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地理标志 特殊标志> 裁判文书 > 正文   
长沙玉露企业营销策划有限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恩施玉露茶产业协会第6761802号“恩施玉露ENSHIYULU及图”证明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案(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地理标志与商品、服务商标的区别)
添加时间:2014-8-17 9:24:52     浏览次数:1502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3)高行终字第120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长沙玉露企业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章赛,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邱云飞,湖北证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尤丽丽,该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原审第三人恩施玉露茶产业协会。

法定代表人李明东,会长。

委托代理人鲁诚,湖北联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长沙玉露企业营销策划有限公司(简称长沙玉露公司)因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213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5月7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3年7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长沙玉露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邱云飞、原审第三人恩施玉露茶产业协会(简称恩施玉露协会)的委托代理人鲁诚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查明:2008年6月3日,恩施玉露协会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第6761802号“恩施玉露ENSHIYULU及图”证明商标(简称被异议商标,见下图)的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30类“茶”商品上,并于2009年6月28日经商标局初步审定并公告。

(略)

被异议商标

1998年11月9日,岳阳市北港茶厂(简称岳阳茶厂)向商标局提出第1387674号“玉露及图”商标(简称引证商标)的注册申请,并于2000年4月21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0类“茶叶”商品上。经续展,该商标专用权期限至2020年4月20日。

(略)

引证商标

岳阳茶厂在法定期间内针对被异议商标提出了异议。2010年3月15日,商标局作出(2010)商标异字第05214号《“恩施玉露ENSHIYULU及图”商标异议裁定书》(简称第5214号裁定),以被异议商标作为地理标志与引证商标未构成近似,岳阳茶厂称恩施玉露协会侵犯其版权的证据不足为由,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2010年4月19日,岳阳茶厂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异议复审申请。其复审主要理由为:岳阳茶厂为湖南省茶叶行业知名企业之一,“玉露”及“玉露及图”商标为岳阳茶厂所独创,并早已成为行业内所熟知的商标。引证商标已在2000年核准注册。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文件中,保护范围比其2006年向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申请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的范围扩大,被异议商标不能准确标示其商品来源,其注册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六条的规定。“玉露”并非茶叶商品的通用名称,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具有相似性,易造成混淆,损害岳阳茶厂的利益。因此,请求依据《商标法》第十六条、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不予核准被异议商标的注册。

2010年6月20日,引证商标经商标局核准转让给长沙玉露公司。长沙玉露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书面声明,请求承担在该异议复审程序中的一切权利及义务,并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营业执照,商标注册证、续展及转让证明,《恩施晚报》,广告宣传照片,茶叶商品包装袋,《恩施县志》及《恩施市志》节录,异议阶段已提交证据的清单等。该请求得到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认可。

恩施玉露协会答辩的主要理由包括:长沙玉露公司提交的资质文件表明其不具备生产、加工或销售资质,所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能支持其依据《商标法》第十六条所提主张,被异议商标的注册及使用不涉及侵权行为。“恩施玉露”历史悠久,在业内具有良好口碑。“玉露”是蒸青绿茶类通用名称,并非长沙玉露公司独创。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恩施玉露”理应为驰名商标,引证商标应禁止使用。因此,请求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并提交了相关资质证书、《制茶学》摘页等证据支持其主张。

针对恩施玉露协会的上述答辩理由及证据,长沙玉露公司补充理由如下:恩施玉露协会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具有监督使用地理标志商品的特定品质的能力。《制茶学》缺乏权威性。长沙玉露公司具有茶叶营销贸易的经营资质,可对其商标进行经营管理。长沙玉露公司及岳阳茶厂并未对恩施玉露协会在异议阶段的证据进行质证。恩施玉露协会称“恩施玉露”具有悠久历史的主张不成立,且其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玉露”为通用名称。

为进一步查明事实,商标评审委员会将恩施玉露协会在异议阶段已提交的证据材料,包括相关资质证书、恩施市政府文件、史志及相关资料记载、荣誉证书、收藏证书等寄送长沙玉露公司。长沙玉露公司在规定期限内提交了相反意见及相关证据,并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了公开评审的请求。

