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驰名商标权> 裁判文书 > 正文   
姚浩鹏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福建省泉州龙鹏集团有限公司第8300061号“龙豪鹏LONG HAO PENG及图”商标争议行政纠纷案(推翻驰名商标认定)
添加时间:2014-8-9 18:19:02     浏览次数:855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3)高行终字第240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耿娟娟,该商标评审委员会干部。

委托代理人杨是,该商标评审委员会干部。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姚浩鹏。

委托代理人吕盛,福建锐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彩云,福建锐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福建省泉州龙鹏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苏建堆,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黄丽明,福建世礼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因商标争议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3)一中知行初字第185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2月5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查明:2010年5月17日,姚浩鹏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第8300061号“龙豪鹏LONG HAO PENG及图”商标(简称争议商标,见下图)的注册申请,并于2011年6月28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11类“空气净化装置和机器;自来水或煤气设备和管道的保险附件;水龙头;水暖装置;压力水箱;水暖装置用管子零件;沐浴用设备;抽水马桶;冲水装置;水净化设备和机器”等商品上,专用权期限至2021年6月27日。

争议商标

2003年3月17日,福建省泉州龙鹏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龙鹏公司)向商标局提出第3488052号“龙鹏LONGPENG及图”商标(简称引证商标,见下图)的注册申请,并于2005年1月28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21类“贵重金属餐具;瓷、赤陶或玻璃艺术品;瓷器装饰品;清洁布”等商品上,专用权期限至2015年1月27日。

引证商标

争议商标被核准注册后,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争议申请。理由为:引证商标经过长期的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具备了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请求认定该商标为驰名商标,姚浩鹏在相关类别的商品上申请注册的争议商标是复制摹仿上述驰名商标的行为,同时误导公众,将致使龙鹏公司的利益严重受损。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请求撤销争议商标的注册。

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证据:

1、龙鹏公司简介和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引证商标被许可使用的龙峰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及龙鹏公司的企业照片,龙鹏公司许可龙峰公司使用争议商标的许可合同,争议商标的详细信息打印件及该商标的构思、含义说明,龙鹏公司产品照片,龙鹏公司第8804089号“龙鹏艺瓷及图”商标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引证商标的国际注册证书。

2、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于2011年11月21日出具的《证明》,其记载:龙鹏公司生产的“龙鹏LONGPENG”牌及图形的陶瓷工艺品在市场上享有很高声誉,先后获得“中国陶瓷行业名牌产品”、“福建省著名商标”和“福建名牌产品”等荣誉,该公司的产量、产值、销售额和市场占有率等各项经济指标在国内艺术瓷行业于2008年、2009年排名第7,2010年排名第6。

3、泉州市维正联合会计师事务所(简称维正会计师事务所)于2009年2月26日出具泉维会所审字[2009]第Q02090号审计报告(简称第2090号审计报告),该审计报告记载:龙鹏公司2008年度主营业收入为2.06亿元,主营业务利润为4220万元,营业利润为2376万元,利润总额为2357万元,净利润为1768万元。出具该份审计报告的注册会计师为蔡俊波、梁永兰。

泉州丰泽诚源联合会计师事务所(简称丰泽会计师事务所)于2010年3月11日出具(2010)闽泉诚源审字078号审计报告(简称第78号审计报告),该审计报告记载:龙鹏公司2009年度主营业收入为2.16亿元,主营业务利润为4167万元,营业利润为2561万元,利润总额为2555万元,净利润为1916万元。出具该份审计报告的注册会计师为何庆云、梁永兰。

丰泽会计师事务所于2011年3月21日出具(2011)闽泉诚源审字03-274号审计报告(简称第274号审计报告),该审计报告记载:龙鹏公司2011年度主营业收入为2.34亿元,主营业务利润为4414万元,营业利润为2747万元,利润总额为2740万元,净利润为2080万元。出具该份审计报告的注册会计师为何庆云、梁永兰。

