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领域
其他领域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领域 > 经典案例> 刑事 > 正文   
滕兴善 一个比佘祥林更加悲惨的人
添加时间:2014-7-30 13:24:28     浏览次数:496

来源:http://news.sohu.com/20060214/n241816037.shtml

【来源:沈阳晚报】

这是一个与佘祥林冤案极相似的案例:都是无辜者蒙冤被判杀人,而多年以后才发现所谓的死者,竟然活得好好的。但不同的是,冤案只是使佘祥林失去了11年的自由,他终于洗清冤情重获新生;而滕兴善虽然17年后也洗清了冤情,但这个迟来的好消息却再也无法改变他的命运了———滕兴善冤案的四大黑色镜头

1、滕兴善一瘸一拐地回监,摸着伤痕累累的手脚对人说:“他们这样整我,连打带骂,不让睡觉,谁能受得了呀?我顶不住了,只好承认杀了人。”说完,他仰天大哭……

2、面对律师提出的案件5大疑点,警方未予任何合理的解释,只有冷冷的一句“这个不由你说了算,政府肯定没有错!”

3、没有血溅白练,没有六月飞雪,也没有亢旱三年。

临刑前,滕兴善没有像窦娥那样发任何誓言,他只是本能地大喊“我是冤枉的”,然后就默默地闭上眼睛受死……

4、在证实丈夫是冤死之后,妻子并未替丈夫伸冤,而是足足沉默了10年。面对女儿的质疑,妻子竟然说:我们没有钱,也怕跟政府打官司!

上篇滕兴善的生前

引子:2006年1月18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对滕兴善故意杀人案做出再审判决:滕兴善被宣告无罪。

但是,滕兴善却无法获知这个好消息了,因为17年前他已经被处决。

滕兴善是湖南省麻阳县高村镇马兰村的农民,家与县城隔河相望,膝下一双儿女。遥想当年,滕兴善是个勤劳的屠夫,在村头开了个小肉铺,妻子打理家务,一家和和美美。

“有点像”就确认了死者

1987年4月27日早晨,一位晨练的老人在麻阳县城的锦江河边,发现一个蛇皮袋子。他打开一看,竟是一条人腿!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在河边相继发现了被肢解的6块女性尸块。

警方随即成立了“4•27特大杀人碎尸案”专案组。上级公安机关要求限期破案,麻阳警方调动了一半的警力在这个案子上。在对失踪人员的排查中,警方发现曾在麻阳县城“广场旅社”做过服务员的石小荣离奇失踪。

石小荣18岁,贵州省松桃县人,1987年春节后来麻阳做服务员,不久与家里失去了联系。

麻阳警方到石小荣贵州老家,找到石的四姐。根据警方的描述,石的四姐觉得女尸的发型、身材都很像妹妹。后来她还辨认了根据死者骨骼复原的石膏像,觉得牙齿有点像:石小荣的牙齿有点稀,那石膏像的牙齿也有点稀。

就凭这点证据,石小荣最终被警方认定为被害人。警方破案基本靠“打”

石小荣在麻阳接触的人很复杂。警方根据肢解尸体的手法比较专业这一特征,将疑凶的调查范围集中在医生和屠夫两类人身上。不久,滕兴善进入了警方的视线,因为有人反映他曾经到过广场旅社嫖娼。

同年12月6日,滕兴善在自己的肉铺里被警方带走。

滕兴善不承认杀了人。但几个月后,他终于“认罪”了。那天他一瘸一拐地回监,摸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脚,对同室的陈功良说:“他们这样整我,轮流审问,连打带骂,不让睡觉,谁能受得了呀?我顶不住了,只好承认杀了人。”说完仰天大哭。

警方带着滕去“指认现场”。他把警察带到家里,想顺便看看妻儿。看到妻子和孩子,滕兴善强作笑脸对他们说:“我没有杀人!政府不会冤枉我的。”警察给他照了相,随后要他交出杀人的凶器,滕兴善在弟弟家指认了一把斧头。

1988年10月26日,滕兴善被检察机关起诉;同年12月13日,滕兴善一审被判处死刑。

在当年的怀化地区今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中,对案情有生动的描述:“1987年4月下旬的一天晚上,被告人滕兴善与与其有暧昧关系的贵州籍女青年石小荣在其家奸宿后,发现丢失现金,怀疑系石盗走,便追赶石至马兰洲上,将石抓住,石呼救挣扎,被告人将石活活捂死。尔后用刀和小斧头等工具将石的尸体肢解成6块,分别抛入锦江河中灭迹……”警方不屑五大疑点

55岁的律师滕野,论辈分还是滕兴善的本家堂叔。随着调查的深入,滕野发现这个案子有5大疑点。

尸检报告说“死者颧骨骨折”。显然,死者受钝器打击头部,才会使颧骨骨折;用手捂是不可能造成骨折的。

滕兴善还交代,作案后斧头一直放在弟弟家楼上,再也没用过。而中山医科大学法医物证第27号检验鉴定书结论为:“从斧头上提取的可疑斑迹未见有人血。”

辽宁铁岭地区公安局213研究所出具的鉴定书,对死者颅像鉴定结论这样写道:“把送检的颅骨与石小荣的照片比较,颅骨有些部位与照片不太符……”

滕野专程到陶依水文站调查,该站出具了一份证明:1987年4月下旬,麻阳降大雨,锦江涨水。从滕兴善所居住的马兰村,到“杀人抛尸现场”的马兰洲上,惟一的一条枯水时可以通行的小路,已完全淹没在洪水中。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石小荣先从洪水中游到马兰洲,滕兴善再拿凶器,跟着游过去追杀她;或者两人都租船到洲上。而这样的案发过程,显然完全不可能。

