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与字号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商标权利冲突> 裁判文书> 商标权与字号权 > 正文   
武汉爱蒂思家私有限公司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龙翔国际有限公司第1568929号“龙翔LONGXIANG及图”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案(两审;在先企业名称权;恶意抢注)
添加时间:2014-12-24 15:12:04     浏览次数:589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0)一中知行初字第626号

原告武汉爱蒂思家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徐勇前,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楠。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许瑞表,主任。

委托代理人林莎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香港龙翔国际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施毓群,董事。

委托代理人蔡晖,北京市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叶青,北京市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武汉爱蒂思家私有限公司(简称爱蒂思公司)不服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做出的商评字[2009]第00974号《关于第1568929号“龙翔LONGXIANG及图”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简称第974号裁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0年2月2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利害关系人香港龙翔国际有限公司(简称龙翔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10年5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爱蒂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楠,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林莎莎,第三人龙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叶青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974号裁定系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爱蒂思公司就该公司的第1568929号“龙翔LONGXIANG及图”商标(简称被异议商标)提出的商标异议复审申请而做出,该裁定中认定:

本案的焦点问题可归纳为:被异议商标与第973975号“DRAGON

TREND及图”商标(简称引证商标)是否构成同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及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是否构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情形。

针对上述焦点问题,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两商标是否构成相同或近似,主要看两商标的音、形、义是否相同或近似,并结合两商标指定使用商品和服务是否相同或类似及是否易引起消费者的混淆、误认等因素予以综合判定。本案中被异议商标由文字“龙翔”和其对应拼音及图形组成,其主要认读部分为文字“龙翔”。引证商标由文字“DRAGON TREND”和图形组成,其中文字“DRAGON TREND”是其显著识别标识之一,该文字中“DRAGON”的含义为“龙”,“TREND”的含义为“趋势、倾向”。两商标指定使用的垫子(靠垫)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垫等商品属于类似商品,但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上述差别明显的商标,不会引起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因此,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未构成使用在同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情形,是指损害了他人在先取得的除商标权以外的其他在先权利,包括商号权等。一个商标的注册是否损害他人在先商号权应考虑商号在同行业中是否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及消费者是否会将该商标与该商号联系在一起,进而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损害他人在先商号权。

本案中,依据查明的事实,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前,与龙翔公司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武汉市龙翔家私有限公司(简称武汉龙翔公司)自1993年9月23日登记以来,其商号“龙翔”经过广泛宣传在社会及同行业中产生了一定影响,并取得了较高的知名度,为消费者所熟知。因此,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易使消费者将被异议商标与武汉龙翔公司的商号联系在一起,进而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损害龙翔公司商号权。龙翔公司认为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损害了武汉龙翔公司商号权的理由成立。

《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是指商标申请注册人在明知或应知某一商标是他人在先使用并在市场上具有一定影响的情况下,未得到该商标所有人授权或许可,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抢先注册该商标或与该商标相同或近似商标的行为。

本案中,查明的事实表明,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前,与龙翔公司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武汉龙翔公司以其商号“龙翔”作商标使用在床垫等商品上,同时经过广泛宣传,该“龙翔”商标在床垫等商品上已享有较高的知名度,构成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作为同行且同处武汉市的爱蒂思公司理应知道武汉龙翔公司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龙翔”商标,却在未得到武汉龙翔公司授权或许可的情况下,于1999年12月以“龙翔”作为被异议商标的主要认读部分申请注册使用在第20类家具等商品上,其行为已构成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因此,龙翔公司认为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是抢先注册武汉龙翔公司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龙翔”商标的理由成立。

