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信息网络传播权> 提供搜索链接服务> 裁判文书 > 正文   
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与北京我爱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7-9-16 20:06:51     浏览次数:364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一中民终字第319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我爱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东路1号院1号楼6层602。

法定代表人高郇,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许超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中路10号1号楼、2号楼。

法定代表人汪文斌,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晓宇,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萍,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我爱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我爱聊公司)因侵害著作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简称原审法院)于2013年12月18日作出的(2013)海民初字第21471号民事判决(简称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3月1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4年4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我爱聊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许超超,被上诉人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简称央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晓宇、李萍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央视公司原审诉称:中央电视台《2013年春节联欢晚会》(简称《春晚》)是中央电视台2013年度最大和最重要的综艺晚会,具有极强的社会影响力和巨大商业价值。经中央电视台授权,我公司独占享有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广播涉案晚会的权利。我公司发现,我爱聊公司未经许可,擅自通过其提供的名为“电视粉”的安卓系统手机客户端软件和信息网络,实时转播《春晚》。我爱聊公司在其软件首页和其设立的名为“2013年央视春晚”的专题页面内,对其实时转播涉案晚会的侵权行为进行了大幅面的推荐和展示。其前述行为严重侵犯了我公司依法独占享有的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广播前述晚会的权利,给我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故请求法院判令我爱聊公司赔偿我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一百万元整。

我爱聊公司原审辩称:第一,《春晚》不属于作品,中央电视台不具有涉案作品的广播权,因此央视公司也不具有涉案作品的广播权。第二,“电视粉”是一款社交软件,页面中相关节目的列表,只是相当于一个“话题”,我公司只提供网络链接服务,不对视频内容进行下载、存储,也无法对内容进行复制、编辑等。用户在观看时,清楚地知道具体的来源网站。我公司只是提供指向浙江电视台网络频道的链接,至于播放的具体内容,我公司无法干预。且我公司并非转播行为,已经断开了与侵权作品的网络链接,因此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第三,即使认定我公司侵权,央视公司主张的数额也过高。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2013年春节联欢晚会》由中央电视台制作完成,节目版权由中央电视台所有。

2009年4月20日,中央电视台出具《授权书》,将中央电视台所有电视频道及其所含之全部电视节目(包括但不限于现在及今后之春节联欢晚会等),通过信息网络(包括但不限于互联网络等新媒体传播平台)向公众传播、广播(包括但不限于实时转播或延时转播)提供之权利,授权央视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独占行使。央视公司作为上述权利的独占被授权许可人,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对外主张、行使上述权利,可以许可或禁止他人行使或部分行使上述权利;可以针对侵权行为以其自己的名义或委托律师等第三方采取包括但不限于调查取证、提出索赔、谈判和解、提起诉讼、申请强制执行、获得赔偿等在内的各种法律措施;授权内容自2006年4月28日起生效,至中央电视台书面声明取消授权之日失效。

2013年2月9日,央视公司代理人朱晓宇在北京市长安公证处使用平板电脑,进行了如下操作:在页面的浏览器地址栏中输入www.dianshifen.com,进入的页面载明“电视粉是国内功能最全的社交电视应用,她能帮你快速找到想看的节目……”页面底端显示该网页版权归我爱聊公司所有。点击页面中的“本地下载APK”,下载安装涉案软件“电视粉”。打开进入软件页面,推荐栏中显示“春节联欢晚会CCTV2月9日20:00蛇年春晚大联欢集徽章赢ipad”专题。点击该页面下方的“直播”,台标为浙江卫视的栏目中显示“重播:2.7一个人的春晚17:49-23:59”,点击播放按钮,显示的页面中标题为“春晚”,点击页面中“直播”按钮,显示正在播放《2013春节联欢晚会》,画面左上角有“CCTV-1综合”及浙江卫视台标,右上角显示“直播”字样,朱晓宇对上述过程进行了录制,所录制的视频截止时间为2013年2月9日22点48分。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对上述过程出具(2013)京长安内经证字第2320号公证书予以证明。

(2013)京中信内经证字第12216号公证书显示,2013年5月30日,下载安装涉案应用“电视粉”,在搜索栏中输入“春晚”,点击显示出的“春晚”,没有视频显示。在直播中点击“央视频道”项下的节目选项,可以进入“CNTV中国网络电视台”的相关网页。我爱聊公司认为,据此可以认为其仅向网络用户提供链接。央视公司对此不予认可,其认为该证据仅能证明我爱聊公司于取证当日停止侵权行为,不影响此前侵权行为的构成。

我爱聊公司为证明其网络流量小,向原审法院提交了其与北京世纪互联宽带数据中心有限公司签订的《北京世纪互联宽带数据中心托管服务协议订单》,《北京世纪互联宽带数据中心托管服务协议》及补充协议,并提交(2013)京国信内民证字第04409号公证书证明其在北京世纪互联宽带上产生的流量小。央视公司对该几份证据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认为不能排除我爱聊公司通过其他数据宽带托管服务方获取服务的可能。

为证明《春晚》的正常授权情况,央视公司提交了其与飞狐信息技术(天津)有限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及其与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签订的《网络视频技术合作协议》,协议中均约定,授权节目为《春晚》及《2013年元宵晚会》,播出方式为“直播、点播”,授权使用《春晚》的时间均为2013年2月9日至2013年5月9日。授权使用费均为200万元。

