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与字号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商标权利冲突> 裁判文书> 商标权与字号权 > 正文   
家乐氏公司(KELLOGG COMPANY)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北京凯洛格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第4193035号“凱洛格Kellogg&Company及图”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案(类似服务,损害在先字号权)
添加时间:2015-1-5 18:48:57     浏览次数:897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3)高行终字第63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家乐氏公司(KELLOGG COMPANY)。

授权代表苏珊.M.坎宁,助理秘书。

委托代理人郑燕玲,北京市正见永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新。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徐苗,该委员会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张谦,该委员会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北京凯洛格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成。

委托代理人杨扬。

委托代理人王丽娟。

上诉人家乐氏公司因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334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13年2月22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13年4月25日,上诉人家乐氏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郑燕玲、王新,被上诉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张谦,原审第三人北京凯洛格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简称凯洛格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扬、王丽娟到本院接受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第4193035号“凱洛格Kellogg&Company及图”商标(简称被异议商标)由凯洛格公司于2004年7月28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申请注册,指定使用在商业管理辅助、商业评估等服务上。经商标局初步审定并公告后,家乐氏公司提出异议申请,并提交了其在先申请注册的第166073号“KELLOGG’S”商标、第754673号“Kellogg’s”商标、第754674号“Kellogg’s”商标作为引证商标。经审查,商标局于2010年8月11日作出(2010)商标异字第16098号《“凱洛格Kellogg&Company”商标异议裁定书》(简称第16098号裁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家乐氏公司不服,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2012年4月20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2]第16293号《关于第4193035号“凱洛格Kellogg&Company及图”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简称第16293号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家乐氏公司在诉讼中新提交的证据材料未在商标评审程序中提交,并非第16293号裁定的依据,与本案对该裁定的合法性审查缺乏关联性,不予采纳。

被异议商标的“标志”由字符“凱洛格”、“Kellogg&Company”及图构成,均无不良含义,家乐氏公司主张其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缺乏根据,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第16293号裁定中认定被异议商标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并无不当。

被异议商标不属于已经注册的商标,不属于《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适用的情形。且,家乐氏公司在商标评审程序中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凯洛格公司对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采取了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凯洛格公司的英文商号是否与被异议商标的文字部分相对应,与凯洛格公司在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中是否采取了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缺乏必然联系。因此,商标评审委员会未认定被异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并无不当。

家乐氏公司所主张引证的第166073号“KELLOGG’S”商标、第754673号“Kellogg’s”商标、第754674号“Kellogg’s”商标均为已在中国注册的商标,因此,本案不属于《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一款所规定的情形。同时,家乐氏公司在商标评审程序中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上述引证商标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时在中国大陆已为相关公众所熟知并达到了驰名的程度,上述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与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关联性不大,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能够致使引证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受到损害的。因此,商标评审委员会未认定被异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并无不当。

家乐氏公司的企业名称为“KELLOGGCOMPANY”,被异议商标的主要识别部分“Kellogg&Company”虽与之相近,但是,家乐氏公司在商标评审程序中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该公司提供的商品或服务与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相同近似或存在密切关联,现有证据亦无法证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能够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从而致使家乐氏公司的商号权益受到损害。因此,商标评审委员会未认定被异议商标损害了家乐氏公司的在先商号权并无不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第16293号裁定。

家乐氏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及第16293号裁定,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就被异议商标重新作出裁定。其上诉理由是:第一,被异议商标包含企业名称“Kellogg&Company”,但该名称与凯洛格公司的名称“Keylogic&Company”存在实质性差异,并与家乐氏公司的企业名称KelloggCompany基本相同,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其标识的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情形,不应予以注册,一审判决对此理由未予评述,显属漏审及认定错误,应予纠正;第二,家乐氏公司自1922年就拥有“KelloggCompany”商号,并通过广泛宣传与使用,已在相关公众中具有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且凯洛格公司申请被异议商标主观恶意明显,被异议商标的注册与使用会造成相关公众对服务来源的混淆、误认,进而损害了家乐氏公司的在先商号权,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一审判决对此认定错误;第三,家乐氏公司在第30类谷类制品等商品上在先注册的“Kellogg’s”系列商标应作为中国驰名商标加以保护,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第四,凯洛格公司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主观恶意明显,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第五,一审法院对家乐氏公司在诉讼过程中提交的证据材料完全不予采信的做法不符合行政诉讼法关于新证据的采信规则,且未合理考虑行政诉讼的救济价值。

商标评审委员会、凯洛格公司服从一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第166073号“KELLOGG’S”商标(详见本判决书附图)的注册人为家乐氏公司,申请日期为1981年1月6日,核准日期为1982年11月30日,核定使用于“用于早餐食品;快餐食品或者制作食品的原料的(加工过)谷类制品”商品上。

第754673号“Kellogg’s”商标(详见本判决书附图)的注册人为家乐氏公司,申请日期为1993年11月29日,核准日期为1995年7月7日,核定使用于“谷类制品”商品上。

