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领域
其他领域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领域 > 家事> 自己 > 正文   
父亲四周年祭
添加时间:2018-6-24 9:17:17     浏览次数:662

四年前的今天,父亲因脑干出血永远离开了我们。

父亲去世得非常可惜。2009年胃癌大手术,胃切除了一多半,伤口达几十厘米。父亲元气大伤,2013年年初才慢慢恢复过来,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喘息,紧接着发现肺癌,又历经了半年常人难以忍受的放化疗。父亲性格坚强,从不叫苦。这次放化疗后父亲恢复得又快又好,但离父亲去世,也不过半年多一点的时间。

父亲的生命力极为顽强,之前的坐骨神经痛、交通事故、胃癌、肺癌,事事凶险,但都没有将其击倒。即便是这次呈喷射状的脑干出血,换做一般人可能会顷刻丧命,但父亲在住院后还存活了一周多的时间,尽管再也没有睁开过眼睛,再也没有说一句话,但还是长出了一两公分的胡子,呈现出了生命的迹象。

大哥说父亲在去世时发出了一声叹息,父亲肯定是不甘心,我们全家人都不甘心。

父亲刚去世的那段时间,尤其不堪回首。

大嫂对母亲说,在处理完父亲后事回莱芜上班的途中,大哥掉了一路子的眼泪。

我自己那段时间白天恍恍惚惚,晚上久久难以入睡,入睡以后经常梦到父亲,还经常醒来,一醒来就想到父亲,又辗转反侧,难以继续入睡。

那段时间我经常回去看望母亲,母亲几次对我说,你父亲那体格,再活十年也没有问题,哪怕再活五年也好呀。

母亲非常伤心,看到亲友就会倾诉、流泪。亲友们赶紧进行安慰,我在旁边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竟不知该说些什么,也不知该做些什么。

母亲对我妹妹说,家破了,没有家了,欣欣在旁边听到后说:“姥姥,谁说你没有家了,我们家、我大舅二舅三舅家,都是你的家”。母亲感到安慰,我觉得我还不如欣欣。

去年夏天回家探望母亲,母亲对我女儿说:“你爷爷去世的头两年,我从外面遛弯回来,老觉得你爷爷在家里等着,到第三年才慢慢适应过来。” 没有人知道这是一个多么艰难的过程,母亲向我们展现了她的顽强。

2018年春节,姨家表弟来串门,说到了父亲,惹得母亲母亲又留下了眼泪,我赶紧把话题岔开。

父亲去世以后,母亲明显苍老了。2016年脑梗,手脚已经有些不便,2018年春节时跟我说现在容易摔跤,我不禁有些担心。

我自己也感觉老了不少,尤其是记忆力大幅减退,衰老的过程就像在走一条下坡路,不可逆转,无法控制。

我们都苍老了,催我们老的,除了无情的岁月,还有失去亲人的悲伤。

天若有情天亦老。

一个人最伤心的,莫过于失去至亲。如果说肌肤之伤的愈合只需要几天,伤筋动骨一百天,那么失去亲人是伤在心上,永远无法愈合。

父亲刚刚去世那段时间,我难以置信,也不愿意相信,感觉就像处在惊涛骇浪之中,整个世界都在摇晃,都不真实。经过几年的沉淀,对父亲的思念更像是一条长流的小河,虽不湍急,却永不停歇。

2009年父亲胃癌手术,他怕影响我工作,没有通知我。一个大手术,通常需要亲人的照顾、安慰、鼓励,父亲的做法,展示了他无私的一面,也展示了他坚强的一面。手术期间,全赖其他亲人照顾。根据我对父亲以往的了解,他也不会通知我。我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坐骨神经痛,小腿肚痛得小了一半,他在六汪医院住院,怕影响我学习,也没有通知我,而六汪医院与我就读的六汪中学不过数百米之遥。

父亲胃癌手术后,我回家探望。父亲不顾大病初愈,亲自到村河东迎接我,他嘴里说着“大忙忙的,回来咋”,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我们父子俩均兴高采烈。

在回家的那有限几天里,几乎每天下午父亲都会和我到西沟遛弯。西沟是父亲和我共同出生长大的地方,小时候在沟里放过鹅、牧过马,夏天晚上在青石台上乘过凉,西沟承载了我太多童年的记忆。我们会沿着西沟绕很大的弯子,一路聊七聊八,感觉走多远都不累,走多长时间都不厌倦,说多少话都不嫌多。这次回家,我发现了一种叫美洲商陆的植物,在此扎根并形成了一定声势。

晚上有时候父亲带我到他最好的朋友家去串门。大多数时候是聊天,聊我们家支股的来历,上辈子的恩恩怨怨,其实也不涉及很大利益,还有其他很多。聊着聊着,在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也不知道是谁先睡着的。

有一天下午,父亲带我去看村里自来水的水源地。我们穿越了北土场往北的一片树林。微风拂过,秋日的阳光透过摇动的枝叶洒落在我们身上,有一些凉爽,又有一些温暖。我们一路走走停停,说说笑笑,虽然设定了目的地,又似乎漫无目的。空气里充满了自由,内心无比欢快。到达水源地,是一个大口井,水面上飘着一只死青蛙,有些失望。

我们出自于父母,我们大了,父母老了,我们又回到父母身边相伴。我们血肉相连,我们心心相印,我们没有任何隔阂,我们没有任何私心杂念,我们有数十年的深厚感情,与父母相伴无疑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我们总觉得父母还年轻,甚至觉得父母永远都不会老,更想不到父母有一天会突然离我们而去。屈指算来,初中每周回家一次,高中每月回家一次,大学每个假期回家一次,工作之后回家次数亦是有限,父亲生大病之后回家次数才多了一些,但也不过几年的时间,总体而言,回家次数还是太少了。

父亲去世以后,我们这个大家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母亲添了两个重孙,一个重孙女,孩子们个个可爱。母亲高兴地合不拢嘴,又不无遗憾地说:“要是你父亲还在,该有多高兴,能看多少光景”。

大重孙去年已经三岁,他怕母亲过门槛摔倒,轻轻搀扶着老奶奶,先把一只脚轻轻放在门槛上,再轻轻放到地面上去,再过另外一只脚,令人倍感温馨。

母亲还是一颗童心,有时说到好笑处,母亲咯咯咯笑个不停。他老人家这种乐观主义精神,总能给我前进的力量,鼓励我继续奋斗。

愿天下父母安康,愿天下子女多与父母相伴。

将此文献给父亲,从精神上说,父亲无时无刻不在身边,无时无刻不在眼前,对我发出呼唤,单方肉体的不存在并不能阻止我们进行交流。有时感觉父亲就在前方的不远处,指引着我,让我不知疲倦,奋勇向前。我们有如此深厚的父子情谊,使得我们生死不离。

将此文献给其他亲人,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让我们共同缅怀我们的亲人。

将此文献给朋友们,我想说,失去任何一个亲人都是天塌下来了。

也想借此机会对德智信团队成员说,我们也是一个大家庭,用新苗的话来说,我们有缘。我们朝夕相处,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我们需要寻求制度化的公平,但我们也需要团结友爱。冷漠、装聋作哑、互相排斥肯定不是友爱,精打细算、得过且过、爱自己也不是友爱,友爱是付出和奉献。以感情为纽带可以打造一支高效、有价值的团队。

是为父亲四周年祭。

2018年6月24日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