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专利权行政确权(按类型)> 实用新型专利> 裁判文书 > 正文   
深圳市元科摄影器材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第三人闻忠第200920037761.9号“一种带柔光箱的摄影灯”实用新型专利无效行政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4-12-13 17:42:40     浏览次数:746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1542号

原告深圳市元科摄影器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福华路福田市场大厦五楼5B11室。

法定代表人黄少媚,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大勇,广东惠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戎。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10-12层。

法定代表人张茂于,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周小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张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闻忠。

原告深圳市元科摄影器材有限公司(简称元科公司)不服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1年11月7日作出的第17730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简称第17730号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2年3月2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闻忠作为本案的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12年5月3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元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孙大勇,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周小祥、张华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人闻忠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17730号决定系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就原告元科公司作为无效宣告请求人,针对第三人闻忠拥有的名称为“一种带柔光箱的摄影灯”的第200920037761.9号(简称本专利)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而作出的。专利复审委员会在该决定中认定:

1、关于“一事不再理”

在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1年1月4日作出的第15933号无效宣告审查决定书(简称第15933号决定)中,已认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相对于附件1和本领域公知常识的结合具备《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简称《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创造性,且第15933号决定现已生效。在本次无效宣告请求中,元科公司提出了本专利权利要求1相对于附件1和公知常识的结合不具备创造性的理由,其中依据附件4第7页所记载的内容“将八角转接盘3和灯座2两个独立部件组合成一体,以达到安装方便,便于携带的目的”来证明本专利权利要求1相对于附件1的区别技术特征③“在沿台上均布N个插孔,插孔的个数N与柔光罩上支架杆个数N相对应,柔光箱罩上的支架杆插入灯座底壳的沿台上的插孔中”为本领域的公知常识。附件3公开日晚于本专利申请日,不构成本专利的现有技术;附件4是对附件3技术内容作出的认定,与本案无关联性。故元科公司所提出的理由实质上仍然是该权利要求1相对于附件1与本领域公知常识的结合不具备创造性,并且也没有提出新的公知常识性证据,因此其关于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理由和证据实质上与第15933号决定涉及的理由和证据相同,依据《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第3.3节规定的“一事不再理原则”,在本次无效宣告程序中不再对该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理由和证据进行审查。

2、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简称《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

权利要求1中记载了“所述的灯座底壳(21)是一个外表形状是底部(2H)为平面、顶部(212 )为开口、圆周身(213

)为带有沿台(214)的圆台形的凹腔注塑体,在沿台(214)上均布N个插孔(215),插孔(215)的个数N与柔光箱罩(4)上的支架杆(41)个数N相对应”,尽管其中未对符号“N”的含义进行明确限定,但本领域技术人员从该权利要求1中的上述内容中显然能够毫无疑义地确定该符号"N”代表的是一个数值,该数值分别对应于插孔(215)和支架杆(41)的个数,因此该符号“N”的含义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是清楚的,不会造成该权利要求1的保护范围不清楚,故权利要求1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

3、关于《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

结合本专利说明书具体实施方式部分以及附图中的内容可知,本专利在沿台(214)上设置插孔是用于让柔光箱罩上的支架杆插入,以便能够将柔光箱罩撑开,并且该权利要求1中明确限定了该插孔的个数N与支架杆个数N相对应。对于所属技术领域技术人员而言,显然知晓如果仅靠一个或两个支架杆是无法将柔光箱罩撑开的,只有在设置三个或三个以上支架杆的情况下才能够将柔光箱罩撑开以使其正常工作,也就是说,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确定上述支架杆的个数N的取值必然为大于2的自然数,元科公司所提出的关于“N”取值为1或2时对应的方案是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明显排除的,因此该权利要求1能够得到说明书的支持,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

专利复审委员会据此作出第17730号决定,维持本专利权有效。

原告元科公司不服第17730号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被告作出的第17730号决定认定事实不清,依法应予以撤销。主要理由为:

一、被告依据“一事不再理原则”不对原告的请求进行审查的作法是错误的。1、原告所提供的附件3和附件4作为整体构成合格的公知常识证据,用于证明“将八角转接盘3和灯座2两个独立部件组合成一体,从而省略八角转接盘3,以达到安装方便、便于携带的目的”在附件3的申请日即2008年10月17日之时即属于公知常识。原告通过附件1、3、4的组合来证明本专利权利要求1相对于附件1加公知常识不具备创造性,即原告在用于证明本专利没有创造性时引入了新证据,该新组合的证据不同于单独的附件1。2、附件3和附件4合在一起所证明的事实属于“已经依法证明的事实”,该事实认定状态可以追溯到2008年10月17日甚至之前,被告没有理由对附件3和附件4不予考虑。原告所举出的新证据同第15933号决定中提供的相关证据是完全不同的。

