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与字号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商标权利冲突> 裁判文书> 商标权与字号权 > 正文   
千住金属工业株式会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李茂英第4325476号“千住”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案(关联公司对“千住”商号的使用建立的是“千住”商号与上述公司的对应关系,并不当然能及于千住株式会社)
添加时间:2015-1-3 18:26:44     浏览次数:999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3)高行终字第1714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李茂英,东莞市住友焊料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委托代理人谭昆仑,北京市众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蒋博星,北京市众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千住金属工业株式会社,住所地日本国东京都足立区千住桥户町23番地。

法定代表人长谷川永悦,董事长/专务董事。

委托代理人魏启学,北京魏启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耿秋,女,北京林达刘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普通合伙)职员。

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徐苗,该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上诉人李茂英因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37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8月21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13年10月17日,上诉人李茂英的委托代理人谭昆仑,被上诉人千住金属工业株式会社(简称千住株式会社)的委托代理人魏启学、耿秋到院接受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针对千住株式会社就李茂英的第4325476号“千住”商标(简称被异议商标)提出的异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于2010年4月14日作出(2010)商标异字第07234号《“千住”商标异议裁定书》(简称第7234号裁定),裁定被异议商标准予核准注册。千住株式会社不服该裁定,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1年10月14日作出商评字(2011)第24119号《关于第4325476号“千住”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简称第24119号裁定),裁定被异议商标准予核准注册。千住株式会社不服该裁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千住株式会社在异议复审程序中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认定其相关商标为驰名商标的请求,基于此,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1年9月通知千住株式会社填写《审批表》。从《审批表》的内容及性质来看,其是商标评审委员会要求千住株式会社对与认定驰名商标有关的证据进行总结与归纳,而非给予千住株式会社提交新证据的机会。而且,商标评审委员会对于千住株式会社请求认定驰名商标的问题进行了评述。因此,第24119号裁定在《审批表》提交日前作出,并不构成程序违法。千住株式会社在提交《审批表》时亦提交了一份新的补充材料《安装相关装置市场的全貌》,但该材料系形成于日本的证据,与千住株式会社提出的认定其相关商标在中国大陆构成驰名的主张无关,商标评审委员会未予采信亦无不当。

关于千住株式会社在行政阶段提交的商业秘密证据的问题。证据材料涉及当事人的商标秘密,其仅表示相关部门对该类证据进行审查时应当采取相应的保密措施,以防止当事人的商业秘密泄露,而并非否定其作为证据的效力。亦即,对于构成商业秘密的证据,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当进行审查,并对其关联性、合法性、真实性及其证明效力作出判断。千住株式会社在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材料中,已经明确指出了其中涉及其商业秘密的证据,商标评审委员会在收到这些证据后没有向对方当事人进行交换并无不当,但是其认为这些证据因未经交换质证从而不能成为定案的合法依据缺乏法律依据,违反了法律程序正当性原则的基本要求,构成程序违法。虽然商标评审委员会在诉讼中称其已经对前述涉密证据进行了实体审查,但缺乏证据支持,不予采信。

“千住”虽然表现方式为中文,但在日语中也存在着与中文相同的书写方式,即“千住”既可以理解为中文商标也可以理解为日文商标。但需要注意的是,“千住”并非中文的固定搭配,本身也无固定含义或者通过使用在现实中产生了其他含义,相反,在日语中,“千住”属于固定搭配的词组,具有日本地名等含义,而且,“千住”的日语发音与“SENJU”作为汉语拼音时的发音接近。因此,“千住”并非李茂英自己臆造的词汇,其与日语的联系应当更加紧密。根据千住株式会社在案提交的证据(包括其所称的涉密证据)可以看出,自20世纪九十年代始,千住株式会社即作为投资人在中国北京成立了北京千住电子材料有限公司(简称千住北京公司)、在中国香港地区设立了千住金属(香港)有限公司(简称千住香港公司),千住香港公司后又在中国大陆地区独资设立了千住金属(上海)有限公司、千住金属(天津)有限公司、千住金属(惠州)有限公司等公司,前述公司登记的与“千住”相对应的外文名称或者进行商业活动时使用的与“千住”相对应的外文名称均为“SENJU”,而且,前述公司分别在中国大陆地区进行了与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相类似产品的交易行为或商业活动。由此可见,“SENJU”不仅作为千住株式会社的商标使用,而且还作为该公司或者其关联公司的外文名称与“千住”相对应使用,并在相关公众中产生了一定影响。

