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信息网络传播权> 总论> 裁判文书 > 正文   
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与广州珠江数码集团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6-8-5 14:10:37     浏览次数:1009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穗中法知民终字第117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贾跃亭,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飓。

委托代理人:刘凯。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珠江数码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管智坚,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飞龙,广东盛元天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网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广州珠江数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江数码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2)穗越法知民初字第11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

一、关于涉案电视剧的权利来源及其法律状态事实。

原告提供的音像出版物《青盲》的外包装标示,涉案电视剧由北京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无锡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和慈文传媒有限公司联合拍摄,由北京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出品,以及“本剧完整著作权由北京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独家所有”等版权信息。经当庭播放该音像出版物,显示共有50集节目内容,以及“于和伟、王丽坤、沙溢、苏岩、刘向京、吴秀波”等演员信息,并显示与外包装标示一致的版权信息。

2011年3月5日,北京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出具《授权书》,将影视节目《青盲》(导演:杨文军,演员:于和伟、王丽坤、沙溢、刘向京)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以独占专有的形式授予慈文传媒有限公司。

2011年3月5日,慈文传媒有限公司出具《授权书》,将影视节目《青盲》(导演:杨文军,演员:于和伟、王丽坤、沙溢、刘向京)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以独占专有的形式授予原告。

上述两份授权书均载明,授权范围为“1、信息网络传播权,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通过各种传输技术和传输网络进行传输,在不同地理场所,以计算机、电视机、手机、机顶盒、播放器等为接收终端或显示终端,为公众提供包括但不限于网络点播、直播(不包括传统电视频道播映权)、轮播、广播、下载、IPTV、数字电视的方式进行传播的权利和与之相关的复制权、销售权、发行权、放映权及相应增值业务等权利(包括领权方对上述权利有权许可第三方使用,有权对第三方进行转授权(包括独占授权),有权许可并认可后续各层次第三方再行转授权)。2、制止侵权的权利,领权方有权独立以自己的名义或授权第三方以第三方的名义在上述授权环境下追究非法使用授权节目侵权者的法律责任,并获得全部赔偿的权利,包括但不限于申请证据保全、财产保全、行政投诉、提起民事诉讼、上诉、申请执行、达成和解、获得赔偿金等,授权期限届满不影响领权方已经采取上述法律措施,就本条权利转授权之权利(包括领权方有权许可第三方使用,有权对第三方进行转授权(包括独占授权),有权许可并认可后续各层次第三方再行转授权)。3、转授权的权利。授权使用期限为2012年3月1日至2017年3月1日;独占专有维权的权利期限为2011年3月5日至2017年3月1日。领权方及领权方授权的其他方播出该剧新剧集的时间应该在该剧首轮卫视电视台首次上星播出该剧新剧集之后,且播出进度不得超过首轮卫视电视台首次上星播出该剧新剧集的进度,领权方不得提前或超进度播出该剧。

2011年3月7日,无锡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出具《权利声明书》,声明其“作为电视连续剧《青盲》(导演:杨文军,演员:于和伟、王丽坤、沙溢、刘向京)的联合摄制单位,对于北京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对该片的相关版权已经或将要做出之转让、任何授权行为,均表示授权、同意并确认”。

二、关于被控侵权行为事实。

2012年4月11日晚,广州市广州公证处公证员罗苑平及工作人员张露莎会同原告的代理人赵煜去到位于广州市天河区中山大道骏景花园骏弘轩C座16楼16D房现场,赵煜进行了如下操作:一、确认“甜果时光”互动电视机顶盒连接电源,“甜果时光“互动机顶盒连接上珠江宽频网络设备(汤姆逊TCM470P型MODEM),电视机连接上“甜果时光”互动电视机顶盒;二、接通上述设备,进入“甜果时光”主界面;三、按遥控器上的“点播”键,进入“点播”界面后选择“缤纷影视”栏目接着选择“缤纷影视”下的“电影”栏目,再选择“电影”栏目下的“动作科幻”,从列表中选择《窃听风云》,进入电影简介页面,选择播放;……十、返回“点播”页面,选择“热播”栏目,再选择该栏目下的“电视剧”栏目,于列表中选择《密使》,随机抽取6集拖动播放……十三、返回“电视剧”栏目,选择《青盲》,随机抽取6集拖动播放(第一集,第十集,第二十一集,第三十集,第四十一集,第五十集);公证员罗苑平与工作人员张露莎对上述行为及过程进行现场实时录像,并将上述录像带回公证处刻录光盘。2012年5月10日,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作出(2012)粤广广州第069497号《公证书》,证明该公证书所附数码光盘为公证员罗苑平及工作人员张露莎于现场拍摄所得,与实际情况及电视机屏幕显示相符。

