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确认不侵犯注册商标权> 裁判文书 > 正文   
苏州市协安贸易有限公司与鳄鱼恤有限公司确认不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5-3-14 8:58:32     浏览次数:731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浦民三(知)初字第336号

原告苏州市协安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常炳华。

委托代理人谈军一,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

被告鳄鱼恤有限公司。

原告苏州市协安贸易有限公司(以下至判决主文前简称苏州协安公司)诉被告鳄鱼恤有限公司(以下至判决主文前简称鳄鱼恤公司)确认不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5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倪红霞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田有娣、黄玉娟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2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苏州协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谈军一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鳄鱼恤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苏州协安公司诉称,原告一直从事服装定牌加工业务,多年来接受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以下简称伊藤忠公司)的委托订单,定牌加工经YamatoInternational株式会社(以下简称Yamato公司)授权的鳄鱼牌服装,这些服装根据定单全部出口至日本,在国内不进行任何销售。原告于2013年2月20日收到上海海关的《扣留(封存)决定书》,得知由于被告提出知识产权海关保护申请,原告原定于2013年1月19日出口日本的1,807件女式针织开衫因涉嫌侵犯被告所享有的第246898号“CROCODILE”注册商标专用权而被海关扣留。原告认为,原告系根据日本商标权人Yamato公司及伊藤忠公司的指示和委托定牌加工服装,加工的服装全部运回日本,并不在国内销售,原告定牌加工的行为不会造成混淆。因此,原告定牌加工含有“CROCODILE”商标的服装并全部交付国外委托方的行为,不构成对被告享有的第246898号“CROCODILE”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由于原告定牌加工的服装被扣,导致原告无法按时出口,严重影响了原告的正常经营活动,原告因此遭受了重大经济损失。故原告起诉,请求确认原告定牌加工且全部销往国外的服装上使用“CROCODILE”商标不侵犯被告享有的第246898号“CROCODILE”注册商标专用权。

被告鳄鱼恤公司未作答辩。

经审理,本院查明以下事实:

被告鳄鱼恤公司经我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246898号“CROCODILE”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5类衬衫、裤子、汗衫及其它衣服,有效期经核准续展至2016年3月29日。被告鳄鱼恤公司将上述商标向我国海关总署申请了知识产权海关保护备案(备案号T2009-15845)。

2013年1月19日,原告苏州协安公司以一般贸易方式向上海海关申报出口日本“CROCODILE”女式针织开衫1,807件,总价32,526美元。因上述货物涉嫌侵犯被告鳄鱼恤公司“CROCODILE”商标专用权(海关备案号T2009-15845),上海海关将上述货物予以扣留,并于同年2月20日向原告发出沪关知字(2013)第012号扣留(封存)决定书。2013年4月12日,上海海关发出《侵权嫌疑货物知识产权状况认定通知书》,对原告申报出口的标有“CROCODILE”商标的女式针织开衫1,807件不能认定是否侵犯鳄鱼恤公司“CROCODILE”商标专用权。2013年5月14日,因在规定时间内未收到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上海海关决定解除对上述货物的扣留。随后该批女式针织开衫被上海海关放行。原告遂向本院提起诉讼。

另查明,Yamato公司于1947年6月16日在日本注册成立,经营范围纤维工业制品、衣服等。该公司在日本先后注册了以下商标:于1991年1月31日注册第XXXXXXX号“CROCODILE”商标,有效期至2021年1月31日,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25类化妆舞会服饰、运动用特殊衣服等;于1992年10月30日注册第XXXXXXX号“Crocodile+鳄鱼图形”商标,有效期至2022年10月30日,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25类衣服,该商标曾被认定为日本驰名商标;于1992年10月30日注册第XXXXXXX号“CROCODILE+日文”商标,有效期至2022年10月30日,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25类衣服;于1992年1月31日注册第XXXXXXX号“鳄鱼图形”商标,有效期至2022年1月31日,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25类衣服。

