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抄袭 剽窃> 经典案例 > 正文   
「抄袭」他人著作如何认定?
添加时间:2013-12-29 23:30:17     浏览次数:1032

来源:http://ipr.ndhu.edu.tw/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104:2010-05-20-08-47-28&catid=39:2010-05-13-08-23-13&Itemid=68

「抄袭」他人著作,在著作权法上的意义,是不法重制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著作。

不法重制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著作,必须具备三个要件,一、未经著作财产权人授与重制权或同意,二、有重制他人著作的行为,三、该重制行为不具备合理使用的情形。

但是,判断是否「重制」他人著作,是一个「事实认定」的问题,如果发生著作权的争议案件,只有负责审理该案件的法官,才有权利就该案件当事人所提供之证据,依据下列的认定标准,加以认定。

一、接触。所谓「接触」,不限于以直接证据证明行为人有实际阅读之事实,凡依社会通常情况判断,行为人应有「合理的机会」或「合理的可能性」阅读或听闻著作人的著作,即足以构成接触。

二、实质相似。不仅指「量」的相似,亦兼指「质」的相似,不仅以「文字比对」的方法来判断,亦以「非文本模式」分析比较,以整体观感加以判断。

然而,「抄袭」他人著作,在「学术伦理」上的意义,则更为严格,不但不法重制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著作,构成「抄袭」,纵使其重制行为,曾获得著作财产权人授与重制权或同意,抑或该重制行为具备合理使用的情形,只要有「重制」行为的事实,就可能构成「抄袭」。

案例事实

洪扬名是某大学企管系教授,他在今年初将其所撰写的名为「我国三C产业人力资源管理的困境与突破」的专书,授权光正出版社出版发行,立刻成为各大书局的畅销书,半年内已销售近三千本。

洪教授在撰写该专书的过程中,除发表其多年的研究心得外,亦参考许多网络上的文献资源,其中包括公开发表在「888人力资源」网站上,由杨力行于去年所主编的一份约40页的「台湾高科技人力资源现况」报告。

由于洪教授觉得该报告的内容深具价值,但在无法联络杨力行的情况下,洪教授选择该报告主要内容约20页,将原文的内容文字做了些许的润释后,节录成为其专书内容的一部份,但是并未注明上述内容的出处及主编者姓名。

洪教授的专书发行后,杨力行发现该专书之部分内容,竟与他的报告主要内容相同,愤而去函洪教授任教的大学,指控洪教授「抄袭」他的报告。

法律分析

所谓「著作」,是指文学、科学、艺术或其他学术范围的创作,只要不是抄袭他人的著作,而是自己的创作,不论该创作在上述各该领域中,专业上的评价如何,皆是属于著作权法上「著作」的范畴。

依著作权法第五条之规定:「本法所称著作,例示如下︰一、 语文著作。二、音乐著作。三、戏剧、舞蹈著作。四、美术著作。五、摄影著作。六、图形著作。七、视听著作。八、录音著作。九、建筑著作。一○、计算机程序著作。前项各款著作例示内容,由主管机关订定之。」,其中「语文著作」包括诗、词、散文、小说、剧本、学术论著、演讲及其他之语文著作。

案例事实中,杨力行所主编的「台湾高科技人力资源现况」报告,是一份学术论著,不论其是以传统的纸本书面,做为呈现的形式,或是以网页中的电子讯号,做为呈现的形式,都是属于一种「语文著作」。

但是,要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著作都受到著作权法的保障,依著作权法第九条之规定:「下列各款不得为著作权之标的︰一、 宪法、法律、命令或公文。二、 中央或地方机关就前款著作作成之翻译物或编辑物。三、 标语及通用之符号、名词、公式、数表、表格、簿册或时历。四、 单纯为传达事实之新闻报导所作成之语文著作。五、 依法令举行之各类考试试题及其备用试题。前项第一款所称公文,包括公务员于职务上草拟之文告、讲稿、新闻稿及其他文书。」

案例事实中,「台湾高科技人力资源现况」报告这个语文著作,既不属于上述条文中所规定的项目之一,因此,该著作是著作权法所保护的标的。

著作的创作,有由著作人本其自我的创意表现所完成者,也有将事实数据加以整理编辑完成者,只要后者对于事实数据的选择及编排具有创作性,依著作权法第七条的规定,这种「编辑著作」在法律上是以独立的著作加以保护,也就是说,编辑著作的著作人,亦即案例事实中的杨力行,与一般著作的著作人相同,对于其编辑著作「台湾高科技人力资源现况」报告,同样享有著作权法上所规定的著作权。

