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反垄断
反垄断
当前位置:首页 > 反垄断 > 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裁判文书 > 正文   
四川德先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索广电子有限公司、索尼株式会社反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10-27 14:20:35     浏览次数:2253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4)沪一中民五(知)初字第223号

原告四川德先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赵武,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廖晓丽,四川君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肖佑嘉,四川君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索广电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根本章二,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浩军,上海里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强,上海里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索尼株式会社。

法定代表人中钵良治,代表执行役。

委托代理人李浩军,上海里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郭蔚,上海里兆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四川德先科技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索广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索广公司)、索尼株式会社(以下简称索尼公司)反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于2004年11月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通过外交途径向索尼公司送达诉状副本和传票。本院于2006年1月11日、6月29日、10月19日三次召开预备庭,并于2007年1月17日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述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被告索广公司自1990年代开始生产多种型号的索尼牌锂离子电池,利用该品牌在中国市场的绝对市场占有率,在与索尼数码摄像机、数码照相机配套的锂离子电池(以下简称索尼电池)上附加infolithium技术。该技术包含了智能密钥识别系统,以此建立其数码摄像机、数码照相机与电池的排他性依存关系。该项技术的使用直接导致同行业其他品牌的电池在未解码时,无法使用在所有索尼数码摄像机、照相机上;消费者在购买索尼数码产品时,也只能选择索尼电池。原告为使自行生产的品胜牌锂离子电池(以下简称品胜电池)能使用于索尼数码摄像机、照相机上,投入高达百万的经费,破译索尼智能密钥识别系统。原告认为,索广公司凭借其技术优势、品牌优势和规模经济优势,在锂离子电池行业构建起较高的行业进入壁垒,长期把数码摄像机、照相机系列电池价格提高到完全竞争水平以上以获取巨额垄断利润。该行为直接损害了其他经营者公平竞争的权利,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十二条的规定,构成不正当竞争。因此,原告请求本院判令两被告在中国境内生产索尼数码摄像机、照相机及其配套锂离子电池立即停止在infolithium技术上设置智能密钥识别码;两被告在中国境内立即停止销售在infolithium技术上设置智能密钥识别码的数码摄像机、照相机及其配套锂离子电池;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两被告连带支付原告调查费和律师费各5万元。

被告索广公司辩称:1、原告的诉讼主体不适格,原告不是数码电器产品及电池的生产商,而且原告已经对索尼产品进行了解码,并且可以正常生产和销售,与索广公司之间没有利害冲突。2、索广公司生产的索尼数码产品和电池上都有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本身就允许独占性,索广公司生产这些产品获得了合法许可,而原告的品胜电池其实也用了这些知识产权,因此原告本身就有侵权的嫌疑。3、目前索尼电池产品是专用产品,只能在索尼产品上适用,这个产品没有国标,规格就由作为原创者的企业来规定,原告要模仿,就必须适应该规格。4、智慧型锂离子电池和普通电池有区别,这种技术具有信息交换功能,目的是为了满足产品功能需要,只有使用这种技术才能使产品精确显示时间,并提醒消费者电池要用完了。另外,锂离子电池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使用识别技术还是为了防止假冒产品和保护消费者的安全和自身知识产权。5、原告在电池产品上都写了“forsony”还有“原装产品”的英文表述,这都有误导消费者的嫌疑,另外未经权利人许可,擅自对索尼电池产品进行解码,索广公司保留追究原告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权利。6、原告的诉请欠缺法律依据,从我国现有的相关法律规定来看,原告主张被告构成垄断并无法律依据。

