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反不正当竞争
反不正当竞争
当前位置:首页 > 反不正当竞争 > 商业秘密 竞业禁止> 裁判文书 > 正文   
北京捷佳视讯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时代脉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吴轩宇(曾用名吴筠)、楼玉骁、袁正文、黄鹏霄侵犯商业秘密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4-3-15 5:27:52     浏览次数:1805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西民初字第14154号

原告北京捷佳视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彩和坊路8号天创科技大厦9层912A室。

法定代表人王学伟,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黎明,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帆,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时代脉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68号中座1501室。

法定代表人王宏达,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斌,男,汉族,1979年9月25日出生,北京时代脉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住北京市朝阳区光华里15号三艾中心。

委托代理人翁金基,北京市乾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吴轩宇(曾用名吴筠),男,汉族,1986年8月19日出生,北京时代脉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部职员,住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68号中座1501室。

被告楼玉骁,男,汉族,1990年8月3日出生,北京时代脉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运营部职员,住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68号中座1501室。

被告袁正文,男,汉族,1989年10月23日出生,无业,住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东圃镇吉山村岐岗路269号新易泰物流园。

被告黄鹏霄,男,汉族,1983年4月16日出生,好姿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职员,住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68号中座1501室。

上述被告吴轩宇、楼玉骁、袁正文、黄鹏霄共同委托代理人翁金基,北京市乾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北京捷佳视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佳视讯公司)诉被告北京时代脉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脉搏公司)、被告吴轩宇(曾用名吴筠)、楼玉骁、袁正文、黄鹏霄侵犯商业秘密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5月31日立案,被告时代脉搏公司在答辩期间对本案提出级别管辖异议申请,本院于2012年7月9日依法裁定驳回被告时代脉搏公司提出的管辖权异议申请,该民事裁定书送达后,原、被告各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该民事裁定书生效后,本院继续本案的审理。2012年9月12日,本院合议庭采取不公开开庭的方式进行了案件审理。原告捷佳视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黎明、张帆,被告时代脉搏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斌、翁金基,被告吴轩宇(曾用名吴筠)、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的委托代理人翁金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捷佳视讯公司诉称:一、原告成立于2006年7月,以互联网服务为主营业务。2006年7月23日,原告购买“拼范网”的网络域名用于网站搭建。2011年初,原告先期投入资金100万,设计、开发新型图片分享网站“拼范网”(www.pinfun.com.cn)。“拼范网”于2011年7月上线测试,于2011年11月24日,通过工业与信息化部(以下简称工信部)ICP备案审核。“拼范网”自上线以来,赢得了众多用户的喜爱和支持,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和较高的商业价值。为保护“拼范网”的商业秘密,原告采取了多种方法,包括:第一,制订了完整的公司《保密制度》;第二,对网站的后台开发程序设置了不同的管理权限;第三,要求技术人员采用登录密码的方法进行后台开发;第四,针对技术开发人员制定《技术保密协议》和约定竞业禁止条款;第五,离职时对离职员工进行保密义务警示。综上,原告作为“拼范网”的投资人、创建人和管理人依法拥有“拼范网”的全部商业秘密。未经原告允许,任何人不得披露、使用“拼范网”的任何知识产权。二、被告吴筠(现名为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曾为“拼范网”网站技术开发人员,因职务原因接触了“拼范网”的后台信息。