第754674号“Kellogg’s”商标(详见本判决书附图)的注册人为家乐氏公司,申请日期为1993年11月29日,核准日期为1995年7月7日,核定使用于“谷类制品”商品上。

被异议商标(详见本判决书附图)由凯洛格公司于2004年7月28日向商标局申请注册,指定使用在第35类“商业管理辅助;商业管理和组织咨询;商业管理咨询;工商管理辅助;商业组织咨询;商业研究;商业管理咨询(顾问);贸易业务的专业咨询;人事管理咨询;商业评估”服务上。

经商标局初步审定并公告后,家乐氏公司在异议期内提出异议申请,商标局于2010年8月11日作出第16098号裁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家乐氏公司不服商标局作出的第16098号裁定,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主要理由为:一、家乐氏公司是一家以经营谷类早餐食品著称的国际性公司,“Kellogg’s”商标源于创始人的姓氏,也是家乐氏公司在先注册并使用在谷类制品等食品领域的驰名商标,在中国公众中亦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二、虽然家乐氏公司现在采用“家乐氏公司”作为中文企业名称,但中国公众已习惯将家乐氏公司称为“凯洛格公司”,故“凯洛格”和“Kellogg’s”是家乐氏公司的中英文商号。虽然被异议商标指定服务与家乐氏公司所属行业不同,但对商号权的保护并不要求商品和服务之间必须存有关联。被异议商标损害了家乐氏公司的在先商号权。三、被异议商标与家乐氏公司在先于第30类商品上注册的“Kellogg’s”商标高度近似,被异议商标指定服务与引证商标使用商品亦关联密切,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易造成消费者的混淆和误认。四、凯洛格公司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具有明显恶意,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五、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将产生不良影响。基于以上理由,家乐氏公司请求认定其第166073号“KELLOGG’S”商标、第754673、754674号“Kellogg’s”商标为第30类谷类制品上的驰名商标,并依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第四十一条的规定,不予核准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

家乐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家乐氏公司简介,1922年该公司正式更名为“KelloggCompany”;2、家乐氏公司在世界各地取得“Kellogg’s”系列商标的注册证;3、部分外文的销售和使用证据,广告及新闻报道、品牌排行榜等材料,用以证明家乐氏公司及其“Kellogg’s”商标在全世界的知名度;4、部分中文的销售和使用证据,广告及新闻报道,地方法院、工商局及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司法判决、处罚决定书、裁定,1999年和2000年《全国重点商标保护名录》,侵权产品照片、品牌排行榜2002年、2003年《商业周刊》的报道、2004年新浪网品牌排名等材料,用以证明家乐氏公司及其“Kellogg’s”商标在中国的知名度;5、家乐氏公司企业年报、公司登记证明,用以证明家乐氏公司对“KelloggCompany”享有在先商号权;6、凯洛格公司网站页面,被异议商标档案,以及有关家乐氏公司及其Kellogg’s产品的网络报道,2004年8月1日出版的《管理沟通原理与实践》一书中将家乐氏公司(Kellogg公司)作为成功案例进行介绍,2004年11月财富网对家乐氏公司的介绍,用以证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具有恶意,并且会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7、2006年上半年商标评审案件应诉情况统计分析报告,人民法院作出的行政判决书、部分商标异议裁定书及相关商标档案,《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摘页,用以证明被异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和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

商标评审委员会向凯洛格公司寄送的答辩通知被邮局退回后,遂通过第1260期《商标公告》进行公告送达。凯洛格公司在商标评审委员会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2012年4月20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第16293号裁定,认定:首先,结合家乐氏公司提交的在先知名度证据,部分为其自制的宣传材料,不能证明该材料确已投入市场进行宣传;部分缺少有效时间标志,或者待证事实的形成时间晚于2004年7月28日,不能证明家乐氏公司的“Kellogg’s”商标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之前的知名度;部分证据形成于域外,不能证明“Kellogg’s”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实际使用情况,如证据3;部分证据则与本案无必然联系,如证据7。本案虽亦有部分材料可证明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之前,“家乐氏Kellogg’s”商标通过家乐氏公司的使用,已在食品、糖果、谷类制品商品上形成一定影响,但鉴于本案中,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之前三年期间,有关家乐氏公司及其“Kellogg’s”商标、相关产品的营业收入、利润及税收、广告宣传、所获荣誉等证据尚不充足,在此情况下,难以认定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日之前,家乐氏公司的第166073号“KELLOGG’S”商标、第754673、754674号“Kellogg’s”商标已成为谷类制品上的驰名商标。

其次,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在第35类商业研究等服务上,而引证商标核定使用在第30类谷类制品等商品上,双方商标使用的商品和服务在用途、用户、通常效用、销售渠道、销售习惯等方面均存有较大差异,不属于类似商品和服务。被异议商标并未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和服务上的近似商标。

再次,判定被异议商标是否损害他人的在先商号权,应当以被异议商标指定服务与其他商号权人提供的商品或服务相同或相类似为前提条件,只有当该条件成立时,相关公众才有可能对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进而判定被异议商标侵犯了他人的在先商号权。如前所述,鉴于本案被异议商标指定服务与家乐氏公司的引证商标核定商品相关的生产经营领域并不类似,因此,并无充分理由可以认定被异议商标损害了家乐氏公司的在先商号权。

