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商标权
商标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商标权 > 侵犯商标权> 裁判文书 > 正文   
重庆上岛咖啡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与重庆优雅咖啡有限公司等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12-22 20:26:30     浏览次数:1030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渝五中法民初字第231号

原告重庆上岛咖啡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游昌胜,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徐小洪,四川华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优雅咖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茹,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马征,重庆公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波,重庆公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余萍。

委托代理人马征,重庆公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波,重庆公鸣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重庆上岛咖啡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上岛公司)与被告重庆优雅咖啡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优雅公司)、余萍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9年8月5日受理后,被告余萍在提交答辩状期间(2009年10月15日)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院于2009年11月5日裁定驳回其异议,被告余萍提起上诉,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2月2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遂依法由审判员胡进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陈秀良、代理审判员彭浩共同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于2010年4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上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小洪,被告优雅公司、余萍的委托代理人杨波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岛公司诉称:原告系著名品牌“上岛咖啡+图形”注册商标权利人授权的重庆市独家代理商,拥有在重庆市独家使用和授权他人使用该商标的权利。2005年2月3日,被告余萍作为被告优雅公司的股东之一,与重庆市沙坪坝区渝岛咖啡店(原告前身)签订了《加盟条款约定书》,用于被告优雅公司设在重庆市南岸区南坪正街1号天龙广场3-1号咖啡店加盟“上岛咖啡”品牌,以“上岛咖啡”对外经营。使用期限自2005年2月3日至2008年2月2日,期满后双方经协商可以续约。期满后,双方并未续约。原告多次函告被告,要求其停止使用“上岛咖啡+图形”商标,但被告置之不理,仍继续使用该商标至今,被告优雅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上岛咖啡+图形”注册商标专用权,并给原告在重庆的正常经营造成巨大损失。被告余萍作为优雅公司的股东,且系与原告前身签订《加盟条款约定书》的签约人,应对优雅公司的侵权行为负有连带责任,原告遂诉至法院,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即优雅公司停止在其店面招牌、装潢使用“上岛咖啡+图形”,销毁店内器皿上的“上岛咖啡+图形”标识以及含有“上岛”字样的标识;2、判令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损失53.5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优雅公司辩称:一、其在店面招牌、装潢上使用“上岛咖啡+图形”属实。优雅公司于2005年2月3日与上海上岛咖啡食品有限公司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经授权而使用该“上岛咖啡+图形”,期满后因价格问题,双方未能协商续约,但优雅公司仍在店面招牌、装潢上继续使用;二、2008年2月2日期满后,优雅公司店内的台布、纸巾以及器皿上未再继续使用该“上岛咖啡+图形”,原告起诉要求被告停止在店内桌布、器皿上使用“上岛咖啡+图形”,无证据佐证,该项诉请不应支持;三、优雅公司在店面招牌、装潢上所使用的“上岛咖啡+图形”,与原告享有权利的第1385773号注册商标相近似,但招牌上的“上岛”字体以及图案与第1385773号注册商标有明显差异,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余萍辩称,其系被告优雅公司股东,并未实施侵权行为,不应承担侵权责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针对余萍的诉讼请求。

原告上岛公司为证明其所主张的事实,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1、原告的《营业执照》,2、原告的法定表人证明及该法定代表人的《台胞证》,3、上海市浦东公证处出具的(2010)沪浦证经字第415号、416号及417号《公证书》,4、上海上岛咖啡食品有限公司向原告出具的《授权书》,原告用以证明其主体资格以及所享有的相关权利。

二被告除无法确认证据4的真实性外,对该组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无异议,但强调被告使用的“上岛咖啡+图形”与原告的第1385773号注册商标在字体和图案上均有差别。

第二组证据:1、被告优雅公司的《营业执照》及股东资料,2、《加盟条款约定书》,3、《公函》,4、重庆市南岸公证处出具的(2009)渝南岸证字第2060号《公证书》,原告用以证明二被告的主体资格以及侵权行为。

