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抄袭 剽窃> 裁判文书 > 正文   
朱圣旺诉浙江天元电影电视艺术中心、杭州瑞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案(神话小说《孟姜女外传》与电视剧《孟姜女》)
添加时间:2013-12-28 8:41:08     浏览次数:1628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5)杭民三初字第375号

原告朱圣旺。

委托代理人王树林(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安炳明(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浙江天元电影电视艺术中心。

法定代表人章晓冰,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沈小锜(一般代理)。

被告杭州瑞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骥,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唐月生(特别授权代理),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姜秀勇(一般代理)。

原告朱圣旺为与被告浙江天元电影电视艺术中心(以下简称天元艺术中心)、杭州瑞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丽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于 2005年10月 21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当日审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2006年2月13日、2006年5月9日本院两次组织原、被告进行证据交换,并于2006年5月 22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圣旺及其委托代理人王树林、安炳明,被告天元艺术中心的委托代理人沈小锜,被告瑞丽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唐月生、姜秀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朱圣旺诉称:2003年10月,我编写的神话小说《孟姜女外传》在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正式出版。2003年11月21日,瑞丽公司的总经理王骥夫妇找到我,希望将《孟姜女外传》改编为电视连续剧,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同意,为了表示友好,我向他们赠书一本。然而,2004年7月,《金华日报》和网站上传出天元艺术中心和瑞丽公司联合拍摄《孟姜女》的消息;2005年,25集电视剧《孟姜女》问世了。我将电视剧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毫无疑问,它就是根据我的《孟姜女外传》小说改编而来。该电视剧以改头换面、人物错位、颠倒顺序等方法,剽窃了我创作的《孟姜女外传》小说的主要内容。该电视剧已于2005年10月12日在浙江教育电视台播放,VCD和DVD也在网上商店向全国各大城市销售。为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二被告:1、立即停止侵害、消除影响、向原告朱圣旺公开赔礼道歉。2、赔偿原告朱圣旺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二被告互负连带责任。3、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天元艺术中心未作答辩。

被告瑞丽公司在书面答辩状及庭审中辩称:原告朱圣旺诉称的事实与客观事实明显不符。1、我公司从未就《孟姜女外传》小说改编为电视剧一事与朱圣旺进行过联系。2、孟姜女故事作为著名的民间神话故事,已经在民间流传了上千年,在这上千年的流传过程中,专门研究孟姜女故事的专著以及其他与孟姜女故事有关的著作数不胜数,这充分说明孟姜女故事是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其著作权不属于任何一个个人包括朱圣旺。朱圣旺的小说只是对该民间故事进行收集、整理,在故事情节等方面均不具有原创性,不享有著作权。3、涉嫌侵权的电视剧不是根据朱圣旺的小说改编的,而是我公司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进行的再创作。从各种版本的孟姜女神话传说著作中,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各地、各个时期流传的孟姜女故事的主线是基本一致的,即主要描述孟姜女千里寻夫送寒衣历经艰难险阻(山高水深、官吏刁难、强盗威胁、妖怪阻拦等),而孟姜女、万喜良、太白金星、秦始皇、孟兴等人物名字以及他们的故事已经流传了上千年,朱圣旺自己也在书中称 “把这个优美动人具有强烈人民性的故事写成文字”,因此,孟姜女的故事根本不是朱圣旺的独创,其对故事情节等内容不享有著作权。4、朱圣旺向法庭提供的权利方面的证据,均是在香港形成的,由于其未履行相关的公证、认证手续,因此该证据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不具有证明力,不能证明原告朱圣旺享有著作权;并且,朱圣旺提供的证据1和证据4相互矛盾,证据1显示的版权号为ISBN.962—873—520—9,而证据4显示的版权号为ISBN.962—8735—61—6。请求法院驳回原告朱圣旺的诉讼请求。

原告朱圣旺为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孟姜女外传》(书)。证明:被控侵权的电视剧《九尾狐与仙鹤》系抄袭《孟姜女外传》一书。