依著作权法第十条的规定,著作人于著作完成时享有著作权,所以当编辑著作的著作人完成该著作后,即使尚未对外公开发表,就已经享有著作权的保护了,亦即案例事实中的著作人杨力行,于「台湾高科技人力资源现况」报告完成之时起,便是该编辑著作的著作权人,享有著作权法上所规定的「著作人格权」与「著作财产权」。

依著作权法第三十条第一项之规定,著作财产权存续于著作人之生存期间及其死亡后五十年。案例事实中,「台湾高科技人力资源现况」报告,是该作者杨力行于去年完成的著作,故应尚在著作财产权的存续期间内。

与本案之法律分析有关者,首先是著作财产权中的「重制权」,顾名思义,重制权是一项将著作的内容加以重复制作的权利,必须是有重制权的人,才可以将著作的内容加以重复制作,包括以印刷、复印、录音、录像、摄影、笔录或以其他方法直接、间接、永久或暂时之重复制作,而且不论是全部内容的重制,抑是部分内容的重制,都是属于重制行为。

但是,依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一项之规定,上述的重制权是「专属于」著作财产权人所享有的权利,换言之,只有著作财产权人才可以将其著作加以重复制作,著作财产权人以外的其他人,除非有下列两种情形之一,否则不得重制该著作。

第一种情形,是利用该著作的人,获得著作财产权人授与重制权, 或是利用人的重制行为,获得著作财产权人的同意。

第二种情形,是利用该著作的人,既未获得著作财产权人授与重制权, 亦未获得著作财产权人的同意从事重制行为,但其重制行为,符合著作权法上所规定重制行为的「合理使用」情形之一。

因此,案例事实中,原则上只有著作财产权人杨力行自己,以及获得杨力行授与重制权或获其同意之人,才可以将该报告的内容加以重制,其他人如果没有符合著作权法中有关重制行为的「合理使用」的情形之一,而擅自将报告的内容加以重制,便是侵害杨力行的重制权,这种行为在语文著作中,便是一般所谓的「抄袭」。

「抄袭」,在著作权法上的意义,是不法重制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著作,其成立必须具备三个要件,一、未经著作财产权人授与重制权或同意,二、有重制他人著作的行为,三、该重制行为不具备合理使用的情形。

案例事实中,洪教授显然未经著作财产权人杨力行授与重制权或同意,故其是否有将「台湾高科技人力资源现况」报告的内容约20页,「重制」于其所著专书之中,成为专书内容的一部份,便是本案法律分析之关键。

但是,判断是否「重制」他人著作,是一个「事实认定」的问题,如果发生著作权的争议案件,只有负责审理该案件的法官,才有权利就该案件当事人所提供之证据,依据下列的认定标准,加以认定。

一、接触。所谓「接触」,不限于以直接证据证明行为人有实际阅读之事实,凡依社会通常情况判断,行为人应有「合理的机会」或「合理的可能性」阅读或听闻著作人的著作,即足以构成接触。

案例事实中,洪教授在撰写该书的过程中,确实有参考杨力行所主编的「台湾高科技人力资源现况」报告,纵使洪教授否认有参考之事实,然依上述报告公开发表在网站上的时间,较早于洪教授完成其专书之时间,且其主题内容相同,该网站信息又是对公众公开,洪教授应有合理的机会或合理的可能性「接触」杨力行的著作内容。

二、实质相似。不仅指「量」的相似,亦兼指「质」的相似,不仅以「文字比对」的方法来判断,亦以「非文本模式」分析比较,以整体观感加以判断。

案例事实中,在「量」的方面,洪教授的专书与杨力行的报告,有长达20页的近似之处,在「质」的方面,该20页的内容,除了若干文字的润饰不同外,其余不论在文字比对或是内容意旨的比对,皆具有整体观感的近似性,故就上述有争议性的20页内容,洪教授的专书与杨力行的报告具有「实质相似」。

因此,案例事实中,洪教授很可能会被法院认定有「重制」杨力行之著作的行为。

除非,洪教授能举证证明,该有争议性的20页内容,并非洪教授「重制」杨力行的著作,而是洪教授本其多年研究心得的创作,只是恰巧与杨力行的报告内容「英雄所见略同」,果真如此,洪教授便是本于自己的独立创作而完成的著作,洪教授与杨力行各自享有其独立的著作权,不会因为两者著作之实质内容相同,而被认定系「抄袭」。不过,洪教授上述的举证工作将不容易。

洪教授如果被法院认定有「重制」杨力行之著作的行为,洪教授的重制行为,是否具备合理使用的情形呢?与本案例事实有关的重制行为的「合理使用」,分别规定在著作权法第四十六条、第五十二条及第六十五条第二项。