被告索尼公司同意索广公司的答辩意见,并认为原告无论在程序上、事实上、法律上都是没有理由起诉索尼公司。索尼公司是注册在日本的公司,从未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系争产品,原告所依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相关条款所调整的范围都应限于中国境内,索尼公司并不受该法的调整。原告的起诉状中援引的索尼数码产品和电池上的知识产权属于索尼公司,这些知识产权在中国受法律保护。索广公司生产涉案产品是受索尼公司许可的,而原告生产这些电池并未经索尼公司许可。因此,索尼公司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开庭审理,原、被告对存在下列事实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1993年9月,被告索广公司成立,其经营范围包括生产摄像录像一体机、激光视盘机、数码相机和其他音频视频电子产品、通讯产品、电脑产品及其生产设备与零组件,销售自产产品等。索广公司对外生产、销售具有infolithium技术的专用于其数码摄像机和数码照相机的锂离子电池。

2000年3月5日,被告索尼公司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授予“电池组件、充放电计数和设置电池组件剩余电量的方法”发明专利权,并于2004年3月31日获得授权,优先权日为1999年3月5日,专利号为zl00107025.8。该专利的权利要求6公开了一种包括可充电/可放电电池单元、存储装置、计数器和设置装置的电池组件,权利要求7公开了一种用于设置电池组件的剩余电池电量的方法;权利要求8公开了一种包括电压检测装置、存储装置、温度检测装置和计算装置的电池组件,权利要求9进一步公开了程序存储装置的技术特征;权利要求10是“一种用于计算与一个预先设置温度相关的电池组件的剩余电池电量的方法,该方法包括:

存储校正系数,用于计算对于预先设置温度的剩余电池电量;

检测所述电池单元的温度;

其中,如果一个与由温度检测装置检测的温度相关的校正系数被存储在存储装置中,那么所述校正系数被读出并且根据所述校正系数和由所述电压检测装置检测的电压计算剩余电池电量;如果一个与所检测温度相关的校正系数没有被存储在所述存储装置中,则从所述存储装置中读出与在检测温度之前和之后的一个预先设置的温度相关的校正系数,以便根据每个读出的校正系数来计算与该检测温度相关的校正系数,由此根据所计算的校正系数和由电压检测装置检测到的电压来计算剩余电池电量。”

“11、根据权利要求10的方法,包括:

在程序存储装置中存储一个程序,用于计算在一个给定温度和另一个温度之间的一个校正系数,该校正系数是从与所述给定温度相关的校正系数和与所述另一个温度相关的校正系数来计算的;

根据在所述程序存储装置中存储的程序,利用从所述存储装置读出的每个校正系数来计算一个校正系数;和

对于在由所述温度检测装置检测的温度之前和之后的一个温度,利用根据上述程序计算的校正系数和已经从该存储装置读出的校正系数来进一步地计算一个新的校正系数;以及

重复地执行所述计算校正系数的操作和计算新的校正系数的操作,以计算一个与该检测温度相关的校正系数。”

该专利说明书在介绍背景技术时记载,到目前为止,电池组件通常包括“一个微型计算机,用于进行电池单元的剩余电池电量的计算或与一个具有作为电源的电池单元的电子装置进行通信;微型计算机的外围设备;和一个在进行剩余电池电量的计算中必需的电池单元状态检测电路。”

自2001年12月开始,索尼公司许可索广公司在中国境内使用由索尼公司设计或为索尼公司设计的与索尼摄录放一体机兼容的锂离子电池、附件产品。

索尼公司在其多款数码摄录放一体机、数码摄像机、照相机(dcr-vx2100e、dcr-pc108e/pc109e、dcr-pc330e、dcr-hc16e/hc18e/hc20e、dsc-v1、dsc-l1、dsc-p100/p120)的《使用说明书》、《操作指南》中均有“本机只能使用infolithium充电式电池组才能工作”、“不能使用除infolithium充电式电池组以外的电池”等提示语句。

索广公司生产的索尼电池的《产品说明》中记载:infolithium充电式电池是一种锂离子充电电池,它具有在摄像机和选购的交流电源转接器/充电器之间交流有关操作状况信息的功能。该电池根据摄像机的操作条件计算电源消耗并以分钟显示电池的剩余时间。np-fp50索尼电池的包装盒背面记载:“infolithium为锂离子电池组,能与兼容的电子器材交换其电池消耗状况的数据。索尼公司建议您使用带有infolithium标志的电子器材的infolithium电池组。”

