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著作权合同> 裁判文书 > 正文   
路茗茗与广州出版社、太白文艺出版社、林达侵犯著作权纠纷案(两审;任何一个共有人不能阻止其他共有人正当地行使著作权)
添加时间:2018-9-10 17:05:13     浏览次数:137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5)一中民初字第1212号

原告路茗茗(曾用名路明),女,汉族,1979年11月9日出生,北京顺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理,住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甲25号6号楼4门422室。

委托代理人沈腾,北京市澍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沈鹏,男,汉族,1975年12月24日出生,北京师范大学讲师,住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集体。

被告广州出版社,住所地广州市东山区东风中路503号6楼。

法定代表人张德安,社长。

委托代理人张惠娟,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斌,女,汉族,1970年10月3日出生,广州出版社社长助理,住广州市东山区犀牛北街23号604房。

被告太白文艺出版社,住所地陕西省西安市北大街131号北楼。

法定代表人陈华昌,社长。

委托代理人朱鸿,男,汉族,1960年9月19日出生,陕西师范大学教授,住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区王家巷25号1—46号。

被告林达,女,汉族,1951年3月26日出生,北京世纪俊扬商务调查中心会计,住北京市海淀区北京大学503公寓307号。

委托代理人孙景仙,男,汉族,1968年2月1日出生,北京建筑工程学院教师,住北京市西城区展览路1号北京建筑工程学院。

原告路茗茗诉被告广州出版社、被告太白文艺出版社、被告林达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5年1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5年5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路茗茗及其委托代理人沈鹏,被告广州出版社的委托代理人张惠娟、杨斌,被告太白文艺出版社的委托代理人朱鸿,被告林达的委托代理人孙景仙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路茗茗诉称,1992年11月,我父亲路遥去世。路遥生前作品的著作权由我及其母亲林达依法继承。1997年6月6日,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路遥全集》图书出版合同和补充协议,合同有效期为10年。签约时,我尚未成年。1999年4月6日,我已成年,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未征得我同意,签订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林达同意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其他出版社联合出版《路遥全集》。1999年4月16日,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广州出版社签订了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的协议。2004年8月23日,我在西城区新华书店中发现了广州出版社出版的《平凡的世界》,才知道上述侵权事实。我认为,《路遥全集》的著作权应当由我和林达共有。林达在我未成年时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的合同,属于林达个人意思表示,不代表我的意愿。太白文艺出版社明知该书的著作权系我与林达共有,仍然和林达签订出版合同,主观上具有恶意,该合同应视为无效合同。我成年后,林达和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的补充合同及太白文艺出版社和广州出版社签订的联合出版合同,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应为无效。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确认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的《路遥全集》图书出版合同及补充合同无效;2、确认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广州出版社签订的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协议无效。

被告广州出版社及被告太白出版社辩称:路茗茗的诉讼请求无任何法律和事实依据。太白文艺出版社与林达签订合同时,路茗茗尚未成年,其权利由母亲林达行使法定代理权,路茗茗对此完全知晓。广州出版社及太白文艺出版社经著作权人授权并依法签订了相关合同,依法取得《路遥全集》的使用权,其出版行为不侵犯路茗茗使用权及获酬权,故请求法院驳回路茗茗的诉讼请求。

被告林达辩称,其与被告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的合同及补充合同,仅将自己拥有的权利授予对方,并未征得原告路茗茗的同意,被告太白文艺出版社也未要求我代表原告路茗茗。被告太白文艺出版社明知路遥作品的著作权由我和原告路茗茗共有,未征得原告路茗茗的同意,擅自与被告广州出版社联合出版《路遥全集》,后果应由被告太白文艺出版社和广州出版社部承担。

经审理查明:

路茗茗系路遥的女儿,林达系路遥的妻子。

1992年11月,路遥死亡。

1997年6月6日,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图书出版合同》,约定林达授予太白文艺出版社在合同有效期内,在华文地区以图书形式出版《路遥全集》中文本、中文繁体字本的专有使用权;林达保证拥有上述授予太白文艺出版社的权利;太白文艺出版社于1999年10月1日前出版该作品;太白文艺出版社向林达按30元/千字稿酬支付报酬;太白文艺出版社可以自行决定重印、再版;太白文艺出版社应将重印、再版印数通知林达,并在出书后按有关规定向林达支付印数稿酬;合同有效期为10年。