著作权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依法设立之各级学校及其担任教学之人,为学校授课需要,在合理范围内,得重制他人已公开发表之著作。第四十四条但书规定,于前项情形准用之。」,案例事实中,洪教授虽然是在依法设立的学校中担任教学之人,但其撰写「我国三C产业人力资源管理的困境与突破」该书的目的,是为了出版销售,而不是为其学校授课的需要,故洪教授无法主张本条重制行为的合理使用。

著作权法第五十二条规定:「为报导、评论、教学、研究或其他正当目的之必要,在合理范围内,得引用已公开发表之著作。」,著作权法虽然对于「引用」一词,并未加以定义,但是实务上通说认为「引用」系指部分重制他人之著作,用以引证自己之著作,且引用时必须明示其出处。案例事实中,洪教授撰写「我国三C产业人力资源管理的困境与突破」该书的目的,是为了出版销售,而不是为了教学或研究的目的,其利用杨力行之著作的方式,是将该著作的主要内容约20页, 节录于其所著专书之中,成为专书内容的一部份,并非用以引证自己之著作,且未注明上述内容的出处及著作人杨力行之姓名,故洪教授无法主张本条重制行为的合理使用。

案例事实中,洪教授为了销售的目的而重制杨力行之著作,便是一种「意图销售」的重制行为,无法主张上述著作权法中有关重制行为的「合理使用」情形,因此,由以上法律分析可知,洪教授侵害了杨力行的重制权。

负责审理该案件的法官,如认定洪教授上述重制行为侵害杨力行的重制权,在刑事责任方面,依著作权法第九十一条第二项之规定:「意图销售或出租而擅自以重制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财产权者,处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并科新台币二十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罚金。」

依著作权法第一百条之规定,本项犯罪,须告诉乃论,亦即案例事实中,犯罪被害人杨力行必须对洪教授提出告诉,承办检察官才可依据相关证据侦查起诉,承审法官亦才可依据相关证据加以论罪科刑。

同时,依著作权法第九十八条之规定:「犯第九十一条至第九十六条之一之罪,供犯罪所用或因犯罪所得之物,得没收之。」,案例事实中,承审法官如果依据相关证据,认定洪教授有触犯著作权法上述犯罪行为者,其供犯罪所用之物、因犯罪所得之专书及授权出版发行之金钱所得,法院均得判决加以没收。

在民事责任方面,依著作权法第八十八条第一项之规定,因故意或过失不法侵害他人之著作财产权者,负损害赔偿责任。杨力行如因洪教授之重制行为遭受财产上的损害,洪教授应对杨力行之损害,负担损害赔偿责任。

此外,各大学院校对于其教师违反著作权法之行为,在其教师评审相关办法中,通常亦订有惩处之规定,洪教授任教之学校亦得依其相关规定,给予洪教授适当之校规惩处。

专家建议

「抄袭」他人著作,在著作权法上的意义,是不法重制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著作。

不法重制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著作,必须具备三个要件,一、未经著作财产权人授与重制权或同意,二、有重制他人著作的行为,三、该重制行为不具备合理使用的情形。

但是,判断是否「重制」他人著作,是一个「事实认定」的问题,如果发生著作权的争议案件,只有负责审理该案件的法官,才有权利就该案件当事人所提供之证据,依据下列的认定标准,加以认定。

一、接触。所谓「接触」,不限于以直接证据证明行为人有实际阅读之事实,凡依社会通常情况判断,行为人应有「合理的机会」或「合理的可能性」阅读或听闻著作人的著作,即足以构成接触。

二、实质相似。不仅指「量」的相似,亦兼指「质」的相似,不仅以「文字比对」的方法来判断,亦以「非文本模式」分析比较,以整体观感加以判断。

然而,「抄袭」他人著作,在「学术伦理」上的意义,则更为严格,不但不法重制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著作,构成「抄袭」,纵使其重制行为,曾获得著作财产权人授与重制权或同意,抑或该重制行为具备合理使用的情形,只要有「重制」行为的事实,就可能构成「抄袭」。

大学教师以研究、教学、辅导、服务为其主要职务,更是为人师表的学术工作者,全国各大学校院对于其教师,均有严格的「学术伦理」要求,「抄袭」不但是侵害他人著作权的不法行为,行为人依法应负民事与刑事的法律责任,更被视为严重违反学术伦理的不当行为。

谨以此案例的说明,提供大学教师从事学术著述时的参考,根本杜绝抄袭争议的发生。

参考依据

著作权法

1. 第五条

2. 第七条

3. 第九条

4. 第十条

5. 第二十二条第一项

6. 第三十条第一项

7. 第四十六条

8. 第五十二条

9. 第六十五条第二项

10.第八十八条第一项

11.第九十一条第二项

12.第一百条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