2003年11月,原告成立,其经营范围包括研发、制造、加工、销售电子产品(国家有专项规定的除外)、电源设备及其附件、电子元器件及零配件等。原告的关联企业深圳市德先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德先公司)从事与数码产品配套的品胜电池的实际制造,原告进行销售。

2004年9月22日,原告对松下、jvc和索尼数码摄像机分别在使用其相同品牌电池、品胜电池和直流稳压电源下的工作状态进行测试,结果为:松下和jvc数码摄像机在使用其相同品牌电池、品胜电池和直流稳压电源时,工作状态均正常。索尼数码摄像机在使用索尼电池和直流稳压电源时,工作状态正常;使用ts-dv001-fp50品胜电池时,摄像机显示“请使用infolithium电池组”,随后自动关机。成都蜀都公证处对此过程作了公证。

经四川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检验,原告送检的摄像机/数码相机锂电池(型号规格分别为ts-dv001-ft1、ts-dv001-fr、ts-dv001-fp70、ts-dv001-f550、ts-dv001-fs11、ts-dv001-fc11、ts-dv001-ff50、ts-dv001-qm71d)符合q/75595456-6.001-2003摄像机/数码相机锂电池的技术标准。

另查明,2004年7月,索尼(中国)有限公司在《致sony数码照相机、数码摄像机用户公告》中说明:“近来我们发现市场上有仿冒的sony数码摄像机和数码照相机用智能锂离子电池。尽管这些仿冒电池和sony产品看上去极其相似,但一些仿冒产品存在安全问题,在连续使用时,有可能会导致燃烧或过热。我们已经接到过因使用中过热/破损而导致事故的事例报告。如果您的电池在正确安装后不能使用,那么它可能是仿冒产品……为保证您的合法权益受到保护,我们郑重提示并推荐:1、到sony授权的特许经销商购买sony电池、记忆棒或其它sony数码摄像产品专用配件……”

2004年第10期《多媒体世界》杂志刊登了一篇名为“假电池的真面目”的文章,提及了市场上存在假冒索尼电池,并提供了几种比较识别方法。根据索尼(中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统计,2003年3月至2006年8月期间,索尼数码产品用户共发生锂离子电池安全事故18起,原因均为使用了非索尼电池或者假冒索尼电池。2003年5月至2006年3月期间,中国各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和海关对市场上的假冒索尼电池进行了查处。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索广公司企业信息、原告营业执照、《购买备用电池时的注意事项》、宣传资料、产品说明书、产品保修卡、电池说明、(2004)成蜀证内经字第45279号、50385号《公证书》、《检验报告》(8份),被告索广公司提供的品胜电池、索尼电池实物及照片、深圳德先公司营业执照、(2006)沪闸证字第72号《公证书》、《生产许可协议》、《补充协议》、《多媒体世界》杂志、《数码摄录放一体机使用说明书》、《摄像机操作指南》、《致sony数码照相机、数码摄像机用户公告》、国内非索尼电池安全事故统计表、安全事故说明、日本相机影像机器工业协会网页、假冒电池安全事故报告,被告索尼公司提供的发明专利证书及发明专利说明书(专利号zl00107025.8)、各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技术质量监督部门、海关查处假冒索尼电池的证明文件等证据以及预备庭笔录、庭审笔录在案佐证。