二、原告认为本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N”含义不清楚,造成权利要求1不能清楚明确地表述说明书的范围,不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1、第三人称插孔和支架杆的个数N适于根据实际需要任意选择,是公知常识,可以为6、8、12、16等,而被告却认定N是“一个”数值,既不代表“多个”数值,也不是一个数值范围。该认定显然没有任何事实依据。本专利采用了“相对应”的描述本身说明了“插孔(215)的个数N”与“支架杆(41)的个数N”可能相同,也可能不同,即“N”的含义不能够唯一确定,从而导致本专利的保护范围不清楚。2、权利要求中的“N”并没有在说明书中进行清楚的界定。原告认为在涉及带柔光箱之摄影灯的技术领域,N的通常含义仅为英文字母而不是一个数值、多个数值或者是一个数值范围。3、从说明书的具体实施例来看,权利人在结合具体实施例描述本专利技术方案时,仍然采用了“N”的描述,而从附图来看,插孔215和支架杆41的个数均为8。在专利权人未明确指明文字部分中的“N”并非通过附图进行特定取值例示的情况下,应当认定文字中的“N”与附图表达的数字完全相同。因此,专利权人此处界定的“N”的含义似乎可以理解为仅代表阿拉伯数字8,即在这里需要注意的是,“N”所界定的数字是“8”而不是别的任意数字。

三、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权利要求1未得到说明书的支持。

授权公告号为:CN2593039Y、名称为“一种可拆式布灯罩”中国实用新型专利于2003年12月17日公开了一种可拆式的布灯罩。授权公告号为CN2322038Y、名称为“改进型灯罩结构”的中国实用新型专利于1999年6月2日公开了一种灯罩结构。上述两个例子均属于灯罩结构,作为本领域的技术人员完全知晓可撑开式灯罩(柔光箱罩)的上述两种专利方案。由于支架杆为一个、两个或者为零个的技术方案毕竟同本专利说明书中所提到的支架杆为三个或者三个以上时的技术方案存在本质的不同,本领域的技术人员必须付出创造性的劳动方可实现支架杆为一个、两个或者为零个情形下撑开柔光箱罩的技术方案。因此,本专利并未举出相关的实施例以支持其权利要求,即说明书未能支持其权利要求的概括。因此,被告在没有从说明书中阅读到专利权人声明排除部分技术方案的情形下,就主观的认为本领域的技术人员明显能够排除,显然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

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坚持第17730号决定中的意见,主张第17730号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原告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维持第17730号决定。

第三人闻忠向法庭提交了书面陈述意见:

一、原告提供的附件1已经被用于评价过本专利的新颖性和创造性,附件3已经在第15933号决定中被用于评价过本专利的新颖性,且第15933号决定维持本专利权有效。根据“一事不再理原则”,对原告以同样的理由和证据再次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第三人认为应不予审理。即便将原告主张的附件4视为公知常识的证据,但其与本案涉及的技术方案无关,因此所述附件4不能视为新证据。

二、权利要求1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在本领域,插孔和支架杆的个数N显然是根据柔光箱罩实际大小、所需形状来确定,所述“插孔和支架杆的个数N”适于根据实际需要任意选择,是公知常识;也即“N”的取值是公知常识,无需在权利要求书和说明书中说明。权利要求1中的“N”并未导致请求保护的范围不清楚。

三、权利要求1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本领域的技术人员根据本专利的说明书和说明书附图结合公知常识,可概括出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权利要求1能够得到说明书的支持。N取1或2时,不能构成柔光箱,本领域的技术人员根据上述公知常识,显然知道N的值不可能是1或2。“N”的取值应当从本专利实际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技术方案的整体内容,以及从所属技术领域技术人员的角度进行全面的理解和把握。

本院经审理查明:

本专利涉及的是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09年11月4日授权公告的、名称为“一种带柔光箱的摄影灯”的第200920037661.9号实用新型专利,本专利的申请日是2009年2月4日,专利权人是闻忠。

本专利授权公告时的权利要求书如下:

“1.一种带柔光箱的摄影灯,包括安装架(1)、灯座(2)、灯(3)和柔光箱罩(4),所述的灯座(2)包括灯座底壳(21)、灯座面壳(22)、灯头座(23),其特征在于:所述的安装架(1)、灯座底壳(21)、灯座面壳(22),灯头座(23)、灯(3)、柔光箱罩(4)为独立部件,各独立部件在组合安装状态下使用,柔光箱罩(4)上的支架杆(41)插入灯座底壳(21)的沿台上的插孔(215)中,柔光箱罩(4)张开形成一个喇叭状形体。