综上所述,爱蒂思公司所提异议复审理由不能成立。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三条、三十四条的规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原告爱蒂思公司诉称:一、原告是通过正当合法途径申请注册商标,不存在恶意抢注第三人商标的行为。原告于1995年打算申请注册“龙翔”商标,并于1999年5月提出了对海南龙翔工贸有限公司(简称海南龙翔公司)注册的第682725号“龙翔”商标的撤销申请,同年12月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了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并通过了商标局的初步审定公告。原告的申请程序完全符合我国《商标法》的相关规定,不存在《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二、原告在申请被异议商标以前,与第三人并无业务往来,也无商业纠纷,不可能知道第三人企业及其使用商标的情况。被告仅以原告和第三人是同行且同处武汉市就认定原告理应得知第三人商标的情况与事实不符,缺乏相关证据支持。原告与武汉龙翔公司虽然同处于武汉市,但两家企业厂址相隔很远,原告不可能知晓武汉龙翔公司的企业和商标情况,更不可能有模仿、复制其企业名称的故意。第三人提交的与原告发生专利纠纷的案件发生于2000年,该时间晚于被异议商标申请日,无法证明原告在被异议商标申请以前就已经得知第三人的企业情况。原告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是通过正当、合法途径申请注册商标的行为,不存在恶意抢注。同时,即使武汉龙翔公司使用了“龙翔”商标,因海南龙翔公司已经在先注册了第682725号“龙翔”商标,武汉龙翔公司的使用行为也是非法使用行为。综上,爱蒂思公司请求本院判决撤销第974号裁定。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被告在第974号裁定中之所以认定与龙翔公司有投资关系的武汉龙翔公司的“龙翔”商号及商标,在被异议商标注册申请日前在床垫行业具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并得出与武汉龙翔公司是同行且同处一地的原告,理应知晓武汉龙翔公司商号和商标情况的结论,是依据龙翔公司在异议复审程序中提交的获奖证书等证据材料,而非依据原告在起诉状中所提到的专利纠纷判决书。被告同时坚持第974号裁定中的认定意见,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第974号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商标评审委员会请求本院判决维持第974号裁定。

第三人龙翔公司同意第974号裁定并请求本院判决维持该裁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以下事实:

被异议商标(见下图)由武汉穗港家私有限公司(简称穗港公司)于1999年12月27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于2001年2月14日被初步审定公告,其申请号为1568929。该商标指定使用在国际分类第20类商品:家具;弹簧床垫;床;床垫;非金属容器(存储和运输用);镜子(玻璃镜);竹木工艺品;玻璃钢工艺品;垫子(靠垫);非金属门装置。

被异议商标(略)

被异议商标被初步审定公告后,龙翔公司就该商标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商标局经过审查后作出(2003)商标异字第00563号《“龙翔LONGXIANG及图”商标异议裁定书》,裁定书认为龙翔公司提出的异议理由成立,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爱蒂思公司不服上述裁定,于2003年4月14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异议复审申请,其申请的主要理由为:一、原告于2002年3月在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了企业名称变更登记,其名义由穗港公司变更为爱蒂思公司。二、被异议商标是原告通过正当合法程序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在向商标局申请撤销海南龙翔公司在先注册的第682725号“龙翔”商标后而获得初步审定的,绝非恶意抢注行为。三、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在文字组成、含义及整体外观等方面差别明显,未构成近似。四、龙翔公司在第20类商品上没有“龙翔”商标的在先权利,其对“龙翔”商标的使用实质上是利用商号侵犯海南龙翔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但商标局的异议裁定书中忽视了这一违法事实。

爱蒂思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证据的复印件:1、商标撤裁字(2000)第108号《关于撤销第682725号“龙翔”商标的决定》,用以证明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是在第682725号“龙翔”商标撤销后,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不存在恶意抢注。2、《武汉市企业变更通知书》,用以证明穗港公司的名称变更为爱蒂思公司,申请人主体资格合法。

龙翔公司答辩称:一、1993年9月23日,龙翔公司与武汉铁路分局北站经理部合资成立了武汉龙翔公司,该合资企业与其字号同为“龙翔”。同时,“龙翔”还被作为商标使用在家具、床垫等商品上。经过多年使用宣传,“龙翔”商号和商标在床垫市场取得了较高知名度,消费者已将“龙翔”商标和武汉龙翔公司紧密相连。二、爱蒂思公司和武汉龙翔公司是同行且同在武汉市,多年来双方一直存在竞争关系,双方还因为专利侵权发生过两次诉讼纠纷,故爱蒂思公司对武汉龙翔公司的商号和商标都非常熟悉,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暴露出爱蒂思公司主观上具有不正当竞争的意图,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三、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同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二者共存必将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并损害武汉龙翔公司的利益。