央视公司提交了北京长安公证处开具的2100元公证服务费发票一张,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开具的25000元律师费发票一张。

庭审中,双方均认可,《春晚》为汇编作品、我爱聊公司已经停止涉案侵权行为,且均认可北京同享威视科技有限公司名称变更为北京我爱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以上事实,有《春晚》音像出版物、授权书、公证书、合作协议、协议及补充协议、协议订单、公证费发票、律师费发票及原审法院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

原审法院认为:

《春晚》由若干文艺节目组成,对内容的选择或者编排体现一定的独创性,双方亦均认可《春晚》的性质为汇编作品。中央电视台作为《春晚》的汇编人,对其汇编的作品享有著作权。经中央电视台的合法授权,央视公司享有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广播(包括但不限于实时转播或延时转播)提供《春晚》之权利,即其有通过互联网这一媒介向公众公开传播涉案作品的权利,属于我国《著作权法》关于广播权规定的范畴,故其有权在本案中就《春晚》向我爱聊公司主张广播权。

我爱聊公司辩称其仅提供网络链接服务,不对视频内容进行下载、存储,对此原审法院认为:信息网络传播权是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的权利。我爱聊公司通过其应用“电视粉”向用户实时传播涉案作品,使其不能依其个人选定的时间进行观看,故该行为不属于信息网络传播行为的范畴。因此,我爱聊公司未经许可,于2013年2月9日晚,通过其提供的“电视粉”安卓系统手机客户端软件,实时转播中央电视台直播的央视春晚,并在其软件首页设立春晚相关专题页面,且对涉案节目进行了推荐,属于以通过网络的形式向公众公开传播《春晚》,侵犯了央视公司依法享有的广播权,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双方均认可,我爱聊公司的侵权行为已经停止,原审法院对此不持异议。

对于赔偿损失的数额,尽管央视公司提交了其与第三方的合作协议,但该合作协议所涉及的授权内容、授权期间与本案都存在差异,故以现有证据无法确定央视公司的实际损失及被告的违法所得,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类型、独创性程度及市场价值,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主观过错、影响范围等因素酌情确定,对于央视公司主张的赔偿数额过高部分不予支持。央视公司所主张的诉讼支出中的合理部分,一并予以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第十四条、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我爱聊公司赔偿央视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四万元;二、驳回央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我爱聊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我公司的行为不属于转播行为,而是链接行为。我公司的证据证明2012年7月24日至2013年7月24日之间,我公司网站的流量平均为490k,2013年2月9日流量平均为515k,这样的流量是无法提供视频播放的;播放画面有浙江卫视台标,播放的加载页面有“内容采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组织所有”字样。二、原审法院程序错误,原审法院应追加浙江电视台为共同被告。三、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涉案行为不属于侵犯“广播权”的行为,而属于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央视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浙江卫视网络频道存在侵权行为,我公司已尽到合理审查义务,无法判断链接内容是否侵权,因此我公司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四、我公司的行为即使侵权,原审法院认定的数额也过高。综上,我爱聊公司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判决驳回央视公司的诉讼请求。

央视公司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赔偿数额合理合法,请求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审判决。

在本院二审庭审过程中,双方当事人明确表示对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无异议。双方当事人均确认我爱聊公司“电视粉”软件对涉案《春晚》节目的播放系实时同步播放。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我爱聊公司提供的“电视粉”安卓系统手机客户端软件播放《春晚》的行为性质属于提供链接服务的行为还是广播行为,原审法院未追加浙江电视台是否存在程序错误,原审判决认定的赔偿数额是否过高。

首先,“电视粉”软件在播放《春晚》时播放页面并未实现任何跳转,虽然我爱聊公司提交的其与案外人北京世纪互联宽带数据中心有限公司签订的协议及公证书证明其在北京世纪互联宽带上产生的流量较小,但央视公司明确否定该证据的证明目的,我爱聊公司对此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其“电视粉”数据流量的全面情况,不能排除其通过其他数据宽带托管服务方获取服务的可能性;其次,播放画面显示有浙江卫视台标的事实也仅能证明有关内容可能采集自第三方,亦不足以证明播放行为系链接行为;最后,播放的加载页面出现的“内容采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组织所有”字样系我爱聊公司单方作出的声明,不足以证明其行为的性质。综合上述因素,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我爱聊公司以“电视粉”软件播放《春晚》的行为系单纯的链接行为,故原审判决在现有证据的基础上认定我爱聊公司的涉案行为侵犯了央视公司的广播权并无不当,我爱聊公司的有关诉讼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在此基础上,无论浙江电视台网络频道播放《春晚》的行为是否具有合法授权,均不影响我爱聊公司涉案行为的侵权性质,故原审法院未追加浙江电视台参加本案诉讼并不存在程序错误,我爱聊公司的相应诉讼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在现有证据无法确定央视公司的实际损失及我爱聊公司的违法所得的情况下,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春晚》的类型、独创性程度及市场价值,我爱聊公司的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主观过错、影响范围等因素酌情确定央视公司的经济损失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共四万元并无不当,我爱聊公司据此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并进行改判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我爱聊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万三千八百元,由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负担六千元(已交纳),由北京我爱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担七千八百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八百元,由北京我爱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晰昕

代理审判员  陈文煊

代理审判员  杨振中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麦 芽

书 记 员  郭小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