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行政授权确权(按理由)> 绝对理由> 裁判文书 > 正文   
宁波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等17家眼镜公司与国家工商行下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浙江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第1626431号“大光明”商标争议行政纠纷案(通用名称;描述性标志;不因他人将“大光明”作为字号登记而丧失商标显著性)
添加时间:2014-8-21 19:08:10     浏览次数:1604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07]高行终字第582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宁波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开明街。

法定代表人:陈国成,总经理。

上诉人(一审原告):慈溪市大光明眼镜店,住所地浙江省慈溪市浒山南门大街。

法定代表人:金继明,总经理。

上诉人(一审原告):宁波市江北慈城大光明眼镜店,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慈城镇民生路。

法定代表人:张建萍,总经理。

上诉人(一审原告):天台县大光明眼镜店,住所地浙江省天台县赤城街道劳动路。

法定代表人:杨再朋,总经理。

上诉人(一审原告):绍兴市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绍兴市解放北路。

法定代表人:杨卓明,总经理。

上诉人(一审原告):长兴雉城大光明眼镜店,住所地浙江省长兴县雉城解放东路。

法定代表人:刘忠平,总经理。

上诉人(一审原告):杭州临安市大光明眼镜配镜中心,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衣锦街华联商场西侧营业房。

法定代表人:斯宝球,经理。

上诉人(一审原告):海盐县武原大光明眼镜店,住所地浙江省海盐县武原镇虹桥新村。

法定代表人:郑显忠,负责人。

上诉人(一审原告):岱山县大光明眼镜店,住所地浙江省岱山县高亭镇安澜路。

法定代表人:吴志更,总经理。

上诉人(一审原告):杭州萧山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城厢街道体育路。

法定代表人:吴存超,总经理。

上诉人(一审原告):奉化市溪口大光明眼镜行,住所地浙江省奉化市溪口镇经堂路。

法定代表人:杨先考,负责人。

上诉人(一审原告):奉化市锦屏大光明眼镜行,住所地浙江省奉化市锦屏惠政西路。

法定代表人:李茂明,负责人。

上诉人(一审原告):富阳市富阳镇大光明眼镜店,住所地浙江省富阳镇龙山路。

法定代表人:何秀丽,负责人。

上诉人(一审原告):舟山市普陀大光明钟表眼镜店,住所地浙江省舟山市沈家门东大街。

法定代表人:赵志刚,负责人。

上诉人(一审原告):平湖市城关镇大光明眼镜店,住所地浙江省平湖市省平湖市城关镇建国南路。

法定代表人:沈永善,负责人。

上诉人(一审原告):宁海县城关大光明眼镜店,住所地浙江省宁海县跃龙街道桃源南路。

法定代表人:陈永波,负责人。

上诉人(一审原告)魏塘大光明眼镜店,住所地浙江省嘉善县魏塘镇解放西路亭桥南路叉口西南侧。

法定代表人:何剑英,负责人。

以上17位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方军,浙江凯富律师事务所律师。

以上17位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刘杰,浙江凯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侯林,主任。

