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领域
其他领域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领域 > 家事> 家庭成员文章 > 正文   
难忘岳母
添加时间:2018-6-13 14:04:01     浏览次数:24

文/单体舜

每每想起与世长辞的岳母,我心里就悲痛不已。岳母虽非亲母,却情深意重,堪比亲母。

我和妻子的婚事,是由岳母一手促成的。那时我在劝礼联中代课,妻子是幼儿教师,工资微薄。时值我弟弟读大学,妹妹读中专,家里经济状况非常紧张。而岳母却毫不在意,她托我表姐做媒,极力促成了我俩的婚事。家里困难,她公开表态:不要彩礼。用她的话说,就是图人不图家。就这样,我俩在岳母的保驾护航下顺利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我当时对此事既感动又不解,直到婚后才从岳母口中弄明白:原来岳母的父亲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私塾先生,她小时候家境不错,从小就崇尚文化,崇拜文化人。后来,只因父亲早逝,家道中落,才嫁给了没啥文化的岳父,致使她终生不如意。如今,她对宝贝女儿的婚事自然就格外上心。

岳母同我表姐是近邻,而我从小就常到表姐家去,岳母很早就注意我了,并且还给她留下了“善良稳重顺眼”的深刻印象。

岳母并不识字,至于她是怎么认定我是“文化人”的,说来还有一段小插曲呢。一九八四年我无缘高考回家,年底参加了镇办企业招收工人的统一考试,我以第一名的成绩名列榜首。大红榜就赫然张贴在六汪镇供销社对面的高墙上。恰好岳母跟表姐一起到供销社去买东西,回家时望见一群人正在围观什么,表姐好奇地上前一看,惊喜地说:“俺表弟还中!考了个全镇第一名。”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岳母一听心里就乐了,嘿,想不到那孩子还是个文化人呢!这就更坚定了她之前的信念。

正像岳母后来说的:“把女儿嫁给你这样的孩子,我放心。”我也始终感恩岳母的信任。

岳母虽然不识字,却识体明理,心系子女,令人敬佩。尤其是对女儿的婚事,她敢于打破常规,目光长远,心明如镜。

婚后我们在老家大沟村居住,这期间每当我们带着儿子来看望她时,她总是乐得满脸笑成一朵花。接过活泼可爱的外孙,她总是上下打量,左右端详,亲了又亲。有一次,她还逗趣地说:“怪不得叫俊杰呢,长得就是俊啊。”全家人都被她这断章取义的理解逗得哄堂大笑,满屋里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我们每次回来,岳母总是操持着这边的哥哥嫂子们置办东西,热情招待。有一次,我曾劝她:“娘,都是自家人,您不必如此客气。”她却笑着说:“那还行?女婿可是上等的贵客啊!再说了,亲闺女就亲女婿,不能马虎。”

后来,岳母为了给外孙上学提供方便,也为了给我们生活上提供便利,便在六汪村为我们操持了一套房子,让我们于一九九七年从大沟村搬迁过来,生活在她身边。那时她真是高兴极了,总是一抬腿就过去了。平日里,一旦谁家做了二样的饭,两家总是互通有无。

有一次星期天,我去看望她。她一边泡上了家里最好的茶,一边高兴地跟我拉起了家常:“你们搬来就好,你有文化,明白事理。就连你哥哥们过年贴门对子,也不用再去找别人分辨上下联了。”岳母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显然,在她心目中,有文化不光实用,更是一种荣耀。

顿了顿,她又有些伤感地说:“要是你岳父还在就更好了,他一定非常喜欢你的。”“早就听说岳父为人实在厚道,德高望重。”我也深感惋惜地说。“你岳父最疼爱小嫚(我妻子)了,有一回她牙痛,十几岁的大孩子了,你岳父背着她满大街溜达。稍不如意,被她一口咬在了后背上。尽管痛得要命,却硬是没动她一指头。”“父爱如山呢!”我感动地说。岳母一时间没再说话,看样子是沉浸于对岳父深深地思念之中了。

过了一会,岳母又开玩笑似的笑着说:“杰他爸,我想托付给你件事。”“娘,啥事?”“等我百年之后,你找人给我踩穴新地,等建好了,让你哥哥们把你岳父也迁过去。”她见我诧异地望着她,笑着说:“没事的,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你有文化,办事又细致,我放心。”我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岳父那口小坟也确实不像样啊!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向在村里德高望重受人敬仰的岳母,谁也没有料到会在八十多岁的时候卷入一场邻里纠纷。

那是在一场大暴雨过后,住处比较低矮的左邻右舍因为泄洪的流向问题而发生了争执。比较强势的左邻说:水应从东往西流,并用东西把排水沟的东边堵了起来。右邻却说:根据此处的地势和先前的惯例,水应从西往东流。一时间两家闹得不可开交。本来这事与身处中间且住宅地势又较高的岳母并没多大关系,无论往哪流,只要能把水排出去就行了。但一向正直的岳母却当着两家人的面,说了一句公道话:几十年来这水都是从西往东流的。

本就在指鹿为马的左邻,自己又何尝不是心知肚明?只不过是在恃强凌弱想借此改变现状罢了,却万没想到会半路上杀出个主持公道的老太婆来,一下子被搞得瞠目结舌败下阵来。

岳母一句话惹恼了好胜心极强的左邻,从此左邻不再搭理她。还是在干生产队的时候,左邻的孩子尚小,岳母曾热心地帮他们照看拉扯过孩子。左邻也因此而对岳母感恩戴德。岳母也认为自己是他家的有功之臣。如今却从昔日的满腔热情一下子变成了冷若冰霜,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又怎能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呢?

