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抄袭 剽窃> 裁判文书 > 正文   
刘国明、青岛电视台与邱秉钊、杭州佳平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侵犯著作权纠纷案(文学作品《夫妻站》与数字电影《夫妻站》)
添加时间:2013-12-28 9:22:03     浏览次数:1215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青民三初字第251号

原告刘国明。

委托代理人曹恩华,山东亚和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慕香英,山东亚和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青岛电视台。

法定代表人张相逢,局长。

委托代理人曹恩华,山东亚和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慕香英,山东亚和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邱秉钊。

被告杭州佳平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吴加唐,经理。

委托代理人连骏,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晶晶,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国明、青岛电视台与被告邱秉钊、杭州佳平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平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国明及委托代理人曹恩华、慕香英,原告青岛电视台的委托代理人曹恩华、慕香英,被告邱秉钊,被告佳平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连骏、朱晶晶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0年,原告刘国明在进行广泛的采编、汇总后,投入大量的时间与精力独创了文学作品《夫妻站》,该作品系刘国明在青岛电视台任职期间为完成单位的工作任务而创作的职务作品,青岛电视台对该作品依法享有优先使用权。被告邱秉钊未经原告许可擅自将作品改编成同名电影剧本;被告佳平公司未经合法许可,擅自将该作品拍摄成同名数字电影,并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电影管理局备案公示,且已借助大众媒体宣传其上述行为,使该被告获得了不应有的正面声誉。两被告的非法行为严重侵犯了著作权人刘国明和优先使用权人青岛电视台的合法权益。经原告函告后,两被告虽多次口头认错,但却拒绝对刘国明承担侵权责任,也拒不承认青岛电视台对该作品的优先使用权,两原告请求本院判令:1、两被告停止侵犯两原告的著作权和优先使用权的行为,停止数字电影《夫妻站》的发行和销售,并将该片所涉一切图像、图片、文字、声音等全部素材及完成片等侵权产品全部交由法院销毁或扣押。2、两被告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电影管理局政府网、中国广播电视报、《大众电影》杂志、青岛日报等媒体上发表书面声明向两原告赔礼道歉以消除影响;3、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2万元,为调查被告侵权行为和起诉所支出的合理费用5万元;4、两被告注销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电影管理局、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节目中心备案公示登记和一切销售该片的企求,并补充说明与承认该作品之著作权和优先使用权应依法属两原告独有;5、两被告承担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费用。

被告邱秉钊辩称,原告刘国明找答辩人采访,但没有去过原告采访手记上所称的车站,答辩人与刘国明在烟台铁路培训中心写成底稿,刘国明执笔、答辩人修改,作品是刘国明与答辩人共同写成;该作品在向中国铁路文学杂志社投稿时署了刘国明与答辩人的名字;刘国明要求答辩人把我们写的稿子改成电影剧本,答辩人在老家时独自写成电影剧本,答辩人从未背着刘国明从事活动,也没有不给他稿费。

被告佳平公司辩称,原告所诉不符合事实,答辩人拍摄的《夫妻站》电影是在合法取得编剧即邱秉钊的授权进行创作完成,在电影《夫妻站》同意摄制协议书中邱秉钊明确表示并确认电影剧本《夫妻站》是其创作而不是改编,其拥有剧本创作版权,答辩人从不知道剧本之前还有原创小说,原告并未在任何公开刊物或载体上发表,也从未做著作权登记,导致答辩人无从得知原创小说的存在,答辩人对此尽到了合理义务,不知道所谓的侵权事实;答辩人没有主观侵权故意,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也没有侵害社会利益,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答辩人至今没有收到原告任何函件,也不存在口头认错的情况,原告所诉不符合事实;青岛电视台仅在业务范围内有优先使用权,答辩人没有侵犯优先使用权,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当事人为证明各自诉辩理由,分别向本院提交了有关证据,结合对方当事人的质证意见,本院对当事人所提交的证据做如下分析:

一、对原告提交证据的分析认定

1、原告刘国明所书写的《采访手记》、《夫妻站》手写底稿(第26-50页)、江志明出具的《证明材料》、《中国铁路文学》退稿给邱秉钊的邮寄袋。原告用以证明刘国明创作了文字作品《夫妻站》,该作品完成后拟在《中国铁路文学》发表,刘国明邀请邱秉钊、江志明一起去北京送稿,邱秉钊曾提出署名要求,但刘国明未同意,后稿件被退回邱秉钊处。

