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信息网络传播权> 提供搜索链接服务> 裁判文书 > 正文   
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8-8-28 15:59:13     浏览次数:151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京知民终字第796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西大望路1号B座506室。

法定代表人侯钟瑜,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雷,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荷舒,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后永康胡同17号1-853A室。

法定代表人徐蕾蕾,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郭志,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动艺时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动艺时光公司)与被上诉人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盛世骄阳公司)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简称一审法院)于2015年3月16日作出的(2015)朝民(知)初字第5252号民事判决(简称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5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15年6月3日,上诉人动艺时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荷舒、被上诉人盛世骄阳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志到本院接受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盛世骄阳公司一审诉称:盛世骄阳公司拥有电影《嘻游记》(简称涉案电影)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2013年7月,盛世骄阳公司发现动艺时光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www.mtime.com时光网网站上向公众提供了该电影的在线播放服务,严重侵害了盛世骄阳公司的合法权益。故盛世骄阳公司请求法院判令动艺时光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3万元。

动艺时光公司一审辩称:首先,涉案电影并不存储在动艺时光公司运营的时光网上,动艺时光公司提供的是链接服务,点击相关电影链接后会跳转至爱奇艺网站在线播放,因此,动艺时光公司设置链接的行为并非使用涉案电影的行为;其次,动艺时光公司网站上针对涉案电影的简介等内容也不属于对作品本身的使用;第三,动艺时光公司的涉案行为并未给盛世骄阳公司造成任何经济损失;第四,盛世骄阳公司在诉前并未向动艺时光公司发送权利通知,动艺时光公司在被诉后删除了相关链接,因此动艺时光公司不存在过错。综上,动艺时光公司不同意盛世骄阳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请求法院予以驳回。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盛世骄阳公司提交的涉案电影《嘻游记》刻录光盘显示署名情况为:华强方特影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华强公司)、北京紫禁城影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紫禁城公司)、泰吉世纪(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泰吉公司)、天津华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摄制。电审故字(2010)第056号《电影片公映许可证》载明,涉案电影的出品单位和摄制单位均为上述四家公司。

2010年6月4日,泰吉公司出具《声明》,承诺涉案电影从未发行正版音像光盘,如今后发行正版音像光盘,保证片尾列明的权利人与向盛世骄阳公司提供的刻录光盘一致,正版光盘彩封不再增加其他权利人。

同日,天津华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华唐公司)出具《声明》,表明涉案电影片尾署名“联合摄制”和“电影公映许可证电审故字(2010)第056号”上“出品单位”处出现笔误,误将该公司名称标注为“天津华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经查询,在天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官方网站上未查询到天津华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信息。

同日,华唐公司、紫禁城公司、华强公司分别出具《声明》,均表明该公司享有涉案电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及与此有关的完整的财产权利,现授权泰吉公司独家享有,其亦有权以自己的名义维权或对外进行处分,同时有权将前述权利转让给第三方。

2010年7月2日,泰吉公司出具《授权书》,将涉案电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专有使用权及发行权授予盛世骄阳公司,以及以其自己名义在授权范围内对非法使用该片的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网站、网吧)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授权期限为5年,自2010年7月2日至2015年8月16日。

2012年10月,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爱奇艺公司)与盛世骄阳公司签署《盛世骄阳﹤中国骑兵﹥等节目非独家影视剧许可使用协议》(简称《许可使用协议》,约定盛世骄阳公司将63部影视作品授权在爱奇艺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平台(iqiyi.com、qiyi.com、baidu.com、skycn.com、qianqian.com、hao123.com)及爱奇艺公司的软硬件客户端使用,无转授权(包含网络VOD、P2P、下载)。接收终端为计算机、互联网电视、手机、pad。爱奇艺公司及平台不得以任何方式授权任何第三方使用授权节目。如爱奇艺公司及平台需在第三方平台进行推广并链接回爱奇艺公司网站播放及观看,则爱奇艺公司需提前书面告知盛世骄阳公司上述链接情况,并得到盛世骄阳公司的书面认可后,方可使用。否则视为爱奇艺公司超授权范围使用授权节目。授权节目清单中包括涉案电影《嘻游记》,授权期间为2012年10月15日至2013年10月14日。

