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著作权合同> 裁判文书 > 正文   
重庆帝华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与四川美术学院委托创作合同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12-23 22:45:54     浏览次数:1413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渝高法民终字第0011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重庆帝华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

法定代表人:胡毅刚,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齐爱民,重庆辉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四川美术学院,住所地重庆市。

法定代表人:罗中立,院长。

委托代理人:刘本中,广东集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宗凯,住重庆市。

上诉人重庆帝华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帝华公司)与被上诉人四川美术学院(以下简称四川美院)委托创作合同纠纷一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2月27日作出(2011)渝一中法民初字00623号民事判决。宣判后,帝华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4月24日、2012年10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帝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胡毅刚、委托代理人齐爱民,被上诉人四川美院的委托代理人周宗凯、刘本中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7月2日,帝华公司(甲方)与四川美院(乙方)签订了一份《委托创作合同》,约定四川美院为帝华公司开发制作暂定名为“熊乐乐与小马哥”的动画片1-5集,每集价格为1.5万元,动画片质量应达到电视台播出标准,具体规格为标准PAL制式、画面尺寸为720×576像素等内容,合同还约定“该项目产生的一切成果归甲方所有,乙方保留动画片生产岗位及四川美术学院的署名权……”。该合同签订后,四川美院按约制作并向帝华公司交付了该五集动画片。

2009年9月15日,帝华公司(甲方)与四川美院(乙方)又签订了一份《委托创作合同》。合同约定:一、委托创作内容:(1)合同内容为三维动画片《嘻哈游记》95集的制作。(2)动画片以三维动画为主要表现形式,每集10分钟,根据实际情况,部分画面由二维绘制。(3)制作费每集1.5万元,共95集,合同总金额为142.5万元。(4)本合同合作时间从《嘻哈游记》5集样片制作完成,双方验收合格交付甲方之日起自动生效,至2010年6月1日止。(5)该合同质量标准以《嘻哈游记》前五集样片合同约定的质量标准为依据。二、合作协定、工作计划及付款进度:(1)本次合作以10集动画片的制作作为一个制作单位。甲方在本合同实施后7日内即支付10集制作定金7.5万元,该单元10集制作完成后,甲乙双方组织影片终审。影片通过审定后,甲方以书面确认,并于7日内向乙方结付本单元10集动画片的全部制作费用,同时支付下一制作单元10集动画片的定金,合计15万元。(2)甲方如未能按时向乙方支付制作进度款,乙方制作进度根据甲方付款进度顺延,如甲方在7日内进度款未到账,甲方每日支付乙方违约金1万元。进度拖延15日以上,甲方除支付15日违约金15万元外,另向乙方支付团队遣散金3万元,共计18万元,双方终止合同。(3)乙方制作在2010年3月30日止,完成55集的动画制作工作。在2010年6月1日止,完成剩余40集的动画制作工作。(4)乙方保证所开发动画的质量标准达到双方约定的质量标准,乙方按合同约定完成进度,如乙方无法按合同达到双方约定的质量标准和完成制作进度,造成总体时间拖延,在2010年6月1日之后,乙方每拖延一天,每天支付甲方违约金1万元,拖延15日以上,乙方除支付15日违约金15万元之外,另付3万元合同终止费,共计18万元,双方终止合同,甲方并保留采取法律手段进行追究的权利。此外,合同还约定:该项目产生的一切成果归甲方所有,乙方保留动画片生产岗位及四川美术学院的署名权,并有权使用画面作为科研成果宣传和非营利性学术活动中等条款。

又查明:“嘻哈游记”是原暂定名为“熊乐乐与小马哥”三维动画片的正式确定名。

2010年1月,帝华公司与四川美院签订了《<嘻哈游记>生产计划备忘录》,对四川美院完成《嘻哈游记》的生产进度进行了调整,具体为:2010年2月10日止,完成25集的生产任务;2010年6月1日止,完成60集的生产任务;2010年8月1日止,完成100集的生产任务。

再查明:四川美院交付《嘻哈游记》动画片的实际情况是:2010年7月20日之前交付了前25集;2011年1月8日交付了26至50集;2011年1月12日交付了51至75集;2011年1月14日交付了76至100集。帝华公司实际付款情况是:2009年7月14日支付1.5万元;2009年10月26日支付5万元;2009年12月14日支付1万元和7.5万元;2010年4月1日支付22.5万元;2010年5月20日支付7.5万元;2010年5月27日支付8万元;2010年7月15日支付10万元;2010年9月27日支付12万元;2010年10月11日支付5万元;2010年12月24日支付6万元。共支付了86万元,尚有64万元至今未付。

