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专利权行政确权(按类型)> 发明专利> 裁判文书 > 正文   
王厦定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第200480023302.5号“卫生护理床”发明专利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5-12-9 11:03:33     浏览次数:471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3)高行终字第73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厦定,男,汉族,1947年6月29日出生,退休教师,住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区新村二里59号201。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10~12层。

法定代表人张茂于,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郑鸣捷,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何伦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员。

上诉人王厦定因发明专利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1753号行政判决,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3年3月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本申请系第200480023302.5号名称为“卫生护理床”的发明专利申请,其申请日为2004年8月12日,优先权日为2003年8月16日,进入中国国家阶段日期为2006年2月14日,公开日为2006年9月20日,申请人为王厦定。

经实质审查,国家知识产权局以本申请权利要求1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简称《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为由驳回了本申请。驳回决定所针对的文本是:王厦定于2009年9月29日提交的权利要求第1项、2006年2月14日进入国家阶段之日提交的说明书第1-2页、说明书附图第1-2页、说明书摘要及摘要附图。驳回决定中应用了如下对比文件:

对比文件1:JP特开2002-65764A号日本专利文献,公开日为2002年3月5日。

驳回决定所针对的权利要求书如下:

“1.一种卫生护理床,其特征在于:其床体是由防水纤维线交织成的具有网孔的片状织物体,所述的网孔的直径或对角线长度大于等于用于交织形成网孔的经、纬的直径,且小于经、纬线直径的30倍,所述的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相对固定联接,所述的防水纤维线可以是表面涂覆和内部浸渍有防水胶的植物纤维线或人造纤维线。”

驳回决定中指出: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一种卫生护理床。对比文件1公开了一种卫生护理床,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对比文件1的区别在于:(1)所述的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相对固定联接;(2)所述的防水纤维线可以是表面涂覆和内部浸渍有防水胶的植物纤维。上述区别特征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如何保持网孔的形态,使片状编织结构更加牢固以及选择何种材料做防水纤维线。但上述区别特征均为所属领域的惯用技术手段。由此可见,在对比文件1的基础上结合上述惯用技术手段得到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讲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权利要求1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

王厦定对上述驳回决定不服,于2010年8月20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复审请求,陈述了意见但未修改申请文件;并在2011年1月13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交了补正书、意见陈述书、对比文件1的中文译本、申请号为204762070.3号的欧洲专利申请文件的授权通知书复印件以及意见陈述书中引证的两份文件的复印件:

引证文件1:US3905055号美国专利文献全文的复印件,共6页,其公开日期为1975年9月16日;以及该文献的著录项目页、权利要求1-3和权利要求4的一部分,其中对权利要求2给出了中文译文;

引证文件2:CN201010244717.2号全文的复印件。

王厦定认为:(1)本申请权利要求1中的“交织”被限定于本申请说明书图2所示的范围,即网孔和网孔之间间隔一根经线或纬线,这是本申请区别于其他同类发明以及本领域惯用手段的重要特征;(2)本申请通过设定经、纬线直径与网孔直径之间的比例关系,克服了普遍认为的网式床网孔多,不适于长时间承载病人的技术偏见,提供了能长时间承载裸身病人的网式床,且实现了不伤害人体皮肤血液循环、不伤害人体组织且在病人不离开床就能进行全身清洗的技术效果;(3)机织网的固定联接不是公知技术;(4)采用两篇引证文件证明关于本领域的网状织物的织纹以及网孔直径等数据是需要通过大量实践得到的,并非惯用手段,用申请号为04762070.3号欧洲专利申请文件的授权通知书复印件表明本申请的欧洲同族申请已经获得授权。因此,权利要求1具备创造性。

经行使审查合格,专利复审委员会依法受理了该复审请求,于2011年3月9日发出复审请求受理通知书,并将案卷转送至原专利实质审查部门进行前置审查。原专利实质审查部门坚持驳回决定。

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1年5月9日发出复审通知书,指出:(1)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一种卫生护理床,对比文件1公开了一种用于承载残疾人、老年人、卧床不起的老人等步行困难者的吊座,权利要求1与对比文件1的区别在于权利要求1还限定了:①网孔是经纬线交织而成的;②所述的网孔的直径或对角线长度大于等于用于交织形成网孔的经、纬的直径,且小于经、纬线直径的30倍;③所述的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相对固定联接,其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避免被护理者由于局部压迫而产生的痛苦感,并且能够提高织物的强度;④所述的防水纤维线可以是表面涂覆和内部浸渍有防水胶的植物纤维线或人造纤维线,其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增加编织物的防水效果。对此专利复审委员会认为上述区别特征或者属于本领域的常用技术手段或者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在对比文件1公开的内容的基础上很容易想到的,无需付出创造性劳动。因此,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不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有关创造性的规定。

