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计算机软件著作权> 裁判文书 > 正文   
苏州美恩超导有限公司与华锐风电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国通电气有限公司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案(二审、再审)
添加时间:2013-12-23 22:05:38     浏览次数:1273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2)琼立一终字第1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苏州美恩超导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丹尼尔•帕特里克•麦嘉恩(DANIEL PATRICK MCGAHN),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谢冠斌,北京市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蔡鹏,北京市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华锐风电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韩俊良,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寇立耘,北京市环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金强,海南泽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国通电气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韩俊良,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杰,海南天皓律师事务所律师。

苏州美恩超导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超导公司)诉华锐风电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锐公司)、大连国通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国通公司)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一案,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1月30日作出(2011)海南一中民初字第62号民事裁定,驳回苏州超导公司的起诉。苏州超导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2月28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苏州超导公司所主张的侵权软件系被告华锐公司向原告采购的风力发电机组产品所附软件。原告对华锐公司的侵权主张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存在必然的联系,为执行合同有关的争议。依据原告与华锐公司签订的《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第19条“因执行本合同所发生的或者与执行本合同有关的一切争议将由双方通过友好协商解决。如果不能协商一致,则应对争议进行正式仲裁,并提交北京仲裁委员会并按照其仲裁规则通过仲裁加以解决”的约定,原告在本案中对被告华锐公司的起诉应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而关于原告对被告大连国通公司的起诉,因大连国通公司所生产的变频器为华锐公司所定制的产品,其安装行为亦经华锐公司的同意,大连国通公司的生产、安装行为也与履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有密切联系。原告在本案中对被告大连国通公司的侵权主张也应一并交由仲裁裁决。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第(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二条、第五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苏州超导公司的起诉。

苏州超导公司不服原审裁定,上诉称:一、一审法院混淆本案基本事实,错误认定本案所诉侵权争议属于与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有关的争议。1.一审法院认定侵权软件系《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中约定的软件与本案客观事实相悖。2.一审法院混淆了上诉人起诉状中所述“修改”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中约定的“修改”的法律概念。3.一审法院擅自缩小了上诉人的起诉范围,混淆了本案的程序问题和实体问题。二、一审法院错误认定上诉人对大连国通公司的起诉应一并交由仲裁裁决。1.一审法院相关认定超出了程序审理的范围。2.一审法院相关认定没有事实根据,与上诉人的起诉亦没有法律关系。3.一审法院相关认定没有法律依据,甚至与法律的规定违背。三、本案应当由一审法院管辖的事实及法律依据非常明确。1.本案争议既不是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争议,也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执行没有任何关系。2.上诉人并非本案诉争的计算机软件的著作权人,上诉人是基于著作权人的授权而取得提起本案著作权侵权诉讼的诉权。3.本案上诉人起诉的是华锐公司和大连国通公司共同侵权,在程序审理中无法划分两被告各自的侵权责任。4.华锐公司管辖异议的目的在于拖延本案审理。综上,一审法院对本案的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不当,导致作出错误裁定。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裁定,裁定本案由一审法院管辖。

