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计算机软件著作权> 裁判文书 > 正文   
微芯科技公司与上海海尔集成电路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12-23 22:28:47     浏览次数:891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沪高民三(知)终字第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微芯科技公司(MicrochipTechnologyIncorporated),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亚利桑那州。

授权代表大卫•亚士基(DavidYeskey),该公司法务主管。

委托代理人林毅,上海市方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佘轶峰,上海市方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海尔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黄浦区。

法定代表人杨绵绵,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陶鑫良,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潘娟娟,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上诉人微芯科技公司(以下简称微芯公司)因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7)沪一中民五(知)初字第23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12月2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3月26日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微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林毅、佘轶峰以及技术辅助人单宝荃,被上诉人上海海尔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陶鑫良、潘娟娟以及技术辅助人潘松、邱莹,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中,原告微芯公司诉称,原告依法享有PIC16CXXX中端微程序软件以及“PIC16C7X数据手册-具有模拟/数字转换器之8位互补式金氧半导体微控制器”和“PIC16C63A/65B/73B/74B数据手册-28/40引脚之8位互补式金氧半导体微控制器”的著作权。被告在其生产、销售的HR6P系列微控制器中使用的微程序软件与原告PIC16C微程序软件实质性相似;被告HR6P系列微控制器数据手册中使用的大量词语、段落、图表与原告PIC16C数据手册相同或实质性相似;相应指令集在整体表达、栏目设置,指令的分类、排序、名称、说明、操作码和状态位方面均相同或实质性相似。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对其微程序软件作品和数据手册及其指令集文字作品所享有的著作权(具体为复制权),故请求判令:1、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数据手册著作权的行为,收回并销毁所有的侵权数据手册,删除其在公司网站上发布的全部侵权数据手册;2、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微程序软件著作权的行为,收回并销毁所有的侵权微控制器,删除其在公司网站上发布的与侵权微控制器有关的全部内容;3、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指令集著作权的行为,收回并销毁所有侵权的指令集;4、被告在《第一财经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法制日报》、《中国电子报》和新浪网等媒体上刊登致歉声明,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5、被告向原告赔偿人民币800万元;6、被告赔偿原告为制止被告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3,471,255元;7、本案全部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原审法院分以下三个方面进行事实认定和法律分析。

一、原告是否享有相应的著作权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1月21日,原告就PIC16CXXX中端微程序向美国版权局进行了著作权登记,并在登记文件中陈述,该微程序于1992年1月15日在美国首次发表。原告还就PIC16CXXX中端微代码软件(V1991)向我国版权局进行了著作权登记。根据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的记载,该软件首次发表于1992年1月15日,登记日期为2006年5月18日。

原告发行了“PIC16C7X数据手册-具有模拟/数字转换器之8位互补式金氧半导体微控制器”,其中包括指令集及相应的指令描述,该手册记载“?1995,微芯科技公司”。2006年10月4日,原告就该数据手册向美国版权局进行了著作权登记,并在登记文件中陈述,该数据手册于1995年12月31日首次在美国发表。原告还先后就该数据手册及其中译本向我国版权局进行了著作权登记。根据著作权登记证书的记载,数据手册于1995年12月31日在美国首次发表,发证日期为2007年1月31日;数据手册中译本于2006年12月29日创作完成,发证日期为2007年4月14日。

原告还发行了“PIC16C63A/65B/73B/74B数据手册-28/40引脚之8位互补式金氧半导体微控制器”,其中包括指令集,该手册记载“?1998,微芯科技公司”。2006年10月4日,原告就该数据手册向美国版权局进行了著作权登记,并在登记文件中陈述,该数据手册于1998年7月31日在美国首次发表。原告还先后就该数据手册及其中译本向我国版权局进行了著作权登记。根据著作权登记证书的记载,数据手册于1998年7月31日在美国首次发表,发证日期为2007年1月31日;数据手册中译本于2006年12月29日创作完成,发证日期为2007年4月14日。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2001年修正案)(以下简称《著作权法》)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外国人、无国籍人的作品根据其作者所属国或者经常居住地国同中国签订的协议或者共同参加的国际条约享有的著作权,受本法保护。”中美两国都参加了《保护文学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故原告作为美国公司,如果对某一作品享有著作权的话,该著作权应受我国法律保护。