2012年3月2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2〕第09875号《关于第6761802号“恩施玉露ENSHIYULU及图”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简称第9875号裁定)。该裁定认为:虽然长沙玉露公司提出了公开评审的请求,但鉴于双方提出的事实理由及提交的证据较为清晰完整,依据在案证据可以查明案件事实,无需对本案进行公开评审。恩施玉露协会提交的省级政府主管部门关于地域范围、地域特征、特定品质及恩施玉露协会监督管理能力的证明文件,县(市)级政府授权批复,恩施玉露协会资质证书,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使用管理规则,委托检验技术服务协议等证据,能够证明恩施玉露协会具有监督使用被异议商标地理标志商品的特定品质的能力,被异议商标的产品生产地域范围涉及恩施市舞阳坝等十六个乡镇、街道办事处的茶叶产品,恩施玉露协会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符合《商标法》第十六条的相关规定。被异议商标虽包含“玉露”二字,但其以“恩施”作为起首文字,加大了与引证商标的区别,且恩施玉露协会提交的《中国茶经》、《世界茶业100年》、《中国名优茶选集》等多部典籍均有记载“恩施玉露”茶古已有之,目前并无证据表明两商标在市场上并存易造成消费者的混淆或误认,因而两商标未构成《商标法》第二十八条所指的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恩施玉露协会称其“恩施玉露”商标为驰名商标,引证商标应禁止使用的主张应另案提出,不属于本案评审范畴。综上,依照《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在原审庭审过程中,长沙玉露公司当庭提交了四份新证据,用以证明商标评审委员会在被诉裁定未生效时对被异议商标颁发商标注册证是违法的,并用以证明评审程序不公正。同时,长沙玉露公司明确表示,对商标异议复审阶段的合议组成员没有提出申请回避的理由。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鉴于长沙玉露公司和恩施玉露协会提出的事实理由及提交的证据较为清晰完整,依据在案证据可以查明案件事实,商标评审委员会未对本案进行公开评审并无不妥;长沙玉露公司未提出商标异议复审合议组成员应当回避的理由。长沙玉露公司有关商标评审委员会侵害其要求公开评审和申请回避权利的主张不能成立。

根据恩施玉露协会提交的《中国名茶》(1979年版)、《制茶学》(1979年版)《中国茶史散论》(1988年版)、《中国茶经》(1991年版)、《中国名优茶选集》(1994年版)等书籍的记载,恩施玉露历史悠久,创制于清朝康熙年间,并于1965年被评为“中国十大名茶”。恩施玉露别称“玉露茶”、“玉露”,属针形蒸青绿茶类,主产于湖北省恩施市五峰山一带,在湖北省恩施市境内采摘的优质茶树鲜叶,经特殊的工艺加工而成的特种绿茶。恩施玉露由县级以上行政区划名恩施和商品名玉露组合而成,代表一种源自湖北恩施的气候、土壤、良好的生态环境和特殊的采制技术的传统蒸青绿茶,其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湖北省恩施市地区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决定。因此,依据《商标法》第十六条的规定,“恩施玉露”构成地理标志。

地理标志可以被申请为证明商标,并由对某种商品或者服务具有监督能力的组织所控制。本案中,恩施玉露协会提交了省级政府主管部门关于地域范围、地域特征、特定品质及恩施玉露协会监督管理能力的证明文件,县(市)级政府授权批复,恩施玉露协会资质证书,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使用管理规则,委托检验技术服务协议等证据,这些证据足以证明恩施玉露协会具有监督使用被异议商标地理标志商品的特定品质的能力,被异议商标的产品生产地域范围涉及恩施市舞阳坝等十六个乡镇、街道办事处,因此,恩施玉露协会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符合《商标法》第十六条的相关规定。

恩施玉露协会提交的《中国茶经》、《世界茶业100年》、《中国名优茶选集》等多部典籍均有记载“恩施玉露”茶古已有之,且根据这些典籍的记载可知,玉露代表一种传统的蒸青绿茶。因此,“玉露”在32类茶叶商品上显著性不强。被异议商标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作为一种特殊商标,富有地域色彩和文化色彩,其形成是以大量的人文、经济投入及长期的历史传统为基础,用以标识地理标志商品的特定品质、信誉或者其他特征,并由其产地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决定,所具有的区别功能指向地理标志商品的特点、品质,并不直接指向商品的生产者或者服务的提供者。即证明商标与商品商标不同,证明商标并非用于表明商品来源于证明商标的注册人,而是由证明商标注册人证明商品的原产地等特定品质。被异议商标虽包含“玉露”二字,但其主要识别部分为“恩施”,其所代表的茶或茶叶类商品的特定品质源自湖北恩施地区的气候、土壤、良好的生态环境和特殊的采制技术,即恩施玉露的质量品质、信誉或其他特征由湖北省恩施市地区的自然环境或者人文环境所决定,且“恩施玉露”历史悠久,在业内具有良好的口碑,也是历史的产物和茶文化的延伸。因此,被异议商标具有独创性和显著性,足以与引证商标加以区分,两商标在市场上并存不足以造成消费者的混淆或误认。商标评审委员会据此认定两商标未构成《商标法》第二十八条所指的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并无不妥。,

