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商标权 商标驳回 商标异议
商标无效 商标撤三 绝对理由
相对理由 商标侵权 法律法规
 
专利权 专利申请 专利权属
专利利用 专利驳回 专利无效
侵权(原则) 侵权(类型) 法律法规
 
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 软件著作权
法律法规 反不正当竞争 反垄断
其他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实务 其他领域
 
网站简介 业务范围 理论研究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合作客户
律师简介 团队案例 联系我们
专利权
专利权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权 > 专利权临时保护> 裁判文书 > 正文   
姜德鹏与烟台永昌精密织针有限公司侵犯专利权纠纷案
添加时间:2013-9-14 12:41:31     浏览次数:1440

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烟民三初字第118号

原告:姜德鹏。

委托代理人:李浩,山东小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知宏,烟台机床附件研究所工作人员。

被告:烟台永昌精密织针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炳昌,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于玲,该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志建,该公司法律顾问。

原告姜德鹏与被告烟台永昌精密织针有限公司侵犯专利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姜德鹏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浩、朱知宏,被告烟台永昌精密织针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昌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炳昌及其委托代理人于玲、王志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姜德鹏诉称,1997年9月17日,原告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了名称为“一种小型精密片状零件的加工方法”的发明专利申请。1998年4月22日该专利申请被公开。2000年8月1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原告专利权,专利号为ZL97106102.5。2002年9月17日,该专利被国家知识产权局非法终止,2006年5月16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该终止行为违法,要求国家知识产权局恢复原告专利权。2006年9月6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恢复了原告的专利权。原告依法享有“一种小型精密片状零件的加工方法”的发明专利权,被告未经许可,擅自利用原告专利技术生产、销售侵权产品,被告侵权产品具备原告专利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落入了原告专利的保护范围,侵犯了原告的专利权。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一、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二、销毁现存的侵权产品,销毁专门用于生产模具等专用工具及设备;三、支付专利临时保护期使用费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共计400万元;四、支付原告为本案支付的调查费和律师费61600元。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诉讼中原告姜德鹏变更第三项诉讼请求为:判令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00万元。

原告姜德鹏为证实其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1、发明专利证书;

2、国家知识产权局终止通知书;

3、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6)高行终字第147号行政判决书;

4、国家知识产权局恢复权利请求审批决定;

5、2007年6月15日被告的发货清单和收据;

6、发明专利说明书、涉案专利技术与被告产品技术特征的对比材料;

7、律师费及调查费收据;

8、专利收费收据;

9、被控侵权产品;

10、烟台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芝罘分局出具的烟台市芝罘区永昌针厂《私营企业吊销情况》;

11、被告永昌公司《私营公司设立登记情况》;