龙翔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证据:1、武汉龙翔公司的营业执照,用以证明武汉龙翔公司存在的事实及其字号为“龙翔”。2、引证商标的注册证,用以证明龙翔公司对于该商标享有所有权。3、“龙翔”系列产品的宣传资料和广告发布合同,用以证明“龙翔”商标的宣传使用情况。4、“龙翔”系列床垫和武汉龙翔公司的获奖证书,用以证明“龙翔”商标和商号的知名度。5、(2000)武知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书和(2001)鄂民三终字第1号民事调解书,用以证明爱蒂思公司和武汉龙翔公司之间曾发生过专利纠纷。

根据龙翔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武汉龙翔公司或其“龙翔”产品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之前曾获得以下荣誉:1、1994年5月,武汉龙翔公司的“卡蜜尔冬夏两用床”获得中国家具协会颁发的首届全国家具展览订货会优秀产品奖证书。2、1994年5月,武汉龙翔公司的“龙翔系列床垫卡蜜尔、维纳斯、梦妮、亲密爱人、龙翔之家”产品被中华国产精品推展会推荐为国产精品。3、1994年5月,武汉龙翔公司的“亲密爱人席梦思床垫”荣获中国家具协会颁发的首届全国家具展览订货会优秀产品奖证书。4、1994年8月26日,武汉龙翔公司的“龙翔牌卡蜜尔床垫”获得中国名牌产品认定暨明星企业评选活动组织委员会颁发的中国名牌产品荣誉证书。5、1994年8月29日,武汉龙翔公司被94年全国保护消费者权益优秀成果博览会推荐为保护消费者权益优秀企业称号。6、1994年10月,武汉龙翔公司的“龙翔高级豪华系列床垫”产品获得湖北暨武汉市场首选理想品牌称号。

爱蒂思公司在异议复审程序中未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提出过异议或提交证据加以反驳。

经过审查,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09年2月2日作出第974号裁定。爱蒂思公司不服该裁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第三人为了证明其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在先使用过“龙翔”商标及该商标具有一定知名度,向本院补充提交了未在复审程序中出现的新证据。经原告和第三人核实,下列证据的复印件上加盖有“武汉图书馆藏书”的印章:

1、1997年10月,武汉龙翔公司的“龙翔牌席梦思”入围由武汉市人民政府汉货精品展评办公室和长江日报主办的第五届汉货精品消费类产品名单,该名单被刊登于1997年10月24日的《长江日报》上。

2、1997年12月,武汉龙翔公司的“龙翔牌家具”获得由湖北省政府、湖北省贸易厅主办的97年湖北市场畅销商品展“97湖北畅销商品”称号,该名单被刊登在1997年12月10日的《湖北日报》上。

另查,1993年1月6日,海南龙翔公司向商标局提出了第682725号“龙翔”商标的注册申请,该商标于1994年3月21日获准注册。后原告针对该商标向商标局提出了连续三年不使用的撤销申请,商标局经过审查,于2000年4月17日作出商标撤裁字(2000)第108号《关于撤销第682725号“龙翔”商标的决定》,对上述商标予以撤销并进行了公告。

原告名称原为武汉穗港家私有限公司。2002年3月25日,经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其名称变更为武汉爱蒂思家私有限公司。

上述事实,有第974号裁定、被异议商标的商标档案、商标局的异议裁定书、爱蒂思公司和龙翔公司在异议复审阶段向被告提交的相关证据材料、龙翔公司向本院提交的《长江日报》及《湖北日报》相关复印件和庭审笔录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

《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本案中,原告主张其通过合法途径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其不存在恶意抢注行为。被告关于原告理应知道第三人商标情况的认定与事实不符,因此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并未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

