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抄袭 剽窃> 裁判文书 > 正文   
姚文祥诉董国锦、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电视制片分公司、北京惠世时代影视策划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海之艺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汇视(海南)股份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案(小说《王亚樵传奇》与电视剧《风云黄浦江》)
添加时间:2013-12-28 9:07:22     浏览次数:1756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6)沪一中民五(知)初字第395号

原告姚文祥。

委托代理人刘承康,上海市希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董国锦。

被告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电视制片分公司。

法定代表人韩三平。

被告北京惠世时代影视策划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春华。

被告北京海之艺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曹哲。

被告汇视(海南)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晓枫。

原告姚文祥与被告董国锦、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电视制片分公司、北京惠世时代影视策划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海之艺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汇视(海南)股份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6年12月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7年5月8日对本案进行了第一次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姚文祥及其委托代理人刘承康,被告董国锦到庭参加诉讼。其余被告经本院公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开庭传票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对其进行缺席审理。同年5月28日,应原告申请,本院依法委托上海文艺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对案件系争事实进行鉴定。同年7月15日,该鉴定中心向本院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同年10月30日,本院对本案进行了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鉴定人唐明生到庭参加诉讼。各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均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进行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于2000年完成《王亚樵传奇》小说一稿。2001年9月,原告将写好的电视连续剧《王亚樵传奇》剧本初稿交给被告董国锦。被告董国锦看过剧本初稿后要求原告修改。同年10月,原告将写好的22集电视连续剧《王亚樵传奇》剧本修改稿交给董国锦。2002年4月,董国锦答复原告因别的地方已有同样的剧本,所以该剧本不能报批。在原告向董国锦讨要剧本之后,初稿由董国锦外甥还给原告,但原告发现初稿被重新装订过。修改稿经原告再三催讨,董国锦于2002年12月用特快专递寄还给原告,但原告看到在修订本剧本上有用淡绿色颜色笔划过五处,证明剧本被使用过。2005年,原告发现湖南等多家电视台播放的《风云黄浦江》一剧的内容与原告编写的《王亚樵传奇》剧本内容大部分相同。之后,原告从市场上购得齐鲁音像出版社出版的《风云黄浦江》DVD光碟,经比对,发觉其所编写的剧本《王亚樵传奇》已被董国锦转让给其他四被告摄制成20集电视剧《风云黄浦江》,全剧八个故事群全部抄袭于《王亚樵传奇》,有55处故事情节和细节相同。原告认为,五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造成原告的经济损失,故请求本院判令五被告:1、停止侵犯原告电视连续剧《王亚樵传奇》剧本的著作权(发表权、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2、赔偿因侵犯原告电视连续剧《王亚樵传奇》剧本的著作权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3、在湖南电视台、上海电视台、南京电视台、武汉电视台、西安电视台和哈尔滨电视台及《每周广播电视报》上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

被告董国锦辩称,其没有将原告的剧本转让给其他四被告拍成电视剧,故请求本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电视制片分公司提交答辩状称,2002年12月17日,其与北京海之艺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20集电视连续剧合同书》,约定共同投资拍摄电视剧《浦江大侠》。2002年12月18日,其又与该公司签订了《补充合同书》,约定其不再参与拍摄《浦江大侠》,只负责办理该剧的出品权变更手续和送审报批工作,如因该剧剧本版权出现任何经济纠纷和法律责任由北京海之艺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全部承担。后《浦江大侠》更名为《风云黄浦江》。其从未与任何单位和个人签订过有关《王亚樵传奇》剧本的转让或购买合同书。综上所述,被告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电视制片分公司请求本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其余被告均未提供答辩状。

本院经审理查明:2000年,原告姚文祥完成《王亚樵传奇》小说一稿。同年年底,原告将小说交给在上海电影制片厂工作的被告董国锦看。董国锦看后认为小说素材较好,可以改编成电视剧,又把小说拿给上海电影制片厂策划部看,策划部看过后认为不错,但觉得改编成电视剧剧本难度较大。之后,董国锦与原告协商以三、四千元将《王亚樵传奇》小说稿件卖给上海电影制片厂资料室,被原告拒绝。董国锦遂将小说还给原告。2001年8月,原告将电视剧《王亚樵传奇》剧本初稿交给被告董国锦,董国锦看后要求原告修改。同年10月,原告将写好的22集电视连续剧《王亚樵传奇》剧本修改稿交给董国锦。董国锦看后认为字数太少,达不到电视剧剧本的标准。2002年4月以后,董国锦外甥将剧本初稿还给原告。经原告催要,董国锦于2002年12月23日通过特快专递将剧本修改稿退还原告。

