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信息网络传播权> 提供存储空间> 裁判文书 > 正文   
北京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与苹果公司第三人艾通思有限责任公司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8-11-22 13:15:46     浏览次数:41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高民终字第207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苹果公司,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加利福尼亚州库比蒂诺市因非尼特环道1号。

法定代表人诺琳·克拉尔,授权代表。

委托代理人张辉,上海市方达(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林,上海市方达(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东大街28号2号楼9层905号。

法定代表人童之磊,总裁。

委托代理人徐耀明,湖南星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荻。

原审被告苹果电子产品商贸(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东方经贸城东一办公楼二十层1,2,3,4,5,6室。

法定代表人彼得·里·奥本海默,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辉,上海市方达(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林,上海市方达(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艾通思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卢森堡大公国L-2763圣兹特路31-33。

法定代表人吉恩·来沃夫,董事。

委托代理人田甜,上海市方达(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苹果公司因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2)二中民初字第120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5月7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1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苹果公司及原审被告苹果电子产品商贸(北京)有限公司(简称北京苹果公司)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张辉、吴林,被上诉人北京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文在线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耀明、王荻,原审第三人艾通思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艾通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田甜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定:

《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作者凌解放,笔名二月河。《平淡生活》、《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死于青春》、《永不瞑目》、《河流如血》、《深牢大狱》、《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玉观音》、《五星饭店》,海岩著,海岩系佀海岩的笔名。《国家公诉》,周梅森著。《家》、《春》、《秋》,XX著,XX原名李尧棠。

2010年7月18日,凌解放出具授权书,将其所著包括涉案《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在内的文字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专有使用授予中文在线公司。(2009)京求是内民证字第2309号公证书显示:佀海岩将其包括《平淡生活》、《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死于青春》、《永不瞑目》、《河流如血》、《深牢大狱》、《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玉观音》、《五星饭店》等文字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给中文在线公司。(2007)宁证内经字第84998号公证书显示:周梅森将《国家公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给中文在线公司。(2007)京海民保二字第0046号公证书、(2007)京海民保二字第0280号公证书显示:李小棠、李小林将XX的小说《家》、《春》、《秋》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专有使用授予中文在线公司,上海市作家协会出具证明,李小棠、李小林系XX(原名李尧棠)的子女。XX没有其他继承人,李小棠、李小林是其合法继承人。

(2011)京中信内经证字20002号公证书记载:从apple.com.cn网站上下载并安装iTunes软件,通过iTunes软件访问AppStore,购买、下载、浏览名为“激流三部曲”应用程序(售价20.99美元),“激流三部曲”应用程序中包含了《家》、《春》、《秋》等作品。

(2011)京中信内经证字20003号公证书记载:通过iTunes软件访问AppStore,购买、下载名为“中国帝王传记系列”应用程序(售价10.99美元),上传应用的开发商为“ZHOULIANCHUN”。“中国帝王传记系列”应用程序中包含了《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等作品。

(2011)京中信内经证字20004号公证书记载:通过iTunes软件访问AppStore,购买、下载名为“海岩作品集”应用程序(售价24.99美元),上传应用的开发商为“ZHOULIANCHUN”。“海岩作品集”应用程序中包含了《平淡生活》、《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死于青春》、《永不瞑目》、《河流如血》、《深牢大狱》、《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玉观音》、《五星饭店》等作品。

(2011)京中信内经证字20006号公证书记载:通过iTunes软件访问AppStore,购买、下载名为“官场小说系列”应用程序(售价24.99美元),上传应用的开发商为“ZHOULIANCHUN”。“官场小说系列”应用程序中包含了《国家公诉》等作品。

