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著作权
著作权
当前位置:首页 > 著作权 > 著作权权属> 经典案例 > 正文   
传统动画影片角色形象著作权权属的判定─上海美影厂诉珠海天行者文化传播公司等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10-16 23:24:54     浏览次数:3283

作者:刘军华、唐震、胡瑜

【编者按】 计划经济时代传统动画影片角色的形象著作权权属认定问题是著作权权属、侵权案件审理中的一个难点问题。2012年第13期《知产审判案例参考》编发了“葫芦娃”案例,法院基于时代背景、历史条件,并未支持职务作者的诉讼请求。本案与该案例不同,法院根据与“葫芦娃”案不同的动画形象创作过程,根据传统动画影片角色形象的特点与美术作品独创性的特征,综合考虑历史、现状、公平等各项因素,运用利益衡量的方法,对该案作出动画形象著作权共有的认定,思路值得借鉴参考。

【案号】

一审:(2010)沪一中民五(知)初字第82号

二审:(2012)沪高民三(知)终字第67号

【案情】

原告(被上诉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美影厂)。

被告(上诉人):珠海天行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行者公司)。

被告:珠海悟空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悟空服饰)。

被告:珠海市千致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致公司)。

被告:上海扬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派公司)。

被告:上海九履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履公司)。

1945年,张光宇(1900年—1965年)创作了一部彩色神话连续漫画《西游漫记》,该作品共六十幅漫画,每幅均附文字说明,采用旧《西游记》的体裁,其故事结构及神话中的主要人物借用旧《西游记》原班人马。作品中有唐僧师徒四人的人物形象。

1960至1964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美影厂)根据西游记中的精彩段落“大闹天宫”创作完成了动画影片《大闹天宫》。其间,美影厂邀请张光宇、张正宇兄弟参与美术设计。《大闹天宫》(上集)和(下集)分别于1961年和1964年公开上映。《大闹天宫》孙悟空人物形象由严定宪于1961年最终定稿。

《大闹天宫》(上集)美术设计张光宇;动画设计严定宪、段濬、浦家祥、陆青、林文肖、葛桂云;动画片《大闹天宫》(下)动画设计或木偶设计严定宪、浦家祥、林文肖、段浚、陆青、张世民、阎善春。其中,严定宪、林文肖、浦家祥、陆青、阎善春、葛桂云(已故)、段浚(已故)自1957年直至退休均为美影厂员工。

美影厂提供的严定宪、浦家祥、林文肖、陆青署名的证明,证实动画影片《大闹天宫》美术设计为张光宇、张正宇;动画设计为严定宪、林文肖、浦家祥、陆青、葛桂云。该作品除署名权外其他一切权利归美影厂拥有。

美影厂提供的由上海电影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孙悟空系列《孙悟空大闹天宫》上、下集VCD和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倾情奉献2004年经典回顾之《大闹天宫》四十周年收藏礼盒DVD各一套显示:在该VCD和DVD的外包装盒和光碟上标注的出品人均为美影厂;DVD外包装盒封底署有创作人员姓名,内容为:美术设计:张光宇、张正宇;动画设计严定宪、段浚、浦家祥、陆青、林文肖、葛桂云、张世明、阎善春。经当庭播放,影片显示美术设计为张光宇、张正宇。

2001年6月18日,美影厂与广州市天行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天行者公司)签订电影放映权授让合同,约定美影厂将动画片《大闹天宫》在美国的独家电影放映权授让给广州天行者公司,授权期限五年,自2001年8月1日起至2006年7月31日止。

2008年4月14日,汤泽波(系天行者公司董事长)以珠海天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著作权人,将其设计完成的WuKong系列卡通形象在广东省版权保护联合会自愿登记,作登字:19-2008-F-0428。

(被告侵权事实略)

原告美影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各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2.各被告共同赔偿原告515万元及相应利息;3.各被告共同赔偿原告为制止侵权而产生的调查取证、公证等合理费用6774.62元;4.各被告在《新民晚报》上刊登声明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

被告天行者公司、悟空公司、千致公司均辩称,孙悟空人物形象美术作品系由张光宇创作,著作权归属于张光宇,原告没有诉讼主体资格,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请。