2010年12月14日,《嘻哈游记》前25集在央视首播。帝华公司对于四川美院交付的动画片符合双方约定的质量规格要求的事实无异议。

还查明:2010年1月27日,四川美院项目工作人员郭某向帝华公司出具《证明》一份,载明:由于四川美院放假,导致帝华公司的项目进度款不能及时支付,不视为帝华公司违约,帝华公司应在春节后按约付款。

2010年5月19日,帝华公司与案外人签订了剧本合作协议,委托第三人对《嘻哈游记》剧本进行修改。

另查明:帝华公司向法庭提交了郑州市动漫行业协会、成都市动漫艺术协会、甘肃省广播电影电视总台、安徽启盛数码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以及动漫专家李某某于2011年10月15日分别向帝华公司出具的内容相同的数份《关于动画行业行业规范的说明》,其内容主要是:“动画行业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行业规范,即受委托创作完成的动画片制作成果,不仅包括动画片制成品即动画片成片文件,还包括动画片源文件。动画片源文件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项:1、分镜头绘本:也叫分镜头剧本,指每一集的分镜头绘本,包括……;2、三维角色模型文件:指动画片中的每一个人物角色的三维模型……;3、三维场景模型文件……;4、动作文件……;5、动作渲染输出的原始文件……;6、后期合成文件……;7、后期剪辑文件……;8、其他的动画片制作过程文件等相关资料……。总之,受委托创作完成的动画片制作成果,应包括动画片制成品(动画片成片文件)和动画片源文件,均应属著作权人所有,受委托创作人无权处置。……这是动画行业约定俗成的行业规范,一直以来都被业内人员自觉遵守”。帝华公司还提交了重庆市南岸区龙猫动画设计工作室及成都市动漫艺术协会出具的关于动画片源文件价值的说明,载明:“动画片源文件是动画成片文件的基础和核心内容,是(渲染)生成动画成片文件的母体,是组成动画作品最重要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此外,帝华公司提交了案外人重庆派尔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向其发出的函件,称“关于《嘻哈游记》1-100集图书事宜,很遗憾没能通过选题讨论会。因为用动画片截图制作图书对图片质量要求较高,我们要求贵公司提供的动画片要达到或高于高清电视播放标准,分辨率≥1920﹡1080,但你们表示只能提供分辨率为720﹡576的动画片……,所以该图书选题没能通过”。还提交了案外人长春市墨工文化传媒公司《关于嘻哈游记1-100集图书策划、制作意见》,载明:“由于动画成片文件的分辨率越高质量越好,为印刷高质量的图片,我们要求贵公司提供的动画成片文件要求达到或高于高清电视播放标准(分辨率≥1920﹡1080),但贵公司以没有动画片源文件为由而无法提供,贵公司只提供了标清电视播放标准的动画成片文件(分辨率720﹡576)”;“我们用贵公司提供的标清电视播放标准的动画成片文件(分辨率720﹡576)来制作图书,就必须对每张图片进行大量后期处理,大大增加了美编、设计和制作人员的工作量,而且处理后的图片的效果还远远比不上分辨率≥1920﹡1080制作的图片效果,这将直接影响图书的质量和销售,大大增加经营风险。所以,我们认为不同格式、不同分辨率的动画成片文件制作的图书,首印数和版税率应有较大区别,详见下表……”。四川美院提交了动漫专家李某某于2011年11月21日针对其向帝华公司签字提供的动画行业规范说明向四川美院出具的《声明》,称其之前的签字是“在没有看到所牵涉到的甲乙双方合同文本情况下根据一般性原则签字的……具体的合作项目完全根据具体的甲乙双方意愿而定”,并声明其签字的材料不能作为任何一方的证据,双方权利义务应根据合同确定。四川美院还提交了河南省动漫产业协会于2011年11月21日出具的《声明》,称目前中国国内动漫制作、委托创作义务尚无国家统一的行业标准,也没有所谓约定俗成的行业规范。

2011年9月27日,四川美院向法院提起诉讼称:四川美院按照两份《委托创作合同》的约定,向帝华公司交付了《嘻哈游记》100集动画片,帝华公司却未按约支付制作费,尚有64万元未付。帝华公司除应继续支付尚欠制作费外还应按约承担违约责任。遂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帝华公司立即给付制作费64万元;2、帝华公司立即支付违约金15万元;3、帝华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及四川美院为本案支付的律师费3万元。

