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行政授权确权(按类型)> 商标撤销> 裁判文书 > 正文   
永原行销(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3092-7271魁北克股份有限公司第1661395号“Blush”商标撤销复审行政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4-4-25 20:08:21     浏览次数:866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1)一中知行初字第447号

原告永原行销(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住所地新加坡共和国,如申路130号,橄榄石大厦,#06-03。

法定代表人蔡振楠,董事。

委托代理人庞涛,永新专利商标代理有限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张琳,永新专利商标代理有限公司职员。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徐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3092-7271魁北克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加拿大H4T1C8,魁北克省,圣劳伦,科也色科特路6125。

原告永原行销(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简称永原行销公司)不服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0〕第17010号关于第1661395号“Blush”商标撤销复审决定(简称第17010号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0年12月2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依法通知第17010号决定的利害关系人3092-7271魁北克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魁北克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2012年10月11日,本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永原行销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庞涛、张琳,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徐苗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人魁北克公司经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17010号决定系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永原行销公司(原申请人为永原行销有限公司)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就第1661395号“Blush”商标(简称涉案商标)作出的撤销决定所提复审申请而作出的。商标评审委员会在该决定中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涉案商标是否于2002年10月8日至2005年10月7日期间(简称指定期间)内在中国大陆地区在服装商品上进行了有效的商业使用。本案中,永原行销有限公司提交的证据1、2仅能证明其登记及“Blush”的注册情况,不能证明涉案商标的使用情况。证据3中的2004年新加坡潜质品牌奖仅能证明“Blush”品牌在新加坡的获奖情况,不能证明涉案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使用情况,2005年9月出版印刷的《联合早报》的《新加坡潜质品牌奖特写专辑—金字招牌打造之道》亦为“Blush”品牌在新加坡的发展过程及下一个目标将进军中国北京和上海市场,不能证明在指定期间内在中国大陆地区已经实际使用涉案商标。证据4只能证明涉案商标在投入市场前的前期准备,无证据证明带有上述商标的商品在三年期间内实际投入中国大陆市场。证据5未显示形成时间,无法确定使用的时间及地域。证据6仅能证明中国香港地区的樱桃实业公司、至成制衣厂有限公司将胸罩、内裤商品销售给永原行销公司,并将胸罩、内裤商品从香港运至新加坡,上述证据不能证明涉案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销售。证据7、8仅能证明中国大陆地区的珠绣一厂生产睡衣、内衣,生产后运至中国香港地区的旭信实业有限公司,再由旭信实业有限公司运至永原行销公司,并由旭信实业有限公司向永原行销公司出具发票。上述证据不能证明涉案商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实际使用情况。证据9并非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宣传、使用证据。证据10形成时间为2001年3月8日,不在指定期间内。证据11为网络打印件,且是第三人的相关报道,不是永原行销公司的广告宣传。综上,永原行销公司提交的使用证据不能证明其在指定期间内在中国大陆地区对涉案商标进行了公开、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涉案商标应予撤销。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和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决定维持商标局的决定,涉案商标予以撤销。

原告永原行销公司诉称:在案证据表明,原告通过委托中国企业定牌加工生产、在中文媒体上刊登广告宣传、授权中国企业直接销售等多种形式在内衣等服装类商品上在中国进行了实际的商业使用。综上,原告请求人民法院判决撤销第17010号决定,并责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决定。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坚持第17010号决定中的意见。同时认为,原告在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在行政程序中并未提交,不是被告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依据,故不能作为认定被告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的依据。因此,被告认为该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维持第17010号决定。

第三人魁北克公司未陈述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

涉案商标系第1661395号“Blush”商标,该商标由广州市白云区蓝凯手袋厂于2000年10月12日申请注册,2001年11月7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25类的服装商品上。该商标于2002年9月10日经商标局核准转让至永原行销有限公司,后于2008年10月13日经商标局核准转让至永原行销公司。

2006年12月4日,商标局根据其于2005年10月8日受理的魁北克公司针对涉案商标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提出的撤销申请作出编号为撤200501738的《关于第1661395号“BLUSH”注册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撤销申请的决定》,决定:撤销涉案商标,并予公告;原第1661395号《商标注册证》作废。

永原行销有限公司不服商标局的决定,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其理由是:未收到商标局要求提交证据的通知,永原行销有限公司依中国香港法律设立,是“永原集团”的重要成员之一,“永原集团”是一家以服装销售为主营业务的跨国集团,下辖还有永原行销公司。永原行销公司及企业集团的其他成员在中国长期、持续、大量的定制“Blush”服装及其挂牌,标示“Blush”商标的服装不断从中国内地的生产厂生产并通过香港转口至东南亚各国,涉案商标不存在三年连续不使用之情形,请求维持涉案商标的注册。

永原行销有限公司为支持其主张,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永原行销有限公司注册证及商业登记证复印件。

2、“Blush”商标在中国、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注册证书。

3、“新加坡潜质品牌奖”官方网站公布的2004年度获奖者名单;2005年9月出版印刷的《联合早报》、新加坡中小型企业公会联合出版的《新加坡潜质品牌奖特写专辑——金字招牌打造之道》。

4、2005年4月4日,永原行销公司通过“恒达服饰有限公司”向深圳布吉“恒盛(香港)实业公司深圳布吉现代印刷厂”委托印刷的一批“Blush”挂牌的《订单》、《发票》、《送货单》复印件。