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一种带柔光箱的摄影灯,其特征在于:所述的灯座底壳(21)是一个外表形状是底部(211)为平面、顶部(212)为开口、圆周身(213)为带有沿台(214)的圆台形的凹腔注塑体,在沿台(214)上均布N个插孔(215),插孔(215)的个数N与柔光箱罩(4)上的支架杆(41)个数N相对应。

3.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一种带柔光箱的摄影灯,其特征在于:所述的灯座底壳(21)上设有一个安装架插槽(216)。

4.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一种带柔光箱的摄影灯,其特征在于:所述的柔光箱罩(4)张开形成一个喇叭状形体的底端有一个圆孔(42),该圆孔(42)的直径小于灯座底壳顶部(212)的开口直径。

5.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一种带柔光箱的摄影灯,其特征在于:所述的灯座面壳(22)是一个外表顶部(221)形状为球面的凹形注塑体,在外表顶部(221)上设有数个灯头座(23)的安装孔(222),安装孔(222)内设置灯头座(23)。”

针对本专利,元科公司于2010年1月16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其理由为:本专利权利要求1、3、4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5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请求宣告本专利权利要求1-5全部无效。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1年1月4日作出第15933号决定,认定在专利权人于2010年6月11日提交的权利要求书全文修改替换页的基础上,维持本专利有效,第15933号决定现已生效。其中,权利要求书包括一项权利要求,具体如下:

1、一种带柔光箱的摄影灯,包括安装架(1)、灯座(2)、灯(3)和柔光箱罩(4),所述的灯座(2)包括灯座底壳(21)、灯座面壳(22)、灯头座(23),其特征在于:所述的安装架(1)、灯座底壳(21)、灯座面壳(22)、灯头座(23)、灯(3)、柔光箱罩(4)为独立部件,各独立部件在组合安装状态下使用,柔光箱罩(4)上的支架杆(41)插入灯座底壳(21)的沿台上的插孔(215)中,柔光箱罩(4)张开形成一个喇叭状形体;

所述的灯座底壳(21)是一个外表形状是底部(211)为平面、顶部(212)为开口、圆周身(213)为带有沿台(214)的圆台形的凹腔注塑体,在沿台(214)上均布N个插孔(215),插孔(215)的个数N与柔光箱罩(4)上的支架杆(41)个数N相对应;

所述的灯座底壳(21)上设有一个安装架插槽(216);

所述的柔光箱(4)张开形成一个喇叭状形体的底端有一个圆孔(42),该圆孔(42)的直径小于灯座底壳顶部(212)的开口直径;

所述的灯座面壳(22)是一个外表顶部(221)形状为球面的凹形注塑体,在外表顶部(221)上设有数个灯头座(23)的安装孔(222),安装孔(222)内设置灯头座(23)。

2011年5月5日,元科公司针对本专利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并提交了如下证据:

附件1:专利号为ZL200620067556.3的实用新型专利说明书,其授权公告日为2007年10月31日(与第15933号决定中使用的附件3相同);

附件2: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第15933号决定;

附件3:专利号为ZL200820212640.9的实用新型专利说明书,其授权公告日为2009年7月29日;

附件4: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第16144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简称第16144号决定)。第16144号决定系专利复审委员会就闻忠作为无效宣告请求人,针对元科公司拥有的名称为“一种影室灯多功能灯头”的第20082021640.9号实用新型专利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而作出的。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第20082021640.9号实用新型专利权利要求1-3全部无效,该决定的作出日为2011年3月3日。

闻忠于2011年6月30日提交了意见陈述书,认为:1)附件1的所有实施方案已在第15933号决定中被用于评价过本专利的新颖性和创造性,因此,根据“一事不再理原则”,对已作出审查决定的无效宣告案件涉及的专利权,以同样的理由和证据再次提出无效告请求的部分,应不予审理;2)权利要求1中的“N个”是本领域技术人员的习惯性表述,意思为多个,因此权利要求1中的“N”不会导致请求保护的范围不清楚;3)由于N取1和2时不能构成柔光箱,本领域技术人员显然知道“N”的值不可能是1或2,“N”的取值应从所属技术领域技术人员的角度进行全面的理解和把握。