【审判】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最重要的争议焦点在于美影厂是否具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即涉案影片《大闹天宫》孙悟空人物形象的作品性质及其著作权归属问题。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的规定,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本案美影厂主张保护的是动画影片《大闹天宫》孙悟空人物形象的著作权,该人物形象系动画造型,属于美术作品的范畴。根据美影厂提供的相关证据,该美术作品设计者为张光宇或张光宇和张正宇。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美影厂在制作《大闹天宫》动画影片时,基于张光宇在创作孙悟空人物形象方面的造诣,邀请张光宇参与影片人物形象的设计,而张正宇则于后期参加了人物形象的设计。鉴于张光宇在创作孙悟空人物形象方面的已有基础,且该动画影片创作周期较长,张光宇、张正宇兄弟先后参与创作的事实,故法院确认该美术作品创作人为张光宇。同时,鉴于孙悟空人物形象的最终定稿由美影厂职工严定宪完成,最终定稿的孙悟空动画人物形象与张光宇在《西游漫记》中创作的孙悟空漫画人物形象在人物造型、服饰装扮等方面基本要素相同,反映出创作思路的承继性,且张光宇、严定宪进行孙悟空动画人物形象的设计均系为完成美影厂《大闹天宫》动画影片的制作任务,而严定宪已明确表示该作品的著作财产权归属于美影厂,故法院认为,《大闹天宫》动画影片中孙悟空人物形象的著作财产权应当由张光宇和美影厂共同享有。据此,美影厂具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有权提起著作权侵权诉讼。据此判决相关被告立即停止对原告美影厂享有的动画影片《大闹天宫》中的孙悟空人物形象美术作品著作财产权的侵害,并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

一审判决后,天行者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中,美影厂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即孙悟空人物形象的权属成为诉辩双方的首要争议。事实上,《大闹天宫》动画影片首映于1961年,距今已有50余年,影片中诸多角色形象创作的客观事实较难还原,且当时《著作权法》尚未颁布,社会公众对于著作权保护意识相对淡薄,亦无合同等法律文本确定权属,故此事实的审查成为本案审理的难点。在审理中,主要遵循以下路径作出判断:

一、传统动画角色形象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

本案中,原告以孙悟空人物形象为权利基础提出著作权侵权诉讼,那么,孙悟空人物形象究竟应当归类于《著作法》第三条中的哪类作品呢?这需要从传统动画角色的创作过程予以分析。

传统动画(Traditional Animation),也被称为“手绘动画”或者是“赛璐珞动画”(Celanimation),是动画的一种表现形式。传统动画始于19世纪,流行于20世纪,其制作方式以手绘为主,在制作中绘制静止但具有连贯性的画面,然后将这些画面按一定的速度(帧)拍摄后,制作成影像。大部分作品中的图画都是画在纸上,或者是绘在赛璐珞片上进行拍摄。从上述传统动画的创作过程来看,动画的基础是美术,无论是平面的或者立体的动画形象,都是建立在美术造型的艺术基础之上的。动画影片中的角色形象最初表现为静止的图案画面,具备美术作品线条、色彩、明暗等基本要素。因此,从这层意义上讲,静态的动画影片角色形象是一幅独立的美术作品。当然,随着动画影片商业化的运作过程,动画影片中的各个角色形象还可能被注册为商标,或者申请为外观设计专利,从而作为商标或者专利得到相关法律的保护。但不可否认,传统动画影片角色形象最初是作为美术作品而存在的,并因此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本案中,《大闹天宫》动画影片创作于上世纪60年代,当时电脑科技尚不发达,动画角色形象都是采用手工绘制的方式予以展现,因此,该影片中孙悟空人物形象理应作为美术作品来看待。