华锐公司辩称:一、一审裁定依据的事实清楚。上诉人与华锐公司签订了《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该合同第19条约定了仲裁条款,该仲裁条款合法有效。本案系《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的上诉人起诉华锐公司侵害其在《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项下销售的SL1500型风力发电机电控核心部件(PLC和PM1000变频器)的软件著作权纠纷。根据《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约定,华锐公司对从上诉人处合法购买的涉案软件拥有合法的使用权以及自行修理或消除缺陷或不符合合同之处的权利。双方由此发生的争议,属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中仲裁条款约定的“因执行本合同所发生的或者与执行本合同有关的一切争议”,应通过仲裁方式加以解决。二、一审裁定适用的法律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本案纠纷应当通过仲裁方式解决,人民法院不应行使管辖权。三、上诉人的上诉主张均不能成立。不管上诉人对华锐公司提出何种侵权行为主张,都不能回避所谓的侵权行为都是直接作用于华锐公司根据《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约定而合法获得使用权利的软件之上的事实。该些争议都属于因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发生的或与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有关的争议。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裁定依据的事实清楚,适用的法律准确,应予维持。故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裁定,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大连国通公司辩称:一、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1.大连国通公司和华锐公司为关联公司,大连国通公司所生产的变频器与苏州超导公司没有任何关系。2.本案应属于苏州超导公司与华锐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争议纠纷,与大连国通公司无关。如果一定说有关系,也是大连国通公司与华锐公司之间存在法律关系,即大连国通公司作为零部件生产商和供货商的行为属于华锐公司所生产的整个风电机组的附属行为,故本案应一并交由仲裁裁决。二、大连国通公司的产品属于自主研发的产品,从来没有侵犯过苏州超导公司的著作权。三、苏州超导公司及其母公司至今没有提供任何有效证据证明其是PLC软件、PM1000/PM3000变频器软件的著作权人,其根本不具备提起本案民事诉讼的主体资格。综上,苏州超导公司本次起诉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苏州超导公司的起诉。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一、苏州超导公司对华锐公司提起的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主张是否为与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有关的争议,该争议应否依据双方签订的《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第19条的约定交由仲裁解决。二、苏州超导公司对大连国通公司提起的侵权主张应否一并交由仲裁解决。

本院认为:一、本案苏州超导公司对华锐公司提起的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主张为与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有关的争议,该争议应当依据双方签订的《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第19条的约定交由仲裁解决。理由是:(一)根据审理查明的情况,本案被诉侵权软件涉及到苏州超导公司(卖方)依据其与华锐公司(买方)签订的《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约定向华锐公司提供的软件。苏州超导公司主张华锐公司擅自修改了上述软件,并未经授权在风力发电机组中复制、安装并使用修改后的软件,侵犯了苏州超导公司(或者其母公司)的著作权。华锐公司则主张本案涉及到按照《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约定,华锐公司是否有权对苏州超导公司提供的产品(包括硬件与软件)进行必要的修理、修改、变更以及苏州超导公司提供的产品本身是否存在缺陷,华锐公司的修理、修改、变更以消除产品存在的缺陷的行为是否违反了《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约定,等等。显然,根据苏州超导公司和华锐公司的上述各自主张,本案苏州超导公司与华锐公司之间的纠纷不仅包括苏州超导公司认为华锐公司侵犯了苏州超导公司(或者其母公司)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还包括华锐公司认为华锐公司是根据《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约定,在合同约定的范围内行使自己的权利等。基于任何一个纠纷解决机关都不可能仅对纠纷一方当事人的主张进行审查认定,而对纠纷另一方当事人的主张置之不理的简单原理,苏州超导公司的侵权主张和华锐公司的抗辩主张(基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原因未侵权或者不成立侵权)均是本案纠纷的审查范围。因此,本案纠纷的审查认定显然不可能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无关。(二)基于上述(一)同样的理由,华锐公司主张本案系《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履行过程中产生的纠纷,本案被诉的侵权行为直接作用于苏州超导公司依据《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约定向华锐公司提供的软件之上,本案纠纷为因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发生的或者与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有关的争议。苏州超导公司虽一方面坚持否认本案其与华锐公司之间的纠纷为因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发生的或者与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有关的争议,但另一方面又主张华锐公司基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而与苏州超导公司(或者其母公司)享有著作权的计算机软件具有了接触关系。由于华锐公司和苏州超导公司的上述各自主张,再加上苏州超导公司未能提供足以使本院确信其本次对华锐公司的起诉为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执行无关的争议的具体、充分的事实,因此,就本案目前的情况来看,应当认定本案苏州超导公司与华锐公司之间的纠纷为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执行有关的争议。据此,根据苏州超导公司与华锐公司签订的《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第19条的约定,本案苏州超导公司对华锐公司提起的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主张应当交由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解决。