网址为http://www.mtime.com的时光网为动艺时光公司运营。时光网上既有众多电影,也有电影的影评。在时光网搜索栏输入“嘻游记”进行全站搜索,可以得到多个搜索结果,包括有影视结果和文章结果。点击影视结果中的嘻游记图标,进入相关页面显示有涉案电影的海报、导演、演员、上映时日、剧情介绍等信息,并且有评分信息,上述网页均在时光网域名下。在上述网页的最下方显示有“嘻游记-正版全片在线观看”栏目,该栏目中有多个点击项目。点击标注来源为“奇艺”的“标清版”图标后,页面跳转至爱奇艺公司运营的网址为http://www.iqiyi.com的爱奇艺网电影频道下进行在线播放。播放的内容与盛世骄阳公司主张的涉案电影内容一致。2013年6月13日,盛世骄阳公司申请北京市公明公证处对上述查找、播放涉案电影的过程进行了证据保全公证。

另查一,2012年6月,爱奇艺公司与动艺时光公司曾就爱奇艺公司向动艺时光公司提供匹配视频链接内容供后者网友在线点播合作事宜签署《合作协议》,约定:爱奇艺公司向动艺时光公司提供匹配视频链接,供网友进行点播,具体方式为爱奇艺公司提供其自身网站视频内容播放索引,具体内容为爱奇艺网电影频道和电视剧频道内的所有上映或未上映的影片全片;动艺时光公司负责在其网站在线视频搜索产品的相关页面匹配链接播放以上视频内容,展示形式为在动艺时光公司在线视频搜索产品的相关页面的相关条目页面展示爱奇艺公司的视频内容,视频缩略图及下方链接地址均设置为活链接,点击回到爱奇艺网该影片的播放页面;爱奇艺公司负责视频内容索引的日常维护和更新,负责承担向动艺时光公司提供的视频链接内容的在线播放带宽、服务器成本;动艺时光公司负责对爱奇艺公司提供的视频链接内容进行日常更新、维护,以保证网友正常观看,负责在其网站在线视频搜索产品的相关页面匹配链接指向由爱奇艺公司提供的影视全片内容。协议有效期自2012年6月25日至2013年6月24日。

另查二,动艺时光公司未举证证明其与爱奇艺公司的涉案合作经过了盛世骄阳公司的书面认可,盛世骄阳公司亦明确表示就爱奇艺公司与动艺时光公司的涉案合作行为并未向爱奇艺公司出具过相关书面认可文件。

另查三,诉讼中,盛世骄阳公司明确表示本案仅向动艺时光公司主张权利。

一审法院认为:

根据涉案电影的公映许可证载明的信息、片尾署名情况并结合相关权利人出具的授权文件,在没有相反的证据情况下,可以确认盛世骄阳公司在授权期限内及授权区域内取得了涉案电影《嘻游记》的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其有权提起本案诉讼。

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尤其是结合爱奇艺公司与动艺时光公司之间签署的《合作协议》内容,可以确认涉案电影存储在爱奇艺公司的服务器上,爱奇艺公司向动艺时光公司提供了涉案电影的匹配链接接口,动艺时光公司据此在其经营的时光网上建立了指向该电影的链接。因此,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动艺时光公司在本案中实施的链接行为是否构成侵权,是否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首先,从主观上来看,爱奇艺公司与动艺时光公司对于一方提供节目内容,一方在自己的网站上建立定向链接,且通过该种链接方式推广爱奇艺公司的视频资源,具有充分的意思联络;其次,从客观行为来看,盛世骄阳公司与爱奇艺公司的使用协议中明确限定了涉案电影的使用方式,即如爱奇艺公司及平台需在第三方平台进行推广并链接回爱奇艺公司网站播放及观看,则爱奇艺公司需提前书面告知盛世骄阳公司上述链接情况,并得到盛世骄阳公司的书面认可后,方可使用。否则视为爱奇艺公司超授权范围使用授权节目。现动艺时光公司与爱奇艺公司的涉案合作方式恰恰落入了上述约定的范围,但动艺时光公司并未举证证明爱奇艺公司就涉案合作方式经过了盛世骄阳公司的书面认可。因此,动艺时光公司与爱奇艺公司的涉案合作,显然超出了使用协议约定的范畴,且会导致盛世骄阳公司丧失一次对外进行非独家授权并据此获益的机会。因此,在此情况下,动艺时光公司的链接行为不具有合法的前提;最后,在爱奇艺公司超出授权范围与动艺时光公司通过涉案链接行为推广自己的视频资源的情况下,却导致盛世骄阳公司丧失一次对外进行非独家授权并据此获益的机会,给盛世骄阳公司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且该损失与爱奇艺公司、动艺时光公司的行为具有因果关系。