2011年9月7日,专利复审委员会进行口头审理。在口头审理中。元科公司明确其无效宣告请求的理由、范围和证据使用方式为: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以及《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相对于附件1至附件4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具体陈述了如下观点:1)关于“一事不再理原则”的适用:在本次无效宣告请求中,新引入了附件3和附件4来证明附件1与本专利的区别技术特征③属于本领域惯用技术手段(公知常识),从而得出本专利相对于附件1和公知常识不具有创造性的结论,因此“一事不再理原则”不适合于本案。2)关于《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权利要求1中存在符号“N”,而“N”有时候是作为英文字母出现,有时候是作为拼音出现,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不能明确“N”的含义,造成权利要求1不能清楚明确表达说明书的范围,不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3)关于《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如果权利要求1中的“N”代表自然数,由于当“N”为1或2时,本专利的技术方案无法实施,而本专利说明书中未排除“N”为1或2的情形,但说明书中又没有教导在“N”为1或2时如何实施本专利,所以在权利要求1中“N”代表1到无穷大时,该权利要求1得不到说明书的支持。4)关于《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认可第15933号无效宣告请求决定书中认定的权利要求1与附件1相比所具有的3个区别技术特征,认可其中关于前两个区别技术特征为本领域公知常识的认定,并且依据附件3和附件4来证明该第3个区别技术特征属于本领域惯用手段。

2011年11月7日,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17730号决定。

上述事实有本专利授权公告文本、附件1-4以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一、关于本案法律适用的问题

虽然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的决定》(2008年12月27日通过)修正的《专利法》已于2009年10月1日起施行,根据《国务院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的决定》(2010年1月9日通过)修正的《专利法实施细则》已于2010年2月1日起施行,但由于本专利的申请日在2009年10月1日之前,故本案的审理仍应适用2000年8月25日修正的《专利法》和2002年12月28日修正的《专利法实施细则》。

二、被告在本案中对本专利权利要求1是否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不予评述是否正确

《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在专利复审委员会就无效宣告请求作出决定之后,又以同样的理由和证据请求无效宣告的,专利复审委员会不予受理。

第15933号决定中已认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相对于附件1和本领域公知常识的结合具有创造性,且第15933号决定已生效。在本案中,原告主张附件3与附件4结合构成公知常识,本专利权利要求1相对于附件1

与附件3、4结合所构成的公知常识不具有创造性。对此本院认为,附件3公开日为2009年7月29日,晚于本专利的申请日2009年2月4日,其不构成本专利的现有技术,亦不属于公知常识。附件4为第16144号决定,该决定系对附件3技术内容作出的认定,不属于公知常识性证据且同本案无关联。因此原告提出的本专利权利要求1不具有创造性的证据同第15933号决定中所涉及的理由和证据相同。故本专利权利要求1相对于附件1与公知常识的结合是否具有创造性的问题,属于一事不再理的范围,被告对此未予审理,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关于其在本案中又提交了其他新的证据,被告应当结合附件1、3、4重新审查的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三、本专利权利要求1是否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

《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权利要求书应当说明发明和实用新型的技术特征,清楚、简要地表述请求保护的范围。”

原告主张权利要求1中的“N”含义不清楚,造成权利要求1不能清楚明确表述说明书的范围,不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对此本院认为,权利要求1记载“在沿台(214)上均布N个插孔(215),插孔(215)的个数N与柔光箱罩(4)上的支架杆(41)个数N相对应”,从上述记载中本领域技术人员能够毫无疑义的确定“N”代表一个数值,该数值对应插孔(215)与支架杆(41)的个数,而并非如原告所称的“N”应为英文字母。支架杆的作用是将柔光箱罩撑开并固定在灯座上,则灯座上的孔数至少要与支架杆数相同,否则支架杆无从对应固定,本领域技术人员完全可以清楚理解该技术方案。“N”的含义对于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是清楚的,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

四、本专利权利要求1是否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

《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规定:权利要求书应当以说明书为依据,清楚、简要地限定要求专利保护的范围。

原告主张权利要求1限定的范围包括“N”取值为0、1或2的方案,当“N”取值为0、1或2时对应的技术方案不能实现,因此权利要求1得不到说明书的支持,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对此本院认为,结合本专利说明书具体实施方式部分及说明书附图的内容可知,本专利在沿台(214)上设置插孔(215)是用于柔光箱罩的支架杆(41)插入,以便可将柔光箱罩撑开。对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因为柔光箱罩为喇叭状形体仅靠一个或两个支架杆是无法保持柔光箱罩被撑开并稳定支撑于灯座上的,只有支架杆为三个或三个以上时才能够将柔光箱罩撑开以使其正常工作。原告在起诉状中列举的不使用支架杆或支架杆为1或2时的技术方案,其灯罩的展开方式与本专利不相同,不能用于证明本领域技术人员面对本专利技术方案时无法排除“N”为0、1或2时的方案。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确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中“N”的取值为大于2的自然数,当“N”为0、1或2时的方案是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排除的。故权利要求1能够得到说明书的支持,符合《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

综上,被告作出的第17730号决定审查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第17730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深圳市元科摄影器材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同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侯占恒

代理审判员    肖玲玲

人民陪审员    郭灵东

二0一二 年 八 月 十七 日

书  记  员    王天水

(门海萍编辑)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