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其他知识产权
其他知识产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知识产权 > 特许经营 科学发现> 裁判文书 > 正文   
乔征宇与北京抱抱熊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北京市东方爱婴咨询有限公司、北京东方爱婴商贸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11-17 7:44:57     浏览次数:950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石民初字第5013号

原告乔征宇。

委托代理人肖丽君,北京市天睿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薛彩文。

被告北京抱抱熊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石景山区金顶北路69号院36楼四层南侧。

法定代表人徐维彬,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岩,北京市奕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广兴,北京市奕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市东方爱婴咨询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1号11-2幢二层2369、2369-1。

法定代表人贾军,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何国科。

被告北京东方爱婴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阜通大街6号院3号楼22层9室。

法定代表人贾军,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樊守彪。

原告乔征宇诉被告北京抱抱熊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抱抱熊公司)、北京市东方爱婴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婴咨询公司)、北京东方爱婴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婴商贸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9月2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宋旭东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陈曦、人民陪审员姜桂梅组成的合议庭,于2012年11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乔征宇的委托代理人肖丽君、薛彩文,被告抱抱熊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岩、李广兴,被告爱婴咨询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何国科,被告爱婴商贸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樊守彪出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乔征宇起诉称:被告抱抱熊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大肆进行加盟宣传。原告发现上述宣传内容后,遂与抱抱熊公司取得联系,抱抱熊公司进一步诱导原告成为加盟商,代理销售抱抱熊早教产品。原告与被告抱抱熊公司于2011年12月14日签订《抱抱熊城市代理合作协议》,约定原告加盟抱抱熊公司,在上海市独家代理销售抱抱熊早教产品。签订协议后,原告发现抱抱熊公司的加盟宣传与实际情况完全不符,存在大量虚假及编造内容,导致原告对抱抱熊公司的经营实力深信不疑,对加盟抱抱熊公司的前景充满信心,进而与抱抱熊公司签订了上述代理协议。抱抱熊公司的虚假宣传行为包括以下几点:1、将爱婴咨询公司的发展业绩及品牌、商标等知识产权等同于抱抱熊公司所有,使原告误以为抱抱熊公司与爱婴咨询公司系同一公司;2、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关于全国性发展连锁经营出版物的条件,擅自在全国范围内发展加盟商从事出版物销售。未依法进行商业特许经营备案,不具备从事特许经营的资格,却与原告签订特许经营合同;3、在企业发展时间(宣传具有13年成熟经销模式,实际企业成立时间为2009年12月11日)、加盟前景、加盟商业绩、广告支持等方面虚构事实;4、承诺加盟后产品自由退换,实际上却不予兑现。抱抱熊公司的上述行为,构成欺诈。我国民法通则及合同法均规定,一方当事人实施了欺诈行为,另一方可据此主张合同无效。据此原告与抱抱熊公司签订的代理协议为无效合同,不具备法律效力。抱抱熊公司应返还原告加盟费、保证金、剩余货物的货款,并承担因此给原告造成的包括缔约费用损失及履约费用损失。爱婴咨询公司为抱抱熊公司提供商标等知识产权,允许抱抱熊公司将爱婴咨询公司的呼叫中心管理系统许可代理商使用,为抱抱熊公司的欺诈行为创造条件,放纵抱抱熊公司的欺诈行为,应与抱抱熊公司互相承担连带责任。爱婴商贸公司为抱抱熊公司提供银行账户,为抱抱熊公司的欺诈行为提供方便条件,亦应与抱抱熊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三被告的欺诈行为,不仅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而且破坏并扰乱了正常的经济秩序,在全国多省、市、自治区内造成恶劣影响。原告特诉至法院,诉讼请求如下:一、确认原告与被告抱抱熊公司签订的《抱抱熊城市代理合作协议》无效;二、判令被告抱抱熊公司向原告返还加盟费30

000元、保证金50 000元、尚未售出货物货款136 725元、为缔约及履约而支出的设备费用、经营场所租赁费用及员工工资等损失238 235元,以上共计454

960元,由爱婴咨询公司、爱婴商贸公司与抱抱熊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案件受理费由三被告承担。