本案中,原告在其所主张的微程序及数据手册(中英文本)上均有署名,并先后在美国和我国进行了著作权登记。《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规定:著作权属于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现被告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该作品的著作权人另有其人,故原告对微程序及相应数据手册享有著作权,并依法受到保护。被告虽在本案中主张数据手册的部分内容属于通用表达或有限表达,不应受著作权法保护,但这并不影响原告对数据手册这一文字作品在整体上所享有的著作权。至于其中相应的部分能否成为著作权法的保护客体,原审法院随后作出具体评析。

被告在本案中还主张,在原告的著作权登记证明上记载的作品形成时间虽然较早,但这是原告自述的时间,不足为凭,原告享有著作权的时间应自登记日起算。原告坚持认为其自述的作品完成时间属实。原审法院认为,原告提供了PIC16C7X数据手册的原件,该手册记载的时间为1995年,该作品在2006年10月于美国版权局进行著作权登记时记载的首次发表时间为1995年12月31日。两份证据中所陈述的时间相符。PIC16C63A/65B/73B/74B数据手册同样如此,原告自述的作品发表时间均定格在1998年。原审法院注意到,原告在1999年即对PIC16CXXX中端微程序向美国版权局进行了著作权登记,并陈述该微程序于1992年1月15日首次发表。由于数据手册就是对相关微控制器进行性能介绍,故该微程序的发表时间和登记时间,对数据手册的形成时间具有一定的辅助证明作用。原告于1992年发表微程序,做成微控制器产品,并在1995年和1998年发表相应的数据手册,比较符合正常的开发、生产、销售周期。相反,如果像被告所主张的,按照登记时间来算,那么微程序形成于1999年1月,相应微控制器的数据手册形成于2006年10月,则创作数据手册的时间长达7年有余,这不符合通常的情形,故在被告没有反驳证据可以证明原告对作品形成时间作虚假陈述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对该自述时间予以采信。因著作权在作品形成之际即产生,而作品发表时间不会早于形成时间,故原告主张其对上述作品享有著作权的时间自其陈述的发表时间起算并无不当。

二、被告是否擅自复制了原告的微程序作品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年12月、2007年3月,被告对外销售了HR6P73系列微控制器。诉讼中,原告申请原审法院对该微控制器实施反向工程,以揭示被告使用的微程序,确定其是否抄袭了原告的微程序。原审法院遂委托上海市科技咨询服务中心对被告的微控制器进行剖析,以确定其中是否包含微程序,如包含微程序,则进一步确定微程序的重合率。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指出:原告微控制器的35条指令采用PLA逻辑阵列设计,指令设计中没有采用RTL级形式的源代码,微控制器架构中包含微程序;被告微控制器有48条指令,采用硬连线方式实现译码设计,微控制器架构中无微程序结构;被告微控制器48条指令中有35条指令与原告微控制器的35条指令具有类同功能。鉴定机构得出的结论是:因被告微控制器中不存在微程序,故不存在确定双方微程序代码重合率的可能性。经原审法院当庭询问,鉴定人表示,被告的硬连线控制采用Verilog硬件描述语言,并非原告所主张的C语言编写的微程序。对于原告有关鉴定机构对Verilog硬件描述语言应作进一步剖析的主张,鉴定人当庭表示,这一反向剖析工程大、无必要,且对微控制器实施反向工程难度高,无法实现。

双方当事人确认,原告微程序中使用的指令为通用指令。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一)项的规定,除该法另有规定外,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作品的,属于侵害著作权的行为。《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二十四条也有类似规定。因此,被告有没有实施未经许可的复制行为是决定其是否承担侵权责任的前提。

现双方当事人对于被告HR6P系列微控制器中是否具有侵犯原告微程序著作权的计算机程序存在重大争议。尽管原告在本案中提供了多份鉴定报告及其他证据证明被告的HR6P系列微控制器具有与原告PIC16C系列微控制器相同的功能,原审法院委托鉴定的结果也显示双方的微控制器中存在功能雷同的指令,但双方当事人均确认这些是通用指令,因此,指令本身已经进入公有领域,法律不会禁止人们利用通用指令去开发功能类似的竞争性产品。更重要的是,本案是一起著作权纠纷,著作权法保护的是作品的表达而不是思想,计算机程序作为作品类型之一,并不例外。就计算机程序而言,其所实现的功能显然已经进入技术领域,超出了著作权的保护范畴。即便是实现这些功能的方法和路径也只能归类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思想范畴,根据《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三条第(一)项的规定,只有代码化指令序列或者可以被自动转换成代码化指令序列的符号化指令序列或者符号化语句序列才是可以享有著作权保护的计算机程序。

