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反向假冒(混淆)> 裁判文书 > 正文   
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与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侵犯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两审;反向混淆)
添加时间:2014-1-3 22:45:36     浏览次数:1661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09)粤高法民三终字第9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东园路巴丁街职工公寓滨江大厦3栋5层3533。

法定代表人:张彩凤,董事长。

诉讼代理人:袁安,广东江山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代理人:刘超英,女,汉族,1982年8月4日出生,住址:长沙市开福区湘雅路11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居群,男,汉族,1967年5月1日出生,住址:深圳市南山区桃源村89栋19G。

诉讼代理人:袁安,广东江山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代理人:吴延续,男,汉族,1983年12月5日出生,住址:深圳市罗湖区宝安北路人才市场大厦。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白云区均禾106国道东侧弘森物流中心4号仓库。

法定代表人:LOT TONG KIAM。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泰然九路皇冠小区第一栋厂房一楼东南面部分、二楼东南侧。

负责人:杨青。

两被上诉人共同诉讼代理人:徐静,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被上诉人共同诉讼代理人:郑慧明,女,汉族,1970年11月23日出生,住址:上海市静安区万航渡路623弄72号5室。

上诉人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因与被上诉人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下称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下称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侵犯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深中法民三初字第11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02年4月28日,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优比速+UES+图”商标,注册人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注册地址是广东深圳市福田区滨河大道1号大院内3栋309室,注册商标核定服务项目第39类,包括包裹投递、投递报纸等,注册有效期自2002年4月28日至2012年4月27日,商标注册证第1759121号。

2006年11月7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将第1759121号商标转让给黄居群。同日,黄居群将受让的第1759121号商标,以普通许可方式许可给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使用,许可使用期限自2006年11月7日至2012年4月27日。黄居群与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签订协议约定,“如发生知识产权纠纷,黄居群有义务协助处理和应对,由此承担的经济责任由黄居群与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双方平摊”。

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指控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在其快递运单、业务收据发票和货运车车门上,显著标明“优比速”字样标识,突出使用本案注册商标的主要部分“优比速”,将“优比速”用作企业字号,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类似服务上突出、大量、广泛、长期使用,侵犯商标专用权,实施不正当竞争。经审查:1、被控侵权的2张快递运单(快递运单号码分别为V0042744718、V0042744816)。该2张快递运单的寄件日期分别是2006年3月22日、2006年2月18日。两张快递运单正面显著位置标注“UPS”TM标识,背面陈述“UPS服务条款与条件”格式条款,所有“服务条款”与其项下所列的“条件”印刷的字体有所不同,所有“服务条款”的字体均比其项下所列“条件”的字体稍大。其中第1行有“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字样,2、被控侵权的业务收据(发票No009493)。该收据日期为2006年3月22日,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椭圆形印章,其中“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分别体现在印章的第1、2、3行,“优比速”单列印章的第1行。3、被控侵权的快递运单(快递运单号码H7138718774)。该张快递运单的寄件日期是2008年5月10日。快递运单背面“UPS服务条款与条件”下方第1行,未见“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字体。4、被控侵权的发票联(发票No01230028)。该发票出具时间2006年2月20日,该收据上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发票专用章”印章,其中“优比速”与“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均体现在同一行中,字体大小相同。5、被控侵权的“UPS现金客户收据”(No0023836)。该收据出具时间2008年5月10日,在显著位置上标注“UPS”标识,在“UPS现金客户收据”下方印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字样,该收据上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发票专用章”印章。6、被控侵权的物证是在“粤B50078、粤B50087货车”车辆驾驶室车门上、车头上、车厢上分别喷印“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UPS”字体的照片,照片上显示车辆驾驶室车门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字体,分“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2行排列,字体大小相同。

又查,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变更前企业名称为“深圳市中捷运快递有限公司”。2001年2月8日,经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深圳市中捷运快递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深圳市中捷运快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1月7日,公司经营范围:快件运输;小件物品的国内、国际速递业务。其企业登记资料记载: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成立日期2000年11月7日,经营期限自2000年11月7日至2050年11月7日,股东名称:张彩凤、黄居群。

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为外资分支机构,隶属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注册登记日期2005年5月16日,核准日期2007年10月11日,执照有效期限至2014年11月23日,公司经营范围:承办海运、陆运、空运进出口货物、国际展品、私人物品及过境货物的国际运输代理业务,包括国际快递(不含私人信函及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公文的寄送业务)、国内货运代理业务、普通货运等。

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成立于2004年11月24日,经营期限2014年11月23日。投资外方:联合包裹运送服务有限公司。企业类型:独资经营(港资)。公司经营范围:承办海运、陆运、空运进出口货物、国际展品、私人物品及过境货物的国际运输代理业务,包括国际快递(不含私人信函及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公文的寄送业务)、国内货运代理业务、普通货运等。

2002年12月26日,中外运空运发展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美国联合包裹部(合同代表人杨青)与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合同代表人黄居群)签订《代理服务协议》一份。该合同约定,合同有效期为“2003年1月1日至2003年12月3 1日”,“如一方没有书面通知对方终止或更新协议,本协议将自动有效并延期一年”。杨青现是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负责人,黄居群是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总经理。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借此指控两被控侵权人“借助权利人在国内包裹运送业务网络及优比速商标商业信誉,发展华南地区国际航空快件及货运业务”

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指控侵权造成消费者误认的证据:1、《快件运输业务协议书》。该协议由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与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签订,证明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系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的客户;2、《中国银行电汇凭证》。该电汇凭证委托日期是2005年12月30日,委托银行是中国银行梅州丰顺支行,汇款人是“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收款人为“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运送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账号为“400032409200068175”,汇入地点和汇入银行是“广东省深圳市工行喜年支行”,汇入金额人民币22954元。该款项因名称不符并未汇出。3、《中国农业银行电汇凭证》。该电汇凭证委托日期是2006年1月6日,汇款人是“培英电声有限公司”。该客户通过“中国农业银行丰顺县支行”将该笔业务款(人民币22954元)汇出。4、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出具《证明》一份,陈述该公司因对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和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的关系产生误认,2005年12月30日,将运费人民币22954元,通过“中国银行梅州丰顺支行”汇入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的银行账户(工商银行深圳喜年支行)。5、《招商银行贷记通知》(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雅园支行),该《通知》记载:记账日期“2006年1月16日”,收款人“8082029810001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付款人“169301080910015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发起行名称“中国银行梅州丰顺支行”,金额“人民币22954元”。6、《公证书》[(2008)深证字第14722号]。该《公证书》载明,有客户投诉,“优比速快递公司两天到的包裹没影”,投诉的电话是“联系电话021-58205612转129分机”和“8008208388客户服务电话”。投诉的电话“联系电话021-58205612转129分机”系空号,投诉电话“8008208388客户服务电话”系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客户服务电话,该证据用以证明客户对公司名称产生混淆误认。两被控侵权人辩称《公证书》不能证明网上投诉真实性。

中国工商银行深圳喜年支行存款“对账单”显示:账号“4000032409200068175”,户名“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自2005年12月30日至2005年12月31日,未见“人民币22954元”汇进。

2005年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在《深圳电话号薄》上,在《交运物流》版面,刊登了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名称、地址、电话、传真、经营范围、代理等广告宣传内容;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在公司车辆上,突出使用“优比速”快递等广告宣传内容。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在公司名片上,突出使用“优比速”快递等广告宣传内容。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在公司快递袋上、广告宣传单上,印制宣传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

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提交两份域外形成的抗辩证据:一是1989年“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的营业执照,二是1995年“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的营业执照。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不确认上述两份证据的真实性,认为缺乏域外形成证据的形式要件,未履行台湾证据的相关认证证明手续。

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还提交两份抗辩证据,一是本案注册商标争议裁定申请书,申请时间是2006年2月15日。二是本案注册商标争议申请受理通知书,受理时间是2006年6月6日。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认为这两份证据,只能证明本案注册商标争议已由商标局受理,异议申请人是美国联合包裹公司,但不能反映申请撤销的原因,不能证明与本案具有关联性。

2008年2月29日,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提起本案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在商标国际分类第39类商业服务中,立即变更企业名称、停止使用与本案注册商标相同中文字“优比速”作为字号;立即停止在货运单、运送约定条款、发票、货运车上使用“优比速”标识;2、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在国家级媒体及中国消费维权公益网站www.315wm.com刊登声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3、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300万元;4、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赔偿为制止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合理开支21.34674万元;5、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承担全部诉讼费用;6、依《商标法》等有关规定予以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罚款的民事制裁。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原是第1759121号商标注册人,黄居群通过商标受让形式取得该注册商标专用权,同时黄居群又许可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独占使用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转让或普通许可行为,均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或备案登记,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与黄居群约定,如发生诉讼,黄居群有义务协助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处理和应对,由此承担的经济责任平摊,故两者享有共同提起诉讼之诉权及共同承担实体之权利义务。