4、福建省德化县国家税务局于2011年8月15日出具《证明》,其记载:龙鹏公司为该局管辖的纳税人,其2008年缴纳税款1150万,2009年缴纳税款1350万元,2010年缴纳税款2121万元。

5、龙鹏公司自行制作的国内部分客户名录及外国销售商名录;龙鹏公司与石兴付、唐从刚、程栋林等不同个人在2007至2009年签订的关于销售“龙鹏”系列产品的销售协议书共15份,销售地域包括湖南、四川、北京、江西、河南、上海、浙江、广西、重庆等。上述协议附有签订另一方的身份证,未附发票等履行证据。

6、龙峰公司开具给北京、大连、福州、昆明、泉州、厦门、莆田、深圳等地企业的40份2008至2010年度的福建省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中大部分开具给福建地区的企业),上述发票上显示的商品为树脂工艺品、现代瓷制品、瓷器、陶制品、啤酒杯、咖啡杯、竹篮子等。上述发票未显示商品名称,其商品价格总额约310万元。

7、龙鹏公司出具的35张福建省出口商品销售统一发票,上述发票的货物装运日期为2008年1月至2010年10月,出口国家包括马来西亚、荷兰、俄罗斯、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德国等,涉及的商品包括瓷制品、现代陶制品、树脂、现代瓷制品等,总金额约为75万美元。

8、龙鹏公司产品的出口产品质量许可证书以及各种产品的检测报告。

9、泉州联诚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于2011年12月9日作出的泉联诚会审字(2011)第Z581号专项审计报告(简称第581号审计报告),该报告记系对龙鹏公司2008-2010年度的广告费用支出情况所进行的专项审计,其记载:龙鹏公司2008年度的广告费用支出为1019万元,2009年度为1508万元,2010年为1800万元,该报告中关于“宣传内容”列表中显示龙鹏公司广告宣传的地区主要位于福建省。出具该份审计报告的注册会计师为肖建芳,赵芳。

9、龙鹏公司参加展会的4张照片,龙鹏公司及其产品发表在部分报纸、期刊上的广告及报道照片8张,龙鹏公司网站及网络报道照片6张,龙鹏公司户外广告照片2张,龙鹏公司与泉州正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德化县市政公用事业管理局等单位于2008至2010年所签订的12份广告合同及40余份广告费、展位费发票,发票总额金额约250万元。

10、荣誉及资质证书,其中包括:龙峰公司高新技术企业证书(福建省科技厅2005年颁发),龙鹏公司龙鹏牌蓝玉瓷“中国陶瓷行业名牌产品”证书(中国陶瓷工业协会2005年12月颁发),龙鹏公司“福建省私营企业100强”证书(福建个体私营企业协会、福建日报社2007年3月颁发),龙鹏牌日用陶瓷国家合格评定质量信得过产品证书(中国中轻产品质量保障中心2007年4月26日颁发),引证商标“福建省著名商标”证书(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2007年11月颁发),“龙鹏”字号福建省企业知名字号证书(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2009年2月颁发),“龙鹏LONGPENG及图”牌工艺陶瓷“福建省名牌产品”证书(福建省人民政府2010年颁发)。

11、国家及福建地区省、市领导参观龙鹏公司的照片。

12、龙鹏公司产品的版权及专利证书。

姚浩鹏未向商标评审委员会进行答辩,亦未提交证据。

2013年1月21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3〕第01672号《关于第8300061号“龙豪鹏LONG HAO

PENG及图”商标争议裁定书》(简称第1672号裁定)。该裁定认为:龙鹏公司提交的证据证明,截止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注册之时,经过龙鹏公司多年的使用和广泛的宣传,引证商标已为相关公众所熟知,龙鹏公司及其产品也由此分别在公司信誉、经营规模、销售额、利润总额,纳税等方面获得较高荣誉。依据《商标法》第十四条规定,认定引证商标为使用在瓷、赤陶或玻璃艺术品、瓷器装饰品商品上的驰名商标。