对此本院认为:

首先,《商标评审规则》第四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评审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评审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一方当事人对另一方当事人陈述的案件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

对一方当事人陈述的事实,另一方当事人既未表示承认也未否认的,视为对该项事实的承认。”

根据上述规定,原告在异议复审阶段对于第三人提交的荣誉证书等证据的真实性未在答辩中提出异议或进行反驳,因此上述证据可以作为评价本案事实的相关依据。

其次,第三人在异议复审阶段提交的荣誉证书等证据可以证明,早在1994年,武汉龙翔公司即将“龙翔”作为商品名称使用在床垫等商品上,该名称起到了指示商品来源的作用,故“龙翔”已构成未经注册而使用的商标。同时,武汉龙翔公司以“龙翔”作为商标的床垫等商品获得了相关行业协会等单位授予的一系列荣誉,在武汉市的相关公众中已经享有一定的知名度。原告在诉讼阶段提交的相关报纸等复印件在异议复审阶段虽未提交,但可作为证明武汉龙翔公司在先使用“龙翔”商标并具有一定知名度事实的参考。

原告和与武汉龙翔公司同处于武汉市,双方均从事家具生产行业,原告可以从多种渠道了解到武汉龙翔公司使用“龙翔”作为产品商标的情况。在此情况下,原告未经相关权利人许可,将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龙翔”文字作为商标申请注册,已经构成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商标的行为。

最后,如前所述,“龙翔”不仅是武汉龙翔公司在先使用的商标,也是其商号。第三人在异议复审阶段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武汉龙翔公司企业本身也获得了多项荣誉,在相关公众中享有一定的知名度。原告作为同一地区从事相同行业的经营者,将他人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商号申请注册为商标,侵犯了他人的在先商号权。

综上所述,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该商标的注册申请既侵犯了武汉龙翔公司的在先商号权,也构成以不正当手段抢注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商标的行为,该商标不应获准注册。原告的上述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另主张武汉龙翔公司在先使用“龙翔”商标侵犯了海南龙翔公司注册的第682725号“龙翔”商标的专用权,属于非法使用。对此本院认为,第682725号“龙翔”商标注册以后多年未使用,其注册人也未就武汉龙翔公司的使用行为主张其权利,因此武汉龙翔公司使用“龙翔”商标的行为并未引起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原告的上述诉讼主张不影响对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已经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认定,故本院对于原告的上述诉讼理由亦不予支持。

综上,第974号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行政程序合法,认定结论准确,本院应予维持。原告的诉讼理由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维持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做出的商评字[2009]第00974号《关于第1568929号“龙翔LONGXIANG及图”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原告武汉爱蒂思家私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武汉爱蒂思家私有限公司、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第三人香港龙翔国际有限公司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芮松艳

代理审判员 殷 悦

代理审判员 宁 勃

二〇一〇年六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牛 捷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0)高行终字第107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武汉爱蒂思家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徐勇前,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楠。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许瑞表,主任。

委托代理人代艳华,该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龙翔国际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施毓群,董事。

委托代理人蔡晖,北京市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叶青,北京市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武汉爱蒂思家私有限公司(简称爱蒂思公司)因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0)一中知行初字第62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0年8月24日受理本案后,