当庭拆封并演示上述公证书所附数码光盘,影像内容显示,“甜果时光”系统启动后,进入点播节目界面,显示设有“目前租看”、“点播、“回看”以及“热播”栏目;其中“热播”栏目下设有“电视剧”栏目,进入该栏目,显示有包括涉案电视剧《青盲》在内的节目信息以及“热播优惠价5元/月,欢迎莅临珠江数码营业厅或致电969368订购”的订购信息;选择“青盲”后,显示共有50集,分别选择其中的“青盲(01)、(10)、(21)、(30)、(41)、(50)”,均显示有关角色及剧组的简介信息;在播放前述“青盲(01)、(10)、(21)、(30)、(41)、(50)”的过程中,屏幕左上角均显示“浙江卫视”台标。

庭审中,原、被告双方确认被控侵权电视的影像内容与原告主张权利的涉案电视剧《青盲》一致;原告确认涉案电视剧由“浙江卫视”频道进行首播。

三、其他查明事实。

1、原告为成立于2004年11月10日、经营互联网信息服务等的股份有限公司。被告为成立于1993年5月26日的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因特网接入服务业务(广州),信息服务业务(广东省),数字电视和数字家庭技术开发、系统集成、技术咨询,利用互联网络经营音像制品、游戏产品、演出剧(节)目、动画等其他文化产品等;股东包括广州市广播电视台(出资比例占52.5%)、中国电信集团广东省电信公司(出资比例占22.5%)等。

2、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授权浙江广播电视集团节目覆盖办公室签订浙江卫视中国各城市落地覆盖协议书。2011年7月14日,案外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节目覆盖办公室(为甲方)被告(为乙方)与签订《节目传输播出合同》(合同编号:2011-广东-0026-00106),合同订明,浙江广播电视集团节目覆盖办公室(以下简称浙电)作为浙江卫视对外覆盖入网签约部门,正在开展数字电视频道传输、营销方面业务;被告是广州市地区的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负责电视节目集成与运营,所覆盖范围为广州市;双方在被告有线电视网络覆盖区域内进行合作,浙电负责将《浙江卫视》频道信号通过卫星传输到被告前端,由被告再自行传送给用户;浙电卫视频道在被告数字前端播出;被告将浙电节目频道摆放在数字电视平台中播出,节目频道的传输播出费用由浙电按本合同约定价格支付给被告;在合作期限内,被告通过有线网络向终端用户提供的节目频道为《浙江卫视》;合作期限为12个月,自2011年7月1日至2012年6月30日;本合同传输费用由浙电按传输播出服务年度支付给被告;浙电的节目仅限于被告在约定的期限内传输给其网络内的用户收看;被告不得擅自对浙电的电视频道内容进行调整、变更,不得对播出画面进行修改,不得擅自截传、转让、扩散上述内容,不得插播广告;浙电同意被告可将《浙江卫视》节目进行录播,以用于被告开展的“电视回看(电视时移)”和“点播”业务,但被告在开展上述业务时必须保留浙江卫视台标;浙电声明并保证其集成的频道节目内容拥有合法的知识产权,并对内容的合法性和相关版权问题承担全部责任;浙电有义务保证提供给被告的所有节目不侵犯任何第三方版权,相关版权责任由浙电承担;该合同自双方授权代表签字之日起生效,并自合同届满之日终止。

3、《珠江数码业务受理单》载明,互动电视是基于有线电视网络的服务,用户报装互动电视需要该地址已经安装有线电视线路;互动电视基本套餐费按自然月计算,超出基本套餐费所含服务范畴的业务需要额外付费。