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虽然构成近似商标,但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水龙头等商品与上述驰名商标所赖以驰名的非贵重金属餐具、瓷、赤陶或玻璃艺术品、瓷器装饰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方式、场所及消费对象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足以区分,不致认为冠以争议商标的服务系由龙鹏公司提供,或认为姚浩鹏与龙鹏公司之间存在某种关系,从而误导公众。争议商标未构成《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指情形。据此,龙鹏公司撤销理由不成立。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龙鹏公司主张争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但其引证商标是注册商标,龙鹏公司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争议商标损害其在先权利,故对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裁定: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在原审诉讼阶段,姚浩鹏补充提交了以下证据:

1、加盖有德化县工商行政管理档案查询专用章的龙鹏公司2008年至2010年度的公司年检报告书,其记载:龙鹏公司2008年度销售(营业)收入为7342万元,全年利润总额为95.5万元,营业费用为191万元;2009年度销售(营业)收入为5458万元,全年利润总额为14.3万元,营业费用为257万元;2010年度销售(营业)收入为5974万元,全年利润总额为45万元,营业费用为262万元。

2、中国注册会计师行业管理信息系统的网页打印件,其记载为龙鹏公司出具2008至2010年度审计报告的注册会计师蔡俊波、梁永兰、何庆云等因出具其他审计报告出现违规而被给予行业惩戒或行政处罚。

3、加盖有商标评审委员会印章的表格一份,该表格显示评审文号为PZ201171698的本案争议裁定书于2013年1月21日发文,收件人为姚浩鹏,在姚浩鹏的姓名后面有“陈彩云

2013年4月15日(收)”的签字。

在原审庭审过程中,姚浩鹏表示:1、本案在案证据存在重大瑕疵,不能证明引证商标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构成驰名;2、姚浩鹏本人因地址变更而未能收到商标评审委员会以邮寄方式送达的第1672号裁定,其在中国商标网看到该裁定已经作出的信息后,委托其代理人陈彩云于2013年4月15日到商标评审委员会所在地直接领取了裁定书,故其起诉日期并未超过法律规定的期限。3、龙鹏公司未出庭应诉,若其提交证据原件,由法院代为核实其证据原件与复印件是否一致。

商标评审委员会当庭提交了争议商标的电子档案打印件,其中记载第1672号裁定邮寄送达后于2013年3月6日被邮局退回,于2013年4月21日在第1356期《商标公告》上公告送达,该裁定于2013年4月15日被领走。

此外,《立案接待登记表》显示,姚浩鹏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立案材料的日期为2013年5月13日。

直至原审审理终结时,龙鹏公司未出庭应诉及提交其证据原件。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商标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商标争议程序中当事人对裁定不服的,均可提起行政诉讼。行政诉讼既是行政救济制度,也是针对具体行政行为所设立的司法监督制度,对于行政程序中的当事人,无论是其对具体行政行为的结论不服,还是对事实认定的不服,均应赋予其提起诉讼的资格,否则将背离行政诉讼对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司法监督的立法宗旨。驰名商标虽然实行个案认定原则,一般仅具有个案效力,但根据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驰名商标的认定记录是该商标在其他案件中认定驰名的重要证据,因此,驰名商标的认定具有重要影响,不但影响相关当事人的利益,对社会公众的利益也有潜在影响。本案中,引证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将极有可能影响姚浩鹏未来延伸注册或者使用争议商标,这种影响应当认定为行政诉讼法意义上的实体影响。姚浩鹏提起的本案行政诉讼并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所规定的情形,故对商标评审委员会关于第1672号裁定并未对姚浩鹏的实体权益产生影响因而其起诉应予驳回的答辩意见不予采纳。