另查,苹果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www.apple.com)发布的《AppStore审核指南》中记载:1.1作为一个应用商城的应用开发者,你要受你和“APPLE”之间的该计划许可协议、用户界面规约和其他许可或者合同的条款的规约。8.5使用受保护的第三方资料(商标、版权、商业秘密,其他的专利内容)时需要一个文件式的权利证明书,此证明书必须按要求提供。11.11“通常你的应用越贵,我们就会审核的更彻底”11.12“提供订阅的APP应用程序必须使用IPA,如同前述《开发者计划许可协议》中规定的一样,“APPLE”将和开发者按照3比7的比例分享此类商品的订阅收入”。《AppStore审核指南》下方标注有“©APPLE,2011”等字样。

网络用户在注册苹果网络账户时可以选择接受或者拒绝关于应用商店的条款和条件,如用户同意该等条款和条件,可以选择点击“同意”,如果用户不同意这些条款,则可以选择不要点击”同意”,也被要求不要使用应用商店。条款有关于:“您使用APPSTORE……以及从有关商店购买……许可的行为受您与ITunesS.A.R.L.之间的本法律协议的管辖”;“ITunes是有关商店的提供商”;“ITunes从其在卢森堡的办公地点运行”等记载,该条款的署名处记载为苹果公司的英文名称即“Apple,Inc.”。

APPSTORE中供用户购买的应用程序有两种来源,一是苹果公司自行开发、二是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商开发。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商要开发应用程序并在APPSTORE销售,首先须在苹果公司官方网站(Apple.com)注册开发商账号并与苹果公司签订《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取得开发商注册账号。随后须在苹果公司的官方网站同意并签署《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包括附表1)》,并填写含有信用卡账号、电子邮箱地址、申请人签名等内容的《订购表格》,并将其传真至:苹果公司在美国的指定传真电话,经过苹果公司从开发商信用卡中扣款99美元并须经开发商在线同意并签署《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方可获得在Appstore发布收费应用程序的资格。并通过iTunesConnect上传和设定应用程序的发布情况。

《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抬头处标有“Appleinc.”字样,《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中记载:“以下是阁下与AppleInc.(“Apple”)之间的法律约定,规定了阁下参与成为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应当遵守的条款”,“阁下理解并同意,成为一名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并不意味着阁下和Apple之间在法律上构成任何合作或代理关系”,“在注册完成并获得Apple开发商资格后,阁下有机会自苹果公司获得开发技术支持服务,包括参加Apple开发商大会、技术讲座等”;获得苹果公司提供预发布内容(包括预发布软件和/或硬件)并藉此测试和/或开发某项设计用途为与预发布内容的设计操作系统联合运行的产品;可以通过付费的方式获得使用Apple软件/硬件兼容测试实验室和/或开发技术支持服务,并有机会自苹果公司获得包括代码片段、示例代码、软件等技术支持资料;在获得苹果公司的开发技术支持的同时,开发商承担的义务包括同意并确认双方不存在合作代理关系、就获得的开发技术支持内容保密、就开发技术支持内容的使用遵循苹果的使用政策、不得随意转让技术许可,实施反向工程等、为某些技术资料或技术支持支付相应的费用。