2011年5月,原告选任被告吴筠(现名为吴轩宇)为“拼范网”项目的技术总监,负责带领团队开展“拼范网”的后台程序设计和网站外观设计工作;选任被告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三人为“拼范网”技术团队项目组组员,负责网站程序编写和网站美化、管理等工作。其中被告吴筠(现名为吴轩宇)作为“拼范网”的技术总监,享有最高的后台管理权限,掌握“拼范网”网站后台的全部技术信息,包括但不限于网站的源代码程序、设计图案、开发文本材料、用户名录等商业秘密。被告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在职权内接触并掌握了“拼范网”的部分核心技术信息。2011年10月,被告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先后以不同理由辞职。办理离职手续时,被告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将“拼范网”的技术信息交回并承诺离职后保守公司商业秘密并与原告签订了《技术保密协议》。三、被告时代脉搏公司主办的“拼图图”网站与原告所属“拼范网”网站高度相似。2011年11月8日,原告发现时代脉搏公司的“拼图图”网站(域名为www.pintutu.com)与原告“拼范网”网站雷同。2011年11月9日,原告对“拼图图”网站进行了证据保全公证。通过对保全证据比对,“拼图图”网站外观与“拼范网”网站外观有99%的部分相似;“拼图图”网站目标码与“拼范网”网站目标码亦有99%的部分相同。四、五被告共同侵犯了“拼范网”的商业秘密,应承担侵权责任。经调查,被告时代脉搏公司于2011年11月为四被告人办理了社保。而被告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离开原告公司的时间为2011年10月底,前后时间相距不足1个月。被告吴筠、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在被告时代脉搏公司任职不到10天,“拼图图”网站就上线运营,且外观与“拼范网”相同,其网站设计和上线的速度违背了网站开发的一般规律,正常手段根本不可能实现。“拼图图”网站上线致使“拼范网”的部分用户被带走,原告影响力和竞争力下降;技术团队的集体跳槽,致使原告“拼范网”的后台开发进程被严重打乱。被告时代脉搏公司聘用被告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且利用其掌握的原告商业机密非法获利的行为是侵犯原告商业秘密的行为;被告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在离职后违反原告公司规定,未经授权泄露、使用原告商业机密获得不正当利益,亦侵犯了原告的商业秘密。原告要求法院依法判令:1、五被告停止侵权,关闭“拼图图”www.pintutu.com网站;2、五被告在《北京晚报》上发表致歉声明;3、五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34万元; 4、五被告承担原告合理支出(包括律师费、公证费、交通费等)计人民币11万元;5、五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时代脉搏公司辩称:原告各项诉讼请求均没有事实与法律根据,应当依法予以驳回。一、原告未向法院提供其所谓的“商业秘密”的具体内容,应当依法承担不利后果。原告诉称2011年10月28日被告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从原告处离职并进行了工作交接,据此时间推算,五被告可能获得的“拼范网”技术信息止于此交接日期,但在本案中未见原告提交2011年10月28日之前“拼范网”源代码。二、原告提供的“拼范网”网站源代码并不符合商业秘密的法定条件,不属于商业秘密。1、原告提供的公证书涉及的网站代码均是从公开渠道直接取得的信息,不具秘密性,不是商业秘密;2、原告的“拼范网”网站根本没有流量,连个商业广告都没有,“拼范网”网站源代码不具有经济性和实用性;3、原告没有对其“拼范网”网站源代码采取保密措施,原告提供的保密措施文件从未向其员工公示过,系为本次诉讼而自行制作,根本不是证据。三、原告没有证据证明被告的“拼图图”网站与原告的“拼范网”网站的源代码相同或实质性相同。1、原告在本案中明确其商业秘密专指“拼范网”网站的源代码,但其提供的公证证据显示的均是网站的外观和前台代码,根本不是网站的源代码,因不具有关联性而不具有证明力。2、“拼图图”网站的上线时间为2011年12月1日,在此之前根本没有对外推广。原告公证书中的截图全部是2011年11月9日所搜索出来的内容,是在“拼图图”网站上线时间之前。这部分截图只是时代脉搏公司当时内部评估的一个框架,拿这个时间点的“拼图图”网站做比较完全没有意义。3、原告所述《“拼图图”网站与“拼范网”网站相似点归类整理》已经证明,原告提出相似的仅是二个网站的小部分外观,根本不能说明二个网站源代码相似问题。原告诉称的“拼图图”网站与“拼范网”网站源代码99%相同或相似完全没有事实根据。4、在庭审中,原告多次明确表示不申请技术鉴定,应依法承担由此造成的法律后果。四、原告没有证据证明被告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存在侵犯其商业秘密的情形。即使假设上述4人接触过原告源代码,原告在诉状中已承认被告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已将技术信息全部交回。五、在原告没有证据证明“拼图图”网站与“拼范网”网站源代码程序相同或相似的情况下,讨论被告时代脉搏公司是否存在侵犯商业秘密的情形已经没有必要。六、“拼图图”网站系被告时代脉搏公司自行独立开发、设计。被告时代脉搏公司成立于2006年10月10日,对于软件开发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具备强大的网站开发能力。2011年10月10日,“拼图图”网站正式立项,所有源代码程序均由被告时代脉搏公司独立设计开发,该项目是对于当时正热的Pinterest模式的尝试,因其中有多个开源项目可供使用,可以实现项目的快速开发、快速上线、稳定运行的需求。2011年12月1日,“拼图图”网站正式上线。2012年4月1日,时代脉搏公司做出《关于关停拼图图网站的通知》,于2012年4月1日正式关停“拼图图”网站,自该日起“拼图图”网站已经无法登陆;于2012年8月1日“拼图图”将网站域名解析删除。七、时代脉搏公司未侵犯其商业秘密,故不会给原告造成任何经济损失。