被告抱抱熊公司答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如下:三被告之间系正常的商业合作关系,爱婴咨询公司将其持有的“抱抱熊”注册商标授权抱抱熊公司使用,抱抱熊公司成立特许经营体系,组建市场销售渠道,将“抱抱熊”注册商标再授予原告使用,并向原告提供爱婴商贸公司总经销的抱抱熊早教产品。三被告的上述行为,有利于发挥各自的专业优势,更好地实现共同利益,并未违反任何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法明确规定,一方用欺诈手段订立的合同,只有在该合同损害国家利益的前提下,该合同才能被确认为无效。原告与我公司签订的《抱抱熊城市代理合作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亦未损害国家利益。我公司在商业广告中虽存在一定程度的夸大行为,但并未达到欺诈的程度。据此,原告关于合同无效的主张不能成立,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爱婴咨询公司答辩称:我公司于

2009年12月13日与抱抱熊公司签订许可使用授权书,将“抱抱熊”商标许可抱抱熊公司使用,并于2009年12月20日与抱抱熊公司签订呼叫中心使用授权书,将我公司的呼叫系统授权抱抱熊公司使用。上述行为,系正常的商业授权行为,且有助于原告加盟后的产品推广,并不构成欺诈。我公司与原告之间亦非直接的合同关系,原告与抱抱熊公司之间的纠纷与我公司无关,即便抱抱熊公司与原告之间的协议被确认无效,我公司亦不应与抱抱熊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针对我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爱婴商贸公司答辩称:原告与抱抱熊公司之间的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亦未损害国家利益,应属有效。我公司与抱抱熊公司之间系合作关系,并根据抱抱熊公司的指令,向原告发送抱抱熊早教产品。我公司与原告之间不存在直接的合同关系,即便原告与抱抱熊公司之间的合同被确认无效,我公司亦不应与抱抱熊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针对我公司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1年12月份之前,乔征宇在互联网上看到抱抱熊公司招商的广告,遂与抱抱熊公司取得联系,参加了抱抱熊公司组织的招商会。在招商会上,经抱抱熊公司招商人员对招商政策、前景的推介后,乔征宇于2011年12月14日向抱抱熊公司提出申请,内容如下:我对抱抱熊的经营理念相当认可,非常希望加入抱抱熊大家庭,成为上海地区的加盟商。但是,由于目前资金周转方面有些紧张,特此申请延期交足货款,即在今日先预付货款一万元,其余货款于12月25日前到账。同日,乔征宇与抱抱熊公司签订《抱抱熊城市代理合作协议》,协议约定乔征宇申请成为抱抱熊公司的代理商,在上海市独家代理销售抱抱熊早教产品。双方在权利义务条款中约定抱抱熊公司协助乔征宇进行前期筹备、人员招摹及培训,并向乔征宇提供相关管理手册、培训材料、运营指导等,乔征宇应按照抱抱熊公司统一的宣传资料、统一的价格销售早教产品。产品中涉及的“东方爱婴”、“抱抱熊”等商标及服务标记的所有权利归属于抱抱熊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协议有效期为2012年3月1日至2013年2月28日。合同签订当日,乔征宇向抱抱熊公司支付货款

10 000元。2011年12月26日,乔征宇通过银行汇款方式向抱抱熊公司支付270 000元,经双方确认,其中包括加盟费30 000元、保证金50

000元、货款190 000元。合同签订后,抱抱熊公司向乔征宇陆续发送了2

664盒抱抱熊早教产品,并同时交付了抱抱熊公司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抱抱熊”注册商标证书等证件的复印件,以及城市代理资格证书(其上有爱婴咨询公司总经理余宁的签名)。

抱抱熊早教产品包括:《你好,抱抱熊》图书一册,封面标示“中国友谊出版公司”、背面标示“东方爱婴荣誉出品”字样;《你好,抱抱熊》DVD光盘一盒,封面标示“中国科学文化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背面标示“东方爱婴母婴研发中心出品”字样;《宝宝音乐时光》DVD光盘一盒,封面标示“中国科学文化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