二、关于苏州超导公司对大连国通公司提起的侵权主张应否一并交由仲裁解决。本院认为,虽然本案苏州超导公司以华锐公司和大连国通公司为共同被告提起侵权诉讼,但本案不属于必要的共同诉讼,即本案苏州超导公司可以单独以华锐公司或者大连国通公司为被告分别起诉。且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由于本案苏州超导公司与华锐公司之间的纠纷为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执行有关的争议,双方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仲裁条款,因此,本案苏州超导公司与华锐公司之间的纠纷实际上只能交由仲裁解决。而苏州超导公司与大连国通公司之间的纠纷,由于苏州超导公司与大连国通公司之间并不存在任何形式的仲裁协议,因此苏州超导公司对大连国通公司提起的侵权主张实际上不能交由仲裁解决。但本案苏州超导公司却将只能交由仲裁解决的其与华锐公司之间的纠纷和不能交由仲裁解决的其与大连国通公司之间的纠纷以共同侵权为由并以列华锐公司和大连国通公司为共同被告的方式交由人民法院解决。显然,在列华锐公司和大连国通公司为共同被告的情况下,将本案统一交由仲裁解决或者统一交由人民法院解决,都将损害大连国通公司或者华锐公司一方的管辖利益。作为原告方的苏州超导公司,拥有诸多的程序启动选择权,本可以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但却故意或者任由这一情况发生,因此应当承担相关不利的法律后果。鉴于本案诉讼中,大连国通公司由始至终并未拒绝或者提出任何形式的反对意见主张本案其与苏州超导公司之间的纠纷原审法院不应认定交由仲裁解决,且积极主张本案其与苏州超导公司之间的纠纷应当与苏州超导公司与华锐公司之间的纠纷一并交由仲裁解决,因此可以视为是大连国通公司同意将其与苏州超导公司之间的纠纷交由仲裁的意思表示。在此情况下,苏州超导公司可以将其与华锐公司之间的纠纷和其与大连国通公司之间的纠纷一并先交由仲裁解决。若仲裁委员会对其与大连国通公司之间的纠纷以不存在仲裁协议为由不予受理,苏州超导公司可再行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就其与大连国通公司之间的纠纷提起诉讼。

综上所述,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除部分表述欠严谨外,对本案的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苏州超导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吴素琼

审 判 员 容师德

代理审判员 刘 利

二〇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夏伟伟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2)民申字第630号

申请再审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苏州美恩超导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丹尼尔•帕特里克•麦嘉恩(DANIEL PATRICK MCGAHN),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谢冠斌,北京市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蔡鹏,北京市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华锐风电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韩俊良,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寇立耘,北京市环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金强,海南泽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国通电气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韩俊良,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杰,海南天皓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再审人苏州美恩超导有限公司(简称美恩超导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华锐风电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锐公司)、大连国通电气有限公司(简称国通公司)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琼立一终字第14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美恩超导公司申请再审称:本案一审、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纠纷应交由仲裁解决属于混淆基本事实,适用法律严重错误的情形。1、本案的提起和管辖符合法律规定。美恩超导公司提起的是著作权侵权之诉,本案的侵权行为地位于海南省文昌县华能海南发电股份有限公司文昌风电场内,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美恩超导公司向其提起本案之诉符合法律规定。2、本案管辖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约定的仲裁条款无关。本案美恩超导公司所主张的事由是:华锐公司、国通公司使用不正当手段,复制安装了经过非法修改的PLC电控软件及其生产的侵权变频器设备,侵害了美恩超导公司的软件著作权。《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约定的条款中没有任何一条涉及到本案争议内容,即没有任何条款对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采购方不得适用不正当手段非法获取原告的软件代码的事项进行过任何约定,或进行过与此有关的任何约定。本案争议不是执行本合同发生的争议,也不是与执行本合同有关的争议。3、国通公司作为共同侵权人,既不是《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也未与超导公司达成过任何仲裁协议。4、原审裁定混淆事实,适用法律错误的做法侵害超导公司诉讼权。(1)原审裁定错误认定本案之诉为与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有关的争议。原审法院将华锐公司对不侵权等实体问题的抗辩以及《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权利义务与本案需要解决的管辖程序问题故意进行混淆,以此来认为本案管辖认定与《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有关。本案为一个独立的侵权之诉,美恩超导公司与华锐公司之间的纠纷不是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发生的或者与执行《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有关的争议。美恩超导公司将《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作为证据提交,用以证明华锐公司、国通公司对美恩超导公司软件存在接触关系,而且明知系美恩超导公司拥有著作权的软件。(2)原审法院将没有仲裁协议的国通公司归于仲裁管辖属适用法律错误。本案是一个独立的诉讼,美恩超导公司从来没有分别就华锐公司和国通公司在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超导公司在本案中将华锐公司和国通公司列为共同被告,不仅基于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也是基于本案的事实,即华锐公司、国通公司共同实施了侵权行为,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原审法院却认为本案可分成两个诉讼,明显损害了超导公司的基本诉讼权利,在法律上没有任何根据。原审法院明知国通公司不是《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一方当事人,美恩超导公司和国通公司更不可能达成任何仲裁协议,却以国通公司单方意思表示为由认定案件应当移交仲裁,违反仲裁法的明确规定。综上,原审裁定基本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请求再审本案,裁定本案由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审理。