两被告对江志明的《证明材料》提出异议,认为证人应当出庭陈述证言,鉴于该证人并未出庭陈述证言,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被告邱秉钊对于《中国铁路文学》邮寄袋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认为《中国铁路文学》杂志社将全稿退给其个人,但主张稿件是打印件,佳平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无法确认,本院认为,由于被告邱秉钊确认了该证据的真实性,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两被告对《采访手记》、《夫妻站》的真实性提出异议:邱秉钊认为《夫妻站》的底稿系刘国明写一页由其改一页,所写原稿已经无法找到;佳平公司认为,《采访手记》形成时间和采访地点无法确认,最后一页倒数第四行笔迹无法确认是否为事后补写,《夫妻站》手稿的形成时间无法确认。对于两被告的质证意见,本院认为,原告提供了《采访手记》及《夫妻站》26-50页的原稿,对于上述文字系刘国明书写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关于上述文字的形成时间,本院将结合原告提交的其他证据予以综合分析认定。

2、青岛市市中公证处(2009)青市中证民字第009142号、第009143号、第009144号、第009145号、第009146号、第009237号公证书、原告提交上述公证书用以说明下列事实:2008年9月25日《夫妻站》经国家电影局批准拍摄并予以公示;佳平公司导演谭晓寅博客上记载了《夫妻站》剧本的详细内容;2009年5月20日《淮北晨刊》上刊载了《数字电影淮北开机》新闻报道,佳平公司网站也披露了摄制并完成《夫妻站》的相关事实。原告认为上述事实证明两被告行为构成侵权,两被告对公证书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原告的证明目的。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公证书所记载的事实予以确认。

3、青岛市广播电视局委托书和青岛市艺术研究所原研究员钱涂出具的《关于电影导演工作剧本与刘国明原创作品相同性的分析报告》用以证明两被告的侵权事实,钱涂亦作为证人出庭证明上述报告系自己完成。佳平公司认为钱涂作为自然人没有鉴定资质,其对刘国明手稿后半部分和剧本进行对比的结论不具有真实性,谭晓寅博客中的电影剧本并非最终电影剧本;邱秉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主张其也参与采访,可能会出现雷同。本院认为,该证据系原告自行委托案外人对剧本所进行的比对,证人因不具备法定鉴定资质,故上述报告不具备鉴定结论的性质。

4、北京泛亚时空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及该公司出具的《证明》,律师费、公证费发票以及差旅费票据一宗。原告用以证明被告侵权给其造成经济损失32万元、各项费用支出45535.5元。佳平公司对北京泛亚时空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的真实性提出异议,认为无法确认公司是否真实存在,也不能证明原告遭受了32万元经济损失;对公证费无异议;对律师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费用过高;对差旅费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关联性存有异议,认为不能说明系为本案支出。被告邱秉钊认为上述证据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对于北京泛亚时空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由于两被告均未能提出证据否认其公司主体及公章的真实性,故本院对其形式真实性予以确认,但该证据是否能够证明原告的主张,本院将在裁判理由部分予以分析;对于公证费、律师费发票,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鉴于当事人并未提出证据否认该票据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确认上述费用系为本案诉讼而支出;对于原告提交的差旅费票据,本院认为,由于上述证据不能体现与本案的联系,故本院对该宗差旅费票据不予采信。

5、被告邱秉钊致原告的信函一份、被告佳平公司工商登记查询资料一份、青岛电视台出具的《关于我台职务作品相关情况的说明》一份,原告用以证明被告邱秉钊侵权事实、佳平公司工商登记情况及两原告对案件的意见。两被告对上述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邱秉钊的信函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由于被告邱秉钊并未提交证据说明其所出具信函系违背其真实意思,故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确认。

关于原告提供的《采访手记》及《夫妻站》26-50页原稿的形成时间,《采访手记》记载的时间为2000年9月至2001年1月份,《夫妻站》原稿落款时间为:“2000年秋10月于临淄车务段辛大线,二稿于烟台铁路公司培训中心”,尽管两被告对时间真实性不能确认,但是邱秉钊信函中有如下表述:“2000年刘国明想写一部铁路题材的文学作品,我安排时间陪他一起去北牟南博山等火车站采访,刘国明完成一稿后,我又联系烟台铁路公司培训中心我们在那里完成了作品的第二稿的修改,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上述关于作品素材收集、创作的时间的表述与原告提供的《采访手记》、《夫妻站》原稿所记载的时间吻合,并且原告所提交《夫妻站》原稿上许多文字内容体现了写作中不断修改的痕迹,符合作品创作的规律,在两被告未提交证据否认其真实性、且未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出书面鉴定申请的情况下,本院认为,其真实性应当予以采信,即《采访手记》及《夫妻站》26-50页原稿的形成时间与证据上所体现创作时间一致。