被告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共同答辩称:除同意被告时代脉搏公司答辩意见外,另外进行补充答辩。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存在侵犯其商业秘密的行为。首先,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离职时均已将所掌握的技术信息移交原告;其次,楼玉骁在原告任职期间任网站运营人员,工作时间只有1个月,根本接触不到原告“拼范网”源代码;第三、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办理离职手续时与原告签订保密协议系出于被胁迫,原告从未支付过竞业禁止费用,故上述保密协议中竞业禁止合同条款无效。综上,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在本案审理中,当事人举证、质证及本院认证情况:

一、原告捷佳视讯公司提供证据如下:

原告第一组证据包括:证据1、《服务器托管合同》,用来证明原告自2011年5月16日起就为“拼范网”托管了服务器,以便于开展后续工作;证据2、《网站备案信息真实性核验单》,用来证明原告是“拼范网”的网站主办人;证据3、北京市长安公证处(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6245号公证书,通过“拼范网”的ICP备案情况,用来证明原告是“拼范网”的合法拥有者;通过“拼范网”与“拼图图”网站ICP备案核准时间的先后比较,用来证明“拼范网”创立时间在先;证据4、拼范网的新浪微博截图;证据5豆瓣网截图,用来证明“拼范网”创立时间在先;证据6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作出的《商标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用来证明原告不仅是“拼范网”的创立者,而且就“拼范网”的商标进行了注册申请。

被告时代脉搏公司质证认为,对原告证据1真实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对原告证据2不认可;对原告证据3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因为备案在先不代表创立在先,且原告备案网址的web.pinfan.com与后面的www.pinfan.com不同;对原告证据4、5真实性不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原告证据6与本案无关。

原告第二组证据包括:证据7、《劳动合同书》;证据8、《委托介绍函》;证据9、《信息安全管理协议书》,证明吴筠(现名为吴轩宇)曾任原告公司技术总监一职,掌握核心技术秘密;证据10、《劳动合同书》,证明袁正文曾在原告公司任技术人员,接触公司核心秘密;证据11、《社会保险登记变更信息表》,证明被告吴筠(现名为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曾在原告公司任职;证据12、《住房公积金变更表》(庭审中,原告撤回该证据);证据13、电子邮件的通讯内容的截图,证明被告吴筠(现名为吴轩宇)离职的情况;证据14、网络媒体对原告公司(2011.9.19)及原告当时的技术总监(2011.10.14)的采访报道,证明被告吴筠(现名为吴轩宇)、袁正文、黄鹏霄曾在原告公司任职,是创始团队成员,接触了“拼范网”的核心商业秘密;证据15离职登记表,证明被告曾在原告公司任职,离职时被告在离职登记表上签字;证据16离职情况的说明,证明离职时的情况说明。

被告时代脉搏公司质证认为,对原告证据7、8、9、10、11的真实性认可;证据12系原告自行制作的表格,不是证据,不予认可;证据13、14均系网页,任何人都可以制作,公证行为真实,不代表网页内容真实,对证据13、14的真实性、关联性、证明力均不予认可;原告未提供证据15的原件,被告对证据15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据16系原告自行制作的文件,不是证据,被告不予认可。

原告第三组证据包括:证据17、北京市长安公证处(2011)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9371号公证书、(2011)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9372号公证书,证明“拼范网”网站和“拼图图”网站外观和内容实质性相似;证据18、北京市长安公证处(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3230号、第3231号、第3232号公证书,证明“拼范网”网站和“拼图图”网站目标源代码实质性性相似;证据19、北京市长安公证处(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6244号公证书,证明“拼范网”网站和“拼图图”网站实质性相似。

被告时代脉搏公司质证认为,原告证据17关联性、证明力不认可;原告证据18不是源代码,原告公证的前台代码可以通过公开方式直接获得,其关联性、证明力不认可;原告证据19网站内容相似不代表源代码相同。

原告第四组证据包括:证据20、《劳动合同书》;证据21、《保密协议书》(2010.5.31);证据22、《技术保密协议》1(2011.10.28),证明原告与被告吴筠就保密问题进行了约定;证据23、被告人吴筠的新浪微博截图一份,证明被告吴筠违反了《劳动合同》;24、《劳动合同书》;证据25、《技术保密协议》(2010.7.28);证据26、《技术保密协议》1(2011.10.31),证明原告与被告袁正文就保密问题进行了约定;证据27、《技术保密协议》(2011.11.28),证明原告与被告楼玉骁就保密问题进行了约定。

被告时代脉搏公司质证认为,对原告证据20、21、22的真实性认可;证据23是网页,任何人都可以制作,被告对于证据23的真实性、关联性、证明力不予认可;对证据24、25、26真实性认可;证据27真实性不予认可,签字是2011年10月28,邮件是2011年11月28,时间不对,而且是网页形式的。上述《技术保密协议》是格式合同,没有支付保密费和竞业禁止费,且原告有胁迫行为,应认为无效。