委托代理人:郭维维,女,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干部。

被上诉人(一审第三人):浙江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文二路。

法定代表人:赵益范,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进,浙江君安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应振芳,浙江君安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宁波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等17位上诉人(以下统称17位上诉人)因商标争议裁定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7)一中行初字第58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17位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方军、刘杰,被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评委)的委托代理人郭维维,被上诉人浙江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大光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工进、应振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06年11月8日,商评委作出商评字[2006]第3530号《关于第1626431号“大光明”商标争议裁定书》 (以下简称第3530号裁定),裁定浙江大光明公司在第9类眼镜等商品上注册的第1626431号“大光明”商标(以下简称争议商标)子以维持。17位上诉人不服第3530号裁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17位原告在行政程序中向商评委提交的商标争议质证意见后所附的仝国各地支持撤销“大光明”商标的部分商号使用者目录与本案实体问题的审查无关联性,商评委未将该份材料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并无不当。故17位原告认为商评委未将其提交的材料作为证据写人被诉裁决书中系遗漏证据,属于程序违法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从商标显著性及消费者的认知程度考虑,“大光明”并不是眼镜行业中区别不同类别眼镜商品或服务的通用名称,也没有直接表示眼镜商品或服务的特点,其具各商标显著性的特征,故“大光明”商标的注册符合法律规定。根据我国企业名称登记管理的相关规定,17位原告在不同地区将“大光明”登记注册为商号使用,其作用仅仅是区分不同的经营主体。“大光明”并不因为17位原告将其作为商号注册登记使用而丧失了其作为商标所具有的显著性。因此,17位原告关于“大光明”已成为眼镜服务行业的通用名称,争议商标在申请注册时已不具备显著性特征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本案17位原告分别在浙江省不同地区登记成立,相互间并无从属或联营关系,其各自在本区域内独自经营并使用“大光明”商号。因此,17位原告并不能作为一个整体享有“大光明”的商号权。而在17位原告中,只有宁波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天台县大光明眼镜店、慈溪市大光明眼镜店、平湖市城关镇大光明眼镜店、绍兴市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岱山县大光明眼镜店、宁海县城关大光明眼镜店、杭州临安市大光明眼镜配镜中心等8家原告成立时间早于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时间(2000年4月10日)。其余9家原告成立时间均晚于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时间,故该9家原告不享有"大光明”商号的在先权利。而从成立时间早于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时间的8家原告提交的证据看,其不能证明“大光明”商号在争议商标注册申请之前在眼镜行业中已经具有一定的知名度。故原告认为争议商标的其在先商号权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此外,本案仅涉及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侵害17位原告的在先商号权的问题,而其他“大光明”商号权人的权利是否受到侵害与本案被诉裁定合法性审查无关。故17位原告认为争议商标的注册不仅仅侵害了其商号权,更是对全国“大光明”经营者商号权的侵害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浙江大光明公司于1995年成立并使用“大光明” 商号,其成立时间早于大部分原告企业成立时间,且浙江大光明公司于1998年即在第9类眼镜等商品上向商标局申请注册了“大光明号”、 “DAGUANGMING”等商标,上述时间同样早于大部分原告企业成立时间。17位原告在行政程序中提交的证据材料不能证明争议商标的注册是浙江大光明公司为了牟取非法利益,独占“大光明”品牌效益的恶意行为故17位原告认为争议商标注册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商评委作出的第3530号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予以维持。

17位上诉人不服一审判决,于2007年8月18日提出上诉。诉称,1.商评委作出的第3530号裁定程序违法。上诉人在行政程序中向商评委提交的商标争议质证意见后附有一份全国各地支持撤销“大光明”商标的部分商号使用者目录, 上诉人将上述材料作为证据提交,但是商评委在被诉裁定书中却没有提到该证据。商评委所作的第3530号裁定遗漏证据,属于程序违法。2.争议商标在申请注册时已不具各商标注册必须的“显著性”特征。争议商标在申请注册时.全国已有大量眼镜经营商家以“大光明”作为企业商号使用,上诉人中包括宁波大光明眼镜公司、慈溪市大光明眼镜公司等成立也早于争议商标申请时间,而此时更有沈阳大光明眼镜店、合肥大光明眼镜店、宿州大光明眼镜店、佳木斯大光明眼镜店哈尔滨市大光明眼镜店等众多知名“大光明”眼镜经营者。经过全国各地“大光明”眼镜商号使用者的经营推广与投入,“大光明”已经成为眼镜服务行业的“代名词”成为眼镜服务行业与其他行业区分的标志,成为眼镜服务行业的通用名称,同时“大光明”已经不再具各区分不同“大光明”眼镜经营煮的效力,将“大光明”注册为商标已经不具备商标所须的区别作用,不再具有显著性特征。3.争议商标注册构成了对他人在先合法权利的侵害。上诉人17家单位中有8家商号登记时间早于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时间,在先商号权已经因争议商标的注册而受到侵害。上诉人单位均为眼镜服务提供者,所作宣传、广告显然是要与本单位商号联系在一起,甚至是无法与本单位商号分开的,无论广告内容及其形式如何,上诉人在进行任何推广活动时都不可避免的要以本单位商号为推广主体,经过上诉人17家单位多年的经营努力.各“大光明”眼镜店在各地均具有相当的影响力,全国各地的众多“大光明”商号使用者已经通过自身经营、推广而使“大光明”成为眼镜行业的标杆性商号,任何人擅自将“大光明”商号注册商标.都必然构成对其他“大光明”商家的权益侵害。另外,“他人在先权利”之“他人”不仅包括商标异议提出人,也包括任何合法“在先”权利人。本案争议商标注册侵害的不仅仅是上诉人I7家单位的商号权,更是对全国“大光明”经营者的商号权侵害。商评委在审查争议商标注册是否侵害他人在先合法权利时,却没有依法全面审查,以致放任了争议商标不当注册。4.争议商标注册属于不当竞争行为:本案争议商标的注册既属于恶意注册以取得不正当竞争利益的行为,争议商标注册时全国已经有近千家“大光明”商号使用者, “大光明”作为眼镜行业的通用商号已经成为广大眼镜经营者的共同财富,该种财富和商号本身应予以保护,任何人将“大光明”申请商标注册都会构成对其他经营者正当利益的侵害,并构成不正当竞争。同时,从争议商标注册人对商标的使用来看,其商标注册的恶意更加明显,争议商标注册人在不当获取商标注册后,即向各地“大光明”眼镜商家发律师函并提请工商部门要求撤销各大光明商号,又成立特许加盟公司进行商标使用许可,对各地原有大光明经营者进行恶意排挤,并造成各地“大光明”眼镜商号与商标使用的混乱,给正常经营和竞争秩序造成严重破坏。争议商标的使用再次印证了商标注册人恶意独占品牌利益、排挤竞争、妨害正常经营秩序的不当意图,其商标注册行为已经构成不正当竞争,应依法予以撤销。综上,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或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商评委辩称,1。上诉人以仝国眼镜行业普遍将“大光明”作为商号为由,主张争议商标缺乏显著性的诉讼意见缺乏相应的证据的支持。仅有证据表明,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日前,有8家浙江的眼镜服务企业以“大光明”作为商号。仅有这一事实不足以认定争议商标使用在眼镜等商品上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性。从商标显著性角度考量。“大光明”既不是指定服务行业区分不同来源眼镜商品(服务)的通用名称,也没有直接表示眼镜商品或相关服务的特点,该文字组合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以下简称《商标法》)第八条规定的具有显著性的标志。2.上诉人所称本案中的在先商号还应包括上诉人以外的沈阳大光明眼镜店、合肥大光明眼镜店等企业所享有的在先权利,这一理由在评审阶段并未提出,因此与本案无关联。上诉人在评审申请书中仅主张争议商标侵犯其17家企业的在先商号权,未涉及其他企业。3.关于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构成侵犯上诉人在先商号权及恶意注册的问题,商评委坚持被诉决定中的意见。综上,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被上诉人浙江大光明公司同意商评委的意见。