在警方认定为“杀人抛尸”现场的马兰洲上游,曾有邻村划渡船的船工王明正等人反映看到过女性尸块。按常理,物体只会从上游往下游漂,尸体绝对不会漂到马兰洲上游去。

滕野找到警方,把这些疑点一一摆出来,并质问他们:“人命关天,现在疑点这么多,你们是凭什么认定滕兴善是杀人犯的?”警察的回答是:“这个不由你说了算,政府肯定没有错!”滕兴善被枪决前还在喊冤

滕兴善被冤枉的消息很快传遍全村,一些村民自发赶来,在《申诉状》上签名,集体为滕兴善喊冤。

令人遗憾的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

1989年1月28日,滕兴善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临刑前,执行人员问他还有什么遗言,滕兴善大声说:“我没有杀人!我是冤枉的!”他想挣扎着起来,但很快被强按住跪在地上。他无限留恋地看着面前的青山绿水,然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砰”的一声枪响,滕兴善倒在了草丛中。

当天下午,滕野匆匆忙忙从长沙回到麻阳,得知滕兴善在上午已被枪决,他无语哽咽……

滕兴善死后,家里乱成了一团糟。滕兴善的老母亲哭得死去活来,滕兴善的父亲气得旧病复发,没多久便撒手人寰。

有人说被枪打死的不好,不能埋在祖坟山上,家里人只好把滕兴善埋在村西头一处陡峭的山腰上。这座不起眼的坟头,如今杂草丛生,孤零零地望着山下的村庄和亲人……

下篇滕兴善的身后

“被害者”突然“复活”

时间到了1994年,麻阳县城广场旅社的老板刘国沅因做榉木生意到贵州,正好去了石小荣五姐石树珍的家,石树珍告诉他,石小荣还活着!石树珍还拿出了石小荣写给她的信。

刘国沅无意间发现了天大的新闻。当年石小荣在他的旅社里做了两个多月的服务员,就失踪了。滕兴善确实到过他的旅社一次,但此时石小荣离开旅社快一个月了,根本不可能认识滕兴善。

刘国沅从贵州回来后,马上赶到滕兴善家里:“你们家兴善肯定是被冤枉的!那个石小荣还活着!”滕兴善的妻子听了这话后,立即失声痛哭。

石小荣原来是被拐卖了

那么,这些年石小荣到底去了哪里?

1992年的一天,石家收到一封来自山东的信,信是石小荣寄来的,只写了“妈妈、五姐”等几个字石小荣不大识字,寄信地址是山东省鱼潭县某地。石的妈妈不敢相信,以为是大祸来临,当场跪在地上磕头。

后来,石家决定让老五的丈夫按信上的地址,去山东找石小荣。遗憾的是没有找到。

1993年年中,石小荣突然回到老家。她告诉大家,1987年她被人贩子从麻阳拐卖给山东鱼潭县农民赵洁友为妻,1992年生育一双儿女。

回到家后,石小荣听说了滕兴善的冤情后惊呆了,她辗转向滕的家人表示不认识滕兴善,更谈不上与他有“暧昧关系”。她还要求法院撤销当年的错误判决,并给予名誉损害赔偿,但没有任何回应。

2002年,石小荣在贵州省清镇市与刘某结婚,次年生下一女孩。后因与丈夫贩毒,她被劳动教养。

石小荣“死而复生”的过程,要经历公安、民政、劳教委、乡政府和村民委员会等多个关口。可是没有一个部门、一个干部,提出一个本该严肃对待的问题:还有一个所谓的“凶手”没有洗清冤情呢!滕家的孩子受尽磨难

滕兴善的死,给这个家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在学校,很多不懂事的孩子向滕兴善的两个孩子滕燕、滕辉吐口水,骂两人的父亲是杀人犯。两人非常用功地读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姐弟俩想用自己的努力获得别人的尊重,也希望以此来安慰九泉之下的父亲和几近绝望的妈妈。

1998年春节,家里因为太穷,再也供不起姐弟俩上学了。滕燕懂事地对母亲说:“妈妈,我不念了,去打工挣钱,让弟弟继续读。”春节后,滕燕跟着同村人到珠海去打工。

滕燕在珠海好不容易进了一家手袋厂做杂工。她十分珍惜自己的工作,一直默默地工作着。一天,人事部经理找她:“厂里经研究决定,即日解雇你!因为你是杀人犯的女儿!”

离开了那家工厂后,滕燕辗转找了很久,总算有了个收留她的单位。在珠海的几年时间里,不幸的遭遇让她变得敏感和自卑。

翻案之后留下一串问号

2004年春节,滕燕回老家过年。有一天妈妈突然对她说:“那个石小荣根本没死,你爸爸是冤枉的!”母亲把10年前刘国沅带回的消息告诉了她。滕燕愤怒了:“都10年了,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妈妈号啕大哭:“那时候你们还小,不懂事,跟你们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再说,我们没有钱,也怕跟政府打官司……”

百感交集的母子三人抱头痛哭。

春节过后,滕燕立即找了个律师,决定为父亲洗刷罪名。

湖南省高院在接到滕燕、滕辉姐弟俩申诉后,于2005年7月成立了专案组。9月,当年涉案人员已被隔离审查。

滕兴善成了某些司法者践踏法律的牺牲品,这已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但人们会发出疑问:这起冤案是怎么办成“铁案”的,此案的真正死者在哪里,真凶又在哪里?据《民主与法制》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