东方爱婴母婴研发中心”、背面标示“东方爱婴荣誉出品”字样,以及玩具一袋。上述物品用纸箱包装,外包装上有“抱抱熊早教产品”、“东方爱婴荣誉出品”字样。抱抱熊早教产品的全国统一销售价为75元,未经抱抱熊公司同意,乔征宇不得擅自调整上述价格。

2012年11月15日,中国友谊出版社出具《证明》,证明《你好,抱抱熊》系列6种图书(共60分册)是由该公司出版、在国家版本图书馆CIP数据中心可以核查的正规出版物。2012年11月9日,中国科学文化音像出版社有限公司出具《出版证明》,证明《你好!抱抱熊》系列共48种DVD音像制品、《宝宝音乐时光》系列共48种DVD音像制品由该公司出版,版权由爱婴咨询公司提供。

2012年8月1日,经黄继江申请,江苏省徐州市徐州公证处对相关网页内容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2012)徐徐证民内字第2675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在百度搜索框输入“抱抱熊代理”,并点击“百度一下”,出现的结果中有如下内容“抱抱熊代理.中国早教领导品牌【13年经验】www.babyex.cn/Tel:400-810-8288”。

2012年9月12日,经邓敏申请,北京市中信公证处对抱抱熊公司在其官方网站(域名为:www.babyex.cn)上的相关宣传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2012)京中信内民证字13732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在该网站相关页面显示有“无需行业经验+13年成熟市场操作模式”、“加盟商退换货一站无忧绿色通道”、“58名加盟商亲身讲述”等内容。

2012年9月12日,经张菊申请,北京市中信公证处对抱抱熊公司在其官方网站(域名为:www.babyex.cn)上相关宣传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2012)京中信内民证字13731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在该网站相关页面显示有“100万不是空谈

100万只是底线”、“百万不是口号!”等内容。

2012年11月13日,经邓敏申请,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对爱婴咨询公司官方网站(域名:www.babycare.cn)及抱抱熊公司官方网站(域名:www.babyex.cn)上的相关内容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2012)京方圆内民证字第10704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在爱婴咨询公司官方网站首页资源链接栏目下,设有抱抱熊官网的链接。在抱抱熊公司的网站相关页面上,有关于爱婴咨询公司业绩、荣誉及大事记的宣传内容。

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爱婴咨询公司获得第4948523号“抱抱熊”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纸制和纤维制婴儿尿布(一次性);纸制和纤维制婴儿尿裤(一次性);贺卡;书籍;印刷出版物;图画;文具;画笔;绘画材料;教学材料(仪器除外)。注册有效期为2009年3月14日至2019年3月13日。

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爱婴咨询公司获得第5400440号“抱抱熊”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已录制的计算机程序(程序);电子出版物(可下载);录音载体;与电视机连用的游戏机;电视游戏卡;望远镜;眼镜;动画片;幻灯片(照相);电影胶片(已曝光)。注册有效期为2009年5月28日至2019年5月27日。

抱抱熊公司成立于2009年12月11日,注册资本100万元。该公司另于2011年5月16日成立南京分公司。2012年4月27日,抱抱熊公司获得北京市石景山区文化委员会颁发的新出发京零字第石110004号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2009年12月13日,爱婴咨询公司与抱抱熊公司签订《许可使用授权书》,爱婴咨询公司授权抱抱熊公司使用第4948523号“抱抱熊”注册商标,抱抱熊公司并有权许可第三方使用该商标。授权期限为2009年12月13日至2019年3月12日。

2009年12月20日,爱婴咨询公司与抱抱熊公司签订《抱抱熊呼叫中心管理系统使用许可协议》,爱婴咨询公司将其拥有著作权的“抱抱熊呼叫中心管理系统”无偿提供给抱抱熊公司使用,期限五年。抱抱熊公司可将该系统授权其代理商、经销商使用。