在本案权利证据调查中,原告为了证明其与两被告具有竞争关系,向本院提供了《合作协议》、《电池生产授权书》,两被告在第二次预备庭上对《合作协议》的落款时间提出质疑,认为该证据系伪造。本院要求原告代理人确认落款时间是否真实,原告代理人坚持主张时间属实。随后,被告索广公司持本院调查令查得销毁印章证明存根,证明《合作协议》上所盖印章的启用时间(2005年8月)晚于协议落款时间(2004年1月),原告代理人于是在第三次预备庭上主张该协议系倒签。本院认为,原告代理人在诉讼中对《合作协议》不作真实陈述,直到被告举证证明其不实,方才改口,本院对该落款时间不实的协议不予确认。被告索广公司还提供了原告营业执照、资产负债表、损益表、商标信息等证据,用以证明原告成立于2003年12月,当时固定资产为零,且原告不是“品胜”商标权人,故原告不可能在2004年1月授权深圳德先公司生产品胜电池。对此,原告认为,品胜商标虽属于成都德先通信发展有限公司,但双方有内部协议,不影响授权。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电池生产授权书》涉及品胜电池的生产授权,但该商标的申请人并非原告,也未见证据表明原告享有该商标权益,故该证据亦不能确认。被告索广公司还提供了深圳德先公司的营业执照(2份)、深圳市环保局建设项目环境影响审查批复、关于深圳德先公司开办的批复、深圳市龙岗区环保局建设项目环境影响审查批复、核准内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登记的有关资料,用以证明深圳德先公司也不具备生产电池产品的能力和资质。原告对其关联性有异议。鉴于本院对原告主张其委托深圳德先公司生产电池的事实不予确认,且深圳德先公司是否具有生产资质与本案争议无关,故本院对这些证据亦不予确认。

在本案侵权证据的调查中,原告申请证人曾健出庭作证,以证明索尼电池中的infolithium技术是为垄断而设计;原告还提供了《索尼数码摄像机市场分析报告》及其调研方法,以证明两被告实施了垄断行为;《检测报告》8份,以证明品胜电池系合格电池。两被告对证言中有关索尼电池功能的陈述予以认可,其余不予确认;对《索尼数码摄像机市场分析报告》及其调研方法认为,调查机构不具备调查资质,数据来源不真实,而且系按照原告的意愿调查,故该调查不合法也不合理;对《检测报告》认为检测标准采用的是原告的企业标准,如果用在索尼的数码产品上应采用索尼的技术标准。本院认为,根据证人的陈述,他虽从事过电池研发,但尚不是技术专家,而且当被问及infolithium技术如何使用时,证人回答称“不了解”,因此除了索尼电池功能的有关陈述外,本院对该证人证言不予采信;《索尼数码摄像机市场分析报告》及其调研方法无基础数据的支持,缺乏证明力;《检测报告》所要证明的是品胜电池是否属于合格产品,这与本案争议缺乏关联,本院亦不予确认。

被告索广公司还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1、中国电子元器件网页,以证明使用非原产锂离子电池容易引起安全问题;2、品胜电池与索尼电池对比分析报告、《测试报告》,以证明索尼电池对安全性要求很高,而品胜电池的安全性没有索尼电池高;3、索尼电池报价,以反驳原告证据中对索尼产品价格的指责;4、2005年2月至6月五品牌数码相机价格对照表、《数码世界》杂志、2005年1月至6月数码摄像机、数码相机市场销售前十名排名变化对照表、《多媒体世界》杂志,以证明数码产品竞争激烈,被告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5、电池国家标准,以证明索尼电池不是通用产品,不适用该标准;6、诺基亚电池、诺基亚、nec、柯达数码产品说明书,以证明锂离子电池是与主机配套的专用产品,许多厂商都要求使用原产电池或经确认的非原产电池,这已逐渐成为商业惯例;7、北京中关村在线数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关村公司)企业信息、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以证明原告调查报告的主体不合法、内容不真实;8、《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关于严格规范市场商品质量评比行为制止各种滥施评比排名和抽检推荐活动的公告》,以证明原告的调查报告未经批准,不具有合法性。

经质证,原告认为,证据1不能证明被告采用智能识别技术是出于产品安全考虑;证据2中的对比分析报告由被告的关联公司作出,该公司不是法定检测机构,《测试报告》中的送检产品不详,不能证明是否合格产品;对证据3的真实性有异议;证据4无法反映市场竞争情况;证据5、6、8与本案无关;证据7证明中关村公司作出调查报告符合其营业范围。被告索尼公司对索广公司的上述证据无异议。