二被告称从未收到过证据3《公函》,对该组其他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认为侵权行为实施主体是优雅公司,余萍系该公司股东,不应对优雅公司的侵权行为承担责任。

第三组证据:1、《审计报告》,2、证据保全的公证费发票(金额1000元),3、《委托代理合同》,原告用以证明其支出的律师代理费、公证费等合理费用,及经济损失的数额。

二被告认可该组证据2的真实性,但对该组证据1、3的真实性有异议,并认为证据1与本案无关。

二被告向本院提供的证据主要有:

1、《个体工商户注销登记申请书》,2、原告的工商档案资料。被告用以证明重庆市沙坪坝区渝岛咖啡店系个体工商户游昌盛登记字号,并非原告前身,故本案原告与重庆市沙坪坝区渝岛咖啡店是两个独立经营主体。

3、《证明书》,4、《商标使用许可合同》,5、从互联网下载打印的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行政判决书,以及重庆市南岸区南坪交通建设的相关材料。被告用以证明原告仅有权接受上岛咖啡加盟店的权利,无权许可他人使用涉案商标;优雅公司在使用涉案商标期间,商标权属之争使得商标权处于不稳定状态;南坪交通枢纽建设导致优雅公司自2008年2月2日至今实际经营困难。

原告以超过举证期限为由,对证据1、2不予质证。原告不认可证据4、5的真实性,认可证据3的真实性,但认为被告提交的证据均与本案无关。

本院结合双方当事人的举证和质证,分析认证如下:被告虽对原告证据1-4的真实性有异议,但并未有相应的反驳证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原告证据2-2、3-1及3-3,以及被告提交证据,本院将结合全案综合认定。对当事人提交的其他证据,因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且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案外人海南上岛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于2000年4月14日取得第1385773号《商标注册证》,该注册商标标识(以下简称注册标识)为图形和“上岛”字样结合,核定服务项目第42类(现已更新为第43类):提供食宿旅馆,咖啡馆,餐厅,自助餐馆,快餐馆,鸡尾酒会服务,假日野营服务(住所),汽车旅馆,有效期限至2010年4月13日。该注册标识内的“上岛”二字,系近似黑体字,且“岛”字系繁写体。2002年5月30日,上海上岛咖啡食品有限公司经核准依法受让该注册商标,并于2009年12月7日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0年4月13日。2007年5月,上海上岛咖啡食品有限公司授权本案原告全权独占负责贵州省、重庆市的加盟连锁推广相关事宜,授权原告在该范围内就第1385773号注册商标享有独占使用权,并有权许可他人使用该商标开设“上岛”咖啡馆,原告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该范围内的侵权行为进行投诉、起诉和获得赔偿。

2005年2月3日,余萍与重庆市沙坪坝区渝岛咖啡店签订《加盟条款约定书》,就开设于重庆市南岸区南坪正街1号天龙广场3-1号的“上岛咖啡店”的相关事项达成了协议,加盟合约首签3年,加盟费人民币10万元,加盟经营期限为2005年2月3日至2008年2月2日。同日,上海上岛咖啡食品有限公司与被告优雅公司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上海上岛咖啡食品有限公司将其注册商标许可优雅公司使用在咖啡馆、餐厅服务上,许可使用地址为重庆市南岸区南坪正街1号天龙广场B座3-1,期限自2005年2月3日至2008年2月2日。该《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商标标识(以下简称许可标识)为图案和文字的组合,标识中的“岛”字系繁体字。许可标识与注册标识整体外观上相近似,差异之处为:1、两者圆形图案内的“上岛”二字字体有异,且许可标识的图案下方有“上岛咖啡”字样,圆形图案下部的丝带状图形里有英文字母“U.B.C.COFFEE”。期满后,优雅公司未与上海上岛咖啡食品有限公司续约仍继续在店面招牌上使用前述的许可标识。2009年3月1日,原告与四川华敏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指派徐小洪律师为本案原告代理人,律师服务费3.5万元。原告经向重庆市南岸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公证处工作人员及原告代理人于2009年5月20日下午来到被告位于重庆市南岸区南坪正街1号附4号3楼优雅公司的咖啡店,并对该咖啡店外部进行了拍照,后进入该店消费并获得了盖有“重庆优雅咖啡有限公司财务专用章”的发票120元。原告为此支付公证费1000元。

