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侵犯专利权(按类型)> 实用新型专利> 裁判文书 > 正文   
上海大华电子秤厂与浙江霸王衡器有限公司、上海宁宇衡器有限公司、上海市虹口区量仪器经营技术服务部实用新型专利侵权纠纷案(两审;对单方委托的鉴定不予采信)
添加时间:2013-10-27 9:50:45     浏览次数:1055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7)沪二中民五(知)初字第156号

原告上海大华电子秤厂。

法定代表人柴建新,该厂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东辉,上海市一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邢志,上海市一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浙江霸王衡器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应天通,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戴晓翔,浙江翔隆专利事务所专利代理人。

被告上海宁宇衡器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应妙兴。

被告上海市虹口区量仪器经营技术服务部。

法定代表人应妙兴。

原告上海大华电子秤厂(以下简称大华厂)与被告浙江霸王衡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霸王公司)、被告上海宁宇衡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宇公司)、被告上海市虹口区量仪器经营技术服务部(以下简称量仪器服务部)专利侵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7 年5月3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7年7月9日、2008年2月14日、2008年7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李东辉参加了前两次法庭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邢志、被告霸王公司委托代理人戴晓翔参加了全部法庭审理。被告宁宇公司、被告量仪器服务部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证人姚志良、陆品、范铠,鉴定专家吴鸿维、鉴定机构工作人员于洋出庭作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大华厂诉称:原告于2004年10月22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的实用新型专利,并于2005年11月30日被授予专利权,专利号为200420107488.X。后原告在市场上发现了由被告宁宇公司、被告量仪器服务部销售的,由被告霸王公司制造的ACST系列的“条形码打印计价秤”产品,经原告委托专门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该鉴定结论认为被告产品落入了原告专利的保护范围,据此,原告认为三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专利权,给原告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霸王公司立即停止制造、被告宁宇公司、被告量仪器服务部立即停止销售专利侵权产品的行为;2、被告霸王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30万元;3、三被告共同承担原告因调查、制止侵权行为所花费的合理费用人民币25,800元。

被告霸王公司辩称:被告的“条形码打印计价秤”在元器件的组成、电路连接关系、信息传输路径等方面均不同于专利。缺乏专利的多项必要技术特征,不落入原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1、被告的产品上没有“IO接口”,与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相连的是两个驱动芯片,因此也就没有与“IO接口”有关的技术特征,如:“接入总线的IO接口”、“IO接口与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相连”、“和IO接口相连的地址译码器”等;2、被告产品中的键盘与显示器的驱动芯片是经专用导线与微控制器相连,与“总线”没有任何连接关系,故不具备“将键盘输入指令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微控制器”、“经所述总线将微控制器的交易信息送至信息提示设备”的技术特征;3、被告产品中的驱动芯片与地址译码器不相连,地址译码器对驱动芯片也不产生片选信号;4、被告产品的“芯片”不是非易失性内存芯片,不承担“保证打印交易信息不丢失,实现断电保存、随机存取”的功能,故缺乏“接入所述总线的非易失性内存芯片”这项技术特征。综上,被告的产品没有覆盖原告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被告的行为不构成专利侵权,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宁宇公司、被告量仪器服务部未作答辩。

本院经审理查明:

原告享有名称为“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的实用新型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0420107488.X,专利申请日为2004年10月22日,授权公告日为2005年11月30日。该专利至今有效。该专利的权利要求书记载的独立权利要求为:一种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包含称量传感器、与称量传感器相连的模数转换器、信息处理单元、打印机、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所述的信息处理单元包括:接入总线的闪存芯片,其存储有商品信息;接入所述总线的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接入所述总线的时钟芯片,其通过所述数据总线提供实时时钟;与打印机相连的通信接口;接入所述总线的微控制器,其与所述模数转换器和通信接口相连,根据称量信号、商品信息和实时时钟生成交易信息,并将所述交易信息经所述通信接口送至打印机和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接入所述总线的IO接口,其与所述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相连,以将键盘输入指令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微控制器,经所述总线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以及与所述微控制器、内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和IO接口相连的地址译码器,其在所述微控制器的控制下产生片选控制信号。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交的专利证书、专利说明书、专利年费缴费凭证和实用新型专利检索报告等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系争产品ACST系列条形码打印计价秤的主题名称为条形码计价秤,其技术特征为:a、包含称量传感器、与称量传感器相连的模数转换器、信息处理单元、打印机、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b、信息处理单元包括总线;c、接入所述总线的闪存芯片,其存储有商品信息;d、接入所述总线的非易失性内存芯片;e、接入所述总线的时钟芯片,其通过所述数据总线提供实时时钟;f、与打印机相连的通信接口;g、接入所述总线的微控制器,其与所述模数转换器和通信接口相连,根据称量信号、商品信息和实时时钟生成交易信息,并将所述交易信息经所述通信接口送至打印机和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非易失性内存芯片;h、CH452芯片与所述键盘和微控制器相连,将键盘输入指令送至所述微控制器,CH453芯片与所述信息提示设备和微控制器相连,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i、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通过地址译码器与微控制器相连,在所述微控制器的控制下所述地址译码器产生片选控制信号。