1999年4月6日,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林达同意太白文艺出版社提出的在原稿酬标准千字30元基础上增加千字10元的要求,林达同意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其他出版社联合出版的建议。

1999年4月16日,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广州出版社签订《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的协议》,约定太白出版社与广州出版社联合出版《路遥全集》,并共同拥有该全集的专有出版权;双方所享有权利、义务及期限以太白文艺出版社与林达于1997年6月6日所签合同为依据。

1999年5月10日,林达致函广州出版社及太白文艺出版社,同意广州出版社和太白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路遥全集》,并同意广州出版社力争以优质水平在1999年10月31日之前出版该全集,确保在1999年12月31日之前出版。

2000年9月,广州出版社和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路遥全集》第1版。《路遥全集》共计4本,书名分别为《路遥全集•长篇小说》、《路遥全集•散文•随笔•书信》、《路遥全集•短篇小说•剧本•诗歌》、《路遥全集•中篇小说》。2003年12月,《路遥全集》第4次印刷。

2000年12月22日至2002年12月10日,广州出版社向林达支付稿酬。

2001年11月,《路遥全集》荣获中国版协城市出版社工作委员会三届一次会议暨第十四届全国城市出版社社长年会优秀图书一等奖。

2003年4月13日,路茗茗致函广州出版社,称其全权处理路遥作品著作权事宜,认为广州出版社将《路遥全集》拆开出售不符合全集出版的出版惯例;该全集的出版时间晚于合同约定期限,属于违约行为;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于1999年4月6日签订的《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广州出版社与太白出版社于1999年4月16日签订的《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的协议》、林达于1999年5月10日致广州出版社和太白出版社的函件,未经路茗茗的同意,应属无效;广州出版社重印《路遥全集》,未寄送样书。

2003年8月13日,广州出版社回复路茗茗,认为合同具备法律效力和约束力。

2003年9月10日,林达与路茗茗签订《遗产继承协议书》,林达放弃对路遥生前所有作品著作权的继承权,由路茗茗全部继承;协议生效后,林达不得再行使对路遥生前作品著作权的任何处分权。

上述事实,有《图书出版合同》、《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的协议》、相关函件、荣誉证书、《路遥全集》的版权页、《遗产继承协议书》及当事人的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公民的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路遥死亡后,林达及路茗茗作为路遥的妻子和女儿,对路遥遗产享有法定继承权,二人共同享有路遥作品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该法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除为被监护人的利益外,不得处理被监护人的财产。监护人依法履行监护的权利,受法律保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0条规定,监护人的监护职责包括管理和保护被监护人的财产。

本案中,林达与路茗茗基于继承共同享有路遥作品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在路茗茗未满十八岁,尚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林达作为路茗茗的法定监护人,在不损害路茗茗利益的前提下,其有权处分路茗茗享有的路遥作品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林达作为路遥作品的著作权的共有财产权利人和该权利的共有人路茗茗的法定监护人,出于对共有财产权益增值的主观目的,其与太白文艺出版社于1997年6月6日签订的《图书出版合同》,内容未侵犯路茗茗所享有的路遥作品著作权中的共有财产权利,且该合同的履行在客观结果上对路茗茗是有利的。虽然路茗茗并非该合同所列明的相对方,但其实质上是合同的权益人之一。因该出版合同并未违反国家相关法律规定,太白文艺出版社已对合同相对方主体资质尽了合理的注意义务,且该合同系签约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故依法应定为有效合同。

虽然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于1999年4月6日签订《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时,路茗茗已年满十八岁,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能够独立行使民事权利,但基于该合同是《图书出版合同》的补充合同,双方签约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履行《图书出版合同》,合同内容确系签约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未侵害路茗茗的合法权益,且未违反国家相关法律规定,故亦应认定为有效合同。《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表明林达同意太白文艺出版社可与其他出版社联合出版《路遥全集》,该意思表示并未侵犯路遥作品著作权中财产权利的共有人路茗茗的合法权益,其客观结果对路茗茗是有利的,故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广州出版社签订《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的协议》,亦属有效。因此,路茗茗主张上述三份合同无效,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林达关于其所签署的二份合同不代表路茗茗意思表示的辩称,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一款及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0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路茗茗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原告路茗茗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1000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彭文毅

代理审判员 赵静

代理审判员 邢军

二〇〇五年六月十日

书记员 张颖岚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6)高民终字第78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路茗茗(曾用名路明),女,汉族,1979年11月9日出生,北京顺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理,住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甲25号6号楼4门422室。