《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在首部记载有:“在下载和使用Apple软件之前,请仔细阅读下列许可协议条款与条件。这些条款与条件构成阁下与Apple之间的法律协议。”其正文中记载:“1.2Apple是指AppleInc.,是一家加利福尼亚州企业”,“Apple子公司是指其已发行股份的至少50%是有Apple直接或间接的拥有或控制、且涉及与Appstore的运营或在其他发面与AppStore有所关联的企业,包括但不限于艾通思公司(ITunesS.A.R.L.)、ApplePtyLimited”;“6.1一旦阁下认为阁下的应用程序已完成了充分的测试并已完备,给下可以通过AppStore将其提供给Apple分销”;“6.2Apple选择分销,阁下理解并同意,Apple可独自酌情:a)确定阁下的应用程序不符合当时有效的全部或任何部分文档资料或计划要求;b)以任何理由拒绝分销阁下的应用程序,即使阁下的应用程序符合文档资料或计划的要求”;“8.撤销阁下理解并同意,Apple可随时终止分销阁下的获许可应用程序、获许可应用信息,或撤销任何阁下的应用程序的数字证书。”此外,苹果公司许可iOS开发商使用苹果公司的软件编写、测试可运行在iOS环境下的应用程序,苹果公司许可使用的软件包括软件开发工具包(SDK)、iOS操作系统、供开发商就与其应用程序编写和测试相关的配置等;软件开发工具包指供开发商使用的文档资料、软件(源代码和目标代码)、应用程序、示范代码、模拟器、工具、应用程序库存、API、数据、文件和资料、以及这些软件的更新;苹果公司给予开发商的为有限的、非独家的、个人的、可撤销的许可,并对开发商使用软件的权利进行了规定;开发商有提交自行编写的应用程序以供APPSTORE分销的权利;如果开发商要通过APPSTORE交付免收费的应用程序,则要在分销之前与Apple子公司另行签署协议,对于中国大陆地区的应用程序该Apple子公司是指艾通思公司(ITunesS.A.R.L.);开发商承担的义务包括使用苹果公司许可的软件进行应用程序开发、测试应符合协议的规定、开发商编写的应用程序应符合技术的或其他的规格或文件等文档资料要求、符合关于API与功能、用户界面、数据收集、内容与材料,蜂窝网络,预览版等30多项技术或者兼容性要求、不得开发任何可能用来进行或帮助侵权的应用程序、不得违反,盗用或侵犯任何第三方版权或合法权利。所有应用程序都必须签署由Apple签署的证书才能安装在已注册装置中。所有应用程序必须向Apple提交并由APPLE选择分销并同意Apple酌情独自决定是否同意分销。分销方式有三种:1、获Apple挑选通过APPSTORE分销;2、被Apple选中,通过VPP/B2B计划网站分销;3、在已注册装置上进行特别分销。苹果公司认可该协议中的APPLE指苹果公司。

《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在协议首部记载有:“如阁下点击同意Apple在此向阁下提供的本附录2,则意味着阁下同意Apple以新增本附录2(代替任何现有的附录2)的方式修改Apple和阁下之间现行有效的《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协议”)。除本附录另有规定外,所有术语应具有协议所规定的含义”,《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正文部分中记载:“阁下特此委任Apple及Apple子公司(统称为“Apple关联公司”)出任:(i)阁下的代理,在交付期内向本附录2附文A第1条所列国家地区(可变更)的最终用户营销及交付获许可应用程序;及(ii)阁下的居间,在交付期内向本附录2附文A第2条所列国家地区(可变更)的最终用户营销及交付获许可应用程序。可供阁下选择的AppStore国家地区最新列表见iTunesConnect网站,Apple关联公司可不时对其加以更新。阁下在此承认Apple关联公司将代表阁下或以阁下的名义,经由一家或多家AppStore,向最终用户营销获许可应用程序或提供获许可应用程序供其下载。”在本附录2中,“获许可应用程序”一词包括阁下利用InAppPurchaseAPI在某一获许可应用程序中出售的其他任何获许可的功能、内容或服务,而“最终用户”既包括获许可应用程序的实际最终用户,亦包括可为最终用户购买获许可应用程序的授权机构客户(例如经Apple关联公司批准的教育机构)。”iOS应用开发商如果选择通过APPSTORE在中国销售收费的应用的许可,必须签署附录2,授权Apple关联公司从事为该等应用程序提供寄放服务、允许存储获许可的应用程序及供最终用户使用,居间向位于最终用户获得订单,就最终用户的应付价款开具账单。在此过程中,开发商决定寄放交付什么程序并制定销售价格、折扣程度,开发商需告知应用程序的名称、版本并指定销售的国家地区,Apple关联公司对应用程序内容无任何控制或权益,Apple关联公司在分销过程中收取佣金,并在扣除佣金和税款后发放余下款项(但针对中国并无此税务代缴义务)。对于开发商对应的Apple关联公司以及开发商与Apple关联公司之间是委托还是居间关系,根据最终用户所在地确定。“3.4Apple关联公司有权收取以下佣金,作为其在本附录2项下为阁下提供代理/居间服务的对价:(a)就向本附录2附文B第1条(经iTunesConnect网站不时更新)所列国家地区的最终用户销售获许可应用程序,Apple关联公司有权收取相当于每位最终用户应付价款百分之三十(30%)的佣金”,“如Apple关联公司向最终用户退还该等价款,阁下必须向Apple关联公司偿付和该获许可应用程序价款等额的款项或向Apple关联公司提供和该获许可应用程序价款等额的贷项。尽管向最终用户退还价款,Apple关联公司仍将有权保留其就该获许可应用程序应得的佣金。”