2006年11月29日,原告委托上海市杨浦区公证处,在本市天潼路301-303号案外人上海潮海衡器有限公司处公证购买了被告霸王公司制造的00000538号ACST系列条形码打印计价秤一台。2006年12月8日,原告委托上海市杨浦区公证处,在本市新港路26号被告量仪器服务部处公证购买了被告霸王公司制造的00000538号ACST系列条形码打印计价秤一台,销售发票上还盖有被告宁宇公司的发票专用章。2007年5月22日,原告委托上海市杨浦区公证处对于www.sh-ningyu.com网站上的相关网页内容进行了公证。原告委托代理人所在上海市一平律师事务所委托上海市科技咨询服务中心对被告生产的“霸王牌ACST电子条码电子秤”产品的技术特征与名称为“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专利号:ZL200420107488.X)实用新型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即专利权保护范围)是否相同进行鉴定,上海市科技咨询服务中心于2007年1月25日做出沪科技咨询服务中心(2006)鉴字第034号关于上海市一平律师事务所委托的技术鉴定报告,其鉴定结论为:浙江霸王衡器有限公司生产的“霸王牌ACST电子条码电子秤”产品的技术特征与名称为“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专利号:ZL200420107488.X)实用新型专利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即专利保护范围)相同。该鉴定报告中仅有鉴定结论,没有技术特征的对比分析。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交的(2006)沪杨证经字第2538号公证书、(2006)沪杨证经字第2634号公证书、(2007)沪杨证经字第997号公证书、鉴定报告等证据予以佐证。被告霸王公司对于前述鉴定报告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均不予认可。

2008年5月12日,本院依职权委托科学技术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北京国科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就被告霸王公司生产的产品是否与原告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事宜进行技术鉴定,该鉴定部门于2008年7月1日出具了国科知鉴字[2008]第3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结论认为:被控侵权产品技术特征a-g与原告专利技术特征A-G相同,被控侵权产品技术特征h、i与原告专利技术特征H、I不相同也不等同,鉴定部门对其结论的得出进行了具体的分析。本案各方当事人对上述委托鉴定的事项及程序均无异议。被告霸王公司对前述鉴定结论的内容无异议,原告对前述鉴定结论的内容有异议,认为:1、鉴定机构的资质存在问题;2、鉴定专家对于系争产品的主板的测量不全面;3、鉴定意见对于等同技术特征的结论错误。

原告为证明其为本案支出的合理费用,提交了公证费、购买产品费、鉴定费、专利检索费、律师费等发票,共计人民币25,800元。

本院经审理认为: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被告霸王公司生产的ACST系列条形码打印计价秤产品是否落入原告“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原告认为,根据原告单方委托的鉴定结论,被告产品的技术特征与原告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一一对应相同。被告霸王公司认为自己的产品不具备原告专利的多项必要技术特征,因此不落入原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本院认为:

1、原告专利的主题名称为“一种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为:A.包含称量传感器、与称量传感器相连的模数转换器、信息处理单元、打印机、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B.信息处理单元包括总线;C.接入所述总线的闪存芯片,其存储有商品信息;D.接入所述总线的非易失性内存芯片;E.接入所述总线的时钟芯片,其通过所述数据总线提供实时时钟;F.与打印机相连的通信接口;G.接入所述总线的微控制器,其与所述模数转换器和通信接口相连,根据称量信号、商品信息和实时时钟生成交易信息,并将所述交易信息经所述通信接口送至打印机和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非易失性内存芯片;H.接入所述总线的IO接口,其与所述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相连,以将键盘输入指令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微控制器,经所述总线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I.与所述微控制器、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和IO接口相连的地址译码器,其在所述微控制器的控制下产生片选控制信号。