经审理查明2000年4月10日,本案争议商标由浙江大光明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2001年8月28日,争议商标经商标局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9类擦眼镜布、眼镜盒(镜片盒)、眼镜(光学)、踉镜架、隐形眼镜、太阳镜等商品上,20o4年10月”日,争议商标注册人由杭州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变更为浙江大光明公司,变更事项刊登在第958期《商标公告》。浙江大光明公司还曾于1998年9月22日在第9类眼镜等商品上申请注册“大光明号”、 “DAGUANGMING”等商标。2000年2月28日,上述商标经商标局核准注册,注册号分别为1368612、 1368611。

上诉人宁波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2月15日,富阳市富阳镇大光明眼镜店成立2001年2月I3日,天台县大光明眼镜店成立于1999年5月18日,奉化市锦屏大光明眼镜店成立于2000年12月20日,海盐县武原大光明眼镜店成立于2001年3月13日。慈溪市大光明眼镜店成立于I993年4月1日,平湖市城关镇大光明眼镜店成立于I996年7月3日,绍兴市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4月I7日,岱山县大光明眼镜店成立于1999年7月20日,宁海县城关大光明眼镜店成立于2000年4月I日,杭州临安市大光明眼镜配镜中心成立于2000年1月31日,长兴雉城大光明眼镜店成立于2000年10月22日,杭州萧山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7月11日,宁波市江北慈城大光明眼镜店成立于2001年8月13日,魏塘大光明眼镜店成立于2002年5月8日,舟山市普陀大光明钟表眼镜店成立于2003年12月25日,奉化市溪口大光明眼镜店成立于2003年5月31日。上述17位上诉人中有8家成立时间早于争议商标提出注册申请的时间(2000年4月10日),其余9家企业成立时间晚于争议商标提出注册的申请时间。

浙江大光明公司成立于1995年4月6日,原名杭州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公司成立时间早于17位上诉人中的16家企业。

2005年9月12日,17位上诉人针对争议商标依据《商标法》第八条、第九条、第三十一条和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向商评委提出撤销注册申请。其理由是:1.上诉人系浙江省各地依法在当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登记注册的17家以“大光明”为商号的眼镜店。17位上诉8家使用“大光明”作为商号先于浙江大光明公司取得争议商标注册的时间。浙江大光明公司将上诉人使用在先的商号注册为商标, 误导消费者以获取不当得利,侵犯了上诉人的在先权利。2.上诉人分布在浙江各地,通过多年人力财力投入,使“大光明”在当地具有较高的品牌认知度,消费者认同“大光明”就是当地的大光明眼镜行。浙江大光明公司在明知各地大光明眼镜商家分地经营、使用在先的情况下注册争议商标并排挤各商家字号的使用,意图独占该品牌所蕴涵的巨大商业利益,其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3.“大光明”已成为眼镜行业的一个代名词,系通用名称,不具有商标的显著性和识别性。全国有上千家以“大光明”为商号的眼镜店,遍及全国各市县。“大光明”作为良好信誉的商号在社会公众的消费选择中起重要作用,“大光明”已经起不到区分各眼镜店商品差异的作用。将它作为商标注册会引起冲突,造成混淆。

