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行政授权确权(按类型)> 商标撤销> 裁判文书 > 正文   
张思邈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广州安婷化妆品有限公司第1020613号“緑の葉GREENLEAF及图”商标撤销复审行政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4-11-27 17:56:31     浏览次数:900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3)一中知行初字第3050号

原告张思邈,女,1984年1月8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李晓芳,女,1977年12月5日出生,北京拓普永智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商振宇,男,1985年6月12日出生,北京拓普永智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职员。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茶马南街1号。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张永超,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广州安婷化妆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永泰学山塘街58号3楼03室(仅限办公使用)。

法定代表人谭广诺,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辛焕平,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思邈因商标撤销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3年7月22日作出的商评字(2013)第21651号关于第1020613号“緑の葉GREENLEAF及图”商标撤销复审决定(简称被诉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3年9月1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依法通知被诉决定的利害关系人广州安婷化妆品有限公司(简称安婷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2013年11月7日,本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张思邈的委托代理人商振宇,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张永超,第三人安婷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唐宝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8月27日,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依第1020613号“緑の葉GREENLEAF及图”商标(简称复审商标)的原专用权人广州诗美化妆品有限公司(简称诗美公司)针对复审商标提起的撤销复审申请,作出被诉决定认定:

复审商标的原专用权人诗美公司在复审程序中提交了营业执照等复审申请相关材料,经审查符合复审条件,因此本案应予以受理。

诗美公司提交的证据1(诗美公司与杭州三星工艺玻璃有限公司于2007年3月15日签订的化妆品瓶订购合同公证件、发票公证件、送货清单原件和实物照片原件)、证据2(诗美公司与佛山市南海区洲村兴业印刷厂于2007年5月30日签订的绿叶化妆品和洗面奶包装盒订购合同原件、发票复印件、送货单原件和包装盒原件)、证据3(安婷公司与诗美公司于2007年11月25日签订的绿叶化妆品和洁肤乳订购合同公证件、发票复印件、送货单原件、包装盒原件、商标许可使用授权协议原件和安婷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证据4(安婷公司与成都市都都化妆品有限公司于2008年1月5日签订的安婷、绿叶品牌经销合同公证件、发票公证件和销货单原件)可以证明,其在2006年12月25日至2009年12月24日期间(简称复审期间)在订购商品包装等方面为使用复审商标做了实质性准备,并且通过许可安婷公司使用的方式在化妆品和洗面奶商品上对复审商标进行了真实合法的使用。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四十九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简称《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决定如下:撤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的决定,复审商标予以维持。

原告张思邈诉称:

一、诗美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1中的发票为复印件,且未显示复审商标,其真实性存疑,也与本案无关。该证据中的送货清单为复印件,由玻璃瓶加工商提供,但加盖的却是诗美公司的公章,故真实性存疑。该证据中的订购合同签订日为2007年3月15日,发票日期为2007年4月16日,而在此时间段中,诗美公司名下除了复审商标外还拥有多件商标尚在有效期内,由于该证据合同及发票均未体现复审商标,因此该证据无法证明究竟其玻璃瓶上使用的是哪个商标。该证据中的产品玻璃瓶照片虽然含有复审商标,但照片显示拍摄日期为2011年4月24日,本案应提供的使用证据时间段为2006年12月25日至2009年12月24日,因此其超出了该时间范围,此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因此,证据1不能证明其真实、有效的使用复审商标的行为。

二、诗美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2中的合同为复印件,证据形式不符合相关规定的要求。该证据中的送货清单是“佛山市南海区洲村兴业印刷厂”的清单,但其为复印件,加盖诗美公司的公章,真实性存疑。该证据中的发票,货物名称为彩盒、中包装彩盒,均未显示复审商标。该证据中的发票的日期为2007年7月18日,此时诗美公司拥有众多的商标,无法确认该发票所指产品的商标是否是复审商标,故与本案缺乏关联性。该证据中还包括产品包装盒原件和说明书原件,但是包装盒上显示的日期有效期至2011年8月23日,并未显示其生产日期,说明书中未发现“保质期三年”的字样,且无论其保质期的是否为三年,考虑到该证据是诗美公司自行制作,均不能由此推断其产品生产日期为2008年2月23日。因此,该包装盒及说明书不在需要举证的日期范围内,与本案无关联性。因此,证据2也不能证明其真实、有效的使用复审商标的行为。

三、诗美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3中的发票均为复印件,共两张。其中一张出票单位为广州诗美化妆品有限公司,而加盖的公章却是安婷公司,未体现复审商标。因此这两张发票的真实性存疑,也与本案无关联性。该证据中的合同双方分别为复审商标的之前和现在的权利人,两者均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其真实性无法保证,需要与之配套的发票进行佐证,而上述发票的真实性、关联性同样存疑,因此该合同的真实性存疑。该证据中的发货清单为诗美公司自己出具的清单,且为复印件,并且无法与原件进行核对,其真实性存疑。证据目录中表明该证据包含了复审商标许可授权书,但在证据材料中并未提供,并且商标许可行为可在商标局备案,而“中国商标网”显示其并未有过备案记录,因此,该许可行为的真实性存疑。因此,证据3的各项证据真实性存疑,不能证明其真实、有效的使用复审商标的行为。