姚浩鹏提交了其于2013年4月15日到商标评审委员会直接领取第1672号裁定的记录,并当庭陈述其并未收到商标评审委员会邮寄送达的裁定,而是通过中国商标网上的记载了解到第1672号裁定已经作出的事实,故到商标评审委员会直接领取了第1672号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争议商标的电子信息档案打印件显示,商标评审委员会邮寄送达给姚浩鹏的裁定书于2013年3月6日被邮局退回,商标评审委员会于4月21日适用公告程序送达该裁定。《立案接待登记表》显示,姚浩鹏提交起诉材料的时间为2013年5月13日。因此,上述证据与姚浩鹏当庭陈述的事实可以相互印证,足以证明姚浩鹏收到第1672号裁定的日期为2013年4月15日。在此情况下,姚浩鹏于2013年5月13日提起行政诉讼,并未超过《商标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所规定的三十天起诉期限。

《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上述法律规定,旨在对在中国境内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的已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在不相类似的商品上给予与其驰名程度相适应的较宽范围的保护。因此,虽然诉争商标系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以及诉争商标的注册会因误导公众而损害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均为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必须满足的条件之一,但其适用的前提,是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之前,他人已在中国注册的商标已达驰名程度,成为已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六条的规定,认定商标是否近似,是否存在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注册的商标的行为,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的商品的关联程度等因素,以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作为判断标准。而在先已注册商标驰名与否,则是判断相关商标知名度的重要内容。同时,在先已注册的商标是否驰名、其驰名程度如何,也是判断诉争商标的注册是否会因误导公众而损害该商标注册人利益的重要考量因素。只有在对在先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作出判断,才能确定《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有无适用的可能与必要,进而才需要也才能够对诉争商标是否系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以及诉争商标的注册是否会因误导公众而损害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作出判断。

本案中,第1672号裁定虽然并未给予引证商标跨类保护,但对该商标是否构成驰名商标予以判断,并未违反驰名商标的按需认定原则。

《商标法》第十四条规定:“认定驰名商标应当考虑下列因素:(一)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二)该商标使用的持续时间;(三)该商标的任何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四)该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五)该商标驰名的其他因素。”

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其2008至2010年度企业财务状况的审计报告,该审计报告应当真实、完整地记录企业的财务信息并准确地反映企业的经营状况。将上述审计报告和姚浩鹏提交的龙鹏公司相应年度企业年检报告分别记载的经济数据指标进行对比可以看出:二者2008年的主营业收入相差约3倍,净利润相差约30倍;二者2009年主营业收入相差约4倍,净利润相差约300倍,且年检报告中龙鹏公司该年度净利润为负值;二者2010年主营业收入相差约4倍,净利润相差约100倍。一般而言,在不同的审计过程中存在着因财务报表、审计基础等不一致而造成审计结果具有差异的情况,但上述差异应当在合理范围之内,不能过于偏离企业财务的客观状况。本案中,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审计报告与其企业年检报告中的经济指标数字差异过于巨大,有些差异达到上百倍,且龙鹏公司未对上述差异作出任何解释,而工商年检报告作为企业向主管行政机关进行备案的资料,其中记载的数字具有较高的可信度。因此,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审计报告的真实性存在重大瑕疵,其真实性无法确认。

姚浩鹏提交了来源于中国注册会计师管理系统的网页打印件。上述打印件显示,为龙鹏公司出具审计报告的注册会计师蔡俊波、梁永兰、何庆云等人均因其出具的其他审计报告违反相关规定而受到过行政处罚或行业惩戒。上述注册会计师受到相应处分的原因虽并非源于本案中的龙鹏公司审计报告,但上述注册会计师受到过多次处分的事实已足以使他人对于其在本案中所出具审计报告的真实性产生合理怀疑。结合龙鹏公司审计报告所载经济指标数字与其工商年检报告所载数据存在巨大差异的事实,龙鹏公司审计报告的真实性亦无法予以确认。

即使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审计报告中的经济指标数字是其企业真实经营状况的反映,但龙鹏公司的营业执照显示该公司系一家多元化经营的企业,除了制造、销售陶瓷、树脂、塑料、竹木等工艺品或用品,该公司还从事普通机械及日用电器、电子产品、进出口贸易、转口贸易等其他多种商品的销售或服务,而审计报告中对于该企业的营业收入并未作出具体划分,从上述审计报告中无法得出其营业收入均是其经营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瓷器、陶器、玻璃艺术品、装饰品等商品所带来的,而在案证据亦无法确认龙鹏公司仅注册有引证商标。因此,即使龙鹏公司审计报告的经济指标数字真实,该审计报告亦无法直接证明引证商标的实际使用或知名度情况。