帝华公司答辩并反诉称:根据双方于2009年9月8日签订的《委托创作合同》及《<嘻哈游记>生产计划备忘录》,四川美院应于2010年8月1日前完成《嘻哈游记》100集的制作,但四川美院在该日前只交付了1-25集,而帝华公司在此时已支付了制作费63万元,远远超过按合同标准应支付的25集制作费37.5万元。四川美院直至2011年1月才交付全部100集动画片,其行为违反合同约定,应承担合同约定违约金15万元。同时,合同第四条第(2)款约定,“该项目产生的一切成果归甲方所有……”;第五条第(5)款约定,“乙方在剧本的编写及动画片制作过程中必须遵守国家的法律法令及行业规范……”。而动画行业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行业规范,即动画片制作过程中所产生的源文件作为动画片的基础文件和核心内容,是组成动画作品最重要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整个动画片以及后续动画片制作的依据文件,如果遗失,不但无法进行续集的制作生产,而且极大影响图书、音像制品等衍生产品的制作质量,还会导致泄密和著作权纠纷,给权利人带来巨大的损失。四川美院一直以遗失源文件为由不交付源文件,给帝华公司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帝华公司以长春市墨工文化传媒公司出具的《关于嘻哈游记1-100集图书策划、制作意见》中所列不同分辨率制作图书的首印数和版税率差异进行估算,主张四川美院未能交付源文件给其造成了经济损失52万元。据此,向法院提出反诉请求,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四川美院支付合同违约金15万元;2、四川美院交付动画制作过程中的源文件;3、如四川美院不能交付源文件,则应免除帝华公司64万元制作费的交付义务,并赔偿帝华公司经济损失52万元;4、四川美院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四川美院针对帝华公司的反诉请求及其理由答辩称:《委托创作合同》约定四川美院为帝华公司制作《嘻哈游记》动画片总共100集,该工作成果已交付给帝华公司并被采用。制作动画片的相关源文件主要在动画片后续产品的开发中起重要作用,如果没有合同的特别约定,受托方并没有义务提供该动画片后续开发支持,亦不存在必须交付源文件的行业惯例。故四川美院已经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请求驳回帝华公司的全部反诉请求,支持四川美院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合同所约定的迟延履行责任条款的理解及双方迟延履行的相应法律责任问题;帝华公司主张四川美院应当履行源文件的交付义务是否成立,以及四川美院不能交付源文件的相应法律后果问题。

一、关于合同所约定的迟延履行责任条款的理解及双方迟延履行的相应法律责任问题。四川美院以帝华公司迟延付款为由,要求其按约支付违约金15万元;帝华公司则以四川美院迟延交付动画片为由,要求其按约支付违约金15万元。双方《委托创作合同》约定,“甲方如未能按时向乙方支付制作进度款,乙方制作进度根据甲方付款进度顺延,如甲方在7日内进度款未到账,甲方每日支付乙方违约金1万元。进度拖延15日以上,甲方除支付15日违约金15万元外,另向乙方支付团队遣散金3万元,共计18万元,双方终止合同”。上述关于帝华公司迟延履行违约责任的约定系针对“制作进度款”,须结合双方就付款方式的约定来看。《委托创作合同》约定以每10集动画片的制作作为一个制作单位,帝华公司在合同实施后首付10集制作定金7.5万元,每单元10集制作完成并经双方审定确认后,于7日内结付本单元10集制作费用,同时支付下单元10集定金,合计15万元。如严格按照该约定,帝华公司应在2009年9月15日订立合同后不久就支付首笔10集制作定金7.5万元,但帝华公司并未按此支付,其付清首笔7.5万元费用的期限远远超过约定期限15日以上,此时,四川美院应当顺延制作进度,并在进度顺延7日时开始计算每日1万元的违约金,一旦进度拖延达到15日四川美院可解除合同并要求帝华公司承担迟延履行违约金和解约违约金。但四川美院并未按此行使合同解除权。实际情况是帝华公司从2009年7月14日起陆续零散地支付了数笔制作费共计86万元(含第一份《委托创作合同》中的前5集制作费),而四川美院一直予以接受并继续制作动画片,至本案诉讼前并未向对方提出迟延付款异议及要求解除合同,其在本案诉状中亦陈述其仅就交付全部100集动画片后对方长期拖欠制作费64万元进行了多次电话或上门催收。四川美院在诉状中还陈述,双方均未严格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履行进度义务且均未提出异议,现四川美院在已交付100集动画片、制作进度已全部结束后又根据合同关于迟延支付进度款的约定而要求主张15万元违约金,系对合同条款的断章取义。《委托创作合同》约定,“如乙方无法按合同达到双方约定的质量标准和完成制作进度,造成总体时间拖延,在2010年6月1日之后,乙方每拖延一天,每天支付甲方违约金1万元,拖延15日以上,乙方除支付15日违约金15万元之外,另付3万元合同终止费,共计18万元,双方终止合同,甲方并保留采取法律手段进行追究的权利”。上述关于四川美院迟延履行违约责任的约定系针对制作交付“总体时间拖延”,须结合双方就制作进度的约定来看。双方在生产计划备忘录中将生产进度调整为:2010年2月10日止完成25集生产任务;2010年6月1日止完成60集生产任务;2010年8月1日止完成100集生产任务。故关于总体进度拖延的违约起算时间应当延至2010年8月1日。实际履行中,四川美院直至2010年7月20日才交付首期25集,2011年1月才交付后续75集,其超出2010年8月1日造成总体进度拖延的时间远远超过15日以上,按照合同约定帝华公司早应行使合同解除权并要求对方支付违约金。但帝华公司直至本案诉讼前并未向对方提出迟延交付异议及要求解除合同。帝华公司在反诉中主张,四川美院到2010年8月1日只交付了1-25集,而其已支付了63万元制作费,远远超过应付的25集制作费37.5万元,故四川美院违约延迟交付合同标的在先,应承担合同违约金15万元。但帝华公司在履行过程中从未因此提出过解除合同,相反在2010年9月、10月、12月还陆续付款23万元。对于四川美院迟至2011年1月8日、1月12日、1月14日才陆续交付后续75集,帝华公司亦予以接受而未有异议,足见其已认可四川美院的交付行为。至于帝华公司提交的郭某出具的《证明》,因该《证明》的内容与帝华公司是否提出过动画片的迟延交付异议没有关联,一审法院对该事实不予确认。