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一致确认,被告微控制器采用的是硬连线技术,使用的是Verilog硬件描述语言,而不是原告所主张的C语言编写的微程序。原审法院委托鉴定所得的结论是被告微控制器中不存在微程序。尽管原告进一步主张该硬件描述语言与用C语言编写的微程序也具有可比性,要求鉴定人继续鉴定,但根据鉴定人对原审法院当庭询问的回答,进一步的芯片剖析和比较不仅没有必要,而且不具可行性。就本案现有的证据来看,既不能证明被告使用的Verilog硬件描述语言是对原告C语言的复制,也不能证明两者经编译产生了相同的目标代码,又不能证明相同的代码(如果有的话)是除了通用指令之外的原告独创的程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由于前述争议事实的证明责任都应由原告承担,故该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也只能由原告自行承担。据此,原告有关被告侵犯其计算机程序著作权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三、被告是否擅自复制了原告的数据手册(含指令集)作品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4月18日,上海市方达律师事务所的人员向上海市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并在该处公证人员的监督下,登录www.ichaier.com网站(网页显示被告版权所有)。申请人在该网站的产品介绍目录下,依次下载了HR6P73、HR6P72、HR6P73B、HR6P73H、HR6P76、HR6P77、HR6P62、HR6P62H、HR6P78、HR6P67型8位微控制器产品的产品简介(芯片概述)和数据手册(Datasheet),随后下载了HR6P71、HR6P90/90H、HR6P91/91H、HR6P92/92H、HR6P93、HR6P94、HR6P95、HR6P96/96H型产品的产品简介。此外,被告在本案之前的诉前证据保全案中曾向原审法院提交《8位微控制器HR6P72产品规格》和指令集。

经比对,原告的PIC16C63A/65B/73B/74B数据手册、PIC16C7X数据手册与被告产品规格存在的相似部分涉及以下三个方面:文字部分包括微控制器特征、堆栈、间接寻址、设置同步主控接收/从动发送模式的步骤;图示部分包括引脚图、PIC16C系列微控制器框图、程序存储器映射和堆栈、文件寄存器映射、状态寄存器、OPTION_REG寄存器、INTCON寄存器、PIE1寄存器、PIR1寄存器、PIR2寄存器、TIMER0/WDT预分频器的框图、T1CON:TIMER1控制寄存器、TIMER1框图、T2CON:TIMER2控制寄存器、TIMER2框图、CCP1CON寄存器/CCP2CON寄存器、捕捉模式的操作框图、比较模式操作框图、PWM简化框图、TXSTA:发送状态和控制寄存器、RCSTA:接收状态和控制寄存器、USART发送框图、异步主控发送时序图(背靠背模式)、异步接收时序图、ADCON0寄存器、ADCON1寄存器;表格部分包括引脚定义、PORTA功能、PORTB功能、PORTC功能、与TIMER0相关的寄存器、与作为定时器/计数器的TIMER1相关的寄存器、与TIMER2工作在定时器/计数器方式下相关的寄存器、与PWM和TIMER2相关的寄存器。

原告的PIC16C63A/65B/73B/74B数据手册、PIC16C7X数据手册与被告数据手册存在的相似部分涉及以下三个方面:文字部分包括微控制器特征/功能、TIMER0模块、TIMER1模块、TIMER2模块、捕捉模式、USART工作模式;图示部分包括引脚图、PIC16C系列微控制器框图、程序存储器映射和堆栈、文件寄存器映射、配置字、中断逻辑、时钟输出波形图、定时器TIMER0和TIMER1外部时钟时序波形图、捕捉/比较/PWM时序波形图、SPI模式时序图、I2C总线起始位/停止位时序波形图、USART同步发送/接收时序波形图;表格部分包括引脚定义、对外部时钟时序的要求、对SPI模式的要求、对I2C总线起始位/停止位的要求、对I2C总线数据的要求、对USART/串行口同步发送/接收的要求。

原告的PIC16C63A/65B/73B/74B数据手册、PIC16C7X数据手册与被告产品简介存在的相似之处涉及微控制器特征/功能、PIC16C系列微控制器框图和引脚图。