2006年11月8日,商评委针对17位上诉人的中请作出了第3530号裁定,维持浙江大光明公司在第9类眼镜等商品上注册的第1626431号“大光明”商标。主要理由是: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和《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企业名称由行政区划、字号、行业或经营特点、组织形式四部分组成。其中字号(又称商号)是企业名称中的显著部分。由于我国企业名称登记实行分级登记管理规定,造成在不同区域可能出现企业名称中字号相同的情况,这一事实并不能说明该字号本身已不具备显著性和识别性。本案争议商标“大光明”在不同地区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中作为字号,所起到的仍是区别不同营业主体的识别作用。从商标显著性角度判断,“大光明”既不是眼镜行业中区分不同类别眼镜商品(服务)的通用名称,也没有直接表示眼镜商品或相关服务的特点,虽然上诉人多家企业将“大光明”作为商号使用,但其性质仍属于区别不同经营主体的字号,并非本行业通用的贸易场所名称,因此,“大光明”文字组合符合《商标法》第八条规定的具有显著性的标志。

企业字号(商号)是与企业的商业信誉、服务质量紧密相连的特定标志,通过使用宣传具有了一定知名度的商号是企业信誉的载体,是消费者识别的重要标志,将与他人在先登记、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号相同或基本相同的文字申请注册为商标,易使相关公众对市场主体及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是保护商号权在先权利的必要条件。本案中,上诉人17家企业在浙江省不同地区分别登记成立,相互之间没有从属、联营等法律关系,各企业分别将“大光明”作为商号,各自独立使用宣传,相互间不存在经营上的实际联系。因此,各上诉人依法在规定范围内享有企业名称专用权,“大光明”并非各上诉人所共有的在先权利。其次,上诉人17家企业中的8家成立时间早于争议商标注册申请的时间,对于争议商标而言,晚于其提出注册申请时间使用的企业名称并不享有在先权利,因此,富阳市富阳镇大光明眼镜店等9家企业在本案中不享有在先权利。就宁波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等8家上诉人的商号知名度,上诉人提供了各自的荣誉证书、广告发票等证据。这些证据中的大部分广告发票仅注明“广告费”“宣传费”“策划费”,由于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不能证明广告的内容,不能作为企业商号知名度的证据,而上诉人提交的荣誉证书绝大部分取得时间晚于争议商标提出注册申请时间,不能证明在争议商标提出注册申请时其商号的使用状况。综上,以在案有效证据不足以证明在争议商标提出注册申请前8家登记注册在先的“大光明”商号所有人中的任何一家在眼镜行业内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在此情况下,并无充分事实证明争议商标的注册易引起相关公众混淆,以及争议商标的注册已对某一上诉人所拥有的“大光明”商号的商誉进行了不正当的利用或造成了损害。

《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对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行为予以禁止,目的是制止以牟取非法利益和不正当竞争为目的的恶意注册行为。浙江大光明公司企业早于大部分上诉人企业成立,自1995年在企业名称中已使用“大光明”作为字号,1998年浙江大光明公司已开始在第9类眼镜等商品上申请注册“大光明号”、“DAGUANGMING”等系列商标,这一时间同样早于大部分上诉人企业成立的时间。在争议商标提出注册申请之前,上诉人各企业和浙江大光明公司的“大光明”字号各自使用,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浙江大光明公司系以占有他人品牌信誉为目的,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进行商标注册。关于浙江大光明公司阻止上诉人各企业使用已登记的企业字号,并要求浙江省工商局撤销各“大光明”商号的问题,上诉人可以依法向有关部门主张在先合法登记和使用的权利,由相应的执法机关依法确认其是否有权继续使用企业名称。本案仅基于浙江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的查处侵权的请求尚不能认定其注册商标系出于牟取非法利益和不正当竞争的目的。

17位上诉人不服上述裁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本案一、二审法院审理期间,商评委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1.争议商标档案复印件;2.上诉人在评审程序中提交的申请书及证据材料复印件;3浙江大光明公司在评审程序中提交的答辩书以及证据材料复印件。