原告第五组证据包括:证据28、《企业保密管理制度》;证据29、《要害部位保密安全管理制度》;证据30、《档案保密管理制度》;证据31、《送阅、传阅文件保密管理制度》;证据32、《会议保密管理制度》;证据33、《保密岗位工作职责》;证据34、公司知识产权及商业秘密保护规则上墙照片,证明原告就商业秘密保护做出了制度性规范;证据35 、Svn系统账号登陆截图;证据36、“拼范网”网站后台账户登陆管理系统截图;证据37、“拼范网”网网站服务器登录管理系统截图,证明原告就技术人员的登陆权限设置了密码进行保护,非技术人员无法接触核心资料。原告的商业秘密包括源代码、客户资源、经营方式。

被告时代脉搏公司质证认为,证据28-34是原告自己的规章制度,没有向员工公示,不认可;证据35-37不认可。以上证据也证明楼玉骁不是技术人员。

原告第六组证据包括:证据38、公司《明细账》,证明原告为开发“拼范网”,自2011年5月到2012年3月原告共投入运营成本1 339 096.95元;证据39、公证费发票3张,证明原告为保存被告侵权证据支出公证费10060元;证据40、误工费,证明原告为派员工维权损失误工费1363.6元;证据41、发票1张,证明原告为维权支出律师费10万元。

被告时代脉搏公司质证认为,证据38自行制作不是证据,不认可;证据39真实性认可;证据40不认可;证据41真实性认可。

原告第七组证据为证据42、北京中关村国际孵化软件协会出具的《网络专业问题咨询意见书》,以此证明被告1网站涉嫌抄袭原告网站。

被告时代脉搏公司质证认为,证据42不是证据,北京中关村国际孵化软件协会不是鉴定人,其出具的《网络专业问题咨询意见书》与本案无关,关联性不认可。

被告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质证意见均与被告时代脉搏公司上述对应质证意见相同。

二、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要求专家证人于滨(男,汉族,1963年10月2日出生,北京中关村国际孵化软件协会高级工程师,住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前辛庄11号)出庭说明相关互联网技术问题,本院予以准许。

于滨当庭主要证言归纳如下:

1、网站外表相似,说明两者数据库是一样的;流程功能等一样,说明网站运行的软件程序相同或相似,但不能确定两者源程序一致;2、即使网站修改源代码,一般不会将以前使用的源代码删除,是行业惯例,一般企业会刻录光盘保管,作为记录;3、如果两个网站结构、布局相似,只能说数据一样,不能推出后台代码一致。如果一个网站出现另一个网站的标志(LOGO)等,应认为侵权;4、代码就是指程序,前台代码、后台代码发挥功能不同,图片代码是前台代码,前台代码不好加密;5、通过前台代码不能获得后台代码,通过破译获取的代码为反向工程;6、关于网站试运行和网站测试区别。测试是发现错误,进而改善;试运行是对外服务;7、证人本人没写过网站程序,最近一次编程在1999年;8、《网络专业问题咨询意见书》上的“于滨”签名为其所签,所盖公章是其所在单位的公章。

被告时代脉搏公司、被告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认为,原告专家证人于滨在庭审的表述证明,其从未编写过网站程序,最后一次写程序也是在13年前的事情,对现在网站编写工具和语言均完全不清楚。而本案涉及的是网站的源代码程序,因此,于滨不具备网站源代码的专门知识,没有资格和权利作为专家在本案中发表意见;其证言也不涉及案件“专门性问题”,其意见不应被采信。

三、在本案审理中,被告时代脉搏公司提供证据如下:

证据1、《互联网周刊》(2012年3月20日第6期中特别报道《Pinterest,带给了我们什么》),以证明被告时代脉搏公司网站是模仿Pinterest,没有侵犯原告权利;证据2、被告时代脉搏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以证明原告早在2006年10月就已经成立,对于软件开发有经验,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开发出“拼图图”网站;证据3、被告时代脉搏公司“拼图图”项目立项说明书;证据4、被告时代脉搏公司2011年10月14日会议记录;证据5、被告时代脉搏公司2011年10月25日会议记录;证据6、被告时代脉搏公司2012年2月18日会议记录;证据7、被告时代脉搏公司2012年3月5日的会议记录;证据8、(2012)京方圆内经证字第28276号公证书,上述证据3至8证明“拼图图”网站由被告时代脉搏公司独立设计的网站,所有源代码程序均系被告时代脉搏公司独立开发;“拼图图”网站是对Pinterest模式的尝试,有现成开源代码参考;早在原告诉称的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从原告处离职之前,被告时代脉搏公司就已经开始了“拼图图”网站的设计;2011年12月1日拼图图网站正式上线,不存在侵犯原告商业秘密的行为。证据9、2012年4月1日《关于关停拼图图网站的通知》,以证明“拼图图”网站于2012年4月1日关停;2012年8月1日删除拼图图的域名解析;证据10,《拼图图域名解析日志》,证明被告时代脉搏公司删除了拼图图域名解析;证据11、被告时代脉搏公司与楼玉骁的劳动合同;证据12、爱物网拼图图运营专员任职说明,证据11至12证明楼玉骁在被告时代脉搏公司任运营专员,没有从事开发工作。