一审法院认为,对合同条款应当结合合同目的及合同的上下文条款、每一条款的上下文句进行全面完整的解释和适用。对于违约行为的理解亦应根据双方合同履行中的实际情况,不能无视双方以实际行为认可的客观履行状态。故此,《委托创作合同》约定的双方迟延履行条款作为一个完整的违约责任条款,应当理解为双方均应严格按照约定进度、方式履行合同,一旦因任何一方的原因拖延进度(对于帝华公司一方是“制作进度款”的拖延支付,对于四川美院一方是制作交付时间的“总体拖延”),拖延15日以内,另一方可要求对方支付每日1万元的违约金并要求对方继续履行其义务,双方继续履行合同;一旦一方拖延履行合同义务超过15日以上,则另一方即可行使合同解除权并要求对方支付解约违约金共计18万元。实际履行中,双方均未按照合同约定进度和方式履行,且双方均未按照上述违约责任的约定向对方提出异议而是彼此接受对方的履行;如果双方仅放弃要求解除合同,而仍要求对方给付延迟履行违约金,则更应当以明示的方式向对方提出并经协商一致;故本案中应当认定双方在此问题上已经以其实际履行行为变更了合同约定、放弃了上述违约责任条款。现双方再以上述条款要求对方支付迟延履行的违约金15万元,与双方履行实际不符,与上述条款约定含义不符,故一审法院对双方关于15万元违约金的诉请均不予支持。此外,四川美院还提出其迟延交付系帝华公司修改剧本造成,因该事实在双方认可对方履行行为的情况下,对本案已无实际意义,一审法院不再予以评述。

二、关于帝华公司主张四川美院应当履行源文件的交付义务是否成立以及四川美院不能交付源文件的相应法律后果的问题。帝华公司认为,双方合同第四条第(2)款约定“该项目产生的一切成果归甲方所有”,一切成果应当包括源文件,故四川美院应当交付源文件。一审法院认为,合同约定的委托创作内容为三维动画片《嘻哈游记》的制作,至于交付该动画片的同时是否必须交付源文件,合同中并无明确约定。帝华公司认为,合同第五条第(5)款约定,“乙方在剧本的编写及动画片制作过程中必须遵守国家的法律法令及行业规范……”,其提交的各动漫协会或动漫公司、动漫专家出具的数份《动画行业规范说明》证实,交付源文件是行业规范。四川美院则认为,帝华公司提交的《说明》绝大部分出具日期完全一致、语句措辞完全一致,显然是帝华公司自行制作再由相关机构盖章或个人签字确认,其证明力有限。一审法院审查认为四川美院对上述证据证明力的质疑理由成立。此外,动漫专家李某某针对其向帝华公司签字提供的《动画行业规范说明》又向四川美院出具《声明》一份,声明其签字的材料不能作为任何一方的证据,双方权利义务应根据合同确定。河南省动漫产业协会亦向四川美院出具《声明》一份,称目前中国国内动漫制作、委托创作义务尚无国家统一的行业标准,也没有所谓约定俗成的行业规范。综合这些证据,一审法院认为,在合同缺乏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可以依据行业规范或交易习惯确定合同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但主张交易习惯的一方应当承担举证责任。帝华公司虽举示了数份“说明”,但四川美院对其证明力提出了合理质疑,也提供了相反证据,故一审法院依据现有证据无法确认帝华公司所举示证据内容的中立性和权威性。因此,一审法院认为帝华公司未能举示充分证据证明“交付动画片源文件系动画行业约定俗成的行业规范”的事实,帝华公司要求四川美院交付动画片源文件,既无合同约定义务,也无行业规范所致的合同附随义务,一审法院对此不予支持。帝华公司关于“如四川美院不能交付源文件,应当免除其尚欠64万元制作费的支付义务,并由四川美院赔偿经济损失52万元”的诉讼请求相应地亦无依据,一审法院也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认为,四川美院已经按约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帝华公司尚欠制作费64万元,应当及时向四川美院支付;双方要求对方支付迟延履行违约金15万元的诉请,不符合合同约定条款及双方履行实际,法院不予支持;四川美院要求帝华公司支付其为本案支付的律师费3万元,因本案是合同纠纷,双方并未约定律师费的承担,四川美院的该项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帝华公司反诉请求四川美院交付动画片源文件或免除制作费64万元并赔偿经济损失52万元,亦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对该项反诉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重庆帝华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支付四川美术学院制作费64万元;二、驳回四川美术学院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重庆帝华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的全部反诉请求。如重庆帝华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本诉案件受理费12000元,财产保全费477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5250元,合计22020元,由重庆帝华广告传媒有限公司负担。

