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领域
其他领域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领域 > 家事> 自己 > 正文   
父亲三周年祭
添加时间:2017-6-17 8:09:04     浏览次数:421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三年了。

父亲的离开非常突然,脑干出血,我们没有任何抢救机会。

父亲在医院呆了一周左右才最终离开我们,他走得非常不甘心。他还不到72岁,可以说晚年生活才刚刚开始。

父亲走得非常可惜,2006年交通事故骨折,2009年胃癌开腹手术,2013年肺癌的放化疗,虽然多灾多难,但都得到了很好的医治。父亲恢复得很好,2014年春节期间我们经常打乒乓球,父亲反应非常灵活,完全看不出是大病初愈的样子。

父亲生前还对母亲说,肚里的病都治好了,我们以后要好好生活,安度晚年。

父亲无限的热爱生活,喜欢活动,喜欢下象棋,生前刚要买钓鱼竿,要学习钓鱼。刚刚规划要端午节后想带母亲、姑姑、姑父到青岛旅游,之后还打算去台湾旅游。

2014年春节过后我回北京,侄子单超开车和父亲把我送到灵山卫公交枢纽,我不要他们再送,父亲坚持把我送到青岛火车站,到达后由于离火车出发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在栈桥附近(当栈桥倒塌正在维修)拍了不少照片,这是我们父子的最后一面。当年父亲送我到南京上大学,父亲、大哥和我也曾在栈桥拍照留念。

我一直想和父亲到我们老家的山上去挖一颗青岛百合,带到北京来养。

2014年5月北京刮大风,把陶然亭公园好多很粗的柳树都刮到了,我想回家后说给父亲听,我几乎可以想象我比划的手势以及父亲惊讶的表情。

我还有很多话要和父亲说,我们父子俩见面总是有说不完的心里话。

所有这些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父亲的突然离开给整个家庭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对母亲的伤害尤甚。

父亲刚过世时,母亲性情大变,有一次有点小事我有违母亲的旨意,母亲对我破口大骂,这在我们母子之间是非常罕见的,我们母子一向和睦。这一次,我也很难责备母亲。

父亲过世不久,我回家探母,在小区散步时遇到一对腿脚都不灵便的老夫妻,我走过去了,母亲停下来,问对方“老姊妹什么年纪了”,我停下来等母亲,他们聊了一会儿。后来母亲赶上我,说如果你父亲还活着,哪怕有点残疾也好呀,也心甘情愿的照顾。接着母亲又把我带到小区大门旁边的一家,那家女主人也是脑出血,但出血量小,医治及时,虽然走路不太灵活,但生活可以自理。母亲羡慕地对我说,你看人家你阿姨恢复得多好。母亲那种巨大的失落感,至今难忘。

父亲的突然离开,我难以接受,也难以置信。几个月前我们还在一起谈论各种事情。父亲过世前后,我几乎重温了2014年春节期间我和父亲在小区附近走过的所有的路。父亲在春天在附近开垦的荒地上栽种的每一颗庄稼(也是春节期间我们散步时我的提议),我都拍照予以留念。父亲火化以后,我保留了父亲的两颗牙齿作为纪念。

回北京后每当我开车经过肿瘤医院时就会想起父亲,父亲在治疗肺癌时曾经在肿瘤医院住过一段时间,而肿瘤医院是我上班的必经之地。

每当我经过东四十条的过街天桥时就会想起父亲,父亲的肺癌是在位于天桥对面的北京军区总医院治疗的。治疗期间,有一次午餐时我去探望父亲,父亲因为化疗没有食欲,吃了很少一点菜(馒头没动),我刚好还没有吃午饭,父亲觉得倒掉可惜,让我吃,我坚持不吃,说要不给别人吧。父亲突然暴怒,说你都嫌弃,还能给谁,你走吧。父母那一代挨过饿,不愿意浪费哪怕一丁点东西。当时我就觉得很不安,现在想想,违背父亲的意愿,非常愧疚。

不管是父亲得胃癌还是肺癌,我们都没有告知父亲实情,但父亲从病友处得知了这一情况,他表现得极为镇定,看不出任何异样。他只是跟母亲说,你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母亲说不知道,父亲说是癌,反正都这么大岁数了也不害怕。

四个周期化疗的过程是极为痛苦的,恶心、呕吐、厌食、掉头发,父亲都坚持了下来。只是在最后一次化疗结束后,父亲实在是受够了,在医院一天也不愿意多呆,当天下午就让我把他接回家(让单超第二天去办的出院手续),来了一个胜利大逃亡。

有一次放疗的时候,恰好双休日,我要送父亲去医院,父亲坚决拒绝了。他走到楼下,我觉得自己没事,又给他电话说去送他,他说自己又不是不能去,干嘛要送,自己坐公交去的医院,后来得知多坐了一站,走了不少冤枉路。父亲就是这样不愿意给子女添一点麻烦。

父亲过世已经三年了,三年以来,对父亲的思念从来没有停止过,经常回忆起跟父亲在一起的种种细节,晚上经常梦到父亲,我们父子俩在梦中对话。每次梦醒,都久久难以入睡,真希望梦做得时间再长一点,真是不愿意醒来呀。

如果说世界上存在灵魂的话,我觉得我是和父亲的灵魂在进行对话。我觉得父亲无时不在自己身边,父亲根本就不曾离开过我们。

有时我想,如果我自己少活几年,可以让父亲多活几年,我会毫不犹豫去做。如果我和父亲面临生死抉择,我会把生的机会让给父亲,我心甘情愿。

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要珍惜生命。有时候看到有人自杀的新闻,我就觉得,生老病死都会给亲人带来极大的痛苦,自杀者的亲人该有多痛苦。

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要孝敬父母,一旦父母不在就没有机会了。

愿父亲安息。愿母亲开心的安度晚年。愿朋友圈所有的朋友以及家人安康。

父亲三周年坟因故未能回家予以祭奠,心中不安。

谨以此文为父亲去世三周年作祭。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