12、专利公开说明书。

被告永昌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被告永昌公司辩称,1、被控侵权物使用的属于公知技术。织针业是从我国纺织机械行业分离出来的,生产为之配套的主针及其它小型精密片状零件的专门行业,简称为辅针,其历史已有上百年之遥,至今,其生产工艺已经发展为:(1)利用电子图板对所要加工的织针或配件进行扫描,测出零件的尺寸及相当的公差。(2)进行微机编程。(3)送入线切割加工模具。(4)订购日本SK5钢带。(5)冲压成型。(6)校平机进行校直。(7)气体保护炉进行淬火。(8)由盐浴炉进行等温回火。(9)产品进行烘干炉烘干。(10)擦亮机进行去毛刺处理。(11)离心抛光机抛光。(12)检验合格后包装入库。这套生产工艺早在织针业从纺织机械行业中分离出来独成体系之日后就为行业所公知,只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不断得到完善而已。与上述工艺相配套,所需设备包括冷加工与热处理两大部分。冷加工部分包括冲压、刨磨、车铣等主流设备,热处理部分包括淬火、回火、擦亮、抛光等主流设备,与之相适应,完成一个织针或是一个附件,需要10-50多道工序方可完成。被告永昌公司成立于1991年(前身为烟台芝罘永昌针厂),运营之初,前述工艺及其与之相配套的设备设施及检测装备等就同步到位了,包括原告所诉的小型精密片状零件加工工艺和设备在内。姜德鹏在所谓专利的说明中竟有“滚筒中加入皮革碎屑作介质滚动,将零件表面抛光”,被告自始至今就没有使用过,所谓侵权从何谈起。不仅如此,在烟台早于或晚于被告创立织针企业的“山东金鹏针业集团”、“烟台运成针业有限公司”、“烟台天成织针有限公司”、“烟台金地织针有限公司”以及设立在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德国独资“易特斯织针烟台有限公司”所用的“小型精密片状零件加工方法”同我们如出一辙,难道他们也在侵姜德鹏专利之权吗?不是!他们同我们一样,生产工艺技术及工序操作技术的主要来源为下列著作的学习和实践:机械工业出版社1982年出版、1993年再版的《机械工程手册》。该手册第九篇《纺织器材》用5章40个页码,所载织针业生产工艺和工序操作技术,不论是广度和深度及其创造性、新颖性和实用性,都是“一种小型精密片状零件的加工方法”无法比拟的。1995年由高级工程师陈钟礼先生编著的《针织用针产品开发手册》。该手册对《国外织针机械与加工技术》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制针工艺学》更给了我们详尽和有力的指导。早在1982年以前,参加前述《机械工程手册》编著的山东烟台针织器材厂刘日升先生就编著了《制针工艺学》,并在山东烟台针织器材厂广大职工中进行了全面技术培训。姜德鹏所谓的“一种小型精密片状零件加工方法”早已被公知公用,其专利是无效的。(见证据之一:《证明函》、证据之二《机械工程手册》、《织针用针产品开发手册》、《制针工艺学》有关论述。)2、被告对该技术具有先用权,被告成立之初,主打市场就定位于纺织业发展较早的江浙一带,至1997年,才在烟台产生了首单单项垫片业务。时年3月份,被告法定代表人王炳昌到烟台尧舜电子有限公司看望该公司董事长刘文柱。闲谈中,刘得知了本案被告的生产状况,拿出一种薄片样品(刀垫),询问能否生产,能否达到质量要求。因为此时这种刀垫生产技术在被告之处已炉火纯青,王炳昌当场拍板接了订单,并如期完工,质量100%达标。这是被告在烟台的首单单项刀垫业务。由此扩展开来,在刘文柱先生的不自觉广告之下,被告的烟台刀垫市场自然打开。此述表明,被告的小型精密片状零件加工方法成熟于原告申请专利之前,且为公知技术,原告的专利是无效的。3、随着烟台刀垫市场的开拓,时年被告迎来许多烟台的刀垫客户,其中就包括今天站在原告席声称被专利侵权的姜德鹏。原告姜德鹏起诉被告所谓的“一种小型精密片状零件加工方法”专利侵权不成立,法院应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

被告永昌公司为证实其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1、《机械工程手册》;

2、《针织用针产品开发手册》;

3、《制针工艺学》;

4、1997年8月6日的增值税发票;

5、1997年3月17日的增值税发票;

6、《纺织器材工艺学》图书;

7、《检索报告》;

8、烟台尧舜电子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

9、2008年2月18日和3月26日的发票。

原告姜德鹏对证据1、2、3、5、7、9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据1、2、3的关联性有异议。本院认为,对于证据1,其上标明的出版时间为1997年9月,只写明了年月,在无其它证据证实的情况下,应认定出版时间为所写月份的最后一日,即1997年9月30日,由于该时间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后,所以该出版物并不能成为被告已有技术抗辩的依据,本证据与待证事实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对于证据2,其上没有明确标明出版时间,被告永昌公司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出版时间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因此该出版物并不能成为被告已有技术抗辩的依据,本证据与待证事实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对于证据3,由于该证据上标明为内部教材,不能证明该证据系公开发表,不属于公开出版物,不能作为被告已有技术抗辩的依据,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原告对证据5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主张不能确定该发票项上的产品被用于生产刀垫,本院认为,该证据能够证明被告购买过相应规格带钢这一事实,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在证据交换过程中对证据4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在庭审中又主张有异议,且主张该证据不能证明被告当时是采用其现在主张的加工方法进行加工的,本院认为撤回对对方证据的承认,应取得对方当事人的同意,或有充分证据证实其该证据的虚假性,否则,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原告对证据6的真实性有异议,由于该证据是复印件,本院无法予以采信。原告对证据8的真实性有异议,因该证据属于证人证言,证人应到庭质证,由于证人未到庭,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1997年9月17日,原告姜德鹏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一种小型精密片状零件的加工方法”发明专利申请,1998年4月22日予以公告,2000年8月19日被授予专利权,专利号为ZL97106102.5,专利权人为姜德鹏。

2002年9月17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了专利权终止通知书,以该专利未缴纳专利费为由终止了该专利。2006年10月2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了恢复权利请求审批决定,同意对该专利权予以恢复。