《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附文A中记载:包括美国、阿根廷等国家委任Apple关联公司为代理,“根据《加州民法典》第2295条委任AppleInc.出任阁下之代理,代为处理获许可应用程序营销及最终用户下载事宜”。包括中国、德国等国家委任Apple关联公司为居间,“根据《卢森堡商法典》(LuxembourgCodedecommerce)第91条委任iTunesS.a.r.l.出任阁下之代理,代为处理下列国家及地区的获许可应用程序营销及最终用户下载事宜。”

苹果公司提交了艾通思公司出具的声明,声明内容包括:艾通思公司是一家位于卢森堡的公司,其知晓中文在线公司和苹果公司之间的未决诉讼,并为此发表声明。程序商店由艾通思公司运营,在中国,程序商店中的绝大多数内容是由发布人开发的第三方应用程序。发布人可以选择对应用程序的内容收取费用,也可以免费提供。发布人收取费用时,艾通思公司则作为其代管人收取费用,并保留相当于最终用户支付费用的30%作为艾通思公司的标准佣金,剩余的70%返还发布人。艾通思公司在中国接受美元付款时,付款信息为“ITUNES-USDLUXEMBOURGLUX.(艾通思-美元卢森堡-卢森堡法郎)”。在苹果公司将本案相关投诉转告艾通思公司之前,艾通思公司从未收到任何关于涉案应用程序的侵权投诉通知。基于以上证据,苹果公司主张其并非AppStore的运营者。

艾通思公司认可上述声明内容,并提交与苹果公司相同的证据证明相关事实,并同意被告苹果公司的全部答辩意见、质证意见及代理意见。艾通思公司注册成立于卢森堡大公国,系苹果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为12500欧元。

另查,中文在线公司为证明其为本案支出的合理费用,提交了:北京市中信公证处出具的发票9张,合计人民币9000元;电子收据打印件显示购买涉案应用程序支出费用合计81.96美元。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作者凌解放,笔名二月河。《平淡生活》、《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死于青春》、《永不瞑目》、《河流如血》、《深牢大狱》、《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玉观音》、《五星饭店》作者佀海岩,笔名海岩。《国家公诉》,作者周梅森。《家》、《春》、《秋》,作者XX,原名李尧棠。凌解放、佀海岩、周梅森、李尧棠的继承人李小棠、李小林分别出具授权书,将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专有使用权授予中文在线公司,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确认中文在线公司依法享有上述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运行从网址为“http://www.apple.com.cn”的网站上下载并安装的ITUNES软件后,能够进入“ITUNESSTORE”下设的“APPSTORE”中,可以购买并下载涉案应用程序。根据现有证据能够证明该涉案应用程序系第三方开发商开发,经比对,双方一致确认4款涉案应用程序中与涉案16部作品相同的字数为6373千字。故涉案应用程序应为侵害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权应用程序。