本案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处于注册有效期限内,依法应受法律保护。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指控两被控侵权人突出使用该注册商标,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经查,关于突出使用的问题,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主要提供的证据是收据和快递运单,其中收据是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出具的,该收据上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发票专用章”印章,该印章上的“优比速”与“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字体大小相同,不具有突出使用“优比速”特征,应认定为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正常使用其已核准注册的企业名称的行为。快递运单一式五份,正面显著部位标注UPS,没有标注“优比速”字样。只有背面使用“优比速”文字,而背面是用于贴在包裹上的,一般不在公众注意范围内,而且字体比较小,因此不构成突出使用。关于混淆误认的问题,汇款凭证中,《中国银行》凭证的收款人为“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运送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开户行和账号填写的是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的正确账号,而不是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的账号,不能认为是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客户对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与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名称的混淆与误认,只能认为是收款人误填。中国农业银行2006年1月6日的汇款凭证,使用的也是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正确的名称和账号,款项未汇出是银行的问题。成功汇款的招商银行汇款凭证,可以证明并末造成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客户混淆与误认。因此银行三份汇款凭证不能证明造成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客户混淆与误认。至于《公证书》,真实性可以认可,但公证书的内容,由于是在线投诉,没有留下包裹单号,也没有留下真实姓名和联系方式,这不符合正常的投诉方式。而且网络是开放的,网络信息具有不稳定性,任何人都可以随时修改,因此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仅凭公证书尚不能证明客户将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与被控侵权人混淆与误认。UPS现金收据上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印章,该印章实际上是合理使用其企业名称,另业务收据盖印章也是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正常使用其企业名称的方式。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的营运车辆上标注其企业名称,也是合理使用其企业名称,而且营运车辆车厢上标识的是“UPS”不是“优比速”中文字。因此权利人指控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突出使用其注册商标,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理由不能成立。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的全部诉讼请。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2507.74元,由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负担。

上诉人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均不服上述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支持一审诉讼请求。理由为:一、原审确定不正当竞争纠纷的案由是正确的,但原审擅自改变不正当竞争事实连接点,规避法律适用。国家工商管理局《关于解决商标与企业名称中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条规定,商标中的文字和企业名称中的字号相同或近似,使他人对市场主体及其商品或者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包括混淆的可能性),从而构成不正当竞争的,应当依法予以制止。被控企业名称“优比速”字号与我方企业名称字号权利冲突,及其与我方注册商标专用权冲突,使公众混淆或误认服务者来源是否具有“可能性”。原审并非以“可能性”论,而以结果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没有产生误认或混淆实际结果的属“正常使用”,此属认定事实错误。二、我方诉请不是原审认定的“指控被告突出使用该注册商标,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而是“判令被告立即变更企业名称,停止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中文文字优比速作为字号;立即停止在货运单、运送约定条款、发票、货运车上使用优比速标识”。三、被控侵权人突出使用了“优比速”的读音和文字。被控侵权人将“优比速”字号放置首位或另起一行,使用“优比速”的读音等,均构成突出使用。

被上诉人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口头答辩称:我方没有突出使用“优比速”文字,被控我方侵权的证据中,除“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外,我方使用的均是企业名称全称,不存在突出使用,而“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在运单背面,不为公众注意,且字体很小,也不构成突出使用。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认为:对当事人已经提出的诉讼请求和所根据的事实与理由,人民法院应予以审理、判决。本案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起诉指控侵权的事实和理由包括: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将与本案注册商标相同的中文字“优比速”作为企业字号;上述被控侵权人未经许可,在业务运单、业务收据发票、货运车上等显著标明“优比速”字样标识;上述被控侵权人将“优比速”作为企业的字号在与注册商标相同和类似服务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并据此诉请法院判令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深圳分公司在商标国际分类第39类商业服务中,立即变更企业名称、停止使用与本案注册商标相同中文字“优比速”作为字号;立即停止在货运单、运送约定条款、发票、货运车上使用“优比速”标识;以及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由此可知,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主张侵权的民事法律关系包括:1、将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作为自己的企业字号,在相同服务上突出使用,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构成侵犯商标专用权。2、将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注册为自己的企业字号,虽没有突出使用,但由于双方经营相同业务,可能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原审判决仅审理了上述第1项诉请而遗漏了第2项诉请,违反了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的正确判决,故应发回重审。

另外,优比速包裹运送公司是否确属世界500强企业,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是否确实于1989年在台湾注册成立“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将影响本案在先权利及诚实信用等问题的认定,重审时亦应一并查清。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八十二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深中法民三初字第119号民事判决。

二、本案发回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黄居群、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已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本院予以退回。

审 判 长   张学军

代理审判员   孙明飞

代理审判员   郑 颖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欧阳昊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 2010)深中法民三重字第1号

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

原告黄居群。

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

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

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诉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优比速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下简称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深圳优比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袁安,原告黄居群及委托代理人袁安、吴延续,两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徐静、郑慧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两原告诉称,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快件运输、小件物品的国内、国际速递业务。 2001年2月6日,由深圳市中捷快递有限公司变更而来,首先使用“优比速”,同时依法申请“优比速UES”注册商标, 2002年4月28日,申请获得核准成为注册商标,商标注册证号第1759121号,核定服务项目为第39类:“运输、货运、海上运输、船运货物、汽车运输、空中运输、仓库出租、集装箱出租、包裹投递、投递报纸”,注册有效期限自 2002年4月28日至 2012年4月27日。 2006年11月7日,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将该商标转让给原告黄居群,原告黄居群同时又许可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使用该注册商标至今。2001年以来原告印发宣传广告、台历、快递袋、名片、车辆宣传、刊登电话号码簿、企业和产品年鉴等方式宣传使用“优比速UES”商标。 2004年11月24日,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在广州成立, 2005年5月16日在深圳设立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将与原告注册商标“优比速UES”相同的中文字“优比速”作为企业字号。两被告工商登记服务范围:“承办海运、陆运、空运进出口货物、国际展品、私人物品及过境货物的国际运输代理业务,包括揽货、托运、订舱、仓储、中转、集装箱拼装折箱、结算运杂费;报关、报验、保险、相关短途运输服务及咨询服务业务、国际快递、国内货运代理”,与原告所持第1759121号商标注册证核定服务项目同为商标国际分类第39类。被告未经原告许可,在其快递业务运单《UPS服务条款与条件》“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及其业务收据发票等中,均显著标明“优比速”字样标识,如 2006年2月18日,被告V0042744816号运单及被告业务收据, 2006年3月22日,V0042744718号运单及被告业务代理运费01230028号发票。此外被告快递货运车上亦显著标明“优比速”。被告将“优比速”作为企业字号,并在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和类似服务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即与商标所标识的服务有关的消费者和其他经营者)产生误认。如 2005年12月30日,原告客户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因对“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与“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关系误认,将应支付原告的费用经中国银行转入被告的工商银行账户。再如, 2007年12月3日中国消费维权公益网站(WWW.315wm.com:315投诉在线)所载被告客户投诉:“优比速快递公司两天到的包裹没影”,被投诉人电话8008208388、021-58205612是被告的客服电话,被投诉对象应为本案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而被误认为是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 2002年12月26日,被告方以中外运空运发展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美国联合包裹部[时任该部代表与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现负责人同为杨青]名义与原告协议,借助原告在国内包裹运送业务网络及优比速商标商业信誉,发展华南地区国际航空快件及货运业务,止于 2004年11月29日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设立时。2004年《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可行性研究报告》无涉及其企业名称字号相关可行性之研究。原告2001年至2004年每年盈利几十万,但因被告侵权行为,致使原告业务大幅萎缩,直至2007年亏损。自2001年起,原告业务快速扩张,至2005年2月先后与十余家同行及客户建立稳定协作关系,并在深圳市宝安区设立松岗营业部。优比速商标在包裹快递服务市场享有广泛影响。2005年以来,原告此前迅速发展的业务受到极大遏制。2004年2月至2006年1月,原告曾许可深圳天天快递有限公司使用“优比速UES”商标,仅在深圳市南山区内每月许可使用费人民币3万元。2006年2月以后,原告商标许可使用费收入则为零。被告侵权行为致使原告在深圳市内商标许可使用费损失:1、在深圳市南山区损失计75万元。(以2006年2月至 2008年2月29日,共25个月,每月3万元计);2、在深圳市其他5个区共损失502.5万元(以第二被告在深圳设立自 2005年5月16日至 2008年2月29日,共33.5个月,每月15万元计);3、 2008年2月29日此后至被告停止侵权,在深圳市6个区每月损失18万元。原告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支出合理开支21.34674万元,包括:1、申请维护本案商标注册交商标事务所及商标局开支人民币5600元;2、原告“优比速UES”商标宣传推广费人民币27862.4元损失。2001年以来,原告方不断以印发宣传广告、台历、快递袋、名片、车辆宣传、刊登电话号码簿、企业和产品年鉴等方式,广泛持久地大力宣传使用“优比速UES”商标;3、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2006)深中法民三初字第29号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05元、律师费人民币2.5万元;本案律师费人民币15万元、公证费人民币600元。被告应保存其因侵权所获得利润的相关证据。2004年,《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可行性研究报告》第八章经济指标分析载明:“利润测算(按经营期前十年平均数计);(年)经营业收入117,400,360元人民币;(年)税后利润:4,599,367元人民币”,被告注册资金60万美金。其后注册资金分别变更为1800万美金和2800万美金。被告侵权商业服务单位利润按UPS代理结算标准为6-34%为计。此外,被告因侵权所获利润还如实体现在税务部门保存的资料中,但我方难以取得,另行依法申请法院调取。 2005年11月22日,原告曾提起诉讼,因被告愿协商解决,法院裁定准许原告撤诉(见 (2006)深中法民三初字第29号《民事裁定书》),该裁定 2006年3月29日生效。 2006年3月9日,原告向深圳市工商局注册分局举报被告侵权行为。 2006年 6月28日,原告亦委托深圳市精英商标事务所向被告提交《法律意见函》。然而被告至今未停止其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原告认为,被告自 2004年11月24日始至今,应当知道原告合法持有“优比速”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未经商标注册人原告方的许可,仍将与其注册商标“优比速UES”相同的中文字“优比速”作为企业字号在与原告相同和类似服务上突出、大量、广泛、长期使用,属于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被告将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中文字登记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引起相关公众对商标注册人与企业名称所有人的误认或者误解,使他人对市场主体及其服务来源产生混淆,从而构成不正当竞争,两被告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有失诚信,损害原告合法权益,依法应当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为此,两原告诉请法院判令:1、被告在商标国际分类第39类商业服务中,立即变更企业名称、停止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中文字“优比速”作为字号;立即停止在货运单、运送约定条款、发票、货运车上使用“优比速”标识;2、被告在国家级媒体及中国消费维权公益网站www.315wm.com刊登声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3、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300万元;4、被告赔偿原告为制止被告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合理开支21.34674万元;5、被告承担本案案件受理费及其他诉讼费用;6、依《商标法》等有关规定予以被告罚款的民事制裁。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1、原告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企业登记资料、深圳市运输局文件、原告企业名称变更通知书。原告用以证明原告主体资格、原告依法设立及经营范围,原告在先使用“优比速”企业名称;2、原告申请商标注册文件、发票,商标注册初审公告。原告用以证明原告依法申请涉案商标注册及费用。3、商标注册证。原告用以证明依法取得商标注册及其核定服务项目,注册有效期;4、核准商标转让证明、商标转让协议、商标使用许可协议及备案发票。原告用以证明原告依法转让、许可、使用注册商标;5、深圳市电话号码薄、照片、名片、快递袋、广告宣传、广告名片印制单及收据。原告用以证明原告通过印发宣传广告、台历、快递袋、名片、车辆宣传、刊登电话号码薄、企业和产品年鉴等方式,宣传推广、使用“优比速+UES+图”商标及其费用;6、被告企业登记资料、核准外资分支机构登记的有关资料。原告用以证明被告主体资格及经营范围,以“优比速”为字号侵权及不正当竞争;7、被告快递运单、被告收据发票、被告货运车照片。原告用以证明被告在其快递运单、业务收据发票和货运车车门上,均显著标明“优比速”字样标识;8、《证明》及银行电汇凭证、《公证书》。原告用以证明被告将“优比速”为企业字号,易使相关公众即与商标所标识的服务有关的消费者和其他经营者的误认;9、代理服务协议、出口结算标准、UPS到付件总汇、收帐通知、发票、取消UPS代理服务协议函、UPS将获得中国国际快递业务操作的直接掌控权。原告用以证明被告以中外运空运华南分公司美国联合包裹部名义与原告协议,发展华南地区国际航空快件及货运业务,被告侵权单位商业利润,被告应知涉案注册商标;10、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可行性研究报告。原告用以证明被告侵权期间获得利润巨大;11、松岗营业部营业执照、快件运输合同。原告用以证明原告业务发展迅速;12、商标许可合同、商标许可费收据、企业登记资料。原告用以证明原告许可他人使用“优比速+UES+图”商标,每月许可使用费人民币3万元;13、委托代理合同、诉讼费收据、公证费收据。原告用以证明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14、联合年检报告、广东国税网页打印件。原告用以证明被告侵权期间所获得的利益巨大;15、民事裁定书、举报信、法律意见函,原告用以证明依法维权事实。