2、被告霸王公司生产的ACST系列条形码打印计价秤的主题名称为条形码计价秤,其技术特征为:a、包含称量传感器、与称量传感器相连的模数转换器、信息处理单元、打印机、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b、信息处理单元包括总线;c、接入所述总线的闪存芯片,其存储有商品信息;d、接入所述总线的非易失性内存芯片;e、接入所述总线的时钟芯片,其通过所述数据总线提供实时时钟;f、与打印机相连的通信接口;g、接入所述总线的微控制器,其与所述模数转换器和通信接口相连,根据称量信号、商品信息和实时时钟生成交易信息,并将所述交易信息经所述通信接口送至打印机和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非易失性内存芯片;h、CH452芯片与所述键盘和微控制器相连,将键盘输入指令送至所述微控制器,CH453芯片与所述信息提示设备和微控制器相连,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i、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通过地址译码器与微控制器相连,在所述微控制器的控制下所述地址译码器产生片选控制信号。

3、将上述两者进行比对,被告产品的技术特征a-g与原告专利技术特征A-G相同。其中,被告霸王公司认为自己的产品不具备“IO接口”这项技术特征,本院认为,被告产品中的与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相连的CH452和CH453芯片就是“IO接口”,因此被告产品具有该项构造特征。被告霸王公司还认为自己的产品不具有非易失性内存芯片这项技术特征,本院认为,被告产品的主板在构造上设置有非易失性内存芯片DS1230Y,因此被告产品是具备该项技术特征的。经比对,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1)原告的专利技术特征H为:“接入所述总线的IO接口,其与所述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相连,以将键盘输入指令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微控制器,经所述总线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而被告产品的相应技术特征h为:“CH452芯片与所述键盘和微控制器相连,将键盘输入指令送至所述微控制器;CH453芯片与所述信息提示设备和微控制器相连,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两者的区别在于:虽然上述芯片也属于“IO接口”,但在原告的专利技术特征中,两个“IO接口”是并行接入总线的,而在被告产品中作为“IO接口”的前述芯片并未接入所述总线,而是与微控制器串行相连,键盘输入指令数据经串行线送至微控制器,微控制器接收的交易信息经串行线送至信息提示设备。从使用的技术手段来看,被告产品的技术特征为IO接口与微控制器串行连接,原告专利的技术特征为IO接口经总线与微控制器并行连接,两者存在明显区别,不属于基本相同的技术手段,两者的该对应技术特征既不相同也不等同。因此,被告产品不包括原告专利的技术特征H。(2)原告的专利技术特征I为:“与所述微控制器、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和IO接口相连的地址译码器,其在所述微控制器的控制下产生片选控制信号”。而被告产品的相应技术特征i为:“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通过地址译码器与微控制器相连,在所述微控制器的控制下所述地址译码器产生片选控制信号”。两者的区别在于:原告专利技术特征中,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和IO接口均是经由地址译码器与微控制器相连,由地址译码器产生的片选控制信号进行控制。而被告产品技术特征中,只有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和时钟芯片是经由地址译码器与微控制器相连,由地址译码器产生的片选控制信号进行控制的,作为“IO接口”的CH452和CH453芯片则分别直接与微控制器相连,地址译码器无需对两个芯片进行片选控制。在这一技术特征上,两者使用的技术手段存在明显区别,不属于基本相同的技术手段,两者的该对应技术特征不构成相同也不构成等同。因此,被告产品也不包括原告专利的上述技术特征。

4、对于原告提出的沪科技咨询服务中心(2006)鉴字第034号技术鉴定报告,本院认为其是一份单方委托制作的鉴定报告,该鉴定报告在原告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与被告产品的技术特征的比对方面缺乏具体的逻辑推理过程,得出鉴定结论无事实依据,本院对该鉴定结论不予采信。对于本院依职权委托鉴定的国科知鉴字[2008]第3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虽然原告认为该份鉴定意见在鉴定资质和内容方面均存在问题,但本院认为,该鉴定机构具备鉴定资质,鉴定专家未作全面测量对于最终的鉴定结论亦不产生影响,该份鉴定意见的鉴定依据充分,技术比对的逻辑分析详实,鉴定结论明确,本院认为原告的异议理由不足以推翻该鉴定结论,本院对于该鉴定意见予以采信。

综上,本院认为,被告霸王公司生产的ACST系列条形码打印计价秤产品不具有原告的“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实用新型专利中的两项必要技术特征,未落入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因此,三被告的行为不构成专利侵权,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上海大华电子秤厂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800元,技术鉴定费人民币30,000元,共计人民币35,800元由原告上海大华电子秤厂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杨 煜