原告姜德鹏在诉讼中主张以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1确定保护范围。权利要求1为:一种小型精密片状零件的加工方法,其特征是:a、将原材料直接冷轧至图纸规定的厚度尺寸、精度和表面粗糙度;b、冲裁至图纸规定的形状和尺寸;c、进行冲裁工序无法完成的其他成形机械加工;d、保护性热处理至所需硬度;e、清洗打光至成品。

被告永昌公司成立于2001年11月9日,经营范围为制造、销售织针、货物进出口业务。

原告姜德鹏在诉讼中提供被告永昌公司于2007年6月15日出具的发货清单、收据及涉案被控侵权产品,被告永昌公司认可该产品为其生产。

原告姜德鹏和被告永昌公司对被告永昌公司没有采用“c、进行冲裁工序无法完成的其他成形机械加工”这一工序没有异议。

被告永昌公司主张其加工涉案产品时,没有采用“a、将原材料直接冷轧至图纸规定的厚度尺寸、精度和表面粗糙度”而是直接购买合适厚度尺寸的带钢。原告姜德鹏主张被告永昌公司加工的大部分涉案产品不采用该工序,小部分涉案产品采用该工序,但对其主张的后一事实没有提供证据证实。

庭审中,被告永昌公司提供了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纺织器材工艺学》一书,其封面上标注有“1994年•沈阳”文字,前言中注明前言写作时间为“1992年3月”,原告姜德鹏对该书的真实性及正式出版时间有异议。该书第439页记载有钢皮针的制造工艺,“原料改轧-……-冲坯-……-淬火-……-夹针回火-克抛光-……-上油光-擦油、抛皮光-……”。

被告永昌公司提供2008年9月1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检索咨询中心出具的检索报告,该报告通过与对比文件对比,认定涉案专利不具有创造性。其采用的对比文件主要为《纺织器材》第22卷第3期《钢片综材料加工工艺与质量分析》一文。

在证据交换过程中,原告主张涉案产品不是新产品,在庭审中又主张涉案产品属于新产品,主张由于之前的产品是用磨削的方法制造的,采取的专利方法生产的专利产品采用冷轧制造的,两者相比,在产品的质量、性能、功能方法都有明显区别。被告对原告该主张不认可。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确定发明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权利要求书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和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判断被控侵权产品是否侵犯了专利权,应当以专利权利要求中记载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与被控侵权产品的全部技术特征逐一进行对应比较,确定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独立权利要求中记载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是否一一对应并且相同或等同。如全部必要技术特征一一对应并且相同或等同,则构成侵权。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专利侵权纠纷涉及新产品制造方法的发明专利的,制造同样产品的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提供其产品制造方法不同于专利方法的证明。适用该法律规范有两个前提,一、依本专利方法所直接获得的产品是新产品,二、该产品与被控产品属于相同的产品。在满足了上述两个前提的情况下,应将举证责任倒置给被控制造的一方,由制造方承担“不侵权”的证明责任。

原告在诉讼中先是主张涉案产品并非新产品,后又主张为新产品。被告主张该产品不属于新产品。对于该产品是否属于新产品,应由原告举证证明。原告没有提供证据,只主张由于之前的产品是用磨削的方法制造的,采取的专利方法生产的专利产品采用冷轧制造的,两者相比,在产品的质量、性能、功能方法都有明显区别。

被告永昌公司主张其生产被控产品的加工方法中没有采用专利方法的步骤,原告姜德鹏主张被告永昌公司加工的大部分涉案产品不采用该工序,小部分涉案产品采用该工序,但对其主张的后一事实没有提供证据证实。本院认定被告永昌公司生产被控产品的技术方案中没有采用专利方法的“将原材料直接冷轧至图纸规定的厚度尺寸、精度和表面粗糙度”这一步骤。

另外,原告姜德鹏和被告永昌公司均认可被告永昌公司没有采用“c、进行冲裁工序无法完成的其他成形机械加工”这一工艺步骤。

由于被告永昌公司的加工方法中缺少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必要技术特征,本院认为被告永昌公司的加工方法没有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被告永昌公司的行为不构成侵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姜德鹏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9293元,证据保全费500元,由原告姜德鹏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矫玉增

审 判 员 任广科

审 判 员 于 红

二○一○年三月十日

书 记 员 付美静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路标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3B    电话:65545670    京ICP备12050340号-1