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10年10月26日,上诉人爱蒂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楠,被上诉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代艳华,原审第三人龙翔国际有限公司(简称龙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蔡晖到本院接受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1568929号“龙翔LONGXIANG及图”商标(简称被异议商标)由武汉穗港家私有限公司(简称穗港公司)于1999年12月27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国际分类第20类的家具、弹簧床垫等商品上,2001年2月14日获初步审定并公告。在法定期限内,龙翔公司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针对该异议申请,商标局作出(2003)商标异字第00563号《“龙翔LONGXIANG及图”商标异议裁定书》(简称第563号裁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2003年4月14日,爱蒂思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异议复审申请。2009年2月2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09〕第00974号《关于第1568929号“龙翔LONGXIANG及图”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简称第974号裁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爱蒂思公司不服该裁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爱蒂思公司在异议复审阶段对于龙翔公司提交的荣誉证书等证据的真实性未在答辩中提出异议或进行反驳,上述证据可以作为评价本案事实的相关依据。上述证据可以证明,早在1994年,武汉龙翔家私有限公司(简称武汉龙翔公司)即将“龙翔”作为商品名称使用在床垫等商品上,该名称起到了指示商品来源的作用,故“龙翔”已构成未经注册而使用的商标。同时,武汉龙翔公司以“龙翔”作为商标的床垫等商品获得了相关行业协会等单位授予的一系列荣誉,在武汉市的相关公众中已经享有一定的知名度。龙翔公司在原审诉讼阶段提交的报纸复印件虽未在异议复审阶段提交,但可作为证明武汉龙翔公司在先使用“龙翔”商标并具有一定知名度事实的参考。爱蒂思公司与武汉龙翔公司同处于武汉市,双方均从事家具生产行业,爱蒂思公司可以从多种渠道了解到武汉龙翔公司使用“龙翔”作为商标的情况。在此情况下,爱蒂思公司未经相关权利人许可,将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龙翔”文字作为商标申请注册,已经构成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商标的行为。“龙翔”不仅是武汉龙翔公司在先使用的商标,也是其商号。龙翔公司在异议复审阶段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武汉龙翔公司企业本身也获得了多项荣誉,在相关公众中享有一定的知名度。爱蒂思公司作为同一地区从事相同行业的经营者,将他人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商号申请注册为商标,侵犯了他人的在先商号权。综上,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该商标的注册申请既侵犯了武汉龙翔公司的在先商号权,也构成以不正当手段抢注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商标的行为,该商标不应获准注册。爱蒂思公司的上述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不应予以支持。

虽然爱蒂思公司主张武汉龙翔公司在先使用“龙翔”商标侵犯了海南龙翔工贸有限公司(简称海南龙翔公司)注册的第682725号“龙翔”商标的专用权,属于非法使用,但第682725号“龙翔”商标注册以后多年未使用,其注册人也未就武汉龙翔公司的使用行为主张其权利,因此武汉龙翔公司使用“龙翔”商标的行为并未引起消费者的混淆误认。爱蒂思公司的上述诉讼主张不影响对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已经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认定,故爱蒂思公司的上述诉讼理由亦不应予以支持。

综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第974号裁定。

爱蒂思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及第974号裁定。其主要理由为:一、爱蒂思公司在武汉地区进行家具生产和销售业务多年,被异议商标是经合法程序申请注册的商标,不存在恶意抢注龙翔公司商标的行为。二、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异议复审程序中仅凭龙翔公司提供的与本案焦点问题无直接联系的证据就认定爱蒂思公司应该知道龙翔公司在先使用“龙翔”商标的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三、龙翔公司长期在同类商品上使用他人的“龙翔”注册商标,其行为本身就属于侵害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违法行为。《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保护的客体是在先合法使用的商标,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所作出的行政行为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

商标评审委员会和龙翔公司均服从原审判决。

本院经审理查明:1993年1月6日,海南龙翔公司向商标局提出第682725号“龙翔”商标的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商品为第20类的“家具、竹制品(不包括帽、蓆)”等商品。该商标经核准注册,商标专用权期限自1994年3月21日至2004年3月20日。1999年5月25日,穗港公司以该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向商标局提出撤销申请。2000年4月17日,商标局作出商标撤裁字(2000)第108号《关于撤销第682725号“龙翔”商标的决定》(简称第108号决定),对第682725号“龙翔”商标予以撤销并进行了公告。

第682725号“龙翔”商标

1993年9月23日,武汉龙翔公司由武汉铁路分局武昌北站经理部与龙翔公司合资成立,经营范围包括:“生产、加工、销售系列家私、办公用品,安装修饰家居、办公等配套服务”。

1995年9月4日,龙翔公司向商标局提出第973975号“DRAGON TREND及图”商标(简称引证商标)的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商品为第20类的“垫、枕、睡袋”等商品。1997年4月7日,该商标被核准注册,经续展,该商标专用权期限至2017年4月6日。2008年9月9日,引证商标经商标局核准转让给武汉龙翔公司。