两被告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状,根据其口头答辩观点及其代理词,其主要理由有:1、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无权就侵犯商标专用权提起诉讼。原告黄居群与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没有合法备案,无法确认其真实性,该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没有合法备案,不能对抗第三人,原告提交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属于普通许可合同,在原告黄居群已经提起诉讼情况下,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无权起诉,应驳回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的起诉;2、被告企业字号“优比速”没有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企业字号“优比速”,与原告注册商标“优比速+UES+图”既不相同,也不近似。被告不存在突出使用“优比速”、混淆服务来源的行为,被告对企业字号“优比速”的使用属于合法使用;3、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不具有知名度,被告不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本案与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应依法驳回其起诉;4、原告将原来的深圳市中捷快递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存在恶意;5、原告请求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300万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6、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

被告为证明其抗辩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1、被告快递袋;2、被告快递信封;3、被告快递单(运单);4、被告于2007年在深圳地铁投放大量广告的照片;5、被告上海地区的服务电话目录;6、1989年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的营业执照;7、1995年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的营业执照;8、优比速注册商标争议裁定申请书;9、注册商标争议申请受理通知书。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变更前企业名称为“深圳市中捷运快递有限公司”。 2001年2月8日,经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深圳市中捷运快递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深圳市中捷运快递有限公司”成立于 2000年11月7日,公司经营范围:快件运输;小件物品的国内、国际速递业务。原告企业登记资料记载,“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成立日期 2000年11月7日,经营期限自 2000年11月7日至 2050年11月7日,股东名称:张彩凤、黄居群”。

2002年4月28日,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优比速+UES+图”商标,注册人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注册地址是广东深圳市福田区滨河大道1号大院内3栋309室,注册商标核定服务项目第39类,包括运输、货运、包裹投递、投递报纸等,注册有效期自 2002年4月28日至 2012年4月27日,商标注册证第1759121号。

2006年11月7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将第1759121号商标转让给原告黄居群,受让人黄居群地址为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桃源村89栋 19G。同日,原告黄居群将受让的第1759121号商标,以普通许可方式许可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使用,许可使用期限自 2006年11月7日至 2012年4月27日。原告黄居群与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签订协议约定,“如发生知识产权纠纷,原告黄居群有义务协助处理和应对,由此承担的经济责任由原告黄居群与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双方平摊”。

原告公司经营业务扩展情况为, 2003年6月4日,原告设立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宝安营业部,营业期限自 2003年6月4日至 2050年11月7日。营业场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福围社区下沙南四巷19号首层101铺。经营范围:国内速递业务(不含邮政专营业务和其他国家限制项目)。原告在其营运的快运车后部、前部使用了“优比速快递”字样,其中“优比速”被突出放大。原告在其工作人员的名片(比如张彩凤)上方使用了“优比速 UES 快递”字样,其中“优比速 UES”被突出放大,名片中部是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字样,名片下方标注了公司地址和联系电话。原告在其快递单的正面位置标注了“优比速 UES 快递”字样,其中“优比速 UES”被突出放大。原告在其公司业务宣传册上标注了“优比速 UES 快递”字样,其中“优比速 UES”被突出放大。从原告提交的大量与客户交易的2001至2004年发票显示,原告的交易客户用“优比速”、“优比速快递公司”等来指代原告。2005年,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在《深圳电话号码薄》上,在《交运物流》版面,刊登了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名称、地址、电话、传真、经营范围、代理等广告宣传内容。

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成立于 2004年11月24日,经营期限 2014年11月23日。投资外方:联合包裹运送服务有限公司。企业类型:独资经营(港资)。公司经营范围:承办海运、陆运、空运进出口货物、国际展品、私人物品及过境货物的国际运输代理业务,包括国际快递(不含私人信函及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公文的寄送业务)、国内货运代理业务、普通货运等。

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为外资分支机构,隶属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注册登记日期 2005年5月16日,核准日期 2007年10月11日,执照有效期限至 2014年11月23日,公司经营范围:承办海运、陆运、空运进出口货物、国际展品、私人物品及过境货物的国际运输代理业务,包括国际快递(不含私人信函及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公文的寄送业务)、国内货运代理业务、普通货运等。

原告指控被告侵权的请求权基础为:1、被告将与原告方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被告的企业字号,在相同服务上突出使用,可能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侵犯了原告涉案注册商标的所有权;2、被告将与原告方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被告的企业字号,被告既使没有突出使用,但由于原、被告双方经营相同业务,可能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或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

原告指控被告侵权的具体表现形式为:被告将原告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自己的企业字号,在其快递运单、业务收据发票和货运车车门上突出使用。同时,被告将“优比速”企业字号,在与原告相同或类似服务上大量、广泛、长期使用。通过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材料的庭审质证查明:1、原告指控被告侵权的2张快递运单(快递运单号码分别为V0042744718、V0042744816)。该2张快递运单的寄件日期分别是 2006年3月22日、 2006年2月18日。两张快递运单正面显著位置标注“UPS”TM标识,背面“UPS服务条款与条件”格式条款,其所有服务条款与其项下所列的条件印刷的字体有所不同,所有服务条款的字体均笔其项下所列条件的字体稍大。其中第1行有“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字样。2、原告指控被告侵权的业务收据(发票NO009493)。该收据日期为 2006年3月22日,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椭圆形印章,其中“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分别体现在印章的第1、2、3行,“优比速”单列印章的第1行。3、原告指控被告侵权的快递运单(快递运单号码H7138718774)。该张快递运单的寄件日期是 2008年5月10日。快递运单背面“UPS服务条款与条件”下方第1行,未见“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字体。4、原告指控被告侵权的发票联(发票NO01230028)。该发票出具时间 2006年2月20日,该收据上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发票专用章”印章,其中“优比速”与“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均体现在同1行中,字体大小相同。5、原告指控被告侵权的“UPS现金客户收据”(NO0023836)。该收据出具时间 2008年5月10日,在显著位置上标注“UPS”标识,在“UPS现金客户收据”下方印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字样,该收据上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发票专用章”印章。6、原告指控被告侵权的物证是在“粤B50078、粤B50087货车”车辆驾驶室车门上、车头上、车厢上分别喷印“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UPS”字体的照片,照片上显示被控车辆驾驶室车门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字体,分“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2行排列,字体大小相同。