2009年12月20日,爱婴商贸公司与抱抱熊公司签订《抱抱熊系列产品委托销售协议》,协议中约定爱婴商贸公司将抱抱熊系列产品的批发、零售事项委托抱抱熊公司在其渠道体系内代为销售,爱婴商贸公司保证抱抱熊系列产品来源合法、质量合格,内容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且保证不侵犯第三方的合法权益。抱抱熊公司负责组建销售渠道体系,并将销售产品的费用转交爱婴商贸公司,爱婴商贸公司按照销售额的5%给抱抱熊公司返点。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抱抱熊城市代理合作协议》、(2012)京中信内民证字13731号、13732号公证书、(2012)徐徐证民内字第2675号公证书、(2012)京方圆内民证字第10704号公证书、“抱抱熊”注册商标证书2份、抱抱熊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抱抱熊公司南京分公司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早教产品实物、中国友谊出版社出具的《证明》、中国科学文化音像出版社有限公司出具的《出版证明》、爱婴咨询公司与抱抱熊公司签订的《抱抱熊呼叫中心管理系统使用许可协议》、《许可使用授权书》、《抱抱熊系列产品委托销售协议》等证据在案佐证。庭审中,乔征宇另提交其与严金平于2012年1月4日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1份及房屋租金收据1份、房屋押金收据1份、浦发银行汇款电子回单1份、以上海茗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名义签订的劳动合同5份、2012年2月至2012年9月期间的员工工资单各1份、装修费用收条1张、装璜费用收据1张以及购买办公用品及支付网站服务费用等发票及收据若干张,以上票据所涉金额共计235

835元,乔征宇主张上述费用均为履行其与抱抱熊公司所签协议发生。三被告认为上述费用是否真实发生无法确认,且认为即使实际发生,亦为正常履行合同所产生的费用,应由乔征宇自行承担,与三被告无关。鉴于上述证据材料均有原件予以核对,形式上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其中房屋租赁费用部分有合同、租金收据、银行汇款电子回单予以印证,本院对其真实性及数额均予以确认;劳动合同及员工工资部分,因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与上海茗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之间的关系,故本院对其关联性不予确认;装修费用部分仅有收条、收据,无合同予以印证,且原告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与上海茗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之间的关系,本院对其关联性及数额不予确认;购买办公用品及网站服务费用部分,本院对其中有正式发票部分的数额予以确认,但由于原告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与上海茗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之间的关系,本院对其与本案的关联性不予确认。双方当事人提交的其他证据材料,或者无法确认与本案的关联性,或者系复印件,无原件核对无法确认其真实性,或不符合证据的法定形式,本院均不予认定。

本院认为:乔征宇与抱抱熊公司在双方签订的《抱抱熊城市代理合作协议》中约定,抱抱熊公司授权乔征宇在上海市独家代理销售抱抱熊早教产品,并授权其使用“抱抱熊”注册商标、呼叫系统,抱抱熊公司还向乔征宇提供培训、运营支持等服务,乔征宇必须按照抱抱熊公司统一的宣传方案、统一的产品价格进行市场运作。作为取得上述经营资质的对价,乔征宇则需向抱抱熊公司支付一定数额的金钱作为加盟费、保证金。上述权利义务关系,符合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特点,据此本院认定双方之间签订的协议属于特许经营合同。

根据原、被告的诉、辩意见及本院在庭审中查明的事实,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抱抱熊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欺诈;二、如抱抱熊公司的行为构成欺诈,乔征宇与抱抱熊公司签订的《抱抱熊城市代理合作协议》能否被确认为无效。