2006年3月26日,原告在上海俏佳人文化用品有限公司购得由齐鲁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的20集电视连续剧《风云黄浦江》DVD,价格为118元。封套上显示该片由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电视制片分公司、北京中博时代影视策划有限责任公司等单位联合摄制,编剧署名为钟连成。

原告在本案中主张被告董国锦将原告创作的22集电视连续剧《王亚樵传奇》剧本转让给被告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电视制片分公司和北京惠世时代影视策划有限责任公司,其行为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以及由被告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电视制片分公司、北京惠世时代影视策划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海之艺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汇视(海南)股份有限公司联合摄制的20集电视连续剧《风云黄浦江》抄袭了原告创作的上述剧本的第10-22集,上述四被告的行为亦构成侵权。

应原告申请,本院于2007年5月28日委托上海文艺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对以下事实进行鉴定:20集电视连续剧《风云黄浦江》的剧情内容与原告编写的22集长篇电视连续剧《王亚樵传奇》剧本的第10-22集具有独创性的表达形式是否构成相同或实质性相似?

2007年7月15日,上海文艺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向本院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认为,尽管《风云黄浦江》和《王亚樵传奇》实际所写均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和南京第一反蒋派杀手王亚樵刺蒋、反日的故事,但两者在剧作风格、情节铺展、人物设置与表现手法上有很大区别,很难将它们相提并论。具体审读意见如下:

1、剧本 《王亚樵传奇》的剧本虽冠以“传奇”二字,但作者的创作态度却十分严肃。为塑造主人公王亚樵的感人形象,作者从王亚樵少年求学写起,然后随时代的滚滚洪流,依次写了王亚樵走上革命道路,爱国爱民乃至反蒋抗日,演绎出许多惊天动地的壮举,最后不幸惨遭杀害。为此,作者阅读收集了大量书籍资料,然后再去伪存真,繁衍成篇。全剧基本按发生过的历史事件顺序结构故事,出场的人物全是真名实姓,阅读后留给人较为“真实”的印象。勿庸置疑,为写此剧作者花费了大量心思,付出了艰辛的劳动。然而,由于作者不熟悉电视连续剧的创作特性,所以无论从形式还是内容,《王亚樵传奇》还不能算是一部成熟的剧本,每集故事容量严重不足——至少缺少一半或三分之二,场景设置也有诸多问题。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该剧本仍局限于素材的罗列,或是一个大纲式梗概,尚未能进入艺术化虚构(创作)的层面。

2、和《王亚樵传奇》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风云黄浦江》则是一部通俗而具有较强可看性的电视剧故事。为赢得观众,编导追求的是怎么好看怎么拍,因而融入了许多“商业化”和“娱乐化”元素。全剧的背景虽然被置于内战不断和外敌入侵的氛围下,然最后给人的感觉仍是英雄美女加枪战的套路,或者说是一个男人和几个女人的感情纠葛,在人物的设置和剧情的展开上更多是艺术虚构,如原本有真名实姓的王亚樵、戴笠、杜月笙等人被化名为黄勇之、候彪和林鹤豪,其目的是堵塞观众在看完后抓“辫子”。因为是“怎么好看怎么拍”,所以黄勇之和金石心、黎婉秋、丁晓几位女性之间的多角关系在全剧中占了相当比重。而所有这些,《王亚樵传奇》中是没有的。

3、《王亚樵传奇》仅有后10集和电视连续剧《风云黄浦江》在内容上有“相似”之处,其主要反映在“刺蒋”、“反日”等重大事件的叙写上。如前所说,《王亚樵传奇》追求的是历史的“真实”,而《风云黄浦江》追求的是“好看”,故两者在创作风格、情节铺展、人物设置与表现手法上有很大区别。如在人物设置及其相互关系上,金石心、黎婉秋两位女性主角,以及她们和黄勇之之间的三角关系,为《王亚樵传奇》所没有;尤其是号称“金陵第一美女”的金石心,先是由特务头子候彪派到黄勇之身边做卧底,后被黄勇之的人格魅力所征服,成为黄勇之的红颜知己与得力助手,且为黄勇之献身。围绕金石心的戏贯串全剧始终,成为第一看点。若抽去这一人物,《风云黄浦江》便不复存在了。