二、传统动画美术作品创作者的认定

本案中,原告向法庭提供了孙悟空形象定稿证明和相关证人证言,以此来证明孙悟空人物形象系由其职员严定宪创作完成;且严定宪声明该作品除署名权外其他一切权利归原告拥有。被告方则辩称孙悟空人物形象系由张光宇创作完成,著作权归属于张光宇。对此问题的判断,需要把握作品的基本要素以及动画作品的特性。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2条的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因此,作品必定具有三个方面的要素:一是作品必须是人类的智力成果;二是作品必须是能够被他人客观感知的外在表述;三是只有具有独创性的外在表达才是作品。其中,独创性的“独”是指“独立创作、源于本人”,意即劳动成果是由劳动者独立完成的,而非抄袭的结果。劳动成果在两种情况下符合独创性中“独”的要求:一是劳动成果是劳动者从无到有独立地创造出来的;二是以他人已有作品为基础进行再创作,而由此产生的成果与原作品之间存在着可以被客观识别的、并非太过细微的差异。而独创性的“创”是指一定水准的智力创造高度,能够体现作者独特的智力判断与选择、展示作者的个性并达到一定创作高度要求。

本案《大闹天宫》动画影片的故事来源于我国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作者为明代小说家吴承恩,内容取材于唐朝贞观年间唐玄奘到天竺(今印度)取经的史实。但是,双方当事人均未能提交证据来证明原著《西游记》中已经具有表现孙悟空人物形象的美术作品。相反,证据显示,孙悟空人物形象的美术作品最早反映在张光宇于1945年创作的漫画小说《西游漫记》中。这说明,表现孙悟空人物形象的美术作品是张光宇从无到有独立地创造出来的。事实上,也正是基于张光宇在创作孙悟空人物形象方面的杰出造诣,美影厂在筹划制作《大闹天宫》动画影片时,时任美影厂导演的万籁鸣邀请了张光宇、张正宇兄弟参与美术设计。其中,张光宇主要参与了《大闹天宫》上集的制作。

本案中,原告提供了严定宪有关孙悟空人物形象的定稿图,以此主张孙悟空人物形象系由其职员严定宪创作完成。但是,我们最终确认该美术作品创作人为张光宇。主要理由在于:1.动画影片的制作过程表明,影片中的角色形象可以根据不同的场景变化多端,姿态万千,但正如前述,角色形象的基础仍是一幅美术作品,其后角色形象的诸多变化仅是对该美术作品的一种使用方式,而不构成新的美术作品,因此,动画影片制作中的美术设计与动画设计存在质的区别,只有美术作品设计者才属于角色形象的创作者。2.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9条的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原告自己提供的影视光盘署名美术设计为张光宇或张光宇、张正宇;动画设计为严定宪等人。鉴于张光宇从影片策划之初即参与动画人物形象的设计,而张正宇则于后期参加人物形象的设计,故在无相反证明的情况下,张光宇应当为孙悟空人物形象美术作品的作者。3.孙悟空人物形象之所以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动画角色,在于其形象设计具有独特的美术元素,从而使得孙悟空人物形象区别于现实生活中猴子形象。比如,头戴紧箍咒,颈围绿色围巾,身着鹅黄上衣,腰束虎皮短裙,下穿大红裤子,足登一双黑靴,面部正中为心形红印,眼眶周围为一圈金黄色,手持金箍棒等,从而体现了孙悟空人物形象美术作品的独创性。比较张光宇在《西游漫记》中创作的孙悟空人物形象和严定宪的定稿图,可以发现,两者在孙悟空人物形象美术作品的主要特征方面是大致相同的,反映出艺术要素的承继性。据此而言,严定宪的定稿图是建立在张光宇已有作品的基础之上的。尽管在某些方面有了新的变化,比如脸形从椭圆形到桃形脸,眉毛从弧形黑色到半月形绿色,四肢更加纤细等,但是,上述变化并没有达到区别于已有作品从而成为一个独立作品的创作高度。