2008年,被告修改了其数据手册,对其中涉及本案争议的部分内容作了删改。

另查明:在微控制器介绍资料中,通常采用圆点等项目符号结合精简语汇或短句描述其功能特征。

1987年版《16位与32位微计算机手册》、1996年版《新一代八位微控制器(Intel8XC251SB)原理及应用技术规范》、1998年版的《M680008/16/32位微处理器用户手册》中的引脚图与原告数据手册中的引脚图相似。

《M680008/16/32位微处理器用户手册》、2005年版的《Z8Encore!八位微控制器原理、应用及技术手册》中的输出时序图与原告数据手册中的时钟输出图相似。

《新一代八位微控制器(Intel8XC251SB)原理及应用技术规范》中的外部时钟驱动的波形图、串行端口按移位寄存器工作时的时序波形图与原告数据手册中的捕捉/比较/PWM时序波形图、SPI模式时序图相似。

《M680008/16/32位微处理器用户手册》中的时钟时序表、2006年版《STR71x系列ARM微控制器原理与实践》中关于寄存器的表达与原告数据手册中的相应表达相似。

《新一代八位微控制器(Intel8XC251SB)原理及应用技术规范》、《M680008/16/32位微处理器用户手册》中有关波形图的画法与原告数据手册中时钟时序波形图的画法相似。

还查明:原告数据手册中的指令集如附表一所示。

被告指令集如附表二所示。

被告2008年4月15日的HR6P62H数据手册中包含的指令集仍采用表格形式,但修改为横向依次分布“指令”、“指令码”、“状态位”和“说明”等4列,纵向通栏。

东芝1998年TLCS-870系列(I)型8位微控制器的指令集(部分)如附表三所示。

原审法院认为:如前所述,《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一)项规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作品的,属于侵害著作权的行为,行为人应当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由此可见,被告是否侵害原告著作权取决于两个要件是否成立,即原告所主张的数据手册的相应部分是否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以及被告是否实施了未经许可的复制行为。

首先,从原告所主张的40余处相似之处来看,其中有部分表达不具有独创性,不能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原告的数据手册虽然在整体上属于具有独创性的文字作品,但这并不代表其中所有表达都具有独创性,都可以成为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独创性要求虽然不以全新为必要,但一定是作者自己独到的创作。原审法院在原告数据手册中发现了不符合这一特征的部分。例如微控制器特征、TIMER0、TIMER1、TIMER2模块的文字部分均采用项目符号和精简语汇罗列其特征,这类表达方式早已成为通用的表达方式,尤其在该语汇的选择受制于所描述产品的功能时,该表达本身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思想的体现,难谓有独创性。图表部分中,引脚图、各类寄存器、时钟输出图、SPI模式时序图、文件寄存器映射图、PORTA功能、PORTB功能、PORTC功能、TIMER0模块、TIMER1模块、TIMER2模块、捕捉模式、设置同步主控接收/从动发送模式的步骤、引脚定义等均为微控制器技术资料中的常用表达,原告数据手册中的图形因设计上的细微差异,与前述常用图形稍有不同,但这种差异基本上受制于微控制器的设计,换言之,表达与其所表达的事实已经成为一体,无法区分,因此,原告虽主张双方数据手册中的这些表达构成相似,但因其本身不能体现表达上的独创性,故亦谈不上侵权认定的问题。

原告主张的指令集也属于此类情况。原告指令集采用表格形式,横向分为6列,罗列了助记符、说明、周期、操作码、状态位和注等内容,纵向根据指令类型分为3栏,指令基本上按字母顺序排列。指令集采用表格形式并不少见,描述指令助记符、指令说明、周期、操作码和状态位等信息正是指令集的目的所在,其内容受制于微控制器的设计和功能,而指令采用英文首字母排序则更是通行的排列方式,在这些方面,同时期的东芝指令集即为例证。原告指令集虽然根据指令的类型做了横向分栏,但即便不考虑一般表格制作同时使用横向和纵向分栏的常态,具体到指令集表格而言,仅此细微变化亦不足以构成著作权法所称的独创性,故该指令集不属于受保护的作品。