尽管苹果公司提出其全资子公司艾通思公司为“AppStore”实际经营者的抗辩主张,但相关证据仅证明艾通思公司参与了“AppStore”运营中的部分工作,同时综合考虑在AppStore的商业模式中,苹果公司为ITUNES程序的开发者并提供该程序的免费下载,“AppStore”的运行界面上标注有苹果公司版权所有或保留所有权利等字样,“AppStore”中所有应用程序均为苹果公司自行开发或由与其签订《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和《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包括附表1)》、《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的开发商进行开发的事实,以及根据协议约定苹果公司在AppStore运营中承担包括协议内容、政策的修改,应用程序的审核、分销和撤销等重要职责的重要职责,可以确认苹果公司为“AppStore”的经营者,作为Appstore的平台运营商,应当对Appstore所提供的网络平台服务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综上所述,苹果公司提出的涉案应用程序商店(AppStore)并非由其经营的抗辩主张不予采纳。

苹果公司经营的“AppStore”中提供了涉案应用程序的收费下载。作为综合性的网络服务平台Appstore的运营者,苹果公司是否应当对其签约许可开发应用程序的第三方开发商,通过Appstore为用户提供涉案应用程序的下载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需要综合考虑以下因素:

首先,苹果公司作为Appstore的运营者,其对网络服务平台的控制力和管理能力。苹果iOS操作系统,作为一个兼容性较差的相对封闭的操作系统,苹果公司通过包括《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和《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等一系的协议的签署,基本控制了该平台上应用程序开发的方向和标准。根据协议,苹果公司不但收费许可相关开发商使用苹果公司的软件编写、测试可运行在iOS环境下的应用程序,为开发商提供相关作业系统、文档资料、软件(源代码和目标代码)、应用程序、示范代码、模拟器、工具、应用程序库存、API、数据等内容和服务,还要求开发商开发的所有应用程序必须向苹果公司提交并由苹果公司选择分销并同意苹果公司酌情独自决定是否同意分销。对于可以在AppStore上发布的应用程序,苹果公司有权进行符合其自身政策需求的选择与挑选,而无需受到第三方应用开发者的限制。因此,苹果公司作为Appstore的运营者,根据其自身规划的商业模式和运营政策及协议条款,对Appstore网络服务平台具有很强的控制力和管理能力。

其次,苹果公司作为Appstore的运营者,其通过Appstore获取利益和承担义务的对等性和一致性。与信息存储空间网络服务提供商及众多其他网路服务提供商不同的是,苹果公司所运营的Appstore,是一个以收费下载为主的网络服务平台,并且在与第三方开发商的协议中,约定了3/7分成的固定比例直接收益。可以合理推断,苹果公司从Appstore的运营中获取了可观的直接经济利益。

苹果公司在其经营的“Appstore”上提供了涉案侵权应用程序,供网络用户付费后下载,构成了对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害。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中文在线公司请求法院判令苹果公司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的法律责任,理由正当,予以支持。关于具体的赔偿经济损失数额,将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创作难度、市场价值,苹果公司具体的行为方式、侵权字数、侵权范围和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予以确定。同时,将考虑中文在线公司因本案支出相关费用的合理程度,酌情确定苹果公司赔偿中文在线公司为本案支出合理费用的具体数额。