原告捷佳视讯公司质证认为,对被告时代脉搏公司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不认可;证据2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证据3至7真实性不认可,证据8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证据9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不认可,“拼图图”网站是否能登陆不能确定;证据10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证据11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证据12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

四、本院调查取得并当庭出示的证据

(一)2012年8月3日原告向本院提出申请,申请法院到北京市西城区社会保障局调查吴筠(现名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的社保记录,以证明吴筠(现名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在时代脉搏公司任职情况。本院于2012年8月15日前往北京市西城区社会保障局调查,分别取得吴轩宇(曾用名吴筠)、袁正文、楼玉骁的《参保职工四险缴费情况表-2》,并制作《谈话笔录》1份。

在本案庭审中,本院出示了上述证据材料,原、被告各方均无异议。

(二)2012年8月22日,原告捷佳视讯公司、被告时代脉搏公司分别向本院提出证据保全的申请。2012年8月24日,本院依据民事裁定,分别对被告时代脉搏公司的“拼图图”(域名为www.pintutu.com)网站、原告捷佳视讯公司的“拼范网”(域名为www.pinfun.com.cn)网站的源代码及数据库相关电子技术信息内容进行了证据保全。当日,本院分别到原告捷佳视讯公司、被告时代脉搏公司办公场所进行了证据保全,分别取得原告捷佳视讯公司“拼范网”(域名为www.pinfun.com.cn)网站源代码及数据库电子信息、被告时代脉搏公司“拼图图”(域名为www.pintutu.com)网站源代码及数据库电子信息,当场刻录成电子光盘放入证物袋,由双方指派的委托代理人签名、封存;当场制作谈话笔录,由在场人员签字;对整个证据保全过程,本院进行全程摄像。

在本案庭审中,本院出示了上述证据材料,原、被告各方均无异议。

根据原、被告举证质证情况,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本院认定原告提供的(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6245号公证书、《企业保密管理制度》、《要害部位保密安全管理制度》、《档案保密管理制度》、《送阅、传阅文件保密管理制度》、《会议保密管理制度》、《保密岗位工作职责》、“公司知识产权及商业秘密保护规则”照片、原告与吴筠、袁正文签订《劳动合同书》、《保密协议书》、《技术保密协议》、吴筠、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离职登记表》、北京市长安公证处(2011)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9371号公证书、(2011)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9372号公证书、(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3230号、第3231号、第3232号公证书、(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6244号公证书、公证费发票、律师费发票;被告提供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2012)京方圆内经证字第28276号公证书、被告时代脉搏公司与楼玉骁的劳动合同、《关于关停拼图图网站的通知》、《拼图图域名解析日志》;本院调查取得的吴筠、袁正文、楼玉骁社保记录、本院与北京市西城区社会保障局孟振宇的谈话记录、证据保全封存的电子证据、录像、谈话笔录、本案庭审笔录、本案民事裁定书为本案定案证据,在案佐证。

对于原告要求专家证人于滨的证言效力问题,本院认为其部分证言内容,如上述证言意见4、5,为互联网技术公知信息介绍,可以作为本案有关涉技术类证据的认定参考;其余部分内容为其个人主观认识,考虑到证人自述其本人未写过网站程序,且最近一次编程在1999年,故其余证言不作为本案有关涉技术类证据的认定参考。

北京中关村国际孵化软件协会不是鉴定人,其向原告出具的《网络专业问题咨询意见书》不作为本案证据。

对于原告、被告时代脉搏公司提供的其他证据材料,经审查,不认定为本案证据。

根据本院认定的证据,查明事实如下:

一、原、被告企业经营范围及各自网站备案信息情况

原告捷佳视讯公司成立于2006年7月10日,经营范围中包括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务(除新闻、出版、教育、医疗保健、药品、医疗器械以外的内容);利用www.utvchina.com(www. utvchina.net)网站发布网络广告等。

被告时代脉搏公司成立于2006年10月10日,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务(除新闻、出版、教育、医疗保健、药品、医疗器械以外的内容)、技术开发、计算机系统服务;销售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专用产品除外)、设计、制作、发布广告。