宣判后,帝华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四川美院支付违约金15万元并交付动画制作过程源文件;2、若四川美院不能交付动画制作过程源文件,则判令帝华公司未付的64万元制作费作为四川美院给予帝华公司的损失赔偿予以免除;3、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四川美院负担。主要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遗漏了重要当事人周宗凯;2、一审判决对合同的性质和内容认定有误,本案《委托创作合同》关于著作权开发的约定应适用合同法关于技术开发合同的规定,关于提供标清样片的约定应适用合同法关于承揽合同的规定;3、一审判决关于迟延履行合同义务的认定错误,四川美院应承担未按合同约定时间交付作品的迟延履行违约责任;4、一审法院关于四川美院不承担交付源文件义务的认定错误,因为源文件与动画片构成同一作品,源文件是成果,根据《委托创作合同》“该项目产生的一切成果归甲方所有”的约定,四川美院应向帝华公司交付源文件。

四川美院答辩称:1、帝华公司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根据政府主管部门和电视台提出的修改意见委托他人修改剧本,致使四川美院多次反复修改动画片而未能按合同约定时间交付,对此,帝华公司在诉讼前并未提出异议,且接受了四川美院的交付,四川美院不应承担迟延交付的违约责任;2、交付源文件不是双方约定义务,也不是现行行业惯例,更没有法律法规予以规定,因此,四川美院不承担交付源文件的法律责任;3、四川美院已按合同履行了交付作品义务,帝华公司应按照合同约定承担支付尚欠的64万元制作费的法律责任及迟延履行的违约责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本院二审期间,帝华公司向法院提交了九组证据材料:

第一组证据:1、帝华公司与周宗凯于2009年7月2日签订的《协议书》;2、帝华公司与周宗凯于2009年7月2日签订的《<熊乐乐小马哥>招商协议》;3、帝华公司与周宗凯于2009年9月18日签订的《创作协议》。拟证明周宗凯是本案当事人。

第二组证据:1、证人杨某的身份证复印件;2、杨某出具的证词;3、《嘻哈游记》之《勇闯蘑菇岛》的源文件(电子文件,当庭展示)。拟证明四川美院在帝华公司再三催促的情况下交付了部分源文件。

第三组证据:1、帝华公司财务部根据长春墨工文化传媒首印数等情况计算的损失;2、帝华公司与长春市墨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签订的《图书授权出版合同》;3、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已出版《嘻哈游记》图书15册。拟证明四川美院未交付源文件给帝华公司造成了52.2万元的损失。

第四组证据:当庭演示成片文件的源文件、源文件生成新成片文件、两成片文件的比较。拟证明什么是源文件及源文件的作用。

第五组证据:1、《嘻哈游记》1-100集DVD;2、购买《嘻哈游记》1-100集DVD的发票。拟证明成片文件的交易价格为200元。

第六组证据: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05)第10470号民事判决书。拟证明交付源文件为法院所认同。

第七组证据:1、帝华公司与张方、邓文佳签订的《嘻哈游记》剧本委托创作合同;2、帝华公司与邓文佳、宋宏辖、卫佳、谷亚淋签订的《嘻哈游记》剧本委托创作合同(101-200集)补充合同;3、邓文佳、卫佳、谷亚淋出具的收条。拟证明帝华公司已完成《嘻哈游记》后续100集的剧本创作。