中文在线公司主张北京苹果公司系网址为“http://www.apple.com.cn”的网站的经营者,该网站提供ITUNES程序的免费下载服务。故亦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鉴于其并未举证证明提供ITUNES程序免费下载服务侵害了信息网络传播权且苹果公司认可该网站由苹果公司经营而非由北京苹果公司经营,因此中文在线公司关于北京苹果公司侵害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主张及其判令北京苹果公司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法律责任的诉讼请求均缺乏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苹果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涉案侵害中文在线公司对涉案作品《家》、《春》、《秋》、《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国家公诉》、《平淡生活》、《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死于青春》、《永不瞑目》、《河流如血》、《深牢大狱》、《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玉观音》、《五星饭店》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二、苹果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中文在线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六十万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五千元;三、驳回中文在线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苹果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二项,判令中文在线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主要上诉理由为:1、应用程序商店提供网络服务时,既没有帮助第三方开发者实施侵权行为,也没有对涉案侵权结果存在主观过错,原审判决认定程序商店的运营者承担责任是错误的;2、程序商店的运营者是艾通思公司,而非苹果公司,苹果公司未从开发者提供涉案内容中直接获取经济利益,原审判决认定苹果公司对涉案侵权行为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是错误的;3、艾通思公司为程序商店在中国的经营者,原审判决认定苹果公司为经营者,属于认定错误;4、原审判决未能查清苹果公司满足网络服务商免责条件的事实;5、原审判决错误认定苹果公司提供涉案应用程序以及苹果公司认可涉案网站www.apple.com.cn由苹果公司经营,也未能查清涉案应用程序是否为未经授权的侵权应用程序;6、在判定民事赔偿责任方面,在中文在线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实际损失的情况下,原审判决推定其实际损失,并分配赔偿责任是错误的。7、在中文在线公司明确撤销关于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的情况下,原审法院仍判决苹果公司承担停止侵权的责任,违反了“不告不理”的民事审判原则。

艾通思公司、北京苹果公司未提起上诉,但表示同意苹果公司的上诉意见。

中文在线公司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

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原审庭审笔录记载,苹果公司、北京苹果公司主张:apple.com.cn与apple.com域名均归苹果公司所有,apple.com.cn的运营方为北京苹果公司。根据2012年10月10日原审法院开庭笔录,中文在线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明确撤销第一项诉讼请求,即“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由于艾通思公司申请加入诉讼,原审法院于2012年12月5日再次开庭,该庭审笔录记载,中文在线公司的诉讼请求第一项为“请求判令二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删除在AppStore中的涉案应用程序”。

二审期间,艾通思公司、苹果公司共同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经过公证认证的艾通思公司总经理卡斯滕·迪克森出具的《声明》及翻译件,并附涉案应用程序开发商的银行账户信息、艾通思公司与开发商在财务系统中的公司个人代码、涉案应用程序收益及下载次数统计、部分转汇记录。上述证据用于证明,涉案应用程序下载次数很少,原审法院确定的赔偿数额不合理、艾通思公司为应用程序商店(AppStore)在中国的运营方。中文在线公司认为上述证据并非法定的新证据,不予质证。

苹果公司还提交了(2013)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3269号公证书,证明中文在线公司对部分涉案作品不享有独占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因此其诉权存在瑕疵,中文在线公司对于该证据真实性认可,但是认为不能证明苹果公司的主张。

在本院开庭审理期间,苹果公司当庭向本院提交重庆优路科技有限公司声明、其与北京磨铁数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签订的《数字资源产品合作协议》、与应用程序商店及权利人的电子邮件记录以及原审开庭笔录,用于证明通过网络传播作品在业界的许可费情况,原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不合理以及应用程序商店在客观上难以核查或判断应用程序商店内所涉内容是否合法。中文在线公司虽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但认为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苹果公司的相关主张。

上述事实,有涉案作品版权页、授权书、(2009)京求是内民证字第2309号公证书、(2007)宁证内经字第84998号公证书、(2007)京海民保二字第0046号公证书、(2007)京海民保二字第0280号公证书、(2011)京中信内经证字20002号公证书、(2011)京中信内经证字20003号公证书、(2011)京中信内经证字20004号公证书、(2011)京中信内经证字20006号公证书、(2011)京中信内经证字20008号公证书、(2012)京中信内经证字00854号公证书、(2012)京中信内经证字00855号公证书、(2012)京中信内经证字00856号公证书、(2012)京东方内民证字第398号公证书、(2011)京中信内经证字19759号公证书、公证费发票、艾通思公司的《声明》、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出具的《声明》、(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3186号《公证书》、(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3187号《公证书》、(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2865号《公证书》、(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2866号《公证书》、(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3188号《公证书》(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4645号《公证书》、(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9241号《公证书》、(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9276号《公证书》、应用程序开发人签署的《订购表格》、银行对账单、艾通思公司总经理卡斯滕·迪克森出具的《声明》及翻译件、重庆优路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声明及相关附件、公证书、开庭笔录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案二审焦点问题在于:1、中文在线公司在本案中是否为适格原告;2、苹果公司是否为应用程序商店的经营者;3、涉案应用程序是否为苹果公司提供、是否经过授权,以及涉案网站是否为苹果公司经营;4、苹果公司应否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对于第三方侵权行为是否属于应知;5、苹果公司的涉案行为是否属于法定的网络服务商的免责事项;6、原审法院确定的停止侵权和赔偿损失的数额的民事责任是否适当。