针对上述复审通知书,王厦定于2011年6月24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交了权利要求书全文的修改替换页。其中对权利要求中的语句略作了调整,修改后的权利要求书如下:

“1.一种卫生护理床,其特征在于:其床体是由防水纤维线交织成的片状织物体,所述片状织物体具有网孔,所述网孔的直径或所述网孔对角线长度大于等于用于交织形成网孔的经、纬的直径,且小于经、纬线直径的30倍,所述交织成片状织物体的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相对固定联接,所述的防水纤维线可以是表面涂覆和内部浸渍有防水胶的植物纤维线或人造纤维线。”

王厦定认为:(1)现有技术中都没有公开区别技术特征②,而改变网状织物性能的方式有很多,例如通过限定网状织物的各个参数或者各个参数的组合可以改变网状织物的性能,但对于具体设计网状织物的那些参数以及参数的相合关系或者参数之间互相制约的具体条件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而言,必须通过大量理论和实践探索才能知道,不通过创造性的劳动是无法获知的。将网状织物的参数仅限定为网孔部分和非网孔部分是个很上位的划分,而影响网孔部分和非网孔部分之间的比例关系的参数很多,不同的尺寸,不同的形状设计或者不同尺寸和不同形状的组合设计以及其他参数都会影响到网孔部分和非网孔部分之间的比例关系。对比文件1限定的是孔径和单位面积内孔的数量,本申请限定的是经、纬的直径与网孔直径的比例关系,由此可见,两者所采取的技术手段是完全不相同的,在对比文件1公开的孔径和单位面积内孔的数量的基础上是无法得到关于“所述网孔的直径或对角线长度大于等于经、纬的直径,且小于经、为线直径的30倍”的技术启示。(2)该区别技术特征③没有被对比文件1公开,并且也不是本领域的常用技术手段,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5相对固定联接使经、纬线交织成网孔局部变大或变小,从而给本申请带来了防止因抖动床面或病人躺卧姿势不对的有益技术效果。因此本申请权利要求1相对于对比文件1和公知常识而言具备创造性。

王厦定于2011年8月29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交了补充意见和一份样品,并在补充意见中认为:所述样品即具有本申请权利要求1技术特征的实物,从样品实物可以清楚看出本申请不同于普通医用纱布,在显微镜下,可以获得本实物中的网孔的直径或对角线长度大于等于经、纬的直径,且小于经、纬线直径的30倍。该技术特征在所有现用的医用纱布中均没有出现过,并且不是本领域的公知常识。

2011年10月19日,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38019号复审请求审查决定(简称第38019号决定)。专利复审委员会在该决定中认定:

1、审查文本的认定

在复审过程中,王厦定于2011年6月24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交了权利要求书全文的修改替换页。经审查,其中所作修改符合《专利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其次,复审决定针对的文本是:王厦定于2011年6月24日提交的权利要求第1项、于2006年2月14日进入国家阶段之日提交的说明书第1-2页、说明书附图第1-2页、说明书摘要及摘要附图。

2、关于《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

就本案而言,本申请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一种卫生护理床,对比文件1公开了一种用于承载残疾人、老年人、卧床不起的老人等步行困难者的吊座,并具体披露了如下特征(参见对比文件1说明书第1-10段):一种用于承载残疾人、老年人、卧床不起的老人等步行困难者的片状吊座(由于吊座同样用于承载被护理者,因而,相对于对比文件1公开了一种卫生护理床),该片状吊座由双层透气组织编织物(相当于本申请权利要求1中的片状织物体)构成,该编织物由疏水性纤维构成,所述疏水性纤维是聚酯纤维、聚酰胺纤维、聚丙烯纤维等(相当于本申请权利要求1中的人造纤维线),双层透气组织编织物由表面天竺网眼和内部天竺网眼以及连接两者的弹簧垫组织构成(相当于本申请权利要求1中的其床体是具有网孔的织物体)。

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与对比文件1的区别在于权利要求1还限定了:(1)网孔是经纬线交织而成的;(2)所述的网孔的直径或对角线长度大于等于经、纬的直径,且小于经、纬线直径的30倍;(3)所述的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相对固定联接,其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避免被护理者由于局部压迫而产生痛苦感,并且能够提高织物的强度;(4)所述的防水纤维线可以是表面涂覆和内部浸渍有防水胶的植物纤维线或人造纤维线,其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增加编织物的防水效果。