综上,从侵权构成要件来看,动艺时光公司主观上具有过错,客观行为不具有合法前提,且其涉案链接行为也给盛世骄阳公司造成了损失,故动艺时光公司在本案中所实施的链接行为已经不是单纯的网络服务行为,虽然表面上看单纯的设置链接行为确实不属于对涉案电影的使用,但从二者行为的整体上看,动艺时光公司是以链接为技术手段,与爱奇艺公司分工协作,共同向网络用户提供涉案电影的行为。该行为侵犯了盛世骄阳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动艺时光公司应当为此承担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

对于赔偿经济损失的具体数额,盛世骄阳公司未举证证明其因动艺时光公司涉案侵权行为所遭受的损失数额,也未举证证明动艺时光公司为此所获利益数额,故将综合考虑涉案电影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涉案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动艺时光公司的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酌情确定具体赔偿数额。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简称《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动艺时光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盛世骄阳公司经济损失四千元;二、驳回盛世骄阳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动艺时光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上诉称:

一、上诉人设置链接的行为未侵犯被上诉人对涉案电影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其一,上诉人链接指向的是被上诉人已授权爱奇艺公司在其平台上播放的正版视频而非侵权作品,其设置链接的行为具有合法性。其二,上诉人的链接行为不属于超出授权范围的转授权第三方使用。被上诉人主张权利的基础是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故不应根据其与爱奇艺公司的协议来判定上诉人的链接行为是否侵权。在被上诉人不向爱奇艺公司主张违约责任的情况下,一审判决基于被上诉人与爱奇艺公司之间的协议约定和限制,来认定上诉人侵权,实际上是混淆了这两类法律关系判断的基础。即使一定要从被上诉人对爱奇艺公司的授权范围来考量本案,上诉人的链接行为本质上属于对影视作品相关信息的集成,也不属于“使用”涉案电影的行为,故不存在侵犯涉案电影信息网络传播权的问题。其三,上诉人与爱奇艺公司的合作形式不同于一般合作中的链接网站的双向推广,而只是单项推广爱奇艺公司授权作品的播放,上诉人也未因此直接从爱奇艺公司获取任何经济利益。这一合作形式给上诉人带来的利益主要是为用户查找正版视频提供便利,优化了用户体验,这一利益的产生来源于上诉人在资讯收集整理方面的工作,与被上诉人的著作权无关。

二、上诉人的行为未造成被上诉人利益损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其一,上诉人行为未分散或降低被上诉人所授权平台的在线观看数量,亦未造成被上诉人对外授权的交易机会损失,因为用户能够明白上诉人提供的是作品信息,而不是作品本身,不构成作品的新来源。且被上诉人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存在损失。其二,上诉人在设置链接过程中不存在过错并已及时停止了涉案链接行为。上诉人在整个设置链接的过程中并不明知或应知作品可能超授权范围使用,且上诉人在与爱奇艺公司的协议中设置了由爱奇艺公司“承诺对所提供的视频内容均拥有合法版权,且承担完全的法律责任”的条款,在合作涉及海量影视作品,不可能一一核实授权的情况下,上诉人已经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其三,一审判决酌定的赔偿数额极不合理。

综上,上诉人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一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盛世骄阳公司口头答辩称:上诉人与爱奇艺公司合作设置链接的行为间接侵犯了被上诉人对涉案电影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主观上来说,上诉人未对爱奇艺公司是否有权允许对外设置链接进行审查,未尽到合理的审查义务。客观上来说,上诉人设置链接的行为为他人获取涉案电影提供了帮助,该行为使被上诉人丧失了一次对外进行非独家授权并据此获益的机会。因此,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双方当事人对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补充查明,爱奇艺公司(甲方)与盛世骄阳公司(乙方)签署的《许可使用协议》中还约定了以下内容:

如甲方及平台需在第三方平台进行推广并链接回甲方网站播放及观看,则甲方需提前书面告知乙方上述链接情况,并得到乙方的书面认可后,方可使用。乙方书面同意后的第三方平台,不视为侵权,不追究甲方及第三方平台的相关法律责任。乙方未能书面同意的,甲方不得擅自与第三方平台、网站链接、合作使用授权节目,否则乙方视甲方为超授权范围使用授权节目,其他链接网站为侵权,并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甲方仅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授权影视节目,无转授权,不得以各种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合作/链接/深度链接/播放器嵌套/平台共建/以CP或SP形式合作等方式授权或许可任何第三方以任何方式使用授权节目。如甲方超越授权范围使用授权节目,则甲方独立承担因此造成的一切法律后果,与乙方无涉。经乙方书面通知2个工作日内,甲方仍不停止以本条所述方式开展的合作,则乙方有权单方面终止本协议,并不退还任何甲方已经支付的费用。