一、关于中文在线公司是否为本案适格原告

根据查明的事实,虽然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出具的授权书在文字表述上不尽一致,但是均足以证明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专有使用权已经授予中文在线公司,因此中文在线公司有权提起本案诉讼,苹果公司主张中文在线公司的诉权存在瑕疵,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苹果公司是否为应用程序商店的经营者

虽然苹果公司主张艾通思公司为应用程序商店在中国的经营者,但是在案证据能够证明:在应用程序商店AppStore的商业模式中,主要存在三方参与者,即平台服务提供商、应用程序开发商和应用程序最终用户。开发商在与平台服务商签署相关的协议、注册开发者帐号、支付相关费用后才可以成为开发应用程序的开发商。平台服务商依据上述协议获得对该平台的管理和控制。当应用程序开发商上传应用程序后,平台服务商依据协议确定的规则,对程序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按照开发商上传时事先设定的方式发布,供用户购买。苹果公司即为平台服务商,其一方面作为ITUNES程序的开发者并提供该程序的免费下载,另一方面与开发商签订协议,是涉案协议的当事人,并依据协议的约定,在AppStore运营中承担包括协议内容、政策的修改,应用程序的审核、分销和撤销等重要职责。此外,应用程序商店AppStore的运行界面上标注有苹果公司版权所有或保留所有权利等字样,应用程序商店所有的应用程序或者由苹果公司自行开发,或者由与其签订协议的开发商进行开发。据此,原审法院认定苹果公司为应用程序商店的经营者,具有事实依据,应予维持。苹果公司主张艾通思公司为经营者,但是现有证据显示其仅负责向中国地区的最终用户收取和结算相关费用,并无其他经营之责,因此对于苹果公司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涉案应用程序是否为苹果公司提供、是否为未经授权的侵权应用程序,以及涉案网站www.apple.com.cn是否为苹果公司经营

虽然原审判决表述“苹果公司在其经营的AppStore上提供了涉案侵权应用程序”,确有错误,应予纠正,但是,原审判决已经认定涉案应用程序为第三方开发商开发,因此苹果公司以此表述错误为由主张原审判决应予撤销,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苹果公司主张原审判决未能查清涉案应用程序是否为未经授权的应用程序,但是就在案事实而言,被上诉人已经提供了初步证据证明涉案应用程序使用了涉案作品并且未经许可,故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认定该涉案应用程序侵权,并无不当。苹果公司的前述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涉案网站www.apple.com.cn是否为苹果公司经营,根据查明的事实,apple.com.cn域名归属苹果公司,北京苹果公司认可其为实际经营者。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存在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四、关于苹果公司是否应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对于第三方侵权行为是否属于应知

人民法院应当根据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过错,确定其是否承担教唆、帮助侵权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未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或者提供技术支持等帮助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帮助侵权行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过错包括对于网络用户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的明知或者应知;根据侵权的具体事实是否明显,综合考虑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服务应当具备的管理信息的能力、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主动对作品进行了选择、编辑、推荐等各种因素,综合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构成应知;网络服务提供者从网络用户提供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中直接获得经济利益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该网络用户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