4、具体落实到每集情节的结构上,两者也截然不同。如同写庐山刺蒋失败后改刺财政部长宋子文,《王亚樵传奇》在第十三集中仅是捎带而过,重点所写则是日本军方欲发动上海事变,女特工川岛芳子欲刺杀日本公使重光葵,以嫁祸中国人,获取侵犯上海的借口。王亚樵得知日方阴谋,立即放弃刺杀宋子文的计划,并要求手下制止日本特工刺杀重光葵,结果日本特工误杀宋子文的秘书。而在《风云黄浦江》第四集中,则着重写刺杀宋子文的全过程——先是交待刺蒋不成转而刺宋的原因,继而叙写黄勇之亲赴南京化妆调查,摸清宋子文的行动踪迹,直至误把宋子文秘书当成宋子文而刺杀,其间还穿插两个女性之间争宠吃醋和敌我之间的情报战,全集情节围绕“可看”做足了文章。类似情况在其余各集也大体如此。

5、为证明《风云黄浦江》汲取采纳了《王亚樵传奇》中的有关情节,该剧本的作者提供了对照例证《证据100例》。细读这100例证据,多是一些琐碎的表面现象或无关轻重的“相似”细节,不乏有牵强附会之嫌。即便是一些“相似”之处,多是历史上确有其事。面对同样的“史实”,不同的作者人人可以采用,谁都没有专利权。如原告例举《风云黄浦江》第一集所涉嫌抄袭的五条中,第一条王亚樵在南京发言得罪蒋介石一事,《王亚樵传奇》剧本中是正面表现的。而《风云黄浦江》则是在对话中交待的。而后来蒋介石派人暗杀王亚樵,《王亚樵传奇》剧本是用对话交待,没有具体的情节和场面,《风云黄浦江》则作为重场戏来拍摄,是正面展开表现的。又如“证据”第66例,《风云黄浦江》(第十七集)中提到“晨光通讯社成立”,而《王亚樵传奇》则提到“王亚樵的人马到香港后,决定采用长期隐蔽、逐步接近国民党的办法,组建了晨光通讯社”;再如“证据”第32例,《风云黄浦江》(第九集)中“赵纪然投靠候彪供出黄勇之38个据点,苏醒已查出黄勇之的四个窝点……”而《王亚樵传奇》(第十八集)中则提到“王亚樵在上海的各个据点被袭击,金神父路桃源里被搜查……”几个例证,作者企图证明前者“采用”了后者中的素材。如此对照,一则过于牵强,二则无论是“晨光通讯社”还是戴笠“四处搜捕王亚樵”,当年都确有其事,因此谁都可以任意采用。纵观《证据100例》,没有发现《风云黄浦江》在情节铺展、人物设置、角色对话等方面直接或间接地汲纳采用《王亚樵传奇》中的内容。对同一史实,两者表现方式不同,思维方式也不同。

综上所述,司法鉴定意见为:20集电视连续剧《风云黄浦江》的剧情内容与原告姚文祥编写的22集电视连续剧剧本《王亚樵传奇》的第10至22集具有独创性的表达形式并未构成相同或实质性的相似。

以上事实,有原告创作的电视连续剧《王亚樵传奇》剧本初稿、修改稿、董国锦寄还《王亚樵传奇》剧本的特快专递封套、原告与董国锦的谈话记录、《风云黄浦江》DVD光碟、销售发票、原告书写的《权利证据》、《证据100条》以及《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原告对其创作的22集电视连续剧《王亚樵传奇》剧本依法享有著作权。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告董国锦是否将原告创作的电视剧《王亚樵传奇》剧本转让给他人以及系争电视剧《风云黄浦江》是否抄袭了原告创作的上述剧本的第10―22集。根据上海文艺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风云黄浦江》与《王亚樵传奇》剧本的第10-22集,两者的表达形式并未构成相同或实质性的相似。虽然原告在庭审中对《司法鉴定意见书》提出异议,但其质疑均集中在发生在真实人物王亚樵身上的真实故事方面,而不是在电视剧艺术的表达形式方面作比较。对于真实的历史故事,属于公有领域的素材,人人皆有权使用,任何人不能将其纳入专有权范围。因此,司法鉴定的关键在于对比两者对同一题材的电视剧故事的独创性表达形式是否相同或雷同,对此,原告并未作出足以支持其主张的具有说服力的比较和说明,故原告对《司法鉴定意见书》提出的异议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告关于各被告侵犯其著作权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对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姚文祥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10元,司法鉴定费人民币15,000元,由原告姚文祥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 洪

代理审判员 章立萍

代理审判员 徐燕华

二○○八年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刘晓静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