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侵犯专利权(按类型)> 实用新型专利> 裁判文书 > 正文   
陈万俊与陈延思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与知识产权案件有关的损害赔偿)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12-25 18:28:37     浏览次数:1071

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汕中法民三初字第78号

原告陈万俊。

委托代理人陈健涛,广东祥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伟桐,广东祥源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陈延思。

委托代理人林叙勇,广东天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陈万俊诉被告陈延思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6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陈健涛、林伟桐和被告委托代理人林叙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被告于2011年4月8日,以原告所生产的型号为“GP-51MSD”和“GP-51LSD”的电蚊拍侵犯其实用新型专利为由,将原告诉至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原告停止生产该型号电蚊拍,并要求法院销毁原告所谓的“侵权”产品、半成品和用于制造侵权产品的模具,且申请了证据保全,致使原告无法继续正常生产经营以及囤积于仓库的货物无法正常出售。后经第二审法院审理查明并作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粤高法民三终字第540号民事判决书,判令驳回陈延思的诉讼请求,即原告所生产的电蚊拍并没有侵犯被告的实用新型专利。被告通过这种恶意诉讼,干扰了原告的正常经营活动,诋毁了原告的商誉,已造成了原告重大的经济损失。被告证据保全,查封了原告生产的型号为“GP-51MSD”电蚊拍2300支,不仅侵犯了原告生产经营的合法权益,造成原告因无法继续生产经营以及囤积的货物无法正常出售而遭受重大亏损,而且严重影响了原告的商誉;另外,原告还因此聘请律师帮忙维权而花费了不菲的律师代理费。原告的以上各项经济损失如下:囤积于仓库无法正常出售的货物暂计26105元(其中型号“GP-51MSD”电蚊拍2300支,按每支11.35元计)、由于证据保全致使无法继续生产造成的可得利益损失共计60000元(涉案类型产品每月产值50000元,利润15%计,每月获利7500元,从2011年6月份执行证据保全至2012年1月领取终审判决书止,共计8个月)、因维权聘请的律师代理费35000元,造成商誉损失50000元。请求判令:1、被告赔偿因其侵权行为给原告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121105元;2、被告赔偿因其侵权行为对原告造成的商誉损失50000元;3、本案一切诉讼费用均由被告承担。

原告对其陈述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

1、原告身份证,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2、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证明原告系字号为潮州市湘桥区恒腾电器厂的业主;3、电器产品订货单,证明原告所生产的型号为“GP-51MSD”和“GP-51LSD”的电蚊拍的产量,几天时间就能生产4600支,产值5万多元,该证据是被告通过林继生虚假联系原告生产并作为当时起诉原告的证据;4、民事起诉状,证明被告于2011年4月8日,以原告所生产的型号为“GP-51MSD”和“GP-51LSD”的电蚊拍侵犯其实用新型专利为由,恶意诉讼,干扰了原告的正常经营活动,诋毁了原告的商誉;5、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证明被告查封了原告的成品及半成品及产品模具;6、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7、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两份判决书确认了原告被查封的型号为“GP-51MSD”的电蚊拍为2300支,价格为每支11.35元的事实以及终审判决认定了原告没有侵犯被告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事实;8、陈万俊因为当时应对被告起诉所支付的开销2万元及关于律师收费的规定,证明律师收费的合法性。

被告辩称:1、被告拥有合法的实用新型专利,享有法律规定的诉权,其依法起诉是保护自己权益的合法行为。被告的实用新型专利是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的,且在专利有效期内,原告生产的产品落入被告的专利保护范围,被告根据法律和自身知识的判断,认为原告侵犯了其专利权,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一审时的证据也认定原告侵权,因此,被告起诉时,有明确的事实依据和充分的法律依据。其起诉原告侵权的行为是依法行使法律赋予的诉权。2、被告主观上没有侵害原告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目的和故意。被告采取的措施只是为制止原告继续侵权,并没有超出法律规定的范围对原告采取不恰当的行为。3、原告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在被告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提起的诉讼及采取的保全措施,败诉承担的法律后果仅为法院不支持其诉讼请求,除此之外,我国法律并没有规定其他的法律责任。

被告没有提交任何证据。

经开庭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2无异议;对证据3、4、5、6、7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内容有异议;对证据8的证据三性有异议,按《专利法》65条规定,只有侵犯专利权的行为的赔偿费用才包括律师费,但是本案中被告并无侵犯原告专利权。

根据本案双方当事人的上述举证与质证意见,本院认证如下:

