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计算机软件著作权> 经典案例 > 正文   
软件界面争议的法律“诊断”—中国首例软件界面著作权纠纷案回眸
添加时间:2014-1-17 7:31:58     浏览次数:1132

作者:倪衷轩

对大多数人来说,用图形化的界面操作电脑,就如同用遥控器给电视机换频道一样平常简单。也正是直观的图形化界面的出现,才让使用计算机不再是专业人员的专利。但是软件的图形化界面本身是否享有著作权,却并不是每个人都关注和思考过的问题。

前年年初,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的一起软件界面著作权纠纷,成了国内此类案件首个判例。承办法官何渊表示,“软件用户界面‘实用性’的特征限制了其获得作品保护的可能。当然,或许以后会有一种用户界面超出了现有的表现形式,符合著作权法的基本原则,可以作为作品保护。”

【案情追溯】

A软件界面有无著作权?

“说到软件的图形化用户界面,我们总是首先会想起微软和它的WINDOWS系统。”

要不是眼前的何渊身着法官服,也许你会以为说这番话的是位计算机专家。由于承办了国内首例因软件界面引发的著作权纠纷,如今的何渊对软件界面的发展历史了如指掌。

“软件界面究竟有没有著作权”这个问题,是随着2004年4月北京久其软件公司诉上海天臣计算机软件公司著作权纠纷一案的受理,才真正摆在了承办法官何渊面前。

原告北京久其软件公司诉称,公司在1999年设计开发出了《财政部会计报表软件》,并进行了软件著作权登记。2003年底,他们发现被告开发的《资产年报(2003录入版)系统软件》几乎全部抄袭了原告软件独创的用户界面,侵害了原告对软件用户界面所享有的著作权,要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赔偿损失150万元并登报道歉。

被告上海天臣计算机软件公司则表示,两家公司的软件界面并不完全相同,而且依据《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计算机软件是指计算机程序及其有关文档,并不包括原告诉称的用户界面,用户界面也不是我国《著作权法》所称的作品,不应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

B承办法官细解图形化界面

从一开始,原告就明确自己请求保护的是软件界面,而不是软件本身。双方提供的证据也表明,两家公司的软件在源程序、目标程序方面确实是不同的。

“所以这个案件的关键,就是如何来认识和理解软件界面。由于是国内首起,因此没有可以借鉴的相关案例。”何渊和合议庭其他成员走访了许多计算机方面的专家学者,从软件界面的历史、功能和特征入手,慢慢了解这一既熟悉又陌生的事物。

同时,合议庭成员开始搜寻其它国家对软件界面相关法律问题的研究。很快他们找到不少美国的此类判例。“在英美法系国家,判决书中说理的部分非常详细透彻,于是我们民五庭的很多成员分工合作,将这些判决全都翻译成中文进行参考。”

在充分了解了软件界面的背景知识后,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在我国《著作权法》和相关法规的框架下,如何来认定被告的软件界面是否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

图形用户界面一般由菜单栏、对话框、窗口、滚动条等要素组成。庭审中,原告将其软件的用户界面与被告软件的用户界面进行了分页对比。就用户界面具体内容而言,原、被告软件的用户界面在以下几个方面相同或相似:1、部分菜单相似。2、部分按钮名称基本相同。3、部分用户界面中的信息栏目名称基本相同;4、按钮功能的文字说明基本相同;5、部分表示特定报表的图标相同;6、部分用户界面布局相似。

C“三步法”比对得出结论

但对于是否侵犯著作权的判断,法官进行的比对并不是普通的直观比对。何渊介绍:“目前主要的方法可以归纳为‘抽象—过滤—比较’三步法。由于著作权保护的是思想的表达,而不是思想本身,因此要首先把原、被告作品中,属于不受保护的‘思想’从‘思想的表达’中删除出去。如果结构的相同只是反映了设计思想的相同,则不能认定为侵权。其次要把虽然相同但属于公有领域的内容删除出去,即使这些内容是‘思想的表达’。经过‘抽象’和‘过滤’后剩下的部分,如果被告作品中仍旧有实质性内容与原告相同,才有可能认定为侵权。”

就本案来说,经过仔细比对分析,法院得出了如下结论:第一,原告软件设置的菜单与用户界面中的按钮,均表明了相应的功能,是用户操作软件的方法,菜单中命令的名称及用户界面中按钮的名称均是操作方法的一部分,而操作方法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第二,原、被告软件均是财务报表软件,“资产负债表”等具体信息栏目名称是根据相关部门的具体要求设定的,并非原告独创。组成图形用户界面的菜单栏、对话框、窗口、滚动条等要素,均是设计用户界面时共同使用的要素,这些要素也不应获得《著作权法》保护。第三,界面中按钮功能文字说明和表示特定报表的图标、布局都只是简单的标记或排列组合,不具有独创性。

法院最后认为:“《著作权法》保护作品的表达而不保护作品反映的思想,并要求作品的表达具有一定的独创性。虽然原告对其软件用户界面的设计付出了一定的劳动,但该软件的用户界面并不符合作品独创性的要求,不受《著作权法》保护。”2005年初,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判决后原告不服并提出了上诉,但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了该案的判决。

【法官访谈】

“实用性”限制了

用户界面获得保护的可能

笔者:对于普通人来说,一旦脱离具体某个软件,软件的用户界面本身就成了一个非常抽象的概念,你是如何理解用户界面的概念的,它又有哪些特征?