第八组证据:重庆市渝北公证处出具的7份公证书,编号为(2012)渝北证字第1828-1834号。拟证明源文件不仅是成果,还是作品,受著作权法保护。

第九组证据:1、帝华公司与中央电视台青少年节目中心签订的动画片购买合同书;2、帝华公司与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签订的动画片版权购买合同。拟证明帝华公司是为履行其与第三方签订的合同才受领四川美院的迟延交付的。

四川美院认为帝华公司提交的这九组证据材料均不符合“新证据”的法律规定,不应作为本案二审新证据。本院认为,证据是用于证明案件事实的物证、书证等,帝华公司提交的这九组证据材料与证明本案案件事实没有关联性,同时,也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第(二)项的“二审程序中新的证据”的规定,本院不将其作为二审新证据,但是第四组、第八组证据材料有助于合议庭认识源文件及其作用以及与成片文件的关系等,本院将其作为裁判的参考资料。

同时,为了查明动画片《嘻哈游记》的完成时间,本院向重庆市文化广播电视局(下称文广局)调取了帝华公司向其填报的《国产电视动画片报审表》四份以及重庆市文化广播电视局电视剧审看小组出具的《关于电视动画片<嘻哈游记>的审看意见》四份。帝华公司质证后认为,该证据上记载的报审时间不真实,帝华公司为了节省时间,在四川美院向其交付动画片前就向文广局提前报审,动画片交付时间应以当事人双方签字确认的交付时间为准。四川美院质证后认为,该证据上载明了帝华公司向文广局报审的时间,帝华公司是在四川美院完成动画片制作并交付其审定后才向文广局报审的,一审法院查明的交付时间是四川美院根据文广局出具的审看意见进行修改后向帝华公司交付定稿的时间。

本院经二审审理,除确认一审查明的案件事实外,还查明:四川美院已交付了《嘻哈游记》其中一集《勇闯蘑菇岛》的部分源文件给帝华公司。四川美院曾在一审庭审中主张交付了大部分源文件,但因帝华公司否认,且没有相应证据证明,一审法院没有确认该事实。本案二审庭审中,帝华公司将《勇闯蘑菇岛》的源文件提交法庭,作为其证据材料,拟证明四川美院最初交付了部分不完整的源文件以及源文件的作用、其与成片文件的关系等。四川美院陈述其在制作动画片的过程中,帝华公司用磁盘阵列将其所需要的文件拷走,包括帝华公司提交的《勇闯蘑菇岛》的源文件,因合同未约定源文件的交付义务,所以没有让帝华公司签字确认。尽管帝华公司主张的交付事实也无双方签字确认的证据支持,但是四川美院对该事实予以认可,本院对四川美院已向帝华公司交付《勇闯蘑菇岛》的部分源文件的事实予以确认。

又查明:《<嘻哈游记>审片意见》载明:《嘻哈游记》前三集完成时间是2009年9月27日,第四、五集完成时间是2009年11月18日,帝华公司签署“审片通过”的时间是2009年11月18日。帝华公司向文广局填报的《国产电视动画片报审表》载明:《嘻哈游记》第一部(1-25集)完成时间是2010年3月30日,报审时间是2010年4月6日;第二部(26-50集)完成时间是2010年8月30日,报审时间是2010年9月27日;第三部(51-75集)完成时间是2010年9月30日,第四部(76-100集)完成时间是2010年10月30日,后两部报审时间均为2010年12月6日。文广局先后于2010年4月23日、10月20日、12月8日、2011年1月10日出具了渝文广动审[2010]3号、7号、8号和[2011]1号审看意见。2010年5月19日,帝华公司与郑静签订《动画片剧本合作协议》,约定帝华公司委托郑静对《嘻哈游记》后68集的剧本进行剧情规划、剧本编审和指导修改。

另查明,三维动画片《嘻哈游记》的主角有五人,分别是:孙一空、宾果、熊大大、哇咔和无言长者,特有的场景有一个,即飞船。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周宗凯是否是本案当事人;2、四川美院应否承担迟延交付的违约责任;3、四川美院是否应向帝华公司交付源文件。

一、关于周宗凯是否本案当事人的问题

本院认为,本案是帝华公司与四川美院在履行两份《委托创作合同》中产生的纠纷,该两份委托创作合同的缔约方是帝华公司和四川美院,因此,帝华公司和四川美院是本案适格的当事人。周宗凯个人与帝华公司签订的两份协议书,虽在帝华公司委托四川美院创作动画片的过程中产生,与本案有一定的关联性,但该两份协议书设立的法律关系是独立于本案的另外的法律关系,不属于本案审理的范围,因此,周宗凯不是本案当事人。