综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第9875号裁定。

长沙玉露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及第9875号裁定。其主要理由为:一、商标评审委员会在作出第9875号裁定前未提前告知合议组构成情况,长沙玉露公司无法知道合议组成员是否存在应当回避的情形,商标评审委员会审理程序违法,侵害了长沙玉露公司的程序权利。二、原审判决认定“玉露”系商品名称是错误的。1、恩施玉露协会所在地区产茶和制茶历史悠久,但绝不等同于“恩施玉露”历史悠久。恩施玉露协会所在地区出产的绿茶,在民国时期叫“玉绿”,那时根本不存在“玉露”一说。这恰恰证明“玉露”不是茶叶名称,而是一种商标。2、原审庭审时,商标评审委员会明确说明其在作出第9875号裁定时没有考虑“玉露”是否是茶叶的通用名称,而只考虑了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相似和是否引起消费者误认。原审判决在没有证据证明的情况下认定“玉露”是商品名显然是错误的,而且超出了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的范围。3、正是因为“玉露”不是商品名,所以很多商标注册人才将“玉露”作为商标或商标的组成部分在不同商品上申请注册并获得商标局核准。引证商标从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使用,2000年被核准注册,并于2010年经核准续展。在这期间从未有茶叶生产商、经销商或者消费者对“玉露”作为绿茶商标提出异议。三、《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是针对所有商标的,既没有例外情形,也没有对证明商标、商品商标、服务商标和集体商标进行区别对待,在后申请注册的商标只要与已注册商标或者申请在先的商标构成相同或近似,就应予以驳回。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已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原审判决的相关认定是错误的。四、原审判决的裁判结果必然会使“玉露”衍化为茶叶的一种通用名称,使引证商标失去显著性和独特性,失去作为商标的意义。

商标评审委员会、恩施玉露协会服从原审判决。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基本清楚,有被异议商标及引证商标的商标档案、商标局第5214号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第9875号裁定、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以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根据恩施玉露协会在商标评审期间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中国名茶》(浙江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制茶学》(全国高等农业院校试用教材,安徽农学院主编,农业出版社1979年版)、《中国茶史散论》(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中国茶经》(上海文化出版社1991年版)、《中国名优茶选集》(农业部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总站编,中国农业出版社1994年版)、《世界茶业100年》(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恩施州志》(恩施州志编纂委员会编,湖北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恩施市志》(湖北省恩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武汉工业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等书籍的记载,“恩施玉露”相传创制于清朝康熙年间,别称“玉露茶”、“玉露”,曾称“玉绿”,民国时改名为“玉露”,属针形蒸青绿茶类,主产于湖北省恩施市五峰山一带,是一种在湖北省恩施市境内采摘的优质茶树鲜叶,经特殊的工艺加工而成的特种绿茶,其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湖北省恩施市地区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决定。

长沙玉露公司在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行政起诉状中称:恩施玉露协会若将“恩施玉露”作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申请注册,则“玉露”须为茶叶的通用名称,而事实却是“玉露”并非茶叶的通用名称,但商标评审委员会在裁定中却对“玉露”是否为茶叶的通用名称只字不提,对这一关键问题予以回避。

恩施玉露协会在二审庭审过程中,当庭提交了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3年1月28日作出的商评字〔2013〕第02639号《关于第1387674号“玉露及图”商标争议裁定书》(简称第2639号裁定)的复印件,用以证明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不具备商标应有之显著特征、难以起到标示商品来源作用为由,依照《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和第四十三条之规定,裁定对本案引证商标的注册予以撤销。长沙玉露公司认可第2639号裁定的真实性,但表示已对该裁定提起行政诉讼,该裁定目前并未发生法律效力。因恩施玉露协会无法证明第2639号裁定已发生法律效力,故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纳。

二审庭审中,长沙雨露公司仍未能说明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第9875号裁定的合议组成员存在的具体回避理由。

