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反不正当竞争
反不正当竞争
当前位置:首页 > 反不正当竞争 > 擅用名称 冒用标志> 裁判文书 > 正文   
北京四通搬家有限公司与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百度时代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10-14 22:40:07     浏览次数:1043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一中民终字第310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四通搬家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杰,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某。

委托代理人王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梁志祥,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永宜,北京市大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高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百度时代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向海龙,经理。

委托代理人宋某。

委托代理人高某。

上诉人北京四通搬家有限公司(简称四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简称百度时代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简称原审法院)作出的(2012)海民初字第15097号民事判决(简称原审判决),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3年4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四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某、王某,被上诉人百度网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某、高某,被上诉人百度时代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宋某、高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四通公司原审诉称:我公司是经过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发注册的唯一一家以“四通搬家”名义合法注册公司。我公司自2006年11月以来,委托被告百度时代公司在百度搜索引擎上做关于“四通搬家”、“四通搬家公司”、“北京四通搬家有限公司”等关键词的竞价排名服务,至今已投入大量的资金。但被告百度网讯公司为了自己的商业利益,连续多年来在其搜索引擎竞价排名“四通搬家”相关关键词中,出现大量的排名前几位的非我公司的网站,有的甚至是三无公司。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完全违背其在竞价排名中的承诺,给我公司分流了大量客户,且不良同行、三无个体户冒充我公司名义的野蛮服务,造成了大量投诉,给我公司造成了严重的名誉损失。为此,我公司领导多次与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相关部门协调,均未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且我公司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此类情况,均没有达到使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停止侵权的目的。为此,我公司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1、返还竞价排名费用703 840元;2、承担公证费2000元;3、赔偿名誉损失费5万元;4、在其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中不得出现“四通搬家”、“四通搬家公司”、“北京四通搬家公司”、“四通搬家电话”、“四通搬家公司电话”、“北京四通搬家有限公司”关键词,消除影响。

被告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原审辩称:我公司认可“四通”系四通公司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四通公司所诉的是不正当竞争纠纷,但我公司并无任何直接或帮助实施不正当竞争的行为。本案涉及的六个关键词中,“四通搬家电话”、“北京四通搬家有限公司”两个关键词并没有出现其他的推广结果,只有其他四个关键词有排名在四通公司之前的其他公司推广链接。除四通公司外的其他推广结果,前台页面均未出现四通公司的企业名称及字号,仅仅是排名在四通公司之前,且这些搜索结果均标注了“推广链接”,能够明显区别于自然排名。这些排在四通公司之前的推广链接,不存在与四通公司网站混淆或误认的可能性,也不会给四通公司带来经济损失。另,四通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起诉的涉案行为是从2006年开始的,从四通公司提交的证据来看,2011年5月才可能出现四通公司起诉的涉案行为。综上,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不同意四通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确认如下事实:

四通公司提交了其工商企业信息打印件,用以证明其系“北京市唯一合法的运输行业公司”。四通公司经营网站的网址为www.stbj.com.cn。

四通公司提交了UPS美国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的感谢信,证明四通公司在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第13届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对美国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的场馆物流服务工作提供了大力支持。2006年中国市场学会信用工作委员会授予四通公司“2006中国企业诚信经营示范单位”称号。2003年10月,四通公司被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推介为“质量可信单位”。四通公司另曾被评为“中国质量信誉注册理事”、“技术监督12365理事单位”、“中国3G行业门户体系示范单位”、“城市货运保障绿色车队”、“北京市道路运输百强诚信企业”、“1999年度文明企业”。

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表示四通公司自称是唯一使用“四通”的合法物流公司,但是商标查询和检索信息显示案外人北京四通纵横物流有限公司持有2个“四通”商标,案外人四通集团公司持有1个“四通”商标,四川省的成都四通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也持有1个“四通”商标,另外还存在其他的多家公司在经营中使用“四通”字样的情况。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为此提交的证据显示,“四通”文字曾被数个案外人注册为商标。第7195280号美术字体“四通”注册商标的权利人系案外人北京四通纵横物流有限公司,注册类别系第39类中的运输、船运货物、汽车运输、空中运输、快递等;第1963785号美术字体“四通快运”注册商标的权利人亦系案外人北京四通纵横物流有限公司,注册类别系第39类中的汽车运输、货物贮存、货运、运输家具、运输预订、搬迁等;第747270号“四通”注册商标的权利人系案外人四通集团公司,注册类别系第39类中的汽车出租、传递服务等;第9272890号“四通“注册商标的权利人系案外人成都四通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注册类别系第39类中的配电、能源分配、煤气站、液化气站等。