原告指控被告“借助原告在国内包裹运送业务网络及优比速商标商业信誉,发展华南地区国际航空快件及货运业务”。经查, 2002年12月26日,中外运空运发展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美国联合包裹部(合同代表人杨青)与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合同代表人黄居群)签订《代理服务协议》一份。该合同约定,合同有效期为“ 2003年1月1日至 2003年12月31日”,“如一方没有书面通知对方终止或更新协议,本协议将自动有效并延期一年”。杨青现是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负责人, 黄居群是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总经理。

原告指控被告侵权造成消费者误认的证据:1、《快件运输业务协议书》。该协议由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与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签订,证明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系原告的客户;2、《中国银行电汇凭证》。该电汇凭证委托日期是 2005年12月30日,委托银行是中国银行梅州丰顺支行,汇款人是“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收款人为“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运送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帐号为“4000032409200068175”,汇入地点和汇入银行是“广东省深圳市工行喜年支行”,汇入金额“人民币22954元”。该款项因名称不符并未汇出。3、《中国农业银行电汇凭证》。该电汇凭证委托日期是 2006年1月6日,汇款人是原告客户“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原告客户通过“中国农业银行丰顺县支行”将该笔业务款(人民币22954元)汇出。4、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出具《证明》一份,陈述该公司因对“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和“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的关系产生误认, 2005年12月30日,将运费人民币22954元,通过“中国银行梅州丰顺支行”汇入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运送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的银行帐户(工商银行深圳喜年支行)。5、《招商银行贷记通知》(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雅园支行)。该《通知》记载:记帐日期“ 2006年1月16日”,收款人“8082029810001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付款人“169301080910015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发起行名称“中国银行梅州丰顺支行”,金额“人民币22954元”。6、《公证书》[(2008)深证字第14722号]。该《公证书》载明,有客户投诉,“优比速快递公司两天到的包裹没影”,投诉的电话是“联系电话021-58205612转129分机”和“8008208388客户服务电话”。投诉的电话“联系电话021-58205612转129分机”系空号,投诉电话“8008208388客户服务电话”,系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客户服务电话,原告以该证据证明客户对原告公司与被告公司名称产生混淆误认。被告辩称《公证书》不能证明网上投诉真实性。

中国工商银行深圳喜年支行存款“对帐单”显示:帐号“4000032409200068175”,户名“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自 2005年12月30日至 2005年12月31日,未见“人民币22954元”汇进。

原告为证明其经济损失及其合理费支出,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1、《商标许可合同》,表明2004年2月至2006年1月,原告许可深圳市天天快运速递有限公司使用本案注册商标2年许可使用费,共计人民币69万元。两被告认为该合同未备案,且两份收据编号仅差一个号码连号,也没有提供发票,银行转帐单及被许可公司使用商标的证据,因此对该商标许可合同履行情况均不予确认。2、原告支付本案律师代理费人民币15万元的《委托代理合同》。3、公证费(发票号NO0004076、0004078)公证费人民币600元(发票号NO00242039)。4、案件受理费共计人民币37512.74。其中, (2006)深中法民三初字第29号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05元,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2507.74元。5、原告为申请本案商标所支出的费用,共人民币6810元。包括:受理商标注册费人民币1000元(发票号NO00155992)、服务费人民币4000元(发票号NO4721813)、受理商标注册费人民币1250元(发票号NO0799226)、商标查询费人民币560元(发票号NO0766880)。6、原告商标许可备案费人民币1000元(发票号NO02748923)。7、原告本案商标广告宣传费人民币2万余元。

原告为证明被告获利情况,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1、《2006年度联合年检报告》,利润总额人民币一千七百四十三万余元,营业收入人民币五亿五千一百三十八万余元,净利润人民币九百二十四万余元,资产总额人民币十三亿六千六百三十七万余元;2、《2005年度联合年检报告》;3、《2004年度联合年检报告》。被告辩称,被告作为世界500强企业,被告经营盈利是被告的正常营业,被告获利与本案原告请求保护的“优比速+UES+图”注册商标,不具有关联性。

原告为证明被告的经营规模,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下设20个分公司营业执照,包括深圳、东莞、中山、佛山、福州、南京、常州、杭州、昆山、宁波、温州、上海、苏州、无锡、大连、北京、沈阳、青岛、天津、西安分公司。被告辩称,被告作为世界500强企业,被告迅速发展是被告的正常营业,被告获利与本案原告请求保护的“优比速+UES+图”注册商标,不具有关联性。

“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UPS International Inc.)”是一家在美国注册成立的公司,1988年,该美国公司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成立了“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航空货运承揽、邮件运送服务、航空专送、船舶货运承揽及报关行,以及其他包裹文件运送有关之一切业务等。“美商优比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 Co.)”是一家在美国注册成立的公司,1995年,该美国公司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成立了“美商优比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航空货运承揽、邮件运送服务、航空专送、船舶货运承揽及报关行,以及其他包裹文件运送有关之一切业务等。

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 ,Inc.)是一家在美国注册成立的公司,该公司是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 of America,Inc.简称UPSOA)的唯一股东。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是设在欧洲比利时布鲁塞尔UPS Europe SA公司的股东之一。UPS Europe SA公司1988年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了联合包裹运送服务有限公司(UPS Parcel Delivery Service Limited)。香港联合包裹运送服务有限公司作为外方投资单位设立了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被告提交的美国财富杂志显示,2003年、2004年、2008年、2009年,联合包裹运输公司是美国的500强企业,排名在前50名。

被告提交的中国台湾地区的注册商标证显示,美商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 of America,Inc)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了“优比速资融”商标(资融不在专用之列),该商标核定的商品或服务的类别为:保险中介、消费者贷款与商业型贷款之代理服务,发行信用卡服务,不动产之贷款融资服务,银行与融资服务。该商标权利期间为:自 2008年7月1日至 2018年6月30日。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了“优比速”商标,该商标核定的服务类别为汽车货运,运送货品之包装、捆扎服务,籍由航空、铁路、船舶、陆上车辆等各种运送方式提供信件、文件、信息书类、印刷品及其它物品与财务之运送服务,为他人递交、接收及运送文件之服务。该商标权利期间为:自 2006年10月1日至 2016年9月30日。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了“优比速”商标(‘优’为繁体),该商标核定的服务类别为汽车货运,运送货品之包装、捆扎服务,籍由航空、铁路、船舶、陆上车辆等各种运送方式提供信件、文件、信息书类、印刷品及其它物品与财务之运送服务,为他人递交、接收及运送文件之服务。该商标权利期间为:自 2006年10月1日至 2016年9月30日。被告提交的中国台湾地区的注册商标证等证据经过了广东省公证协会公证。

被告称,“ 2005年2月14日,美国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与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在广州签订了一份商标许可协议,前者授权后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使用其商号和‘UPS’商标”。被告还向本院提交了两份抗辩证据,一是本案原告注册商标争议裁定申请书,申请时间是 2006年2月15日。二是本案原告注册商标争议申请受理通知书,受理时间是 2006年6月6日。两原告认为,这两份抗辩证据,只能证明本案注册商标争议已由商标局受理,异议申请人是美国联合包裹公司,但不能反映申请撤销的原因,不能证明与本案具有关联性。

2005年,原告起诉两被告共同侵犯本案注册商标专用权。2006年,原告撤回对两原告的起诉,本院下发(2006)深中法民三初字第29号《民事裁定书》,“准许原告撤回对两被告的起诉”。该《民事裁定书》生效时间 2006年3月29日。 2008年2月29日,原告向本院提起本案诉讼。

上述事实,有注册商标证、商标转让协议、商标许可协议、《证明》、银行电汇凭证、《公证书》、企业登记资料、发票、《民事裁定书》、当事人庭审陈述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原是第1759121号商标注册人,原告黄居群通过商标受让形式取得该注册商标专用权,同时原告黄居群又许可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使用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转让或普通许可行为,均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或备案登记。本案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处于注册有效期限内,依法应受法律保护。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与原告黄居群约定,如发生诉讼,原告黄居群有义务协助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处理和应对,由此承担的经济责任由两原告平摊。故本案两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符合法律规定,被告辩称,原告深圳优比速公司无权提起本案诉讼,该抗辩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原告指控被告侵权的请求权基础为:1、被告将与原告方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被告的企业字号,在相同服务上突出使用,可能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侵犯了原告涉案注册商标的所有权;2、被告将与原告方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被告的企业字号,被告既使没有突出使用,但由于原、被告双方经营相同业务,可能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或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