4、在诉讼过程中,原告表示于2012年6月已无法点播观看涉案电视剧,故放弃“要求被告立即删除侵害原告权利的影视作品《青盲》”的诉讼请求。

5、(2012)粤广广州第069497号《公证书》涉及保全8个影视作品,原告为此支出公证费2000元(发票号码:10054892),经合理分摊后,原告在本案仅主张公证费250元;另,原告主张因购买正版音像出版物《青盲》支出购买费265元(发票号码:00147192)。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之规定,著作财产权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等,著作权人可以许可他人行使信息网络传播权;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该案中,原告提交的涉案电视剧《青盲》的合法音像出版物外包装上以及该剧播放内容中均标注了联合拍摄单位为北京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无锡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和慈文传媒有限公司,该剧完整著作权由北京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独家所有等信息,结合无锡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的权利声明,可以认定北京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享有涉案电视剧的著作财产权。经权利人北京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的许可及慈文传媒有限公司的转授权,原告在授权期限内享有涉案电视剧的独占专有信息网络传播权。

根据(2012)粤广广州第069497号《公证书》记载的事实,及被告的陈述,被告基于与案外人浙电签订的《节目传输播出合同》,将“浙江卫视”频道播出的包括涉案被控侵权电视剧的部分节目进行录制后,通过其经营管理的有线电视网络提供给其有线电视用户点播、回看,即被告实施了原告所指控的侵权行为。

案件争议的焦点在于:被告根据与案外人浙电签订的《节目传输播出合同》,通过卫星传输接收“浙江卫视”频道信号,将“浙江卫视”频道播放的节目进行录制后,通过有线电视网络提供给其有线电视用户“回看”和“点播”的行为,是否侵犯原告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网络的范围扩展到除了计算机互联网外,还包括广播电视网、通信网等,“三网融合”(即计算机互联网、广播电视传输网、电信传输网相互兼容合并)成为信息传播和社会经济发展的趋势。同时,数字电视技术的发展,“三网融合”带来的机遇,以及社会公众对信息共享多样、便捷的需求,使得广播电视业务也由传统的实时传送逐渐发展到了可以点播、回看等新的业务领域,因此,准确界定被告的行为性质是属于广播行为,还是信息网络传播行为,是认定被告有否构成侵权的前提。

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关于“广播权,即以无线方式公开广播或者传播作品,以有线传播或者转播的方式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以及通过扩音器或者其他传送符号、声音、图像的类似工具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的权利”的规定,可以看出,广播权的实施主体具有特殊性,一般是广播电台、电视台。本案中,浙电是“浙江卫视”频道对外覆盖入网签约部门,有数字电视频道传输和营销资质。被告的前身是广州市有线电视网络工程有限公司,经广州市委、市政府批准授权,负责广州市行政区域内有线电视网络建设、管理和运营。根据浙电与被告的传输合同,双方在被告有线电视网络覆盖区域内进行合作,浙电负责将频道信号通过卫星传输到被告前端,再由被告自行传送给用户,被告将浙电节目频道摆放在数字电视平台中播出,节目频道的传输播出费用由浙电按本合同约定价格支付给被告。可见,无论是浙电,还是被告,均是具有广播电台、电视台性质的特殊的广播主体。

其次,从广播权的表现行为来看,共有三种,分别是无线广播作品的行为、有线传播或转播被无线广播的作品的行为、以扩音器等工具传播被无线广播的作品的行为,三种行为之间具有一种事实上的承接关系,也就是说,从发生先后顺序来看,先有第一种行为,即先有无线广播组织发射无线节目信号,然后再有第二种或者第三种行为,即在无线广播组织发射出信号后,再由有线电视网络经营者通过其设备转播或者传播无线广播组织发射的信号,或者再由他人通过扩音器等工具传播无线广播组织发射的信号。法律规定第二种和第三种广播行为的初衷是为了更好地传送广播节目,由于电磁波的覆盖面、地形等原因,有的地区接收不到或者不能很好地接收电磁波信号或者为了更好、更稳定地接收电磁波信号,需要有线传输解决这一问题。本案中,涉案电视剧由浙电的“浙江卫视”频道首播,可认定其取得了涉案电视剧的广播权。浙电将“浙江卫视”频道信号通过卫星传输给被告,被告作为广州地区的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通过自己的设备转播浙电发射的无线信号,属于广播行为中的有线转播行为。

再者,浙电将节目同步传输给被告,仅限于被告在约定的期限内传输给其网络内的用户收看,被告不得擅自对电视频道内容进行调整、变更、修改,不得擅自截传、转让、扩散,不得插播广告,虽然被告经许可将“浙江卫视”节目进行录制,用于其开展的电视“回看”和“点播”业务,但仍必须保留“浙江卫视”台标,因此,本质上被告是对“浙江卫视”频道节目的重复使用,其实施的还是广播行为。而且,被告提供作品的对象仅限于其有线电视的用户,并非所有的社会公众,不符合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定义。

