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专利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专利权属> 裁判文书 > 正文   
宋从瑞与侯庆贵专利权属纠纷案(3)
添加时间:2013-9-20 9:29:51     浏览次数:657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鲁民三终字第10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宋从瑞。

委托代理人:郭庆东,山东邦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士利,山东邦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侯庆贵。

委托代理人:徐伯超,山东铭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宋从瑞因与侯庆贵专利权属纠纷一案,不服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5月28日作出的(2007)济民三初字第31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宋从瑞在原审中诉称,名称为“铝合金窗型材(双扇固上滑)”的外观设计专利(专利号:ZL200430112934.1),系其经过多年的钻研、独自研究开发的技术成果。侯庆贵利用熟悉专利申请流程的优势,在宋从瑞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将涉案专利申报在自己名下,窃取了宋从瑞的专利权。宋从瑞曾多次要求其停止侵权,侯庆贵不但不纠正自己的违法行为,反而以专利权人的身份对宋从瑞实施专利技术进行干扰。因宋从瑞在研发涉案专利技术成果的过程中,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和精力,为尽早收回成本,不得不于2006年6月与侯庆贵签定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以期顺利实施专利。但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因侯庆贵违约,干扰宋从瑞实施专利技术,致使宋从瑞期望通过顺利实施专利技术成果尽早收回成本的愿望无法实现。为维护宋从瑞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涉案专利权归宋从瑞所有或与侯庆贵共有,并由侯庆贵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查明,2004年12月27日,侯庆贵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铝合金窗型材(双扇固上滑)”的外观设计专利,于2005年9月7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200430112934.1,外观设计专利证书记载的设计人、专利权人均为侯庆贵。涉案专利公告的专利产品图片显示主视图为:专利产品为一铝合金窗型材横断截面,整个截面由上下两个“T”形框组成;上“T”形框的上框边有左右两个弧形螺丝孔,左螺丝孔的边框上部向上直竖一直立槽,下框边中心有一个弧形螺丝孔;下“T”形框为倒“T”形,底部边框中心向下直竖一直立槽。

2006年6月6日,宋从瑞为甲方,侯庆贵为乙方,双方签订专利技术实施许可合同书一份。合同约定,2001年以来,宋从瑞与侯庆贵共同申报了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技术。为便于专利技术产品占领市场和专利的经营管理,经甲、乙双方自愿协商,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达成如下协议。协议第一项条款约定,甲、乙双方研制的专利技术(详见七项专利清单)自本合同签订之日起,由甲方使用和管理。协议第二项条款约定了结算金额及支付方式:1、第一年,2006年6月6日至2007年6月6日,由甲方支付乙方当年全部承包费(包括配件)共计5万元人民币。2、第二年至第四年(2007年6月6日至2010年6月6日)期间,甲方按销售一吨型材支付乙方提成80元人民币,如销售量低于1000吨,按1000吨计算。甲方付给乙方保底费8万元整。3、自本合同签订之日起,5日内甲方支付乙方第一年承包费。第二年至第四年,甲方按每年本合同的开始执行日起,首付乙方人民币4万元,每年6月6日前结清乙方当年应得金额,超出15日后仍未结清,守约方有权终止合同。4、第二年开始,甲方生产出厂的本专利技术所有型材的产量和数据,应报给乙方代理人一份。甲方出售型材加价不高于每吨680元人民币,如超过每吨680元人民币,超出部分金额甲、乙双方平均分配。5、该专利技术产品出厂的型材,由乙方代理人签字后方可出厂,如果乙方代理人由于某种原因未在现场或其它原因不能签字,甲方代理人签字方可出厂。甲方代理人(除宋从瑞亲属外)有人证明乙方代理人故意不签字,乙方承担违约责任。乙方代理人不在厂时,按厂方发货单据为准报给乙方。故意不报守约方有权终止合同。6、在合同期内,如甲方操控将该专利产品型材背着乙方私自出厂,将承担侵权责任,赔偿乙方的经济损失,如果甲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生产商私自出厂,与甲方无关,甲、乙双方共同追究。协议其他条款约定了双方配件销售费用的负担比例和利润分成、共同维权、违约责任等内容。

合同附有双方签字的专利号清单一份,共有七项专利,并载明了申报人和对应的专利号码。其中侯庆贵为申报人的有三项专利,专利号码分别为:ZL01244286.0、ZL200430112934.1、ZL01216452.6;宋从瑞、侯庆贵为共同申报人的一项专利,专利号码为:ZL03271293.6;宋从瑞为申报人的有三项专利,专利号码分别为:ZL200430112963.0、ZL03271293.6、ZL200430112938.X。

鉴于侯庆贵、宋从瑞对对方提供的涉案专利的研发的相关证据均有异议,原审法院要求双方当事人当庭各自独立绘制出涉案专利公告文本的主视图。宋从瑞完成了绘制,其完成的技术设计与专利公告文本基本相同,而侯庆贵绘制出的外观设计图形与涉案专利公告文本差别较大。

原审法院认为,侯庆贵、宋从瑞于2006年6月6日签订的专利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及所附专利号清单,系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应受法律保护。从合同约定的内容和清单来看,双方当事人对包括涉案专利在内的七项专利技术的归属予以了明确和认可。无论涉案专利技术的研发状况如何,因侯庆贵已于2005年9月7日获得涉案专利授权,此后双方当事人又确认该专利权归侯庆贵所有,宋从瑞现要求该专利权归其所有或与侯庆贵共有的主张显然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八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宋从瑞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宋从瑞承担。

宋从瑞不服原审判决,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或者发回重审,理由为:根据2006年6月6日宋从瑞与侯庆贵签订的专利技术实施许可合同书,涉案专利是二人共同研制申请的,二人应共同享有专利权。

侯庆贵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理由是:涉案专利是侯庆贵独立发明创造的,宋从瑞认可该事实,并与侯庆贵签订了专利技术实施许可合同书。宋从瑞提起本案专利权属诉讼,是为逃避另案专利技术实施许可合同纠纷的法律责任,且起诉时已超出了诉讼时效,应予驳回。

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另查明,宋从瑞在二审开庭审理时,明确请求法院判令涉案专利权为宋从瑞、侯庆贵二人共有。

本院认为,根据已查明的事实,2005年9月7日,侯庆贵就涉案专利获得国家授权,专利证书记载了侯庆贵为涉案专利设计人、专利权人。2006年6月6日,宋从瑞与侯庆贵签订专利技术实施许可合同书时,进一步明确了各自的权利,确认涉案专利权归属于侯庆贵。专利技术实施许可合同书所附的专利清单载明,侯庆贵为涉案专利申报人,宋从瑞对该合同书及附件的效力予以认可,证明其对侯庆贵为涉案专利申请权人和专利权人并无异议。宋从瑞在本案中主张自己为涉案专利共有权人,但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专利系由其与侯庆贵合作完成,仅凭该合同书中引言部分的“2001年以来,二人共同申报了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技术”及第一条的“二人双方研制的专利技术(详见七项专利清单)”内容,其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宋从瑞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依据,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上诉人宋从瑞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于 玉

代理审判员 徐清霜

代理审判员 刘晓梅

二○○八年十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石 青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