关于被告是否突出使用“优比速”商号可能导致相关公众混淆侵犯原告注册商标所有权的问题。原告方的涉案注册商标为中文“优比速”+英文“UES”之组合商标,其中中文“优比速”构成原告注册商标的主要部分;原告方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类别为第39类,包括运输、货运、包裹投递等。被告方与原告方的经营住所地均在珠江三角洲地区,被告方的经营业务与原告方的经营业务相同,被告方商号“优比速”与原告涉案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相同。被告用于经营的“粤B50078、粤B50087货车”车辆驾驶室车门上、车头上、车厢上分别喷印“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UPS”字体,这些字体排列在一行,字体大小相同,因此,没有突出使用“优比速”文字。被告的发票(开出日期为 2006年3月22日、编号为NO009493)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椭圆形印章,其中“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分别排列在印章的第1、2、3行,“优比速”单独排列在该印章的第1行。而被告广东优比速公司印章上的文字则分成两行排列,第一行为“优比速包裹”,第二行为“运送(广东)有限公司”。被告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于 2006年2月20日出具的发票联(编号为NO01230028)显示,该发票上盖的印章中“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均排在同一行中,字体大小相同。同时,被告的寄件日期分别为 2006年3月22日、 2006年2月18日的两张快递运单(号码为V0042744718、V0042744816)正面显著位置标注“UPS”TM标识,背面上方标注“UPS服务条款与条件”,其服务条款与其项下所列的具体内容之字体要大且字体偏黑,其中第1行有“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字体即属于该种情形。由上可见,指代被告印章的文字排列可以有多种方式,而被告上述 2006年3月22日盖的“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椭圆形印章将“优比速”排列在该印章的第1行;同时,被告快递运单第1行“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均属于被告方将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作为其企业字号在相同服务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原、被告提供的服务来源或二者之间的经营关系产生混淆或误认。被告方的行为侵犯了原告方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关于被告方将与原告方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其企业字号使用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的问题。被告方与原告方的经营住所地均在珠江三角洲地区,被告方的经营业务与原告方的经营业务相同,因此,被告方与原告方存在同业竞争关系。 2002年4月28日原告方在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了“优比速+UES+图”商标,该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项目为第39类,包括运输、货运、包裹投递、投递报纸等。原告方随后将该商标投入了商业使用,具体表现为, 2003年6月4日,原告方在深圳宝安区设立了营业部,同时,原告方在其营运的快运车上、工作人员的名片、快递单上、广告宣传上均使用了“优比速 UES ”商标或“优比速”标识。通过原告的上述使用行为,相关公众已用“优比速”来指代原告或原告提供的快递服务,这说明原告已在其“优比速 UES ”商标上建立起了商誉。被告广东优比速公司和广东优比速公司深圳分公司分别成立于 2004年11月24日和 2005年5月16日,其成立时间晚于原告注册商标核准日,因此,原告方对涉案注册商标享有在先权利。同时,原告方亦将“优比速”登记为自己的商号并在商业活动中使用,因原告方的该行为在先,因此,原告对其登记的“优比速”商号亦享有在先权利。商号具有表彰经营者或其提供的商品或服务的功能,被告方在后将原告方享有在先权之注册商标的主要部分“优比速”登记为自己的商号,并在商业活动中使用该商号来表彰自己,被告方的该行为在客观上可能使相关公众对原、被告提供的服务来源或二者之间的经营关系产生混淆或误认。

2002年12月26日,中外运空运发展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美国联合包裹部(合同代表人杨青)与原告深圳优比速公司(合同代表人黄居群)签订了《代理服务协议》。前者欲借助后者(原告)在国内包裹运送业务网络及优比速商标商业信誉,发展华南地区国际航空快件及货运业务,合同有效期为“ 2003年1月1日至 2003年12月31日”,从该事实来看,被告方明知或应知原告方已通过在先的“优比速 UES ”商标之使用建立起了商誉,但被告方在后仍将“优比速”登记为自己的商号,并在商业活动中使用,这表明被告方在主观上存在明显的侵权恶意。由于被告方的实力远超过原告方,对于原告方的经营活动和宣传行为,反而会使得相关公众误认为是被告的行为,原告方利用其商标扩展经营非常困难,故被告方的上述行为将严重挤压原告方的市场空间,应认定被告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应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被告方的投资股东为香港联合包裹运送服务有限公司,与香港联合包裹运送服务有限公司具有关联关系的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和美商优比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分别于1988年和1995年在中国台湾地区设立了分公司,并从事航空货运承揽、邮件运送服务等业务,亦即上述公司在中国台湾地区登记的商号为“优比速”,但由于上述公司的经营范围仅限于中国台湾地区,并未在中国大陆开展经营活动,故其未在中国大陆形成商誉。鉴于此,本院依法认定被告方及被告方的关联公司在中国大陆范围内且在原告深圳优比速公司成立前、“优比速 UES ”商标核准注册前,没有就“优比速”标识形成在先权利,原告方不存在抢注被告方或其关联公司“优比速”在先商业标识权益的行为。

综上,原告方指控被告方侵犯其注册商标所有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诉讼请求成立,原告方要求被告方在其注册商标核定的第39类服务项目上立即变更并停止使用“优比速”商号,包括立即停止在货运单、运送约定条款、发票、货运车上使用“优比速”标识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由于原、被告双方均未提供“因被告侵权致原告受损或被告因侵权获利数额”的确切证据,故本院综合考虑涉案注册商标的类别、被告侵权的性质、主观过错、后果、原告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判定被告方赔偿给原告方经济损失的数额。至于原告方要求被告方赔礼道歉的诉请,因原告方未举证证明被告方的行为造成其商誉受损,故原告方的该诉请,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方要求本院给予被告方民事制裁的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原告方其他诉请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在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第39类服务项目上立即变更并停止使用“优比速”商号,包括立即停止在货运单、运送约定条款、发票、货运车上使用“优比速”标识;

二、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

三、驳回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黄居群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2507.74元,由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负担。

被告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原、被告双方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审  判  员

代理审判员

二〇一〇年 八月三十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粤高法民三终字第51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均禾106国道东侧弘森物流中心4号仓库。

法定代表人:LOT TONG KIAM,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徐静,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郑慧明,女,汉族,1970年11月23日出生,住址为上海市静安区万航渡路623弄72号5室。

上诉人(原审被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泰然九路皇冠小区第一栋厂房一楼东南面部分、二楼东南侧。

负责人:杨青,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静,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郑慧明,女,汉族,1970年11月23日出生,住址为上海市静安区万航渡路623弄72号5室。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东园路巴丁街职工公寓滨江大厦3栋5层3533。

法定代表人:张彩凤,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袁安,广东江山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超英,女,汉族,1982年8月4日出生,住址为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湘雅路110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居群,男,汉族,1967年5月1日出生,住址为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桃源村89栋19G。

委托代理人:袁安,广东江山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森,男,汉族,1982年11月7日出生,住址为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宝安北路人才市场大厦。

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与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下称广东优比速公司)、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下称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之间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于2009年12月10日以(2009)粤高法民三终字第91号民事裁定,撤销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深中法民三初字第119号民事判决,将该案发回重审。原审法院重新审理后,于2010年8月30日作出(2010)深中法民三重字第1号民事判决。上诉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均不服该重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深圳优比速公司变更前企业名称为“深圳市中捷运快递有限公司”。2001年2月8日,经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深圳市中捷运快递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深圳市中捷运快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1月7日,公司经营范围:快件运输;小件物品的国内、国际速递业务。深圳优比速公司企业登记资料记载,“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成立日期2000年11月7日,经营期限自2000年11月7日至2050年11月7日,股东名称:张彩凤、黄居群”。

2002年4月28日,深圳优比速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优比速+UES+图”商标,注册人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注册地址是广东深圳市福田区滨河大道1号大院内3栋309室,注册商标核定服务项目第39类,包括运输、货运、包裹投递、投递报纸等,注册有效期自2002年4月28日至2012年4月27日,商标注册证第1759121号。

2006年11月7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深圳优比速公司将第1759121号商标转让给黄居群,受让人黄居群地址为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桃源村89栋19G。同日,黄居群将受让的第1759121号商标,以普通许可方式许可深圳优比速公司使用,许可使用期限自2006年11月7日至2012年4月27日。黄居群与深圳优比速公司签订协议约定,“如发生知识产权纠纷,黄居群有义务协助处理和应对,由此承担的经济责任由黄居群与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双方平摊”。

广东优比速公司成立于2004年11月24日,经营期限2014年11月23日。投资外方:联合包裹运送服务有限公司。企业类型:独资经营(港资)。公司经营范围:承办海运、陆运、空运进出口货物、国际展品、私人物品及过境货物的国际运输代理业务,包括国际快递(不含私人信函及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公文的寄送业务)、国内货运代理业务、普通货运等。

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为外资分支机构,隶属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注册登记日期2005年5月16日,核准日期2007年10月11日,执照有效期限至2014年11月23日,公司经营范围:承办海运、陆运、空运进出口货物、国际展品、私人物品及过境货物的国际运输代理业务,包括国际快递(不含私人信函及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公文的寄送业务)、国内货运代理业务、普通货运等。

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权的具体表现形式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自己的企业字号,在其快递运单、业务收据发票和货运车车门上突出使用。同时,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优比速”企业字号,在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相同或类似服务上大量、广泛、长期使用。通过对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提交的证据材料的庭审质证查明:1、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权的2张快递运单(快递运单号码分别为V0042744718、V0042744816)。该2张快递运单的寄件日期分别是2006年3月22日、2006年2月18日。两张快递运单正面显著位置标注“UPS”TM标识,背面“UPS服务条款与条件”格式条款,其所有服务条款与其项下所列的条件印刷的字体有所不同,所有服务条款的字体均比其项下所列条件的字体稍大。其中第1行有“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字样。2、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权的业务收据(发票NO009493)。该收据日期为2006年3月22日,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椭圆形印章,其中“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分别体现在印章的第1、2、3行,“优比速”单列印章的第1行。3、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权的快递运单(快递运单号码H7138718774)。该张快递运单的寄件日期是2008年5月10日。快递运单背面“UPS服务条款与条件”下方第1行,未见“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字体。4、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权的发票联(发票NO01230028)。该发票出具时间2006年2月20日,该收据上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发票专用章”印章,其中“优比速”与“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均体现在同1行中,字体大小相同。5、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权的“UPS现金客户收据”(NO0023836)。该收据出具时间2008年5月10日,在显著位置上标注“UPS”标识,在“UPS现金客户收据”下方印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字样,该收据上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发票专用章”印章。6、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权的物证是在“粤B50078、粤B50087货车”车辆驾驶室车门上、车头上、车厢上分别喷印“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UPS”字体的照片,照片上显示被控车辆驾驶室车门上“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字体,分“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2行排列,字体大小相同。