由于苹果公司已经提供了涉案应用程序开发者的信息,因此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认定涉案应用程序系第三方开发商上传。苹果公司所经营的应用程序商店,是为开发者上传涉案应用程序供公众下载提供服务的,属于网络服务提供行为。由于苹果公司所经营的应用程序商店是一个以收费下载为主的网络服务平台,并且在与开发商的协议中,约定了固定比例的直接收益,因此可以认定苹果公司应对开发商的侵权行为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苹果公司以部分应用程序免费为由主张其不应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本案中,涉案应用程序使用了涉案作品的主要内容。苹果公司在可以明显知晓涉案应用程序为应用程序开发商未经许可提供的情况下,仍未采取合理措施,故可以认定苹果公司并未尽到注意义务,具有主观过错,其涉案行为构成侵权,原审法院相关认定正确,应予维持。苹果公司的该项主张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五、苹果公司的涉案行为是否属于法定的网络服务商的免责事项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为服务对象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供服务对象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并具备下列条件的,不承担赔偿责任:1、明确标示该信息存储空间是为服务对象所提供并公开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名称、联系人、网络地址;2、未改变服务对象所提供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3、不知道也没有合理的理由应当知道服务对象提供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4、未从服务对象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中直接获得经济利益;5、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书后,根据本条例规定删除权利人认为侵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苹果公司主张应用程序商店的经营者仅向开发商提供了上传、发布应用程序的存储空间,依据上述规定不应就开发商的侵权行为承担民事责任。然而,苹果公司对于应用程序商店具有较强的管控能力,并非简单地提供存储空间而已。通过包括《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和《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等一系列协议,苹果公司基本控制了该平台上应用程序开发的方向和标准,不但收费许可相关开发商使用其软件编写、测试可运行在iOS环境下的应用程序,为开发商提供相关作业系统、文档资料、软件(源代码和目标代码)、应用程序、示范代码、模拟器、工具、应用程序库存、API、数据等内容和服务,还要求开发商开发的所有应用程序必须向其提交并由其选择分销且同意酌情独自决定是否同意分销。苹果公司对于可以在应用程序商店上发布的应用程序采取了符合其自身政策需求的选择与挑选,而无需受到第三方开发者的限制。这与一般的信息存储空间网络服务提供存在差别。此外,如前文所述,苹果公司从涉案应用程序中直接获利,应当知道开发商侵权的事实。因此,苹果公司的前述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六、关于原审法院确定的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是否适当

根据查明的事实,中文在线公司在本案一审第二次开庭时明确了其有关要求苹果公司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因此苹果公司主张中文在线公司在一审期间已经放弃有关“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仍判令苹果公司停止侵权是错误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条的规定,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应当与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鉴于苹果公司应当知道开发商侵权行为而提供技术支持,构成帮助侵权,在开发商未参加本案诉讼的情况下,其理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苹果公司主张原审法院关于赔偿责任的认定错误,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认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既可以依据被告侵权使原告利润减少的数额,或者被告侵权复制品数量乘以原告每件复制品利润之积,也可以参照国家有关稿酬的规定的方法计算。原审判决以涉案作品的字数为基础,结合涉案作品的创作难度、市场价值,苹果公司具体的行为方式、侵权范围和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综合酌情确定损失数额,并对中文在线公司因本案支出的合理费用酌情予以考虑,并无不妥。

在本案二审诉讼中,苹果公司提交了艾通思公司出具的证明涉案应用程序的下载数量及获利的相关证据,因其为苹果公司单方提供,中文在线公司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本院不予采信。苹果公司还提供了《数字资源产品合作协议》用于证明业内使用作品的费用标准,中文在线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未持异议,但无其他证据印证,相关合同仍不足以证明为业内通行的作品许可使用收费标准,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苹果公司关于原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不合理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苹果公司的上诉主张及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四万五千八百九十元,由北京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一万五千八百九十元(已交纳),由苹果公司负担人民币三万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九千八百五十元,由苹果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雪松

审 判 员  潘 伟

代理审判员  孔庆兵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宋 爽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