本院认为,证据1只是对电池产品的一般介绍,与本案无关;证据2所涉及的索尼电池和品胜电池孰优孰劣的问题也与本案无关;证据3系打印件,原告对其真实性有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不能确认;证据4中有关数码产品的排名缺乏基础数据的支持,不具有证明力;证据5所涉电池适用何种技术标准的问题、证据6所涉其它品牌的问题均与本案缺乏直接关联;证据7、8反驳的原告证据未被本院采纳,故该反驳证据亦不具有证明价值;本院对上述证据均不予确认。

被告索尼公司还向本院提供了发明专利证书及发明专利说明书(10份)、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及图片(14份),以证明索尼电池拥有多项发明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品胜电池系未经被告许可,擅自实施被告专利的产品。经质证,原告认为上述证据与本案的争议无关。被告索广公司对索尼公司的上述证据无异议。本院认为,这些专利均涉及索尼电池的构造或外观,与本案争议的infolithium技术无关,本院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实施正当竞争。

本案当事人争议焦点之一是原告是不是合格的起诉主体。尽管两被告在诉讼中证明,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不实证据,本院也对原告关于其委托深圳德先公司生产品胜电池的主张不予确认,但是从原、被告的经营范围来看,都包括了数码产品零配件的销售。被告索广公司提供的证据也证明,深圳德先公司从事品胜电池的生产,而其销售由原告负责。原告亦主张其销售的品胜电池与索尼数码产品兼容,故就该电池产品而言,原、被告显然存在着同业竞争关系,两被告关于原告主体不适格的主张不能成立。

本案当事人争议焦点之二是两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原告在本案中主张两被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具体表现形式为利用infolithium技术,误导消费者,实施索尼电池的搭售。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规定:“经营者销售商品,不得违背购买者的意愿搭售商品或者附加其他不合理的条件。”这里所说的“搭售”指的是经营者利用其在经济、技术等方面的优势地位,在销售某种商品时强制交易相对方购买在商品性质上或者商业惯例上与该商品无关的其它商品,从而产生妨碍竞争自由的效果。本案中,两被告确实在数码摄像机、照相机及其配套的锂离子电池上加设了infolithium技术。这一技术覆盖到专利技术、软件程序和技术秘密等,从专利的背景技术来看,这一技术是建立在机器和电池间进行信息交换的基础上,通过对电池温度进行不断地检测、计算,并结合电压等数据来实时确定剩余电量,从而实现精确显示电量的目的。由于机器和电池之间需要实现通信,故确实需要通过一些参数设置来进行对话,但目前没有证据显示两被告在数码摄像机、照相机上设置了另外的智能识别码,用以排除非索尼电池的使用。因此,原告主张两被告通过设置识别码来捆绑索尼数码产品和索尼电池,缺乏事实依据。

原告还认为,两被告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的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本院认为,现有的证据表明被告索尼公司对设置infolithium技术的锂离子电池享有多项知识产权,而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两被告通过不必要的技术手段,滥用知识产权,以实现不正当竞争的目的,因此,原告主张两被告的行为违反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同样缺乏事实依据。

原告不能证明两被告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故其提供的有关其为调查侵权行为而支出费用的证据(《项目委托协议书》、《诉讼代理合同》、《法律服务委托协议》、律师费发票、信息服务费发票、收付款通知、电汇凭证、分析仪器购买发票)均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确认。

两被告在答辩中提出原告涉嫌侵犯被告的知识产权,因本案是原告提起的反不正当竞争纠纷,被告在本案中并未提出任何诉讼请求,根据不告不理的原则,该争议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四川德先科技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5,510元,由原告四川德先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四川德先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上海索广电子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索尼株式会社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并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刘军华

代理审判员 陆凤玉

代理审判员 胡震远

二○○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谭 尚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