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著作权权利限制> 裁判文书 > 正文   
钱昌明与朱维铮侵犯著作人身权、著作财产权纠纷案(思想观点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
添加时间:2014-1-22 21:49:43     浏览次数:1206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杨民三(知)初字第65号

原告钱昌明。

委托代理人张皓、包更生,上海皓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朱维铮。

原告钱昌明与被告朱维铮侵犯著作人身权、著作财产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8年11月2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9年2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钱昌明及其委托代理人包更生律师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朱维铮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判。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钱昌明诉称:2008年1月,原告发现在FT中文网上刊有被告的文章《重读近代史:挨打必因“落后”?》,该文章所阐述的“近代中国因腐败挨打”的观点系抄袭了原告文章《不是落后挨打,而是腐败挨打》的观点。首先,原告文章《不是落后挨打,而是腐败挨打》发表于《探索与争鸣》杂志1999年第1期,先于被告文章的发表日期;其次,原告文章发表后引起学界争议,并被《报刊文摘》以节录的方式刊载,被告作为历史学界的领军人物应当知道“近代中国不是落后挨打,而是腐败挨打”的观点属原告学术研究的成果;最后,被告发表于FT中文网上的《重读近代史:挨打必因“落后”?》一文观点与原告相同,但未注明来源于原告文章,该行为构成抄袭,侵犯了原告的署名权、改编权。另外,《重读近代史:挨打必因“落后”?》一文还被搜狐、雅虎、新浪等多家网站转载,使公众误认为“近代中国不是落后挨打,而是腐败挨打”的观点系为被告所独创。基于上述理由,故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在搜狐、新浪、雅虎网站上公开承认其行为侵犯原告的著作权,并向原告道歉;2、被告赔偿原告人民币1分;3、被告赔偿原告律师费人民币5,000元。

被告朱维铮辩称:《重读近代史:挨打必因“落后”?》一文是被告撰写,并仅授权FT中文网发表。被告从未阅读过原告撰写的《不是落后挨打,而是腐败挨打》一文,而“近代中国不是落后挨打,而是腐败挨打”的观点也并非原告首创,且被告在其文章中所引用的数据来源于《世界经济千年史》一书,与原告文章完全不同,不存在抄袭原告文章观点的事实,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

1999年1月20日出版的1999年第1期(总第111期)《探索与争鸣》杂志刊载了《不是落后挨打,而是腐败挨打》一文,文章署名为原告钱昌明。

1999年2月11日发行的《报刊文摘》第2版刊载《钱昌明撰文说——“落后挨打”的本质是腐败》一文,并注明来源于《探索与争鸣》第1期刊载的钱昌明的文章。

2008年1月3日FT中文网刊载《重读近代史:挨打必因“落后”?》一文,文章署名为被告朱维铮。

庭审中,原告表示被告撰写的《重读近代史:挨打必因“落后”?》一文仅在观点上抄袭原告撰写的《不是落后挨打,而是腐败挨打》一文,在文章内容、结构等方面不存在抄袭。

另查,原告为本案诉讼支付律师代理费人民币5,000元。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交的1999年第1期(总第111期)《探索与争鸣》杂志、1999年2月11日发行的《报刊文摘》、从FT中文网下载的文章《重读近代史:挨打必因“落后”?》、律师代理费发票,本院的谈话笔录、听证笔录和庭审笔录等证据材料予以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涉案文章《不是落后挨打,而是腐败挨打》的观点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2、被告是否侵犯原告的署名权和改编权?

关于争议焦点1,本院认为: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是作品。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创作成果。著作权法保护的是对思想具有独创性的表达,并不保护作者在其作品中所反映的思想。本案中原告仅就文章的观点主张权利,而原告文章中所体现的“近代中国不是落后挨打,而是腐败挨打”的观点是全文的主题思想属于思想的范畴,不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保护范围,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本案中,涉案的两篇文章虽然均以“近代中国为何挨打?”为主题进行论述,并得出“近代中国因腐败挨打”的结论,但是在文章内容、整体框架、材料选取、论据编排、论证方法等具体表达方式上不相一致,原告对此也予以认可,故应当认定涉案的两篇文章系原、被告以不同的表达方式各自独立创作完成的作品,不存在被告对原告文章观点的抄袭。

关于争议焦点2,本院认为:我国著作权法规定,著作权人享有署名权、改编权等人身权和财产权。署名权指作者表明自己作者的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权利。改编权指改变作品,创作出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被告作为《重读近代史:挨打必因“落后”?》一文的作者在文章上署名是行使法律所赋予的权利,而非侵犯原告的署名权。另外,原告承认《重读近代史:挨打必因“落后”?》一文的结构、内容等与原告撰写的文章不同,因此被告文章是由被告独立创作完成而并非对原告文章的改变,未侵犯原告的改编权。

综上,根据我国著作权法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著作权属于作者。原告、被告分别享有《不是落后挨打,而是腐败挨打》一文、《重读近代史:挨打必因“落后”?》一文的著作权。鉴于原告仅就《不是落后挨打,而是腐败挨打》一文的观点主张著作权,而观点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且被告所撰写的《重读近代史:挨打必因“落后”?》一文系由被告独立创作完成,并未侵犯原告的署名权和改编权,故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审理中,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十四项,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钱昌明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0元,由原告钱昌明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朱养浩

审 判 员 陈晓宇

审 判 员 吴盈喆

二〇〇九年三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董文涛

书 记 员 沈 远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