二、对被告佳平公司提交证据的分析认定

被告佳平公司提交两被告签订的《关于电影剧本同意摄制协议书》一份,用以证明邱秉钊明确表示剧本系其创作,佳平公司拍摄电影已获得许可并支付报酬。邱秉钊对该证据无异议,原告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协议不能成为其免责的理由。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三、对被告邱秉钊所提交证据的分析认定

被告邱秉钊提交电影剧本一份及《夫妻站》电影DVD光盘一份,证明剧本创作人是邱秉钊和刘国明。原告对剧本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该剧本系对原告作品的抄袭,对电影光盘的真实性无法确认,对电影剧本署名不予认可。被告佳平公司对剧本真实性无异议,对电影光盘真实性有异议,认为电影并未公开发行。本院认为,两被告均认可电影剧本的真实性,故本院确认该电影剧本系两被告《关于电影剧本同意摄制协议书》所约定转让的剧本;由于电影剧本在拍摄中不可避免的会对剧本进行改动,本院要求被告佳平公司在庭后提交其最终定稿剧本与邱秉钊提供的剧本进行对比,其在庭后提交的剧本与邱秉钊所提交剧本、谭晓寅博客上刊载的剧本并无实质性差异。对于《夫妻站》电影光盘,被告佳平公司并未提交证据否认其真实性,故本院对该电影光盘系佳平公司所拍摄的《夫妻站》这一事实予以确认。

根据本院认定的上述证据,本院查明下列与案件有关的事实:

原告刘国明在原告青岛电视台任总编主任一职,2000年9月,刘国明为创作铁路题材小说,在被告邱秉钊的陪同下前往山东境内部分铁路站进行采访,采访后刘国明于2000年10月创作了小说《夫妻站》。该小说一稿完成后,刘国明与邱秉钊来到烟台铁路公司培训中心,在这里,《夫妻站》小说第二稿完成。对于第二稿的创作过程,刘国明主张小说第二稿系其独自完成,邱秉钊则主张第二稿系刘国明写一页由他修改一页完成,但其称原稿由于时间太久而无法查找。作品完成后,刘国明与邱秉钊到北京将稿件送往《中国铁路文学》杂志社,后该稿因字数太多,《中国铁路文学》杂志社将稿件退给邱秉钊。刘国明未将该作品发表,青岛电视台亦未在两年内将该作品以任何方式予以使用。

北京泛亚时空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泛亚公司)于2009年10月9日出具《证明》称,该公司自2007年即与刘国明就《夫妻站》小说电影、电视剧版权转让事宜进行多轮磋商,并于2008年9月达成共识:由该公司一次性支付给刘国明该作品影/视摄(录)制版权出让费人民币32万元,签约前该公司发现某公司已经获得了同名作品《夫妻站》拍摄许可,双方终止了合作项目。

2008年11月3日,中国电影网(www.chinafilm.com)对国家2008年9-10月故事影片备案公示,其中备案号为858的公示栏显示:片名《夫妻站》、备案单位山东省天下父母文化传播中心,编剧为邱秉钊。2009年5月8日,被告佳平公司与邱秉钊签订《关于电影剧本同意摄制协议书》一份,协议主要内容为:1、电影剧本《夫妻站》系邱秉钊创作,邱秉钊拥有其创作版权;2、邱秉钊决定将电影《夫妻站》剧本摄制版权一次性转让给佳平公司;3、佳平公司支付给邱秉钊人民币6万元,该款系剧本费、专家论证费及修改费。上述协议签订后,佳平公司支付给邱秉钊6万元并开始拍摄数字电影《夫妻站》,淮北晨刊网站(www.bhnews.net)于2009年5月20日以《数字电影淮北市开机》为题对电影开拍情况进行了报道,该报道中并未提及本片编剧情况。该片由谭晓寅导演,谭晓寅在新浪网其博客上(http://blog.sina.com.cn/tanxiaoyin1963)将《夫妻站》剧本全文予以刊载。根据2009年11月13日对佳平公司网站访问结果显示,该片于该日前已经拍摄完成,截止到本案开庭审理之日,该片尚未公开放映。邱秉钊提供的《夫妻站》电影DVD片头字幕上记载的编剧署名为邱秉钊、刘国明。

