客观地讲,司法解释和立法机关的专家、学者对七十五条期间的理解是一致的。与之相反的理解是最高法院王闯于2000年《经济审判指导与参考》第二卷,发表的关于对"《解释(一)》的解释与适用"一文中,认为我国合同法规定的二个期间,均为不变期间,不适用诉讼时效中止、中断或延长的规定,但王闯在其所写的这篇文章中既没有准确的引用《合同法》七十五条原文,也没有援引《解释(一)》第八条的原文而直接作出上述表述。从其表述的内容看,既与《合同法》七十五条规定不一致,也不符合《解释(一)》第八条的字面含义。最高人民法院陈现杰在2000年第一卷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中发表的"关于对《解释(一)》的理解与适用"一文中,在述及对《解释(一)》第八条的理解时,也是比较笼统的叙述了《合同法》第五十五条、第七十五条、第一百零四条第二款所规定的期间,也没有明确地阐述究竟该法第七十五条中的有关一年的性质。对此,笔者倾向于第一种观点。

二、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专利转让公告之日能否推定为债权人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

司法实践中对此问题存在不同的认识。一种意见认为,专利转让公告之日,能推定为债权人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原告于2000年12月24日向合肥市中市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涉案专利时,其作为该专利的利害关系人,就应该对该专利的状况予以谨慎的注意,并可以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但时至2004年4月5日,原告才向人民法院主张撤销转让行为,对此,原告并没有尽到注意义务。专利权作为准物权,其权力的变动是通过登记的方式为之,专利转让登记具有公示公信的法律效果,可以对抗第三人,专利转让公告是利害关系人知道专利已发生转让的法律途径之一,公告的目的,就是要让利害关系人在法定的期间内提出异议,否则,专利公告就没有任何意义。

另一种意见认为,专利转让公告之日不能推定为债权人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两被告转让发明专利的行为,虽经国家专利局公告,但这种公告的法律效力是否属于一般社会公众都知道或应当知道的范畴?这种公告只不过是一种权利转让的公示方式,它的效力主要是基于转让人和受让人之间发生权利转移及对抗第三人的效力。并不至于使一般与专利事务无关的人都必须知道或知晓。公告本身也不见得是公开发行。所以要求原告应当自公告之日起就知晓或应当知晓公告确实是过于苛刻。对此,笔者赞同第一种意见。

三、关于超过除斥期间的法律后果

一种意见认为,除斥期间的经过原告的诉权并不丧失,仅丧失胜诉权,应从实体上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另一种意见认为,除斥期间的经过,权利人丧失的不仅是胜诉权,还丧失了诉权,人民法院应当从程序上驳回原告的起诉。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曾以(2004)合民三初字第55号民事裁定书,以第二种意见驳回原告的起诉,原告不服上诉于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该院裁定指令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实体审理。

综上,笔者认为,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的判决是正确的。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