另查明,被告优雅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 住所地位于重庆市南岸区南坪正街1号天龙广场3-1, 注册资本30万元,被告余萍系该公司股东之一。2005年2月3日,余萍(乙方)与重庆市沙坪坝区渝岛咖啡店签订的(甲方)《加盟条款约定书》中所指的乙方咖啡店,也即本案涉嫌侵权的咖啡店,系优雅公司所有并由优雅公司自《加盟条款约定书》签订后实际经营至今。优雅公司庭审中确认,股东余萍系代理优雅公司与重庆市沙坪坝区渝岛咖啡店签订《加盟条款约定书》,约定的有效期满后,即2008年2月3日至今优雅公司仍继续在店面招牌上使用许可标识。

本院认为,注册号为1385773的商标现为上海上岛咖啡食品有限公司的注册商标,该商标核定服务项目(第43类)涉及提供食宿旅馆,咖啡馆,餐厅,自助餐馆,快餐馆等。被告优雅公司虽基于相关合同约定,在合同期内(2005年2月3日至2008年2月2日)可以使用“上岛咖啡”及图案,但期满后并未续约,亦未取得权利人许可,继续在其店面招牌上使用“上岛”及图案。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及解释,在同一种商品或服务上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作为商品(服务)名称或者装潢使用而误导公众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优雅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咖啡店店面招牌上使用“上岛”及图案,与第1385773注册商标相近似,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对优雅公司提供的咖啡店餐饮服务与商标权利人提供的同类服务相混淆,其行为已构成商标侵权,应当承担停止在其咖啡店店面招牌及装潢上使用“上岛”及图形和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此外,原告起诉优雅公司在咖啡店内桌布、器皿上使用“上岛咖啡+图形”,既无相关证据佐证,且优雅公司对此也不予认可,故原告要求判令被告优雅公司停止在其店内桌布、器皿上使用“上岛咖啡+图形”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主张。

原告认为余萍作为《加盟条款约定书》的签约人以及优雅公司的股东,故余萍应对优雅公司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依据我国《公司法》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被告余萍作为优雅公司股东与重庆市沙坪坝区渝岛咖啡店签订《加盟条款约定书》,商标权利人上海上岛咖啡食品有限公司亦在当天与被告优雅公司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均足以证明余萍的签约行为实为公司行为,余萍签约行为的法律后果归属被告优雅公司,优雅公司得以在约定期限内使用“上岛咖啡”及图案。而合同期满后,优雅公司既未续约又无权利人许可,继续使用“上岛”及图案的行为已构成侵权,该侵权行为的实施主体是优雅公司。作为优雅公司股东的余萍,未实施侵犯涉案商标权的行为,不应对优雅公司的侵权赔偿之债承担连带责任,故原告要求余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被告优雅公司应承担的赔偿数额,因原告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本院根据本案事实,以及被告的经营规模较大(注册资本30万元)、经营场所位置较好(位于重庆市南岸区南坪正街1号天龙广场3-1)、侵权行为性质、持续时间较长以及原告因调查、制止侵权产生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由被告优雅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共计15万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五十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重庆优雅咖啡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在其咖啡店店面招牌及装潢上使用“上岛”及图形;

二、被告重庆优雅咖啡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向原告重庆上岛咖啡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共计15万元;

三、驳回原告重庆上岛咖啡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9150元,由被告重庆优雅咖啡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胡 进

审 判 员 陈秀良

代理审判员 彭 浩

二〇一〇年五月十日

书 记 员 陈 聪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