四、诗美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4中的发票均为复印件,其真实性无法保证,且未体现复审商标。因此其真实性、与本案关联性均存疑。由于诗美公司与成都市都都公司的合同需要上述发票进行佐证,以证明其确实履行了该合同,而这些发票的真实性、与本案关联性存存疑,因此,该合同的真实性同样存疑。该证据中还提供了货单作为证据,但该货单为复印件,该货单为诗美公司开出的发货单,无收货人提供的佐证无法证明其确实进行了销售行为,故其真实性存疑。因此,证据4的各项证据真实性存疑,不能证明其真实、有效的使用复审商标的行为。

综上,原告请求法院撤销被诉决定。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维持被诉决定。

第三人安婷公司请求法院维持被诉决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

复审商标系由文字“緑の葉”、“GREENLEAF”及图形构成(详见附图),其注册申请日期为1995年12月4日,专用权期限为2007年6月7日至2017年6月6日,核定使用于国际分类第3类的化妆品、洗面奶商品上,专用权人原为诗美公司,后变更为安婷公司。

2009年12月25日,张思邈以复审商标在复审期间连续停止使用为由向商标局提出撤销申请,商标局于2011年3月16日作出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撤销申请的决定(编号:撤200905256):撤销复审商标,并予公告,复审商标原《商标注册证》作废。其主要理由为:诗美公司在复审期限内没有提交使用复审商标的证据材料。

诗美公司不服商标局作出的前述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其主要理由为:诗美公司成立于1991年5月11日,发起股东为东辉国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广州玛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自2007年以来,诗美公司一直许可安婷公司使用复审商标,并已和该公司达成商标转让协议。在商标局审理程序中,诗美公司并非没有答辩,而是委托的代理机构未及时提交使用证据,给诗美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同时,诗美公司地址变更客观上造成了答辩延迟。在2006年至2009年间,诗美公司对复审商标进行了真实合法的使用,如撤销将对诗美公司造成巨大损失,故请求维持该商标继续有效。诗美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1、证据1、证据2、证据3、证据4;2、2011年淘宝网销售证据;3、宣传单原件和宣传招贴复印件;4、诗美公司委托北京品源公司代理撤销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注册商标答辩档案明细、委托书和代理费发票复印件;5、诗美公司营业执照。

张思邈答辩的主要理由是:诗美公司未提交适格的营业执照,应视为主体资格不适格不予受理。诗美公司申请书中的企业简介和商标简介与本案无关,其关于未能在商标局程序中提交证据的两条理由不能成立,应承担怠于行使权利造成的不利后果。诗美公司在复审中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三年期限内对复审商标进行了真实合法的使用,复审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应予以撤销。

2011年6月13日,复审商标转让至安婷公司名下。

商标评审委员会经审查,于2013年7月22日作出被诉决定。张思邈不服被诉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诉讼中,第三人安婷公司向本院提交了诗美公司的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生产许可证、税务登记证副本以及相关销售合同、发票、产品包装等证据以支持其诉讼主张。

庭审中,原告张思邈明确表示对于被诉决定作出的行政程序不持异议。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的复审商标档案、张思邈与诗美公司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材料、商标局作出的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撤销申请的决定(编号:撤200905256)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复审商标在复审期间是否进行了商业上的使用。

《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规定,注册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由商标局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撤销其注册商标。本案中,证据1至证据4均为对证据原件的公证件,在无相反证据佐证的情况下,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可。证据1表明诗美公司与杭州三星工艺玻璃有限公司于2007年3月15日签订了绿叶化妆品瓶订购合同,2007年4月16日杭州三星工艺玻璃有限公司开具了送货清单和增值税发票。证据2表明诗美公司与佛山市南海区洲村兴业印刷厂于2007年5月30日签订了绿叶化妆品和洗面奶包装盒订购合同,2007年7月18日佛山市南海区洲村兴业印刷厂开具了送货清单和增值税发票。证据3表明诗美公司于2007年7月1日授权安婷公司自2007年7月8日至2012年7月7日期间使用复审商标,2007年11月25日安婷公司与诗美公司签订了绿叶化妆品和洁肤乳订购合同,2007年12月27日诗美公司开具了送货清单和增值税发票。证据4表明安婷公司与成都市都都化妆品有限公司于2008年1月5日签订了安婷、绿叶品牌产品经销合同,授权后者在2008年1月1日至12月30日期间为四川省安婷、绿叶品牌系列产品的唯一指定代理商,2008年1月17日安婷公司开具了绿叶化妆品销货单和相应的发票。因此,证据1至证据4中合同、发票和销货单据能够相互印证,可以证明复审商标在复审期间进行了商业上的使用,被告决定维持复审商标的注册并无不当。

综上,被诉决定主要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本院应予维持。原告张思邈的诉讼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商评字(2013)第21651号关于第1020613号“緑の葉GREENLEAF及图”商标撤销复审决定。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原告张思邈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同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司品华

代理审判员  邹 斐

人民陪审员  郭艳芹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张 倩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