龙鹏公司虽然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引证商标的被许可人龙峰公司的审计报告,但龙鹏公司提交的其他证据中并未显示龙峰公司曾实际使用过引证商标,故在案证据无法佐证龙峰公司审计报告系指向引证商标,并能够证明引证商标具有知名度的事实。

综上,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审计报告中所载经济指标数字缺乏真实性,该审计报告本身无法直接证明引证商标的使用及知名度情况。

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陶瓷协会《证明》系证人证言,其陈述的事实是否真实应当有其他证据佐证。本案中,龙鹏公司未向商标评审委员会和法院提交其他证明其企业排名的相关证据,其审计报告的真实性亦存在如前所述的重大瑕疵,无法与上述《证明》相互印证。

广告支出费用为公司年度总支出费用的一个分支,广告支出费用应当小于企业的年度总支出。将龙鹏公司上述广告宣传费用专项审计报告中所载数字与其工商年检报告中所载企业年度营业支出费用数额进行对比可以看出,龙鹏公司2008至2010年度专项审计报告中的广告宣传费用均远高于其相应年度企业营业总支出费用:2008年度广告费高出企业支出约4倍,2009年高出约5倍,2010年度高出约6倍。上述巨大差异明显不符合常理,且龙鹏公司作出任何说明或解释。因此,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上述专项审计报告存在重大瑕疵,其真实性无法确认。

姚浩鹏提交的处罚记录表明,为龙鹏公司出具上述专项审计报告的注册会计师肖建芳和赵芳均曾经因出具不实报告而受到过行业惩戒或处罚,其被处罚虽并非源于本案的审计报告,但上述处罚的存在已足以使他人对该份专项审计报告的真实性及客观性产生怀疑。

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9为广告宣传照片及合同、发票。上述照片总数约20张,广告合同为12份,发票约40份,总额约250万元。上述证据仅能证明龙鹏公司对引证商标进行了有限的广告宣传,其合同显示的地域基本限于福建地区,其发票数额与审计报告所载亦差异巨大。因此龙鹏公司提交的证据9数量过少,无法佐证其专项审计报告中数字的真实性。

即使龙鹏公司专项审计报告的数字具备真实性,但该审计报告中明确显示,龙鹏公司的广告宣传费用支出所涉及的地区大部分位于福建省境内,仅有少部分的广告支出涉及到其他省市。龙鹏公司未提交上述审计报告中所列明的绝大部分广告合同及发票,无法显示上述广告宣传支出均用于宣传引证商标。因此,凭借审计报告本身记载的内容,亦不能证明引证商标的知名度情况。

综上,龙鹏公司提交的审计报告和证据9不能证明引证商标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进行了广泛的宣传、推广并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从而具有极高知名度。

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15份销售协议虽附有对方当事人的身份证复印件,但未附发票等履行证据,因此上述协议是否实际履行难以确认。此外,上述协议总量十分有限,难以证明引证商标在全国范围内通过大量的实际使用具有极高知名度。

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40余份销售发票均未显示具体商标,上述发票无法直接证明引证商标的实际使用极知名度情况。即使上述发票所涉及的商标均为引证商标,但上述发票涉及的商品交易总额仅为300余万元,其销售金额过低,无法证明引证商标通过实际销售在全国范围内的相关公众中具有极高知名度。

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30余份出口发票未显示商标,无法直接与引证商标相关联,且上述出口发票的总金额仅为75万美元,且其指向的销售区域均为中国境外,亦无法直接证明引证商标在中国国内具有较高知名度。

综上,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各种销售协议和发票数量过低,且无法与引证商标直接关联,不能证明引证商标通过销售在我国国内的相关公众中具有极高知名度,亦无法与龙鹏公司的审计报告相互印证,证明该商标的知名度情况。