二审询问过程中,盛世骄阳公司明确表示其在本案中主张动艺时光公司间接侵犯了其就涉案电影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认为动艺时光公司的设链行为应当得到其授权,未获其授权的设链行为不具备合法性。

上述事实,有涉案电影光盘、电影公映许可证、《声明》、《授权书》、《许可使用协议》、公证书、《合作协议》、一审法院的庭审笔录、谈话笔录及本院询问笔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根据双方当事人二审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上诉人在其网站上建立与爱奇艺公司网站关于涉案电影的合作链接是否侵犯被上诉人对涉案电影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以及应当承担何种民事责任。论证该问题要从界定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权利边界入手,在分析爱奇艺公司涉案行为性质的基础上加以判断。

一、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权利边界及受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行为边界

知识产权作为对世权,特点之一在于权利的法定性。知识产权权利法定体现在知识产权的种类、权利内容、授权条件、保护期限等内容必须由法律确定,而不得在法律之外自由创设。知识产权权利法定,能够恰当划清知识产权权利人享有权利的边界,划清个体利益与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之间的界限。在法定范围之内,知识产权权利人享有专有性权利,充分保护权利人个体利益;而在法定范围之外,知识产权权利人不再享有专有性权利,可由国家和社会公众共享知识产品权利,以兼顾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

作为著作权权项之一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也有其特定的权利范围和权利边界。根据《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的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是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因权利的行使最终通过对受该权利控制的行为的支配来实现,故受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行为,是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行为。

一般认为,信息网络传播行为,是一种向公众提供作品的行为,是指将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上传至或以设置共享文件、利用文件分享软件等其他方式将其置于向公众开放的网络服务器中,使公众可以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行为。判断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行为是否构成信息网络传播行为,通常应以传播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是否由网络服务提供者上传或以其他方式置于向公众开放的网络服务器上为标准。

互联网的本质是互联互通,链接是实现互联互通的基本手段。链接作为网络技术服务之一,其作用在于对指定的目标网页或网页中的特定内容提供指引,用户点击链接之后,从被链接网站的服务器中直接获得相关信息。链接行为本身并未对信息进行复制、存储,亦不能从技术上完全控制被链接网站的信息,一旦被链接网站网址发生变化或者网站采取加密等限制访问措施,用户的访问要求就会被拒绝。由此可见,链接是一种信息定位工具,是在信息已经被提供、已处于网络传播状态下时方便用户查询、获得信息的手段,提供链接服务并非传播信息的行为。因此,尽管链接行为客观上扩大了被链接作品或制品的传播范围,但链接行为本身不属于受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行为。

二、爱奇艺公司涉案行为的性质及是否侵犯被上诉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本案中,根据已查明的事实,涉案电影存储于爱奇艺公司的网络服务器上,网络用户在上诉人经营的时光网上点击相关图标后,页面跳转至爱奇艺网站电影频道下进行在线播放。爱奇艺公司实施了在其网站提供涉案电影,以及向上诉人提供涉案电影的匹配链接接口的行为。上诉人实施了在自己的网站上建立与爱奇艺网站的定向链接,推广爱奇艺网站上播放的涉案电影的行为。由于链接行为本身不能直接提供作品,通过链接若想达到使公众获得作品的结果,必须满足被链对象提供了相应作品的条件。因此,对于公众通过上诉人经营的时光网这一路径从爱奇艺网站获得涉案电影这一结果来说,爱奇艺公司的行为是主行为,上诉人的行为是辅助行为。