代理审判员 陆 萍

代理审判员 胡 宓

二○○八年八月四日

书 记 员 张婷婷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沪高民三(知)终字第13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大华电子秤厂。

法定代表人柴建新,该厂厂长。

委托代理人龚盛耀。

委托代理人夏明明,上海市中天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霸王衡器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应天通,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戴晓翔,浙江翔隆专利事务所专利代理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宁宇衡器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应妙兴。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市虹口区量仪器经营技术服务部。

法定代表人应妙兴。

上诉人上海大华电子秤厂因侵犯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7)沪二中民五(知)初字第15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8年9月2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10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上海大华电子秤厂(以下简称大华厂)的委托代理人龚盛耀、夏明明,被上诉人浙江霸王衡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霸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戴晓翔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上海宁宇衡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宇公司)、被上诉人上海市虹口区量仪器经营技术服务部(以下简称量仪器服务部)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享有名称为“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的实用新型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0420107488.X,专利申请日为2004年10月22日,授权公告日为2005年11月30日。该专利至今有效。该专利的权利要求书记载的独立权利要求为:一种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包含称量传感器、与称量传感器相连的模数转换器、信息处理单元、打印机、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所述的信息处理单元包括:接入总线的闪存芯片,其存储有商品信息;接入所述总线的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接入所述总线的时钟芯片,其通过所述数据总线提供实时时钟;与打印机相连的通信接口;接入所述总线的微控制器,其与所述模数转换器和通信接口相连,根据称量信号、商品信息和实时时钟生成交易信息,并将所述交易信息经所述通信接口送至打印机和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接入所述总线的IO接口,其与所述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相连,以将键盘输入指令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微控制器,经所述总线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以及与所述微控制器、内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和IO接口相连的地址译码器,其在所述微控制器的控制下产生片选控制信号。

系争产品ACST系列条形码打印计价秤的主题名称为条形码计价秤,其技术特征为:a、包含称量传感器、与称量传感器相连的模数转换器、信息处理单元、打印机、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b、信息处理单元包括总线;c、接入所述总线的闪存芯片,其存储有商品信息;d、接入所述总线的非易失性内存芯片;e、接入所述总线的时钟芯片,其通过所述数据总线提供实时时钟;f、与打印机相连的通信接口;g、接入所述总线的微控制器,其与所述模数转换器和通信接口相连,根据称量信号、商品信息和实时时钟生成交易信息,并将所述交易信息经所述通信接口送至打印机和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非易失性内存芯片;h、CH452芯片与所述键盘和微控制器相连,将键盘输入指令送至所述微控制器,CH453芯片与所述信息提示设备和微控制器相连,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i、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通过地址译码器与微控制器相连,在所述微控制器的控制下所述地址译码器产生片选控制信号。

2006年11月29日,原告委托上海市杨浦区公证处,在本市天潼路301-303号案外人上海潮海衡器有限公司处公证购买了被告霸王公司制造的00000538号ACST系列条形码打印计价秤一台。2006年12月8日,原告委托上海市杨浦区公证处,在本市新港路26号被告量仪器服务部处公证购买了被告霸王公司制造的00000538号ACST系列条形码打印计价秤一台,销售发票上还盖有被告宁宇公司的发票专用章。2007年5月22日,原告委托上海市杨浦区公证处对于www.sh-ningyu.com网站上的相关网页内容进行了公证。原告委托代理人所在上海市一平律师事务所委托上海市科技咨询服务中心对被告生产的“霸王牌ACST电子条码电子秤”产品的技术特征与名称为“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专利号:ZL200420107488.X)实用新型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即专利权保护范围)是否相同进行鉴定,上海市科技咨询服务中心于2007年1月25日做出沪科技咨询服务中心(2006)鉴字第034号关于上海市一平律师事务所委托的技术鉴定报告,其鉴定结论为:浙江霸王衡器有限公司生产的“霸王牌ACST电子条码电子秤”产品的技术特征与名称为“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专利号:ZL200420107488.X)实用新型专利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即专利保护范围)相同。该鉴定报告中仅有鉴定结论,没有技术特征的对比分析。被告霸王公司对于前述鉴定报告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均不予认可。