引证商标

1999年12月27日,

穗港公司向商标局提出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商品为第20类的“家具、弹簧床垫、床、床垫、非金属容器(存储和运输用)、镜子(玻璃镜)、竹木工艺品、玻璃钢工艺品、垫子(靠垫)、非金属门装置”等商品。2001年2月14日,该商标获初步审定并公告。

被异议商标

在法定期限内,龙翔公司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其提出的异议理由为:引证商标是龙翔公司独创的商标,已在先注册六年。武汉龙翔公司是龙翔公司1993年投资设立的合资企业,其与龙翔公司商号同为“龙翔”。经过龙翔公司和武汉龙翔公司十年的拼搏,其“龙翔”和引证商标在家具行业享有很高的声誉。被异议商标中的显著部分“龙翔”不仅与龙翔公司和其合资企业的商号相同,且与引证商标含义相同,使用商品相同,应判为近似商标。穗港公司与龙翔公司的合资企业同在武汉市,显然,穗港公司是恶意抄袭复制龙翔公司商标。穗港公司“龙翔”家具产品的销售已普遍造成消费者的误认误购,而且已构成对龙翔公司在先的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侵犯。

2002年3月25日,穗港公司经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名称变更为爱蒂思公司。

针对龙翔公司的异议申请,商标局作出第563号裁定,该裁定认为: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在文字组成、含义、图形结构及整体外观上均有较大差异,未构成似商标,龙翔公司有关两商标为类似商品上近似商标的异议理由不能成立。龙翔公司提供的证据材料足以证明,武汉龙翔公司自1994年就开始使用“龙翔”商标,经多年的使用和宣传,消费者已将“龙翔”商标与该公司相联系。龙翔公司提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简称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爱蒂思公司销售仿冒武汉龙翔公司专利产品的民事判决书和民事调解书可以证明爱蒂思公司知晓武汉龙翔公司及其产品名称。爱蒂思公司与武汉龙翔公司同为湖北省武汉市的家具生产企业,却在“弹簧床垫、家具”等与武汉龙翔公司产品相同和类似的商品上申请注册与武汉龙翔公司使用的“龙翔”商标文字完全相同的被异议商标,显然,爱蒂思公司的注册行为已构成不正当竞争。海南龙翔公司虽己于1994年在“家具、竹制品”上注册第682725号“龙翔”商标,但由于该商标多年未使用已被撤销,且其注册人对他人使用“龙翔”商标从未主张保护自己的权利,因而事实上该商标未起到商标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武汉龙翔公司多年在床垫上使用“龙翔”商标并未与第682725号“龙翔”商标在市场上造成混淆。爱蒂思公司提出申请撤销了第682725号“龙翔”商标,虽然清除了阻碍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的在先商标专用权,但是,武汉龙翔公司的“龙翔”商标经使用和宣传己在消费者中具有一定认知度,被异议商标的注册使用将极易使消费者误以为被异议商标与武汉龙翔公司之间有联系而导致误认误购。因此,第563号裁定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2003年4月14日,爱蒂思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异议复审申请,其理由为:2002年3月25日,穗港公司经核准名称变更为爱蒂思公司。被异议商标是爱蒂思公司通过正当合法程序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在向商标局申请撤销海南龙翔公司在先注册的第682725号“龙翔”商标后而获得初步审定的,绝非恶意抢注行为。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在文字组成、含义及整体外观等方面差别明显,未构成近似。龙翔公司在第20类商品上没有“龙翔”商标的在先权利,其对“龙翔”商标的使用实质上是利用商号侵犯海南龙翔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但商标局的异议裁定书中忽视了这一违法事实。因此,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准予被异议商标核准注册。

爱蒂思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证据:1、商标局第108号决定,用以证明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是在第682725号“龙翔”商标撤销后,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不存在恶意抢注。2、《武汉市企业变更通知书》,用以证明穗港公司的名称变更为爱蒂思公司,其申请商标异议复审的主体资格合法。