原告青岛电视台为本案支出律师代理费13000元,刘国明为本案支出律师代理费20000元,公证费6000元。

本案在诉讼期间,2009年11月26日,邱秉钊向青岛电视台、刘国明出具信函一份,信函的主要内容为:“2000年刘国明想写一部铁路题材的文学作品,我(即本案被告邱秉钊,下同)安排时间陪他一起去北牟南博山等火车站采访,刘国明完成一稿后,我又联系烟台铁路公司培训中心,我们在那里完成了作品的第二稿的修改,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因工作需要关系,我和《中国铁路文学》编辑熟悉,2000年冬我和刘国明还有市委政研室江志明处长一同到北京送稿,我个人将小说《夫妻站》交给了《中国铁路文学》一位编辑,我要求在作品上署名在刘国明之后。后来该稿太长大约接近三万字,《中国铁路文学》将稿件退到我处。2007年我把小说《夫妻站》改编成了同名电影剧本。今年春节国明又提及我把《夫妻站》拍出去,我说本已由杭州佳平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于今年5-6月摄制完成,投资方杭州佳平公司是该片导演谭晓寅(上戏教师)联系的。我的改编比较成功,剧情也改动了不少,在广电总局电影局办好准拍证,再后来我又以编剧身份与杭州佳平公司签订合同都是以我一个人署名的。”

原告刘国明创作的小说《夫妻站》故事人物名称包括主人公杨海生、杜鹃夫妇、杜鹃的表哥庞世明、当地村民石柱与玉女夫妇、当地老人四奶奶、中心站姜站长、杜鹃的同学杨慧等,其后半部分手稿的故事梗概为:杜鹃在没有通知杨海生的情况下,通过竞争当选为姑子岭车站站长后,杨海生对此不理解并与杜鹃产生了矛盾。一天,姜站长等领导来姑子岭站宣布,杜鹃为该站新任站长,心情失落的海生午饭时喝酒发泄不满。为解决堆积货物的运输问题,杜鹃骑车去求助万盛集团的总经理—表哥庞世明未果,杜鹃骑车自庞世明处回家途中摔伤。杨海生从讥讽转为支持妻子的工作,两人乘坐借来的小轿车,拜访了表哥庞世明,解决了货源运输问题。杜鹃求同学帮忙,初步找到了姑子岭妇女不孕的原因。石柱玉女夫妇收养的女儿病重,杜鹃用电话拦停一列行经的货运列车,送石柱夫妻带孩子出山进城治病。在姑子岭车站生产经营渐有起色的同时,杜娟怀孕了,四奶奶听说后说道:“慧清仙姑救过俺祖奶奶积下了德,碧石庵的香火延续了几百年。小娟子揣上了娃为啥?人家女人积了德,汉子也积了德。所以呀,人要好,得积德”

被告邱秉钊提供的剧本故事人物名称包括主人公杨海生、杜鹃夫妇、杜鹃的表哥庞世明、当地村民石柱与玉女夫妇、当地老人四奶奶、中心站姜站长、杜鹃的同学柳晓慧等,其故事情节为:四奶奶和工友们为杜鹃和杨海生办了一个热闹简朴的婚礼,二人新婚甜蜜,海生并不想在姑子岭车站久留,也特别期待杜鹃为他生一个孩子。杜鹃当上段分房小组副组长,因为秉公处理而得罪了其同事。杜鹃开始关心起姑子岭妇女不孕的怪事,她为了解开这神秘的不孕之谜,四处调查寻访。海生负责的姑子岭车站业绩较差,受到领导的批评。杨海生准备竞争站长,杜鹃为海生的计划担心,在站长竞争的答辩会上,杨海生意外的发现,杜鹃竟成了他的竞争对手,心生怨气。此后的故事情节与原告小说《夫妻站》后半部分基本相同。在全文结束时,四奶奶说:“慧清仙姑当年救过俺祖奶奶积下大德,才有碧石庵那延续了几百年的香火。小娟子为啥怀里揣上了娃?人家女人积了大德,汉子也积了大德。所以呀,人要好,得积德,积大德”。

《夫妻站》电影导演谭晓寅博客上公布的剧本、被告佳平公司提供的剧本以及数字电影《夫妻站》的内容与邱秉钊所提供的剧本相比从人物名称、身份关系、故事主线、副线、人物对白等均基本一致,其后半部分的人物关系、故事主线、副线、人物对白(如故事最终四奶奶的话语等)与原告刘国明小说《夫妻站》后半部分亦基本相同。