无论是采用间接侵权还是共同侵权的说法,若要认定辅助行为构成侵权行为,则先要认定主行为是侵权行为,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具体到本案中,只有爱奇艺公司在其网站提供涉案电影的行为或者爱奇艺公司向上诉人提供涉案电影的匹配链接接口的行为侵犯被上诉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上诉人在其网站上建立指向爱奇艺网站涉案电影的链接行为才可能侵犯被上诉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毋庸置疑,根据爱奇艺公司与被上诉人签署的《许可使用协议》,在被控侵权行为发生期间内,爱奇艺公司在其网站提供涉案电影的行为已经获得了被上诉人的许可,不侵犯被上诉人对涉案电影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而如前所述,链接行为不属于受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行为,故爱奇艺公司向上诉人提供涉案电影的匹配链接接口以便上诉人建立指向涉案电影的链接的行为,也不属于受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行为,因此,该行为也不侵犯被上诉人对涉案电影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综上,爱奇艺公司的涉案行为不侵犯被上诉人对涉案电影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三、上诉人涉案行为的性质及是否侵犯被上诉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上诉人在本案中实施了在其网站建立与爱奇艺网站的定向链接,推广爱奇艺网站上播放的涉案电影的行为。如上所述,链接行为本身并不直接提供作品、不属于受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行为,因此上诉人的行为不可能直接侵犯被上诉人对涉案电影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同时,该链接行为作为爱奇艺公司向公众提供涉案电影行为的辅助行为,由于爱奇艺公司的主行为不侵犯被上诉人对涉案电影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故上诉人的行为亦不侵犯被上诉人对涉案电影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关于上诉人是否属于与他人以分工合作方式共同提供涉案电影。本院认为,上诉人经营的时光网系影视资讯的集成平台,上诉人通过对影视评论、影视海报、演职人员等影视作品相关信息的收集、分类、整理、编辑,向社会公众提供网络信息服务。同时,也在其经营的网站上提供搜索、链接并对相关匹配链接进行维护的网络服务。上诉人与爱奇艺公司的合作是对爱奇艺网站上传播的涉案电影的推广,在帮助爱奇艺网站上的授权影片扩大传播范围的同时,通过提供有效的正版链接增强用户获取信息的便利和改善用户体验,以增加用户粘性、吸引更多的用户,进而带来更多的经济利益。因此双方的合作并非是共同提供作品层面的合作,而是内容提供者和服务提供者之间各取所需的合作。因此,上诉人实施的涉案行为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所指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与他人以分工合作等方式共同提供作品的行为”。

被上诉人主张,其与爱奇艺公司的《许可使用协议》中明确约定“如爱奇艺公司及平台需在第三方平台进行推广并链接回爱奇艺公司网站播放及观看,则爱奇艺公司需提前书面告知被上诉人上述链接情况,并得到被上诉人的书面认可后,方可使用,否则视为爱奇艺公司超授权范围使用授权节目,其他链接网站为侵权”,上诉人的涉案行为在上述约定范围内且未得到授权,故构成侵权行为。对此本院认为,如前所述,知识产权遵循权利法定原则,受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行为的范围应由法律规定,合同双方无权自由约定侵权行为的构成,否则可能会不合理的影响社会公众在专有权利之外对知识产品的自由享用,破坏权利人、网络服务提供者和社会公众间的利益平衡。上述“视为爱奇艺公司超授权范围使用授权节目”的约定,是爱奇艺公司基于合同意思自治原则对自身行为的拟制性和限制性约定,这种限制性约定,实质是对爱奇艺网站传播涉案电影的推广方式的限制,而非对信息网络传播权本身的限制。上述“其他链接网站为侵权”的约定,不仅因合同不得自由约定侵权行为的构成而不具备效力,还因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对合同外第三方,即上诉人,不产生任何效力。

被上诉人主张,上诉人未对爱奇艺公司是否有权允许对外设置链接尽到审查义务,主观上存在过错,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对此本院认为,上诉人作为链接服务提供者,因存在主观过错而承担侵权责任的前提是所链接的内容属于未经权利人许可而传播的内容,本案中这个前提不存在。由于上诉人链接行为的对象系经被上诉人许可后合法传播的作品,即便被上诉人对许可传播的作品设置了推广限制,上诉人的链接行为也不构成对被上诉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这好比商场外引导潜在顾客进店购物的推销员,即便商品供应商禁止商场以上述方式推广其所供商品,也不会因商场和推销员的推广行为导致有合法来源的商品变得不合法。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指向权利人许可传播作品的链接不违反著作权法的立法宗旨和互联网的精神。著作权法在保护权利人著作权的同时,亦鼓励有益智力成果的传播,以促进文化和科学事业的繁荣,保障社会公众获取信息的自由。网络环境下的著作权保护亦是如此。在被链接网站传播的作品属于权利人授权使用的情况下,上诉人的链接行为客观上提高了网络用户接触正版作品的机会,促进了正版作品的传播,亦符合互联互通的互联网本质。关于被上诉人所称上诉人的行为使其丧失了一次对外进行非独家授权并据此获益的机会,本院认为,首先,潜在商业机会的丧失并非侵权构成的充分条件;其次,由于上诉人的行为并未增加互联网上涉案电影的来源,只是扩大了授权平台的播放数量,因此被上诉人完全可以通过与授权平台之间约定合理的使用费支付方式来进行利益平衡。

综上,上诉人实施的涉案行为不侵犯被上诉人对涉案电影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有误,本院依法予以撤销。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朝民(知)初字第5252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二百七十五元,由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周丽婷

审判员 姜庶伟

审判员 张晰昕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五日

法官助理 谭乃文

书记员 宋然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