委托代理人沈腾,北京市澍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出版社,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东山区东风中路503号6楼。

法定代表人徐卫,社长。

委托代理人杨斌,女,汉族,1970年10月3日出生,该社社长助理,住广东省广州市东山区犀牛北街23号604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太白文艺出版社,住所地陕西省西安市北大街131号北楼。

法定代表人李丽玮,社长。

委托代理人朱鸿,男,汉族,1960年9月19日出生,陕西师范大学教授,住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区王家巷25号1—46号。

原审被告林达,女,汉族,1951年3月26日出生,北京世纪俊扬商务调查中心会计,住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甲25号6号楼4门422号。

委托代理人王洪林,男,汉族,1969年11月24日出生,北京市高薪技术知识产权研究所副所长,住北京市海淀区海淀教委海淀大街28号。

上诉人路茗茗因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5)一中民初字第121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2006年6月8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6年7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路茗茗及其委托代理人沈腾,被上诉人广州出版社的委托代理人杨斌,被上诉人太白文艺出版社的委托代理人朱鸿,原审被告林达的委托代理人王洪林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路茗茗系路遥的女儿,林达系路遥的妻子。1992年11月,路遥死亡。1997年6月6日,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图书出版合同》。1999年4月6日,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林达同意太白文艺出版社提出的在原稿酬标准千字30元基础上增加千字10元的要求,林达同意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其他出版社联合出版的建议。1999年4月16日,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广州出版社签订《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的协议》。1999年5月10日,林达致函广州出版社及太白文艺出版社,同意广州出版社和太白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路遥全集》。2000年9月,广州出版社和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路遥全集》第1版。2003年4月13日,路茗茗致函广州出版社,称其全权处理路遥作品著作权事宜。2003年9月10日,林达与路茗茗签订《遗产继承协议书》,林达放弃对路遥生前所有作品著作权的继承权,由路茗茗全部继承;协议生效后,林达不得再行使对路遥生前作品著作权的任何处分权。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路遥死亡后,林达及路茗茗作为路遥的妻子和女儿,对路遥遗产享有法定继承权,二人共同享有路遥作品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在路茗茗未满十八岁,尚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林达作为路茗茗的法定监护人,在不损害路茗茗利益的前提下,其有权处分路茗茗享有的路遥作品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林达作为路遥作品的著作权的共有财产权利人和该权利的共有人路茗茗的法定监护人,出于对共有财产权益增值的主观目的,其与太白文艺出版社于1997年6月6日签订的《图书出版合同》,内容未侵犯路茗茗所享有的路遥作品著作权中的共有财产权利,且该合同的履行在客观结果上对路茗茗是有利的。太白文艺出版社已对合同相对方主体资质尽了合理的注意义务,且该合同系签约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故依法应认定为有效合同。虽然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于1999年4月6日签订《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时,路茗茗已年满十八岁,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能够独立行使民事权利,但基于该合同是《图书出版合同》的补充合同,双方签约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履行《图书出版合同》,合同内容确系签约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未侵害路茗茗的合法权益,且未违反国家相关法律规定,故亦应认定为有效合同。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广州出版社签订《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的协议》,亦属有效。因此,路茗茗主张上述三份合同无效,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林达关于其所签署的二份合同不代表路茗茗意思表示的辩称,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采信。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一款及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0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路茗茗的诉讼请求。

路茗茗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其诉讼请求。理由是:原审判决的认定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的补充合同内容涉及对路茗茗著作权的重大处分,应当征得路茗茗本人的同意,故该合同及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广州出版社签订的协议均属无权处分的合同。林达作为路茗茗的监护人,应当以法定代理人的身份实施相应行为。原审判决认定合同的履行在客观结果上对路茗茗是有利的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也不能代替路茗茗做出这样的判断。原审判决认定太白文艺出版社构成善意第三人是错误的,该出版社于1997年与林达签订合同时,明知路遥有一女路茗茗,仍只与林达签订合同,合同应属无效。广州出版社、太白文艺出版社、林达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路遥为我国知名作家,于1992年11月去世。路茗茗系路遥的女儿,林达系路遥的妻子。