2008年5月12日,原审法院依职权委托科学技术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北京国科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就被告霸王公司生产的产品是否与原告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事宜进行技术鉴定,该鉴定部门于2008年7月1日出具了国科知鉴字[2008]第3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结论认为:被控侵权产品技术特征a-g与原告专利技术特征A-G相同,被控侵权产品技术特征h、i与原告专利技术特征H、I不相同也不等同,鉴定部门对其结论的得出进行了具体的分析。本案各方当事人对上述委托鉴定的事项及程序均无异议。被告霸王公司对前述鉴定结论的内容无异议,原告对前述鉴定结论的内容有异议,认为:1、鉴定机构的资质存在问题;2、鉴定专家对于系争产品的主板的测量不全面;3、鉴定意见对于等同技术特征的结论错误。

原告为证明其为本案支出的合理费用,提交了公证费、购买产品费、鉴定费、专利检索费、律师费等发票,共计人民币25,800元。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专利的主题名称为“一种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为:A.包含称量传感器、与称量传感器相连的模数转换器、信息处理单元、打印机、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B.信息处理单元包括总线;C.接入所述总线的闪存芯片,其存储有商品信息;D.接入所述总线的非易失性内存芯片;E.接入所述总线的时钟芯片,其通过所述数据总线提供实时时钟;F.与打印机相连的通信接口;G.接入所述总线的微控制器,其与所述模数转换器和通信接口相连,根据称量信号、商品信息和实时时钟生成交易信息,并将所述交易信息经所述通信接口送至打印机和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非易失性内存芯片;H.接入所述总线的IO接口,其与所述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相连,以将键盘输入指令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微控制器,经所述总线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I.与所述微控制器、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和IO接口相连的地址译码器,其在所述微控制器的控制下产生片选控制信号。

被告霸王公司生产的ACST系列条形码打印计价秤的主题名称为条形码计价秤,其技术特征为:a、包含称量传感器、与称量传感器相连的模数转换器、信息处理单元、打印机、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b、信息处理单元包括总线;c、接入所述总线的闪存芯片,其存储有商品信息;d、接入所述总线的非易失性内存芯片;e、接入所述总线的时钟芯片,其通过所述数据总线提供实时时钟;f、与打印机相连的通信接口;g、接入所述总线的微控制器,其与所述模数转换器和通信接口相连,根据称量信号、商品信息和实时时钟生成交易信息,并将所述交易信息经所述通信接口送至打印机和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非易失性内存芯片;h、CH452芯片与所述键盘和微控制器相连,将键盘输入指令送至所述微控制器,CH453芯片与所述信息提示设备和微控制器相连,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i、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通过地址译码器与微控制器相连,在所述微控制器的控制下所述地址译码器产生片选控制信号。

将上述两者进行比对,被告产品的技术特征a-g与原告专利技术特征A-G相同。其中,被告霸王公司认为自己的产品不具备“IO接口”这项技术特征,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产品中的与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相连的CH452和CH453芯片就是“IO接口”,因此被告产品具有该项构造特征。被告霸王公司还认为自己的产品不具有非易失性内存芯片这项技术特征,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产品的主板在构造上设置有非易失性内存芯片DS1230Y,因此被告产品是具备该项技术特征的。经比对,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1)原告的专利技术特征H与被告产品的相应技术特征h相比对,两者的区别在于:虽然CH452和CH453芯片也属于“IO接口”,但在原告的专利技术特征中,两个“IO接口”是并行接入总线的,而在被告产品中作为“IO接口”的前述芯片并未接入所述总线,而是与微控制器串行相连,键盘输入指令数据经串行线送至微控制器,微控制器接收的交易信息经串行线送至信息提示设备。从使用的技术手段来看,被告产品的技术特征为IO接口与微控制器串行连接,原告专利的技术特征为IO接口经总线与微控制器并行连接,两者存在明显区别,不属于基本相同的技术手段,两者的该对应技术特征既不相同也不等同。因此,被告产品不包括原告专利的技术特征H。(2)原告的专利技术特征I与被告产品的相应技术特征I相比对,两者的区别在于:原告专利技术特征中,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和IO接口均是经由地址译码器与微控制器相连,由地址译码器产生的片选控制信号进行控制。而被告产品技术特征中,只有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和时钟芯片是经由地址译码器与微控制器相连,由地址译码器产生的片选控制信号进行控制的,作为“IO接口”的CH452和CH453芯片则分别直接与微控制器相连,地址译码器无需对两个芯片进行片选控制。在这一技术特征上,两者使用的技术手段存在明显区别,不属于基本相同的技术手段,两者的该对应技术特征不构成相同也不构成等同。因此,被告产品也不包括原告专利的技术特征I。