被告没有异议的原告证据1、2,本院予以采纳。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内容有异议的原告证据3-7,其中证据3所载明的订货方是林继生,虽然被告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原告没有其他证据证明林继生的订货行为是被告授意,无法证明原告所要证明的事实,故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证据4-7,由于该证据均系法院法律文书,并与本案存在关联性,因此本院予以确认。被告对证据三性均有异议的原告证据8,由于该发票由地方税务局出具,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其真实性与合法性应予确认,但该发票开票日期为2012年5月16日,而原告认为被告恶意提起的(2011)汕中法民三初字第10号案二审终审的判决是在2011年12月16日,该发票开票日期远超出终审判决日期,且原告又不提交当时的委托律师代理合同,无法证明该发票与本案的关联性及原告所要证明的事实,故对该证据本院亦不予采信。综上分析,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07年8月9日,被告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名称为“电蚊拍”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于2008年5月21日被授予实用新型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0720055536.9。该专利按规定缴纳了年费,专利权至今合法有效。被告的该项实用新型专利权包括以下九个权利要求:1、一种电蚊拍,包括拍框、拍柄、电击网、电源、电击开关和升压电路,拍框和拍柄固定连接,电击网设在拍框上,电源和升压电路设在拍柄内,电源通过升压电路与电击网的电极电连接,电击开关串联在电源和升压电路之间,其特征在于:拍柄设有一个照明装置,上述照明装置包括照明灯和照明灯开关,照明灯和照明灯开关均设在拍柄上;上述照明灯和照明灯开关和上述电源依次串联而构成一个回路。2、如权利要求1所述的电蚊拍,其特征在于:所述照明灯设在拍柄的前端上,照明灯与拍柄的中心轴线平行设置;照明灯开关设在拍柄的侧面上。3、如权利要求1所述的电蚊拍,其特征在于:所述照明灯设在拍柄的正面上,照明灯与拍柄的正面垂直设置;照明灯开关设在拍柄的侧面上。4、如权利要求3所述的电蚊拍,其特征在于:所述照明灯设在拍柄内,照明灯的外面设有反光罩,反光罩位于拍柄内,反光罩的前端设有透明挡板,透明挡板位于拍柄的正面上。5、如权利要求1至4中任一项所述的电蚊拍,其特征在于:所述的拍柄包括上拍柄和下拍柄,上拍柄和下拍柄通过螺纹连接;升压电路安装在上拍柄内,照明灯设在上拍柄上;电源安装在下拍柄内,电击开关、照明灯开关均安装在上拍柄的侧面上或均安装在下拍柄的侧面上;上拍柄、下拍柄的中轴线上分别设有连接插头和连接插座,上拍柄、下拍柄螺旋连接时,上拍柄、下拍柄内的电路通过连接插头和连接插座的同轴连接而导通。6、如权利要求5所述的电蚊拍,其特征在于:所述下拍柄上设有手电筒装置,上述手电筒装置包括手电筒照明灯和手电开关,手电照明灯设在下拍柄的末端上,手电开关设在下拍柄的侧面上;手电照明灯、手电开关和上述电源依次串联连接而构成一个回路。7、如权利要求5所述的电蚊拍,其特征在于:上述照明灯采用发光二极管LED。8、如权利要求6所述的电蚊拍,其特征在于:上述手电照明灯采用发光二极管LED。9、如权利要求1所述的电蚊拍,其特征在于:上述电源为电池、干电池或带充电电路的可充电电池。

2008年8月2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实用新型专利检索报告》中的结论为:被告的ZL200720055536.9专利9项权利要求中,权利1-3没有新颖性,权利9没有创造性,权利4-8具有新颖性和创造性。

2011年4月18日,被告以原告生产的电蚊拍侵犯其“电蚊拍”实用新型专利权为由,向本院起诉原告并提出证据保全申请。经审查,本院依法作出(2011)汕中法民三初字第10号之一民事裁定,并到原告位于潮州市上洲新工业区企业厂房的潮州市湘桥区恒腾电器厂实施证据保全措施,清点了原告生产的型号为“GP-51MSD”的电蚊拍,数量为46箱,每箱50支,共计2300支,并当场封存提取到原告生产的型号“GP-51MSD”电蚊拍1支。