其次,科学类文字作品因受制于表达的有限性,出现某种程度的相似性是难以避免的。原审法院注意到,尽管原告指出了双方数据手册的40余处表达具有相似性,但是原审法院未见有完全相同之处。例如有关配置字的图示,原告的图示由三个部分组成:上部位的名称与位置对应表,中部每个位的具体说明,下部注释。尽管被告的相应表达包括了上部关于位的位置与名称对应表和下部各位名称的说明,但是位的位置与名称对应表本身并不具有足够的独创性,这种一一对应关系用表格来表示,其变化余地相当有限,何况原、被告的对应表部分在位置和名称的上下位置上还是呈现了区别。至于各位相应的解释部分,被告也与原告不同,不仅没有再将位的位置和名称相互对应起来,而且采用了与原告相反的从低位到高位的排序。由于图示中的表达受制于微控制器的功能,必须采用十分精确而简明的文字表达,故其表达可供选择的余地很小,属于有限表达。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双方表达的相似程度并非完全相同,不能认定被告实施了未经许可的复制行为。

综上所述,被告并未构成对原告著作权的侵害,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鉴于上述原因,原审法院已无需再对原告据以证明其合理开支的证据予以评判。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2001年修正案)第四十七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微芯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1,428元,鉴定费人民币588,680元(其中原告微芯公司预付40万元,被告海尔公司预付188,680元),由原告微芯公司负担。

判决后,微芯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微芯公司的一审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诉讼费以及鉴定费由被上诉人海尔公司承担。其主要上诉理由为:(一)原审法院组织的技术鉴定在鉴定客体、比对方法和鉴定结论等方面均存在错误,但原审法院未同意进行必要的补充鉴定,导致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本案所涉微程序应以上诉人著作权登记的内容为准,鉴定报告将上诉人主张的微程序等同于PLA逻辑阵列结构是错误的。上诉人主张的微程序并不等同于PLA逻辑阵列结构,被上诉人的微控制器中没有PLA逻辑阵列结构,并不意味着没有上诉人主张的微程序。鉴定机构仅在RTL级比对方式中依据上诉人著作权登记的部分内容进行了比对,在其他三种方式的比对中,均未涉及上诉人主张的微程序。为与上诉人所主张的微程序进行完整比对,鉴定机构应当对被上诉人的微控制器实施进一步的反向工程以获取整个电路的网点表,并从中找出对应的指令操作码和控制信号。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对本案技术问题进行重新鉴定。(二)一审判决关于被上诉人的数据手册和指令集不构成侵权的认定错误,且一审判决在该节的事实查明部分存在遗漏和错误。1、一审判决关于其他品牌的微控制器的数据手册与上诉人数据手册部分内容相似的结论是不正确的。如,《STR71x系列ARM微控制器原理与实践》中关于寄存器的表达与上诉人数据手册的相应表达并不相似,而被上诉人数据手册中恰恰采用了与上诉人相似的表达方式。2、一审判决认为被上诉人的数据手册有40余处与上诉人的数据手册相似,但在引述其他品牌数据手册时仅列明6处的内容相似,对于其他相似部分,仅认为均属于通用的或有限的表达方式,原审法院的事实认定及判断不能令人信服。3、一审判决关于上诉人主张的指令集不属于受保护的作品的认定也是错误的。东芝指令集与被上诉人指令集之间存在显著区别,上诉人指令集对指令的选择、分类及排序方式等具有独创性。被上诉人采用同上诉人一致的指令分类方式并首先排列与上诉人指令重合的部分,足以证明被上诉人的指令集抄袭了上诉人的指令集。4、一审中,上诉人提交了被上诉人的《8位微控制器HR6P73PGD/PGS/P8D/P8S产品规格》,其中印刷了很多“?”,足以证明被上诉人抄袭了上诉人数据手册。5、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对本案所涉指令集和数据手册进行鉴定。