以上事实,有恩施玉露协会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材料、行政起诉状、商标评审委员会第2639号裁定及当事人陈述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简称《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九条规定:“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工作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回避,当事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要求其回避:(一)是当事人或者当事人、代理人的近亲属的;(二)与当事人、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的;(三)与申请商标注册或者办理其他商标事宜有利害关系的。”虽然商标评审委员会未在作出第9875号裁定前告知长沙玉露公司合议组成员名单,长沙玉露公司无法事先知悉作出第9875号裁定的合议组成员是否存在《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九条规定的应当回避的情形,但现有法律法规并未明确要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必须在作出上述具体行政行为前向当事人告知合议组成员名单,且到本案二审诉讼审理终结时,长沙玉露公司亦未能明确说明作出第9875号裁定的合议组成员存在何种应当回避的情形,因此,长沙玉露公司关于商标评审委员会未提前告知合议组构成情况、商标评审委员会审理程序违法的上诉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商标法》第十六条规定:“商标中有商品的地理标志,而该商品并非来源于该标志所标示的地区,误导公众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但是,已经善意取得注册的继续有效。前款所称地理标志,是指标示某商品来源于某地区,该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该地区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决定的标志。”

本案中,被异议商标由中文“恩施玉露”及图形构成,“恩施玉露”易于为相关公众所识别和认读,系被异议商标的主要识别部分。根据恩施玉露协会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中国名茶》、《制茶学》、《中国茶史散论》、《中国茶经》、《中国名优茶选集》、《世界茶业100年》、《恩施州志》、《恩施市志》等书籍的记载,“恩施玉露”相传创制于清朝康熙年间别称“玉露茶”、“玉露”,曾称“玉绿”,民国时改名为“玉露”,属针形蒸青绿茶类主产于湖北省恩施市五峰山一带,是一种在湖北省恩施市境内采摘的优质茶树鲜叶,经特殊的工艺加工而成的特种绿茶,其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湖北省恩施市地区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决定。因此,“恩施玉露”已构成《商标法》第十六条所称的地理标志。而恩施玉露协会提交的省级政府主管部门关于地域范围、地域特征、特定品质及恩施玉露协会监督管理能力的证明文件县(市)级政府授权批复恩施玉露协会资质证书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使用管理规则委托检验技术服务协议等证据,能够证明恩施玉露协会具有监督使用被异议商标地理标志商品的特定品质的能力使用被异议商标的茶商品源于恩施市舞阳坝等十六个乡镇、街道办事处不会误导公众,因此,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符合《商标法》第十六条的规定。虽然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第9875号裁定中,对“恩施玉露”是否属于茶叶的一种通用名称未作认定,但对该事实的认定是适用《商标法》第十六条的前提要件,且长沙玉露公司在行政起诉状中对此也明确提出异议,故原审判决根据相关证据对“恩施玉露”是一种绿茶名称的事实作出相关认定并无不当。长沙玉露公司关于“玉露”不是商品名称且原审判决的相关认定超出了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范围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认定商标是否近似,既要考虑商标标志构成要素及其整体的近似程度,也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的关联程度等因素,以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作为判断标准。

引证商标由中文“玉露”及图形构成,“玉露”易于为相关公众所识别和认读,系被异议商标的主要识别部分。虽然被异议商标和引证商标的主要识别部分均包含“玉露”文字,但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在商标标志的构成要素、读音、含义、整体外观等方面均存在较大差异。而且,作为证明商标而申请注册的被异议商标,其主要识别部分是作为地理标志而存在的“恩施玉露”地理标志的功能主要在于标示某商品来源于某地区,该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该地区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决定。而商品商标或者服务商标的主要功能在于区分商品或者服务的来源,与使用该商标的商品是否来源于某地区以及该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是否主要由该地区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决定并无直接关联。因此,在适用《商标法》第二十八条对相关商标是否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进行比较时,不应将具有不同功能证明商标商品商标、服务商标进行近似性的比对。综合以上因素,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并不会导致相关公众将其与引证商标相混淆,故商标评审委员会和原审判决认定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并无不当。长沙玉露公司关于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引证商标是否具有作为商标注册而应有的显著特征,应当结合相关证据从引证商标的标志构成、核定使用商品类别及其实际使用情况作出具体认定,该问题不在审理被异议商标是否应当予以核准注册的本案行政诉讼的审理范围之内。故对长沙玉露公司关于原审判决的裁判结果必然会使引证商标失去作为商标的意义从而导致不良后果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评述。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本院予以维持。长沙玉露公司的各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长沙玉露企业营销策划有限公司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谢甄珂

代理审判员  周 波

代理审判员  俞惠斌

二〇一三 年 七 月 五 日

书 记 员  张 林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