2、《九尾狐与仙鹤》(VCD)。证明:电视剧《九尾狐与仙鹤》系抄袭《孟姜女外传》一书。

3、《孟姜女外传》与《九尾狐与仙鹤》雷同情节的说明。证明:《九尾狐与仙鹤》系抄袭《孟姜女外传》一书。

4、《孟姜女外传》出版时的相关委托书、版权页、收据。证明:《孟姜女外传》一书的版权归朱圣旺所有。

5、购买《九尾狐与仙鹤》VCD的收据。证明:两被告给朱圣旺带来了经济上的损失。

6、工商局调查取证的费用收据。证明:两被告给朱圣旺带来了经济上的损失。

7、《九尾狐与仙鹤》与《孟姜女外传》内容相同、相似点分析对比表,共计24处。

被告天元艺术中心未举证。

被告瑞丽公司为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以下证据:

1、电视剧《九尾狐与仙鹤》的分集介绍。证明:电视剧的故事情节与朱圣旺小说的故事情节有明显区别。

2、2000年出版的倪小龙编著的《孟姜女》一书。

3、2003年4月出版的黄瑞旗所著的《孟姜女故事研究》一书。

4、贺学君所著的《中国四大传说》一书。

5、2001年出版的巫瑞书所著的《孟姜女传说与湖湘文化》一书。

6、1984年出版的顾吉刚所著的《孟姜女故事研究》一书。

7、2001年出版的张恨水所著的《孟姜女》一书。

8、1993年出版的张恨水所著的《孟姜女.梁山伯与祝英台》一书。

9、天津古籍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童话神话经典》。

10、1992年出版的浦江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著的《浦江县故事歌谣谚语卷》。

证据2-10,证明:朱圣旺小说的故事情节来源于民间故事,为大家熟知,不具原创性,不享有著作权。

11、2003年1月出版的罗梦山编译的《山海经》(文白对照本)。

12、2001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西游记》。

证据11、12,证明:电视剧人物的构思来源。

13、电视剧《九尾狐与仙鹤》的剧本。证明:瑞丽公司未侵权。

14、分析意见。证明:《九尾狐与仙鹤》与《孟姜女外传》不具有关联性。

以上证据经庭审质证。结合各方当事人的质证意见,本院对证据认证如下:

一、对原告朱圣旺提交的证据

被告天元艺术中心、瑞丽公司认为:1、证据1,该书载明由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香港)出版,按照法律规定,在香港形成的证据应履行相应的公证、认证手续,朱圣旺未提交相应的证据,因此该书不具备证据形式要件,不予质证。2、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九尾狐与仙鹤》与该书没有关系。3、证据3,系朱圣旺自行整理的文件,且有多处错误,不符合证据形式要件。4、证据4中的三份证据系在香港形成,原告朱圣旺未履行相关的公证、认证手续,该证据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且委托书上的书号与朱圣旺提交的证据1中的书号不一致。5、对证据5、6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两被告未侵权,未给朱圣旺造成经济损失。6、对证据7-分析意见,两被告认为书与电视剧没有关联性。

本院认为:1、因两被告对原告朱圣旺提交的证据2、5、6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确认。2、证据1-《孟姜女外传》一书、证据4-委托书等,由于书上署名的作者为“朱圣旺”,且两被告不能提交相反的、否定该事实的证据,故按照《著作权法》的规定,本院确认该书的作者为原告朱圣旺;但是,由于该书出版于香港,原告朱圣旺又未履行相应的公证认证手续,故该书载明的出版时间的真实性本院不能确定,由于出版时间无法确定,朱圣旺所著的《孟姜女外传》一书的完成时间是否早于被控侵权的电视剧《九尾狐与仙鹤》的完成时间本院亦无法确定。证据3、7,系朱圣旺认为《九尾狐与仙鹤》与《孟姜女外传》雷同的陈述意见,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予以确定。

二、对被告瑞丽公司提交的证据

被告天元艺术中心无异议。

原告朱圣旺对证据1-12、14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效力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九尾狐与仙鹤》没有抄袭《孟姜女外传》。证据13中只有20集的剧本,与实际出版的电视剧(27集),集数不同,内容不同,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本院认为,因原告朱圣旺及被告天元艺术中心对瑞丽公司提交的证据1-12及14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确认。证据13-剧本,虽然与电视剧的集数不同,但其内容包含整部电视剧的内容,该事实已经原被告在庭审中确认,故该证据可以用作侵权比对之用。

根据以上有效证据及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小说《孟姜女外传》由原告朱圣旺所著,作品完成的具体时间不详。