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借助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在国内包裹运送业务网络及优比速商标商业信誉,发展华南地区国际航空快件及货运业务”。经查,2002年12月26日,中外运空运发展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美国联合包裹部(合同代表人杨青)与深圳优比速公司(合同代表人黄居群)签订《代理服务协议》一份。该合同约定,合同有效期为“2003年1月1日至2003年12月31日”,“如一方没有书面通知对方终止或更新协议,本协议将自动有效并延期一年”。杨青现是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负责人, 黄居群是深圳优比速公司总经理。

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权造成消费者误认的证据:1、《快件运输业务协议书》。该协议由深圳优比速公司与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签订,证明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系深圳优比速公司的客户;2、《中国银行电汇凭证》。该电汇凭证委托日期是2005年12月30日,委托银行是中国银行梅州丰顺支行,汇款人是“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收款人为“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运送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账号为“4000032409200068175”,汇入地点和汇入银行是“广东省深圳市工行喜年支行”,汇入金额“人民币22954元”。该款项因名称不符并未汇出。3、《中国农业银行电汇凭证》。该电汇凭证委托日期是2006年1月6日,汇款人是深圳优比速公司客户“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深圳优比速公司客户通过“中国农业银行丰顺县支行”将该笔业务款(人民币22954元)汇出。4、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出具《证明》一份,陈述该公司因对“深圳优比速公司”和“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关系产生误认,2005年12月30日,将运费人民币22954元,通过“中国银行梅州丰顺支行”汇入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运送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的银行账户(工商银行深圳喜年支行)。5、《招商银行贷记通知》(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雅园支行)。该《通知》记载:记账日期“2006年1月16日”,收款人“8082029810001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付款人“169301080910015丰顺县培英电声有限公司”,发起行名称“中国银行梅州丰顺支行”,金额“人民币22954元”。6、《公证书》[(2008)深证字第14722号]。该《公证书》载明,有客户投诉,“优比速快递公司两天到的包裹没影”,投诉的电话是“联系电话021-58205612转129分机”和“8008208388客户服务电话”。投诉的电话“联系电话021-58205612转129分机”系空号,投诉电话“8008208388客户服务电话”,系广东优比速公司客户服务电话,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以该证据证明客户对深圳优比速公司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公司名称产生混淆误认。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辩称《公证书》不能证明网上投诉真实性。

中国工商银行深圳喜年支行存款“对账单”显示:账号“4000032409200068175”,户名“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自2005年12月30日至2005年12月31日,未见“人民币22954元”汇进。

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称,“2005年2月14日,美国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与广东优比速公司在广州签订了一份商标许可协议,前者授权后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使用其商号和‘UPS’商标”。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还向原审法院提交了两份抗辩证据,一是本案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争议裁定申请书,申请时间是2006年2月15日。二是本案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争议申请受理通知书,受理时间是2006年6月6日。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认为,这两份抗辩证据,只能证明本案注册商标争议已由商标局受理,异议申请人是美国联合包裹公司,但不能反映申请撤销的原因,不能证明与本案具有关联性。

2008年2月29日,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在商标国际分类第39类商业服务中,立即变更企业名称、停止使用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优比速”作为字号;立即停止在货运单、运送约定条款、发票、货运车上使用“优比速”标识;2、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在国家级媒体及中国消费维权公益网站www.315wm.com刊登声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3、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赔偿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经济损失人民币300万元;4、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赔偿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为制止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合理开支21.34674万元;5、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承担本案案件受理费及其他诉讼费用;6、依《商标法》等有关规定予以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罚款的民事制裁。

原审法院认为:深圳优比速公司原是第1759121号商标注册人,黄居群通过商标受让形式取得该注册商标专用权,同时黄居群又许可深圳优比速公司独占使用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转让或普通许可行为,均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或备案登记,深圳优比速公司与黄居群约定,如发生诉讼,黄居群有义务协助深圳优比速公司处理和应对,由此承担的经济责任平摊,故两者享有共同提起诉讼之诉权及共同承担实体之权利义务。本案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处于注册有效期限内,依法应受法律保护。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两被控侵权人突出使用该注册商标,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经查,关于突出使用的问题,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主要提供的证据是收据和快递运单,其中收据是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出具的,该收据上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发票专用章”印章,该印章上的“优比速”与“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字体大小相同,不具有突出使用“优比速”特征,应认定为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正常使用其已核准注册的企业名称的行为。快递运单一式五份,正面显著部位标注UPS,没有标注“优比速”字样。只有背面使用“优比速”文字,而背面是用于贴在包裹上的,一般不在公众注意范围内,而且字体比较小,因此不构成突出使用。关于混淆误认的问题,汇款凭证中,《中国银行》凭证的收款人为“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运送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开户行和账号填写的是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正确账号,而不是深圳优比速公司的账号,不能认为是深圳优比速公司客户对深圳优比速公司与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名称的混淆与误认,只能认为是收款人误填。中国农业银行2006年1月6日的汇款凭证,使用的也是深圳优比速公司正确的名称和账号,款项未汇出是银行的问题。成功汇款的招商银行汇款凭证,可以证明并未造成深圳优比速公司客户混淆与误认。因此银行三份汇款凭证不能证明造成深圳优比速公司客户混淆与误认。至于《公证书》,真实性可以认可,但公证书的内容,由于是在线投诉,没有留下包裹单号,也没有留下真实姓名和联系方式,这不符合正常的投诉方式。而且网络是开放的,网络信息具有不稳定性,任何人都可以随时修改,因此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仅凭公证书尚不能证明客户将深圳优比速公司与被控侵权人混淆与误认。UPS现金收据上盖有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印章,该印章实际上是合理使用其企业名称,另业务收据盖印章也是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正常使用其企业名称的方式。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营运车辆上标注其企业名称,也是合理使用其企业名称,而且营运车辆车厢上标识的是“UPS”不是“优比速”中文字。因此权利人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突出使用其注册商标,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理由不能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2507.74元,由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负担。

上诉人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均不服上述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支持一审诉讼请求。理由为:(一)原审确定不正当竞争纠纷的案由是正确的,但原审擅自改变不正当竞争事实连接点,规避法律适用。国家工商管理局《关于解决商标与企业名称中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条规定,商标中的文字和企业名称中的字号相同或近似,使他人对市场主体及其商品或者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包括混淆的可能性),从而构成不正当竞争的,应当依法予以制止。被控企业名称“优比速”字号与我方企业名称字号权利冲突,及其与我方注册商标专用权冲突,使公众混淆或误认服务者来源是否具有“可能性”。原审并非以“可能性”论,而以结果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没有产生误认或混淆实际结果的属“正常使用”,此属认定事实错误。(二)我方诉请不是原审认定的“指控被告突出使用该注册商标,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而是“判令被告立即变更企业名称,停止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中文文字优比速作为字号;立即停止在货运单、运送约定条款、发票、货运车上使用优比速标识”。(三)被控侵权人突出使用了“优比速”的读音和文字。被控侵权人将“优比速”字号放置首位或另起一行,使用“优比速”的读音等,均构成突出使用。

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答辩称:我方没有突出使用“优比速”文字,被控我方侵权的证据中,除“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外,我方使用的均是企业名称全称,不存在突出使用,而“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在运单背面,不为公众注意,且字体很小,也不构成突出使用。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认为:对当事人已经提出的诉讼请求和所根据的事实与理由,人民法院应予以审理、判决。本案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起诉指控侵权的事实和理由包括: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与本案注册商标相同的中文字“优比速”作为企业字号;上述被控侵权人未经许可,在业务运单、业务收据发票、货运车上等显著标明“优比速”字样标识;上述被控侵权人将“优比速”作为企业的字号在与注册商标相同和类似服务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并据此诉请法院判令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在商标国际分类第39类商业服务中,立即变更企业名称、停止使用与本案注册商标相同中文字“优比速”作为字号;立即停止在货运单、运送约定条款、发票、货运车上使用“优比速”标识;以及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由此可知,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主张侵权的民事法律关系包括:1、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作为自己的企业字号,在相同服务上突出使用,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构成侵犯商标专用权。2、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注册为自己的企业字号,虽没有突出使用,但由于双方经营相同业务,可能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原审判决仅审理了上述第1项诉请而遗漏了第2项诉请,违反了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的正确判决,故应发回重审。

另外,广东优比速公司是否确属世界500强企业,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是否确实于1989年在台湾注册成立“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将影响本案在先权利及诚实信用等问题的认定,重审时亦应一并查清。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八十二条之规定,裁定:(一)撤销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深中法民三初字第119号民事判决。(二)本案发回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法院在重审时,确认一审法院查明的上述事实属实。另查明:深圳优比速公司经营业务扩展情况为,2003年6月4日,深圳优比速公司设立深圳优比速公司宝安营业部,营业期限自2003年6月4日至2050年11月7日。营业场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福围社区下沙南四巷19号首层101铺。经营范围:国内速递业务(不含邮政专营业务和其他国家限制项目)。深圳优比速公司在其营运的快运车后部、前部使用了“优比速快递”字样,其中“优比速”被突出放大。深圳优比速公司在其工作人员的名片(比如张彩凤)上方使用了“优比速 UES 快递”字样,其中“优比速 UES”被突出放大,名片中部是深圳市优比速快递有限公司字样,名片下方标注了公司地址和联系电话。深圳优比速公司在其快递单的正面位置标注了“优比速 UES 快递”字样,其中“优比速 UES”被突出放大。深圳优比速公司在其公司业务宣传册上标注了“优比速 UES 快递”字样,其中“优比速 UES”被突出放大。从深圳优比速公司提交的大量与客户交易的2001至2004年发票显示,深圳优比速公司的交易客户用“优比速”、“优比速快递公司”等来指代深圳优比速公司。2005年,深圳优比速公司在《深圳电话号码薄》上,在《交运物流》版面,刊登了深圳优比速公司名称、地址、电话、传真、经营范围、代理等广告宣传内容。