原告捷佳视讯公司提供的北京市长安公证处2012年4月18日出具的(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6245号公证书证明,通过登陆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网址为www.miibeian.gov.cn),进行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查询可知,“拼范网”网站的首页网址为web.pinfun.com,网站域名: pinfun.com、pfurl.cn,主办单位为本案原告捷佳视讯公司,该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为京ICP备1190037739号-1,审核时间为2011年11月24日;名称为“拼图图”的网站信息共有5条,包括:1、网站首页网址为www.pintutu.cn,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为京ICP备10020457号-10;2 、网站首页网址为www.pinpintu.cn,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为京ICP备10020457号-14; 3、网站首页网址为www.pinpintu.com.cn,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为京ICP备10020457号-15;4、网站首页网址为www.pintutu.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为京ICP备10020457号-8;5、网站首页网址为www.pintutu.com.cn,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为京ICP备10020457号-9,上述名称为“拼图图”的网站的开办单位均为被告时代脉搏公司,审核时间均为2012年2月7日。其中,网站首页网址为www.pintutu.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为京ICP备10020457号-8的“拼图图”网站涉及本案诉讼。

二、原告在本案中所指商业秘密的情况

在本案中,原告捷佳视讯公司明确其在本案中主张的商业秘密为“拼范网”网站的技术秘密,即“拼范网”网站的源代码。

通过原告提供的《企业保密管理制度》、《要害部位保密安全管理制度》、《档案保密管理制度》、《送阅、传阅文件保密管理制度》、《会议保密管理制度》、《保密岗位工作职责》等,证明原告就商业秘密保护做出了制度性规范;通过原告在本案中提供的“Svn系统账号登陆”截图、 “拼范网”网站后台账户登陆管理系统截图、 “拼范网”网站服务器登录管理系统截图及本院证据保全过程中的勘验录像,证明原告就网站技术人员的登陆权限通过设置密码进行了限制,对技术秘密进行保护,常规情况下,其他人员无法接触、获得。

三、吴轩宇(曾用名吴筠)、袁正文、楼玉骁与原告、被告时代脉搏公司的关系及涉案事实查证

1、2010年5月30日,吴筠(现名吴轩宇)与原告捷佳视讯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吴筠在原告处工作的劳动合同期限自2010年5月31日起,至2012年5月30日终止,吴筠担任原告捷佳视讯公司技术总监工作。

2010年5月31日,原告(合同甲方)与吴筠(合同乙方)签订《保密协议书》,约定乙方应承担的保密义务的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原告的技术秘密、经营信息负保密义务,直至该商业秘密公开时止。本协议自签字之日起有效期5年。关于违约责任,该《保密协议书》规定,甲方在支付乙方的工资报酬时已经考虑了乙方离职后需要承担的保密义务,故而无须在乙方离职时支付保密费。如果乙方不履行保密义务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向甲方支付违约金20万元。因乙方的违约行为侵犯了甲方的商业秘密的,乙方应当赔偿甲方的损失,违约金部不能代替赔偿损失,甲方有权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要求乙方承担相应责任。乙方在劳动合同终止后3个月内,未经甲方书面同意,不得自行参与他人与甲方进行冲突或竞争性的经营活动;至劳动合同终止后36个月,不得与甲方的客户进行与乙方原所承担职务相关的业务活动。

2011年10月28日,原告(合同甲方)与吴筠(合同乙方)签订《技术保密协议》,保密内容和范围主要包括,乙方在合同期所持有的科研成果和技术秘密已被甲方应用和生产的以及有关会议文件、纪要和决定;乙方在合同期内研究和发明的科研成果、甲方销售方案、计划及客户资料;相关对含有甲方商业秘密或技术秘密的作品,如乙方为了发表论文、评定成果、职称等需要在较大范围内公开的应事先取得甲方的书面认可以及工作承担者之间往来的传真、信函、电子邮件等;乙方必须不使他人获取、使用保密信息,不直接或间接地劝诱或帮助他人劝诱企业内掌握商业秘密、技术秘密的员工离开企业;相关工作实施过程中产生的新的技术信息和技术资料;相关工作实施过程中各有关当事人拥有的知识产权,已经公开的知识产权除外;经甲、乙双方在该相关工作实施过程中确认的需要保密的其它信息。协议期限包括:聘用合同期内,解除聘用合同后2年内。保密费的数额及支付方式,甲方对乙方的技术成果给予的奖励,奖金中含保密费,其奖金和其中保密费的数额,视技术成果的作用和其创造的经济效益而定。

吴筠(现名吴轩宇)于2011年10月28日从原告处离职,其签名的《离职登记表》写明离职理由为自愿离职,其将掌握的文件资料、项目文档、电子文档、电脑及密码及其它办公设备与原告相关部门的主管办理了交接。