龙翔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答辩称:一、1993年9月23日,龙翔公司与武汉铁路分局北站经理部合资成立了武汉龙翔公司,该合资企业与其字号同为“龙翔”。同时,“龙翔”还被作为商标使用在家具、床垫等商品上。经过多年使用宣传,“龙翔”商号和商标在床垫市场取得了较高知名度,消费者已将“龙翔”商标和武汉龙翔公司紧密相连。二、爱蒂思公司和武汉龙翔公司是同行且同在武汉市,多年来双方一直存在竞争关系,双方还因为专利侵权发生过两次诉讼纠纷,故爱蒂思公司对武汉龙翔公司的商号和商标都非常熟悉,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暴露出爱蒂思公司主观上具有不正当竞争的意图,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三、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同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二者共存必将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并损害武汉龙翔公司的利益。

龙翔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证据:1、武汉龙翔公司的营业执照,用以证明武汉龙翔公司存在的事实及其字号为“龙翔”。2、引证商标的注册证,用以证明龙翔公司对于该商标享有专用权。3、“龙翔”系列产品的宣传资料和广告发布合同,用以证明“龙翔”商标的宣传使用情况。4、“龙翔”系列床垫和武汉龙翔公司的获奖证书,用以证明“龙翔”商标和商号的知名度。5、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武知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书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1)鄂民三终字第1号民事调解书,用以证明爱蒂思公司和武汉龙翔公司之间曾发生过专利纠纷。

根据龙翔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武汉龙翔公司或其“龙翔”产品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之前曾获得以下荣誉:1、1994年5月,武汉龙翔公司的“卡蜜尔冬夏两用床”获得中国家具协会颁发的首届全国家具展览订货会优秀产品奖证书。2、1994年5月,武汉龙翔公司的“龙翔系列床垫卡蜜尔、维纳斯、梦妮、亲密爱人、龙翔之家”产品被中华国产精品推展会推荐为国产精品。3、1994年5月,武汉龙翔公司的“亲密爱人席梦思床垫”荣获中国家具协会颁发的首届全国家具展览订货会优秀产品奖证书。4、1994年8月26日,武汉龙翔公司的“龙翔牌卡蜜尔床垫”获得中国名牌产品认定暨明星企业评选活动组织委员会颁发的中国名牌产品荣誉证书。5、1994年8月29日,武汉龙翔公司被1994年全国保护消费者权益优秀成果博览会推荐为保护消费者权益优秀企业称号。6、1994年10月,武汉龙翔公司的“龙翔高级豪华系列床垫”产品获得湖北暨武汉市场首选理想品牌称号。

爱蒂思公司在异议复审程序中未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或提交证据加以反驳。

2009年2月2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第974号裁定。该裁定认定:被异议商标由文字“龙翔”和其对应拼音及图形组成,其主要认读部分为文字“龙翔”。引证商标由文字“DRAGON TREND”和图形组成,其中文字“DRAGON TREND”是其显著识别标识之一,该文字中“DRAGON”的含义为“龙”,“TREND”的含义为“趋势、倾向”。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垫子(靠垫)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垫等商品属于类似商品,但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上述差别明显的商标,不会引起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因此,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未构成使用在同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前,与龙翔公司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武汉龙翔公司自1993年9月23日登记以来,其商号“龙翔”经过广泛宣传在社会及同行业中产生了一定影响,并取得了较高的知名度,为消费者所熟知。因此,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易使消费者将被异议商标与武汉龙翔公司的商号联系在一起,进而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损害龙翔公司商号权。龙翔公司认为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损害了武汉龙翔公司商号权的理由成立。