对于原告提出的沪科技咨询服务中心(2006)鉴字第034号技术鉴定报告,原审法院认为其是一份单方委托制作的鉴定报告,该鉴定报告在原告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与被告产品的技术特征的比对方面缺乏具体的逻辑推理过程,得出鉴定结论无事实依据,原审法院对该鉴定结论不予采信。对于原审法院依职权委托鉴定的国科知鉴字[2008]第3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虽然原告认为该份鉴定意见在鉴定资质和内容方面均存在问题,但原审法院认为,该鉴定机构具备鉴定资质,鉴定专家未作全面测量对于最终的鉴定结论亦不产生影响,该份鉴定意见的鉴定依据充分,技术比对的逻辑分析详实,鉴定结论明确,原告的异议理由不足以推翻该鉴定结论,原审法院对于该鉴定意见予以采信。

综上,原审法院认为,被告霸王公司生产的ACST系列条形码打印计价秤产品不具有原告的“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实用新型专利中的两项必要技术特征,未落入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因此,三被告的行为不构成专利侵权,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上海大华电子秤厂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800元,技术鉴定费人民币30,000元,共计人民币35,800元由原告上海大华电子秤厂负担。

判决后,大华厂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诉讼费以及一审技术鉴定费由被上诉人负担。其主要上诉理由为:第一,原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的程序错误。上诉人一审中已经提交了有资质的、符合法律规定的、证据充分的鉴定报告,被上诉人没有充足的理由和证据推翻上诉人的鉴定报告,也未申请重新鉴定,故法院在被上诉人没有申请重新鉴定的情况下不得依职权启动司法鉴定程序。原审法院的审判程序违法,重新委托鉴定得出的鉴定报告无效,依据无效的鉴定报告作出的一审判决应予撤销。第二,原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提交的鉴定报告“缺乏逻辑推理过程,得出鉴定结论无事实依据”,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的上述认定无事实根据。第三,《司法鉴定意见书》中两项主要不相同不等同的特征认定及鉴定结论均存在明显错误,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原审法院采信该鉴定意见错误。上诉人要求二审法院重新鉴定。1、鉴定专家承认未作全面检测,没有弄清楚IO接口实际与微控制器的连接方式,即作错误判断,导致最后两点鉴定结论与事实不一致。首先,鉴定书认定“一CH452芯片与所述键盘和微控制器相连,将键盘输入指令送至所述微控制器;另一CH452芯片与所述信息提示设备和微控制器相连,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事实上,是两个CH452芯片与键盘和微控制器相连,两个CH453芯片与信息提示设备和微控制器相连。其次,鉴定书认定,“两个CH452芯片则分别直接与微控制器相连,并不经由地址译码器,地址译码器不对两个CH452芯片进行片选控制”。事实上,两个CH452芯片与地址译码器直接相连,两个CH453芯片通过寄存器与译码器相连,没有地址译码器产生相应的片选控制信号,该两组芯片无法工作。2、一审庭审中,鉴定专家亦认可鉴定结论中存在错误,上诉人对鉴定结论的异议成立。但原审法院因鉴定意见具有权威性而否定正确的庭审内容。上诉人否定该鉴定意见并要求重新鉴定,原审法院又置之不理,缺乏公正性。3、鉴定专家偏离中立立场,导致鉴定意见对被控侵权产品不能作出客观公正的结论。第四、一审判决书虽对鉴定书的错误内容进行了修改,但其认定的内容仍然与鉴定书的实质内容一致,与事实不符。1、“并行连接和串行连接”的方式,均属于专利的保护范围,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h与系争专利的技术特征H相同。2、地址译码器必须对两个CH452芯片和两个CH453芯片进行片选控制,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i与系争专利的技术特征I相同。