2、2010年7月28日,袁正文与原告签订《劳动合同书》,袁正文在原告处的劳动合同期限为1年,自2010年6月17日起,至2011年6月16日终止,其中试用期至2010年7月25日。吴筠担任原告捷佳视讯公司技术总监工作。

2010年7月28日,原告(甲方)与袁正文(乙方)签订《技术保密协议》,涉及保密的技术信息及技术资料主要包括,相关工作任务书中涉及的技术信息和技术资料以及有关会议文件、纪要和决定;相关工作承担者之间往来的传真、信函、电子邮件等;相关工作实施过程中产生的新的技术信息和技术资料;相关工作实施过程中各有关当事人拥有的知识产权,已经公开的知识产权除外;经甲、乙双方在该相关工作实施过程中确认的需要保密的其它信息。不论何种原因从企业离职,乙方离职后2年内不得到与甲方企业有竞争关系的单位就职;乙方离职后2年内不自办与甲方企业有竞争关系的企业或者从事与企业商业秘密有关的产品的生产。乙方的保密义务期限为协议签字之日或取得有关文件、资料之日起,至相关工作全部完成之日止。如在相关工作实施过程中,乙方提前推出本行业及项目,应在终止相关工作后2年内继续履行有关保密责任。

2011年10月31日,原告(甲方)与袁正文(乙方)再次签订《技术保密协议》,和原告与吴筠(现名吴轩宇)签订的前述《技术保密协议》内容相同。

袁正文于2011年10月21日从原告处离职,其签名的《离职登记表》写明离职理由为“有自己的一些想法”,其将掌握的文件资料、项目文档、电子文档、电脑及密码、公司钥匙及其它需要交接的办公设备等与原告相关部门的交接人员办理了交接。

3、在本案审理中,原告提供了黄鹏霄的《住房公积金变更表》,证明黄鹏霄曾在原告公司任职;2011年12月,黄鹏霄的住房公积金封存变更,根据常理,可以证明其从原告处离职。

4、在本案审理中,原告提供了楼玉骁的签名的《离职登记表》,证明楼玉骁于2011年10月26日从原告处离职,其离职理由为“个人原因”,其将掌握的电脑、公司钥匙及其它需要交接的办公设备等与原告相关部门的交接人员办理了交接。

5、根据本院至北京市西城区社会保障局调取的吴轩宇(曾用名吴筠)、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社保记录、本院与北京市西城区社会保障局孟振宇的谈话记录,可以证明,被告时代脉搏公司于2011年11月起为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缴纳职工“四险”费,被告时代脉搏公司为黄鹏霄缴纳职工“四险”费的起止时间为2011年11月至2012年5月,黄鹏霄的社保手续已转至北京市石景山区社会保障局管理。在本案庭审中,时代脉搏公司提供的证据及五被告陈述,吴轩宇现为时代脉搏公司技术部职员;楼玉骁现为时代脉搏公司运营部职员;袁正文现已从时代脉搏公司离职;黄鹏霄从时代脉搏公司离职后,现在好姿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就职。

四、原告对五被告起诉所称的侵权事实查证

(一)对被告时代脉搏公司的“拼图图”(域名为www.pintutu.com)网站涉案事实情况查证

本院通过对原告提供的北京市长安公证处(2011)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9371号公证书、(2011)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9372号公证书;(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3230号、第3231号、第3232号公证书;(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6244号公证书及附件载明的相关内容查看、分析、确认,北京市长安公证处(2011)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9371号公证书的公证取证时间为2011年11月9日下午,北京市长安公证处(2011)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9372号公证书的公证取证时间为2011年11月10日上午,上述2份公证书的附件反映的事实为原告“拼范网”(域名为www.pinfun.com.cn)与被告时代脉搏公司“拼图图”网站(域名为www.pintutu.com)各自相关网页的外观内容。北京市长安公证处(2012)京长安内经证字第3230号、第3231号、第3232号公证书的公证取证时间均为2012年3月7日,反映的事实为原告“拼范网”、被告时代脉搏公司“拼图图”网站各自相关网页的外观信息内容(如图片、文字、企业标志等)及通过查看或者下载软件分析的方式得到的上述涉案网站的前台程序代码。根据计算机一般常识,网站系统中的前台程序代码属于可以通过公开方式获得的信息,不属于设置保密措施的后台程序源代码范围,连同网站网页显示的外观信息内容,上述信息均不属于能作为商业秘密的技术信息。