《孟姜女外传》共四十章,每一章的名称分别为:楔子:风流劫、缔结姻缘、神童玉女、恶梦惊天、意造长城、婚礼惊变、不尽思念、泡影伦乐、千里寻夫、心腹凶变、烈女遭侮、乞婆仗义、丐祖纳徒、易容北上、劫中余生、误入花园、花园嬉闹、偶结奇缘、好梦难圆、遭遇色狼、陷落贼窝、惊鸟落网、险象环生、群魔乱舞、蛇鼠恶斗、蛇怪逞威、怒诛蛇妖、仙人点化、舍身造城、才女思夫、昙花春梦、义结金兰、靓女受侮、恶霸受制、恶有恶报、强贼抢美、义妹救姐、舍身复仇、祭夫哭城、坠楼殉情。主要剧情为:金童听风、玉女望月为修炼五千年的仙鹤和九尾狐的化身,因迷恋红尘生活,偷结情缘,被梦幻宫主 “斩立决”。在人间,孟家少夫人毛碧琴看到墙头上的瓜苗幻化成幼女,而一墙之隔的范员外则看见瓜苗幻化为孙儿,该瓜苗结瓜,被孟、范两家媳妇分食后,分别产下了孟姜女和范喜良,两家一向和睦,遂定下了娃娃亲。十六年后,孟姜女和范喜良成亲之日,因秦始皇为筑御敌长城,听信仙人道长的“范喜良一人可以一顶万垫稳城基”之言,派人将范喜良抓走。孟姜女日夜思念范喜良,决定为其做好寒衣北上寻夫。一夜,孟姜女梦得范喜良脱逃回家,于是和范喜良一同逃至深山密林,与夫妇俩同行的仆人范钧忘恩负义,席卷两人的金银细软逃之夭夭。夫妇俩在困境中被以采药为生的葛青山夫妇所救,葛青山夫妇将他俩认为儿女。孟姜女和范喜良遂在此住下,生下一双龙凤胎的儿女。梦醒后,孟姜女毅然踏上寻夫之路,孟员外派心腹孟兴护送。主仆俩跋山涉水来到一深山密林中,孟兴心生歹意欲对孟姜女行不轨之事,孟姜女设计取其性命。孟姜女一路前行,至柳堡圩集镇时被一群无赖调戏,幸遇丐帮帮主老乞婆相救,收其为徒,并教其易容术和防身术等。而此时,侍卫队队长周标受范喜良表兄王云龙所托,将尚在押解途中的范喜良放出,范喜良在逃行中潜入吕家花园,窥视到吕家小姐淑芳沐浴,被吕家当贼拿下。吕员外爱范喜良之才,且范已窥得吕淑芳之身体,遂将吕淑芳嫁与范喜良。成亲之日,官府又来捉拿范喜良。吕员外命人将范喜良男扮女装后,由丫鬟吕芳相陪,再次走上流亡之路。在一座高山峻岭之下,范、吕二人遭遇强人,吕芳不愿受辱撞石而死,范喜良则被人当作美女抬回山寨,寨主霸六欲娶其为压寨夫人。婚礼中,前来赴喜宴的捕头认出了范喜良,范喜良又被押往京城。押解队伍来到迷魂谷时,千年鼠精白玲儿欲吸食范喜良之骨髓以增千年道行,而青峰岭的赤练蛇精青峰老祖也有此意,鼠蛇展开了大战。押解队伍被太白金星等两位道长所救。受道长点化,范喜良决定以一人之躯拯救万人之生命。范喜良最终被奠基在长城之下。孟姜女寻夫至吕家时,被吕淑芳相认,两人义结金兰,共赴关外寻找范喜良。在大王庄,俩人被恶霸恶五等无赖欺侮,遇老师太相救。恶五受伤后,霸六前来探望,霸六设计杀死恶五后,将孟、吕抢上山寨,欲霸占吕淑芳并杀害孟姜女。吕淑芳为救孟姜女,假意应承婚事。霸六放走了孟姜女,吕淑芳在婚宴之夜,将醉酒的霸六杀死并自焚。孟姜女到达长城后,被告知范喜良已被祭奠在长城之下,孟姜女在长城脚下祭夫,哭声将长城的一角震塌。秦始皇闻讯后将孟姜女接到了京城,因惊艳于孟姜女的美貌,欲纳其为妃。孟姜女以祭夫等三件事为条件,答应了秦始皇的要求。待秦始皇完成了祭奠范喜良等三件事后,孟姜女刺杀其不成跳比翼楼而亡。传说孟姜女和范喜良就是被贬下凡的听风和望月,在凡界受到惩罚后被梦幻宫主收回宫中重新修炼去了。