百度网讯公司系百度网(www.baidu.com)的所有者和经营者,百度时代公司负责百度推广(即竞价排名)服务。

四通公司于2012年5月14日向北京市东方公证处申请对百度网的搜索情况进行公证取证,在公证处一台连接互联网的电脑上打开IE浏览器,在地址栏内输入www.baidu.com,后分别输入“四通搬家”、“四通搬家公司”、“北京四通搬家公司”、“四通搬家电话”、“四通搬家公司电话”、“北京四通搬家有限公司”,点击搜索以后,进入结果页面。

搜索“四通搬家”,结果显示页面左上方为其他公司的推广链接,但推广链接的标题和网页描述中均未出现“四通”或“四通搬家”字样,下方为自然搜索结果,首个链接即为四通公司的网站(www.stbj.com.cn);页面右侧为推广链接,首个链接亦为四通公司的网站,余下推广链接的标题和网页描述中均未出现“四通”或“四通搬家”字样。

搜索“四通搬家公司”、“北京四通搬家公司”,结果显示页面左上方为其他公司的推广链接,但推广链接的标题和网页描述中均未出现“四通”或“四通搬家”字样,下方为自然搜索结果,首个链接即为四通公司的网站(www.stbj.com.cn);页面右侧为推广链接,首个或第二个链接亦为四通公司的网站,余下推广链接的标题和网页描述中均未出现“四通”或“四通搬家”字样。

搜索“四通搬家公司电话”,结果显示页面左上方为其他公司的推广链接,但推广链接的标题和网页描述中均未出现“四通”或“四通搬家”字样,下方为自然搜索结果,首个链接即为四通公司的网站(www.stbj.com.cn);页面右侧为推广链接,无四通公司的网站,标题和网页描述中均未出现“四通”或“四通搬家”字样。

搜索“四通搬家电话”、“北京四通搬家有限公司”,结果显示页面左方为自然搜索结果,第一个、第二个链接均为四通公司的网站(www.stbj.com.cn);页面右侧为推广链接,推广链接的标题和网页描述中均未出现“四通”或“四通搬家”字样。

四通公司为证明其曾向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发函要求停止侵权,提交了百度网讯公司向北京市道路运输协会搬家与城市配送分会发送的回函。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表示该证据未进行公证,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无法确认这些邮件的存储位置,且不知何人因何事所发等。

四通公司提交了2009年4月北京市道路运输协会的“打击网络报刊虚假广告及非法经营维护搬家服务企业合法权益”材料。材料主要向相关部门报送网络、报刊媒体上的一些假冒四通公司的信息,其中与本案相关的行为系在百度搜索框内输入“四通搬家”可以看到一个北京四通搬家公司推广链接,网址为www.stbj.com.cn,网站标题为“北京四通搬家公司搬

提供专业的搬家服务”。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认为该函系北京市道路运输协会出具的,不能证明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实施过不正当竞争行为。

四通公司提交了其自行记录的消费者对四通公司投诉的信息,四通公司认为该记录反映了假冒四通公司的其他搬家公司对四通公司的商誉损害。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不认可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并认为部分内容与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无关。

四通公司提交了百度产品介绍的网页打印件,内容主要指明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的产品介绍包括网页搜索、垂直搜索、社区产品、电子商务。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四通公司提交了关于百度竞价排名侵犯四通搬家权益的材料,内容系四通公司对百度竞价排名的一些说明及截图,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认为该份材料不符合证据的法定形式。

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提交了(2012)京中信内经证字第11997号公证书,证明其已经在接到诉讼材料后,出于谨慎的原则将相关推广链接删除了。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提交了(2011)京方圆内经证字第22200号公证书,证明其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具有投诉和救济渠道,以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提交了(2011)京方圆内经证字第22201号公证书,证明其推广客户与其签订《百度推广服务合同》,合同中明确约定,客户提交的推广信息不得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提交了(2010)京国信内经证字第1625号公证书,证明其百度推广的客户可以随时设置、添加、修改关键词及相关信息;在此推广过程中其提示不得侵犯他人权利的警示和告知。另外,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提交(2012)京方圆内经证字第9162号、9227号、8833号公证书,证明其在本案中提供的竞价排名搜索模式在其他搜索网站也存在。

四通公司提交了北京知持动力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竞价排名服务费发票,从2006年至2011年4月份期间花费总金额为703 840元。四通公司还提交了百度推广账户的网页打印件佐证。四通公司在庭审中表示,其诉讼请求中的返还金额系其历年来参与竞价排名的费用;针对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的行为,四通公司表示要求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赔偿名誉损失费,但是不能说明法律依据。另外,四通公司主张百度搜索结果中,除了该公司的链接外,其他所有链接,包括自然搜索链接都是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设计的,并且经过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审核。经询,四通公司表示坚持不正当竞争之诉,四通公司并未向法院提交其订立的竞价排名服务方面的合同。