17位上诉人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1.合肥大光明眼镜店“中华老字号”证书等;2.三门峡大光明眼镜公司营业执照、工商登记信息表及部分证书;3.常德市大光明眼镜行营业执照及证书;4.徐州市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及证书;5.宿州大光明眼镜店营业执照及部分证书;6.双鸭山市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及证书;7.金华市大光明眼镜公司营业执照8.桂林市大光明眼镜公司营业执照;9.沈阳大光明眼镜公司网页;10.哈尔滨大光明眼镜公司简介、营业执照及其他证明材料。

浙江大光明公司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1.公司基本情况;2.佳木斯大光明眼镜公司工商登记材料;3.商标使用许可合同;4.特许经营合同。

以上证据经庭审质证及本院审查核实,确认一审法院认证结论正确,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根据。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1.争议商标是否属于指定商品或服务上的通用名称,是否具有商标应有的显著性。2.争议商标是否构成《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3.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构成《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以欺骗或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

关于争议商标是否属于指定商品或服务上的通用名称,是否具有商标应有的显著性的问题。商标的显著性是指商标应当具备的足以使相关公众区分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特征,商标显著性的判断应当综合考虑构成商标的标志本身、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或者服务、商标指定使用商品或者服务的相关公众的认知习惯,以及商标指定使用商品或服务所属行业的实际使用状况等因素。对此,《商标法》第十一条作出了明确规定,即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 (二)仅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三)缺乏显著特征的。结合本案,从商标显著性及消费者的认知程度考量,争议商标“大光明”并不是眼镜行业中区别不同类别眼镜商品或服务的通用名称,也没有直接表示眼镜商品或服务的特点,因此“大光明”商标具备商标显著性的特征,其注册符合上述法律规定。此外,根据我国企业注册登记管理的相关规定,17位上诉人在不同地区将“大光明”登记注册为商号使用,其作用仅仅是区分不同的经营主体。而争议商标“大光明”并不因为17位上诉人将其作为商号注册登记使用而丧失了其作为商标所具有的显著性。因此,上诉人关于争议商标已成为眼镜服务行业的通用名称,在申请注册时已不具各显著性特征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关于争议商标是否构成《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问题。《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本案中,I7位上诉人分别在浙江省不同地区登记成立,相互之间并无从属或联营关系,各自在本区域内独自经营并使用“大光明”商号。因此,17位上诉人分别在浙江省不同地区登记成立,相互之间并无从属或联营关系,各自在本区域内独自经营并使用“大光明”商号。因此,17位上诉人并不能作为一个整体享有“大光明”的商号权。而在17位上诉人中,也只有宁波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天台县大光明眼镜店、慈溪市大光明眼镜店、平湖市城关镇大光明眼镜店、绍兴市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岱山县大光明眼镜店、宁海县城关大光明眼镜店、杭州临安市大光明眼镜配镜中心等8家上诉人成立时间早于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时间(2000年4月10日)。其余9家上诉人成立时间均晚于争议商标申请注册的时间,该9家上诉人不享有“大光明”商号的在先权利。而从成立时间早于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时间的8家上诉人提交的证据看,其不能证明“大光明”商号在争议商标注册申请之前在眼镜行业中已经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因此,上诉人认为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其在先商号权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关于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构成以欺骗或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问题。对于以欺骗或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商标, 《商标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商标,应当予以撤销。本案中,浙江大光明公司于1995年成立并使用“大光明”商号,其成立时间早于大部分上诉人企业成立时间,且浙江大光明公司于1998年即在第9类眼镜等商品上向商标局申请注册了“大光明号”、“DAGUANGMⅨG”等商标,这一时间同样早于大部分上诉人企业成立的时间。从17位上诉人提交的证据材料看,不能证明争议商标的注册是牟取非法利益,独占“大光明”品牌效益的恶意行为。因此,17位上诉人认为争议商标注册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此外,17位上诉人在行政程序中向商评委提交的商标争议质证意见后所附的全国各地支持撤销“大光明”商标的部分商号使用者目录与本案实体问题的审查无关联性,商评委未将该份材料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并无不当。17位上诉人认为商评委作出的第3530号裁定遗漏证据,属于程序违法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综上,商评委作出的第3530号裁定维持第1626431号“大光明”商标合法,一审法院判决维持正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元,由宁波大光明眼镜有限公司等17位上诉人共同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朱世宽

代理审判员  任全胜

代理审判员  朱海宏

二〇〇七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张怡

(门海萍编辑)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