三、利益平衡原则在著作权权属判定中的适用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九条的规定,著作权人包括作者和其他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权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第十一条又规定,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著作权属于作者,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这就意味着,作品的创作者和不创作作品的主体都能成为著作权人。而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三款以及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的规定,不创作作品的主体成为著作权人主要有法人主持创作的作品,特殊职务作品以及委托创作的作品。其中,法人主持创作的作品是指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责任的作品。本案中,孙悟空人物形象美术作品是由张光宇创作的,原告美影厂只是在创作《大闹天宫》动画影片的过程中,对原有的孙悟空人物形象美术作品进行了修改润色,且这种修改润色并没有使得动画影片中的孙悟空人物形象成为一个独创性的作品。因此,动画影片中的孙悟空人物形象并不能作为法人主持创作的作品来认定。同时,张光宇并非原告美影厂的职员,不负有完成原告工作任务的义务,故不能认定为特殊职务作品。此外,由于当时的历史状况,社会各界对于著作权保护的意识普遍淡薄,且年代久远,证据材料灭失,动画影片中的孙悟空人物形象亦无法认定为委托创作的作品。法院最终认定孙悟空人物形象美术作品的著作权由张光宇和原告美影厂共同享有,主要基于利益衡量的考虑。

所谓利益衡量,也称为利益考量、利益平衡,实际上是当各方利益冲突时,法官对社会公共利益、当事人的利益等各种利益进行考量,以寻求各方利益的妥当平衡,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在法律解释中,利益衡量主要是指解释者在运用各种狭义法律解释方法时,努力探究立法者在法律条文中对所协调的各方利益进行的考量和判断,通过利益平衡辅助各种解释方法,寻求妥当的结论。它也是对解释结论妥当性的一种论证和验证方法。而针对个案的利益衡量是法律解释中适用利益衡量的重要场合。原因在于,立法者在立法时所作出的利益衡量只是宏观层面的衡量,常常缺乏具体个案的针对性,因而不能完全代替裁判者在个案中作出的利益衡量。所以,在法律解释过程中,仍然要对所涉及个案中的具体利益进行确定,并进行具体的衡量。在进行利益平衡时,也要考虑不同时期的社会需要,而不仅仅是当事人的利益。通过此种利益的平衡,也可以避免就法条论法条所可能出现的法律适用的僵化。

从《大闹天宫》动画影片的创作过程中来看,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由于缺乏电脑技术的支持,传统动画的制作不是一两个人就可以完成的,它需要许多人员参与,导演、编剧、动画师、动画制作人员、摄制人员等组成了一个协作性很强的制作团队。只有创作人员和制作人员的密切配合才能确保制作的成功。而影片中的人物形象同样需要根据动画影片的内容主旨、播放效果、制作方式等因地制宜地予以设计创作,某种程度上也是创作团队集思广益的结果。本案中,尽管张光宇创作了孙悟空人物形象的美术作品,但该美术作品到《大闹天宫》动画影片最终定稿的孙悟空人物形象毕竟经历了反反复复的修改和无数次的润色,蕴含了整个创作团队的设计思想,其中当然包含了万籁鸣、严定宪等美影厂老职员的贡献。因此,该部分美影厂方面付出的智力应当在著作权中予以体现。其次,美影厂创作《大闹天宫》动画影片时,邀请张光宇共同设计孙悟空人物形象,张光宇接受邀请并参与创作。这一过程可以视之为合同的要约与承诺以及合同的履行,只是由于当初人们法律意识淡薄,未能签订书面协议;且年代久远,证据灭失,无法反映出当时履约时双方对于版权事宜的约定。然而根据经验事实推断,在当时计划经济时代,个人创作作品的财产权一般都归属于国家所有。可以想象,张光宇在当初应邀参与创作《大闹天宫》动画影片中孙悟空人物形象时,一般也不会主张该作品的财产权归属于其个人所有。但是,如果《大闹天宫》动画影片中的孙悟空人物形象作品财产权全部归属于美影厂所有,则无疑抹杀了张光宇在《西游漫记》中创作孙悟空人物形象作品时所付出的独创性贡献。因此,在本案的处理中,我们必须顾及此类案件的特点。在案件事实的涵摄上,要充分考虑到此类作品创作时没有著作权法可依;在法律适用上,也需综合考量历史、现状、公平等各项因素,不能机械套用现行法上的概念,否则将会发生法律事实与客观事实不一致的现象,也不利于传统动画影片的传承与发展。正是基于上述因素,我们针对个案采用了利益衡量的法律解释方法,最终确定《大闹天宫》动画影片中孙悟空人物形象的著作财产权由张光宇和美影厂共同享有,从而实现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平衡的社会效果。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