二十七集电视连续剧《九尾狐与仙鹤》于2005年拍摄完成,署名的出品人为被告瑞丽公司,被告天元艺术中心称电视剧的摄制许可证是颁发给其的,对此,朱圣旺及瑞丽公司均无异议。

《九尾狐与仙鹤》的主要剧情为:九尾狐和仙鹤修炼五千后,玉帝令太白金星点化成仙,赐号清风童子、明月仙子,跟随太白金星。为筹王母之寿礼两人私自下凡,事发,被罚下界投胎为人。清风投胎在万金标家名万喜良,明月投胎在隔壁的孟家名孟姜女。孟、万两家有宿怨。十五年后,在苏州才子大赛上,孟姜女和万喜良相遇,克服家庭的种种阻力后两人结成姻缘。秦始皇为抵御匈奴入侵欲造长城,在太白金星“万人奠长城,喜保秦良民”的指点下,于孟、万新婚之日将万喜良抓走为长城奠基。孟姜女为夫做好寒衣,带着丫鬟小莲、仆人孟星,踏上了寻夫之路。在兴隆客栈,孟姜女遇见陈大人,其夫人多年未育,为留住丈夫之心,陈夫人扣留小莲、孟星,以此要挟孟姜女为其夫育子,后被陈大人解救。主仆三人继续前行,在一山路上,小莲失足摔死。孟姜女、孟星先在森林中被蝎子精掳走,后又被老虎精所抢,孟星逃出后请来道长救出孟姜女。在来福客栈,孟星又被诬为杀害大石的凶手,在上官青云的帮助下,真凶阿六被抓住。此时,万喜良在被押解至咸阳前逃跑。孟姜女、孟星由于没有了盘缠,只能靠街头弹琴卖艺赚取,钱公子欲强抢孟姜女为妾,幸得丐帮帮主乞丐婆婆相救并收其为徒。万喜良逃至候宝山府中,候家小姐玉珍将其藏身书房内,但不幸仍被官兵发现并被押解至咸阳。孟姜女、孟星路过一村庄,该村庄的许多人得传染病而死,二人被村民诬为妖孽,只有胡大夫相信是传染病所致,并用其采集的露芳草草药治好了村民的病,而孟星却得病而死。候玉珍在白露城茶馆遇见了孟姜女,万喜良曾给候玉珍看过孟之画像,候因此认出了孟姜女。候玉珍与孟姜女结为姐妹后,候玉珍带着丫鬟香儿陪同孟姜女一起去咸阳寻夫。三人在途中被一伙山贼所掳,孟姜女设计使山贼相信,他们已得了孟的传染病。侯玉珍为使山贼放行,愿意以留下自己为条件放走孟姜女和香儿,侯玉珍后被官府的田大人救下。孟姜女一人继续前行,在山中昏厥,被王大爷大娘所救,王大爷大娘被许老爷设计欠下其许多的米,孟姜女在其曾经救过的兔子精的帮助下,卖给许老爷一口想什么就有什么的缸,许老爷受到了惩罚。孟姜女终于到达咸阳,但万喜良已被押往边关。孟姜女随同季将军夫人一同去边关。路上,孟姜女为寻找拾柴火的季夫人丫鬟小兰,两人都被绿毛怪抓走,季夫人为寻找她俩落入绿毛怪之手,后三人被太白金星及其童子所救。孟姜女终于到达长城,此时,万喜良早已被奠基于长城之下,孟姜女在长城上痛哭,哭倒了长城。

原告朱圣旺为本次诉讼,支付购买被控侵权VCD的费用330元,工商查询服务费100元。

本院认为,要判断被告瑞丽公司制作的电视剧《九尾狐与仙鹤》是否存在抄袭、剽窃原告朱圣旺《孟姜女外传》小说的前提之一是,《孟姜女外传》的完成时间应早于《九尾狐与仙鹤》。从朱圣旺目前提交的证据分析,其能证明的仅是朱圣旺为《孟姜女外传》的作者,而作品完成的时间,由于存在书中的出版时间进行过粘贴改动、书中显示的出版号与香港的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出具的委托书中书号不一致、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出具的委托书又未经过公证认证手续等问题,致本院无法确定该书的出版时间;朱圣旺又无其他证据证明该书的完成时间,因此,《孟姜女外传》的完成时间不能确定,该书的完成时间是否早于《九尾狐与仙鹤》亦不能确定。