Yamato公司的网站(www.yamatointr.co.jp)中有关于鳄鱼系列品牌的介绍。Yamato公司董事长磐若智基于2013年6月出具说明,称该公司的鳄鱼品牌商品自1981年以后占非常高的销售额,2012年在该公司所有品牌的销售实绩中占61.6%的比例,鳄鱼品牌是该公司的核心品牌,对于结合“Crocodile及鳄鱼图形商标”的商品已经成为让商户及消费者认为是该公司产品的驰名商标。

伊藤忠公司于1949年12月1日在日本注册成立,经营范围衣服等。Yamato公司向伊藤忠公司出具的授权书载明,其授权伊藤忠公司按照规定的标准规格在苏州协安公司生产加工“鳄鱼产品”,授权书有效期至2013年5月31日为止。Yamato公司提供了制作委托书(2012年10月19日)和订单(2012年11月8日)。制作委托书记载供应商“伊藤忠商事(株)”,原产国“中国”,质地制造厂商“苏州协安”,品牌名“Crocodileladies”。订单记载供应商“伊藤忠商事株”、数量“1,800”、最终工厂“苏州市协安贸易有限公司”。原告接受委托加工的服装为女式针织开衫,领标上有“CROCODILE”商标,价码牌上有上下排列的“鳄鱼图形”及“CROCODILE”商标,以及“yamato”、“中国制”等文字,在洗熨标识上有“YamatoInternational”、“中国制”等。2013年4月,Yamato公司董事长磐若智基出具宣誓陈述书,证明上述内容属实。同时,磐若智基还出具情况说明,阐明苏州协安公司按照该公司的贴牌生产要求,在服装产品上贴上商标标识、标及牌后,将加工完成的成衣向中国海关报关出口后交付给伊藤忠公司,伊藤忠公司收到该定制的成衣后再交付给Yamato公司,Yamato公司在日本进行销售。

2013年4月30日,伊藤忠公司董事长冈本均出具情况说明,阐明该公司自2002年起受日本Yamato公司的书面委托,寻找工厂生产加工由Yamato公司在日本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鳄鱼品牌(包括但不限于在日本注册的第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号商标)系列产品(包括成衣等)。伊藤忠公司根据授权,向中国的苏州协安公司委托贴牌生产上述产品。苏州协安公司按照Yamato公司的贴牌生产要求将加工完成的成衣向中国海关报关出口后交付给伊藤忠公司,伊藤忠公司收到定制的成衣后再交付给Yamato公司。中国海关于2013年2月20日扣留的鳄鱼品牌1,807件女式针织开衫系伊藤忠公司与Yamato公司委托苏州协安公司贴牌加工生产的服装产品,上述全部服装产品由Yamato公司在日本销售。上述情况说明后附有Yamato公司出具的授权书、制作委托书及订单。同日,冈本均出具宣誓陈述书,证明所附的商标授权书、制作委托书(2012年10月19日)、订单(2012年11月8日)、售货确认书(2012年12月22日)均系该公司提供给相关当事方的真实文件,所附的商标标识和用于服装上的标、牌复印件与其指示苏州协安公司使用的商标标识、标、牌的原件相一致。在上述伊藤忠公司与苏州协安公司签订的售货确认书上记载:女针织套衫,船运日期2013年1月31日,数量1,800,单价18美元,金额32,400美元,允许数量和金额3%短溢。