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权的请求权基础为:1、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其企业字号,在相同服务上突出使用,可能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侵犯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涉案注册商标的所有权;2、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企业字号,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即使没有突出使用,但由于双方经营相同业务,可能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或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

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为证明其经济损失及其合理费支出,提交了如下证据:1、《商标许可合同》,表明2004年2月至2006年1月,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许可深圳市天天快运速递有限公司使用本案注册商标2年许可使用费,共计人民币69万元。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认为该合同未备案,且两份收据编号仅差一个号码连号,也没有提供发票,银行转账单及被许可公司使用商标的证据,因此对该商标许可合同履行情况均不予确认。2、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支付本案律师代理费人民币15万元的《委托代理合同》。3、公证费(发票号NO0004076、0004078)公证费人民币600元(发票号NO00242039)。4、案件受理费共计人民币37512.74。其中, (2006)深中法民三初字第29号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05元,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2507.74元。5、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为申请本案商标所支出的费用,共人民币6810元。包括:受理商标注册费人民币1000元(发票号NO00155992)、服务费人民币4000元(发票号NO4721813)、受理商标注册费人民币1250元(发票号NO0799226)、商标查询费人民币560元(发票号NO0766880)。6、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商标许可备案费人民币1000元(发票号NO02748923)。7、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本案商标广告宣传费人民币2万余元。

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为证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获利情况,提交了下列证据:1、《2006年度联合年检报告》,利润总额人民币一千七百四十三万余元,营业收入人民币五亿五千一百三十八万余元,净利润人民币九百二十四万余元,资产总额人民币十三亿六千六百三十七万余元;2、《2005年度联合年检报告》;3、《2004年度联合年检报告》。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辩称,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作为世界500强企业,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经营盈利是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正常营业,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获利与本案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请求保护的“优比速+UES+图”注册商标,不具有关联性。

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为证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经营规模,提交了下列证据:广东优比速公司下设20个分公司营业执照,包括深圳、东莞、中山、佛山、福州、南京、常州、杭州、昆山、宁波、温州、上海、苏州、无锡、大连、北京、沈阳、青岛、天津、西安分公司。

“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UPS International Inc.)”是一家在美国注册成立的公司,1988年,该公司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成立了“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航空货运承揽、邮件运送服务、航空专送、船舶货运承揽及报关行,以及其他包裹文件运送有关之一切业务等。“美商优比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 Co.)”是一家在美国注册成立的公司,1995年,该美国公司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成立了“美商优比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航空货运承揽、邮件运送服务、航空专送、船舶货运承揽及报关行,以及其他包裹文件运送有关之一切业务等。

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 ,Inc.)是一家在美国注册成立的公司,该公司是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 of America,Inc.简称UPSOA)的唯一股东。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是设在欧洲比利时布鲁塞尔UPS Europe SA公司的股东之一。UPS Europe SA公司1988年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了联合包裹运送服务有限公司(UPS Parcel Delivery Service Limited)。香港联合包裹运送服务有限公司作为外方投资单位设立了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提交的美国财富杂志显示,2003年、2004年、2008年、2009年,联合包裹运输公司是美国的500强企业,排名在前50名。

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提交的中国台湾地区的注册商标证显示,美商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 of America,Inc)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了“优比速资融”商标(资融不在专用之列),该商标核定的商品或服务的类别为:保险中介、消费者贷款与商业型贷款之代理服务,发行信用卡服务,不动产之贷款融资服务,银行与融资服务。该商标权利期间为:自2008年7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了“优比速”商标,该商标核定的服务类别为汽车货运,运送货品之包装、捆扎服务,籍由航空、铁路、船舶、陆上车辆等各种运送方式提供信件、文件、信息书类、印刷品及其它物品与财务之运送服务,为他人递交、接收及运送文件之服务。该商标权利期间为:自2006年10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了“优比速”商标(‘优’为繁体),该商标核定的服务类别为汽车货运,运送货品之包装、捆扎服务,籍由航空、铁路、船舶、陆上车辆等各种运送方式提供信件、文件、信息书类、印刷品及其它物品与财务之运送服务,为他人递交、接收及运送文件之服务。该商标权利期间为:自2006年10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提交的中国台湾地区的注册商标证等证据经过了广东省公证协会公证。

2005年,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起诉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共同侵犯本案注册商标专用权。2006年,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撤回对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起诉,原审法院下发(2006)深中法民三初字第29号《民事裁定书》,“准许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撤回对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起诉”。该《民事裁定书》生效时间为2006年3月29日。

原审法院重审认为:深圳优比速公司原是第1759121号商标注册人,黄居群通过商标受让形式取得该注册商标专用权,同时黄居群又许可深圳优比速公司使用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转让或普通许可行为,均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或备案登记。本案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处于注册有效期限内,依法应受法律保护。深圳优比速公司与黄居群约定,如发生诉讼,黄居群有义务协助深圳优比速公司处理和应对,由此承担的经济责任由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平摊。故本案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诉讼主体资格符合法律规定,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辩称,深圳优比速公司无权提起本案诉讼,该抗辩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本案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权的请求权基础为:1、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企业字号,在相同服务上突出使用,可能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侵犯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涉案注册商标的所有权;2、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企业字号,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即使没有突出使用,但由于双方经营相同业务,可能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或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

关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是否突出使用“优比速”商号可能导致相关公众混淆从而侵犯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所有权的问题。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涉案注册商标为中文“优比速”+英文“UES”之组合商标,其中中文“优比速”构成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的主要部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类别为第39类,包括运输、货运、包裹投递等。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经营住所地均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经营业务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经营业务相同,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商号“优比速”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涉案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相同。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用于经营的“粤B50078、粤B50087货车”车辆驾驶室车门上、车头上、车厢上分别喷印“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UPS”字体,这些字体排列在一行,字体大小相同,因此,没有突出使用“优比速”文字。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发票(开出日期为2006年3月22日、编号为NO009493)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椭圆形印章,其中“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分别排列在印章的第1、2、3行,“优比速”单独排列在该印章的第1行。而广东优比速公司印章上的文字则分成两行排列,第一行为“优比速包裹”,第二行为“运送(广东)有限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于2006年2月20日出具的发票联(编号为NO01230028)显示,该发票上盖的印章中“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均排在同一行中,字体大小相同。同时,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寄件日期分别为2006年3月22日、2006年2月18日的两张快递运单(号码为V0042744718、V0042744816)正面显著位置标注“UPS”TM标识,背面上方标注“UPS服务条款与条件”,其服务条款与其项下所列的具体内容之字体要大且字体偏黑,其中第1行有“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字体即属于该种情形。由上可见,指代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印章的文字排列可以有多种方式,而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上述2006年3月22日盖的“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椭圆形印章将“优比速”排列在该印章的第1行;同时,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快递运单第1行“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均属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作为其企业字号在相同服务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对深圳优比速公司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提供的服务来源或二者之间的经营关系产生混淆或误认。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行为侵犯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关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其企业字号使用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的问题。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经营住所地均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经营业务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经营业务相同,因此,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存在同业竞争关系。2002年4月28日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在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了“优比速+UES+图”商标,该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项目为第39类,包括运输、货运、包裹投递、投递报纸等。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随后将该商标投入了商业使用,具体表现为,2003年6月4日,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在深圳宝安区设立了营业部,同时,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在其营运的快运车上、工作人员的名片、快递单上、广告宣传上均使用了“优比速 UES ”商标或“优比速”标识。通过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上述使用行为,相关公众已用“优比速”来指代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或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提供的快递服务,这说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已在其“优比速 UES ”商标上建立起了商誉。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分别成立于2004年11月24日和2005年5月16日,其成立时间晚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核准日,因此,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对涉案注册商标享有在先权利。同时,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亦将“优比速”登记为自己的商号并在商业活动中使用,因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该行为在先,因此,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对其登记的“优比速”商号亦享有在先权利。商号具有表彰经营者或其提供的商品或服务的功能,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在后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享有在先权之注册商标的主要部分“优比速”登记为自己的商号,并在商业活动中使用该商号来表彰自己,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该行为在客观上可能使相关公众对深圳优比速公司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提供的服务来源或二者之间的经营关系产生混淆或误认。

2002年12月26日,中外运空运发展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美国联合包裹部(合同代表人杨青)与深圳优比速公司(合同代表人黄居群)签订了《代理服务协议》。前者欲借助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在国内包裹运送业务网络及优比速商标商业信誉,发展华南地区国际航空快件及货运业务,合同有效期为“2003年1月1日至2003年12月31日”,从该事实来看,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方明知或应知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已通过在先的“优比速 UES ”商标之使用建立起了商誉,但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在后仍将“优比速”登记为自己的商号,并在商业活动中使用,这表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在主观上存在明显的侵权恶意。由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实力远超过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对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经营活动和宣传行为,反而会使得相关公众误认为是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行为,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利用其商标扩展经营非常困难,故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上述行为将严重挤压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市场空间,应认定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应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投资股东为香港联合包裹运送服务有限公司,与香港联合包裹运送服务有限公司具有关联关系的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和美商优比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分别于1988年和1995年在中国台湾地区设立了分公司,并从事航空货运承揽、邮件运送服务等业务,亦即上述公司在中国台湾地区登记的商号为“优比速”,但由于上述公司的经营范围仅限于中国台湾地区,并未在中国大陆开展经营活动,故其未在中国大陆形成商誉。鉴于此,原审法院依法认定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及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关联公司在中国大陆范围内且在深圳优比速公司成立前、“优比速 UES ”商标核准注册前,没有就“优比速”标识形成在先权利,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不存在抢注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或其关联公司“优比速”在先商业标识权益的行为。