关于争议焦点之一,应从以下几点予以考虑:首先,被告抱抱熊公司是否存在不实的宣传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之处。本案中,抱抱熊公司在其网站上公开宣称具有十三年成熟市场操作模式,而实际上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底,在其与乔征宇签订《抱抱熊城市代理合作协议》时仅成立三年,与其宣称的十三年市场经验明显不符。同时,抱抱熊公司在其网站上对加盟后的盈利前景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夸大宣传。此外,根据庭审中查明的事实,抱抱熊公司授权加盟商销售的早教产品中,包括图书及音像制品,该行为应系在全国范围内发展加盟商,从事出版物发行的行为。根据国务院《出版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从事出版物连锁经营业务的单位,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经营的,应当经其总部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行政主管部门批准;跨省或者在全国范围内经营的,应当经其总部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后,报国务院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抱抱熊公司仅获得了北京市石景山区相关行政主管部门的批准,显然违反了上述条例的规定。

其次,抱抱熊公司的上述不实宣传及违反行政法规相关规定的行为,是否足以导致乔征宇做出加盟的决定。本院认为,一般公众在决定是否加盟特许经营企业时,通常会综合考虑特许经营人的所在行业、运营模式、运营经验、产品质量、性能、市场美誉度、市场占有率等多种因素,运营经验系其中的众多因素之一,而非唯一因素。本案中,抱抱熊公司虽然在招商过程中做了“具备十三年成熟市场经营模式”、“一百万只是底线”等宣传行为,该行为系抱抱熊公司为吸引潜在客户所做的商业广告,存在一定的夸大成分。其中“一百万只是底线”的宣传不排除在一定条件下实现的可能性,不能当然地认为是虚假宣传。“十三年成熟市场经营模式”虽与事实不符,但根据前述分析,并不足以导致乔征宇仅据此即做出加盟决定。抱抱熊公司未经审批即从事了应经有权行政机关许可的事项,违反了行政法规的相关规定。但该规定系行政主管机关为加强行政管理而做出的管理性规范,而非效力性规范,违反该规定,并不必然导致抱抱熊公司对外实施的民事行为无效的法律后果。此外,抱抱熊公司使用爱婴咨询公司注册商标、链接网站等行为亦有合法授权或不为法律所禁止。

再者,乔征宇作为市场经营主体,在做出投资决定前,应对相应的后果及风险有一定的认知与预判。本案中,抱抱熊公司在招商过程中的确存在对相关信息夸大宣传的事实,但乔征宇作为投资者,亦应理性分析抱抱熊公司所做的宣传,并对该公司及其相关产品经营情况进行调查核实。据此,本院认为,抱抱熊公司在本案中的宣传行为,确有不实之处,但尚未对乔征宇订立合同产生实质性影响,不应当认定为民事欺诈行为。

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中的相关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在诱使对方当事人做出错误意思表示的情况下,才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据此本院认定,抱抱熊公司在本案中的行为并不构成民事欺诈行为。

关于争议焦点之二,我国合同法规定,一方当事人以欺诈、胁迫手段订立的合同,在损害国家利益的情况下,该合同无效。本案中,抱抱熊公司虽实施了一定的夸大宣传行为,但现有证据无法证明抱抱熊公司的行为损害了国家利益。乔征宇在庭审中主张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一方当事人实施了欺诈行为,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实施的行为无效,对此本院认为,合同法与民法通则均系国家立法机关通过的民事基本法律,两者位阶相同,而合同法的公布时间晚于民法通则的公布时间,根据法律适用的一般原则,在二者对民事行为无效有不同规定时,本案中应优先适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据此本院认为,原告乔征宇与被告抱抱熊公司签订的《抱抱熊城市代理合作协议》应属有效,乔征宇主张该协议无效并据以要求抱抱熊公司返还加盟费、保证金、剩余货款及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乔征宇主张被告爱婴咨询公司及爱婴商贸公司与被告抱抱熊公司共同实施了欺诈行为,应与抱抱熊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本案中爱婴咨询公司将其依法拥有相关权利的“抱抱熊”商标、呼叫管理系统授权抱抱熊公司使用,爱婴商贸公司通过合同方式委托抱抱熊公司销售涉案早教产品的行为属正常的商业授权行为及合作行为,并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据此本院对乔征宇该诉讼请求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67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乔征宇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四千七百五十元,由乔征宇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未提出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宋旭东

代理审判员     陈  曦

人民陪审员     姜桂梅

二○一三年一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  雪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