华锐公司提交意见认为:美恩超导公司诉称华锐公司所谓“擅自修改”和“复制、安装和使用”相关电控软件的行为构成著作权侵权,本案争议属于华锐公司和超导公司签订的有关《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中约定的“因执行本合同所发生的或者与知行本合同有关的一切争议”,应通过仲裁方式加以解决。本案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在兼顾法律规定和实施情况的基础上,平衡了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和管辖利益,为当事人解决纠纷提供了切实可行的有效途径。美恩超导公司提出的再审申请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美恩超导公司的再审申请。

国通公司提交意见认为:一、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国通公司生产的变频器是应华锐公司要求所定制的产品,安装也是华锐公司完成的,国通公司只是华锐公司整机产品的零部件生产商和供货商,国通公司生产变频器的行为属于华锐公司所生产的整个风电机组的附属行为,且所有提供给华锐公司的产品均是国通公司自主开发完成的,与美恩超导公司没有任何联系。本案的争议皆是因履行2008年5月27日美恩超导公司与华锐公司签订的《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而引起,因此本案应属于买卖合同争议纠纷,与国通公司无关。根据《机电产品外部采购合同》的约定,本案应由北京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裁决。二、虽然本次答辩主要是针对管辖权问题的答辩,不涉及实体问题,但是国通公司还是要表态,国通公司的产品属于自主研发的产品,从来没有侵犯美恩超导公司的著作权。国通公司只负责生产变频器的研发、生产和服务,不与风电PLC软件发生任何关系,不存在对美恩超导公司变频器软件的复制、修改行为。国通公司生产的风电变频器及其软件系自行研发,与美恩超导公司的变频器软件没有任何可比性。国通公司与美恩超导公司没有任何业务往来,国通公司无任何渠道获得美恩超导公司的软件。国通公司自身研发变频器及其配套软件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华锐公司原先所使用的变频器不具备低电压穿越功能。美恩超导公司提供的公证书不具有软件是否侵权的鉴定结论作用。美恩超导公司及其母公司至今没有提供任何有效证据证明其是PLC的软件、PM1000/PM3000变频器软件著作权人,因此其根本不具备提起民事诉讼的主体资格。综上,美恩公司的申诉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裁定驳回美恩公司的再审请求。

本院经审查认为,美恩超导公司的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六)项、第一百八十一条、第一百八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本案由本院提审;

二、再审期间,中止原裁定的执行。

院 长  王胜俊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王 晨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