1997年6月6日,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图书出版合同》,约定林达授予太白文艺出版社在合同有效期内,在华文地区以图书形式出版《路遥全集》中文本、中文繁体字本的专有使用权;林达保证拥有上述授予太白文艺出版社的权利;太白文艺出版社于1999年10月1日前出版该作品;太白文艺出版社向林达按30元/千字稿酬支付报酬;太白文艺出版社可以自行决定重印、再版;太白文艺出版社应将重印、再版印数通知林达,并在出书后按有关规定向林达支付印数稿酬;合同有效期为10年。1999年4月6日,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林达同意太白文艺出版社提出的在原稿酬标准千字30元基础上增加千字10元的要求,林达同意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其他出版社联合出版的建议。

1999年4月16日,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广州出版社签订《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的协议》,约定太白出版社与广州出版社联合出版《路遥全集》,并共同拥有该全集的专有出版权;双方所享有权利、义务及期限以太白文艺出版社与林达于1997年6月6日所签合同为依据。

1999年5月10日,林达致函广州出版社及太白文艺出版社,同意广州出版社和太白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路遥全集》,并同意广州出版社力争以优质水平在1999年10月31日之前出版该全集,确保在1999年12月31日之前出版。

2000年9月,广州出版社和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路遥全集》第1版。《路遥全集》共计4本,书名分别为《路遥全集•长篇小说》、《路遥全集•散文•随笔•书信》、《路遥全集•短篇小说•剧本•诗歌》、《路遥全集•中篇小说》。2003年12月,《路遥全集》第4次印刷。

2000年12月22日至2002年12月10日,广州出版社向林达支付稿酬。

2001年11月,《路遥全集》荣获中国版协城市出版社工作委员会三届一次会议暨第十四届全国城市出版社社长年会优秀图书一等奖。

2003年4月13日,路茗茗致函广州出版社,称其全权处理路遥作品著作权事宜,认为广州出版社将《路遥全集》拆开出售不符合全集出版的出版惯例;该全集的出版时间晚于合同约定期限,属于违约行为;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于1999年4月6日签订的《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广州出版社与太白出版社于1999年4月16日签订的《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的协议》、林达于1999年5月10日致广州出版社和太白出版社的函件,未经路茗茗的同意,应属无效;广州出版社重印《路遥全集》,未寄送样书。

2003年8月13日,广州出版社回复路茗茗,认为合同具备法律效力和约束力。

2003年9月10日,林达与路茗茗签订《遗产继承协议书》,林达放弃对路遥生前所有作品著作权的继承权,由路茗茗全部继承;协议生效后,林达不得再行使对路遥生前作品著作权的任何处分权。

上述事实,有《图书出版合同》、《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的协议》、相关函件、荣誉证书、《路遥全集》的版权页、《遗产继承协议书》等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在案证明。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的《图书出版合同》、《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广州出版社签订的《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的协议》是否为有效合同。

林达与路茗茗是路遥作品著作权财产权利的共有人。从共同著作权人的角度看,对于不可分割的著作权,如何行使著作权,由当事人约定,任何一个共有人不能阻止其他共有人正当地行使著作权。一个共有人行使著作权,视同所有共有人共同行使著作权。行使著作权获得的收益由共同著作权人共有。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图书出版合同》,是正当行使著作权的行为,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基于共同著作权人和路茗茗的法定监护人的双重身份,出于对共有财产权益增值的主观目的,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于1997年6月6日签订的《图书出版合同》,内容未侵犯路茗茗所享有的路遥作品著作权中的共有财产权利。

林达与太白文艺出版社于1999年4月6日签订《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时,路茗茗已年满十八岁,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能够独立行使民事权利,虽然太白文艺出版社应当征求路茗茗的意见,但是基于对前述合同相对方的信赖,以及对林达与路茗茗为母女的这种关系的认识,太白文艺出版社有理由相信路茗茗已知晓合同的存在并无异议。由于该补充合同提高了稿酬标准,并确定通过联合出版的方式促成《路遥全集》的尽快出版,未违反国家相关法律规定,为有效合同。

由于《图书出版合同》、《关于增加〈路遥全集〉稿酬的补充合同》有效,太白文艺出版社与广州出版社签订的《关于联合出版〈路遥全集〉的协议》亦有效。林达2003年9月10日放弃对路遥作品著作权财产权利的共有权的效力不具有追溯力,因此,其此前行使相关权利的行为对第三人是有效的。因此,路茗茗主张上述三份合同无效,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路茗茗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千元,均由路茗茗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辉

代理审判员 岑宏宇

代理审判员 张冬梅

二〇〇六年九月六日

书记员 耿巍巍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