被上诉人霸王公司答辩称:第一,上诉人一审提交的由其自行委托上海市科技咨询服务中心作出的鉴定报告不合法,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并无不当。1、上海市科技咨询服务中心不是适格的鉴定主体。2、三位鉴定人没有出具司法鉴定人的执业证书,不是适格的司法鉴定人。3、该鉴定报告在实体上未对鉴材产品进行结构、功能、原理的分析,又未叙述比对分析的具体理由,且被上诉人对鉴材产品的关联性有异议,故该鉴定报告缺乏事实依据。4、被上诉人提交了衡器协会出具的咨询报告,足以反驳该鉴定结论。第二,本案涉及技术事实的比对判定,原审法院委托适格鉴定机构进行技术鉴定正当合法。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作出的鉴定报告是合法有效的定案证据,被控侵权产品缺乏涉案专利的多项必要技术特征,不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1、被控侵权产品中有两组同一系列的控制芯片CH452和CH453,二者结构功能一致,该两组芯片并不接入专利的“所述总线”,而是通过专用连线分别使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连接于微控制器,从而与专利的相应技术特征H的信息传输路径、工作原理及实现效果具有本质区别。2、被控侵权产品中CH452芯片的功能和作用决定了其采用的是LOAD引脚,没有也不是“地址片选脚”,与微控制器的连接并不经由地址译码器,地址译码器不对该芯片进行片选控制,故不具备涉案专利的相应技术特征。3、一审判决为了描述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的区别,具体指出两者分别是“并行连接”和“串行连接”,以此来表明经由“所述总线”和“专用连线”是存在本质差别的连接关系及技术手段。上诉人曲解该节内容得出的结论错误。4、被控侵权产品的两个CH452芯片和CH453芯片未接入所述总线,其单独与微控制器连接,采用的是分时分段扫描手段,不同指令代码的芯片相互间不会产生影响,所以不通过片选信号当然可以各司其职,正常工作。上诉人质疑一审判决的此节内容,无视存在片选控制以外的技术手段,以偏概全,没有道理。第三,本案鉴定机构的指定、鉴定专家的产生,均由原审法院、鉴定机构确定,被上诉人事先并不知情,不存在上诉人所谓的“人为因素”。综上所述,被控侵权产品在电路连接关系、信息传输路径上,在实现键盘输入、显示驱动及信息存储功能上均采用了本质区别于专利的技术手段,缺乏专利的多项必要技术特征。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被上诉人宁宇公司、被上诉人量仪器服务部均未向本院提出答辩意见。

二审中,上诉人大华厂、被上诉人霸王公司、被上诉人宁宇公司、被上诉人量仪器服务部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上诉人大华厂依法取得的“条形码信息管理打印电子秤”实用新型专利权应受法律保护,未经权利人许可他人不得实施该专利。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

涉案专利的技术特征H为:接入所述总线的IO接口,其与所述键盘和信息提示设备相连,以将键盘输入指令经所述总线送至所述微控制器,经所述总线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h为:CH452芯片与所述键盘和微控制器相连,将键盘输入指令送至所述微控制器,CH453芯片与所述信息提示设备和微控制器相连,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因此,技术特征h与技术特征H不相同。被控侵权产品中作为IO接口的CH452芯片与CH453芯片并未接入所述总线,而是通过串行线与微控制器相连;键盘输入指令与交易信息也未通过总线进行传输,键盘输入指令系通过串行线送至微控制器,从微控制器接收的交易信息亦经串行线送至信息提示设备。因此,技术特征h使用的技术手段与技术特征H使用的技术手段不同,该两个技术特征既不相同也不等同。根据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说明书及附图,涉案专利的技术方案中只有一条总线,且接入总线的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微控制器和IO接口均直接接入所述总线,故上诉人关于被控侵权产品的CH452芯片与CH453芯片系通过与其他器件相连再接入总线的观点不能成立。

涉案专利的技术特征I为:与所述微控制器、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和IO接口相连的地址译码器,其在所述微控制器的控制下产生片选控制信号。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i为: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通过地址译码器与微控制器相连,在所述微控制器的控制下所述地址译码器产生片选控制信号。因此,技术特征i与技术特征I不相同。根据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说明书及附图,涉案专利的技术方案中闪存芯片、非易失性内存芯片、时钟芯片和IO接口均接入所述总线,且上述芯片直接与地址译码器相连,与微控制器相连的地址译码器在微控制器的控制下产生片选信号对使用总线的芯片进行片选。而被控侵权产品中作为IO接口的CH452芯片与CH453芯片系经串行线直接与微控制器相连,并未接入总线,地址译码器无需对CH452芯片与CH453芯片是否使用总线进行片选控制。上诉人虽主张被控侵权产品的地址译码器对两个CH452芯片与两个CH453芯片亦产生相应的片选控制信号对其进行片选,但上诉人未能举证证明该主张。而且,即使上诉人的上述主张能够成立,但是由于被控侵权产品的CH452芯片和CH453芯片均未接入总线,故即便被控侵权产品的地址译码器对CH452芯片和CH453芯片进行片选控制,亦不属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所述的片选控制。因此,技术特征i使用的技术手段与技术特征I使用的技术手段不同,该两个技术特征既不相同也不等同。