5、Blush服饰挂牌、标签实物、服装实物照片、宣传手册原件。

6、樱桃实业公司、至成制衣厂有限公司《装箱单》原件及《发票》复印件。

7、旭信实业有限公司的《发票》、《装箱单》、《订单》、《海运提单》、《进口通知书(纺织品)》、《出口通知书(纺织品)》等复印件。

8、旭信实业有限公司的《发票》、《装箱单》、《订单》、睡衣实物照片、《综合出口许可证(纺织品)》、《海运提单》、《出口通知书(纺织品)》、《出口关税专用缴款书》等复印件。

9、2003年永原行销公司在亚洲著名零售商业杂志《亚洲零售》的增刊上作的名为“永原公司成功的秘密”的“Blush”专刊广告。

10、2001年3月8日《联合早报》“上托胸罩助女性突围而出”的报道。

11、中国卫生部健康报社主办的网站转载的2005年9月15日《联合早报》“家居服装赶潮流+多一件 可穿上街”的关于“Blush”品牌的报道的网络打印件。

2010年7月5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第17010号决定。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永原行销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云南省妇女联合会主办的《女性大世界》(2003•2(上半月))刊登的“Blush”内衣广告材料复印件。

2、2004年,永原行销公司授权中国企业“安泰(德清)时装有限公司”生产“Blush”品牌内衣、睡衣、游泳衣产品的授权书复印件及“安泰(德清)时装有限公司”将生产的“Blush”品牌服装类产品出售给永原行销公司而于2005年1月20日向永原行销公司出具的发票复印件。

3、永原行销公司于2003年9月22日授权“上海凯鹏企业有限公司”在中国上海地区百盛和崇光百货商场作为“Blush”内衣独家经销商的授权书以及永原行销公司于2005年1月8日向“上海凯鹏企业有限公司”出具的销售“Blush”内衣相关发票的公证、认证复印件。

4、永原行销公司于2006年继续授权“上海凯鹏企业有限公司”在中国上海地区百盛和崇光百货商场作为“Blush”内衣独家经销商的授权书以及永原行销公司向“上海凯鹏企业有限公司”出具的销售“Blush”内衣部分发票复印件。

在本案庭审过程中,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可永原行销公司在诉讼程序中提交的4份证据的真实性,亦认可诉讼证据1能够证明永原行销公司对涉案商标进行了实际使用,但认为永原行销公司在诉讼程序中提交的证据不是其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依据。永原行销公司明确其在行政程序中提交的证据中用于证明涉案商标存在实际使用的证据主要为证据7、8,其他证据作为参考。

以上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的涉案商标档案、商标局撤销决定、证据材料以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综合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焦点问题是在案证据是否能够证明涉案商标在指定期间内在中国大陆地区在服装商品上进行了公开、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

根据《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的规定,连续3年停止使用注册商标的,商标局有权撤销该注册商标。商标的使用,是指商标的商业使用,包括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商标权人自行使用、许可他人使用以及其他不违背商标权人意志的使用,均可认定属于实际使用的行为。

对于永原行销公司在行政程序中向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本院认可第17010号决定中对这些证据的分析和评述意见,认定前述证据并不能证明原告在指定期间内在中国大陆地区对涉案商标进行了公开、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原告强调其在行政程序中提交的证据7、8能够证明已实际使用了涉案商标,对此,本院认为,判断商标所有人是否对商标进行了实际使用,应根据在案证据所反映的商标所有人是否有实际使用涉案商标的意图等因素来判断其是否对涉案商标进行了公开、真实、合法的使用。本案中,行政程序中的证据7、8仅能证明大陆地区企业将生产的睡衣、内衣出口至原告,而正如原告所述,该大陆地区企业的生产行为系受其委托加工,即大陆地区企业生产的睡衣、内衣商品定向销售至原告,且前述证据并不能体现这些商品在中国大陆地区进行了销售。另外,前述证据7、8中的交易文书大部分并没有显示涉案商标。因此,基于商标地域性原则,本院认定原告在行政程序中提交的证据不能反映出其有实际使用涉案商标的意图,不能证明其在中国大陆地区对涉案商标进行了公开、真实的使用。原告的诉讼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的规定,该条款的立法目的在于激活商标资源,清理闲置商标,撤销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因此只要在商业活动中公开、真实的使用了注册商标,则注册商标权利人已经尽到法律规定的使用义务,不宜认定注册商标违反该项规定。对于商标权人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提交的补充证据,这些证据所反映的事实能够影响对商标权人是否实际使用涉案商标的判断,若不予考虑,将使商标权人失去救济机会,故在判断商标权人是否实际使用涉案商标时应当考虑这些证据。本案中,原告在诉讼程序中提交的证据1是对涉案商标的广告宣传,能够体现涉案商标在指定期间内已经实际使用的情况,被告对此亦予以认可;诉讼证据2反映的情形类似于原告在行政程序中的提交的证据7、8,不能体现出原告在中国大陆地区实际使用涉案商标的情况;诉讼证据3、4是原告授权大陆地区企业销售带有涉案商标的内衣的证明以及其向该企业出具的税务发票,上述授权证明及税务发票能够初步证明原告具有实际使用涉案商标的意图,并公开、真实的使用了涉案商标。综合考虑原告在诉讼程序中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原告在商业活动中对涉案商标进行公开、真实的使用,涉案商标不属于《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规定连续3年停止使用、应由商标局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撤销的情形。

综上,被告作出的第17010号决定的主要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于二○一○年七月五日作出的商评字〔2010〕第17010号关于第1661395号“Blush”商标撤销复审决定。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永原行销(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提出的第1661395号“Blush”商标撤销复审申请重新作出决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原告永原行销(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永原行销(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和第三人3092-7271魁北克股份有限公司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副本,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侯占恒

代理审判员    陈  勇

人民陪审员    仝连飞

二0一二年十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宋  晖

书  记  员    李晓帆

(门海萍编辑)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