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领域
其他领域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领域 > 文学历史> 文学 > 正文   
阿拉伯诗歌
添加时间:2014-2-9 10:57:24     浏览次数:766

诗歌在阿拉伯—伊斯兰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伊斯兰教诞生前的蒙昧时期,产生了许多抒情诗。由于阿拉伯半岛沙漠广布,自然环境险恶,部落间连年鏖战,因而无法产生叙事诗或神话故事。“诗人从他们的生活环境中选择容易提取的题材,不愿意花费心力去寻找那些深刻的内容。”这一时期的抒情诗的题材主要是女人、声音、自然、战争、死亡、享乐等。这些诗经长期口诵,世代相传。驼队的吟歌在阿拉伯人心目中的地位崇高,被认作诗歌的雏形。据记载,有位名叫马达尔•伊本•麦阿德的阿拉伯人,从驼背上摔下,手被挫伤,他便喊遭:“呀!亚达!呀!亚达(呀!我的手!呀!我的手!)!”他的喊声琅琅如乐,于是骆驼踏着他的喊声行进。这种驼队的吟歌,被称为“希加”,是阿拉伯人最早认识的韵文,由此产生民谣。民谣最初的旋律称“拉加兹”,与骆驼行进的节奏合拍,每行内包括4—6个音步。阿拉伯人说:拉加兹是诗歌的头生子,希加是父亲,歌曲是母亲。蒙昧时期的阿拉伯诗人社会地位显赫,是“部落的先知,和平的领袖,战争的英雄;寻找新牧场要征求他的意见,搭起帐篷或收起帐篷,全凭他的一句话;他就像一个带领一群焦渴者寻找水源的向导。”

蒙昧时期的阿拉伯诗歌有两种形式:七行以下的“麦歌突阿”(短诗)和“格绥达”(长诗)。每行诗由上下两句组成,行尾词须押韵。最著名的诗是“悬诗”。即诗人们在麦加附近的欧卡兹市场举行赛诗会,优胜者将诗以金水书写悬于克尔白神庙的墙壁上,故名“悬诗”。七首“悬诗”被认作极品,乌姆鲁勒•盖斯(500—540年)是其出类拔萃者。他的代表作有:

让我们停下来哭泣,眼前黄沙漫漫无边;

在戴胡里和豪迈里(戴胡里和豪迈里为地名),把亲人和遗舍怀念。

这如泉的泪珠啊,虽把我的心怀宽解;

那荒漠的疏疏浅迹,又怎能把恋人追怀?

这首诗被古阿拉伯人当作创作和审美的标准。他们在形容美时常说:像“让我们停下哭泣”那样美。乌姆鲁勒•盖斯描写自然景物的诗:

夜,垂下它黑沉的天幕。

像大海汹涌的波涛,卷带着无穷的忧思。

它伸开那硕大的身躯,巨人般压抑在大地,考验着我的耐心和勇气。

啊,漫漫的夜,何时能熬到天明——天明的情景,不会比黑夜更惬意。

描写女人的诗:

窈窕淑女,深居璇闺。

玉容多姿,秀不可攀。

体态轻盈,肌肤白皙。

素胸如镜,安适闲散。

蒙昧时代的阿拉伯人钟爱丰腴、白皙的女人。因为沙漠里的女人被干热的气候晒黑了肌肤,辛苦的劳作和单调的食物又使她们瘦骨嶙峋。

诗人塔拉法•本•阿卜德(543—569年)与其情人卡乌拉分手时,作惜别诗如下:

千辛万苦追寻哈马德的卡乌拉之家,看不见倩影,难有美丽装束闪烁,与朋友休憩一会,好言相慰:

“勿为悲伤而死,忍耐吧!”

我可爱的恋人,你这小家碧玉,即使嫁给显贵人家,也有如达陀小溪流中的一艘大船。

伊斯兰教诞生后,对艺术影响很大,阿拉伯诗歌发生了深刻变化,在原初质朴、自然、豪放的诗风中,增添了思想性和道德性。伊斯兰教赋予诗以尊贵的位置,造就了杰出的诗人。伍麦叶时代,在麦加和麦地那呈现出歌舞升平的景象,酿就了诗歌创作的氛围,拥有“一百个公民而有一万名诗人”之美誉。诗人被看作宣传家,富人以财富购买赞美,哈里发以禄位或金银换取诗人对他们行为的称颂。伊斯兰国家的每个人,从农夫到哈里发,都喜欢听诵诗。这时,不仅诗人被分成迷惘的情诗诗人和负有责任感的严肃诗人,诗歌的功用也分成普通教育性的或重在宣传性的。伊斯兰思想是诗人们选择美与丑的惟一准则。