综上所述,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并未覆盖涉案专利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故被上诉人霸王公司并未侵犯上诉人大华厂依法享有的专利权。

上诉人上诉称,原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的程序错误;原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提交的鉴定报告“缺乏逻辑推理过程,得出鉴定结论无事实依据”,原审法院的上述认定无事实根据。本院认为,上诉人大华厂一审提交的沪科技咨询服务中心(2006)鉴字第034号技术鉴定报告是上诉人单方委托制作的鉴定报告,该报告在对涉案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和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进行比对时,仅简单罗列两者的技术特征,缺乏具体的分析对比,得出的鉴定结论缺乏事实依据。而且,被上诉人霸王公司对上述鉴定报告不予认可,并提交了技术方案比对咨询报告及申请专家证人出庭就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的区别等作了说明。故原审法院对上诉人提交的上述鉴定报告不予采信,并无不当。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对专门性问题认为需要鉴定的,应当交法定部门鉴定;没有法定鉴定部门的,由人民法院指定的鉴定部门鉴定。由于上诉人大华厂与被上诉人霸王公司对本案涉及的技术问题存在重大分歧,故原审法院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上述规定以及本案的具体情况,就本案需解决的技术问题提交相关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符合法定程序。上诉人的该两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上诉称,《司法鉴定意见书》中两项主要不相同不等同的特征认定及鉴定结论均存在明显错误,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原审法院采信该鉴定意见错误。经查,《司法鉴定书意见书》将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h描述为“一CH452芯片与所述键盘和微控制器相连,将键盘输入指令送至所述微控制器;另一CH452芯片与所述信息提示设备和微控制器相连,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事实上应为“CH452芯片与所述键盘和微控制器相连,将键盘输入指令送至所述微控制器,CH453芯片与所述信息提示设备和微控制器相连,从所述微控制器接收交易信息并送至所述信息提示设备”。本院认为,首先,在原审法院组织对该份鉴定意见书进行质证时,上诉人大华厂与被上诉人霸王公司均发表了充分的质证意见,鉴定专家也出庭接受了当事人的询问。一审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对被控侵权产品中两个CH452芯片与键盘、微控制器相连以及两个CH453芯片与信息提示设备、微控制器相连的该节事实均予以了确认。鉴定专家亦对被控侵权产品存在两个CH452芯片和两个CH453芯片的情况是否影响鉴定结论作了具体的分析与陈述。鉴定意见书存在的上述缺陷并不影响最终的鉴定结论,原审法院在一审判决书中采信该鉴定结论时已经对鉴定意见书存在的上述缺陷进行了修正。上诉人大华厂虽然对鉴定结论提出异议,但其未能提供足以推翻上述鉴定结论的证据与理由。第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提出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一)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的;(二)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的;(三)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的;(四)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对有缺陷的鉴定结论,可以通过补充鉴定、重新质证或者补充质证等方法解决的,不予重新鉴定。”上诉人虽在一审中向原审法院申请重新鉴定,但其未能举证证明上述鉴定意见书存在需重新鉴定的情形。在原审法院组织当事人对鉴定意见书进行质证的过程中,鉴定意见书中存在的缺陷已经得到了解决。故原审法院对上诉人提出的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不予准许,并无不当。二审中,上诉人又申请重新鉴定,本院对该申请亦不予准许。第三,鉴定过程中,原审法院根据规定将专家回避名单送达至上诉人大华厂与被上诉人霸王公司,并告知当事人可以对专家名单提出异议,上诉人并未对鉴定专家名单提出异议,上诉人关于鉴定专家偏离中立立场的主张亦缺乏相应的证据佐证。因此,《司法鉴定书意见书》的鉴定程序合法,鉴定结论正确,可以作为本案的证据,原审法院在修正了鉴定意见书的相应内容后对该鉴定意见书予以采信,并无不当。上诉人的这一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上诉称,一审判决书虽对鉴定书的错误内容进行了修改,但其认定的内容仍然与鉴定书的实质内容一致,与事实不符。本院认为,本院已在上文详细阐述,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h、i与涉案专利的相应技术H、I既不相同亦不等同,被控侵权产品并未覆盖涉案专利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故上诉人的这一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与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但是,原审法院对本案的一审案件受理费计算有误,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七条、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187元,技术鉴定费人民币30,000元,共计人民币36,187元,由上诉人上海大华电子秤厂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187元,由上诉人上海大华电子秤厂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晓都

代理审判员 王 静

代理审判员 马剑峰

二○○八年十一月一日

书 记 员 周洁筠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