“千住”与“SENJU”已经通过使用在相关公众中形成了相对应的关系,在此基础上,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当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等条款方面的问题重新进行评述。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第1目、第3目之规定,判决:一、撤销第24119号裁定;二、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李茂英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维持第24119号裁定。其主要上诉理由为:1、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涉及商业秘密的证据只是不能公开质证,但仍然需要质证,因此,如果商标评审委员会将未经质证的证据作为定案依据则违背了相关法律规定及公平公正的原则。原审判决认定商标评审委员会排除涉密证据的行为违反法律正当性原则的基本要求属于认定事实错误。2、原审判决认为“千住”与“SENJU”已经通过使用在相关公众中形成了相对应的关系属于认定事实错误。3、千住株式会社未在我国境内进行企业名称登记,故其在我国境内不享有企业名称权和商号权益,而且千住株式会社在我国境内的相关公众中也不具有一定知名度,相关公众不会将其与被异议商标混淆,因此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并未损害千住株式会社的在先权利。李茂英本着“千锤百炼、品质永驻”的理念申请注册了被异议商标,并无抢注的恶意。

千住株式会社、商标评审委员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2004年10月25日,李茂英向商标局提出第4325476号“千住”商标(即被异议商标,见下图)的注册申请,被异议商标由汉字“千住”构成,指定使用于国际分类第6类的银焊锡、金属焊丝、金焊料、松香焊锡丝等商品上。

千住株式会社于1984年9月7日申请注册了第226524号“住SENJU及图”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一,见下图),1995年5月15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于国际分类第9类的灭火器械和仪器、喷头及泡沫式灭火液体喷头商品上,经续展专用权期限至2015年5月14日。

千住株式会社于1996年1月24日申请注册第1025363号“SENJU”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二,见下图),1997年6月7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于国际分类第6类的焊接用金属材料商品上,经续展专用权期限至2017年6月6日。

引证商标二

法定期限内,千住株式会社针对被异议商标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经审查,商标局于2010年4月14日作出第7234号裁定,该裁定认定:千住株式会社于第6类“银焊锡;锡焊锡”等商品上未在先申请注册“千住”商标,也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在中国大陆已在先使用“千住”商标并使之具有一定影响;千住株式会社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引证商标为驰名商标;千住株式会社称李茂英恶意抢注、复制、摹仿、翻译其在先使用的“千住”等商标以及侵犯其企业名称权证据不足。综上,商标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裁定:千住株式会社所提异议理由不成立,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千住株式会社不服第7234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异议复审,其主要复审理由是:一、“千住”是千株株式会社在先使用并具有极高知名度的商号、商标与英文的“SENJU”相对应,经过常年的使用和宣传已经成为焊锡业界知名的商号和驰名商标,被异议商标明显侵犯了千住株式会社的在先商号权,是对其驰名商标的抢注、复制、摹仿和翻译,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第十三条和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二、李茂英在明知和应知的情况下,抢注被异议商标,不但侵害了千住株式会社的权益,还损害了广大消费者的权益,违反了《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千住株式会社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如下证据:

1、千住株式会社及其子公司在工商、税务等机关登记的相关资料,以及企业介绍、工厂照片等;

2、千住株式会社商标在世界范围内的注册证明资料;

3、千住株式会社及其子公司、合作企业三方之间签订的业务往来材料,如代理授权证明、销售合同,以及相关的银行汇款凭证、订货单、运输单据等(部分为涉密证据);

4、关于千住株式会社及其子公司、引证商标、相关产品的各种宣传推广材料,如新闻报道、活动照片、广告合同、发票、产品宣传手册等(部分为涉密证据);

5、千住北京公司2001-2005年期间的审计报告(涉密证据);

6、千住株式会社及其子公司所获的荣誉证明、认证证书等;

7、关于其它公司、团体授予千住株式会社的奖励、认证及表彰等材料;

8、千住株式会社子公司被录入到《天津西青区外商投资企业名录》等刊物;

9、日本发明协会对日本企业焊锡技术的排名;