被上诉人海尔公司答辩称:(一)一审鉴定报告正确。上诉人主张保护的微程序是作为计算机软件保护的,具备存储模块是实现微程序的必要方式。被上诉人的微控制器不存在存储单元,也就不存在微程序,没有必要再进行微程序比对。(二)关于数据手册与指令集。1、上诉人主张保护的指令集是一张表格,其中指令都是通用的,指令的分类和排序也非上诉人独创。根据通用的指令进行功能分类属于有限表达。且被上诉人的指令集同上诉人的指令集并不相同。2、上诉人主张保护的数据手册有300多页,而被上诉人的数据手册只有十几页,且被上诉人的数据手册中并没有与上诉人完全相同的内容。两者存在相似的内容均属于受制于微控制器功能的有限表达方式,不受著作权法保护。故一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上诉人微芯公司虽主张被上诉人海尔公司侵犯了微芯公司对其数据手册、指令集及微程序软件依法享有的著作权,但是微芯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尚不足以证明海尔公司实施了侵犯微芯公司相关著作权的行为,故微芯公司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上诉人上诉称,原审法院组织的技术鉴定在鉴定客体、比对方法和鉴定结论等方面均存在错误,但原审法院未同意进行必要的补充鉴定,导致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对此,本院认为,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一致确认,上诉人微芯公司的微控制器采用的是微程序实现方式,使用C语言编写微程序;而被上诉人海尔公司的微控制器采用的是硬连线实现方式,使用的是Verilog硬件描述语言。鉴定报告的结论亦表明海尔公司的微控制器中不存在微程序结构,因此并不存在相应的微程序,也就不可能与上诉人主张保护的微程序进行比对。虽然上诉人要求鉴定人通过进一步的反向工程对上诉人主张保护的微程序进行完整比对,但是鉴定人亦在一审庭审中明确表示,进一步的芯片剖析和比较并无必要且不具有可行性,故原审法院对上诉人关于补充鉴定的申请未予准许,并无不当。上诉人微芯公司虽然对上述鉴定结论提出异议,但其未能提供足以推翻上述鉴定结论的证据与理由。二审中,上诉人微芯公司又申请重新鉴定,但是上诉人亦未能举证证明本案的鉴定报告存在需重新鉴定的情形,因此本院对该申请亦不予准许。本案中,上诉人微芯公司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被上诉人海尔公司实施了侵犯上诉人对其微程序软件所享有的著作权的事实主张。故上诉人的这一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上诉称,一审判决关于被上诉人的数据手册和指令集不构成侵权的认定错误,且一审判决在该节的事实查明部分存在遗漏和错误。对此,本院认为,第一,经比对,原告数据手册中的引脚图、时钟输出图、捕捉/比较/PWM时序波形图、SPI模式时序图、时钟时序波形图以及有关寄存器的表达等内容,与相关文献中的相应表达存在相似之处,原审法院的认定并无不当。第二,我国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创作成果。著作权法保护的是具有独创性的表达,并不保护思想、工艺、操作方法等。本案中,上诉人主张保护的是其微控制器产品的数据手册,其表达方式本身受制于微控制器产品的设计、功能等。而被上诉人的微控制器产品与上诉人的微控制器产品具有相似的功能,考虑到相关表达方式的有限性,这必然导致两者的数据手册在某些内容上会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不能仅因为被上诉人数据手册的相关内容与上诉人数据手册具有相似性,就认定被上诉人构成侵权。上诉人并不能禁止他人在描述其微控制器产品时使用属于公有领域的表达,否则会违背著作权法鼓励作品的创作和传播的立法目的,从而损害公众的利益。本案中,上诉人虽指出被上诉人数据手册中有40余处与上诉人数据手册的相应内容相似,但是被上诉人数据手册中未见有与上诉人数据手册完全相同的内容,且该40余处的内容多为以简练文字、框图、图表、表格方式对微控制器的特征、工作原理、工作模式、工作状态、步骤等产品性能进行描述。通过对该40余处内容的具体分析,本院认为,该40余处内容或者属于微控制器技术资料中通用的表达方式,或者属于有限的表达方式,均不符合独创性的要求,不受我国著作权法保护,原审法院对此已作详细阐述,本院表示认同并不再赘述。第三,上诉人主张保护的指令集亦不符合独创性的要求,不受我国著作权法保护,理由如下:上诉人的指令集中,采用的指令均属于通用指令,任何人都可以选择通用指令开发产品;指令集采用表格形式是一种常用的表达方式;上诉人指令集横向罗列的助记符、说明、周期、操作码、状态位等信息正是指令集需要描述的内容,且与微控制器的设计和功能相关;将指令按照指令类型分栏以及将指令按英文首字母排序,亦可见于微控制器技术资料中,并非上诉人所独创。第四,上诉人一审中提交的《8位微控制器HR6P73PGD/PGS/P8D/P8S产品规格》系复印件,上诉人无法证明该证据材料的来源,且被上诉人对其真实性、合法性亦存在异议,原审法院对该证据材料未予确认,上诉人现以该证据材料证明被上诉人抄袭上诉人数据手册的事实主张,显然不能成立。第五,本案中,并无必要对上诉人主张保护的数据手册、指令集进行鉴定,本院对上诉人该项申请不予准许。故上诉人的这一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微芯公司的上诉请求与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1,428元,由上诉人微芯科技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丁文联

审  判  员    王  静

审  判  员    马剑峰

二〇一三年四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刘  伟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