对于区别特征(1),专利复审委员会认为,交织、编织都是常用技术手段,通过经线、纬线交织而成的织物带有网孔也是本领域的公共常识。

对于区别特征(2),王厦定认为现有技术中都没有公开该区别技术特征,而改变网状织物性能的方式有很多,必须通过大量理论和实践探索才能知道,不通过创造性的劳动是无法获知的。对比文件1限定的是孔径和单位面积内孔的数量,本申请限定的是经、纬线直径与网直径的比例关系,由此可见,两者所采取的技术手段是完全不相同的,在对比文件1公开的孔径和单位面积内孔的数量的基础上是无法得到关于“所述的网孔的直径或对角线长度大于等于经、纬的直径,且小于经、纬线直径的30倍”的技术启示。然而,专利复审委员会认为,虽然对比文件1没有公开网孔直径或对角线长度与经纬线直径之间的关系,但对比文件公开了:编织物表面孔径3-10mm,每10cm²设置9-50个孔,编织物表面的孔径不满3mm时,除水性差,而超过10mm时,被看护者使用拉伸,网眼则会渗入肌肤等,孔数量每10cm²不足9个时,除水性差,而超过50个,则会发生与以往网眼一样的问题。由此可见,对比文件1公开了通过设置孔径和单位面积内孔的数量以使得在满足除水性的同时不会对被护理者由于局部压迫而产生的痛苦感,其实质上通过将网孔部分与非网孔部分之间的比例关系设置为一个适当的范围,以避免对被护理者由于局部压迫而产生的痛苦感;且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而言,当本领域技术人员采用交织过程中形成的孔以实现除水功能时,根据对比文件1提供的技术启示以及其具体用途,为了避免或减小被护理者由于局部压迫而产生的痛苦感,有动机对交织过程中形成的网孔与非网孔部分(对应到本申请中就是网孔与经线和纬线的直径)之间的比例关系进行设置,并可以通过有限的试验简单得到对于避免对被护理者由于局部压迫而产生的痛苦感效果最佳的上述比例关系,这是无需付出创造性拉劳动的,如医用纱布就是将网孔和经纬线的直径设置在一个既能透气又不会对人体局部造成压迫的范围内。此外,对于王厦定在2011年8月29日提交的样品实物,其虽然与普通的医用纱布的孔径以及纱线直径不同,但首先,专利复审委员会不能确定该样品就是权利要求1中的技术方案限定的产品;其次,权利要求1中仅仅限定了网孔直径或对角线长度和经纬线直径之间的倍数关系,并没有对其网孔直径或对角线长度以及经纬线直径给出具体的数值范围,从权利要求限定的倍数范围来看,并不能将医用纱布排除在外;再次,专利复审委员会引用医用纱布仅仅是为了证明将网孔和经纬线的直径设置在一个既能透气又不会对人体局部造成压迫的范围内是现有技术中的已有的技术手段,是无需付出创造性劳动的。因此,王厦定的上述理由不成立。

对于区别特征(3),王厦定认为:该区别技术特征没有被对比文件1公开,并且也不是本领域的常用技术手段,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5相对固定联接使经、纬线交织的网孔局部变大或变小,从而给本申请带来了防止因抖动床面或病人躺卧姿势不对的有益技术效果。然后,专利复审委员会认为,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编织物的承载强度需求,设置是否将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进行固定,例如当需编织物承载强度较高时,可以通过增加经线和纬线的密度或对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进行固定等方式增加编织物的承载强度,而当编织物无需承载较高强度时,可以通过例如降低经线和纬线的密度或对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不进行固定等方式降低编织物的成本,这些均是本领域技术人员的常规设置,无需付出创造性劳动的;并且日常生活中处处可见并非手工编织、网孔固定连接的“织物体”,如足球球门网、乒乓球台上的拦网、提物体的网兜、吊床等;由此可见,经、纬线之间的固定联接也应当是公知技术。

对于区别特征(4),其中人造纤维线已经被对比文件1公开,且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而言,植物纤维线和人造纤维线均是常用的纤维线,为增加编织物的防水效果,本领域技术人员很容易想到纤维线表面涂覆和/或内部浸渍防水胶。

由此可见,在对比文件1的基础上结合本领域技术人员的常规设置得到的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不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有关创造性的规定。

专利复审委员会决定: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0年5月7日对本申请作出的驳回决定。

王厦定不服并提起诉讼,请求撤销第38019号决定。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是显而易见的,不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第38019号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查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第38019号复审请求审查决定。