10、千住株式会社“千住”商号和商标被侵权的资料;

11、千住株式会社申请注册其它商标的相关档案;

12、东莞市住友焊料科技有限公司企业登记资料、外景照片、名片及其他宣传资料;

13、日本住友金属矿山株式会社出具的关于东莞市住友焊料科技有限公司擅自使用其商号和商标的《证明书》;

14、千住株式会社在香港收集关于“千住”商标的使用资料。

在千住株式会社提交的前述证据中,其明确注明相关证据为涉密证据,并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不向对方当事人公开。

商标评审委员会曾于2011年9月通知千住株式会社填写《审批表》,并指定了千住株式会社的提交期限。根据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要求,千住株式会社于2011年10月24日提交了《审批表》的电子文档,同年10月25日提交了书面文件,并同时提交了一份新的日文证据-《安装相关装置市场的全貌》。

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1年10月14日作出第24119号裁定。该裁定认为,被异议商标为“千住”,其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在音、形、义等方面均存有较大区别,不构成近似商标。千住株式会社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通过大量的宣传使用,中国消费者已经可以将“千住”、“SENJU”商标形成唯一对应关系。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均未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千住株式会社的在案证据部分缺少有效时间标志,或者待证事实的形成时间晚于2004年10月25日,不能证明其“千住”商标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之前的知名度情况;部分证据为涉密证据,未经交换质证,不能成为定案的合法依据;部分证据形成于中国大陆之外,不能证明“千住”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实际使用情况;部分证据未体现“千住”商标标识,不能视为是“千住”商标的使用证据;部分证据则与本案无必然联系。如,千住株式会社提交的证据1(千住株式会社及其子公司在工商、税务等机关登记的相关资料以及企业介绍、工厂照片等)仅涉及企业自身及其子公司的经营情况;证据2(千住株式会社商标在世界范围内的注册证明资料)只能证明千住株式会社对其商标的注册管理情况;证据3(千住株式会社及其子公司、合作企业三方之间签订的业务往来材料,如代理授权证明、销售合同,以及相关的银行汇款凭证、订货单、运输单据等)中的大部分材料、证据4(关于千住株式会社及其子公司、引证商标、相关产品的各种宣传推广材料,如新闻报道、活动照片、广告合同、发票、产品宣传手册等)中的部分材料,以及证据5千住北京公司2001-2005年期间的审计报告均为涉密证据;证据4、证据6(千住株式会社及其子公司所获的荣誉证明、认证证书等)、证据14(千住株式会社在香港收集关于“千住”商标的使用资料)中部分材料,以及证据7(关于其它公司、团体授予千住株式会社的奖励、认证及表彰等材料)、证据9(日本发明协会对日本企业焊锡技术的排名)形成于中国大陆之外;证据12(东莞住友公司企业登记资料、外景照片、名片及其他宣传资料)、证据13(日本住友金属矿山株式会社出具的关于东莞住友公司擅自使用他人商号和商标的《证明书》)中关于千住株式会社使用“住友”商标和商号的情况,则与本案并无必然联系。

千住株式会社其余证据中虽可证明其对“千住”商标、商号进行了一定的宣传和使用,但尚不足以证明其“千住”商标或商号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之前,已经在中国大陆享有较高知名度。并且,千住株式会社主张其在中国子公司的商标和商号权益,并不具备主体资格。故千住株式会社以被异议商标属于恶意抢注千住株式会社的知名商标,且侵犯了千住株式会社的在先商号权为由,请求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而不予核准其注册的主张,证据不足,不能成立。

千住株式会社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千住”商标在先在中国大陆享有较高知名度,因此更不能证明“千住”商标已为中国相关公众所普遍知晓并可以成为《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所指的驰名商标。被异议商标未构成《商标法》第十三条所指的复制、摹仿或翻译他人驰名商标的情形。对千住株式会社此项主张,亦不予支持。

《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旨在禁止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文字、图形等构成要素作为商标进行注册或使用,其规范的对象是商标标志本身的表现内容。本案被异议商标为纯文字商标“千住”,其内容本身并不会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公共秩序产生消极或负面的影响。

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依照《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在本案原审诉讼过程中,千住株式会社明确表示对于第24119号裁定中关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相关认定不持异议,并提交如下证据:

1、东莞市住友焊料科技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关于李茂英及“千住”和“senju千住”商标使用情况的调查记录;

2、《广辞苑》字典以及《名所江户百景》和《千住大桥》及自行制作的中文翻译。其中,“千住”收录于《广辞苑》字典,为地名;

3、《安装相关装置市场的全貌》及自行制作的中文翻译件;

4、中国电子材料行业协会的通知。该通知载明,“分会秘书处特请千住北京公司小泽秀树总经理,就日本国锡焊料企业的先进管理经验等问题,举办专门知识讲座”。

5、《审批表》;

6、千住株式会社关联公司出具的声明书,该声明书表明千住北京公司、千住香港公司、千住金属(上海)有限公司、千住金属(天津)有限公司、千住金属(惠州)有限公司、千住新原金属有限公司与千住株式会社均享有“千住”商号权,可互为代表主张和行使“千住”的商号权。

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上述证据无正当理由未在评审阶段提交,不应予以采纳。

在本案二审审理期间,李茂英提交了30页东莞市住友焊料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发票,上述发票涉及焊料商品但未载明所使用的商标。千住株式会社认为上述证据超出举证期限,不应采纳。千住株式会社向本院提交了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3年8月26日作出的商评字(2011)第48454号《关于第4325478号“千住SENJU”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李茂英在第1类铜焊锡制剂等商品上申请注册了“千住SENJU”商标不予核准注册。李茂英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上述证据不能证明“千住”与“SENJU”构成一一对应的关系。李茂英及千住株式会社提交的上述证据均非第24119号裁定作出的依据,且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

根据当事人在评审阶段以及诉讼过程中提交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事实:

(一)关于“千住”与“SENJU”的对应性问题

千住株式会社提交的《广辞苑》字典仅能够可以证明“千住”为日文词汇。

“千住”与“SENJU”在焊锡行业内对应使用的情况如下:千住株式会社及其关联公司的英文名称对应使用“SENJU”,例如1995年6月15日成立的千住北京公司的企业登记资料显示其英文名称为“BEIJINGSENJUELECTRONICMATERIALSCO.LTD”。上述关联公司在日常经营过程中在公章和信函页眉等载体上同时使用中英文的企业名称。千住株式会社提交的大部分能够体现“千住”与“SENJU”对应使用的报刊杂志以及展会照片或者形成时间晚于被异议商标申请日、或者无法体现形成时间和地点,或形成域外未经公证认证、或为外文资料未经具备相应资质的翻译机构进行翻译,因此,不能用以证明两者具有对应性。

(二)关于千住株式会社使用“千住”商号及商标的情况

千住株式会社主张被异议商标损害了其在先使用并有一定知名度的商号“千住”。

千住株式会社是1938年4月15日在日本设立的公司。1985年19月24日,千住株式会社与日商岩井株式会社以及中国有色金属进出口公司北京分公司签订了《焊料生产工厂成套设备合同》。2002年6月《中国电子报》,报道“日本千住金属与美国阿约阿大学正式开展无铅焊接研发”。2002年2月《中国有色金属报》与2002年2月《参考消息》报道“在日本国内,松下电气产业公司和千住金属工业公司已经联合开发出一种无铅焊锡”。2001年9月《大公报》报道“深圳举行有关展览会之后,有关的展览会会移到上海,参展商包括千住金属工业株式会社”。

千住株式会社的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先后直接出资北京设立了千住北京公司、千住香港公司。千住香港公司后又在中国大陆地区独资设立了千住金属(上海)有限公司、千住金属(惠州)有限公司,千住香港公司还在2007年设立了千住金属(天津)有限公司。上述关联公司均出具声明书同意千住株式会社代为主张商号权。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千住北京公司及其他关联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开展了销售焊锡膏等商品的商业活动。2001年的《科技日报》、《中国电子日报》以及《光明日报》分别对北京千住公司进行了报道。此外,千住株式会社还提交了部分合同和销售单据用以证明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千住株式会社与千住北京公司之间存在助焊剂等商品的经销关系,但上述证据多为未经公证认证的外文证据。

另查,千住株式会社在《行政起诉状补充》中对起诉的理由补充如下:千住株式会社及其关联公司拥有“千住”商号权,并经过常年的使用和宣传在相关业界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千住株式会社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侵犯了千住株式会社的在先商号权,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