伊斯兰教早期出现了诗歌的几种吟咏形式:达乌比特、卡那•卡那、古玛和伯拉里格。其中卡那•卡那是用来讲述伊斯兰教训诫事件,或是说书人用以传讲伊斯兰教开拓战争故事的民间文学体裁;古玛是斋月期间鸡鸣时分呼喊人们封斋的一种曲调。伍麦叶时期,诗歌由沙漠进入宫殿,因而难免矫揉造作,琐屑、虚伪,浮夸,有失真诚。诗歌对爱情颂扬超过了宗教。女性的美貌是歌咏的第一主题。同时,伍麦叶王朝的诗歌又具有时代性,即伊斯兰教生活的题材。在阿拉伯沙漠和圣城中,抒情诗主题格式化,诗人和哲学家们谈论着诗以及爱的伦理:韵调、节奏和词句的扣人心弦。欧麦尔•伊本•艾比•赖比尔(645—719年)有“情诗之王”美誉,他的艳诗写道:

美丽的面庞,生就的丽质。

……

颀长的颈项贴依着水晶耳环,待向日低首,不胜纤纤。

……

当阳光洒向丽人及其头颅,似金水流溢,光彩照人。

这使我想起旭日的笑容,划破夜空,跃出云层。

天生的丽质,腰肢扭动,似蛇的步态,摇曳行进。

美哉!为她佩挂的那串项链,应是用丁香和珠玉串引。

满口溢芳,使我心醉神迷,问她吧!何以解救这被俘的心?

伍麦叶时代虽然不再出现蒙昧时期的沙漠诗人,诗句中淡化了沙漠气息,但吟咏自然仍是这一时期诗歌的重要题材。诗人以丰富的词藻、细腻的柔情描写自然风景,咏叹宇宙间的千变万化,抒发对大自然的真挚热爱。如祖•鲁玛(696—735年)描写沙漠黄昏景象的诗句,就是最好的范例:

宁静的黄昏,有偶尔传来的回声与暗色,在夜的耳畔低语;

这声响来于大自然的深处,袅袅吟唱,等待夜和无垠沙漠的相遇;

在漫天的彩霞里,夜跚珊地来到,拖拽着的裙裾,任晚风吹起;

仿佛幼发拉底河的波涛,将我们擎举,突然间沙漠上滚滚风尘;

蔓延的蜃景覆盖了原先的一切……

祖•鲁玛的诗中弥漫着大地的芳香,包含着大自然的声色光影。在自然诗方面,与祖•鲁玛风格相似的诗人还有里卡•哲利尔、沃法•哲米勒和努欧曼•欧曼尔。在诗境中,在情与景的交融上做出突出成就的诗人应属艾比•欧姆鲁•本•阿拉(689—770年),他写道:

她起身后回到湿漉的土地,

黎明时分,架上的灯光映照着她的裙纹;

……

她有着绸缎般的肌肤,言语时的余音沁人心脾;她的双眼是安拉造就,流转间的光泽润似醇浆;她有着闪电般耀人的微笑,像玲珑的雏菊剔透香艳。

阿巴斯王朝时期,社会繁荣,文化兴盛,波斯人的韵诗、希腊人的思想和逻辑以及各种社会传统艺术都登上文化舞台,异彩纷呈。伊斯兰教的审美情趣也由感受女性美转向更广阔的领域,如饮酒、自然、男性、光荣乃至安拉。这一时期的著名诗人有巴格达诗人艾布•努瓦斯、侯赛尼•本•达哈克、艾比•泰马穆、伊本•鲁米、穆太纳比、伊本•法里德。其中,伊本•鲁米在美学思想上受到艾比•努瓦斯的影响,成为盖世无双的大诗人。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美曾局限于身体的形态上,而在阿巴斯王朝时代,它的内容扩大到心灵良知、宇宙万物、真主安拉,审美趋向由表及里,直至隐秘的意识深处。巴格达诗人艾布•努瓦斯(757—814年)在表现对存在的感受、战争的震撼以及渴望和平生活方面取得很大成就。这位高贵的诗人弹拨着三弦琴以《古兰经》的韵文体,铿锵地吟唱道:

将我们埋葬的是战争之父的嚣喧,充盈长者面前的是死亡的誓言。

战争爆发战火蔓延,永存的是击战的痛苦遗骨的凄寒。

弓箭变成我们的双手射杀了百合铃兰,战场变为神圣芳香遭到驱赶,争战复归平息我们孑然一身。

让青年欢快地凝视死亡牺牲。

他们在擂打战鼓我们却弹拨着琴弦。

出于善意修建的骑兵营有弩炮的硝烟。

甜美的苹果触到我们的指尖,狂放不羁的酒是战争之源,它驱策着人们追随向前。

穆太纳比(915—965年)被阿拉伯人认作最杰出的诗人。“穆太纳比”意为“预言家”。他生于库法,在大马士革求学,因自称先知被捕。出狱后,在阿勒颇宫中侍奉哈里发,后仍不能为统治者所容,遂流寓四方,遭盗匪袭击,反抗致死。他以极大的热情和文辞的技巧抒发感情,描写战场的诗,着力表现战争的恐怖气氛,渲染刀光剑影:

罗马人披甲执戈涌来,战马全裹上了铁衣;在疾驰如飞的奔腾中,已看不清凌空的四蹄。

但见头盔铠甲映日生辉,森林般的剑戟寒光闪烁;漫山遍野的浩荡行军中,隆隆声震响了双子星座。

穆太纳比把自己描写成用剑追击惊慌的敌人的英雄,满座宾朋将会知道,他们之中我最超群;沙漠、战马、夜色最了解我,宝剑、长矛、纸张为我作证。

……

在黑暗和广阔的沙漠中,马贼认出了我;

剑与矛取代了纸和笔的力量。

伊本•法里德(1181—1234年)既是诗人,又是伊斯兰苏非派思想家。他自幼与父亲出入于官场,后离群索居,曾在穆格塔姆山的弱者谷中与苏非派教徒虔修。在麦加的山谷中浪迹15年,后回到埃及。伊本•法里德有“情诗之王”美称,他的诗描述对真主的爱和对真理的追求,采用象征和隐喻等苏非式手法,表达苏非派观念的存在及其意义,赞颂苏非派认作万有根本的真主之爱,以人主统一及自爱终结。伊本•法里德认为,对主的爱超越物质,是追求一切美的根本的崇高之爱,人要完全服从和消融于对主的爱之中,与主合二为一就是享受和幸福。伊本•法里德并不隐讳这种爱的苦痛,“他的开端是相思之疾,他的终结是致命之痛”,这致命之痛就是施爱者的意志消融于被爱者的意志中。苦痛的消解在于爱,爱的苦痛就是快乐。施爱者和被爱者不分彼此。爱和被爱无始无终。他的诗赞颂了对主的爱和人主合一的醉意精神快感。法里德的诗作《大塔伊亚》,又名《神秘的进程》,共760行。后人对法里德诗的注解分成文字式和苏非式两派,而拉希德•本•达哈达哈则综合了两派的见解。下面是法里德的诗句:

眼的快乐是爱的醇酒,姣好的容貌是那酒盅。

……

赞着恋人名字,我们捧起了酒杯;当还无酿酒的葡萄时,我们就早已为她陶醉。

……

爱情的酒浇醉了我的眼虹,酒盅仿佛是我绝代佳人的花容。

不经意地瞥上一眼,我的心弦怦然为她的懿德在拨动。

……

终结归于开端,终结也蕴涵前行,万有在我看来无遗一览。

耳闻所听眼视所见,如梦初醒觉我非他,我即是我岿然存在,我的特性绝无仅有,我的外表世不二出。

法里德对于艺术和美的看法与苏非派相同,即美是安拉对他的造物的馈赠,而美与艺术的终极即绝对之美就是安拉本身。法里德以诗句阐明这种观点:

直截了当地说美,不要有什么束缚;

凡是美好的事物,都有其美的要素;

看存在依然固我,不同是人的好恶。

法里德善于透过事物的表面现象探究其中的内涵,穿越时间的进程,追寻万物的起源,由天河的星宿联想到陆地的尘土,从宏观到微观,将所思所见归拢统一。他认为听觉也有视觉的功能,视觉又有触觉的功能。伊本•法里德反对转世说和泛神论思想。对于其他宗教,法里德持这样的态度:

为了智慧把敌手聚在一起,你会将各式才智撷取。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