果然,岳母一头扎进了这一感情漩涡而不能自拔!一开口说的就是左邻家的事,而且越说越离谱。我们只好找了精神病科的大夫,为她开了一些安神药,天天服用。由此引发的老年痴呆症,尽管通过治疗后得到了较好的控制,但仍然时好时坏不稳定,精神也大不如从前了。

有一段时间,村里换自来水管道,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挖得纵横交错的深沟,我就嘱咐岳母说:“这段时间您千万不要到我家里去,过一道道深沟太危险。“岳母痛快地答应着。可是没用的,一转眼她就全忘了!

一天早上,我下了夜班,吃了点饭,反锁上大门便睡了。刚刚入睡不久,就听见有人在咚咚咚地敲大门,无休无止。我心烦意乱,是谁这么烦人?人家明明关着门,还要不停地敲!

我开门一看,原来是岳母站在门外。她一见我就惊喜地说:“杰他爸,你终于下班了,我都来过好几趟了。早饭还给你留在锅里呢,快去吃吧!”我心里暖暖的一阵感动,这便是根深蒂固的亲情啊!已啥都健忘的岳母,却唯独忘不了亲情。我搀扶着岳母,跨过一道道深沟,向家里走去。

命运之神并没有因为老人的善良和不幸而对她有所眷顾,正所谓“祸不单行”,不幸的事情又接踵而至。我的三舅哥因为癌症而过早离世了!孩子永远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已近风烛残年的岳母又怎能经得起如此致命的打击呢?一番商量之后,我们决定瞒着岳母给三舅哥从简发丧。此事就这样无声无息地临时应付过去了。

可到了过年、岳母过生日时是所有子女都必到的,她若问起又该咋办呢?最后大家决定,统一口径都说他出国打工去了。

果然,每到过年或过生日时,岳母都要追问三舅哥的下落。虽然大家口径一致,岳母还是要叫着三舅哥的乳名自言自语地数落他,从某年某月某日起就再没来看过她。每当此时,大家心里都酸酸的,谁也不敢作声。平日里,每当妻子过去看望她,她也总要问起三舅哥的事。时间久了,妻子都不敢在她面前长待,生怕控制不住而落泪。

一晃就快到第二个年头了。那天岳母对我说:“杰他爸,我最信你,你三哥到底去了哪里?都一年多没回家了。”“三哥在日本打工呢,合同还没到期。”“那你抽空给他打个电话,就说我想他了。钱还有多的?多少是个头?光挣钱不要娘了?”岳母抹着眼泪悲伤地说。我急忙应承着,心里却酸酸的,直想哭。明明知道这是自己永远都无法兑现的承诺,却还要违心地撒谎。娘啊,孩儿有多大本领,能让三哥起死回生呢?为了您的身心健康,我甘愿做个不忠的女婿。

大约在三年后的一天晚上,大概是岳母自觉病重吧,她泪眼模糊地对我们说:“我不行了,我怕是见不上恁三哥了。”旁边的妻子闻言,顿时泪流满面:“娘,别胡说,您会见到三哥的。”

第二天下午,岳母就带着对三哥无尽的牵挂与世长辞了。妻子跪在炕上,一边认真地为她穿着送老衣服,一边声泪俱下地说:“娘啊,您梦牵魂绕的三哥早已先您而去了,您现在就能见到他了……可当时我们谁也不敢跟您说,不是故意骗您,只怕跟您说了您活不到现在。三年来,每当您问起此事,我们都心如刀绞,却又无可奈何。我们跟您一样,不知为此而受了多少煎熬啊!”妻子的话重重地敲击着每个人的心,大家早已泣不成声。

岳母去世后,我按照她生前的遗愿,专门为她请了风水先生,精选了一处依山傍水的好地方,把她安葬于此。又让舅哥们把岳父的骨灰也迁了过来。最后又按照先生的嘱咐,在后面砌了围墙,西面砌了台阶。把她新的家园,建设得井井有条,美观大方,令人羡慕。愿一生要强的岳母能在这秀丽宁静的环境里得以安息!

岳母虽然已与我们永别了,但她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我们永远都难以忘怀。

作者简介:单体舜,祖籍六汪镇大沟村,在六汪镇中心卫生院工作。喜欢读书写字,喜欢择善而从,喜欢精益求精。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