综上,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犯其注册商标所有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诉讼请求成立,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要求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在其注册商标核定的第39类服务项目上立即变更并停止使用“优比速”商号,包括立即停止在货运单、运送约定条款、发票、货运车上使用“优比速”标识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由于双方均未提供“因被告侵权致原告受损或被告因侵权获利数额”的确切证据,故综合考虑涉案注册商标的类别、侵权的性质、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主观过错、后果、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判定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赔偿给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经济损失的数额。至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要求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赔礼道歉的诉请,因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未举证证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行为造成其商誉受损,故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该诉请,不予支持。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要求给予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民事制裁的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亦不予支持。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其他诉请缺乏依据,不予采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在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第39类服务项目上立即变更并停止使用“优比速”商号,包括立即停止在货运单、运送约定条款、发票、货运车上使用“优比速”标识;(二)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三)驳回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其他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2507.74元,由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负担。

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不服该重审判决,共同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程序严重错误,影响正确判决,依法应予纠正。深圳优比速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依法应当驳回其起诉。本案中,普通被许可人深圳优比速公司没有取得商标注册人有权提起本案诉讼的明确授权。原审程序将本案定为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属于程序错误,应予纠正。(二)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错误。企业的公章、财务章和发票专用章的样式和刻制必须符合主管部门的规定并经主管部门的审核,印章的样式和刻制并非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所能决定,属于企业名称在印章上的法定表现形式。格式条款在运单背面,而背面是贴于包裹上的,不在公众的注意范围,该表述与其他格式条款字体大小相同,不构成突出使用。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均是在规范使用企业名称,不存在着服务载体上突出使用“优比速”或“UES”文字的情况,我方所使用的商标和特有的快递袋包装与深圳优比速公司提供服务相区分,不存在混淆或误认。(三)原审判决认定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缺乏事实依据,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商标有市场知名度。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并没有突出使用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商标,反而一直利用其自己的“UPS”及图形商标在中国营运、推广。(四)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以基本相同的事实和理由分别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和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广东优比速公司北京分公司、天津分公司,北京、天津相关法院一、二审判决均驳回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诉讼请求。为了避免法院之间作出相互矛盾的判决,应当对本案予以改判。(五)原审判决赔偿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始终规范使用企业名称,不存在着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故意,也不存在着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不应承担停止使用企业字号和赔偿责任。原审判决承担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重审判决,驳回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全部诉讼请求;2、判令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共同答辩称: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理由是:(一)本案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企业字号侵犯了我方的商标权,也同时构成了不正当竞争,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违法。原审判决遗漏了两个内容,一是优比速已经被误认的两个事实,证明已经是误认,而不是容易误认。二是2005年的利润900万元没有写明。(二)关于突出使用问题。根据企业管理名称的规定,所有的名称必须突出使用,在印章和牌匾上等,这是法定的突出使用。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优比速放在前面也是突出使用,关于快递单的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将企业名称简称为优比速三个字代替其所有公司的名称,也是突出使用。UPS是外国公司,未经许可不得在中国境内经营,也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本院查明:原审法院重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属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根据本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请求,本案争议的焦点:一是深圳优比速公司是否为适格的诉讼主体,即深圳优比速公司是否有权提起本案诉讼;二是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是否侵犯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三是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在本案中是否存在着不正当竞争行为;四是本案的赔偿数额是否合法合理。

一、深圳优比速公司是否为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即深圳优比速公司是否有权提起本案诉讼的问题。

本案的事实表明,深圳优比速公司原为第1759121号商标的商标注册人,黄居群通过商标受让形式取得该注册商标专用权后,又许可深圳优比速公司使用该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上述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转让及许可行为,均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或备案登记。本案第1759121号注册商标目前处于有效注册期限内,依法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

深圳优比速公司与黄居群签订协议约定:如发生知识产权纠纷,黄居群有义务协助深圳优比速公司处理和应对,由此承担的经济责任由深圳优比速公司和黄居群双方平摊。该协议实际上是双方当事人对发生纠纷时,共同处理诉讼纠纷的约定,可见黄居群实际上已经对深圳优比速公司有权参加相关诉讼进行了授权。故本案深圳优比速公司为适格的诉讼主体,其诉讼主体的资格亦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上诉称深圳优比速公司无权提起本案诉讼的主张,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是否侵犯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

本案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指控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犯其商标权主要表现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企业字号,在相同服务上突出使用,可能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与误认,从而侵犯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专用权。

本案的事实表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涉案注册商标为中文“优比速”+英文“UES”的组合商标,其中中文“优比速”构成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的主要部分;而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企业字号“优比速”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涉案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部分相同。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类别为第39类,包括运输、货运、包裹投递等。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经营业务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经营业务相同。

本案的事实同时表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开出日期为2006年3月22日、编号为NO009493的发票,其上盖有“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椭圆形印章,其中“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分别排列在印章的第1、2、3行,“优比速”单独排列在该印章的第1行;广东优比速公司印章上的文字则分成两行排列,第一行为“优比速包裹”,第二行为“运送(广东)有限公司”。而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于2006年2月20日出具的编号为NO01230028的发票联显示,所盖印章中“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均排在同一行中,且字体大小相同。可见,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印章的文字排列方式并非单一方式,而上述2006年3月22日的“优比速包裹运送(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椭圆形印章,却将“优比速”排列在该印章的第1行。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2006年3月22日、2006年2月18日、号码为V0042744718、V0042744816的两张快递运单,其背面上方标注“UPS服务条款与条件”,其中第1行有“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字体,该字体与其项下所列的具体内容的字体比较,字体要大且字体偏黑。上述印章的文字排列方式与快递运单第1行“优比速运送约定条款”,均属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相同的文字作为其企业字号,在相同的服务上突出使用的情形,这种使用方式,容易使相关公众对深圳优比速公司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提供的服务来源或二者之间的经营关系产生混淆或误认,故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上述行为,侵犯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三、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在本案中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主张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表现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中的“优比速”文字作为其企业字号,即使没有突出使用,但由于双方经营相同业务,可能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或误认,从而构成不正当竞争。根据本案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应当认定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理由是:

首先,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核准日早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成立时间,为在先权利。2002年4月28日,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在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了“优比速+UES+图”商标,该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项目为第39类,包括运输、货运、包裹投递、投递报纸等。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随后将该商标投入了商业使用,并通过使用行为,使相关公众以“优比速”来代替深圳优比速公司或其提供的快递服务,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已在其注册商标上建立起了一定的商誉。而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则分别成立于2004年11月24日和2005年5月16日,其成立时间晚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注册商标核准日,因此,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对涉案注册商标享有在先权利。同时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亦在先将“优比速”登记为自己的商号并在商业活动中使用,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对其登记的“优比速”商号亦享有在先权利。

至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投资股东香港联合包裹运送服务有限公司与美商优比速国际股份有限公司、优比速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分别于1988年和1995年在中国台湾地区设立了分公司,从事航空货运承揽、邮件运送服务等业务,在中国台湾地区登记的商号也为“优比速”的情况。由于上述公司的经营范围仅限于中国台湾地区,并未在中国大陆开展经营活动,其未在中国大陆形成商誉。故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在中国大陆范围内并未就“优比速”标识形成在先权利。

其次,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经营住所地均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经营业务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经营业务也相同,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与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存在着一定的同业竞争关系。

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享有在先权的注册商标的主要部分“优比速”登记为自己的企业字号,并在商业活动中使用该字号,该行为在客观上可能使相关公众对深圳优比速公司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提供的服务来源或二者之间的经营关系产生混淆或误认,使一般消费者误认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与涉案注册商标之间有某种特定的联系。而实际上,本案深圳市公证处(2008)深证字第14722号《公证书》、2009年1月14日雀氏(福建)实业发展公司《催款通知》等证据,证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的上述行为,已经造成了相关公众混淆或误认的结果。

最后,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具有攀附涉案注册商标的主观恶意。本案证据表明,2002年12月26日,为了借助深圳优比速公司在国内包裹运送业务网络及优比速商标商业信誉,发展华南地区国际航空快件及货运业务,中外运空运发展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美国联合包裹部与深圳优比速公司签订了一份《代理服务协议》。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作为同业竞争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在先的“优比速 UES ”商标及其所建立商誉,但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仍将“优比速”作为自己的企业字号,并在商业活动中使用,可见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在主观上存在着一定的侵权恶意。

四、本案的赔偿数额是否合法合理的问题。

本案中,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犯了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并且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行为。由于双方当事人均未完整提供“因被告侵权致原告受损或被告因侵权获利数额”的确切证据,故综合考虑涉案注册商标的类别、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侵权的性质、主观过错、后果以及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原审重审酌情判定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赔偿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并无不妥,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上诉认为重审判决赔偿深圳优比速公司、黄居群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重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上诉的理由并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800元,由上诉人广东优比速公司、广东优比速深圳分公司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潘奇志

代理审判员   高    静  

代理审判员   李    艳 

书    记    员   欧阳昊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