本院认为,本案原告主张两被告的行为对小说《夫妻站》作品的著作权构成了侵犯,要求两被告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而判断两被告行为是否构成侵犯著作权以及承担相应民事责任应当解决以下几个问题:第一、小说《夫妻站》的著作权归属;第二、两被告所实施的行为是否构成对该作品著作权的侵犯;第三、如果被告的行为构成侵犯著作权应当承担怎样的民事责任。对此本院逐一分析如下:

首先,关于小说《夫妻站》著作权归属。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小说《夫妻站》第一稿是刘国明在邱秉钊的陪同下、对山东境内部分铁路站进行采访后创作完成,对此邱秉钊并无异议,小说《夫妻站》第一稿的作者为刘国明。关于第二稿是由刘国明独自完成还是与邱秉钊合作完成,当事人存在争议,从原告《夫妻站》原稿落款:“2000年秋10月于临淄车务段辛大线,二稿于烟台铁路公司培训中心”可以看出,该原稿应当是在烟台铁路培训中心完成的第二稿,该稿系由刘国明独自写作,并无邱秉钊修改的痕迹,虽然邱秉钊称第二稿系双方合作完成,但由于其承认由其修改的原稿已经无法查找,依法应当承担举证不能责任,小说《夫妻站》第二稿亦应是刘国明独立创作完成,系该小说的唯一作者,邱秉钊提出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由于两原告均主张小说《夫妻站》系刘国明为完成单位任务而创作的职务作品,故本院对该作品系职务作品予以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下称《著作权法》)第十六条规定,除该条第二款规定外,职务作品的著作权“由作者享有,但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在其业务范围内优先使用,作品完成两年内,未经单位同意,作者不得许可第三人以与单位使用的相同方式使用该作品”。刘国明创作的小说《夫妻站》不属于《著作权法》第十六条第二款所规定的情形,因此该作品的著作权由刘国明享有,青岛电视台享有作品完成两年内在业务范围内优先使用的权利,依该规定,两年后刘国明有权许可第三人以与单位使用的相同方式使用该作品,故青岛电视台在两年后仅享有在业务范围内使用的权利。本案争议发生在作品完成两年后,青岛电视台不再享有优先使用的权利,原告刘国明作为作者已经提出诉讼,青岛电视台主张优先使用权被侵犯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其次,关于两被告是否构成对刘国明小说《夫妻站》著作权的侵犯。

刘国明依照《著作权法》第十条的规定对小说《夫妻站》享有著作权,就本案争议事实而言,其享有该作品的署名权、发表权、修改权、改编权、摄制权,上述权利他人未经其许可不得行使。

从本院查明的事实可以看出,被告邱秉钊认可该电影剧本系其于2007年改编自小说《夫妻站》,两被告亦认可数字电影《夫妻站》系根据邱秉钊电影剧本《夫妻站》拍摄;将刘国明小说《夫妻站》下半部分与邱秉钊转让给佳平公司的电影剧本、佳平公司拍摄的电影《夫妻站》进行对比,三者从故事主干、人物姓名身份、人物关系、故事单元均相同或基本相同,三者构成实质性相似,且两被告对此均未提出实质性异议,故本院确认:电影剧本《夫妻站》改编自小说《夫妻站》,电影《夫妻站》根据电影剧本《夫妻站》摄制。

根据本院前述分析,刘国明对小说《夫妻站》享有著作权,他人未经许可不得行使。被告邱秉钊未经刘国明许可,擅自将该小说改编为电影剧本并许可佳平公司拍摄,并且在《关于电影剧本同意摄制协议书》称自己为著作权人,其行为构成对刘国明署名权、改编权、摄制权的侵犯;被告佳平公司未经刘国明许可,将改编自小说《夫妻站》的电影剧本拍摄为同名数字电影,其行为构成了对刘国明摄制权的侵犯,由于邱秉钊在改编剧本时未经刘国明同意,其擅自改编行为依法不应予以支持,因此佳平公司在所拍摄《夫妻站》电影中将编剧署名为邱秉钊与刘国明亦构成对刘国明署名权的侵犯;两被告均应对此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最后,关于两被告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具体形式。