2011年9月21日,本院作出(2011)汕中法民三初字第10号判决,认定原告生产的型号为“GP-51MSD”的电蚊拍落入被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判决原告停止侵犯被告ZL200720055536.9专利的行为,销毁侵权产品及其专用模具,并赔偿被告经济损失5万元。原告不服本院判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期间,原告主张其被诉侵权产品使用的是现有技术,并提交了新证据200620055201.2号实用新型专利作为对比。该实用新型专利名称为“带手电照明功能的电蚊拍”,专利申请日为2006年2月18日,授权公告日为2007年2月7日,授权公告号为CN2865286Y。该专利权利要求为:1、一种带手电照明功能的电蚊拍,由柄体(1)和拍体(2)构成,所述拍体(2)上有拍框(8)和安装于所述拍框(8)上的电蚊网(4),其特征在于:所述柄体(1)含有电源或充电电源、手电照明灯(L1)、手电照明或电蚊切换开关(K1);所述手电照明灯(L1)通过手电照明或电蚊切换开关(K1)与电源或充电电源电连接,所述拍体(2)包含升压电路(c),所述升压电路(c)与电蚊网(4)电连接;所述柄体(1)上的电触点(5、9)分别与所述拍体(2)上的电触点(6、10)电连接。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带手电照明功能的电蚊拍,其特征在于:所述充电电源包含充电电路(a)和蓄、放电电路(b),所述充电电路(a)经由柄体(1)上的电插头(3)与交流电连接。3、根据权利要求2所述的带手电照明功能的电蚊拍,其特征在于:所述柄体(1)上有一用以控制电插头(3)滑移伸缩的扳动件(7)。4、根据权利要求1、2或3所述的带手电照明功能的电蚊拍,其特征在于:所述充电电源或/和升压电路(c)分别连接充电指示灯(L3)、通电指示灯(L2)。5、根据权利要求1、2、3所述的带手电照明功能的电蚊拍,其特征在于:所述手电照明或电蚊切换开关(K1)与所述柄体(1)上的电触点(9)之间设置电蚊触按开关(K2)。

2011年12月16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1)粤高法民三终字第540号判决,认定原告的被诉侵权产品落入被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但该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200620055201.2号专利的技术方案相比,两者无实质性差异,原告认为其实施的是现有技术的抗辩理由成立,据此判决撤销本院(2011)汕中法民三初字第10号判决,驳回被告的所有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本案系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综合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的焦点为:1、原告主张被告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是否成立,被告是否应就此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2、被告申请证据保全的行为是否存在过错,是否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关于焦点1,判断当事人是否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关键看当事人是否明知自己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是否具有侵害对方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的诉讼目的。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被告在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中,据以主张权利的“电蚊拍”的实用新型专利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授权,具有形式上的合法性。而且,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2008年8月28日出具的《实用新型专利检索报告》,被告该项专利9项权利要求中,权利4-8具有新颖性和创造性,(2011)粤高法民三终字第540号判决同样认定“该专利仍处于有效状态”、被告的“合法权益应受到法律的保护”。被告依据合法有效的专利权起诉原告有正当理由,应视为对诉权的合法行使。该案一、二审判决也均认定原告的被诉侵权产品落入被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其次,(2011)粤高法民三终字第540号判决驳回被告诉讼请求的理由是原告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现有技术方案相比无实质性差异,但未将现有技术方案与被告专利进行比对并认定被告专利为现有技术。本院经比对该现有技术方案与被告专利,该现有技术的权利要求虽然与被告专利的权利要求5、6、8存在一定的相似,但并不能覆盖被告专利具有新颖性和创造性的权利要求4-8,被告专利依然不丧失新颖性和创造性。因此,本案的事实并不能得出被告专利系抄袭现有技术并恶意申请的结论。对此,原告同样没有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最后,鉴于被告起诉原告有正当理由,在诉讼过程中亦并未滥用诉权恶意侵害原告合法权益,其向本院申请的证据保全也只请求清点被诉侵权产品、半成品及生产模具的数量,提取样品各一支并复制相关记录、账册,尚不足以认定被告具有侵害原告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的诉讼目的,而且也未对原告的经营活动造成损失和影响。因此,在被告的实用新型专利具有新颖性、创造性,未能认定其系实施现有技术的情况下,被告申请该专利并进行诉讼不存在恶意,原告主张被告恶意诉讼并侵害原告的相关权利,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2,由于被告诉原告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经二审终审被驳回诉讼请求,故被告在诉讼中申请证据保全存在一定的过错。但根据本案查明事实,本院依据被告的证据保全申请实施的保全措施只是清点了原告生产的2300支被诉侵权产品,并未对上述产品实施查封,只是当场提取被诉侵权产品电蚊拍1支予以封存。该行为并没有影响原告的正常生产经营,亦不足以造成原告的直接经济损失。因此,原告诉称因证据保全致使其无法继续生产经营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另外,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因其侵权行为对原告造成的商誉损失50000元,因原告并没有证据证明因被告的行为造成其严重的商誉损失,且被告的起诉行为合法,故原告的该诉讼请求缺乏充分的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亦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提出的相关诉讼主张,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陈万俊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722.10元,由原告陈万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郭建龙

审 判 员  孔志勇

审 判 员  林思浩

二○一二年十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林 楠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