上述事实有被异议商标档案、引证商标档案、商标局第第7234号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第24119号裁定、《商标异议复审申请书》、《行政起诉状补充》、千住株式会社向商标评审委员会及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千住株式会社及李茂英向本院提交的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程序正当性原则,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李茂英对此亦不持异议。因此,在评审阶段,商标评审委员会未就千住株式会社主张涉密的证据进行审查并组织质证缺乏法律依据,违反程序正当性原则。但程序既有其独立的法律价值,又必须以实体问题的解决和实体公正的实现为取向和终极目标。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的处理也应当注重案件争议的实质性解决,尽可能地对案件的实体问题作出处理,避免陷入不必要的程序重复而增加当事人的诉讼成本,浪费诉讼资源。就本案而言,原审判决纠正商标评审委员会的此项错误,并组织质证,以千住株式会社提交的含涉密证据在内的全部证据为基础,判断被异议商标应否予以注册,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被异议商标核定使用的第6类银焊锡、金属焊丝、金焊料等商品与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的第9类灭火器械和仪器等商品在功能用途、消费对象、销售渠道等方面区别较大,因此,两者不构成类似商品,故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不构成使用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而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的第6类焊接用金属材料商品在功能用途、消费对象、销售渠道等方面相同或者具有较大关联,两者构成类似商品。因此,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二是否构成近似商标是本案的争议焦点。从音、形、义的角度来看,“千住”与“SENJU”差别较大,千住株式会社的关联企业虽然在商业活动中同时使用了“千住”与“SENJU”,但使用方式限于在合同、发票、信函等交易文书中对企业名称的描述,上述使用方式限于特定的交易主体之间,尚不足以证明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相关公众已经在两者之间建立唯一对应关系。第24119号裁定认定正确,应予维持,李茂英的此项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该条所指的在先权利是除商标权之外的其它合法的民事权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规定,企业登记主管机关依法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以及在中国境内进行商业使用的外国(地区)企业名称,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企业名称。由于商号是企业名称中的显著识别部分,故在中国大陆境内使用的外国企业的字号权益属于《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在先权利。本案中,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千住株式会社使用“千住”商号的证据仅体现在其与中国有色金属进出口公司签订的合同以及几份报纸杂志的报道中,尚不足以证明该商号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千住株式会社与千住北京公司之间的业务往来限于特定主体,不能证明千住商号在相关公众中具有一定知名度。

商号为企业名称的显著识别部分,法律给予商号权益保护的实质是对于商号具有的识别特定主体的功能的保护。本案中,虽然千住株式会社与其关联公司之间具有投资关系,但千住株式会社与千住北京公司等关联企业系独立法人,千住北京公司等关联公司对“千住”商号的使用建立的是“千住”商号与上述公司的对应关系,并不当然能及于千住株式会社,不能认定千住株式会社享有在中国大陆地区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千住”商号的权益。同时,千住株式会社主张因千住北京公司等关联公司出具的声明而享有该商号权益无法律依据。此外,千住株式会社虽然在《行政起诉状补充》中提及其关联公司享有“千住”商号权,但目的在于强调其通过关联公司对该商号进行了持续使用。千住株式会社在评审阶段及诉讼过程中仅主张被异议商标损害其在先商号权益,参照《商标评审规则》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审理不服商标局异议裁定的复审案件,应当针对当事人复审申请和答辩的事实、理由及请求进行评审,因此,针对千住株式会社提出的上述请求,第24119号裁定关于千住株式会社以被异议商标侵犯其在先商号权为由,请求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而不予核准其注册的主张证据不足的认定正确,应予维持。

此外,千住株式会社还主张被异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损害其在先使用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但千住株式会社提交的证据多数体现为其对企业名称的使用,不能视为对“千住”未注册商标的使用,因此,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千住株式会社在先使用“千住”商标并具有一定影响。

同理,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千住株式会社主张的“千住”未注册商标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被中国大陆地区的相关公众广泛知晓,被异议商标的注册不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上诉人李茂英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375号行政判决;

二、维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字(2011)第24119号《关于第4325476号“千住”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千住金属工业株式会社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千住金属工业株式会社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雪松

代理审判员  戴怡婷

代理审判员  周 波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王真宇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