(二)本院证据保全及相关审理情况

2012年8月24日,根据原告捷佳视讯公司、被告时代脉搏公司分别向本院提出证据保全的申请。本院依据民事裁定,分别对被告时代脉搏公司的“拼图图”(域名为www.pintutu.com)网站、原告捷佳视讯公司的“拼范网”(域名为www.pinfun.com.cn)网站的源代码及数据库相关电子技术信息内容依法采取证据保全措施。在时代脉搏公司,在我院审判人员及技术人员的监督下,被告委托代理人徐斌打开时代脉搏公司涉案网站的SVN客户端,导出checkout2011-11-29的软件版本;打开putty软件,登陆服务器,用mysql客户端导出数据库,并下载到本机进行刻盘操作,在场人员确认2011-11-29版本为被告“拼图图”(域名为www.pintutu.com)网站最早源代码版本,刻盘操作使用本院提供清洁光盘进行了上述电子文件的复制,将载有上述电子文件的光盘装入证物袋保存,一式五份,均由双方委托代理人在封条处签字,由本院审判人员带回、附卷保存。在捷佳视讯公司,在我院审判人员及技术人员的监督下,原告指派的技术人员何永超打开WINSCP,通过远程登录原来技术员使用过的笔记本电脑,然后打包下载源程序;然后,登陆原告服务器,对早期数据库进行备份,然后打包下载数据库,然后对源程序和数据库进行了刻录,其中前台部分为2011年10月10日,后台部分为2011年10月18日。下载后的源程序及数据库,使用本院提供清洁光盘进行了上述电子文件的复制,将载有上述电子文件的光盘装入证物袋保存,一式五份,均由双方委托代理人在封条处签字,由本院审判人员带回、附卷保存。

在本院审理中,原告捷佳视讯公司明确表示不申请对本院采取证据保全获得的上述电子证据进行技术鉴定。理由是,因法院采取证据保全措施,并未保全到2011年11月9日被告“拼图图”(域名为www.pintutu.com)网站使用的源代码,被告有机会对源代码进行修改。

(三)在本案审理中,原告对其向被告吴轩宇、袁正文、楼玉骁、黄鹏霄主张侵犯其作为商业秘密的技术秘密一节,未提供证据证明。

五、其他事实查证

(一)原告自行制作的《明细账》,不是直接证据材料,不能作为原告向本案被告主张经济损失的证明;

(二)原告提供的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出具的3张公证费发票(发票号码为11781770的,票面金额为2520元;发票号码为16528215的,票面金额为5440元;发票号码为01829751的,票面金额为2100元),结合原告提供的北京市长安公证处相关公证书,可以认定原告存在上述公证费支出;

(三)原告提供的因取证产生的误工费《证明》,证据不足,不予认定;

(四)原告提供的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费收费发票(发票号码为15511891,票面额为人民币10万元)1张,结合确有该律师事务所指派律师作为原告委托代理人出庭参加本案诉讼的事实,本院认定原告该项费用支出事实成立;

(五)在本院审理中,被告提供的《关于关停拼图图网站的通知》、《拼图图域名解析日志》,可以证明,“拼图图”(域名为www.pintutu.com)网站现已经由被告时代脉搏公司停止运营。

本院认为:

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的规定,当事人指称他人侵犯其商业秘密的,应当对其拥有的商业秘密符合法定条件、对方当事人的信息与其商业秘密相同或者实质相同以及对方当事人采取不正当手段的事实负举证责任。

原告提起本案诉讼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明五被告采取不正当手段侵犯其商业秘密,否则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吴轩宇(曾用名吴筠)、楼玉骁、袁正文、黄鹏霄曾在原告处工作,但原告承认吴轩宇(曾用名吴筠)、楼玉骁、袁正文、黄鹏霄离职时已经按照规定完成工作交接,现有证据证明不能证明吴轩宇(曾用名吴筠)、楼玉骁、袁正文、黄鹏霄离职时复制、带走原告采取加密措施的技术信息,不能证明吴轩宇(曾用名吴筠)、楼玉骁、袁正文、黄鹏霄将原告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提供给被告时代脉搏公司非法使用并获利。在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证明其主张的五被告存在涉案侵权事实的前提下,五被告没有提供证据进行不侵权抗辩的义务;吴轩宇(曾用名吴筠)、楼玉骁、袁正文、黄鹏霄在离职后即到被告时代脉搏公司任职的行为是否违反与原告签订的竞业禁止合同条款问题,不属于本案受理范围。原告捷佳视讯公司明确表示不申请本案技术鉴定,承担由此带来的诉讼风险。原告关于五被告采取不正当手段侵犯其商业秘密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由于原告的主要诉讼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故其附随主张的经济损失及费用支出等项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北京捷佳视讯科技有限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一万七千八百五十元,由原告北京捷佳视讯科技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赵庆丽

审  判  员    洪成宇

人民陪审员    王李红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七日

书  记  员    曲凌刚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