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1系其企业简介、商标注册情况和引证商标含义介绍及许可使用合同等证据,其中的企业简介系其自行制作,缺乏其他证据佐证;其营业执照、企业及产品照片、商标国内外注册情况和引证商标含义介绍或与引证商标的实际使用无关,或无法反映引证商标的实际使用,故不能证明引证商标享有较高知名度;引证商标的许可使用合同仅能证明龙峰公司可以使用该商标,但不能直接反映该商标的实际使用情况,无法证明该商标的知名度。证据3为报纸广告,仅能证明其对引证商标进行了一定宣传,但尚不能证明该商标具备极高知名度。证据4为龙鹏公司纳税证明,但该证明为龙鹏公司所有经营的纳税总额,其中无法显示龙鹏公司因实际销售、使用引证商标产品的纳税情况,不能直接证明引证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证据8为龙鹏公司产品的质量证书或检测报告,与引证商标的实际使用及知名度事实无关。证据10为龙鹏公司所获的各种荣誉,其中的高新技术企业证书、私营企业100强证书为企业所获荣誉,其中的质量信得过产品证书为产品质量荣誉,均与引证商标知名度事实无关;其中的福建省著名商标证书、企业知名字号证书、福建名牌产品证书虽明确显示了引证商标或龙鹏公司的“龙鹏”字号,但上述荣誉均为福建省的省级荣誉,仅能证明引证商标在该省享有较高知名度,无法证明引证商标在全国范围内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并具有极高知名度;其中的中国陶瓷行业名牌产品证书虽为全国行业协会颁发的荣誉,但上述荣誉均仅指向了龙鹏公司的某一具体产品,无法证明使用引证商标的所有商品在全国范围内均具有极高知名度。证据11为领导参观龙鹏公司的照片,该证据与引证商标的知名度无关。证据12为龙鹏公司产品的版权或专利证书,与引证商标的具体使用无关。因此,龙鹏公司在评审阶段提交的上述证据亦无法证明引证商标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经过大量和广泛的使用,从而具有极高知名度并构成驰名商标。

综上,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存在瑕疵,综合上述证据的整体证明力,其虽然可以证明其引证商标在其核定使用的商品具有一定知名度,尤其在福建地区具有较高知名度,但上述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该商标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经过使用、宣传及推广,已经在全国范围内为我国相关公众广为知晓,具有极高知名度并构成《商标法》第十四条所指的驰名商标。第1672号裁定中关于引证商标构成驰名商标的认定缺乏充足的事实依据,该认定错误,应予纠正。

综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之规定,判决:一、撤销第1672号裁定;二、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商标评审委员会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维持第1672号裁定。其主要上诉理由为:龙鹏公司提交的证据证明,截至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时,引证商标经龙鹏公司多年的使用和广泛宣传已为相关公众所熟知,龙鹏公司及其产品也由此分别在公司信誉、经营规模、销售额、利润总额、纳税等方面获得了较高荣誉,依据《商标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引证商标为使用在“瓷、赤陶或玻璃艺术品、瓷器装饰品”商品上的驰名商标并无不当。

姚浩鹏、龙鹏公司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清楚,有争议商标及引证商标的商标档案、商标评审委员会第1672号裁定、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商标法》第十四条规定:“认定驰名商标应当考虑下列因素:(一)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二)该商标使用的持续时间;(三)该商标的任何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四)该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五)该商标驰名的其他因素。”

本案中,虽然龙鹏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引证商标在其核定使用的商品上具有一定知名度,但上述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引证商标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经过使用、宣传及推广,已经在全国范围内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具有极高知名度并构成《商标法》第十四条所指的驰名商标。原审判决在充分分析了龙鹏公司提交的相关证据的基础上,对第1672号裁定中关于引证商标构成驰名商标的认定予以纠正,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本院予以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莎日娜

代理审判员  周 波

代理审判员  戴怡婷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张 林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