二、关于四川美院应否承担迟延交付的违约责任问题

本院认为,两份委托创作合同第二条对动画片制作进度、制作费用支付进行了约定,第二份委托创作合同第二条还对违约责任进行了约定,其中,帝华公司结清制作费的时间以及双方承担违约责任的时间均是依据四川美院完成动画片制作的时间计算的。根据该条约定,四川美院完成动画片制作的时间是动画片通过合同双方组织的影片终审审定的时间,并非动画片通过行政机关审批后最终交付动画片的时间。从《<嘻哈游记>审片意见》的记载内容来看,帝华公司于2009年11月18日最终签署了“审片通过”的意见,至此,四川美院完成了第一份《委托创作合同》约定的5集动画片的制作义务。该时间早于帝华公司向文广局报审的时间,自然也早于最终交付动画片的时间。因此,本院认为,在没有相反证据证明的情况下,应依据《国产电视动画片报审表》所记载的内容确认四川美院完成第二份《委托创作合同》动画片制作义务的时间,即2010年3月30日、8月30日、9月30日、10月30日先后完成了前20集、26-50集、51-75集以及76-100集。

从当事人双方实际履行合同的情况来看,四川美院完成《嘻哈游记》前25集中20集的时间是2010年3月30日,迟于《生产计划备忘录》约定的2010年2月10日,帝华公司对此没有提出异议,而是于2010年4月1日支付了22.5万元,共计支付37.5万元,结清了前25集的制作费。其后,四川美院完成26-100集的时间均晚于《生产计划备忘录》的约定,四川美院辩称其完成时间推迟是因为帝华公司于2010年5月19日委托第三人修改剧本所致,本院认为剧本内容的改变必然引起三维动画片制作内容的变化,其制作周期延长符合客观实际。同时,帝华公司对四川美院延迟履行行为也未提出异议,而是陆续多次向四川美院支付制作费,截止2010年9月27日,支付了第25-50集的制作费37.5万元,其后又先后两次支付了11万元。另一方面,帝华公司也未严格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定金和结付制作费,如按照双方于2009年7月2日签订的第一份《委托创作合同》第二条第(1)项的约定,帝华公司应于合同签订之日三天内预付1.5万元,然而帝华公司于2009年7月14日才支付该笔款项;该条第(4)项约定,“本协议5集全部完成后,甲方组织验收,验收合格甲方向乙方支付尾款1万元,在7日内完成”,帝华公司对这5集动画片签署“审片通过”意见的时间是2009年11月18日,尾款应在2009年11月25日前支付,然而帝华公司于2009年12月14日才支付该款。又如,第二份委托创作合同于2009年9月8日签订,该合同第一条第(4)项对该合同生效时间进行了约定,“5集样片制作完成,双方验收合格交付甲方之日起自动生效”,第二条第(1)项约定,以10集动画片为制作单位,合同实施后7日内支付定金7.5万元,影片通过双方审定后,帝华公司于7日内向四川美院结付本单元制作费并支付下一制作单元定金,共15万元。由于帝华公司对前5集动画片签署“审片通过”意见的时间是2009年11月18日,因此,第二份委托创作合同从2009年11月18日起生效。按照合同约定,帝华公司应在2009年11月25日前向四川美院支付第一单元动画片定金7.5万元,然而帝华公司于2009年12月14日才支付该款。同时,至2010年8月30日,四川美院完成26-50集后,帝华公司于2010年9月27日才结清了该25集的制作费。对此,四川美院并未提出异议,且在帝华公司并未按约支付制作定金的情况下,于2010年9月30日完成了第51-75集动画片,帝华公司仅于同年10月11日付款5万元,四川美院又于同年10月30日完成了最后25集,帝华公司于同年12月24日支付了6万元,尚欠制作费64万元。可见,当事人双方基于前期搭建的良好的合作关系,在合同的实际履行中并未严格执行合同关于付款时间和完成动画片时间的约定,对此,当事人双方并未对对方的延迟履行提出异议,也未按照合同约定要求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并终止合同,而是继续履行合同。本院认为,当事人双方在合同的履行中事实上已达成了互不追究违约责任的一致意思表示,在本案中又分别以原合同约定主张违约责任,没有合同基础,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四川美院是否应向帝华公司交付源文件的问题

本院认为,三维动画片是借助计算机技术来制作的动画片,其人物、动作、场景等是用专门的三维动画制作软件制作的,动画片的摄制是利用计算机软件虚拟的摄像机完成拍摄并最终通过专业软件制作完成。因此,三维动画片是我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六)项规定的“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依法享有著作权。本案中,帝华公司关于“三维动画片《嘻哈游记》不属于我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六)项规定的作品”和“委托创作合同关于著作权开发的约定应适用合同法关于技术开发合同的规定,关于提供标清样片的约定应适用合同法关于承揽合同的规定”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两份《委托创作合同》第四条第(2)款均约定,“该项目产生的一切成果归甲方所有,乙方保留动画片生产岗位及四川美术学院的署名权,并有权使用画面作为科研成果宣传和非营利性学术活动中”。帝华公司认为,源文件与动画片构成同一作品,且合同约定“一切成果归甲方所有”,源文件是成果,因此,四川美院应向动画片《嘻哈游记》的著作权人帝华公司交付源文件。