《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六)项规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以展览、摄制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使用作品,或者以改编、翻译、注释等方式使用作品的”应当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根据上述规定,两被告的行为构成了对原告刘国明著作权的侵犯,通常应当首先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就本案而言,关于两被告对原告刘国明著作权中署名权的侵犯,两被告应当首先停止对原告刘国明署名权的侵权行为,具体责任形式为佳平公司应在数字电影《夫妻站》中以明显的方式注明该电影系根据刘国明原创小说《夫妻站》改编摄制。关于被告邱秉钊对原告改编权、摄制权的侵犯,鉴于被告邱秉钊的该行为系一次性的行为、且改编、许可他人摄制的行为已实际完成,即侵权行为已经终止,原告刘国明并无证据证明邱秉钊实施了其他侵犯其著作权的行为,故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邱秉钊停止侵犯该项权利的诉讼请求不再予以支持。对于被告佳平公司实施的侵犯原告刘国明摄制权的行为,其已经摄制完成的数字电影《夫妻站》尚未公映,依法可以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即不得将该电影予以公映,但是本院认为,要求被告佳平公司承担停止侵权责任不利于维护当事人之间利益平衡,理由在于:首先,刘国明小说《夫妻站》并未公开发表,邱秉钊在与佳平公司签订转让版权协议时隐瞒了该小说系刘国明创作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佳平公司即使尽到了审慎审查的义务也不能发现该作品不是邱秉钊创作,其主观上没有过错;其次,电影摄制成本很高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判令被告佳平公司停止公映将会造成当事人之间的重大利益失衡,因此本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进行利益衡量,决定不判决被告佳平公司停止侵权,而是应采取经济补偿的替代性措施了断纠纷。关于经济补偿的数额,本院认为:佳平公司尚未将数字电影《夫妻站》予以公映、其获利尚不能确定,原告刘国明提交北京泛亚公司的证明可以说明双方曾就版权转让价格进行协商,但其协商的价格系该双方当事人意思自治且未实际履行,故不能单独以此作为计算经济补偿的依据,综合考虑原告因被告侵权而不能与其他公司合作所遭受的损失、被告佳平公司公映电影《夫妻站》可能获得的利益等因素,本院酌定佳平公司应当给付给原告刘国明经济补偿的数额为人民币10万元。

关于原告刘国明提出的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由于佳平公司所拍摄的数字电影《夫妻站》并未公开放映,淮北晨刊的报道亦未涉及编剧作者,原告没有证据证明两被告实施了其他损害著作权的行为,故对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刘国明提出的“注销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电影管理局、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节目中心备案公示登记和一切销售该片的企求,并补充说明与承认该作品之著作权和优先使用权应依法属两原告独有”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夫妻站》在中国电影网上注明的备案单位为山东省天下父母文化传播中心,而非本案被告,原告刘国明可向案外人另行主张。

关于原告刘国明提出的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在侵犯著作权诉讼中,侵权人主观上具有过错的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根据前述分析,被告佳平公司在与邱秉钊签订著作权转让协议时并无过错,因此不应承当民事赔偿责任。被告邱秉钊在明知小说《夫妻站》系刘国明创作的情况下将该作品改编并许可佳平公司拍摄,其主观过错明显,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佳平公司向邱秉钊给付了人民币60000元,该款系剧本费、专家论证费及修改费,邱秉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上述60000元的具体开支情况,该款项应当认为是邱秉钊侵权而获得的利益,依法应当将该获利向原告刘国明予以赔偿,同时本院认为,将被告邱秉钊的获利作为赔偿能够补偿原告因诉讼支出费用的合理部分,故对于原告刘国明要求被告邱秉钊承担合理支出的诉讼请求不再予以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邱秉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对原告刘国明就作品《夫妻站》享有的著作权署名权的侵犯;

二、被告邱秉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刘国明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60000元;

三、被告杭州佳平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对原告刘国明就作品《夫妻站》享有的著作权署名权的侵犯,具体责任形式为在数名名字电影《夫妻站》中以明显的方式注明该电影系根据刘国明原创小说《夫妻站》改编摄制;

四、被告杭州佳平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刘国明支付经济补偿款人民币100000元;

五、驳回原告刘国明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驳回原告青岛电视台的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850元,由原告刘国明承担1950元,被告邱秉钊承担1840元,被告杭州佳平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承担3060元,原告刘国明已经预交,两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直接向原告刘国明给付。

如不服本判决,当事人可以在收到本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阎 春 光

代理审判员 郭  静

代理审判员 林 鸿 姣

二○一○年六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陈 文 娟

书 记 员 魏  威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