综上,被告根据与案外人浙电签订的《节目传输播出合同》,通过卫星传输接收“浙江卫视”频道信号,将“浙江卫视”频道播放的节目进行录制后,通过有线电视网络提供给其有线电视用户“回看”和“点播”的行为,属于传统广播电视业务的发展和延伸,其行为性质是广播行为,不构成对原告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害,故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和合理费用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院不予支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一)、(十二)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原审法院于2013年7月16日作出判决:驳回乐视网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诉讼受理费1063元,由乐视网公司负担。

上诉人乐视网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一、上诉人通过涉案影片权利人的授权,获得涉案影片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该权利的范围在授权书中明确为:“通过各种传输技术和传输网络进行传输,在不同地理场所,以计算机、电视机、手机、机顶盒、播放器等为接收终端或显示终端,为公众提供包括但不限于网络点播、直播(不包括传统电视频道播映权)、轮播、广播、下载、IPTV、数字电视的方式进行传播的权利。”可见,上诉人获得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包含通过接入互联网,并使用机顶盒等接收终端,以网络点播等的方式进行传播的权利,且该权利为独家授权,任何人未经授权,通过上述方式传播涉案影片均属于侵权行为。二、浙电与被上诉人签订的《节目传播输出合同》中6.6条约定不合法,浙电无权授权被上诉人对涉案影片进行录播。6.6条约定:甲方同意,乙方可将《浙江卫视》节目进行录播,以用于乙方开展的“电视回看(电视时移)”和“点播”业务,但乙方在开展上述业务时必须保留浙江卫视台标。7.1条约定:乙方承认,甲方或甲方的合作伙伴对其制作播出的节目拥有知识产权。综合上述条款可以看出,6.6的约定仅针对浙电自己制作的节目,即被上诉人仅可以对浙电自己制作的节目进行录播,以开展电视回看和点播业务。依据浙电与被上诉人签订的《节目传输合同》,被上诉人并没有获得涉案影片的合法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三、从使用方式上看,上诉人使用的是被上诉人的“点播”业务,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范畴,而不是“广播权”。1、上诉人将“甜果时光”互动机顶盒连接互联网(珠江宽频网络设备)后又与电视机相连;进入“甜果时光”界面后进入“点播”的目录下的热播-电视剧栏目,选择涉案影片《青盲》,随机抽取6集进行拖动播放。以上操作过程全部是在互联网的环境下完成的,在依托于互联网环境下完成的信息传播,当然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范畴。2、虽然被上诉人是广播主体,但并非所有广播主体实施的行为都是广播权,应当根据主体实施行为的方式来确定行为性质。3、原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作为广州地区的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通过自己的设备转播浙电发射的无线信号,属于广播行为中的有线转播行为”错误。涉案电视剧由“浙江卫视”频道首播,这种行为确实是广播权的行使。但从证据勘验的过程中看,“甜果时光”机顶盒仅连接了互联网,自始至终未连接到被上诉人的有线电视网络中。由此可见,被上诉人是通过互联网对涉案电视剧进行传播的,仍然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范畴。4、被上诉人将涉案影片进行录播,并存储于自己的服务器上,随时供用户通过互联网进行点播,完全符合“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定义。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故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2、判令被上诉人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珠江数码公司辩称,1、对网络信息传播权的认定,不是以上诉人取得的授权书为准,而是以著作权法的规定为准;2、被上诉人的行为是基于与浙江卫视的合同的约定及技术,实质上是转播行为;3、本案所涉作品并非通过互联网进行点播,机顶盒仅是有线电视解码后通过数字电视机的重现,机顶盒无法连接到互联网;4、机顶盒的受众仅限于珠江数码电视现有的有线电视用户,其他人不可能通过互联网和机顶盒来收看时移或点播的节目,是珠江数码电视提供的有线电视业务的延伸,不符合信息网络传播权中的“公众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条件。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