本院认为,两份《委托创作合同》第四条第(2)款是合同双方对委托创作作品著作权归属的约定,明确了著作权归属于帝华公司,四川美院享有署名权及在特定条件下的合理使用权。该条并非合同双方对交付内容的约定,因此,不能仅依据“一切成果归甲方所有”即认定双方已就源文件交付达成了一致。从合同其他条款的内容来看,合同双方就委托创作的三维动画片《嘻哈游记》的质量、长度、价格、完成时间以及付款进度、双方义务等进行了约定,丝毫没有提及源文件,也没有关于源文件的任何约定,可见,合同双方在订立合同时并没有要求交付源文件的意思表示,帝华公司依据合同约定要求四川美院交付源文件,超出了四川美院对合同履行的正常预期。同时,如前所述,三维动画片是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其与计算机软件是不同种类的作品形式。计算机软件中的源程序是用某种汇编语言或高级语言编写的代码而保存的文件,源程序被特定的编译程序转换为能为计算机直接识别的二进制文件就是其目标程序。也就是说,计算机软件源程序是编程人员能够读懂的文件,目标程序是计算机能够读懂的文件,二者一一对应,虽然存在两个文件形式,却是运行的一个计算机程序,因此,《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三条规定,同一计算机程序的源程序与目标程序为同一作品。而三维动画片的源文件是在制作三维动画片的过程中运用计算机技术所产生的所有过程文件,包括角色模型文件、场景模型文件、动作文件、渲染后的文件、后期合成文件等,其与最终可以视频播放的动画片之间是过程与结果的关系,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我国现行法律没有对三维动画片源文件与动画片是同一作品作出界定,帝华公司也未能充分证明这两种不同形式作品的源文件具有相似性,本院没有充分理由参照《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三条的规定认定三维动画片源文件与动画片构成同一作品,因此,帝华公司不能因其是三维动画片《嘻哈游记》的著作权人当然享有对所有源文件的权利。此外,帝华公司亦未能举示充分的证据证明动画影视业有交付源文件的行业惯例。然而,就动漫行业而言,通常投资主体投资动画片制作,影院票房或电视播出的收益仅是其收入预期的一部分,其收入预期还来自于动画片的直接衍生产品(如图书、音像)和间接衍生产品(如玩具、服装、游戏等动漫形象商品),而动画片中主要人物的建模文件(包括模型、贴图和绑定文件)以及特有场景的建模文件(包括模型和贴图文件)对于续集制作和衍生产品开发非常重要;同时,这部分动画源文件容量不大,易于保存,在动画片制作完成后一般不会被删除。基于此,本院认为,动漫行业有其区别于传统文化产业的特殊性,为了促进动漫产业的发展,在保护投资人(委托方)利益,促成其合同目的实现的同时,应当充分衡量源文件给付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公平合理地确定受托方给付源文件的内容,不能对受托方加以过重的给付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款的规定,本院认为,四川美院应向帝华公司交付三维动画片《嘻哈游记》主角5人(孙一空、宾果、熊大大、哇咔和无言长者)的建模文件(包括模型、贴图和绑定文件)和特有场景(飞船)的建模文件(包括模型和贴图文件)。

此外,帝华公司诉称的出版图书的损失,即出版图书增加的成本,因造成该状况的根本原因是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动画片质量标准为标清而非高清,并不是因缺失前述四川美院应交付的部分源文件所引起的,所以,帝华公司关于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四川美院已按约完成了动画片《嘻哈游记》100集的制作并交付帝华公司使用,帝华公司应按约支付尚欠的制作费64万元。四川美院应当向帝华公司交付该动画片主角及特有场景的建模文件。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略有不当,本院依法予以部分改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1)渝一中法民初字第0062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1)渝一中法民初字第00623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

三、四川美术学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重庆帝华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交付三维动画片《嘻哈游记》主角五人(孙一空、宾果、熊大大、哇咔和无言长者)的建模文件(包括模型、贴图和绑定文件)以及特有场景(飞船)的建模文件(包括模型和贴图文件);

四、驳回四川美术学院、重庆帝华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本诉案件受理费12000元,财产保全费477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52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1700元,合计33720元,由四川美术学院负担3890元,帝华公司负担2983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周  敏

代理审判员    肖  艳

代理审判员    李  剑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宋黎黎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