最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中的“不良影响”系指商标的文字、图形或其他构成要素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的影响。本案被异议商标标志本身并不属于上述规定所指之情形。家乐氏公司另主张,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但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商标评审委员会亦不予支持。

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家乐氏公司所提异议复审理由不成立,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在一审庭审过程中,家乐氏公司表示其对第16293号裁定中相关《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认定内容不持异议,亦确认其在相关《商标法》第十三条的主张中所引证的商标为第166073号“KELLOGG’S”商标、第754673号“Kellogg’s”商标和第754674号“Kellogg’s”商标。

在一审诉讼过程中,家乐氏公司补充提交了如下证据:1、凯洛格公司的官方网站打印件;2、2011年商标评审案件行政诉讼情况汇总分析;3、(2011)高行终字第1476号行政判决书;4、(2012)高行终字第369号行政判决书;5、(2011)高行终字第775号行政判决书;6、(2011)一中知行初字第1462号行政判决书。家乐氏公司的上述证据未曾在商标评审程序中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

在本院审理本案过程中,家乐氏公司明确表示其主张涉案在先注册的系列“Kellogg’s”商标在谷类制品上构成驰名商标,并补充提交了其他案件的已生效判决书,用以证明其相关上诉请求。

上述事实有被异议商标档案;第166073号“KELLOGG’S”商标、第754673号“Kellogg’s”商标、第754674号“Kellogg’s”商标档案;第16098号裁定、第16293号裁定;家乐氏公司在商标评审程序中提交的异议复审申请书及其证据材料;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答辩通知书及邮局退回的信封;家乐氏公司在诉讼中补充提交的证据材料;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他人的在先商号权属于上述条款中所述在先权利,但关于是否构成损害他人在先商号权的认定,应以系争商标的注册与使用是否容易导致相关公众产生混淆,致使在先商号权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为要件。本案中,根据家乐氏公司所提交的其公司登记信息、企业财务报表、在被异议商标注册申请日前相关媒体及网络的报道、《管理沟通—原理与实践》一书的记载、该企业在中国受保护的记录等证据,能够证明家乐氏公司的“KelloggCompany”商号权在被异议商标注册申请日前已经属于知名企业,具有较高的市场声誉及影响,而且其企业管理制度已经成为相关领域中的成功案例进行介绍。由于被异议商标的主要识别部分“Kellogg&Company”与家乐氏公司的在先商号权近似程度较高,而且家乐氏公司的企业商誉及影响力足以延伸至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商业管理辅助、商业管理咨询”等服务领域,具有密切关联,因此被异议商标的注册与使用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认为其服务来源与家乐氏公司存在特定联系,或及于家乐氏公司的授权,从而产生混淆,使家乐氏公司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因此,一审判决及第16293号裁定相关认定错误,本院予以纠正。家乐氏公司此部分上诉主张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本案中,家乐氏公司所主张援引的第166073号“KELLOGG’S”商标、第754673号“Kellogg’s”商标、第754674号“Kellogg’s”商标虽均已获准注册,但其在商标评审程序中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上述引证商标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时在中国大陆已为相关公众所熟知并达到了驰名的程度,故根据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一审判决及第16293号裁定此部分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家乐氏公司此部分上诉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该条款所述情形是指系争商标的“标志”本身注册使用有害于道德风尚或对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本案中,被异议商标并无不良含义,一审判决对此认定并无不当,亦不存在漏审情形,故家乐氏公司此部分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该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或者是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撤销该注册商标;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本案中,被异议商标不属于已经注册的商标,故一审判决认为不应适用该条款所规定情形并无不当,家乐氏公司此部分上诉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原告可以提供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证据。原告提供的证据不成立的,不免除被告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举证责任”的规定,在行政诉讼程序中,并未禁止行政相对人补充提交证据,同时为了诉讼经济原则及避免行政相对人因不能举证而撤销其注册商标,而无其他救济途径的情况发生,对行政相对人在行政诉讼阶段补充提交的证据不宜简单、机械的一律不予采纳。然而,作为行政相对人应当在行政程序中积极履行其举证责任,对由于其自身怠于行使举证,而无合理事由的,其在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不应当予以采纳。本案中,家乐氏公司并未说明其在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未在异议复审阶段提交存在合理事由,同时家乐氏公司亦存在其他的救济途径,因此一审法院未予采纳相关证据并无不当。基于上诉理由,本院对家乐氏公司补充提交的证据亦不予以采纳。

家乐氏公司的部分上诉请求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足以支持其上诉主张。一审判决及第16293号裁定相关认定存在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一审判决及第16293号裁定关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未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3348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2年4月20日作出的商评字[2012]第16293号《关于第4193035号“凱洛格Kellogg&Company及图”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就家乐氏公司针对第4193035号“凱洛格Kellogg&Company及图”商标提出的异议复审请求重新作出异议复审裁定。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 辉

代理审判员  石必胜

代理审判员  陶 钧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李小英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