《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是指商标申请注册人在明知或应知某一商标是他人在先使用并在市场上具有一定影响的情况下,未得到该商标所有人授权或许可,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抢先注册该商标或与该商标相同或近似商标的行为。本案中,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前,与龙翔公司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武汉龙翔公司以其商号“龙翔”作商标使用在床垫等商品上,同时经过广泛宣传,该“龙翔”商标在床垫等商品上已享有较高的知名度,构成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作为同行且同处武汉市的爱蒂思公司理应知道武汉龙翔公司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龙翔”商标,却在未得到武汉龙翔公司授权或许可的情况下,于1999年12月以“龙翔”作为被异议商标的主要认读部分申请注册使用在第20类家具等商品上的被异议商标,其行为已构成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因此,龙翔公司认为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是抢先注册武汉龙翔公司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龙翔”商标的理由成立。

综上,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在本案原审诉讼过程中,龙翔公司为了证明其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在先使用过“龙翔”商标及该商标具有一定知名度,补充提交了加盖有“武汉图书馆藏书”印章的下列证据:

1、1997年10月,武汉龙翔公司的“龙翔牌席梦思”入围由武汉市人民政府汉货精品展评办公室和长江日报主办的第五届汉货精品消费类产品名单,该名单被刊登于1997年10月24日的《长江日报》上。

2、1997年12月,武汉龙翔公司的“龙翔牌家具”获得由湖北省政府、湖北省贸易厅主办的1997年湖北市场畅销商品展“97湖北畅销商品”称号,该名单被刊登在1997年12月10日的《湖北日报》上。

以上事实,有第682725号“龙翔”商标、引证商标和被异议商标的商标档案、商标局第108号决定和第563号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第974号裁定、当事人在异议复审阶段和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以及本院查明的事实,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为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即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是否损害了武汉龙翔公司的在先权利,是否是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武汉龙翔公司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被异议商标于1999年12月27日申请注册,而武汉龙翔公司成立于1993年9月23日,相对于被异议商标而言,武汉龙翔公司享有的以“龙翔”为商号的企业名称权显系合法的在先权利。而且根据龙翔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和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可知,武汉龙翔公司及其使用“龙翔”商标的相关商品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已获得多项荣誉,不仅武汉龙翔公司的企业名称权具有了较高的知名度,而且“龙翔”商标也成为武汉龙翔公司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未注册商标。作为同一地区从事相同行业的经营者,爱蒂思公司申请注册以“龙翔”为商标标识主要识别部分的被异议商标,不仅损害了武汉龙翔公司在先的企业名称权,而且也构成以不正当手段抢注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行为,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依法不应予以核准。原审判决和第974号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

爱蒂思公司主张有海南龙翔公司在先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存在,武汉龙翔公司侵犯海南龙翔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在先,其并不享有合法的在先权利,因而不应予以保护。对此本院认为,《商标法》第三十七条规定:“注册商标的有效期为10年,自核准注册之日起计算。”即注册商标专用权从商标核准注册之日方才产生,在商标注册申请后至核准注册前的期间内,商标注册申请人是不享有商标专用权的。武汉龙翔公司的成立时间为1993年9月23日,介于海南龙翔公司第682725号“龙翔”注册商标申请注册的1993年1月6日和其被核准注册的1994年3月21日的期间内,因此,武汉龙翔公司的企业名称权并未侵犯海南龙翔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是一种合法的民事权利,该企业名称权经过使用产生一定影响,就当然属于《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规定的在先权利而应受到保护。武汉龙翔公司将“龙翔”作为未注册商标使用,虽然有侵犯海南龙翔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之嫌,但是,一方面海南龙翔公司的注册商标未实际使用且已被依法撤销,不会造成市场上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另一方面,注册商标专用权是一种民事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明确规定:“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商标法》第五十三条规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引发纠纷的,“由当事人协商解决,不愿协商或者协商不成的,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也可以请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现有证据表明海南龙翔公司并未就其注册商标专用权主张权利,武汉龙翔公司是否侵犯了海南龙翔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不在本案的审理范围内,亦不影响对本案被异议商标的处理。因此,爱蒂思公司的上述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爱蒂思公司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人民币一百元,均由武汉爱蒂思家私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莎日娜

代理审判员  周 波

代理审判员  张冬梅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九日

书 记 员  王颖慧

(段佳旭编)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