何渊:简单来说,用户界面是用户与计算机之间就软件使用进行交流的平台,早前在DOS系统下,用户界面有点类似一问一答的形式,人们主要通过一些抽象的命令与计算机进行交流。后来微软开发了图形化的WINDOWS系统,将原来抽象的命令变为了直观的操作,比如双击不同的图标,实际上就是给出了不同的命令。虽然界面不同了,但是背后的原理是相似的。

用户界面主要有以下两项特征:

首先是实用性,用户界面是人与计算机之间就软件使用的交流平台,其功能是用户对软件的操作。软件是根据用户的具体需求设计的,用户界面体现了用户的具体需求和一定的习惯。因此,用户界面在设计时会尽可能借鉴已有用户界面的共同要素,以符合用户的使用习惯。并且在设计用户界面时,需要在有限的界面中体现用户的具体需求,因此需要追求最优化的效果。其次是两重性,相对于实现用户界面的程序而言,用户界面属于程序的构思,又同时在计算机屏幕上体现为一种表达。

笔者:那么一款软件的用户界面和《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何渊:用户界面实用性、两重性的特征与《著作权法》基本原则之间的关系在于:1、用户界面的基本功能是用于对计算机软件的操作,并非像文学艺术作品那样起到供人们欣赏的作用,而操作方法并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2、用户界面中体现了用户的具体需求,同类软件的用户需求又是基本一致的。为符合用户的使用习惯而尽可能借鉴已有用户界面的共同要素,使用户界面中很大一部分内容来自公有领域。如果对此不加区分地保护,就会限制作品的创作和传播,损害社会公共利益;3、用户界面最优化的设计,决定了用户界面的表达方式将会十分有限,而对有限表达的几种形式进行保护,显然是不妥当的;4、用户界面的两重性需要对用户界面反映的是思想还是思想的表达作出区分;5、作品的最主要特征是应当具有独创性,对某些极为简单的劳动,或表达方式唯一的部分进行保护,也违反了《著作权法》的基本原则。

笔者:那么是否可以得出结论,凡是软件的用户界面都不享有著作权?

何渊:并不能简单地说软件的用户界面都不享有著作权。就这个案子来说,在进行了“抽象”、“过滤”之后,原告用户界面中可供保护的元素已经几乎不存在了。即使所剩余的某些元素符合独创性的要求,对其的保护也不应扩大到计算机软件用户界面的本身,即应当给予符合独创性要求的元素作为单独的作品保护,而不应给予整个用户界面以作品的保护。

可以说,用户界面“实用性”的特征限制了其获得作品保护的可能。当然,或许有一种用户界面超出了现有的表现形式,符合《著作权法》的基本原则,可以作为作品保护。但是,它至少应当符合一个要求,即该用户界面体现的独创性,已经超过了其实用性。

本版撰文 倪衷轩

【法官简介】

何渊,1974年3月5日生,1995年上海大学法学院专科毕业,在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一庭工作,1997年在职考入复旦大学法学系,2000年本科毕业,调入民五庭工作至今。

曾审理过环球城市制片公司等诉上海沪声音像有限公司等电影作品著作财产权纠纷系列案、华纳国际音乐股份有限公司诉榕树下计算机有限公司录音制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等知名案件。

【从业格言】

法官的作用,就是在其当事人之间实现公正。

【案件背景】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的软件业就开始寻求用户界面的单独保护,从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初为第一阶段,90年代以后是第二阶段。

在第一阶段中,美国法院曾作了“对用户界面的复制即是对产生该用户界面的程序的复制”的判决,给予用户界面更多的保护,而在第二阶段,美国法院作了完全相反的论断,倾向于不保护或弱保护。

美国最高法院在LOTUS v BORLAND一案中指出,计算机软件中的命令菜单系是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操作方法。法院认为:命令菜单系不仅仅向用户解释如何操作程序,同时为用户提供了控制和操作程序的方式,因此,命令菜单系是不受著作权保护的“操作方法”。命令菜单系是抽象的,但操作方法并不仅仅限于抽象部份,命令术语的选择也是操作方法的一部分,是操作的具体方式。如果在对某物进行了操作时,某个具体的单词是必须的,那么这个具体的单词也是操作方法部分,因而是不受保护的,不论这个单词是以何种方式控制程序的进行。这种观点得到了国际知识产权界的普遍肯定。

参考国际知识产权界对软件界面的一般理解,结合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本案合议庭就软件界面的法律性质最终给出了自己详细的阐述,深入浅出的说理不但令人信服,还为同类案件的审理提供了思路。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