上述事实,有四通公司提交的公证书、侵权时间说明、竞价排名发票和明细、假冒案例材料、百度产品介绍网页打印件、获奖证书、工商查询信息,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提交的公证书、网页打印件,及原审证据交换笔录、开庭笔录等在案佐证。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

经企业登记主管机关依法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企业依法对其享有权利;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可以认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简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中规定的“企业名称”。本案系不正当竞争之诉,四通公司主张在百度网竞价排名及自然搜索服务中出现了其他公司冒充四通公司的名义向消费者提供搬家服务的情况,导致四通公司的经济利益和名誉造成损失。四通公司主张的六个涉案关键词均包含“四通”文字,但由于“四通”文字已被诸多案外人在第39类“运输”等服务上注册为商标,故四通公司在其所从事的运输服务中对其企业字号“四通”并不享有商标意义上独占专有的权利。但四通公司对其企业名称享有相应的企业名称权,他人不得擅自使用其企业名称从事不正当竞争行为。

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提供的服务系网络搜索技术服务,作为市场经营主体,其有权自主在公司经营范围内从事与其业务相关经营活动,他人无权干涉。本案中四通公司主张的六个关键词与其企业名称及搬家服务存在一定的关联性,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并不提供搬家服务,与四通公司不存在直接的竞争关系,但由于其他市场主体提供搬家服务时可能通过百度网的竞价排名服务进行市场推广,因此在本案中需要考察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是否尽到注意义务,以及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提供搜索服务时是否可能导致对四通公司的混淆或误认。

通过百度网(www.baidu.com)搜索涉案六个关键词“四通搬家”、“四通搬家公司”、“北京四通搬家公司”、“四通搬家电话”、“四通搬家公司电话”、“北京四通搬家有限公司”后,得到的结果中出现了推广链接。就百度网讯公司而言,由于该公司仅是通过百度网为涉案竞价排名服务提供了平台,未同竞价排名用户订立合同,故对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百度网讯公司不应承担法律责任。就百度时代公司而言,从其自身的行为来看,并无证据证明该公司在提供竞价排名服务之外,另行实施了为被推广链接选择、添加、推荐涉案关键词,或对其进行教唆、帮助的行为。从其应负的注意义务来看,除对明显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商标等关键词应予主动排除之外,一般情况下,竞价排名服务商对于用户所选择使用的关键词并不负有全面、主动、事先审查的义务。此外,本案中并没有证据显示百度时代公司在明知案外人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情况下,仍然继续为其提供竞价排名服务。至于四通公司所强调的往来纸质或书面邮件,由于该函是以案外人的名义发出,或者未提供邮件具体的内容,且缺乏四通公司的营业执照等证明该公司对相关关键词享有权利的证据,亦缺少显示百度网上存在其所主张的侵权链接的材料,故在此情况下,百度时代公司难以对其陈述的真实性以及主张的合理性作出判断,因而无法采取相应的措施。由此可见,百度时代公司对于案外人的竞价排名行为,既未参与实施,亦不存在过错,已经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并未共同构成不正当竞争。从涉案推广链接来看,无论是网页标签,还是网站介绍中并未出现“四通搬家”字样,消费者在搜索时不会产生混淆、误认。

自然搜索结果系网络搜索引擎应用户指令,将互联网上的数据依据一定的相关度规则自动进行排列和展现,自然搜索结果中的链接网站的标题和网页描述,均系搜索引擎从该网站自身内容中按照一定的相关度规则自动抓取,搜索引擎对搜索结果中的链接网站内容客观上无法进行编辑或者选择。四通公司使用涉案六个关键词进行搜索时,四通公司的网站均排在自然搜索结果的首位,四通公司主张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对自然搜索结果中的其他公司网站链接进行过设计和审核,缺乏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信。互联网网络数据庞杂,且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要求搜索引擎服务提供商主动地审查自然搜索结果中涉嫌侵权的网页链接,不符合知识产权法促进技术进步的立法宗旨,客观上也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便使用涉案六个关键词进行自然搜索时的搜索结果含有涉嫌侵犯四通公司合法权益的网页链接,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对于自然搜索结果中出现的涉嫌侵权链接亦不存在明知或者应知的主观过错,故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为此不应承担任何不正当竞争之责。四通公司如认为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的自然搜索结果中存在涉嫌侵权的网页链接,可以以合法的通知形式要求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予以断链。

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在提供搜索引擎竞价排名推广服务及自然搜索过程中,已经尽到注意义务,所提供的推广服务亦不构成对四通公司的混淆或误认,未侵害四通公司的合法权益。四通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对其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原审法院依法驳回四通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五条第(二)、(三)项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如下:驳回四通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一万一千三百五十八元,由四通公司负担。