其次,文学作品之间是否存在抄袭、剽窃,从内容上应考虑的因素是,被控侵权的作品与原作品是否存在表述上的一致或相似,而不是思想上的一致或相似。通常,小说、电视剧的表述可以分为故事线索、人物关系、人物性格、故事情节及细节刻画等几个方面。将两个作品在故事线索上作比较,作品的主线都是以孟姜女寻夫为线索展开故事的各个情节。但是孟姜女千里寻夫是古已有之的民间传说,被告瑞丽公司提交的不同作者所著的有关孟姜女的各类书籍可以证明,孟姜女的故事为大众耳熟能详,所以该故事线索非原告或被告所独创。在人物关系上,两者都表述为万喜良和孟姜女是九尾狐和仙鹤所变,但人物关系在此展开后,在万喜良和孟姜女与周围人物的关系上,两者基本不相同。而在人物性格、故事情节及细节刻画上,两者也大相径庭。

针对原告朱圣旺归纳的原被告作品之间的24处相似点,本院认为:1、朱圣旺的小说中描述万喜良和孟姜女系九尾狐和仙鹤所变,这在别的作品中从未出现过,可以认定具有独创性。2、仙童名清风、明月,这在其他作品中也经常出现,不具有独特之处。3、第3、4点中描述的是万喜良和孟姜女被罚下凡界的原因及具体情节,两者并不相同。4、范孟两家隔墙而居,这点两者是相同的,但范孟两家仅一墙之隔在巫瑞书所著的《孟姜女传说与湖湘文化》一书中已有体现,故不具有独特之处,而范孟两家的亲疏关系在两部作品中也截然不同。5、孟姜女是瓜或花所变,在巫瑞书所著的《孟姜女传说与湖湘文化》一书中已有体现,不具有独创性。6、第7、8、11、13处,分别是关于告知孩子降生、弹琴、婚礼惊变、做寒衣的情景,为普通的小说和电视剧中所常见,并在有关孟姜女的传说故事中出现过,不具有独特之处。7、第9、10处,是关于万喜良一人能抵万人的传说,这在倪小龙编著的《孟姜女》、黄瑞旗所著的《孟姜女故事研究》等书中均有描述,但具体到文字,则《孟姜女外传》与《九尾狐与仙鹤》中均为“万人奠长城、喜保(得)秦良民”,两者相同。8、第12、14处出现的台词,两者基本相同。9、第15、16、17处是关于妖魔鬼怪欲吸食孟、万骨髓以增加道行的描述,关于妖魔鬼怪的故事在《西游记》及民间传说中有广泛的描述,非原被告之独创,且两者在文字表述上也不相同。10、第18-22处,是乞婆仗义、纳徒、结拜、中毒、抢美等情节,两者在具体故事上均有该情节,但在具体的人物名称及表述上均不相同。11、第23处,《孟姜女外传》描写的是吕淑芳灌醉强盗、杀死霸六、焚山等情节,而《九尾狐与仙鹤》描述的则是侯玉珍恋人田光按孟姜女留下的记号上山剿匪的情节,两者不相同。12、第24处,两者均有认干女儿的情节,但两者在具体的情节和文字上不相同。

综合以上分析,本院认为,即使《孟姜女外传》的完成时间要早于《九尾狐与仙鹤》、两者在作品容量、人物关系、人物性格、故事情节及细节刻画等许多方面都不尽相同;虽然,《九尾狐与仙鹤》中有极少部分的故事情节及细节与《孟姜女外传》相同或相似,但任何文学作品的创作都离不开对前人作品的借鉴,尤其是对孟姜女这样广为流传的民间故事进行的再创作更离不开借鉴,就如同原告朱圣旺创作的《孟姜女外传》也包含着以往众多孟姜女故事或传说的情节一样,被告瑞丽公司创作作品也当然可以借鉴已有的作品,这样的借鉴是合理的且未为法律所禁止,并非是一种抄袭、剽窃行为。因此,被告瑞丽公司未侵犯原告朱圣旺对《孟姜女外传》享有的著作权,由于被告瑞丽公司未侵权,被告天元艺术中心的行为也当然不构成侵权。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朱圣旺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510元,由朱圣旺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两份,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3510元。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为农业银行西湖支行,户名浙江省省本级财政专户结算分户,帐号398000101040006575515001)。

审 判 长 张 政

审 判 员 张莉军

代理审判员 叶 伟

二○○六年八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张天马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