以上事实,由原告的当庭陈述,由原告举证的Yamato公司及伊藤忠公司在日本注册的企业注册资料及商标注册证明、情况说明、说明、宣誓陈述书、商标授权书、制作委托书、订单、售货确认书、报关单、(2013)沪东证经字第10110号公证书、扣留(封存)决定书、扣留侵权嫌疑货物告知书、侵权嫌疑货物知识产权状况认定通知书、解除扣留(封存)通知书等经庭审质证的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确认不侵权之诉是指在知识产权权利人发出侵权停止警告而又怠于交有权处理的机构处理的情形下,被警告人或者利害关系人请求法院确认不构成侵权的民事诉讼。提起确认不侵权之诉的目的在于结束由于权利人的侵权警告所带来的不稳定的法律状态,作为一种辅助性救济手段,其提起必须满足一定的条件,包括:原告受到了内容明确的侵权警告;权利人未在合理期间内启动争议解决程序;由于不启动争议解决程序致使争议法律关系状态不明;这种不明法律状态导致原告的合法权益受到或可能受到损害。本案中,原告申报出口的服装因涉嫌侵犯被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而被海关扣留,并接到了海关关于该批服装涉嫌商标侵权而被扣留的通知。海关扣留原告的货物并向其发出书面告知书,该告知书以原告为警告对象,明确了该批货物涉嫌侵犯被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内容,是对原告涉嫌商标侵权行为的一种内容明确的侵权警告。该警告与原告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其必然会使原告的经营行为受到影响。由于最终上海海关发出了不能认定原告出口的货物是否侵犯被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通知,也就是说海关未能在其处理期间对原告的行为性质作出认定,从而使原告的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处于不确定状态,直接影响到原告今后的经营行为。而被告在收到海关的通知后并未向法院申请采取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或财产保全的措施,故而原告向法院提出了请求确认不侵权的诉讼,该诉讼结果可以使涉案商标侵权纠纷的不确定状态得以结束,并使原告以后的经营活动能够正常进行。故原告提起确认不侵权之诉符合起诉的条件。

商标的基本功能在于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识别功能,核心在于避免一般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本案原告的加工行为属于接受境外公司委托的定牌加工行为,产品不在国内销售,因此认定原告的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应当结合是否会使国内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或误认、原告是否具有造成他人混淆或误认的主观故意、原告作为加工方是否尽到了合理的审查注意义务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

原告提供的证据表明,Yamato公司于上世纪90年代在日本注册了鳄鱼系列商标,在日本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原告申报出口的服装上使用的“CROCODILE”商标是Yamato公司在日本合法注册的商标之一,且早于被告的“CROCODILE”商标在我国的注册时间。现Yamato公司确认其通过日本伊藤忠公司委托原告按照该公司的要求加工涉案服装,包括商标的标注方式,并将加工完成的该批服装全部运回日本销售。因此,原告系接受境外商标权利人的委托在加工的服装上使用“CROCODILE”商标,其对使用的商标已经尽到合理的审查注意义务,主观上并没有侵害被告商标权的故意或过错。

商标依附于商品,消费者通过商标来识别商品的提供者,因此商标只有使用在商品上并投入市场后,才能发挥其功能、体现其价值。同时商标权保护的地域性原则也决定了注册商标在本国受到法律保护,故我国商标法只对在我国境内发生的侵权行为进行规制。由于原告将加工后的服装全部交给日本委托方,不在中国境内销售,中国的相关公众在国内不可能接触到涉案货物,涉案货物所贴商标只在中国境外具有商品来源的识别意义,并不在我国国内市场发挥识别商品来源的功能,且吊牌及洗熨标上标明的是Yamato公司的信息,并无原告的任何信息,故涉案服装在日本销售不会造成国内相关公众对服装来源的混淆、误认,不会对被告在我国境内取得的商标专用权造成损害。因此,原告接受境外商标权利人的委托,定牌加工含有“CROCODILE”商标的服装并全部交付境外委托方的行为,不构成对被告享有的“CROCODILE”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原告苏州市协安贸易有限公司申报出口日本的服装上使用“CROCODILE”商标的行为不构成对被告鳄鱼恤有限公司享有的第246898号“CROCODILE”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0元(原告已预付),由被告鳄鱼恤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倪红霞

人民陪审员  黄玉娟

人民陪审员  田有娣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黄跃凌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第五十二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

……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 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商标法所称相关公众,是指与商标所标识的某类商品或者服务有关的消费者和与前述商品或者服务的营销有密切关系的其他经营者。

第九条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商标相同,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

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

第十条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

(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

(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

(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