四通公司不服,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诉讼,其上诉称:我公司是经过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发注册的唯一一家以“四通搬家”名义合法注册的公司,我公司对于“四通”享有字号权益。我公司自2006年11月以来,委托被告百度时代公司在百度搜索引擎上做关于“四通搬家”等关键词的竞价排名服务,至今已投入大量的资金。但被上诉人百度网讯公司为了自己的商业利益,连续多年来在其搜索引擎竞价排名“四通搬家”及相关关键词中,出现大量的排名前几位的非我公司的网站。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的上述行为给我公司分流了大量客户,且不良同行、三无个体户冒充我公司名义的野蛮服务,造成了大量投诉,给我公司造成了严重的商誉损失。被上诉人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据此,请求法院判令:1、撤销原审判决;2、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返还竞价排名费用703 840元,并承担公证费2000元;3、赔偿名誉损失费5万元;4百度网讯公司、百度时代公司在其搜索引擎竞价排名中不得出现“四通搬家”的、“四通搬家公司”、“北京四通搬家公司”、“四通搬家电话”、“四通搬家公司电话”、“北京四通搬家有限公司”关键词,消除影响。

被上诉人百度时代公司与百度网讯公司同意原审判决的认定,请求法院依法维持原审判决。

鉴于双方当事人均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并无异议,本院对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予以确定。

庭审中,上诉人四通公司明确表示其在本案中主张的是其对“四通”享有的字号权益,且其主张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仅限于竞价排名服务,不包括自然搜索服务。

另,上诉人四通公司明确表示其仅针对上诉请求中的70万赔偿数额缴纳了上诉费用。

上述事实有本院庭审笔录及上诉人提交的书面说明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由《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可知,以不正当手段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或字号,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或服务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鉴于上诉人在本案中仅主张字号权益,并在此基础上认为两被上诉人实施的涉案竞价排名服务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故本案的审理焦点为两被上诉人是否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

本案中,因在涉案竞价排名服务中,直接使用“四通”等关键词的行为人是具体购买涉案关键词的其他民事主体,而非两被上诉人,故两被上诉人并未直接实施上述规定中的“使用”他人企业名称或字号的行为,而仅是为其他民事主体的使用行为提供了帮助及便利条件。在此情况下,如果其他民事主体的使用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的规定,且两被上诉人对此主观为明知或应知,则应认定两上诉人提供帮助及便利条件的行为亦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对于其他民事主体购买涉案关键词的行为是否违反上述法律规定,本院认为,如果上诉人的“四通”字号具有一定知名度,且购买涉案关键词的民事主体具有不正当利用该字号知名度的主观恶意,同时客观上具有使相关公众混淆误认的可能性,则其他民事主体的行为将违反上述法律规定,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如不符合上述任何一要件,则均无法得出这一结论。本案中,由查明事实可知,其他民事主体虽然购买了“四通”等相关关键词,但在互联网上搜索相关关键词,在搜索结果显示页面上并无“四通”等相关关键词的显示,亦即其他民事主体所购买的“四通”相关关键词仅是在后台运行,并无前台网页搜索结果的显示。在此情况下,鉴于相关公众仅可能看到网页上显示的搜索结果,而对后台运行情况并无认知,故相关公众在看到网页上的搜索结果时并不会认为相关搜索结果与上诉人有关,亦即不具有混淆误认的可能性。据此,鉴于涉案竞价排名服务并不具有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误认的可能性,故无论上诉人的“四通”字号是否具有一定知名度,以及其他民事主体是购买“四通”等相关关键词行为是否具有恶意,其他民事主体实施的上述行为均不会构成对上诉人的“四通”字号权益的损害。

鉴于只有在其他民事主体购买涉案关键词的行为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两被上诉人提供的竞价排名服务行为才可能违反上述法律规定,而本院已认定其他民事主体的行为并未违反上述法律规定,据此,上诉人认为两被上诉人的行为违反上述规定,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要指出的是,其他民事主体购买“四通”等关键词服务的行为未违反上述法律规定,并不意味着其亦未违反该法律的其他规定,但鉴于本案中上诉人仅主张两被上诉人为其他民事主体提供的涉案竞价排名服务,构成对其“四通”字号权益的损害,故对于其他民事主体购买“四通”等关键词的行为是否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其他规定,本院在此不予评述。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案件受理费一万一千三百五十八元及二审案件受理费一万零八百元,由北京四通搬家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芮松艳

代理审判员  殷 悦

代理审判员  袁 伟

二 0 一 三 年 五 月 七 日

书 记 员  郭 伟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50078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