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一致。另查,乐视网公司向原审法院诉请:1.珠江数码公司立即删除侵害乐视网公司权利的影视作品《青盲》;2.珠江数码公司赔偿乐视网公司经济损失和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共计50515元;3.由珠江数码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上诉人在二审诉讼中称,从《公证书》的内容可见,机顶盒仅与互联网连接,并未连接到有线电视网络,被上诉人也没有证据证明该机顶盒在不连接互联网,仅连接有线电视网络的情况下,“甜果时光”可以实现点播功能。机顶盒的功能包括点播、时移、回拨。时移技术一般是播放卫视前几天播放的信号,通过在服务器存储信号,通过用户点选进行播放,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范围。点播是通过用户对着机顶盒进行点选,选择节目,机顶盒通过连接广播电视网或互联网,涉案作品是连接被上诉人的服务器,服务器中有内容存储。“汤姆逊”设备进行数据解码,通过机顶盒推送到前端。被上诉人的设备有上网功能,并且点播、时移都是通过远端服务器推送内容,供用户在选定的时间收看选定内容,属于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

另查明,上诉人于原审诉讼中出示的《珠江数码业务受理单》记载上诉人申请办理涉案公证的代理人赵煜向被上诉人办理了开通“CHC高清影院”互动电视套餐,费用为720元/年,并取得了2011年11月10日收费项目为“CHC高清影院(720元/年)”的预收款凭证和收款项目为“安装调试费”、金额为100元的发票。

本院认为,上诉人在原审诉讼中提交的《珠江数码业务受理单》已记载,互动电视是基于有线电视网络的服务,用户报装互动电视需要该地址已经安装有线电视线路,结合上诉人在原审诉讼中所出示的《预收款凭证》及《安装调试费发票》可见,上诉人所委托的代理人赵煜在其操作《公证书》中的点播步骤使用被上诉人的互动电视服务进行点播观看涉案电视剧前,其报装互动电视的地址已经安装有线电视线路且其已办理安装和开通被上诉人的“CHC高清影院”服务,现上诉人未能举证证实在无需办理上述安装和开通“CHC高清影院”服务的情况下,普通公众无需连接被上诉人的有线电视网络,即可通过机顶盒连接互联网并操作公证书中的点播步骤收看涉案电视剧,故上诉人以“甜果时光”机顶盒仅连接互联网且始终未连接到被上诉人有线电视网络为由主张被上诉人通过互联网对涉案电视剧进行传播的意见,既缺乏事实依据,也与其在原审诉讼中出示的《珠江数码业务受理单》记载的“互动电视是基于有线电视网络的服务”内容不符,故其上述意见不能成立,本院对此不予采纳。

鉴于上诉人既未能举证证实公众在无需安装被上诉人的有线电视线路及未办理安装手续和开通被上诉人“CHC高清影院”服务时,即可在个人选定的地点通过涉案《公证书》中所记载的操作步骤点播观看涉案电视剧,且上诉人在二审诉讼中也确认时移技术一般是播放卫星电视前几天播放过的信号,亦即确认时移的信号限于电视台前几天播放的信号而并非扩延至该电视台已播放过的任何时间段的信号,其也未能举证证实公众可在其个人选定的任何时间通过涉案《公证书》中所记载的操作步骤点播观看涉案电视剧,上诉人在原审诉讼中也确认2012年6月也无法点播观看涉案电视剧,故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提供涉案点播服务的行为符合“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定义的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以此为由主张被上诉人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亦依据不足,原审法院对此不予采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上诉人在本案中主张互联网即珠江宽频网络设备,但其对此未能举证证实,该意见缺乏事实依据,其应对此承担举证不能法律责任,因此,上诉人以“甜果时光”互动机顶盒连接互联网(珠江宽频网络设备)后又与电视机相连并可在其中实现点播涉案电视剧的步骤为由主张涉案《公证书》中记载的点播操作过程是互联网环境下完成的意见亦缺乏事实依据,本院对此不予采纳。

从浙电(甲方)与珠江数码公司(乙方)之间签订的《节目传输播出合同》7.1条关于“乙方承认,甲方或甲方的合作伙伴对其制作播出的节目拥有知识产权”的约定内容来看,该合同条款仅约定乙方确认甲方或其伙伴对其制作播出的节目享有权利的问题,该条款并非关于被上诉人录制的对象的约定,故上诉人以涉案《节目传输播出合同》7.1条的上述约定内容为依据主张该《节目传输播出合同》6.6条关于“甲方同意,乙方可将《浙江卫视》节目进行录播,以用于乙方开展的‘电视回看(电视时移)’和‘点播’业务,但乙方在开展上述业务时必须保留浙江卫视台标”的约定仅针对浙电自己制作的节目的意见依据不足,本院对此不予采纳。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063元,由上诉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维

代理审判员  黄彩丽

代理审判员  夏 强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九 日

书   记   员  董广绪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