王厦定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其上诉理由为:本申请权利要求1具有创造性。

专利复审委员会服从原审判决。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证据采信得当,且有第38019号决定、本申请的申请文本及修改文本及当事人陈述、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故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创造性,是指同申请日以前已有的技术相比,该发明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所谓实质性特点是指对本领域的技术人员来说,该发明相对于现有技术是非显而易见的,所谓进步是指该发明与现有技术相比能够产生有益的技术效果。判断发明对本领域的技术人员来说是否显而易见,要确定的是现有技术整体上是否存在某种技术启示,即现有技术中是否给出将该发明或者实用新型的区别技术特征应用到最接近的现有技术以解决其存在的技术问题的启示,这种启示会使本领域的技术人员在面对相应的技术问题时,有动机改进最接近的现有技术并获得该发明专利技术。当上述区别技术特征为公知常识或为与最接近的现有技术相关的技术手段,或者为另一份对比文件披露的相关技术手段,且该技术手段在该对比文件中所起的作用与该区别技术特征在要求保护的发明中为解决相关技术问题所起的作用相同,通常可以认定存在相应的技术启示。

本案中,本申请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一种卫生护理床,对比文件1则公开了一种用于承载残疾人、老年人、卧床不起的老人等步行困难者的吊座,并具体披露了如下特征:一种用于承载残疾人、老年人、卧床不起的老人等步行困难者的片状吊座,吊座由双层透气组织编织物构成,该编织物由疏水性纤维构成,疏水性纤维是聚酯纤维、聚酰胺纤维、聚丙烯纤维等,双层透气组织编织物由表面天竺网眼和内部天竺网眼以及连接两者的弹簧垫组织构成。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与对比文件1的区别在于权利要求1还限定了:(1)网孔是经纬线交织而成的;(2)所述的网孔的直径或对角线长度大于等于经、纬线的直径,且小于经、纬线直径的30倍;(3)所述的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相对固定联接,其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避免被护理者由于局部压迫而产生痛苦感,并且能够提高织物的强度;(4)所述的防水纤维线可以是表面涂覆和内部浸渍有防水胶的植物纤维线或人造纤维线,其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增加编织物的防水效果。针对区别特征(1)而言,其使用的交织、编织方法均系纺织业常用的技术手段,通过经线、纬线交织而成的织物带有网孔也是本领域的公共常识。针对区别特征(2)而言,虽然对比文件1没有公开网孔直径或对角线长度与经纬线直径之间的关系,但对比文件公开了编织物表面孔径3-10mm,每10cm²设置9-50个孔,编织物表面的孔径不满3mm时,除水性差,而超过10mm时,被看护者使用时编织物拉伸,网眼则会渗入肌肤,孔数量每10cm²不足9个时,除水性差,而超过50个,则会发生与以往网眼一样的问题。据此,可以认定对比文件1公开了通过设置孔径和单位面积内孔的数量以使得在满足除水性的同时不会使被护理者由于局部压迫而产生痛苦感,其实质是通过在网孔部分与非网孔部分之间的比例关系上设置一个适当的范围,以避免被护理者由于局部压迫而产生的痛苦感。相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而言,当利用织物形成的孔以实现除水功能时,根据对比文件1提供的技术启示以及其具体用途,为了避免或减小被护理者由于局部压迫而产生的痛苦感,有动机对交织过程中形成的网孔与非网孔部分之间的比例关系进行设置和调整,并可以通过有限的试验简单得到对于避免被护理者由于局部压迫而产生的痛苦感效果而言最佳的比例关系,无需付出创造性劳动即可实现。针对区别特征(3)而言,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根据织物的承载强度需求,选择是否将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进行固定,例如当需编织物承载强度较高时,可以通过增加经线和纬线的密度或对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进行固定等方式增加编织物的承载强度,而当编织物无需承载较高强度时,可以通过降低经线和纬线的密度或对经线和纬线的交接部不进行固定等方式降低编织物的成本。此系本领域技术人员的常规设置,无需付出创造性劳动即可实现,也是公知技术手段。针对区别特征(4)而言,人造纤维线已经被对比文件1公开,且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而言,植物纤维线和人造纤维线均是常用的纤维线,为增加编织物的防水效果,本领域技术人员很容易想到纤维线表面涂覆和/或内部浸渍防水胶。故,原审法院认定本申请权利要求1不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是正确的。王厦定关于本申请权利要求1具有创造性的上诉理由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王厦定的上诉主张均因缺乏依据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王厦定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晓军

代理审判员    袁相军

代理审判员    马  军

二Ο一三 年 九 月 十三 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崔馨娜

(肖芳编辑)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